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第二章 傳聞中的最強男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這突然出現的強壯男人是誰?

    看見眼前忽然從天而降,一腳將鐮爪給踩倒在地上的男人,德古拉伯爵心中忍不住疑問的浮現出這一句話。

    眼前的這名男人,身穿一件黑色背心還有一件白色短褲,全身肌肉的線條過於鮮明與粗壯,這種身形看起來就像是一名健身房的教練一樣。

    只是他的長相與面孔,輪廓鮮明的像是經過雕刻過的岩石一樣,又像是某單位的長官一樣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全身釋放出令人感到強悍的驚人氣勢。

    等等!這男人我好像在哪裡看過?

    只是德古拉伯爵現在仔細看了一下,發現眼前這表情嚴肅的男人面孔,使他忽然想起在魔防局的網站上,好像曾經看過這男人的面孔。

    可是他是誰呢?叫做什麼名子?

    當德古拉伯爵頓時想不起來對方的身分,忍不住陷入焦急的思考當中的時候,他忽然注意到在這男人身後不遠,那兩名叫做阿宅與阿滿的青年,因為這男人的出現都做出明顯驚訝的表情變化。

    「啊……他……他不是……!」

    「這……不……不是大哥的……!」

    阿宅與阿滿在看見這名男人出現後,隨後露出睜大眼睛與張大嘴巴的異常驚訝的表情,吞吐的說話方式就像是在敘述說,現在他們眼前出現的這名男人,是非常偉大而且重量級的人物。

    看見他們有這種反應,令德古拉伯爵忍不住著急的想著,究竟是怎麼樣的人物會讓他們表現出這般的表情時,隨後似乎又有人來到這裡,從阿宅與阿滿的身後發出喊叫聲。

    「喂!阿宅大哥、阿滿大哥!你們沒事吧!」

    結果剛剛逃跑回去要找支援的青年古孝郎,沒想到卻變回人樣一副興高采烈的跑回來,重新回來到阿宅他們的身後。

    「古孝郎,你怎麼回來了?你不是回去找支援嗎?」

    看見古孝郎回來身邊後,首先從震驚當中回神過來的阿宅,回頭看往古孝郎露出一臉你不給我把話說清楚,就絕不會罷休的認真疑惑的神情。

    然後對於阿宅的疑問,古孝郎立刻笑容滿面的回答說。

    「我找到啦!我把師父給叫過來了!」

    對於古孝郎的回答,隨後表情看起來立即搞清楚狀況的阿宅,視線看回在前方單腳踩著鐮爪的男人驚訝說:

    「所以說……你會才不到一分鐘左右回來,就是因為碰見到修羅部的部長,石全道先生嗎?」

    聽見阿宅講出眼前這名男人的真實姓名,德古拉伯爵這才忽然驚覺的想了起來,臉色隨後不由得變得非常難看與蒼白。

    不……不會吧!

    感到震驚的德古拉伯爵不敢置信,現在站在眼前的這名男人,竟然是在新葉市過去被人稱呼為最強男人的石全道。

    德古拉伯爵這才想起來,利用魔防局官網調查人員資料的時候,調查紅衣死神以及閃電魔女等人的同時,也調查到他們所屬的部門與首領。

    而領導這些強者的男人,就是眼前這名叫做石全道的男人。

    怎麼會!他不是退休了嗎?

    德古拉伯爵記得在調查的資料當中,石全道已經從前線退出,成為修羅部的部長只從事文書工作,不再進行打擊罪犯以及消滅魔物的行動。

    所以因為知道是一名退休的魔防局成員,當時德古拉伯爵並不特別留意在心上,因此沒有把他的名子給特別記住。

    可是如今卻看見這麼樣的一個男人,再度踏上戰鬥的前線出現在眼前,這讓德古拉伯爵忍不住質疑,這過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對!難道是因為魔導世界發起的戰鬥,才迫使這叫做石全道的男人重新站上前線嗎?

    這才忽然理解出原因的德古拉伯爵,認為也只有這種可能了。魔導世界發起如此大規模的侵略行動,當然會逼得傳說中新葉市過去最強的男人再度站上舞台。

    怎麼辦?要逃還是跟他戰鬥?

    雖然眼前叫做石全道的男人,過去確實被稱作最強的男人。

    但是那終究也只是過去的事情,說不定這個男人會因為長時間沒有上場戰鬥,因為對戰鬥生疏造成實力大不如前?

    要試試看嗎?

    在德古拉伯爵還在猶豫,要不要嘗試跟眼前的男人進行戰鬥的時候,隨後發現被石全道腳踩在地上的鐮爪並沒有昏過去。

    「誰啊!竟然給我從頭上跳下來偷襲?看我怎麼收拾你!」

    不知道對方來歷的鐮爪,說出這些話趴在地上的他開始撐起雙手,懸空起胸膛明顯打算接下來要撐起身體,準備掙脫站起來反抗這名男人。

    可是鐮爪還沒來得及起身,眼前這叫做石全道的男人,輕易用單腳再度把他給壓回到地面上緊貼。

    「你給我安靜!」

    「什麼?嗚哇!」

    石全道只是簡簡單單,單腳將鐮爪給踩回到地面上,不知為何竟然發出轟然的響聲,同時地面上竟然裂開出蜘蛛網狀的裂痕,還掀起輕薄的灰塵緩緩上升。

    然後鐮爪也因為石全道的這一腳,在他發出一次悽慘的哀嚎聲之後,螳螂人的外貌頓時破碎化成光芒的粉末,使得鐮爪恢復成原本的樣貌,明顯被石全道這一踩給搞到昏迷了過去。

    看見身為變身系的鐮爪,應該要非常耐打的他,竟然輕易的被眼前這叫做石全道的男人給一腳踩昏,使得德古拉伯爵驚嚇到全身頓時冒出大量冷汗。

    怎麼可能?竟然有這麼強嗎?

    發現到鐮爪的下場後,確認到石全道的傳聞並非虛假的同時,德古拉伯爵已經放棄了跟石全道戰鬥的念頭。

    可是該怎麼辦?要怎麼逃?我能從他身邊逃走嗎?

    眼見這樣如此強悍的強敵,感覺比當初遇見的閃電魔女還要更加棘手,德古拉伯爵心中開始慌亂起來。

    德古拉伯爵開始絞盡腦汁的思考,要怎麼樣才能夠逃開這種人的身邊時,頓時被德古拉伯爵忽略存在的冰鋒,還在身邊的他語氣聽起來算是冷靜,視線注視在眼前出現的石全道身上,開口對德古拉伯爵問起問題。

    「喂!德古拉伯爵,你知道這強到誇張的傢伙是誰嗎?」

    聽見冰鋒問起的問題,這才意識到冰鋒還在身邊的德古拉伯爵,心中的混亂與恐慌不自覺的停息些許下來,慢慢的將視線看往身旁的冰鋒。

    「……我想是在新葉市裡,過去被人稱為最強男人的石全道。」德古拉伯爵盡量保持鎮定的語氣回答。

    「是嗎?難怪我就覺得這男人有點眼熟!」冰鋒顯然也知道石全道的存在,用不意外的語氣回應。

    德古拉伯爵回答完這一句聽見冰鋒回答的同時,也注意到冰鋒臉上現在的表情。

    雖然冰鋒看起來還是那一副充滿自信的狡猾笑容,可是即使如此德古拉伯爵還是能夠看出他那有些僵硬起來的臉皮,令德古拉伯爵明白冰鋒也對眼前的男人,感受到像是面臨末路的危機感。

    「那你覺得怎麼辦?我們一起對付他嗎?」

    德古拉伯爵的語氣,雖然像是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向冰鋒問出這句話,不過他心中早就沒有想要跟石全道打鬥的一絲念頭,會想問這句話只是想要確認,在面對這種對手的情況下,想要知道他會怎麼辦而已。

    對於德古拉伯爵開口的試探與確認,不改表情的冰鋒視線一直警戒專注在眼前的石全道身上,沒有多加猶豫就回答出他的想法。

    「我想……我們還是想辦法兵分兩路的逃跑好了!畢竟眼前這種對手,只要我們當中有一個人能夠逃掉,至少那一個人還能夠想辦法,在魔導世界裡找出一些人回頭過來救出被抓走的人。」

    冰鋒表示說出這樣的想法後,德古拉伯爵立刻明白他已經做好最壞打算,想要捨棄身邊同夥的只為幫助自己逃脫。

    「……這麼說來,我們當中只要有誰倒楣,被眼前的敵人給主要盯上,然後就會成為幫助另一個人逃走的犧牲品?」

    「是啊!只不過需要做這種心理準備的恐怕只有你!」

    「是嗎?哼!」

    看見冰鋒還是這樣自信的回答,有同感的德古拉伯爵只輕聲一笑。

    雖然德古拉伯爵早就做好捨棄任何人逃走的心理準備,可是既然冰鋒可以這麼無情的說出這種話,德古拉伯爵認為自己當然可以更加毫無顧忌的把他扔在這裡。

    「那麼我來做暗號,只要我暗號一出我們就各自想辦法,去往不同的地方逃走吧!」冰鋒說

    「我沒意見!」

    冰鋒開口決定要自己發出暗號的指示後,德古拉伯爵也表示沒有意見的做出回應。

    於是德古拉伯爵和冰鋒有了共識,兩人就一起閉上嘴陷入沉默當中,集中起精神面對眼前的石全道,不管心裡還是身體都做出預備逃跑的準備。

    然後在短短幾秒鐘過後,冰鋒就忽然做出的暗示!

    「就是現在!」

    冰鋒立刻蹲下來將雙手掌觸碰地面,接觸地面的掌面冒出大量的白霜冰氣,然後抬高雙手迅速造出一面厚實的冰牆,想要透過這面冰牆將對面的石全道給隔開。

    「好!」

    然後德古拉伯爵就毫不客氣的趁這機會,立刻轉身使出全身的力氣用在逃跑上。

    隨後很順利跑出好幾十步的德古拉伯爵,覺得或許接下來能夠很順利的逃走。

    只是這樣想的同時,德古拉伯爵的心中也忽然浮現出一種莫名的感覺。

    有點不對勁?

    這種感覺,德古拉伯爵很難表達說清楚是什麼,比較像是覺得事情進展得太過順利時,反倒開始覺得懷疑的那種複雜與不安的心情。

    因為這種莫名的感覺,使得德古拉伯爵忍不住回頭確認的衝動,想要看看冰鋒是不是也跟在身邊順利的進行逃跑。

    順著這種感覺回頭看的德古拉伯爵,結果卻看見冰鋒還在站在原地,站起來面對他造出來想要隔絕強大敵人的冰牆,冰鋒背影看起來一點逃跑的動靜也沒有。

    他為什麼不逃?

    德古拉伯爵的內心在這時迅速充滿了困惑,他不明白冰鋒這種看起來狡猾無情的傢伙,為什麼會選擇在這種時刻,做出不符合他行事作風的舉動?

    難道是想要讓我先逃跑,好讓我成為首先被對方阻止逃跑的針對對象嗎?

    德古拉伯爵在這一瞬間是這麼以為,畢竟以短暫相處過的經驗來說,冰鋒他人確實有可能會這麼做。

    只是在接下來,沒有停止逃跑腳步的德古拉伯爵,正想要回頭將視線往前移開,卻看見冰鋒竟然在這同時回頭看過來,露出來的表情還有近乎無聲的張嘴合嘴,使得德古拉伯爵心中產生了停下腳步的衝動。

    抱歉了!我騙了你!

    在這一瞬間,德古拉伯爵心中自動的讀唇解讀出,在冰鋒狡猾的笑容上開口說出的是這一句話。

    然後德古拉伯爵還來不及停下腳步,想要轉身回頭張口大聲的向他確認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隨後就見到冰鋒身前的冰牆輕易的被打得粉碎。

    那一名身穿單件黑色上衣的強壯男人,踏越過才剛碎落一地彈跳起來的冰牆碎片,他的拳頭就準確擊中在冰鋒的腹部上,使得冰鋒彎下腰發出痛苦的吶喊聲,隨後冰鋒整個人就癱軟無力的倒落在地上。

    「冰鋒!」

    看見冰鋒被石全道打倒在地上後,德古拉伯爵停下了逃跑的腳步迅速轉身面對回來,心中被滿是無法理解的疑惑給填滿。

    你這傢伙,為什麼?

    德古拉伯爵不明白,為什麼冰鋒在這最後一刻,卻是選擇護援自己離開?

    德古拉伯爵承認自己和冰鋒不是什麼好人,彼此的交情也沒有到達值得稱為深厚的信賴關係,所以不管是德古拉伯爵自己還是冰鋒他,都應該沒有理由要幫助對方而有犧牲自己的覺悟。

    可是他為什麼這麼做了?

    當德古拉伯爵心中滿是疑惑的想到這裡,忽然想起在這之前曾冰鋒說過的一句話。

    『這還用說嗎?你現在是跟我同夥的啊!』

    然後回想起這簡單的一句話,令德古拉伯爵頓時理解出冰鋒可能的理由。

    不會吧?你真的把我當同夥了?

    發生在眼前的事實,使德古拉伯爵內心當中有一點點的確信了這種可能。

    但是德古拉伯爵卻不相信,也不想相信會是這種可能。

    德古拉伯爵想起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喜歡自己一個人獨來獨往,不喜歡跟任何一個人來往直到熟識。

    這一點,德古拉伯爵也說不出來是為什麼,或許是自己的個性天生就是這樣,也許是從以前老是碰到不好相處的對象,又或是覺得跟人相處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導致自己最後只能選擇獨善其身這一條路。

    因此從年輕到現在的經歷,德古拉伯爵習慣了一切以自己為中心,其他人全都是不能信任的膚淺人物。

    可能因為是心中這樣的自我,迅速過分變得膨脹與壯大,然後開始認為只要自己願意,這世界的任何一切都能掌握在自己手中,最後就加入魔導世界,才會將自己稱為德古拉伯爵,想要在新葉市闖出自己的名聲。

    畢竟德古拉伯爵自己的人生,就是靠自己這樣經歷度過來,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也能過得很好,就只是這麼簡單的理由。

    可是如今冰鋒這個人,看起來最不能夠信任的人,卻做出幫助人逃走可稱之為善良的舉動?這能信嗎?

    德古拉伯爵的自尊心不能接受!

    德古拉伯爵自認為自己應該要無比的強大,不應該要受到任何人的幫助才能達成某種理想。

    所以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只是為了達成理想可以利用的棋子。

    可是我為什麼不趁現在逃跑?

    想到這裡,德古拉伯爵發覺自己的內心當中開始動搖起來。

    受到冰鋒幫助後,德古拉伯爵他發覺自己現在無法捨棄冰鋒逃跑,發覺自己無法眼睜睜看著冰鋒倒在這裡,而無法不去做出任何行動。

    這是為什麼呢?

    德古拉伯爵無法理解自己現在的心情和想法,為什麼會變得如此的複雜如此的難解,甚至連自己思考都無法得出答案?

    ……真是多管閒事!

    可是現在,不管冰鋒真正的意圖是什麼,德古拉伯爵現在都覺得不重要了。

    因為眼前名為石全道的男人,已經輕易的突破冰鋒的防守,德古拉伯爵覺得如果現在還繼續選擇背對這種男人逃跑,可以輕易想像被這種男人從身後擊暈的畫面。

    算了!我不逃了!

    德古拉伯爵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實在是糟糕到極點,糟糕到如果繼續逃跑下去只會覺得自己是窩囊廢。

    既然這是你的選擇,我身為德古拉伯爵怎麼能夠這樣軟弱的逃跑?

    身為要帶給所有人恐怖的化身,將來要創立危險組織成為核心人物的我,將要給反抗我的所有人付出慘烈的代價!

    在心中如此決定的德古拉伯爵,從身上分離出無數的分身,全部一齊攻向往石全道集中移動過去,真心想要將這敵人給解決掉。

    然後就看見石全道幾乎無視所有的分身,以令德古拉伯爵反應不過來的奔跑速度逼近過來,揮出跟攻擊冰鋒同樣強力的一擊,同樣擊中了德古拉伯爵的腹部。

    最後德古拉伯爵感覺眼前一陣模糊,隨後意識就完全陷入了漆黑當中。

    ******

    石全道毫無抱持任何的想法,看見最後一名魔導世界的成員,在承受自己這力道有些收斂而且準確擊中腹部的一拳後,這名魔導世界成員就在眼前無力的將膝蓋跪下,然後往前倒在石全道腳邊。

    石全道收拾完這些人以後,隨後就聽見從身後傳來有些急促的腳步聲。

    石全道緩緩的轉身回頭觀望回去,就看見三名青年的表情上充滿驚訝與高興,一起腳步快速的奔跑石全道的面前停下腳步。

    「謝謝石全道先生的救助!」來到面前的阿宅,就露出充滿誠懇激動的感謝表情說。

    「真多虧石全道先生的幫忙,真是太厲害了!」跟隨在阿宅身邊同時來到眼前的阿滿,雙眼閃耀崇拜的光輝說著。

    「真不愧是我師父,輕輕鬆鬆就解決這些小卒!」隨後跟過來的古孝郎,則說得好像是自己的功勞似的,看起來有些微微的提起下巴,得意的將雙手叉腰的說著。

    除了古孝郎以外,石全道一看見這來到眼前的兩名一胖一瘦的青年面容,就忽然想起來他們是紅蓮楓之前提過,跟魔導世界的十王九尾戰鬥過的阿宅與阿滿兩人。

    看見這三名年輕人都激動的發表對於石全道本身的讚美,依然保持平常心一點都沒有覺得應該要自豪的石全道,則是有些擔心的向這三名青年問起他們的狀況。

    「你們三個,身體都沒有受什麼傷吧?」

    石全道想起他們因為跟九尾戰鬥過,身上應該還殘留著當時受到的傷害,即使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兩天。

    而石全道之所以知道他們兩人的狀況,是因為紅蓮楓有在事後來到辦公室進行報告,說明除了古孝郎以外的阿宅、阿滿這兩人,雖然都經過與九尾的戰鬥過程,但是他們都表示身體並無太過嚴重的傷害,所以要求選擇繼續當天的工作。

    不過針對這一點,紅蓮楓後續說明依照自己的觀察,阿宅與阿滿的身體狀況都不太適宜長久時間的工作,但是看出他們似乎不想在某人眼前表現得太過軟弱,都說出這些如此逞強的話,因此就給他們編入了新葉醫院的護衛工作,以免在工作狀況不適的時候得以就近治療。

    所以在當時聽完紅蓮楓的說明,以石全道個人過來的經驗與理解,恐怕這兩名青年都是犯了年輕男孩常犯的毛病。

    因為紅蓮楓也補充說明過,當時也有名為律翡翠的少女參與在其中。

    這些年輕人真是魯莽!

    而且他們現在,明明跟九尾戰鬥過後沒有幾天,沒想到竟然還逞強的追這三名魔導世界的成員追到這裡戰鬥起來,真的是太過任性與亂來了。

    看見這三人使心中浮現出這段感想的同時,石全道也忍不住苦笑回想起自己在過去其實也是這樣亂來的人。

    「是,我沒事!多謝石全道先生的關心!」

    「我也沒事,謝謝石全道先生!」

    「放心吧!師父,他們根本沒碰到我半根毛!」

    雖然這三人表面看起來,還是有些傷痕浮現在身上,不過看在他們都非常有精神有活力的回答石全道的問題,石全道就先當作他們身體平安無事,面對他們露出感到放心的微笑。

    「那就好!」

    不過石全道剛感到放心,隨後見到眼前叫做阿宅的青年,口氣忽然認真起來的向石全道問起問題。

    「話說我有問題要問,石全道先生!您為什麼會一個人來到這裡?怎麼沒帶其他局內的同事一起過來?」

    看見阿宅有些疑惑的神情,石全道猜測他顯然是覺得自己的身分,應該會帶來一些幫手來到這裡才是理所當然。

    對於阿宅的問題,石全道則是這樣解釋。

    「我是單獨開車過來的,本來想要直接開去新葉醫院,查看那裡現在的守備狀況,只是我沒想到會在路途中看見古孝郎,變身成狼人慌張的往新葉醫院的方向奔跑,然後我就立刻將車開到靠近路邊將古孝郎給喊住,隨後聽他解釋我才知道你們這裡發生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所以說石全道先生你是碰巧看見古孝郎,隨後聽古孝郎解釋才會知道我們這裡發生了事情對吧?」

    「是的,沒錯!」

    石全道回答完阿宅問起的問題後,忽然疑惑的想起另一個問題,於是順口在回答完問題後向阿宅接著問起。

    「對了!我想要向你確認一下,紅蓮楓不是應該在新葉醫院進行守備,怎麼會輕易的讓這些人入侵醫院,然後又讓他們順利的逃到這裡呢?」

    石全道很了解,以紅蓮楓的為人和行事風格,即使在一開始沒有發現有人侵入醫院,事後應該也能很快的搞清楚狀況,搶在阿宅這些年輕人與這些魔導世界成員起衝突以前,迅速俐落的解決這些人。

    對於石全道的疑問,阿宅則是看起來很老實的交代說:

    「紅蓮楓小姐她今天原本也想跟著我們一起巡邏的,可是在今天一大早的七點左右,好像接到一通很重要的電話,然後聽完電話的紅蓮楓小姐,就很嚴肅的交代我們說她有重要的事情要立刻離開,所以紅蓮楓小姐她人現在不在新葉醫院!」

    阿宅將事情的經過給交代清楚後,石全道感到難以相信的張口訝異起來。

    「怎麼會?紅蓮楓難道她都沒有說清楚,接下來要去做什麼事情嗎?」

    「啊?石全道先生你不知道嗎?」看見阿宅現在訝異的模樣,顯然原本以為是石全道通知紅蓮楓去做別的任務。

    「不,我不知道!」石全道肯定的說。

    「……那麼紅蓮楓小姐會去哪裡?」阿宅很疑惑的說。

    看見眼前這三人,都因為紅蓮楓無緣無故的離開,都露出疑惑的表情互相看彼此一眼,顯然他們真的不知道紅蓮楓的下落。

    怎麼會呢?

    石全道很清楚的確定,紅蓮楓這個人自從擔任修羅部的隊長以來,她幾乎不會違背石全道他所下達的指示,能夠很好的將交代的事情給處理的很好。

    如今紅蓮楓卻因為某種原因,丟下石全道給她交代的任務,擅自離開崗位去執行別的事情?這幾乎不像是紅蓮楓她會做出的事情。

    除非這事情重要到,必須要違背的石全道的指令。

    無法明白紅蓮楓是收到誰的電話,才會做出這種棄離崗位的行為,石全道對此開始陷入深沉的思考當中。

    可是石全道才剛開始思考沒有多久,眼前阿宅身邊的阿滿忽然驚訝的大叫一聲,想起重要事情的對石全道說:

    「對了!差點忘了!石全道先生我跟你說,除了逃到這裡的這些魔導世界的成員!還有一個能變身成蜜蜂的魔導世界的人,正在新葉醫院的上空和奇沐偶先生對戰。」

    一聽見從阿滿口中說出的話,感到驚訝的石全道立刻中斷思考關於紅蓮楓擅自離開的事情。

    「什麼?能變身成蜜蜂的人!難道是魔導世界的十王黃蜂?」

    根據阿滿口中的敘述,除了十王黃蜂以外石全道猜不到別人。

    「啊?我不清楚!」只不過阿滿看起來很不確定的說。

    「……總之你們跟我過來,我開車載你們一起去新葉醫院。」

    在阿滿的口中聽見可能疑似是十王的人物出現在新葉醫院後,石全道暫時將腦中關於紅蓮楓為什麼會擅離崗位的想法給停擺,立刻轉身帶領他們準備前往新葉醫院。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