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第八章 間諜的真實身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炎辰陽在剛剛聽見,露奈雅講出聽似對梓吟樂稱呼「小樂」兩字後,立刻非常疑惑的向露奈雅問起話來。

    對於炎辰陽的疑問,露奈雅卻尷尬的乾笑幾聲。

    「哈哈!不小心說溜嘴了!」而且還故作淘氣的說著。

    炎辰陽無力的彎下腰坐在原地,看見躺在地上的露奈雅竟然是這樣嘻笑的回應,心中雖然頓時多出很多問題想要問,不過……。

    「算了!妳能站起來走路吧?帶我先去見副隊長她們,確認她們安全我再來問妳問題。」

    露奈雅似乎藏了很多秘密,其中包含跟梓吟樂有關係的問題,不過炎辰陽認為現在這些都還不是最優先該注意的事項,得先確認梓吟樂她們平安後才能夠信任露奈雅。

    「好吧!我帶你去吧!」

    露奈雅似乎明白了炎辰陽的顧慮,緩緩的仰起上半身,雙腳有些搖擺的在炎辰陽眼前站起來,往某方向轉過身面對過去,一副就是要帶路的姿態。

    注意到露奈雅明確的態度,炎辰陽也緩緩站起來準備跟隨在她的身後,前往梓吟樂她們所在的位置。

    然而卻在這時候,有人出聲制止了炎辰陽。

    「炎辰陽閣下!請你等一下!」

    這聲音是!

    聽見這不算陌生的聲音,炎辰陽感到驚訝的回頭一看,發現有一名長相熟悉的人從後方奔跑過來。

    然後直到這個人奔跑來到眼前,炎辰陽才清楚看出對方的身分,忍不住疑惑的轉身面對他發起問題。

    「飛鷹順!你怎麼會在這裡?」

    看見理一頭簡短黑髮全身身穿黑衣,眼神正直神情認真的飛鷹順出現在這裡,炎辰陽當然理所當然的會感到驚訝。

    飛鷹順基本上應該遵守指令,以支援的身分繼續待在天使弓海灘才對,除非魔防局有發出另外的指令,否則飛鷹順出現在這裡等於違背指令,是會被魔防局給賦予懲戒的行為舉動。

    不過先不說來到這裡的理由,炎辰陽根本就沒有將與露奈雅約定的地點,透漏給任何人知道,所以應該根本不可能有人會知道才對。

    可是不只眼前的飛鷹順,連先前最早出現的楷龍輝也找到這裡,炎辰陽實在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炎辰陽閣下,這種事情等一下再說!你可千萬不能夠相信這個女人!」

    沒想到飛鷹順對於炎辰陽的問題敷衍帶過,反而不知為何來到炎辰陽身後方,像是要擋住露奈雅接近炎辰陽一樣神情緊戒的面對她。

    「不能相信她?這是為什麼?」

    不清楚飛鷹順的理由,炎辰陽只能轉身面對他感到困惑的問起。

    結果飛鷹順的答案,令炎辰陽大感驚訝。

    「那是因為我已經找到藏匿梓吟樂小姐等人的位置,並且將梓吟樂小姐她們給救出來了!所以炎辰陽閣下你可以不用跟這種女人過去了!」

    「啊!真的嗎?」聽到這答案,炎辰陽不由得張口感到驚喜。

    可是對於飛鷹順的答案,露奈雅則是面露極度震驚的表情不敢相信。

    「什麼!那裡的位置這麼隱密,怎麼可能會被你發現?」

    不過面對露奈雅的質疑,飛鷹順相當肯定的反駁說:「那當然不是靠我自己一個人找到的,當然有許多人的幫助才能救出她們!」

    「救出她們?什麼叫做救出她們?我可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對小樂她們做出什麼事情!而且你又是誰?憑什麼懷疑誣賴我?」

    露奈雅不曉得為什麼態度變得激動起來,並且說出這些想要澄清自己沒有做過任何壞事的解釋話語,還同時質疑飛鷹順的身分以及立場。

    「我是新葉市魔防局的飛鷹順,我理所當然能懷疑身為魔導世界十王之一的黑魔妳!」飛鷹順說起話來冷靜正直,一點都沒有被露奈雅憤怒的態度給影響到。

    「什麼?好!你就算懷疑我!小樂也絕對不會懷疑我!而且如果你說你救了小樂她們!那小樂她怎麼沒有跟你過來!」

    「你是指梓吟樂小姐嗎?她因為被妳弄得渾身是傷而陷入昏迷,我已經拜託其他人送她去醫院了!」

    「什麼!竟然說這種誣賴我的話?……啊?難道你是!」

    不知是不是飛鷹順說的話,讓露奈雅想到什麼而感到不滿,只見她舉起右手握起拳頭來發出魔力光芒,很明顯想要將右手惡魔化對飛鷹順進行攻擊。

    只是露奈雅的拳頭還沒有開始黑化,見她忽然睜大眼像是身體虛脫似的立刻無力在原地跪下來,同時右手也無力的放下使其散發的魔力光芒消失,開始低下頭大口大口的喘氣起來。

    啊!因為魔力徹底耗盡而陷入虛脫狀態了嗎?看見露奈雅的反應,炎辰陽馬上就明白了她現在的狀況。

    「……看來,既使是魔導世界的十王,也不敵炎辰陽閣下而落得這種難看的狀態嗎?」也看出露奈雅狀態的飛鷹順,語氣冰冷無情的說。

    「你……!」露奈雅咬牙切齒的抬起頭來,露出充滿憤怒的眼神看起來很想說些什麼,可是似乎因為陷入虛脫狀態的關係,正在極度虛弱的急促呼吸著。

    然後飛鷹順不再理會露奈雅,回頭往炎辰陽這邊看過來,收斂起面對露奈雅的那一張冷漠的神情,語氣關心的說:「炎辰陽閣下,你還能走動吧!」

    「……勉強還可以。」

    「那麼就由我將黑魔給帶回去!請你跟在我後面走!」

    眼見飛鷹順依舊往常對自己態度積極熱情的說話,炎辰陽在當下幾乎要回應許可他的提議。

    可是炎辰陽總覺得非常不對勁。

    眼前的露奈雅是魔導世界的十王黑魔,理論上她所說的話都應該要抱持懷疑的態度才是正確的。

    而飛鷹順是魔防局的成員之一,這一點炎辰陽從認識他開始相處到現在,已經是非常清楚的一件事情。

    所以剛剛飛鷹順與露奈雅的爭論,理所當然應該要相信飛鷹順所說的話,再說他剛剛所表達的內容也很合乎邏輯,比起露奈雅有些感情用事的反駁更具有說服力。

    可是炎辰陽直覺感到露奈雅沒有說謊。

    因為露奈雅剛剛的言語中,已經透露出她認識梓吟樂的事實,而且她的語氣與說話態度也與先前大不相同,令炎辰陽忍不住在情感上相信她所說的話。

    「……那麼就拜託你了。」

    不過在理智上,比起去相信魔導世界的露奈雅,炎辰陽相信身為魔防局一員的飛鷹順比較妥當。

    因為炎辰陽現在認為,如果露奈雅真的和梓吟樂有關係,在事後去向梓吟樂確認這件事就行了。

    「好,那麼避免她掙扎,我先將她給擊暈再說!」

    飛鷹順回頭看回前方跪地而且虛弱的露奈雅,使舉起握緊五指的右手拳頭閃耀出金色的魔力光芒,看起來是明顯打算使用魔力衝擊這招式,將露奈雅身上的魔力徹底清除乾淨的同時擊暈她。

    原來飛鷹順的魔力是這種顏色啊!

    看見飛鷹順右手拳頭閃耀出的光芒,炎辰陽不由得感覺有些稀奇。

    金色……嗯?

    可是在這一眨眼的時間過後,炎辰陽立刻驚覺的聯想到某個人。

    那是能夠使用瞬間移動的某個人。

    不……不可能吧?

    炎辰陽雖然知道這直覺沒有根據,可是卻壓抑不住心中的那股不安感,想要開口制止飛鷹順他接下來要做出的行動。

    「飛鷹順,等等!你……!」

    只是炎辰陽才剛開口,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完整,意外卻在下一刻震撼的發生了。

    轟隆!

    忽然有一道,像是從上空光芒刺眼的太陽當中發出來似的閃電,劃過飄過些許雲朵的藍色天空,準確毫不偏移的擊中在露奈雅與飛鷹順之間的地面上。

    然後閃電擊落的地點,在飛鷹順與露奈雅之間,引起大量掀起的塵灰頓時阻礙了視線的穿透。

    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打雷下來?

    還無法理解原因,感到困惑的炎辰陽,隨後看見竟然有個人影,從煙塵當中慢慢站起來,炎辰陽才驚覺到某種可能。

    怎麼會!難道是那個十王雷槍回到這裡了嗎?楷龍輝他被打倒了嗎?

    在炎辰陽的印象當中,只有被稱為雷槍的男人,才能夠讓身形融入在閃電當中現身。

    所以會跟著從天而降的閃電一起現身,像是要保護露奈雅一樣擋在面前,除了剛剛跟楷龍輝去別地方戰鬥的雷槍以外,應該沒有人能夠這麼轟轟烈烈的出現在這裡了吧?

    可是等到這一團阻礙視線的灰塵,被隨後吹來的一陣微風給吹散後,看見這個人樣貌的當下,炎辰陽就發現他徹底錯了。

    「不……不會吧!」

    這個人外貌是個漂亮的女人,身穿如同紫羅蘭一樣艷麗華美的洋裝,一頭長髮在腦後綁束成一條馬尾。

    光是這幾點再熟悉不過的特徵,徹底完整的出現在對方身上,炎辰陽就可以已經非常肯定來者的身分。

    眼前這個人當然就是梓吟樂!

    只是現在眼前的梓吟樂,卻令炎辰陽不由得覺得非常陌生。

    「不准……對小露動手!」

    炎辰陽印象中的梓吟樂,總是讓臉上帶有開朗的笑容,是那一種陽光般刺眼的燦爛笑容。

    可是如今眼前的梓吟樂,臉上是完完全全的沒有笑容,有的只是名為憤怒的情緒呈現在她的臉上。

    「副……副隊長?」

    看見這樣子的梓吟樂出現在眼前,炎辰陽感覺非常不適應的同時,也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產生一種莫名的恐懼。

    「……啊?」

    注意到炎辰陽開口說話後,梓吟樂現在投射過來的眼神非常可怕,感覺就像是被滿身傷疤的黑道老大給狠狠瞪著一樣。

    看見梓吟樂現在這個樣子,本來想到問題的炎辰陽現在也都說不出口了。

    不過注意到炎辰陽的存在後,梓吟樂終於對他開口說出話來了。

    「……小陽陽,我真是對你太失望了!竟然跟這種人想要聯手對付小露?」

    梓吟樂不知道誤會了什麼,她現在說這句話的口氣,感覺根本就是在跟仇人說話一樣。

    「呃……等等,副隊長!妳是誤會了什麼?」

    炎辰陽心中雖然有一堆問題想問,可是看見現在的梓吟樂,只能尷尬勉強的擠出這一句話。

    「……。」

    梓吟樂卻表情冰冷的沒有回答。

    「副隊長,我……。」

    炎辰陽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向梓吟樂問問題來搞清楚狀況。

    結果卻見梓吟樂的伸出右手掌來,隨後見到電光從她手掌心當中閃耀出來。

    「電流捕捉網!」

    從梓吟樂的手掌心當中,張開一面以電流為線絲構成的電流網,迅速擴張開來想要將炎辰陽以及身前的飛鷹順,一起籠罩在這面電流網裡頭困住。

    面對梓吟樂突然放出的招式,飛鷹順反應很快動作敏捷的往一旁跳開,成功躲過電流捕捉網的籠罩範圍內。

    可是炎辰陽因為經歷過與露奈雅的戰鬥,早就沒有可以用來躲避的力氣,直接就被梓吟樂放出的電流捕捉網給抓住,同時罩住在身上的電流網整個縮起來,將炎辰陽全身捆的緊緊,迫使得炎辰陽當場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哇喔!麻麻麻麻麻!好麻啊!」

    然後炎辰陽就以全身被電網包住的狀態,被迫感受些許電流滲進身體裡的刺痛麻痺感。

    「小陽陽,這是給你的懲罰,給我好好待在裡面反省吧!」

    對炎辰陽說完這一句話的梓吟樂,很快的就將她有些冰冷帶一點憤怒的眼神,看往成功躲開的飛鷹順身上。

    「沒想到你這個男人躲得很快嘛!」梓吟樂口氣略顯意外的對飛鷹順說。

    「梓吟樂閣下,妳這是在做什麼?為什麼要對我們這些同為魔防局的同伴出手!」飛鷹順語氣嚴厲斥責的對梓吟樂說。

    「哎呀!話說的真好聽啊!你這裝出一臉正經的虛偽男!誰叫你想要傷害小露!」

    「梓吟樂閣下,你這句話的意思難道是想要包庇敵人嗎?」

    「包庇敵人?誰是敵人還不知道呢!」

    梓吟樂這一句話說完,全身瞬間閃耀出電光。

    隨後梓吟樂背後左右同時展開,帶有電流紋路蝙蝠般的翅膀從原地上懸空飄起,雙手五指上的指甲迅速伸長變得銳利,嘴唇下白淨的一排牙齒左右長出一對細長尖牙。

    最後梓吟樂雙眼閃耀出紅光,在胸前將雙手掌合併起來後又忽然張開,電光一閃變出一把銀白色杖身,頂端鑲嵌藍寶石的審判魔杖把握在雙手中,久違的化身成像是吸血鬼女王般的樣貌

    看見梓吟樂竟然化身成這副模樣,只能虛弱無力外加全身刺麻坐在地上的炎辰陽,很快震驚的理解到梓吟樂這是在打算使出全力。

    「喝!」

    然後梓吟樂就以懸空在地面上飛行的方式,以閃耀電光的迅速身影接近在飛鷹順身前,將審判魔杖細長的杖身揮往飛鷹順身上進行攻擊。

    面對梓吟樂凌厲快速的銀杖攻擊,飛鷹順的神情明顯感到艱難的緊繃起來,動作看起來有些慌亂的後退躲避起來。

    炎辰陽忍不住替飛鷹順感到擔憂的同時,也對梓吟樂毫不留情使出全力的想法感到不明白。

    副隊長,這是為什麼?

    先不管梓吟樂和露奈雅有如何深厚的關係,值得促使梓吟樂這樣認真的替她戰鬥?飛鷹順只是魔防局菁英階級的成員,為什麼梓吟樂一上來就全力施展?

    炎辰陽雖然不明白梓吟樂的理由,只是現在看看梓吟樂戰鬥的模樣,才突然發覺梓吟樂現在的狀況非常的好。

    奇怪,飛鷹順剛剛不是說,副隊長被露奈雅打的全身都是傷嗎?

    如果梓吟樂是身受到足以陷入昏迷的傷害,那她現在應該不可能有這樣俐落的身手,也不可能在這裡打得飛鷹順連還手都做不到。

    等等!這樣說來,難道是飛鷹順他在說謊嗎?

    思考到這裡,炎辰陽才頓時理解到這件事的同時,梓吟樂也在這時候對飛鷹順施展出她的必殺絕招!

    「審判雷光!」

    梓吟樂注意到飛鷹順迅速退開,逃出審判魔杖揮舞的攻擊範圍的同時,毫不猶豫的將鑲嵌有藍寶石的頂端筆直伸出,使其前端憑空快速凝聚生成起一顆電球。

    然後電球從中爆發的閃耀出電光,一道粗厚的雷電光束發出照亮周圍所有陰暗的強勁光芒,發出撞破空氣般的激烈響聲射向飛鷹順。

    在如此近的距離下,飛鷹順根本不可能躲得過,身體立刻被雷電光束給吞噬進去。

    隨後雷電光束在草原上劃出焦黑的軌跡,落在草原外圍的森林邊緣引起光芒一閃的爆炸,使地上掀起濃烈的塵煙緩緩飄起。

    看見梓吟樂施展絕招完畢後,炎辰陽忍不住驚恐的在內心大喊。

    太過頭了吧!

    沒想到梓吟樂竟然一招,就把飛鷹順給人間蒸發?就算對他再怎麼有仇,把人給直接幹掉真的實在是太超過了!

    當炎辰陽還在擔心的思考,飛鷹順是否在這一招雷電光束的攻擊之下,徹底飛升到天堂這種地方的時侯,飛鷹順的聲音剛好從梓吟樂背後傳出。

    「真是好危險啊!」

    而且還是從金色的光芒當中。

    飛鷹順從忽然憑空閃耀出來的金色光芒當中穿梭出來,手持一把漆黑的匕首對準梓吟樂背後伸出手臂刺出。

    什麼!

    看見飛鷹順這一瞬間的動作,炎辰陽心中當下雖然立即浮現起,想要大叫提醒梓吟樂躲開的念頭,可是這一瞬間的時間太短,根本連張開嘴巴都來不及。

    當炎辰陽因為見到這一幕,心都著急緊繃到不能夠緊繃的時候,沒想到飛鷹順這從背後攻擊的舉動,梓吟樂好像早就預料到他會出這一招。

    「抓到你了!」

    梓吟樂讓她的背後在這一瞬間,激烈的爆散出無數條密集的電流,形成一種擴散開來的廣範圍攻擊,完全將飛鷹順可能跳開躲避的範圍都給壟罩住。

    「嗚!」

    反應不及的飛鷹順,身體被這擴散出來的數條電流給擊中,迫使停止手臂伸出原本想要刺出的匕首攻擊。

    明顯為了避免持續承受電流的攻勢,飛鷹順的身形再度融入身上閃耀出來的金光,然後在梓吟樂左方附近不遠的位置上,再度從光芒之中穿梭現身出來。

    「逃得挺快的嘛!」梓吟樂看往逃開的飛鷹順,語氣聽似佩服的對他說出口。

    「真不愧是被稱為閃電魔女的人,真是一點破綻也沒有!」飛鷹順面露笑容語氣佩服的說著。

    看見這兩人短暫的交手結束後,炎辰陽心中感到震驚的立刻向飛鷹順開口問出問題。

    「飛鷹順!你怎麼會使用瞬間移動!」

    炎辰陽剛剛看得很清楚,飛鷹順確實施展從光芒之中穿梭移動出來的招式。

    注意到炎辰陽語氣激動發出的問題,將視線看過來的飛鷹順明顯露出,事到如今已經沒有辦法隱瞞下去的苦笑表情。

    「就如同你看見的一樣啊!炎辰陽閣下!」

    隨後飛鷹順往炎辰陽這裡面對過來,聳肩的態度明顯表示他完全不想做任何解釋,就只是簡單回答出這一句話。

    眼見飛鷹順如此清楚開口的表明,已經聽明白的炎辰陽也不繼續在心中多加猜測。

    「所以……你是瞬忍!」

    炎辰陽完全沒有料想到,魔導世界十王之一同時還是潛入在魔防局裡的間諜,瞬忍竟然是眼前的飛鷹順。

    當下炎辰陽只感覺到自己腦中頓時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要做出什麼樣的反應來面對飛鷹順是瞬忍的事實。

    「沒錯,炎辰陽閣下!雖然我本來還不打算這麼早透漏我的身分,不過既然被閃電魔女使用武力給揭穿,那麼我現在也只能承認這一件事情。」飛鷹順這句話的語氣說得很平靜。

    「……我還真沒想到,潛入魔防局的間諜原來一直都在我身邊啊?」

    不過確認飛鷹順是魔導世界來的間諜後,炎辰陽意外自己心中很快的就沒有任何的不適應,反倒迅速的接受飛鷹順真實的身分。

    「是啊!我確實是一名間諜,不過我希望炎辰陽閣下沒有對此有任何不好的印象,畢竟從當初接觸認識到現在,我可是真心想要和你有良好的關係!」飛鷹順語氣聽似真心的說著。

    「是嗎?老實說我是不排斥你想跟我友好的想法,只是現在你的身分已經曝露,這讓我想要繼續跟你友好下去也很難了!」

    炎辰陽可以發自內心的老實承認,雖然除了他動不動就會主動跑過來聊天的習慣很討人厭,不過基本上炎辰陽不討厭飛鷹順這個人。

    只是,炎辰陽也可以很老實的想,雖然不討厭飛鷹順這個人,只是也沒有和飛鷹順好到那種地步。

    所以炎辰陽現在可以開始心情有些平靜與嚴肅,去面對飛鷹順其實是瞬忍的事實。

    「炎辰陽閣下,你是這麼想的嗎?真是有點遺憾!」

    飛鷹順說完這一句話,停頓一下又接著說:

    「不過現在還來得及挽回我們之間的友誼!」

    飛鷹順突然在炎辰陽的眼前舉起手來。

    炎辰陽才剛感到困惑,思考起飛鷹順舉手的舉動與意義,隨後周圍發生的動靜讓炎辰陽頓時理解出他的舉動。

    周圍森林的陰暗處裡陸續走出許多人來,步伐迅速以飛鷹順這裡為中心集中靠近,同時形成將炎辰陽等人團團包圍起來的圓環陣勢。

    看見這人數不少的陣勢,炎辰陽不由得訝異飛鷹順真有準備的同時,也忍不住想抱怨原來這附近有這麼多看戲的人?

    「這些是你在魔導世界的人手嗎?」炎辰陽疑惑的詢問。

    「是啊!這些人都是直屬我手邊的人員,隨時都可以遵守我下達的指令做出任何行動!」

    「……聽起來還真是一群忠心的好部下們啊?所以,你把他們叫出來,是要我認識你這些好朋友們嗎?」炎辰陽刻意語氣幽默的說。

    「沒錯,我叫這些人出來,是想要歡迎炎辰陽閣下來加入我們這裡!」飛鷹順也很配合的以輕鬆愉快的語氣回答。

    「真熱心啊!要是我拒絕呢?」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炎辰陽閣下!」飛鷹順語氣依舊輕鬆愉快的說。

    「我還真是被你重視了!這讓我承受不起呢!」

    「你可以不用客氣,炎辰陽閣下!你只要願意加入我們,你就直接擁有十王的身分以及權力!」

    「原來我入會還有這麼好的福利啊!只可惜……。」

    炎辰陽停頓了一下才說:「我沒有加入反派的打算!」

    清楚表明自己的意願後,飛鷹順的表情看起來也沒有意外的炎辰陽的決定。

    「是嗎?不過我先保留炎辰陽閣下你入會的權力,畢竟我很捨不得你這樣的好人才!」

    「所以飛鷹順你的意思是?」

    然後炎辰陽一點也不意外的聽見飛鷹順的答案……。

    「我先請人來招待你身邊這兩位小姐,再來正式請你加入我們這邊吧!」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