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紙包不住火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雖然知道加百列的情緒不太對,但是顯然沒有料到她已經被逼到底線了,面對她脫口而出的崩潰,路西法愣了一下。

  就是這麼短暫的時間,她已經伸手沾了一下眼眶下,確認自己沒哭後,微微一笑:「對不起,沒事的,去找利坦的事情我會安排好。」

  接著加百列轉身,要回到拉斐爾旁邊。

  路西法閉上眼,短短一秒鐘,然後睜眼拉住了她的手。

  沒有什麼好猶豫的。

  「怎--」

  加百列回身,還沒有說完疑惑,路西法另一隻手已經輕輕托起她的臉,吻上了她的雙唇,截去後面的話。

  比起加百列呆住反應不過來,後頭的天使在短暫的寂靜後立刻炸了開,雖然沒有聽到兩人談話的內容,但是只看兩人的互動,這事從頭到尾都是路西法主動挑起的。

  而在弄清楚那兩人發生了什麼事之前,拉斐爾已經先抬手阻止了所有想衝上前去的天使:「住手!」

  雖然身為醫者的他在天使中是以溫和出名,偶爾的嚴厲也是在帶傷的病患不聽從他的指示靜養的狀況下,但好歹還是一起帶領了其餘天使數千年的大天使之一,不大的喝斥聲還是讓所有天使停下了動作。

  「對不起。」路西法沒有理會旁邊的騷動,只是輕輕離開了加百列的唇瓣,儘管兩人的距離還是近得讓其餘天使坐立不安:「妳做得夠多了,如果--妳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無論如何,我在。」

  加百列帶著說不清的情緒,神色黯淡的看著他:「但是路--」

  「沒有但是,還有什麼比妳更重要嗎?」路西法笑了,一邊笑著,一邊伸出雙手環住她,將她抱進自己懷中:「我不要再看到妳露出那種神情了。」

  明明千年來的相處就已經很清楚明白了,她和他都是會因為顧慮到彼此,而去選擇那些『不得不』的選項。

  不管是他墮天的事也好、或是她接下行刑天使的職責也好,有太多太多次,他們在擔心彼此而勉強自己的時候,也讓彼此替自己擔心了。

  那個時候礙於身分、礙於職責、礙於很多的因素,而其中最大的原因,正是因為他和她都不能確定自己對對方而言,是否足夠重要--足夠重要到可以為了彼此背離一切。

  但是現在路西法很清楚,加百列會選擇他,不論其餘的選項是如何,這是她一直堅信著--一種習慣成自然的感情。

  所以他不需要猶豫,要面對任何問題,那都是後話,現在加百列需要他,他就在這,管他什麼身分地位,他不想看到她再因為顧慮自己而露出無力微笑的那個神情。

  薩迦利亞曾經開玩笑說加百列對他而言還是小天使,那個時候,路西法也吐槽了他,但現在想想,對他而言又何嘗不是如此?說他自負也無所謂,他就是甘願背負她所背負的那些,他想守護她,那是千年未變的心情。

  加百列輕輕顫抖著伸出手,回擁了路西法,然後靠在他胸前,閉上眼。

  因為是他,所以她才可以、她才敢不管不顧的任性。

  如果說之前路西法的舉動讓其餘天使陷入的,是一種帶著憤怒的震驚,這回加百列的反應帶來的就是全然的錯愕。

  那是違抗了他們的天父、背叛了天界、自甘墮落到地獄的墮天使;那是一手挑起了聖戰、殺害了天使、血染純淨天界的罪魁禍首。

  為什麼他們的總領天使長,不只是沒有掙脫那份親暱的舉動,甚至給予了同等的回應?

  就算天界和地獄和議上是休戰了,但那一點都不代表他們天使能接受這樣的事情。

  眼見有些天使已經開始躁動、不顧自己的阻止,拉斐爾無奈地開了口:「加百列、撒旦。」

  聽到了呼喚的兩人鬆開擁抱著彼此的手。

  路西法環視一眼周圍的天使:「需要幫忙嗎?」

  「沒事的。」加百列這次的微笑,在他看起來熟悉多、也放心多了:「雖然我們兩個都不喜歡,但我可是還負著行刑天使那樣的身分呢。」

  「那麼,剩下的就等妳想說再告訴我吧。」路西法伸手揉揉她的腦袋。

  加百列一踮身子,輕柔的在他唇上落下一個吻。

  路西法向著拉斐爾點點頭,收到回應後,隨即離開了。

  沒有多逗留在原地,加百列也回到了拉斐爾旁邊,看著他身後的天使們各個欲言又止的樣子,她閉了閉眼,語氣依舊溫和卻堅定地開口:「有誰有疑問的,現在就提出來吧。」

  「加百列大人。」

  其中一名天使站了出來。

  其實就算不看,拉斐爾和加百列光聽稱呼也知道是誰,在她已經身為總領天使長的狀態下,依舊用『加百列』這個名稱尊稱她的,肯定不是什麼陌生的下級天使。

  開口的是亞列爾,雖然並非七大天使之一,但是當初在選拔七大天使時,也是其中一名被選上參賽的大天使,戰力上並不特別出色,可是專注力和判斷力卻是數一數二,因此跟路西法照過面的次數也比其他一般的大天使來的多。

  也許是因為這樣,路西法墮天時,他顯得不能接受,卻始終沒有用『總領天使長』稱呼過路西法之後繼位的加百列。

  他不能理解、他恨著、卻無法停止尊敬那名曾經的總領天使長。

  「亞列爾。」加百列禮貌的微笑回應,也是示意他可以繼續說下去。

  亞列爾一頭亞麻色的短髮,認真的臉龐看起來倒是和拉貴爾有幾分相似,但比起偏向女性化的拉貴爾,還添了分英氣:「請您解釋剛才是怎麼一回事。」

  「讓七十二柱取回力量,對天界或地獄都沒有好處,加上彼此原先就已經休戰了,我想現在暫時站在同一陣線--以不犧牲天界任何條件之下,並不是什麼不可接受的提案。」加百列避重就輕:「所以說,協商?」

  但就連一旁的新生天使都知道加百列這有些答非所問--雖然亞列爾沒有很明白的說明問題,可也不難猜他想問的確實不是這個:「請您不要迴避,我想問的是,您和前總領天使長。」

  「誠如你們所見,我們是戀人。」加百列出乎拉斐爾預料之外,大方的回答了:「也許這麼說你們不會相信,但我們是在不干涉彼此身分與職責的條件下,以最簡單、最單純的兩個個體相愛,並且維持這段感情的。」

  「和那位背叛了天父大人、天界、與所有天使的存在?」亞列爾在一瞬間收緊了垂在身側的拳頭,然後鬆開。

  加百列微微一笑,沒有正面回答:「對你而言,他是這樣的定位嗎?」

  加百列在堵亞列爾的話。

  拉斐爾在同一時間明白了加百列的想法。

  這個問題,打從心底仍不肯將『總領天使是路西法』這個念頭放下的亞列爾是不可能回答的,說了是,等於踐踏了他自己的堅持,說不是,就造就了他質疑天神的場面。

  「還有其他問題嗎?」加百列也不打算等亞列爾的沉默。

  其餘天使面面相覷,顯然是沒有接受那些說法,但有了亞列爾直來直去的問法,他們也想不出來能多說什麼。

  「我知道你們都不會相信。」加百列依舊帶著溫柔而從容的笑容:「那麼,我想要和在場的各位立一個小小的約定,並無強制性,若哪天真的覺得這約定不妥當,隨時能毀約。」

  所有人等著她說下去。

  加百列看了一眼拉斐爾,然後才繼續開口:「首先,到目前為止,我並不認為我有犧牲過天界任何利益去討好地獄,天父准許了一切的行動我想是最好的證明,而今後的日子,各位皆可承擔起這監督的責任,一旦發現我有所失職,只要是在場的各位提出,我願意放棄總領天使長的位置,接受審判負起責任。」

  拉斐爾蹙眉。

  --這等同於任何一名在場的天使,都可以彈劾加百列,雖然--

  「第二,倘若我真的出了什麼紕漏、或者與地獄有任何勾結,都是我一人所為,不得牽連其餘任何一位天使,在我們羽翼染上黑暗之前,這純白都是天父相信我們的證據,而如果天父看走眼了--只會有一次、只會有一名天使,那就是我,一旦我做錯了,各位去懷疑其他天使,便是懷疑天父的判斷。」

  這個地步,這名同伴卻還是想到了他們。

  「第三--這不是約定,而是我單方面的請託。」加百列對著那擔心的眼神投以微笑:「天界目前並不穩定,各方面而言都是,所以請各位暫時相信我所說的,這件事是無關身分的我的私事,我希望知道的就只有此刻在場的各位,不要節外生枝、也避免天使間彼此的猜忌和對立。」

  基本上加百列說到後頭,所有天使的神色都已經平靜了許多--除了少數新生天使還在迷茫之中,已經稍有經驗、也學習了天界體系的天使們都知道加百列這番話是認真的,而且,她非常的肯定。

  「加百列大人,能冒昧要求您,以總領天使長的姿態現身嗎?」亞列爾突然開口。

  加百列眨了眨眼,三對純白的羽翼在身後舒展開,她的周圍也繚繞著屬於神的金色光芒。

  包含亞列爾在內,幾名小隊長已經明白了加百列更深一層的有恃無恐。

  純白的羽翼,代表了沒有墮落,雖然不能肯定是否有謊言,但加百列的聖靈確實是純淨的。

  而金色的光芒,更是彰顯了天神依舊對她的信任,和那單獨賜予總領天使長這身分的力量。

  根本不用到加百列所說的,去質疑其他天使才是質疑天神,眼前這名天使就是最不容猜測的存在,她即代表了天神。

  亞列爾向她深深鞠了一躬:「請原諒下屬的無禮。」

  「你並沒有錯,亞列爾,那樣的場景我想任誰看到了都會有所不安與懷疑,而我也不打算編織一個謊言帶過,因為這件事,我無愧。」加百列輕柔的說著。

  所有的小隊長跟著亞列爾鞠躬:「謹遵總領大人命令。」

  雖然說是約定,但一旦明白了加百列的堅持與決心,他們誰也不打算繼續質疑。

  畢竟曾經守護了天界的,是眼前這名天使長;在天使的增加停滯時帶進了一批新生天使的,是她;與地獄談判並換得了兩方如今和平的,也是她。

  亞列爾知道,在路西法墮落之前,這兩名天使之間就有些不大不小的傳言。

  只是當時隨著時間流逝,原先作風總是橫衝直撞的小天使,成為了其餘天使口中溫柔婉約的她,兩人像是越走越遠般,沒有了加百列製造出來的衝突,路西法就像對待所有下屬一般的對待她。

  現在看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那麼。

  亞列爾看著那令人炫目的純白身影與拉斐爾交談著。

  這名天使長,是在什麼樣的心情下,看著路西法墮天、斬下他的羽翼、接下了現在這個位置的?


  第一次入夜後不是睡在加百列旁邊--甚至這房裡只有她一個天使。

  亞特蘭蒂起先有點後悔自己說想一個人一個房間,但轉念想想,如果跟她一起的是不認識的天使,她大概會更排斥。

  而就算是薩迦利亞或阿修利爾,亞特蘭蒂也不敢保證自己會習慣。

  她坐在床上抱著被子,看著格局和加百列房裡相差無幾的房間,只是少了些書、少了些擺飾、少了那縈繞在房中的溫暖和百合香。

  天界的夜晚雖然有些涼,但房內感受不太大,即使如此,亞特蘭蒂還是抱緊了被子。

  她想起了早先加百列和自己說的那些話。

  她並不是不相信她說的在乎她、和去找她的理由,但是加百列也很清楚的說了,她不相信她,只是為什麼,亞特蘭蒂並沒有聽完。

  不想聽完。

  創造閣很安靜,阿修利爾和她說過,創造天使多半不喜歡成群結隊,也不好喧嘩,就算走路或開關門聲也細微的幾乎察覺不到。

  這種安靜讓亞特蘭蒂無所適從。

  她害怕就算自己只是小聲的啜泣,也會變成驚擾了其餘天使的聲音。

  她懷念起一重天那總是從一樓傳來,熱熱鬧鬧的吵雜聲。

  加百列多半是不會去管守護天使的,雖然他們之中有人和亞特蘭蒂相同,也是新生天使,但那些資深了的守護天使會自主的安排所有的工作,入夜後,在固定的時段之中,他們也會心照不宣的解散、各自回房,讓夜晚屬於夜晚。

  與現在不同,明明剛剛入夜,卻像是夜深了般的死寂。

  亞特蘭蒂蜷在床上許久,才下定決心,猛然跳下床,躡手躡腳地走出房間來到隔壁,輕輕敲了敲門。

  然而接著打開的,卻是更隔壁的門:「亞特蘭,薩迦現在不在喔。」

  薩迦利亞帶她回來創造閣之後,她也向阿修利爾道過歉,所幸這名原先看起來沒什麼溫度的天使,只是微微笑,說了聲沒關係。

  雖然相處到現在,亞特蘭蒂依舊不認為這名天使有多少溫度,他的耐心與溫文,都只是出於禮貌。

  「我、我想要回去找加百列……」她轉向阿修利爾。

  阿修利爾露出了略微困擾的笑容:「她……現在不在一重天,可能不方便過去呢。」

  不在一重天?

  亞特蘭蒂的腦海中浮現出今天下午見過的那女生的臉。

  她咬著下唇。

  「亞特蘭。」阿修利爾走到她面前蹲下:「分開的這時間、空間,不只是給加百列而已,也是給妳的,好好休息,不要亂想,可以的時候薩迦會帶妳回去的。」

  亞特蘭蒂點點頭,默默的在阿修利爾目送之下回到了房間。

  這點上就比以前的加百列好哄多了。

  阿修利爾苦笑。

  看亞特蘭蒂的樣子,肯定認為加百列又去找了莉莉絲,雖然阿修利爾知道她是去了亞拉伯特,但亞特蘭蒂沒有確認、也沒有追問。

  「怎麼?」冷淡的詢問聲傳來。

  阿修利爾回頭,看見了預料中的身影:「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是聽到她的聲音。」沙利葉簡單的解釋自己出現的原因,然後重複了問題:「怎麼?」

  考慮這件事情瞞著沙利葉橫豎是沒意義的,阿修利爾也就乾脆的回答了:「稍微,算是跟加有點爭執吧,加讓薩迦帶她過來的。」

  然後再次不出他預料之外的,沙利葉皺起了眉頭。

  「讓她--」

  「我明天再去找安。」

  沙利葉打斷了阿修利爾的話,隨即轉身回房。

  後者在原地怔了怔,然後笑了。

  以前的話肯定是直接去找加百列的吧。

  只是。

  加百列下人間見到路西法的事情,薩迦利亞當下就告訴阿修利爾了。

  在這樣的變化之中,他們想守護的、想自己藏著的心思,又能夠繼續隱瞞多久?加百列也好、路西法也好、薩迦利亞也好,甚至他自己也好。

  總有太多的破綻等著他人去揭穿。




  †最近冒天的登入不太靈光,今天也是從書頁點進來更新的,如果下周還是那麼抽,冒天這邊大概會暫停更新,想繼續看後續的請走這
  →http://asrtv799.pixnet.net/blog
  造成麻煩的話不好意思,倘若這真的停更,等冒天正常之後會補上落下的,請放心,謝謝。<(_ _)>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