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夜-倉皇的離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天使之心:第八夜-倉皇的離開

  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氣,嚴力行突然地大聲說,「那個…」

  他的高分貝將鞏念文由空想世界拉回了『眼前』。

  「其實!」嚴力行難為情的說:「我一直很想要個姐姐!因為很孤單…從小就一直希望有個姐姐能在身邊陪我…後來無意得知,原來我真的有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妳都不知道,我超開心的!」

  鞏念文起身,拍了拍裙擺:「想要姐姐?好可愛的心願啊!」

  嚴力行驚訝:「妳要走啦?是不是我說錯了什麼啊?對不起!」

  有個嚴厲的媽媽,小孩總會很容易習慣說道歉吧?但這只是口頭上的求饒及討好的口頭禪,根本就沒有真意!鞏念文太清楚了!鞏念文因此惱怒的吼道:「不要隨便就道歉!」

  「對…不起!別生氣…姊姊!」嚴力行低頭,音量越說越小。

  鞏念文轉身便要離開,她背對著他,頭也不回的說:「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姊姊!我們不同媽媽!」

  「姐姐!」

  嚴力行拉住了鞏念文,但被她用力地甩開了。

  嚴力行不肯放棄的跟在鞏念文的身後:「那!那如果!如果妳見到姐姐!幫我跟她說:『對不起!我就是這麼懦弱的弟弟!我無法阻止媽媽傷害她!』還有!還有…」

  鞏念文滿是嫌惡。

  「請她加油!手術加油!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鞏念文停下了腳步。

  『少爺!少爺!』夢境外邊,傳來陣陣的呼喚聲。

  起床的時間到了。

  嚴力行著急的說:「啊!在叫我了!記得喔!妳一定要幫我跟姐姐說!有一天!有一天我會成長的!變成一個有擔當的男人!希望姐姐能等我到那時候,希望、希望姐姐到時候肯認我!肯見我!」

  『少爺!快點起床了……』

  夢境結束了。

  鞏念文回到她真正的病房。

  良久,在一片漆黑中,惡魔實習生優介緩緩走近。遠遠的,遞給鞏念文面紙包。

  惡魔實習生優介說:「你知道的,眼淚對惡魔有毒。」

  鞏念文蹲在地上,哭的不能自己。

  鞏念文斷斷續續地哭訴著:「原來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希望我繼續活下去的人…我從來沒有好好看過的…弟弟…」

  「妳自由了。終於自由了。真心的眼淚可以洗滌靈魂。」天使潔淨閉上眼,感受鞏念文因心境改變而在夢境裡轉換成的微風,任憑那溫暖的風兒撫面呢喃。「現在,妳能夠真正地為自己做出選擇了。」

  鞏念文的胸膛現在滿滿的。她的淚,超載的無聲滑落,一滴、一滴、又一滴……

  離去前,惡魔實習生優介不免又要回望了鞏念文的病床,心裡不住擔憂著:(唉!唉!就是明天了!她還會想著要詛咒嗎?她應當不會再恨了吧?她的心靈受到了洗滌,應當就上得了…)

  天使潔淨那個『感激的視線』,讓惡魔實習生優介渾身起了魔皮疙瘩的朝他吼道:「看什麼啦?天使應當要積極點,努力把人選帶上天堂,而不要老等著撿便宜!」

  天使潔淨莞爾一笑:「呵呵,你多慮了。我只是在做人類學研究。」

  惡魔實習生優介後退兩步:「切!那去找個人類看啊!」

  天使潔淨依舊笑得曖昧。

​​​​​​​  他的笑,令惡魔實習生優介覺得渾身不自在,倉皇的離開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