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殿試 之十七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黃寂穆被靈玄拉住陽溪穴,亦是手臂酸軟,險些握不住木棍,還好靈玄及時鬆手,才不至於大出洋相。黃寂穆趁機又回到喵喵蛋身旁,頤虛則倚著靈玄而立,似乎又回到了比試前。黃寂穆還躊躇著是否該繼續向前討教時,靈玄先點了點頭,而頤虛跟著說道:「嶗山弟子黃寂穆,通過大殿比試。」旁觀眾人頓時掌聲如雷,對於這精采的比試,讚不絕口。

    黃寂穆欣喜若狂,忙向前磕頭行禮。頤虛一把將他扶起,囑咐要行俠仗義,濟弱扶傾,不得違背嶗山祖訓。靈玄除了要黃寂穆奉紀守法外,更對於其武學造詣讚賞有加、尤其是喵喵蛋足以登堂入室的表現,更是令人瞠目結舌。

    靈玄身為掌門,心思細膩之極,縱使殿試中頤虛未盡全力,不過光以氣力而論,顯然喵喵蛋略勝頤虛一籌,但是靈玄卻絕口不提此事,只是一股勁的褒揚喵喵蛋能夠掙脫自己的束縛。

    大殿補試總算圓滿落幕,黃寂穆在眾人欽羨的目光中離開。黃寂穆轉頭跟喵喵蛋開心的說道:「我們來嶗山也快六年了吧,終於可以下山了。」雖然口中這麼說,但是內心深處對於外面的花花世界,還是有些顧忌,尤其是喵喵蛋這麼令人咋舌的身形,在大街上招搖,一定會驚動官府。邊想邊踱回房間,心有所繫,便沒注意到旁人,直到猛一個抬頭,才赫然見到頤虛已立在房門前。

    雖然頤虛個性較為拘謹,卻絕非心胸狹小之人,喵喵蛋比試中大佔上風,頤虛也是心裡有數,如今親自來到房前,除了道賀,更是要幫忙解決黃寂穆的大問題。

    只聽頤虛輕鬆地說道:「寂穆,我殿試前已經說過啦,你這次比試,穩操勝券,可給我料中了,是不是?你之後出門在外,可得萬事小心。你就別怪師叔嘮叨,你有喵喵蛋在旁相伴,若是明刀明槍硬著幹,你們是餘刃有餘;但是若對方表面虛與委蛇,暗地裡卻背後傷人,這才難防。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便是這個道理。其實尚有許多做人處事的道理,師叔也不能逐一傳授,你還得親自去體會。」黃寂穆聽到這也大有同感,頻頻點頭。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