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切還未開始 08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被國木田轉過來的原本是兔子正臉的地方,卻詭異的一片空白,沒有眼睛和嘴巴,就算轉過來也是和前面一樣什麼都沒有,

    這個詭異的狀況,簡直讓人摸不著頭緒。


    「咦,什麼沒有臉?」


    聞言,陌那臉上浮現出疑惑,走過來仔細的看了看,臉上的疑惑更深了。


    「你在說什麼,什麼沒有臉?這不是跟平常一樣嗎?」

    「哈?」


    沒有得到答案,反而陌那的回答令人更加疑惑,國木田有點難以置信的看了看兔子的臉,的確是什麼都沒有,對啊,自己並沒有看錯啊,可是,為什麼小鬼跟自己看得不一樣?


    「國木田,你是說這個兔子的臉嗎,嗯..........不是很正常嗎?」


    太宰也湊過來一看究竟,只是,令人不寒而慄的是,回答跟陌那一模ㄧ樣。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們兩個都看不到?究竟是我有問題還是他們有問題?

    深深皺緊眉頭,國木田發誓,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精神緊繃過了,這就像現實中站在你旁邊的朋友,突然跟你說你身邊站著ㄧ個鬼一樣,只會讓人覺得荒誕而已,

    按耐住心中那股揮然不去的心悸,國木田的手還扶著兔子的頭,感受到手下兔子毛茸茸的絨毛搔著自己的手下,國木田心下ㄧ狠,沒有猶豫手飛快的把兔子的正臉轉到自己面前來,

    可是,原本做好了心理準備的,卻在看到的剎那變得徒勞無功。


    ————很正常的玩偶的臉。


    不一樣了.......跟自己看之前絕對不一樣!

    就像憑空出現的臉一樣,讓人看一眼就覺得充滿了違和感,彷彿不應該是這樣子一樣,玩偶臉上繡著兩個大大的黑色鈕扣,嘴巴繡成了一直線,給人的感覺就像面無表情的正在看著你一樣,

    為什麼要看著我呢?

    兔子的臉正對著他,國木田彷彿聽到這樣的低語,完全不存在的聲音在腦海響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瞬間襲上心頭,國木田猛然後退了好幾步,

    一連後退了數步,跟玩偶距離拉遠,國木田才感覺自己好受了些。

    啊啊,那個玩偶,絕對不對勁。

    可是為什麼只有我看的到?

    皺起眉頭,心中產生了這個問題,然而,對於這件事情,國木田知道自己什麼都不能說,說了的話,這樣只會顯得他很奇怪,因為,兔子面無表情的臉在國木田眼裡和在其他兩然眼裡的感覺完全不同。

    完全不一樣。

    充滿詭異感的兔子,和........同樣詭異的房間。


    「大叔,你怎麼了,你沒事吧?」

    「國木田,你還好嗎?」


    有人在叫他。

    捲曲頭髮垂在臉龐,陌那正歪著頭看著國木田,太宰也同樣看著他。


    「.......不」


    薄薄的鏡片掩飾了裡頭的神色,國木田低低的目光令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目光重新從兔子上移開,國木田頓了頓,才對著臉上有點疑惑的陌那搖了搖頭。


    「.........不,我沒事。」
















#




















    詭異的氣氛持續了好一陣子,又或許是一瞬間,在發現到這棟屋子不尋常的地方後,彷彿有什麼在一剎那改變了,但那模糊的感覺又在捕捉到的瞬間又霎然消散。

    周遭擺放的兔子如平常布偶一般靜靜的歪坐在地上,繡在臉上的黑色鈕扣順著頭歪著的方向直直的盯著地面,蓬茸的耳朵軟軟的往左斜歪,一切都彷彿沒有異狀般的正常。

    正常到,似乎那詭譎的一幕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然後,猛然響起的的巨響打破了一切。


    「轟隆隆—————」


    恩....甚麼聲音?

    打破寧靜的,是太宰肚子的一聲巨響,一瞬間吸引了在場人的目光,太宰低下頭來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然後———


    「轟隆隆—————」


    短暫的寂靜過後,太宰的肚子再度成為了所有人注目的焦點。

    似乎也沒有害臊甚麼的,大方的任由目光在肚子不斷漂疑,似乎在疑惑究竟是甚麼構造的肚子能發出如此響亮的聲音,陌那疑惑的眼神毫不掩飾,幾乎稱得上是直視了,被注目的對象也似乎也毫不在意,露出了跟以往無常的笑容。


    「哎呀哎呀....」

    「是說,都這麼晚了,我們都聊了一個小時了耶,肚子也餓了,是不是該去填一下肚子?」


    在幾乎可以稱得上混雜各種情緒的目光中,只見太宰一臉笑嘻嘻的出口建議,似乎完全沒放在心上,只是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人非常無言,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拜託你的肚子是異次元口袋嗎,那一個小時還包括我們走上來的時間好嗎?」


    默然了一下,國木田挫敗的伸手捂住了臉,不得不說原本隱約壓抑的氛圍都被他打散了。


    「欸嘿嘿∼」


    被太宰ㄧ打斷,沈重的氣氛頓時消散,三人臉上都輕鬆了一點。

    心中被無力感取代,之前的緊張也頓時消退,讓他稍稍放鬆了一點,放下了緊繃的神經,國木田整個人放開身子斜靠在了牆邊,伸手扶著額頭,只想長長的嘆ㄧ口氣,可惜似乎連嘆氣這個動作被太宰的行為給弄的不想做了,


    「好啦,我真的餓了,等等我們一起去吃東西吧,我有點想吃麻辣壽喜燒∼還有三色團子、烏龍麵、壽司、章魚小丸子、冰淇淋恩,話說吃撐了也是不錯的死法呢.......」


    太宰興致勃勃的提議說著,最末端的話語還隱約透露出了某些隱藏嗜好,似乎有著神奇愛好的青年臉上充滿了期待。


    「嗯我也餓了,也該去吃東西了,恩。」


    被太宰的話勾起食慾,陌那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似乎被感染情緒般的點頭贊同道。


    「好啊....等等,不對,為什麼到底甚麼時候話題變成這樣啊!.......好吧,我不管了,走之前我只問一件事,你們確定你們自己有錢買嗎,嗯?」


    錢?錢!

    最最關鍵的錢的問題,就這樣被光明正大的曝露在兩人面前,一個人是完全沒想過要帶錢,另一個人則是前天就把手頭的錢全都花光了,此時此刻竟然被關鍵性的提出來了,國木田靠著牆挑著眉看著兩人聞言像是現在才發現這件事般一臉駭然的慌張起來。


    「咦咦咦———陌那,你有錢嗎?」

    「沒——有。」


    把衣服口袋全部拉出來,陌那向太宰露出了空空的口袋以示自己身上沒有任何錢,茫然的互看了一眼,過了很久,才突然像是心有靈犀般的把眼神一起聚會到了——此時靠著牆發呆的國木田身上。


    「嗯,幹嘛?」


    回過神,發現兩人都盯著自己的國木田不耐煩的問道。


    「(伸手)」「(伸手)」

    「幹嘛伸手?」

    「....我懂了,我已經沒錢了,你們幾個,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


    國木田扭過頭,想到之前錢包乾癟的孤苦伶仃,幾乎瘦的不成包型的模樣,黑著臉,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


    「(瞬間收手)」「(瞬間收手)」

    「也不要這麼快放棄啊混蛋!!」


    兩人瞬間收回的手被拉住,國木田咬著牙速度緩慢的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了———最後僅剩的幾張鈔票,真的是最後了,滿臉不願的將紙鈔輕輕放在兩人手上,最後頭僵硬的扭了過去,


    「哼,看你們這麼可憐才———」

    「啊,國木田果然很心軟呢!」

    「啊,大叔果然是個好人呢!」

    「......」

    等等,我剛剛的善心到底是怎麼出來的?我怎麼會可憐這兩個傢伙!我怎麼會!


    「你們最好給我在一秒鐘內消失。」


    國目田磨著牙,忍下胸口幾乎溢出的火氣,表情略帶扭曲的說道,得到了兩聲無比輕快的回應,但是….聽到當下火氣不減反增。


    「好的呦∼」「好的呦∼」


    那個呦聲帶著隱約的嘲諷意味不斷的拉長,一字不漏的落在國目田耳裡。

    ....無可抑止的火氣更大了啊混蛋!


















#


























    此時此刻,在城市的某個角落,一群極度吸引注意力的一夥人從列車上走了下來,為什麼吸引注意力呢,路人們一個個停下來目瞪口呆的看著走在大道上的宛若帶著閃光色彩的一夥人們,可惜,被集中注目的焦點完全沒發現到他們被一堆停住腳步的人愣愣的看著。


    「哎呀呀,太宰那個傢伙,果然在悠閒的度假呢∼」


    話語隱約帶著危險的暗藏意味,一個黑色短髮耳邊夾著亮麗蝴蝶髮夾的女子轉身一腳踢在了旁邊的牆壁上,發出「怦!」的巨大聲響,高跟鞋在車子上狠狠劃出一道割痕,似乎沒有平息憤怒,轉而地板上不斷的用高跟鞋底跟旋轉,


    「呵呵呵.......雖然很憤怒太宰他們有假期,但不用這麼憤怒吧.......」

    「我不高興呢,我也想回家看看我家的牛是否身體健不健康啊,有不有快樂的吃草啊,為什麼只有太宰他們被准許了呢?」


    似乎很不理解的喃喃自語,黃色短髮帶著草帽看起來很陽光的男孩抓著旁邊的鐵欄桿,心中想起了他家可愛健康的牛們,很久沒見到了,不禁有些感到委屈,無意識狀態中沒控制的力氣竟然硬生生將鐵欄桿整個捏彎掉,


    「呵呵呵......賢治你家的牛不是前幾天才在FB上被po上去嗎,看起來很健康呢真的.....」

    「阿拉拉,用膝蓋想也知道,太宰和國木田一定度假去了嘛,正因爲如此———」


    一個頭頂格子帽帶著促狭的笑意的少年瞇著眼如此說道,腳輕輕的往前踏出一大步,旋身將飄起的帽子用指尖旋轉起來,輕快的步伐讓人不禁為之側目,少年轉而側身看著後面的同伴說,


    「我們才會在這堣ㄛO嗎?」

    「對啊對啊,哥哥你就不要再煩惱了啦∼」


    一頭黑色長髮穿著學生服的少女撒嬌般的說,似乎還不滿意,兩手環抱住身前的少年緊緊貼著對方身體,無比親暱的姿勢讓少年軟下了神情,

    谷崎搔了搔自己雜亂的淺淡橙髮,兩手回抱住對方,無奈極了。

    看著似乎很興奮擺了一個姿勢帥氣勘比滿分的同伴,谷崎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再看了看黏在自己身上甩都甩不下硬要跟過來的自家妹妹,心中感覺更沈重了。


    「亂步.......大家都知道你很帥啦,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在大庭廣眾下這麼呃,顯眼?」


    看著幾乎圍住自己一夥人的壯觀人牆,谷崎近乎無奈的開口建議。


    「谷崎你自己明明也很顯眼,嗯嗯,令人無法直視的禁斷之戀啊∼」


    亂步絲毫不落入下風,ㄧ出口就咄咄逼人,宛若狐狸般狡黠的笑容從臉上浮起,只見他往前跨了幾大步,將格子帽重新戴回了自己頭上,用腳跟支撐著往後仰,像是絲毫看不到自己身後的人群,動作無比流暢的轉了個彎,


    「谷崎?」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能力名———細雪。」


    宛若新生白雪般的微小雪花從空中緩慢飄下,完全不該在此地出現的雪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雪花在空中閃著淺淺的銀光,宛若星星墜落般的在人群中不斷落下。

    有人好奇的伸出手,卻驚愕的發現,自己的手完全碰不到雪花。

    等到空中不再落下細雪時,一切恢復原狀時,圍觀的人群這才發現,原本受到注目的亂步等人早就不見蹤影。




































***

補昨天一章+今天字數較多一章XD

為什麼較多呢?因為懶作者要過年去啦0v0

然後住在爺爺家,爺爺家沒電腦不能發存稿,所以都不會發文XDXDXDXD(藉口劃線

唉,忽然好想感嘆,

啊...寒假好短。

人生慘淡。

坑都沒開。

快沒存稿。

沒人搭訕。

寂寞度日。

頹廢作者。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