第三集 16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太陽緩緩睜開眼睛,又瞇起來等到適應這時候的陽光才真的睜開眼,喃喃自語說:<對齁,我記得跟著老師去淨化黑暗之地,最後我體內聖光用完,體力不支,昏倒了>

我正在閉目養神,聽到這句話時,內心真的是鬆了一口氣,還好他真的不記得自己黑化這件事,不然我腦內不比太陽廢話連篇式還少的謊言就要胎死腹中了

<太陽,你終於醒啦>我睜開眼,露出無奈的表情

太陽動了動手指,等到身體所有感覺回來後就坐起身來,活動活動嘎嘎作響的關節,還嘴上抱怨:<你們也太沒有良心了吧,我用完聖光昏倒過去,你們不僅沒把我帶回溫暖大床,也沒用地毯幫我鋪地上讓我躺,害我現在全身上下硬得要死>

我丟一個超級大白眼給他:<那你乾脆說用瞬間移動把你帶回聖殿算了>

<這個主意不錯,下次妳就去學瞬間移動好了,反正艾崔斯特這個黑暗精靈都學得會了,更別說妳了,對吧>

齁,不要叫人學東學西好嗎? 我是聖騎士不是魔法師! 他真的是跟他老師如出一轍,我看真的是會有人懷疑格里西亞是不是尼奧親生的了

<欸!? 老師他們呢?>太陽眼睛來回看,就是沒有發現他們的身影

現在才發現他們不在!? 我心裡抱怨他太遲鈍,但還是把懷中留好的信交給他:<尼奧叔叔說他們要去接下個任務就離開了,在離開之前把這封信交給我,還有他說不管怎麼樣絕對不可以把"永恆的寧靜"賣掉,不然就要我們去找光明神泡茶聊天了>

太陽聽了我的話,驚訝萬分看著掛在他胸口上的"永恆的寧靜",立刻打開信來看,看那比草書還要美妙的字:



        親愛的學生,淨化十分成功,黑暗之地已經變成普通的山洞,"永恆的寧靜"也順利拿到手了,現在就掛在你胸口上

        別擔心,這顆寶石沒有任何危險性

        只是它散發出來的能量太過驚人,為師若拿在手上,恐怕會有源源不絕的魔法師為了它來找為師麻煩,所以,在為師再三思考之下,也只有你的強烈聖屬性能掩蓋它的強烈水屬性,因此,這顆寶石就先放在你身上,千萬不要拿下來,以免被其他魔法師發現它的存在,到時候,你麻煩就大了

        嚴重警告:不准把寶石賣掉! 你老師我要用它時就會找你拿去,要是不見了,我就會讓你親身體驗到史上最強太陽騎士的號稱由來

                                                                                                                                                                                                                                                     你最親愛的老師留


我和太陽默默看完整封信,內心不免在欲哭無淚,不過還好要守護寶石的只有太陽,不然我真的是會很有壓力的

看來有個負責任關心學生又力量強悍的好老師也不是什麼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太陽只好無奈笑笑,認命地將"永恆的寧靜"放進衣服底下,避免有心人來強搶

<對了,這個地方是哪裡? 怎麼是哪裡樹林?>太陽環視周遭問一下

<我哪裡知道>我連那邊的黑暗洞窟都不知道叫什麼,更別說離洞窟有幾公里遠的樹林了

太陽一臉嫌棄地說:<是喔,原來也有號稱萬能零雪也不知道的事呦,算了,我自己用感知找綠葉他們吧>

聽到這句話,我當下握拳準備給太陽來個爆栗子時,他已經調動體內的精神魔法,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去打擾他比較好,避免來個魔法失控

太陽調動體內的魔力很驚人,可以清楚感受到他試著將感知無止境地放遠,這樣的能量少說也有好幾公里遠了吧

<零雪! 綠葉那邊有好濃厚的黑暗屬性!>太陽閉眼驚慌地說

我挑眉,直問他:<他們追上闇騎士?>

他們追上帶有瞬間移動魔法卷軸的闇騎士? 當初我們就是不想來回奔波才被尼奧逮到的,現在怎麼可能......追上他了?

雖然現在那支隊伍少了我,但還有戰神之子在,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才對,可是心中這份不安感是怎麼一回事......

<我不知道,但所有人屬性都很低,好像是經過一場激烈打鬥......綠葉! 他的光屬性流失特別快,已經超過施展治癒術的量了!>

什麼!? 我心裡一顫,連語氣都有抖音:<太陽,我們快變身! 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綠葉身邊!>

我壓抑內心的恐懼與害怕,拿出變身器:<吾乃是光之美少女,所以請汝回應吾的呼喚 變身!>

<龍的聖衣啊,我以龍的傳人之名,命令你,發動!>

變身後,太陽帶著我立刻拔腿狂奔往綠葉的所在地跑去,速度可以說是一陣風,幾乎快要跟專門訓練腿技的暴風騎士不分上下

照理來說,我的體力比太陽好又加上有變身加持,別說自己跑,就算是背著太陽立刻跑到綠葉身邊也不成問題,但是今天為了淨化黑暗之地耗掉大多體力又被黑化太陽攻擊,實在是沒辦法

我看著已經氣喘吁吁,像是下刻胸膛就要爆掉的太陽都急要跑到綠葉身邊,連路中的小坑洞差點絆倒他時連停頓動作都沒有繼續跑

我心裡那不祥的感覺愈來愈濃重,好像綠葉真的出事而我們卻......卻不在他身邊

快點! 到綠葉身邊去!



有了變身加持,我們只跑了兩個小時就到綠葉身邊,在他們附近時才解除變身然後跳出草叢,視覺豁然開朗,可是,我的心抽痛

一大片沒有樹林的空地,周圍全是斷枝殘幹,地上滿是凹凸不堪的坑洞,且現場佈滿濃濃戰鬥過後的煙硝味

麥凱全身傷痕累累,盔甲殘破不堪,似乎是站不住身子,只好倚靠只剩半截的樹幹旁,似乎在發呆中

安則是坐在愛凱附近,兩把斧頭一支刀刃剩下一半,另一支更慘,連刀刃都沒有,像是被人硬生生打斷似的

奧斯頓正努力地施展戰神祭司不擅長的治癒術,施展的對象是躺在地上休息的綠葉......而綠葉卻沒有睜開眼睛,連他最保護呵護的神弓都沒有握住,靜靜躺在綠葉身旁

這時,麥凱跟奧斯頓發現我們的存在,他們抬了頭看著我們,神色蒼白 眼神呆滯,奧斯頓似乎想開嘴說些什麼卻吐不出半句,又閉起嘴巴

我沒管他們,只走到綠葉旁邊,看著那張用娃娃臉形容的臉蛋,語氣帶著顫抖:<綠...綠葉?>

他絲毫沒有反應,反而待在一旁疲憊的戰神殿有了反應,安哽咽出聲,立刻趴倒在地上,壓抑著哭泣聲

哭? 為什麼要哭......

我蹲下身撫摸綠葉的臉和手,原本想感受他體內源源不絕的光屬性跟溫暖體溫,可是我感受到的是只有被黑暗屬性侵蝕的身體跟冰冷溫度

這不是人類該有的體溫......

頓時,我腦內閃過一個絕對不想清楚知道的認知


聖騎士,只有在死亡或墮落時才會被黑暗屬性侵蝕


<綠葉!!! 為什麼!? 為什麼?>我立刻緊抱綠葉身子,痛哭失聲,心臟的劇痛向我全身四肢襲去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所要保護 想保護的人會再次從我眼前死去

為什麼!?

太陽看著我情緒崩潰,立刻轉過身大步朝麥凱走去,抓住他雙肩,質問他:<綠葉怎麼會死? 有你這個戰神之子當前鋒,你都沒死了,站在後方的弓箭手為什麼會死?>

我抱著因為失去溫度逐漸僵硬身子,仇視著雖然傷勢比綠葉嚴重多卻無事的戰神殿,要是讓我知道是你們故意推綠葉出去送死,我一定會讓戰神殿成為歷史紀載!

麥凱感受到我打從心底的憎恨目光,臉色蒼白,有點慌亂地解釋說:<我們追上了那個闇騎士,和他們打了一天一夜,卻還是打不過他們......最後,他越過我們所有人,殺了艾梅>

奧斯頓連忙喊叫:<太陽騎士,你們冷靜點,他們......>

他停頓了下,語氣帶著顫抖繼續說:<他們走的時候,要我們留話給你......>

<什麼話?>太陽問

奧斯頓連忙深呼吸好幾口,才緩緩開口:<他們說,施展過起死回生術的您就算追上去,也不可能打得過他們的,所以,請您不要追上去還有,零雪騎士,如果妳不想再看到他們受傷就勸太陽騎士別追>

我臉色瞬間蒼白,原來,殺死綠葉只是為了拖延太陽腳步,而他們要奧斯頓帶給我的話更是不要讓我因為一時氣憤去追殺他們

那個闇騎士明明很清楚如果直接殺死綠葉會帶來的是渾沌神殿跟光明神殿的全面戰爭,卻還是堅持殺掉綠葉,就為了拖延時間 拖延腳步

可惡...這真是太可惡了.......這次也是因為起死回生術,上次差點害死亞戴爾,這次更是直接害死綠葉

起死回生術,這明明救人的好東西,為什麼演變成不在乎生命的理由呢?

這時,一旁默默哭泣的安跳了起來,對太陽尖叫:<你憑什麼怪麥凱? 我們在奮戰的時候,你們在哪裡? 說啊! 說啊!!>

太陽放開麥凱,踉蹌退了幾步,自責喃喃地說:<我以為沒有問題的......戰神之子 戰神祭司 高階戰士,再加上綠葉的神弓,對方只是闇騎士和風屬性魔法師,怎麼可能會輸......甚至是綠葉會......>

<不 不對,現場的打鬥留下的痕跡跟魔法,不是只有風屬性而已......還有誰在?>

我問了臉色不好的奧斯頓,雖然很淡,但戰鬥現場還是留下些微的黑暗屬性,應該不是風屬性的魔法師所留下來的

<他們還有一個強力幫手,非常強大......>奧斯頓開始呼吸急速,似乎是不願意再回想當時景象,但還是虛弱吐出幾個字:<是渾沌祭司>

轟! 我的腦袋像是被炸彈轟過

渾沌祭司!? 這種少到跟"永恆的寧靜"一樣稀有的人物竟然會出現在闇騎士的隊伍中?

渾沌祭司跟擅長使用治癒術的光明祭司不同,他們非常擅長用各種黑暗魔法,和亡靈魔法師相近,但魔力卻更加高深

硬要比較兩者之間的差異,就像是一個打入甲子園的高中生,另一個則是活躍於大聯盟的當紅炸子雞

兩個都很厲害,但一比較就知道他們之間的差異

奧斯頓唸唸有詞說:<那個渾沌祭司強大到不可思議,怎麼會那麼強? 怎麼可能......>

連麥凱都在一旁陰狠地說:<那個闇騎士也很強,說不定他就是渾沌神的代言人!>

這個我就要反駁一下了,渾沌神殿的代言人是指魔王,而那個闇騎士絕對不會是代言人,但能夠跟向來以力量聞名的戰神之子戰鬥一天一夜的人,肯定不是路人甲的簡單腳色

但不論是誰,哪怕是國王......我都要讓他付出殺綠葉的代價




最近有聽到冒險者天堂要關閉,改成飛燕
我一樣會繼續在飛燕po,所以大家不用怕我會挖坑不填坑
而冒險者天堂我也會持續更新到關閉為止
謝謝大家(鞠躬)
還有,我的名字從孤"城"戀月改成孤"塵"戀月
要記得喔,飛吻~~(不准閃開!也不准丟到地上踩!)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