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混合同人:(冰)漾x大贵族之初遇篇 第六十一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第六十一章



剛剛被炸毀的手臂完全再生恢復了後,埃文達原本一副防護與攻擊並存的架勢警戒地站在剛才為躲避褚冥漾的殺招而刻意拉開與對方之間的距離,進而退避到離褚冥漾稍遠的地方,眨眼不到的功夫宛如空間瞬移般地突然出現在褚冥漾的身後,緊握著的雙劍連綿快速不斷地流竄著致命的黑暗氣息與強烈的黑紅色電光再一次聚積比剛剛還要可怕的威壓和力道毫不猶豫地高舉然後向對方斬下去。

但是在埃文達高舉著的雙劍還未往目標物的要害直直往下揮動到一絲一毫的動作,周圍的時間流動仿佛靜止了一般,只有褚冥漾一人能夠在這靜止的時間流動和空間埵p往常般自由地活動般,握著剛剛爆符化成的加爾斯454黑色手槍的左手,頭也不回地動作熟練而流利地高舉起,然後左手前臂以30角度往後壓下,漆黑的槍口再次準確地對準了埃文達的眉心。

剛才被此槍口嚇出陰影(這堳心理上的)的埃文達打從心底發出對於臨近死亡邊緣的寒顫。

【轟!!!】又再次的,一聲表明著可怕爆破威力的聲響響徹空際。

有了前車之鑒,埃文達機警地放棄了攻擊褚冥漾的機會,趁對方剛才還未完全地扣下扳機之時快速地退離對方的身邊,躲開了他的射擊。這次,褚冥漾的射擊並沒有擊中他身上的任何肢體部位,倒是擊中了他手上握著的雙劍之一,導致其中一把流竄在其上的黑暗氣息與電光削弱了一些。

褚冥漾不讓對方有任何喘息的空間,一手握著長槍,一手握著手槍,站在原地的身影一瞬間消失不見,其移動的速度快之拼比剛才的埃文達。

在眾人和埃文達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的當兒,褚冥漾那抹黑色的身影已然出現在埃文達的面前,清秀的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讓埃文達不由得內心發寒。

握著的黑色中國長槍一個突刺,刺中了埃文達下意識地舉劍擺出防護的架勢硬是扛了下來。殊不知在長槍觸碰到埃文達改換用來防衛對方突刺的長劍之時,一陣爆裂就自長槍碰觸到的表面底下狠狠地炸裂開來。

爆破的威力雖然沒有剛剛褚冥漾對他發射出的兩發射擊那麽的強大而帶有狠勁,不過也著實的讓他夠受的了。

******************************************************************************

【轟轟轟轟轟轟……】連綿不斷的爆破聲響徹在天際,在空氣中蕩漾起陣陣強烈而波瀾不平的漣漪。

此時的褚冥漾正與埃文達進行著近身戰,以肉眼看不見的,火星人一直以來賴以為生,引以為傲的速度揮動著右手上的黑色中國長槍,時而突刺,時而用細長的柄身往對方狠狠地揮打下去。

勉強看得見跟得上褚冥漾動作的埃文達光是抵擋防衛對方的攻擊已然是非常的吃力了,更不用說是趁機反擊!

天殺的這家夥的力量不只在他們之上,就連他的身體反應和體術都比在場的任何人都要熟練而完美!

沒錯,是完美。

褚冥漾在與他打鬥的同時也將對於自身的掩護做到完全的滴水不漏,其功夫完美得甚至起到誘導敵人的作用。

你沒看錯,真是誘導。

對方在連綿不斷地利用中國長槍攻擊他之時,對方渾身上下前後左右雖看似破綻累累,但是每當他要對對方身上所謂的“破綻”痛下殺手進行反擊之時,每每就是這個時候才是最為危險的。

因為這時對方左手始終緊握著不離手保持著隱藏狀態的手槍便會被亮了出來,嚇了埃文達不知道已經第幾次了的槍口便會偏離不差地對準他的要害然後再毫不猶豫地按下槍版發射出去。

褚冥漾渾身顯露出所謂的“破綻”底下殊不知究竟埋伏了多少一次比一次還要來得可怕而充滿殺機的陷阱。

讓已經從當中體驗了不知多少次與死神插肩而過的經驗而學到了教訓的埃文達暫時對褚冥漾無從下手,不斷地被對方逼得節節退敗,處於下風。

如此之激烈的戰鬥讓待在結界區媔侀捰迨w完全復合的他人想介入幫忙都做不到。

埃文達好不容易才掙脫了與褚冥漾之間的近身纏戰,與對方拉開了一段相當之遠的距離。而褚冥漾也非常盡黑袍和妖師之責地不放過任何能攻擊到對方的機會,在埃文達與他拉開了距離,腳尖正要落地的那一瞬間,右手上爆符化成的中國長槍毫不猶豫地往對方的降落之處投射出去。

埃文達見狀,在腳尖著地的那瞬間,以極快的速度一蹬腳並往後方躍了一大栽,而因被投射而出,正正地插入剛才埃文達所落腳的地面的黑色中國長槍則在這時引爆了。

及時在最後一刻做出了回避動作的埃文達並沒有被引爆的長槍所傷到,最多只是被爆炸的威力波及到一丁點而已。

而就在這時,一枚細小的子彈穿透了爆炸所掀起的陣陣煙霧塵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來到了埃文達的眼前。

熟悉了褚冥漾那只要稍微有些空繚就可以往死媥膃a下手的戰鬥風格,埃文達一臉“果然如此”地揮動了長在他背部上的血翼,為他抵擋下了子彈,同時也擋下了子彈碰到血翼表面時所引爆炸開的可怕爆發力。

發射了最後一顆子彈的黑色手槍在褚冥漾的手上化為了點點微光並消失,而褚冥漾也絲毫沒有放下任何的警惕,一雙如子夜般的墨瞳淡漠地望著不遠處飄蕩著陣陣塵土之地,那便是埃文達所在之處。

一陣旋風自飄蕩的塵土之內往外界散開,埃文達揮動著血翼驅散周圍塵土飛揚清晰的身影頓時出現在眾人的眼堙C

埃文達大大地展開了他那流竄攀附著不詳黑暗氣息的血翼,血翼之上的種種能量不斷地凝積著,一個巨大的黑紅色能量球出現在他的頭上頂端,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待埃文達的血翼完全凝聚了他所需要的能量,大張著的血翼用力地往褚冥漾的方向揮去,一堆一堆從血翼上脫落的血色羽毛化成了一根根致命的血針,宛如亂箭滿天飛般齊齊地向褚冥漾發射出去;連帶著的還有掀起的陣陣破壞力堪比20級臺風的旋風。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墮落者見識你的聖潔!"】褚冥漾以慣用語頌詠發動幻武兵器的咒語。

“叮鈴”,如凈水般清澈的聲響自鑲嵌在老頭公之上發著微光的寶藍色石頭輕輕地響起,然後化成了無數的水珠凝聚在手掌心,變成了一把小巧的水藍色掌心雷握在褚冥漾的右手上,槍口對準著前方。

【米納斯,高壓王水晼I】

【轰!!!】一聲槍聲響起,射出的銀藍色子彈在褚冥漾的面前形成了一面高大而透明的水晼A水暀妍篲暋酋T得不但將所有埃文達發射過來的血針與之連帶掀起的強大旋風給隔絕在水壁之外,同時也將碰在水暀坐W的血針都完全地腐蝕並凈化,連同血針上帶著的屬於陰影的黑暗氣息。

其他射偏的血針不是砸在地面上就是砸在棜惜W。而砸在之上的血針化成了一灘暗紅色的水漬,然後腐蝕了表面,流竄其上的黑暗氣息則造成了陰影汙染,被汙染的表面便從當中衍生起了一些不討喜黑色的事物正在蠢蠢欲動著。

褚冥漾倒也不怕埃文達的攻擊會波及到待在結界區的眾人,血針的攻擊主要是針對他,就算會被波及到最多也只有幾根會往他們那堶艇h而已。雖然血針上帶著黑暗氣息,但是他老頭公的結界也不是蓋的,區區那幾根而已是絕對可以防得住的。連帶掀起的強大旋風更是不在話下,根本就沒有什好擔心的。而且他也相信身體狀況和傷勢完全愈合了的他們不會連最簡單的回避都做不到,也不要笨到去觸碰那些一看就知道不是什好東西的,從汙染之域衍生起的黑色事物。

是的話他可能會學他的學長那樣狠狠地往他們的頭巴下去再加狠狠地往他們的屁股踹下去。

擋下了所有的血針了後,褚冥漾也沒忘記埃文達的頭頂上凝聚著一個體積巨大的黑紅色能量球。

他以念力操縱水暀あ角@陣巨大的波浪向埃文達席卷而去,被波浪席卷而過,剛剛被血針上帶著的黑暗氣息所造成的陰影汙染瞬間被凈化得一幹二凈,連同在其之上衍生出的黑色事物也一並消滅(只要忽略同樣被腐蝕的地面的話…… 某漾表示:如果夏卡斯在的話肯定會被扣掉一大筆天文數字的錢!);波浪在來到埃文達面前的時候並非以浪身來覆蓋淹沒他而是讓波浪往四方八面爆發,雖然這樣做只是稍微腐蝕到埃文達的表面而已(而且靠著陰影的力量很快地又愈合並再生了),但他最主要的是利用這爆發的威力和遺威凈化大部分被陰影所汙染的區域範圍。

而就在浪身在他面前爆發的那一瞬間,凝聚在埃文達頭頂上的黑紅色能量球向褚冥漾投射出了一個大範圍破壞力的光束,突破了覆蓋在前方一切視野層層如雨滴般朦朧的水幕,直直地向褚冥漾噴射而去。

褚冥漾不慌不忙地再次舉槍對準快要來到他跟前的,帶著極大摧毀之力的能量光束,語氣平淡:【米納斯,高速濃縮水彈!】

一顆周身環繞著層層透明水流的銀藍色子彈自水藍色掌心雷的槍口射出,直直穿透並瓦解了埃文達的能量光束和頭頂上好不容易凝聚成的能量球,同時也重創並腐蝕了埃文達的半邊臉部和頭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埃文達扯開嗓子極為痛苦地咆哮大吼著。

米納斯帶著強大凈化效果的子彈讓埃文達受創的部位一時半刻再生不起來,再加上子彈上附帶著妖師加諸的祈福與祝賀言靈更是讓對方難以再生的傷勢痛不欲生,不論是精神上或是肉體上。

埃文達一雙連同眼白都一並染上可怖懾人的暗紅色,帶著強烈的憎恨和惱怒的瞳眸陰毒狠戾地瞪向從始至終一副毫發無損,雲淡清風的褚冥漾,讓凡是直視他那失去了人性和理智的雙眼的人都不由得打從心媟P到顫栗而恐懼。

那是一雙宛如魔鬼般的,只有墮落者才會擁有的嗜血瞳眸。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