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章 -  Clockwork Orange (12- 2月) 交往(一)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事實證明,一旦和仁王雅治深交,
柳生千鶴覺得,自己有全身被扒光的無耐。



說到底立海大網球社正選,與她只有幾面之緣,熟悉她的稱度,卻似乎到達看過她兒時包尿布的照片般。



“柳生妹妹,還真是一點也不會撒謊。”

單就幸村附上配合的語氣,油生綠臉。


笑看狀況,他又回話,不急不忙,「說是這麼說,但其實你跟我蠻像的。」


「唉?」


疑惑是真的。那雙鳶紫眸光展望的未來與夢想,披於肩上看似外套的自尊和原則,千鶴怎麼想都覺得,擁有相反氣場的幸村精市,完全不一樣。


別說個性相向。
他就像漫畫文青小說出來的主角。
而她則是現實。


「你現在是不是在想,我們兩個根本不像?」


......
......



「以前,有個女孩跟我告白,後來我拒絕,過好久她卻自殺了。」


「--!幸、幸村學長……」


「所以我曾一度想過…」



“如果當初,我回應了她的感情。悲劇就不會發生了吧。”


這想法蹦出,九月份很快就被仁王撫平了。
於是又跳了個新問題。


“若真的回應了淺野,真能毫無愧對?”

“因為我只是不想要她走絕路。算憐憫而已?”

“這樣的人更不配得對方的純愛吧!”



榕樹枝幹深受冬季流風影響,硬生生放開了寄生枯葉。弔唁生命末境。似若命運捉弄卻生無可戀。至於自由枯葉下抵少年臂膀停留,吸收熱氣。


順便四散種種預想。
千鶴聽得,心不禁糾結,欲言又止。



如果、像我這樣的人、不配得。


這類貶低自己、限制並放縱自我的思考,一向圍繞於沒自信的少女漫畫情節。幸村精市在去年立海大祭話劇表演,為了鑽研精遂而向隔壁女同學借一部少女漫畫後,僅僅一個故事便了悟其理。(他看全套15本只花上了半天)


於是意識到有一刻浮上那三個字眼,當下笑出聲。時空而言,是在一個午候。與真田弦一郎在圖書館複習功課的瞬間。


再爾後就沒事了。
歷經去年動手術,醫院內的生死,無差別。


畢竟存活的挑戰,就該放過自己。



「要是誰跟我告白,應該就不會再有藉口了吧。」

「什麼…意思…」

「當然不是來者不拒那樣。而是心境上的。」



只要這個人是真誠的,也許對她的喜歡程度無法企及對方,或者被說只是想找個伴,那也都是一種努力的心情。



人與人相處模式、交往模式,
除了當事人沒人說得算。



「儘管我不清楚你跟仁王發生了什麼。」透過大枝幹交匯的洞口窺探太陽,手指畫下的風景是他最純正的心。


「跟他在一起不需要有罪惡感喔。不然平凡的樣子會更醜的。」


「……」


這真的是鼓勵嗎。為什麼她感覺好像被毒啞……


千鶴聞過淺野同學。可幸村的心理運動則不知。即便現在聆聽了他思想的轉變,弧疑而摺皺的眉眼極度暗示半知半解。


唯有一件事稍微明白了,他們“相向的點”。
都曾經為了身邊人的幸福或不幸猶豫過。



並在猶豫中摸索著。
幸村已經找到,那她呢。


她真的可以,放下過去嗎?


……可以吧。
可以的話,她就不需要再說謊。





「那你想跟我說什麼?」


和幸村精市道別隔天,千鶴總算下定決心。
如果要順利交往,成為王子的公主。

到底該進行如何的改變。



眼況相約到高中部頂樓,除了風再也沒有人偷聽。假使對四邊鐵欄杆視若無賭,一月雲白藍天銜接市景的光,肯定耀眼多數人黑暗的角落。下方,復古兼新穎設計的學院大樓堆疊,層層密佈唯有身處上方,上帝般的客觀理性方能看破校園的世界。


兩套制服,他的領帶、她的裙襬,飛揚。


「我必須去…找他。到他家一趟。」



她得把留在那個人家裡的東西拿回來。

這是她下的決定。
避免未來麻煩的辦法。


聽者,無表情。


「一直沒跟仁王哥坦白,真的…真的很對不起!」語畢深度的鞠躬,往下做深刻的告白,「其實那個人早在之前就一直傳簡訊說這件事…」


「老是把東西放在那個人的家,學姊遲早會發現的。」


這樣就是真的結束了。


「我不想對你撒謊,也不想讓你擔心。因為我也想回應仁王哥。」


這是她最真誠的想法。
只要回去拿,一定不會有事。


“嗯,我懂了。你去吧。”

她希望他能這麼說。冀望這份心情能傳遞。



「我懂了,你去吧。」

「仁王哥……!」


滿腹感動,認為真情終得回報。
沒發現仁王嘴角漸僵硬。


「畢竟如果被發現的確很棘手,路上小心。」

「好!」


爾瞬,飄逸的氣流捲動枯葉上達蒼空。
意外吹起他的小辮子,失敗。


「並且去了之後,再也不要回來。」


……唉?


冰冷支語傳過左右耳,帶咖啡的瞳仁流轉的,非盈盈水波,而是黑洞。抬動上顎,嘴呈微張,千鶴仍舊無法控制情況。


「你到現在還搞不清楚?是我們在交往吧。」


與仁王雅治順利交往的歷史。

————打從他扳正臉,黑暗氣場壓得喘不過氣。


「柳生千鶴,難道你真的是笨蛋嗎?」







後話:說到底千鶴的行徑真的不是天然呆能形容。真的是笨蛋。至於為什麼下一篇再說。雖然都很短,但我真的沒心想寫仁王篇= =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