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二:情變 #242 作者曰:一開始我沒想過,這事女主願意說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麟太郎爸爸笑著點了點頭就走了。他走了以後我才向繪麻問道:「朱利跟你說了我沒說的原因?」其實這個答案我是知道的。



  「……是的。」



  果然,我不覺得朱利沒說繪麻會這麼快接受我。



  「……那、那個,姐姐,對不起……」



  「欸?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姐姐一直以來都自己一個人承受著這些……雖然我從小跟姊姊一起長大,卻從來沒有幫姐姐分擔過這些心理負擔……只是一昧的生氣姐姐為什麼不告訴我,所以很對不起。」



  我張著嘴,這個時候我覺得我該說些什麼,可是我卻不知道我該說些什麼、可以說些什麼。



  「吶、姐姐,我能牽著姐姐嗎?」繪麻偏著頭看我。



  「……啊……可以。」



  繪麻露出了笑容,接著我的手被握住了。「那個,姐姐,雖然這麼說可能有點自大,但是我希望你以後可以把事情告訴我。因為我已經不是之前那個小孩子了……可以嗎?」



  那種感覺又出現了。和繪麻離家出走那天一樣,我覺得有什麼東西要衝出我的眼睛,可是這次和那次有些許不一樣……因為我沒能忍住。



  在水滴劃開臉頰的同時,我找回了我的聲音:「……繪麻……我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好,真的。」



  他們誤會很大,也很深。



  「接下來我想跟你說一件事……你可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我希望你能夠相信我的話……」



  我不知道我這是哪來的勇氣,也許這幾天大幅度的情緒起伏讓我有了這種「是繪麻的話應該可以接受吧」的荒謬想法。



  「……我啊,是死過一次穿越來到這裡的……」



  「……在我穿越之前,我就已經是個二十多歲的人了……也就是說,在『繪里』剛出生的時候,靈魂有二十幾歲。」



  我聽到,我的聲音,在顫抖著。



     *




  曾經,有很長一段的時間我一直認為,說出「我是穿越來的」這種話,只會有兩種結果:一個是被嘲笑是否中二病發;另一個是被問是否精神病發。可是繪麻兩種都沒有。



  她是被我的言論嚇到了沒錯,但她說她相信我說的……嗯、我不確定這跟我把Sliver給賣了有沒有關係……對,我把他給賣了,我告訴繪麻Sliver是我穿越前的青梅竹馬,然後我們好像都剛好保有記憶所以感情特別好這樣。



  『那……姐姐喜歡棗桑嗎?』當我們到達公寓門口時,繪麻突然這麼問我。



  『不可能!再讓我出生一次也不可能!那太噁心了!』對於這種假設我當下真是差點跳了起來。對我來說Sliver是我的好姊妹,對他來說我大概就是他的好兄弟。至於喜歡上自己的兄弟姐妹這種事……太噁心了,我想像不出來。



  不過……和這些相比,我比較在意的是繪麻那時的微笑。那種弧度像是鬆了一口氣也像放心,可是我不知道她在為什麼會鬆一口氣……是因為我不會被搶走嗎?等等!我可不記得我什麼時候把她往姊控路線養……不對、我在說什麼?這又不是養成遊戲!



  總而言之、統而言之,這次事情過後我跟繪麻的默契一口氣提升了好幾個檔次,時常露出一樣的表情(這是朱利說的)、說著類似的話……可惜我打遊戲的技巧還是跟她差很多,更別說最近跟小彌一起玩也是情勢一面倒向小彌的慘況了。



  漸漸的,時間來到了夏天,一個不論是考生還是非考生,只要還是學生就有假放的季節。



  想去年我還在房間裡蹲著趕稿,現在卻是穿著和服站在八岳山上的寺廟門口……進行傳說中的家庭出遊。



  這次出遊是雅臣和要在幾天前敲定的,起因是要拿了一張傳單表示他們要在八岳山辦祭典問我們要不要乾脆來這放鬆一下,加上這裡剛好有一幢朝日奈家的別墅的關係……於是有空的人和松鼠就都來了。



  嗯,剛好有一棟別墅。這個家還真是什麼都剛好有。



  話又說回來,誰來告訴我這招牌上寫著的「佛陀俱樂部」真的沒問題嗎?



  這裡到底是寺廟還是牛郎店啊?我等等會不會看到佛祖身邊圍著一群妹……不對,我這樣想好像對佛祖有點不敬。



  看到這裡,我終於稍微能理解為什麼要明明是個僧侶卻是那副德性了……這太超出我對寺廟和僧侶的認知了,真的。











T.B.C.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