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對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師弟,你這招刀山劍岳...是當初我們兩個互相切磋所領悟出來的,難道你忘了嗎?」上官軒很難過的說。

     「閉嘴!我說過我一定會超越你!在你之上!」上官脩火大,攻擊越發越無情。

     上官軒看著從小一起長大的師弟,也是自己唯一的親弟弟,現在的心情是五味雜陳。

     「你如果不攻擊,那就乖乖變成我的劍下亡魂吧!」上官脩趁著上官軒一個不留神,一記劍嶽無情打傷了上官軒。

     「哼哼,你就繼續沉溺在過去的情感吧!上官軒,看我送你下地獄去。」上官脩凝聚身上所有魔力,準備給予致命一擊。

     「死吧!夜火之刀!」上官脩左手的刀閃爍著黑色的火焰。

     「軒兄,怎麼突然跑這麼快阿?」維克趕到兩人對決的現場,上官脩的刀準備從上官軒的脖子上落下。

     「軒兄!小心啊!」維克情急之下,右手食指射出了一顆紅色的魔力彈,這顆紅色的魔力彈在三人之間爆開,強大的暴風將三個人分開。

     「這、這是?!」維克看了看自己的手。

     「維克,謝謝你!看來我必須捨棄情感,才能救回我這個師弟,不,才能打醒上官脩了。」上官軒恢復氣勢,擺出了架式。

     兩人對峙,維克並不打算插手。

     「終於肯認真了。」上官脩壓低了身體:「那就讓你看看,我在厄夜宮所學的新招。」

     「維克,你先去幫霍都堡吧,這就交給我。」上官軒保持著可攻可守的姿態,維克點頭往霍都堡的方向衝去。

     「進招吧!」上官軒看著上官脩。

    ==============================

     「等等放暗箭,殺了那個男的。」指揮官低聲地跟一旁的侍衛說。

     「誰敢插手,我就殺了誰。」上官脩憤怒的說。

     「...」指揮官的表情非常不爽。

     此時,天空下起了隆隆大雨,不時還有幾道閃電為這場對決增添幾分緊張感。

     轟隆!一到落雷從天空滑下,上官脩一個箭步來到了上官軒面前。

     「厄夜之兆。」上官脩的刀與劍散發著「惡意」的氣息,上官軒察覺不妙,奮力往後一跳,拉開與上官脩的距離。

     「擅長拳腳的人,拉開距離是能打什麼?」上官脩冷笑,一道又一道黑色的劍氣與刀氣射出,上官脩像是走火入魔一樣,完全不間斷的一直使用劍氣與刀氣。

     「快停手吧!這種招式用多了,一定會有副作用的!」上官軒拉開距離之後,無法靠近發狂的上官脩。

     上官脩吐出了一些鮮血,招式之間漏了一拍,讓上官軒有機可趁,上官軒拉近了距離,一套攻防下來竟然上官脩亂了腳步。

     「可、可惡!」上官脩開始毫無章法的亂砍,而上官軒屢屢將迎來的刀與劍輕鬆擋掉。

     「喝!」上官軒大喝一聲,一掌拍在上官脩的胸口,沉重的一擊把上官脩打飛。

     「痾啊!」上官脩這回吐的血可不少。

     咻!一支暗箭就這樣插在上官軒的右肩上。

     「哼,脩小弟,你剛剛可真危險啊。」指揮官走到了上官脩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不是說過不准出手了嗎!」上官脩勃然大怒,但是剛剛的傷實在太重,讓他無法動彈,只能坐在地板休息。

     「好啦,你接下來就乖乖在旁邊看吧,看看大人是怎樣處理的。」指揮官彈了彈手指,弓箭手又射出了兩支箭。

     「沒...難道沒辦法了嗎...」上官軒表情痛苦,右肩上的箭有強烈的神經毒,上官軒即使用全身的魔力解毒,一時片刻之間也無法立刻解開這麼強烈的神經毒,無法動彈的上官軒就像是一個不會動的箭靶,眼見兩支箭就要命中上官軒。

     「嗚。」上官軒勉強移動身子,一支箭命中了左肩,另一支箭射中腹部。

     「太厲害了,這些箭上的神經毒可是用魔法特別淬鍊過的,你竟然還能移動身體躲過致命一擊。」指揮官慢慢的走到了上官軒的面前。

     「我想你現在眼前應該是一片空白吧,嘿嘿嘿,讓你瞧瞧我的厲害。」指揮官解開褲腰帶,竟然準備在上官軒臉上撒尿。

     唰!指揮官的視野非常混亂,一下子是天際、一下子是地面,看像地面的時候他還看到自己的身體,最後指揮官的頭顱就這樣在地板上滾動著。

     「我說過了,誰敢插手我就殺了誰。」上官脩的刀刺在指揮官的屍體上飲著鮮血,而劍也沒閒著,也正在吸收侍衛們的血。

     當地上的屍體都成為一具一具的乾屍,上官脩才拔起他的刀與劍。

     轟隆!一道落雷打下,上官脩已經來到了上官軒的面前,手上拿著的卻不是刀和劍,而是一顆丹藥。

     「記得這顆丹藥嗎?」上官脩問,身中劇毒的上官軒當然無法回答。

     「這顆丹藥,當初師傅給我跟你一顆,吃了它能強身健體、解百毒,那時候我沒吃,也從不曾想過要靠這顆丹藥變強,沒想到竟然在這種場合用上。」上官脩讓上官軒服下仙丹,沒多久時間上官軒身上的毒與創傷開始癒合。

     上官軒醒轉,看到上官脩雙手抱胸的在他面前。

    「脩...你...」

     「別會錯意了,我是要讓你明白,你的命是我的,而你永遠在我之下。」上官脩再次拔出了刀劍,上官脩的刀與劍吸過血之後,更顯鋒利。

     「來吧,我的鎮飲刀與奪魂劍需要吸你的血,才能更加成長茁壯。」上官脩說到這,眼球的顏色變成紅色。

     「我還以為你醒悟了。」上官軒。

     「廢話少說!看招!」上官脩揮舞著刀劍,狂亂的殺氣壓制著上官軒,刀劍無情地向著上官軒逼近。

     「呼!」上官軒一個深沉的吐氣,一拳一掌打在鎮飲刀的刀身與奪魂劍的劍身,兩人互相交戰幾個回合,就像是套好一樣,兩邊都沒受傷。

     「不夠...不夠...」上官脩念念有詞。

     「?」上官軒不明白,直到...

     「嘖!」上官脩突然往身上劃了一刀,大量鮮血噴出,噴出的鮮血淋在鎮飲刀與奪魂劍上。

     刀與劍吸過血後,上官脩的魔力大幅上升,兩把武器也冒著陣陣紅煙,紅煙中帶有黑色的光芒。

     「夠了...我的刀與劍將會讓周遭邁向死亡。」

     「能力不夠讓妖刀給控制了嗎?」上官軒看著上官脩說。

     上官脩竟然直接將劍插在地上,右手拿著刀直接衝鋒。

     上官脩拿著刀大力一劈,被上官軒側身躲過,然而那一擊直接砍往地面,地面濺起了不少飛石。

     上官軒趁勢一掌大力拍在上官脩背上,上官脩只咳了一口血,立刻轉身反擊一刀。

     上官軒的右手臂被削了下來,鎮飲刀吸收鮮血,能力似乎又更強了。

     上官軒快速封住血脈,讓血不繼續流,上官脩沒有停止攻勢,他將刀高高舉起,一道落雷直接打在刀上。

     刷刷!上官脩朝著上官軒的放向快速揮了兩下,兩道速度極快的白光從刀中射出。

     速度太快,上官軒沒能躲開兩道白光。

     滋滋滋,白光化為落雷,這兩道落雷沒有直接消失,而是一直在上官軒身上串流著,周圍瀰漫著一股焦臭味。

     「你的命,我,收下了。」上官脩已經在上官軒的背後,手上的鎮飲刀早已換成了奪魂劍,奪魂劍一劍刺穿了上官軒的胸口。

     雨持續下著,兩人維持著同樣的動作好一下子。

     上官軒的靈魂早已被奪魂劍給吸收。

     而上官脩也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好像在回憶著什麼。

     或者,思考著什麼。

     「為什麼...」雨水不停地拍打在上官脩的臉龐。

     上官脩本來以為,殺死上官軒的他能得到很大的成就感。

     但是殺死上官軒,他只得到了無限空虛。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告訴我為什麼阿!上官軒!!!」上官脩憤怒的拉著上官軒的屍體。

     「為什麼你這次不像以前那樣阻止我!」上官脩的淚水參雜著雨水流下。

    ===

     這是發生在維克離開上官軒的事,當時天空下著雨,而厄夜宮的大軍沒有指揮官的統領,只好靠著本性在殺戮,而霍楓成功回到霍都堡,開始用戰術壓制群龍無首的厄夜宮。

     「連神都幫我們呢!霍楓大人。」身旁的精靈推了推眼鏡:「不過您剛剛這樣衝出去,實在是太亂來了。」

     「吾知道啦,伯間,你就少說吾兩句。」霍楓搖了搖手,希望身旁的精靈別再說了。

     戰場上的雨越來越大,情況慢慢對霍都堡有利。

     只是厄夜宮的增援讓人感覺源源不絕,使的戰況並不是穩穩地朝向霍都堡。

     伯間仔細看了看戰場上厄夜宮的增援,驚訝的說:「這都只是泥人而已!這是用魔法變出來的!」。

     「必須找出施展這巫術的施術者,不然只會消耗體力跟人力而已!」

     「沒關係,不用。」霍楓一聲下令:「讓大家互相倚靠,慢慢撤回城內!」

     「這是為什麼?」一名侍衛不明白的問:「現在如果退掉,豈不是讓厄夜宮的有機會攻城?」

     「哈哈哈!」霍楓很有自信的說:「先別問這麼多,叫大家退進城內之後,開始強化城牆,要做到真正的滴水不漏!快去!」

     霍都堡的人從猛烈的攻勢,慢慢退進城內。

     轟隆轟隆,好幾道落雷就這樣打在戰場上,霍都堡的人全都安然無事,反倒是厄夜宮的不少人被落雷擊中。

     「時機也差不多了。」霍楓站在城牆上,對著厄夜宮的說:「厄夜宮的蟲子們,讓你們瞧瞧水之龍的力量!」

    這場大雨讓附近的堤防潰堤,潰堤的水量就如同霍楓說的一樣,像一條水龍將霍都堡周圍的敵人一舉殲滅,本來屍橫遍野的戰場,被大水沖刷之後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霍都堡成功抵禦厄夜宮,讓霍都堡上下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然而,厄夜宮不只是對霍都堡發起進攻,也同步對許多地方進行侵略,許多地方早已淪陷,存活下來的各地領袖們決定在天之峰開會,準備對付厄夜宮。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