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夜中淮隱2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夜淮隱緩緩睜開眼。

瞳孔的顏色,不再是深沉的紫,而是深海的藍。

他的四周彷彿有冰冷慢慢擴散開來。

靠在樹旁坐下,一隻腳平放在地,一隻腳勾了起來,與地形成三角形。一手搭在勾著的腳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摩擦著自己的指腹,看起來很是愜意。

可是隱藏在一旁的暗衛--景晅卻看的心裡直發毛,尊上的這個動作,通常都是在…要發火的時候啊。

天啦…尊上要是發火…他完全不敢想像後果是怎樣。

“景宣。”

果然,果然啊,我就是活該,景晅在心裡默默地給自己賞了個巴掌,當初要不是他與無林自告奮勇,要一同跟尊上來這遠比不上天域的地方,他們也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是不是跟剛剛的那個尊上有關呢?

“尊上。”

景晅單膝著地,很是恭敬的朝著自家主人應了一聲。

“剛剛,她,是誰?”

“回尊上,是若國公府的三小姐,若絲婉。”

夜淮隱再次闔上眼睛。

景晅看見他這樣,知道他這是要自己一個人了,便緩緩退下。

雖說夜淮隱閉著眼,可眼皮下的,卻是不停波動的情緒,雙片薄唇緊緊抿著。

他是能憑著強大的魂力來感知外面的一切,卻還是無法達到對外面瞭若指掌的境界。

所以,他只能知道另一個’他’要救人,還是個女人,原本都聽得好好的,結果等到那女人要說名字的時候,他與外界的感應卻突然斷了,等到恢復的時候,他感到的,便是沒有雪螢草的氣息。

那個他不會這麼做,畢竟,要想治好人格分裂,就只差雪螢草和銀鈴藤這兩味要了,所以就只剩那個女人!

那該死的女人!

手,摩擦的速度愈來愈快,另一隻手緊握成拳。

也不知道是誰借她那麼大的膽子,竟敢將他的雪螢草偷走!

只要一想到那個’他’,夜淮隱整個肺都快炸了,東西被偷了不說,連那女人是什麼來歷都還不確定,就想送人回家了?還有,這根本就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風。

再次睜開眼,不再是沉著平靜,而是滔天怒火,甚至還有一絲殺意。

似是有無形的火焰,在他胸膛中升起。

四周的溫度彷彿降的更低了,景晅不著痕跡的退開幾步,如果不趕緊退的話,他都覺得這溫度可以將它凍死了。

景晅旁邊,站著的是另一個暗衛,無林。

“尊上這是怎麼了?”剛才去小解的無林,小聲的靠近景晅。

“大概是因為剛剛的尊上救走一個人的原因。”

景晅也小聲的答道。

“誰?”

能讓尊上這麼生氣,不簡單啊。

“若國公府的三小姐,若絲婉!”

聽到這,無林的眼睛亮了一下。

那光芒越看越像有八-掛的感覺。

貌似除了那位珞依公主,尊上好像還沒有因為一個女人而發過火吧?畢竟珞依公主,是尊上師父的女兒啊。

他和景晅對視一眼,彼此都是默契的笑了下。

尊上這是要開竅了啊!

他們怎能不高興?

原本夜喚國域的百姓還以為尊上的性向…呃…是斷袖,傳言都說他不近女色,反而常常跟他們這四大暗衛待在一起,而且珞依公主都是自己去找他的,平常時尊上根本就不會去找珞依公主,說穿了,就是那公主拿自己的熱臉去貼他們尊上的冷屁股呢。

害他們也無端背了一個'斷袖'的稱號,如今他們終於可以告訴那些人,他們的尊上,百分之百,原汁原味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

感到一道涼颼颼的目光射來,景晅和無林雙雙打了個寒顫,僵硬的轉過頭去,對上的,是夜淮隱壓抑著怒火的眸子。

於是,他們飛快地轉身,迅速閃到一邊去了,一刻也不敢多留。

夜淮隱揉了揉眉心,重重的嘆了口氣,不動聲色的做了個打算。
-----------------
2017.4.21 楓幻自由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