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局三:The Hole 3017 光曰:我們兩個,解情境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想到這裡,在佛陀俱樂部裡那種心臟被浸泡在鹽酸裡的感覺又出現了。當時的我只能這樣感受著心被腐蝕的痛楚,盡可能地、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地,微笑、和大家一起喝酒(不過我點的是茶)、然後表達自己對於佛陀俱樂部的驚奇。途中,隆生先生曾經邀請我和他一起去逛整座寺廟順便讓我拍照取景幾次,我想他也許是想幫我找台階下,但我拒絕了。



  至於為什麼拒絕……具體原因我也不是很明白,現在想來當時還真是自虐,明知自己會難過,卻逼著自己待在那邊看要和平野老師黏著的肢體接觸,最後還是光故意在我耳邊說話、趁我人腦當機才把我拉出來的。



  「……老實說,我不介意喝與不喝,但我擔心我喝了光流君你會誤會。」面對話中有話的光,我最後選擇用「光流君」這個最能讓我感到親近的稱呼、給了這個回答。我不介意喝與不喝是因為我相信光會把我安全送回家,而不是願意對他打開所有心房。



  在這個瞬間,我發現,我還是信任他的,不管他是「光」還是「朝川光流」。



  聽了我的話的光停頓了一會兒才說:「這還真是過分的回答啊。」



  「欸?」



  「你啊--心裡的天秤早就頃向某一邊了,卻還這樣告訴某人你信任他、給他希望,這難道不是過分嗎?」光的聲音有點像嘆息。



  「對不起。」垂下頭,我知道光說的某人就是他自己,但我不會告訴他「我知道」,總覺得要是點破了,就回不去了。「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光再次陷入沉默,我轉頭看向光,不知道是因為酒精還是距離的關係,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覺得我們之間的關係又退回了冰點。那瞬間,我忽然想起上次我們在出版社裡形同陌路的氛圍,這絕對不是我想要的。



  對於我來說,光的存在也很特別。



  那種特別與Silver、繪麻還有朱利的不大一樣,他們幾個陪著我一起度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已經很習慣被他們打擾的人生,很多時候我會覺得他們是我的家人……嗯,儘管在法律上我們確實是家人,甚至其他人也是,但大多數的時候我不會把他們當作家人來看待--我對家人的定義可是很嚴格的。



  至於光,和繪麻他們相比,他作為朝川光流跟我相處的時間短了很多,但他總是給我一種……我什麼都可以和他說、他能理解我的感覺,和他待在一起,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每次出門都會耗上很久的原因。



  如果,我早點發現朝川光流和光是同一個人、早點發現他不只是把我當作朋友,也許現在就不會這麼尷尬了。



  不對,這種假設早就不可能成立了,就算我想再多也無濟於事。



  「那個,光桑。」我閉上眼,不敢去看光的表情。



  隆生先生曾經說過,一個再精緻準備的禮物,如果沒有交給對方的話就不會送出去。



  我不會喜歡上光,以前沒有,現在更不可能。而我現在能做的,就是把這份心情傳遞給光。



  「也許光桑會覺得我這麼說有點奇怪,我對於給了那個人希望這種事很抱歉,但是讓我重新選擇的話我還是會告訴他一樣的話!因為……對我來說,他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我相信他不會乘人之危!」



  「那如果他乘人之危呢?」光的語氣很平淡,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我們回到了我知道他和朝川光流是同一人之前。



  「欸?」老實說,這個問題我沒想過。「我不知道我會怎麼反應……也許會覺得自己被背叛吧。」



  光沒有接話,我有種我跟他之間的距離正在急速拉開的感覺,世界一下子只剩下我的心跳聲。過了好一會兒,也許五分鐘、也許更久,我終於忍不住地偷偷睜開眼睛。



  光還是站在我的正前方,和我只有一步之遙,我們兩個四目相望,這時我注意到光正皺著眉頭,下一秒,他笑了,笑得落落大方。



  「雖然這很有參考的價值,但根據上次的經驗,我還真不想知道你會做出什麼。」



  壓下想對光說「謝謝」的念頭,我乾笑了兩聲,沒猜錯的話,那個「上次的經驗」應該是指我跳樓那次。



  「這次真是徹底地輸了呢,原本還以為你會給出模稜兩可的回答……看來小妹妹能從那場混戰中作出抉擇也是你的功勞吧。」



  「混戰?」我偏著頭看向一分為三的光,用肢體語言表示疑惑。



  「就是那個兄弟戰爭喔。小妹妹的選擇和我推測的一樣是三胞胎裡的其中一人,你的話,在我不參戰之後--」三個光同時瞇起眼,這眼神我十分熟悉,是已經看穿對方的神情。「是要哥吧。」他用的是肯定句。



  「欸?」我眨了眨眼,露出我自認最天真無邪的表情想要裝傻,可惜這一下子就被光給了看出來,在他告訴我之前我就知道。「……好吧,我承認我裝傻裝得很不成功。」



  光輕笑了幾聲,然後一臉嚴肅地說:「為什麼是他?其他人的話就算了,要哥他……只有他,喜歡上他的話你會受傷喔。」



  嗯,想想剛剛的平野老師,我覺得我已經受傷了。儘管如此,我還是盡量忽略四周開始旋轉跳躍的景物,撐起笑容。「嗯,我知道。」



  這種事我最開始就知道了,他對每個女生都很好,不管是幫忙、肢體接觸還是出門約會或多或少都有那麼一點,只是我之前擅自把中餐時間當作是特別留給我的。



  但就算知道,我也還是喜歡要。



  「其實我也不明白我自己為什麼喜歡他、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他,直到有一天發現了我沒有辦法放著他不管的時候,才發現這種情感好像叫做『喜歡』。」



  嗯,要的午餐時間會留給我還是因為祈織的緣故,說穿了,要是沒有祈織的事,我和要根本不會有交流。









T.B.C.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