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YATO學園 第三十一章 ◆ 克制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隔天早上櫻整個腦袋都還暈乎乎的,東西帶著就出門去。連便當都還是弟弟硬塞給她才想起來忘記帶的,走在街上的時候總覺得好像四周都有視線看著她,她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反正八成又是那種同情的目光吧˙˙˙˙˙˙怎麼樣都好。

      以前明明都不會很在意他人目光和其他東西的,感情這種東西就像毒品一樣,一上癮就離不開,她到底是甚麼時候變得這麼脆弱的,這種事情也早已想不起來了。是和美風藍交往的時候嗎?是被告白的時候嗎?還是更早之前、從剛認識他們的時候就是了?媽媽離開的時候她命令自己絕對不可以對其他人動心,但是在見到他們時還是不自覺得還是變脆弱了,果然想避的還是避不掉嗎?所以她究竟該怎麼辦才好?

      拉緊了脖子上的圍巾,大半的臉埋在裡頭,櫻快步穿過校門口,放棄了前往教室的選項,直接往頂樓走去。

      她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涉谷友千香和春歌的安慰.

      她真的不是不喜歡自己的朋友。

      但是那種沒有受過苦、沒有感受過其他人那種視線,更沒有體會過失去重要人的感受的人,是最無法理解她到底為甚麼會變成這樣的。所以--

      「哎呀、小櫻?」

      「˙˙˙˙˙˙愛音?」

      「怎麼啦?一大早就往樓頂跑可不好啊--你今天怎麼連遮都不遮就出門了啊!」才剛揮別和自己聊天的女同學,愛音才剛走過來就立刻伸手按住她的臉,直接駕著就把人往樓上扯,完全不顧櫻此時身上穿的事和他不同年級的制服,速度快到讓人懷疑他平常體育課跑不說沒力氣都是騙人的。

      櫻被人拖著跑都已經習慣成自然了˙˙˙˙˙˙為甚麼最近大家都很喜歡拖著人跑呢?雖然這樣還挺輕鬆的,不用浪費力氣走路。不過剛才愛音說沒遮˙˙˙˙˙˙制服好好的穿著,圍巾也圍著,書包也有帶˙˙˙˙˙˙是甚麼東西沒遮啊˙˙˙˙˙˙?啊˙˙˙˙˙˙嗯˙˙˙˙˙˙啊!忘記帶眼鏡和綁頭髮了!糟糕!

      「好了,到這邊應該就沒問題了˙˙˙˙˙˙小櫻,你這是怎麼啦?平常的你才不會犯這種錯誤,是發生了甚麼事嗎?吶?雖然你和藍一直都覺得我不可靠,不過我好歹也是能聽你說心事的呦?至少這方面我絕對是比那個面攤天才還要好太多啦--」

      櫻東張西望了一下,伸手按住凌亂飛舞的頭髮,苦笑了一下,「愛音也只有在這方面最可靠了呢,相信你喔。」

      「真的怪怪的。」如月愛音收起笑容,看著櫻皺起眉。

      「怪怪的?」

      「小櫻你每次心情不好的時候都會一直玩頭髮。現在不就玩的很開心嗎?好啦,老實告訴我到底怎麼了,每次你都悶著不說,我一直逼問你也怪痛苦的,老老實實講出來省麻煩,快講快講。」

      「嗯˙˙˙˙˙˙˙這個嘛˙˙˙˙˙˙˙其實大概只是我在胡思亂想而已˙˙˙˙˙˙˙」

      「又是關於我那個天才雙胞胎弟弟對吧?你說吧,不管是怎樣我都接受。」

      你當哥哥的這麼隨便真的可以嗎˙˙˙˙˙˙櫻嘆了口氣,一五一十的說了。

      聽完之後愛音面無表情。

      「小櫻你最近胡思亂想的功力有增強喔。」

      「你不要說了,我剛剛也這麼覺得。」

      講完之後羞恥感才湧上來,櫻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真的是活脫脫的,被愛情沖昏腦袋的白癡。除此之外找不到更適合的形容詞了,想著也悲傷聽著也難過,這到底是多麼悲催˙˙˙˙˙˙

      「嗯嗯,好吧˙˙˙˙˙˙畢竟小櫻會出現這種症狀我也不好說什麼啦,反正就當作機會難得--你打算怎麼辦呢?要問藍嗎?要正面對上嗎?還是其他打算怎樣?畢竟都快要體育季了嘛,要快點快點啦!」如月愛音興致勃勃地提意見,完全就是來亂的架式一覽無疑,看的櫻忍不住嘆了口氣。

      「這種事情果然還是談談比較好呢˙˙˙˙˙˙˙不過這和體育季有甚麼關係?」

      「嗯?怕美風那個傢伙他看到穿著啦啦隊服的女孩子心動不已之類的--?」

      「咦?他好這口的˙˙˙˙˙˙?原來藍是啦啦隊服派的?」

      此時通往四樓戶外的鐵門忽然傳來了一聲巨響,櫻和愛音不約而同地回過頭去,看見的就是氣喘吁吁站在門前的美風藍憤怒的瞪著愛音的畫面。

      ˙˙˙˙˙˙愛音你幹嘛了?

      「如月愛音,我警告過你了。」

      ˙˙˙˙˙˙愛音你到底做了甚麼!美風藍看起來超生氣的!超級生氣的!好恐怖!除了小時候藍的布偶被愛音拿去玩結果被狗叼走的那次之外,她還沒有看到美風藍這麼生氣過--而且比起小時候,長大的美風藍生氣起來更恐怖啊啊啊啊啊--!

      不同於驚慌失措的櫻,被警告者如月愛音冷淡的挑了挑眉,「這可都是你的問題喔?要不是因為你的態度太模稜兩可了,小櫻也不會不安到跑來找我商量吧?雖然小櫻自己好像已經想通了,不過你這樣怪我我可不能當作沒聽到呦?」

      等、等等!不要吵架!

      聞言,美風藍呆了呆,視線落到了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的櫻身上。

      「櫻,怎麼了?」

      ˙˙˙˙˙˙等等,所以她糾結那麼久智商都降低了結果其實美風藍根本沒在不高興嗎?

      櫻呻吟了一聲,猛地伸手摀住臉。

      耍甚麼白癡啊˙˙˙˙˙˙

      「櫻?」

      「沒事˙˙˙˙˙˙」

      「小櫻是以為你因為她沒告訴你她跑去拍了這一期時尚雜誌封面「精靈系女孩特輯!」所以在跟她生氣--打不到打不到!」

      櫻不甘心的收回手,打向如月愛音用的那包東西順利地飛出去回不來了,等等去撿不知道還撿不撿得回來--如月愛音你給我記住!會找你討論這種事情的我絕對是個白癡!

      美風藍一聲不吭的走上前去,把東西撿了回來。

      「櫻。」

      櫻接過東西,低著頭默不作聲。

      「我沒有生氣。」

      櫻鼓著臉頰不說話。

      「不過櫻鬧脾氣的樣子真的很可愛,所以忍不住就逗了你一下。」

      ˙˙˙˙˙˙敢情她這個在這邊擔心東擔心西的是被耍了嗎?

      「嗚哇,小櫻的視線超級冷淡的--咦?小櫻?」

      只見櫻一臉冷淡的伸手勾住愛音的手臂站起來,冷淡的瞥了美風藍一眼,「我要去調適一下最近不知道為甚麼發作的很厲害的少女心,今天到放學前就先不要說話了,如果有事要找我放學在說不然就找愛音傳話,掰掰。」

      美風藍瞬間凝固。

      「咦、咦咦!小、小櫻,藍他整個被打擊到了啦!嘛嘛,拜託你們兩個不要吵架啦,就當作是我不好直接合好吧--」

      「愛音,」櫻面無表情的按住他的肩膀,「我和你還有一筆帳要算,現在乖乖配合我可以考慮不跟你計較。」

      如月愛音立刻乖順的閉上嘴。

      就這樣,櫻以和雜誌封面上那張臉極度相似的素顏臉龐直接出現在課堂上,安安穩穩的度過了一整天,下課時間一律往外衝到秘密基地躲掉所有追蹤人士,午餐也選擇性的直接到屋頂的水塔旁那根本沒人的危險地帶去吃,非常安穩又有點忙碌的度過了一天。

      春歌和友千香完全不敢來跟她講話,八成是整理好的樣子看起來太不像平常那樣了,所以感到陌生吧?

      挺好的啊˙˙˙˙˙˙免得看到她們兩個過來跟她講話一群人就圍過來了˙˙˙˙˙˙雖然總覺得有點抱歉˙˙˙˙˙˙

      放學時間才剛到,美風藍身旁跟著來栖薰,這樣詭異的組合就這樣直接了盪的出現在他們教室的後門,同學們議論紛紛了一整天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繼續持續他們的對話,櫻除了腦內一片點點之外已經不知道該說甚麼了。

      美風藍就算了,小薰跑過來幹麻啊--

      想不到才剛拿好東西走到教室外,來栖薰一手立刻探向她的額頭,粗略的良過體溫之後又開始由如機關槍一般連珠砲似的開始給她噓寒問暖,櫻呆呆的一一回應之後立刻困惑的看向旁邊的美風藍,對方上上下下給她打量了一圈之後伸手抱了她一下,完全不顧現在是站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快速的抱了一下隨即就放開了,但是櫻還是很不爭氣的脹紅了臉--

      「你們兩個到底在幹麻啊˙˙˙˙˙˙」好不容易在櫻三催四請的拜託下把兩個人趕出了校園範圍,櫻隨意的買了可麗餅邊走邊吃,一路上的三人行引來了不少人注目,大部分似乎都對她整整齊齊的素顏有印象,有些人甚至還試圖突破美風藍和來栖薰的包圍往跑過來不曉得要說甚麼,不過都被不說話眼神很恐怖的小薰給趕跑了。

      --明明哥哥是偶像可以這麼親民活潑的,為甚麼小薰可以和翔差那麼多啊˙˙˙˙˙˙˙這也太神奇了,明明是雙胞胎啊˙˙˙˙˙˙˙

      「小櫻。」來栖薰笑得一臉溫柔和煦,「你是不是又偷偷想我壞話了?嗯?難道是在懷疑我和哥哥到底是不是親兄弟嗎?絕對是呦,這點不用懷疑的。」

      --讀心術!!!!

      「啊、還有我不是會讀心術,是你太好懂了。」

      櫻的表情一片空白,乖乖的躲到美風藍身後去了。

      「喂、不要鬧了--啊、對了,體育季快要到了,總覺得小櫻又要備受期待了耶,像是當初不小心跑不跑太快啊∼機動性太強啊∼甚麼的,要小心一點不要被抓包喔?」

      「˙˙˙˙˙˙嗯。」

      「那妳快去打工吧,掰掰。」

      「˙˙˙˙˙˙嗯。」

      小時後的體育季真是不堪回首的恐怖--當年要不是每次都有來栖薰這個沒人敢惹的角色在幫她,不然根本不曉得會被叫出去執行多少項比賽,光回憶起來就是一場惡夢了,櫻完全不敢想像要是升上高中的話會發生甚麼事--好在小薰還是一起上同一間高中了,而且這次應該沒她的事,每次體育課都體虛真是太好了呢,雖然是熬夜太多造成的後遺症就是了。

      美風藍看著櫻一臉驚魂未定的模樣,伸手牽住她的手。

      然後對著回過頭去困惑的看向他的櫻笑了一下。

      「沒事的喔,別擔心。」

      被自己男朋友的臉給帥到有點暈頭的櫻表示承受不住。

    -------------------------------------------

    對,櫻平常最常發生的是就是被美風藍的臉給帥到

    然後頭暈(意味不明

    大家情人節快樂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