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局三:The Hole 3008 繪里曰:這種誘拐,叫做犯規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繪里,能麻煩你一件事嗎?」晚餐後,我照例洗碗時,右京突然叫住我。



  「怎麼了嗎?」



  「是這樣的,最近祈織應該會住在家裡一陣子,家裡又只有你會在,所以我想麻煩你幫忙送午餐給他。」



  送午餐倒不是什麼難事,只是……「欸?祈織不是已經回學校了嗎?」記得今天晚餐時間沒看到祈織,我還以為他人直接回學校去了。



  搖頭,右京有些無奈地表示:「祈織從回來之後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連晚餐都不願意出來吃,我擔心他這樣會把身體搞壞,所以想請你幫忙我替他送午餐。」



  「那……祈織有什麼不吃的東西嗎?」偏著頭想了一下,其實送午餐這樣的工作也算不上什麼難事,只要別叫我煮飯就好……我怕那會造成什麼不可抹滅的創傷,不管是精神上或是生理上都是。



  「放心,我會事先準備好放在冰箱的保鮮盒裡,只要微波加熱一下就可以了。」右京對我笑了笑。「你的份我也會一起準備喔。」



  「欸?我也有?」我眨了眨眼睛,有點驚訝。



  「不想要嗎?」



  「……呃……也不是這麼說……」有人幫我準備午餐當然會想要、開心,但是我總覺得這樣做像又太麻煩右京了。因為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比較好,我轉開頭和右京錯開視線,接著我發現站在廚房邊的要,臉色鐵青,鐵青到我突然覺得我需要前情提要。「要桑,怎麼了嗎?」



  右京也發現了要的存在,當他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我就被要抓住了手,接著要拉著我轉身就走。



  要一直走到他的房間門口才停下腳步,由於要一直背對著我的關係,我無法從他的表情來推斷這其中發生了什麼化學變化……雖然我平常就沒辦法從要的表情推測出任何東西。「那個,要桑,右京桑只是麻煩我幫忙祈織送飯而已,不會有事的。」我猜要八成是聽到了什麼,而祈織有前科,他在擔心我。



  要沒有說話,整個人的動作停在原地,大約過了一秒鐘才轉身面對我,我注意到要的笑容裡沒有開心的成份。「要桑,我沒問題的……最大不了我再踹一次就是了,所以你不用這麼擔心我沒關係。」



  「……小繪里,就是這樣我才擔心你。」要嘆了口氣,接著又喃喃道:「……真的是完全沒自覺呢……」



  欸?什麼沒自覺?沒自覺自己有危險嗎?



  可是我覺得我會踹人應該是挺安全的啊……好吧,我知道要指的十之八九不是這件事,但目前我能想到的只有這個,而我最好也裝作我只想得到這個。



  在我腦袋高速運轉的同時,要不知道經歷了什麼心路歷程,心情又變了個樣。「不過,我也沒想到京哥竟然會派這樣的工作給你……小繪里,祈織的午餐就交給我來送吧。」接著要拉起我的手。「然後小繪里的午餐時間就留給我,怎麼樣?」



  「要桑,你的腦袋是又被門給夾到了嗎?」我忍不住說。



  什麼怎麼樣!我覺得整個家裡面比我更不該跟祈織接觸的就是要。繪麻和祈織碰在一起頂多祈織想自殺,但是要和祈織碰在一起可是會先他殺後自殺啊!話又說回來,為什麼要每次碰上祈織的事,智商就像開了根號一樣?



  「如果我有什麼不安全的話,你做這樣的事情的話只會更危險吧?上次的事情……說真的我嚇到了,我不希望要桑身上發生什麼糟糕的事。」



  要看著我,眼神又是那個我看不懂的意味深長。「真意外小繪里也會擔心我啊。」



  「出過這麼大的事,不擔心才奇怪吧?」雖然看不懂要的眼色,但是他的言下之意我倒是聽出來了。我撇過頭說:「還有,這只是對家人的關心而已,沒有別的意思,你不要想歪。」順便把我的手給抽回來。



  「喔?」要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笑。「小繪里,你覺得我會想歪到哪裡去呢?」



  嗯……很好,我現在發現我跳進了一個洞裡,而且那洞還是我自己挖的。



  如果這是個言情小說或是少女漫畫的話,我最該出現的反應是面色潮紅臉帶嬌羞……很可惜,這裡是現實,我也早過了那種十七八歲青春年華的年紀。「言歸正傳,要桑,我平常都待在家裡,這種事交給我來做就好了。」



  「那麼,作為交換,小繪里送完飯要跟我一起吃午餐喔。」



  「……欸?」What the fuck?「為什麼?」



  「這樣我才能確定小繪里的安全啊。」要說得很理所當然,但我總覺得哪邊不對。



  「這個傳簡訊也可以吧?」



  「小繪里不能保證簡訊是自己傳的吧?想想這件事也有一定的危險性呢,還是我再跟雅哥京哥討論一下會比較好?」



  我看了要一眼,深沉的。



  很好,朝日奈要先生,你贏了。



  「……我知道了,總之只要給要桑看到人就可以了對吧?」



  於是乎,我每天的既定日程裡莫名其妙地又多了兩件事:一個是給祈織送飯,一個是被要給抓出門去吃飯……我深深感覺到,我今年的出門次數非常有機會在前半年就突破去年的紀錄。也許我該慶幸美和阿姨那邊因為不想麻煩我們所以不需要幫忙送飯,不然要是被兩位老人家知道了這件事,我想我可能就要更莫名其妙地被扔進婚禮會場了。



  當然,以我的死宅力,狀況也不是一下子就變成這樣的。



  這故事要從右京拜託我的第二天開始,要不知道為什麼沒來看我工作,基於禮貌,我在發現右京有幫我留下愛心便當後就傳了簡訊給要,大意是右京已經幫我準備了他可以不用特別來看顧我,但我回到客廳時,要的人就坐在那,身上還穿著不知道在正式幾點的西裝。



  「要桑,右京桑已經幫我準備了便當,這樣不大好吧?」



  「可是京哥沒幫我準備啊,小繪里應該不忍心看我因為小繪里的關係餓肚子吧?」



  「非常遺憾,實際上我比較不忍心浪費食物。」



  要朝我投以一個委屈的眼神,然後舉起他還纏著繃帶的手。



  再然後……我就乖乖去換衣服跟他一起出門了。





T.B.C.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