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第十一章 意外的來訪者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炎辰陽依照黑魔露奈雅的指示,終於走出樹林外來到黑魔指示的地點。

    在炎辰陽手中的地圖,明顯標示與露奈雅見面的地點,是在一片簡略森林圖案當中畫叉空曠的草地,而且在這畫叉的草地旁還有文字標記注明,說有一顆大岩石立在這中間。

    低頭觀看這張地圖的炎辰陽,抬起頭來仔細觀望現場的景象,確實和地圖標示的特徵差不多。

    在周圍樹林環繞的包圍當中,眼前是一片空曠的草原,在這草原上鮮綠的青草受到微風的吹拂,產生如同海邊波浪一般輕微的擺動。

    然後在這片草原中央,有一顆顏色灰白形狀不規則的大岩石立在中間,炎辰陽從這個距離看過去,雖然看起來像是顆拳頭大小,但是實際上炎辰陽看得出來如果站在旁邊,這顆大岩石很明顯比炎辰陽自己高三、四顆頭。

    注意一下這裡的景象,確實是露奈雅地圖上所標記的地點後,炎辰陽將手中的地圖隨興的扔開任由微風拂吹飄走,然後開始面對這一片草原大聲吶喊。

    「露奈雅,快出來!我已經依照約定來到這裡了!」

    在炎辰陽這一聲吶喊之後,用不著多久只是幾秒的時間,露奈雅的聲音就回應了炎辰陽。

    「你終於來了啊!炎辰陽!」

    炎辰陽聽見聲音的同時,看見身穿黑袍的露奈雅,整個人就從大岩石的後方轉身走了出來,並且在同時單手舉起將連帽往後掀開,露出輕盈擺動的一頭金髮以及具有藍寶石雙眼般的美麗臉孔。

    「好了!既然我來到這裡了,可以把她們給交出來了吧?」

    看見對方的出現,炎辰陽雖然口氣嚴肅的問起這句話,不過他自己心中也明白露奈雅恐怕不會輕易交人。

    露奈雅慢慢從大岩石旁邊走過來的同時,一邊有些步伐緩慢的走過來,一邊開始回應與炎辰陽對話。

    「呵呵!雖然我記得我說過要你過來,可是我可不記得我說過會帶她們一起過來見你。」

    迎面走過來的露奈雅說出這樣的回答,炎辰陽心中雖然早已預料到,不過還是有些不自覺無奈的輕聲呼出一口氣。

    「結果,我還是要跟妳打一場嗎?」當露奈雅走到炎辰陽身前五步左右的距離停下後,炎辰陽才開口回應對方這一句話。

    「是啊!你非得和我打一場才行,因為只有這樣我才會考慮告訴你關於她們的下落。」

    看見來到眼前的露奈雅,表現出充滿自信笑容的說出這句話,炎辰陽心中頓時浮現些許疑惑。

    「為什麼我們一定得戰鬥呢!露奈雅?」

    炎辰陽雖然深有感觸的說出這句話,不過露奈雅本人還是看起來絲毫沒有感覺,回答說出很表面的理由。

    「為什麼不戰鬥?你是魔防局那一方,而我是魔導世界這一方,這已經是很充分的理由了吧?」

    「妳的理由就這麼簡單嗎?露奈雅!我可是聽過十王鬥鯊說過,也就是叫做海吾治的男人,聽他說過他加入魔導世界的理由!」炎辰陽有些不自主的激動起來。

    「嗯?鬥鯊他的理由嗎?我倒是沒聽說過呢?你要說給我聽嗎?」露奈雅說起話來的態度輕鬆自我,像是準備聽人說一段小故事一樣。

    「海吾治他說過,他是為了奪回原本屬於自己的人生才加入魔導世界的,可是我完全看不出來,妳現在的行動到底是為了什麼目標?」炎辰陽態度認真的開口說著。

    「還有什麼目標?我昨天不是說過了嗎?」露奈雅聳肩表示她對所謂的目標理由抱持無所謂的態度。

    「昨天妳是說過是為了同伴,還有為了達成魔導世界的目標理想,說過這些表面上理由。」

    「你不是知道了嗎?這理由不就足夠充足了嗎?」

    說了這麼多話,看見露奈雅還是沒有理解出重點,炎辰陽只好認真的開口點出,露奈雅她行動上缺乏的重點。

    「這理由哪裡足夠?妳自己的理由在哪裡?妳自己應該有什麼理由,才會不惜綁架綾曉優還有梓吟樂副隊長,逼我來到這裡只為了今天的戰鬥!」

    炎辰陽現在說出的這些話,其實在昨天晚上是想了很久才得出的結論。

    其實炎辰陽昨晚一直都在思考露奈雅的理由,因為聽過鬥鯊的自白是為了奪回他原本普通的人生,這一點使炎辰陽不自主聯想起露奈雅她,應該也有加入魔導世界戰鬥的理由。

    可是炎辰陽回想過露奈雅的理由,口口聲聲說是為了魔導世界的理想與夥伴,這點讓炎辰陽總覺得那裡不對,有那裡非常的非常不對勁。

    除了擔心綾曉優以及梓吟樂的原因,炎辰陽幾乎沒睡好的思考了一整個晚上,幾乎到了快要接近凌晨早上,才想到露奈雅她理由當中缺乏的一項核心重點。

    那就是她從來沒說過,她自己的目標以及理由到底是什麼?

    炎辰陽幾乎以訓斥的口氣,向露奈雅說出這些話後,看見對方頓時收斂起臉上的笑容。

    這一瞬間,炎辰陽以為露奈雅已經明白,理解知道自己想要表達的想法。

    可是沒想到,接下來露奈雅卻像是聽見一則笑話一樣,當著炎辰陽的眼前抱起腹部,身形像是搖晃般退後幾步,忽然開始哈哈大笑起來。

    「呵呵……哈哈哈!」

    「這有什麼好笑的,露奈雅!」

    看見露奈雅忽然笑起來,無法理解的炎辰陽讓語氣變得不悅。

    隨後,大笑結束的露奈雅,緩緩放開抱住腹部的雙手,慢慢的抬起頭來挺直起她玲瓏有緻的身軀後,卻還是露出無所謂的笑容。

    「你這男人真的心腸很好呢!既然在替我著想?」

    眼前的露奈雅忽然像是誇獎般開口說出這句話,炎辰陽還無法反應過來理解她到底想表達什麼而保持沉默。,

    注意到炎辰陽的反應,露奈雅則是接著將話繼續說下去。

    「我老實告訴你好了,我其實沒有什麼理由和目標,可是好像嚴格來講也不能這麼說!」

    「……妳到底想說什麼?」

    露奈雅說出這一句前後矛盾的發言,炎辰陽依舊無法理解她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不過直到露奈雅自己親口說出答案。

    「這樣說好了,其實答案很簡單,我就是我,鬥鯊是鬥鯊!你明不明白?」

    露奈雅開口表示出這樣的答案,炎辰陽思考頓時停止的陷入沉默。

    露奈雅的解釋是相當簡陋,如果是其他人聽到這種答案,可能短時間還是無法理解她想要表達什麼。

    可是迅速恢復思考的炎辰陽,已經理解出她想要表達的想法。

    「……所以妳的意思是,到頭來妳找我過來,只是單純想和我打一場架?」

    「賓果!你答對了!」露奈雅故意動作誇張的拍拍手。

    結果對話進展到這裡,炎辰陽忍不住對自己的認真感到無奈與無力。

    「……唉~!看來我是對妳想太多了啊!露奈雅!」

    「嗯?是啊!你是對我想很多,害我忍不住有些害羞了呢!」露奈雅故作淘氣的作鬼臉吐舌頭。

    眼見露奈雅這樣的態度,炎辰陽總算大概知道她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自從知道鬥鯊加入魔導世界的理由,炎辰陽一直都不自覺的把魔導世界的所有人,都當作和鬥鯊一樣有相當沉重的理由。

    所以炎辰陽原本以為,如果露奈雅也跟鬥鯊一樣有所苦衷,才會加入魔導世界這個組織的話,至少要想辦法說服她,免去一場無意義的戰鬥。

    而且經過跟鬥鯊的戰鬥,炎辰陽明白即使得到戰鬥上的勝利,什麼東西也不會得到,什麼事情也不會解決,唯一只有剩下莫名的空虛。

    因為打贏的對象是鬥鯊,即是名為海吾治的男人,炎辰陽發自內心認為他是好人,打贏他有種像是在做壞事的感覺,像是把他從希望中推入地獄的感覺。

    因此炎辰陽發自內心的認為,如果打贏一個好人是這麼難受,那麼當初完全不應該和鬥鯊戰鬥,並且應該要極力的用任何方法避免戰鬥。

    可是的現在情況不同了!

    因為炎辰陽現在至少明白了,露奈雅她跟鬥鯊完全不一樣。

    「如果這就是妳的理由,那我也沒什麼話好對妳說了!」

    「是嗎?你終於願意跟我一戰了嗎?炎辰陽!」

    看見露奈雅露出像是渴望戰鬥的狂熱笑容,炎辰陽在此刻真正看清露奈雅的本性。

    「是啊!我可不會因為妳是女人而手下留情喔!」

    沒錯!如果露奈雅是為了達成自己的私慾,而不擇任何手段只為了隨心所欲達成自己的目標,那她就是一個壞人,不折不扣的壞人!看見一個壞人站在眼前,就該要出手好好的教訓她!

    下定決心的炎辰陽,在心中如此的思考著。

    「那好,我們就開始吧!」

    露奈雅開頭說完這句話,炎辰陽立刻認真的在身前舉起雙拳,擺出可以接下露奈雅任何攻擊的備戰架式。

    可是沒想到露奈雅緊接卻又說出反悔的話。

    「不過還是別打好了!」

    對露奈雅忽然說出的話,感到不滿的炎辰陽正想開口對露奈雅發言,妳到底有完沒完之類的話之前,露奈雅忽然轉頭看往一旁,再來緊接著說下一段話。

    「因為看起來會有人來礙我的事!」

    咻!一聲穿破空氣的響聲,無預警的從露奈雅看去的樹林裡發出。

    然後跟隨聲響發出同時射過來的,是一把飛快如箭矢的長矛,準確的對準露奈雅迎面飛過來。

    炎辰陽當下看見這把快如飛箭的長矛,還難以看清楚這把偷襲投擲過來的武器模樣,露奈雅像是早已看清其形體一樣,反應過來的舉起右手。

    「哼,小意思!」

    露奈雅舉起張開五指的右手,使其右手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然後白皙透紅的手臂膚色,迅速浮現染上漆黑的顏色。

    然後這隻黑化的右手,準確的抓住投射過來的長矛尖端,使其停止在露奈雅眼前十公分左右的距離。

    不過也因為這把長矛,被露奈雅給徒手接下來,炎辰陽現在才能夠看清這把長矛的模樣。

    「這……這不是楷龍輝的劈斬矛嗎?」

    當炎辰陽感到驚訝的輕易看出,這把柄端緊貼利於劈斬的刀刃是劈斬矛後,隨後這把劈斬矛化成光芒的粉塵消逝,然後投擲這把劈斬矛的主人,就從露奈雅看去的樹林深處走出來。

    在樹林下的陰暗當中,傳出枯葉被踩碎的聲音同時,有一名無比熟悉的身形,將腳步踏出森林下的陰暗,步伐踩上這片空曠的草原邊緣,直到他的身軀都沐浴在陽光底下,炎辰陽才能夠徹底確定來此的對象。

    「楷龍輝,你怎麼會來?」

    看見左眼戴上眼罩,身軀精壯膚色偏深的男人楷龍輝,炎辰陽無比震驚的向對方問出話來。

    因為露奈雅的威脅,不只是知情的紅蓮楓,炎辰陽根本就沒有將見面的地點,告訴給任何人知道,所以根本無法理解楷龍輝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當炎辰陽短時間還思考不出,楷龍輝怎麼會知道這裡的時候,卻見到他視線連瞧都沒有往炎辰陽臉上瞧一眼,將帶有些憤怒的眼神完全的注視在露奈雅臉上。

    「吟樂在哪裡!」

    楷龍輝幾乎以怒吼的方式向露奈雅逼問,想要知道梓吟樂的下落。

    可是露奈雅擺明對楷龍輝裝傻,又自說自話的將話題扯遠。

    「哎!原來你就是人稱不死的獨眼龍,名為楷龍輝的男人啊?首次看到真人沒想到還長的挺帥的!」

    不過露奈雅這種挑逗般的說話方式,顯然把楷龍輝逼得更加怒火旺盛。

    「快告訴我!」

    面對幾乎被逼得完全承受不住言語敷衍,眼神都鮮明的表現出心中燃燒怒火的楷龍輝,露奈雅依然我行我素的嘲笑說:

    「這麼想念妳女朋友啊?真好啊!能夠被你這種強壯的男人喜歡上,真是身為女人最無比幸福的事情了!」

    結果,露奈雅這種嘲弄的態度,明顯逼得楷龍輝把自身的憤怒臨界點給打破了。

    「喝啊!」

    楷龍輝像是發洩憤怒一樣大吼一聲,並且在雙手當中再度變出一把劈斬矛,手持劈斬矛立刻朝露奈雅這裡快速的奔跑過來。

    面對楷龍輝的急速逼近,露奈雅不躲不閃甚至連迎接攻擊的架式都不擺出,直接站在原地好像等待著用身體,準備承受楷龍輝的直接攻擊一樣。

    然後楷龍輝好像要成全露奈雅的意願似的,雙手緊握的劈斬矛力道有勁的伸出,筆直將的矛尖對準露奈雅的頸脖突刺。

    可是在這令人反應不過來的一瞬間,竟然又另外發生令人意想不到的驚人變化。

    在某一方向的樹林裡,忽然閃耀出一瞬的白光,一道刺眼的雷電竟然從樹林裡穿梭出來。

    然後這道雷電落在楷龍輝與露奈雅之間,發出轟雷般撼動地面的聲響,隨後從消失的雷電當中現形的一名男人,往上揮起他雙手緊握的銀色長槍,將楷龍輝準備往露奈雅頸部刺去的劈斬矛給往上彈開。

    整個過程發生到結束,真的只能用一瞬間來形容。

    然後攻擊被擋下的楷龍輝,身形有些不穩的往後退了幾步,才重新站穩腳步握緊手中的劈斬矛,以睜大的右眼來注視眼前忽然出現的男人。

    看見現形的男人,身穿黑袍手持令人眼熟的銀槍,炎辰陽馬上明白忽然出現的男人身分。

    「是十王之一的雷槍!」

    沒想到除了被稱為十王黑魔的露奈雅以外,竟然還有這一名被稱作雷槍的男人,從樹林裡現身出來擋住楷龍輝的攻擊。

    難道說這叫做雷槍的傢伙,一直都躲在這附近的樹林裡嗎?

    楷龍輝剛才的攻擊迅速且精準,如果雷槍他人不是一直都在現場,很難在這麼剛好的正確時間點看穿出手,漂亮的擋下楷龍輝針對露奈雅的攻擊。

    這麼說來,雷槍埋伏躲在這附近,難道預定是要偷襲我嗎?

    炎辰陽原本以為,會赴約出現在這裡的人只有露奈雅一個人。

    可是沒想到因為楷龍輝的關係,逼出不知何時躲在這附近的雷槍,炎辰陽才知道除了露奈雅以外,連十王之一的雷槍也都來到這裡。

    難道露奈雅她,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跟我一對一戰鬥嗎?

    當炎辰陽心中幾乎果斷認定,只會是這種可能的時候,露奈雅接下來與雷槍的對話,卻些許打消炎辰陽對這件事的懷疑肯定。

    「喂!雷槍!你幹嘛出手?難得有機會和獨眼龍交手,你這時候插手不是破壞了我的興致?」露奈雅面對站在她身前背對的雷槍,毫不掩飾露出不耐煩的神情。

    對於露奈雅不悅的發言,容貌被黑袍連帽給覆蓋住的雷槍,視線專注在眼前的楷龍輝身上,完全不回頭往露奈雅臉上看一眼,語氣冷酷的接著回答她的問題。

    「不是妳要求我過來幫你排除礙事的對象嗎?」

    不過雷槍這麼說後,露奈雅先是短暫的一愣,隨後才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一臉驚訝的握起拳頭來敲手。

    「啊,對喔!是這樣沒錯!」

    可是露奈雅接下來,卻是一臉理直氣壯的接著狡辯說:「可是你看看我都準備接招了,你還出來插手不是有些不通人情?」

    「哼!妳哪裡有擺出接招的架式?分明就是全身破綻百出的等著被打倒。」雷槍毫不留情的冷漠回應。

    「喂,別這麼挖苦我好嗎?我有我的方式!你別管這麼多!」

    在露奈雅說出這些不滿的話之後,雷槍接下來就簡單的回答一句,直接終止了露奈雅接下來可能的反駁。

    「總之,照妳原本計畫去對付這個紅髮的男人就好,我身為十王之一總不能一直在旁邊當觀眾,所以這個獨眼的男人就交給我了!」

    然後不給露奈雅反駁的機會,雷槍手中的銀槍閃耀出電光,一道電流直接擊中楷龍輝身上。

    電流短暫麻痺楷龍輝行動能力的同時,雷槍雙手迅速顛倒手中的銀槍,將銀槍柄身的尾端直接擊中楷龍輝的腹部,緊接將楷龍輝的身體往上提起來,整個人就再度化身成雷電,飛上空中將楷龍輝他人一起帶離現場。

    看見楷龍輝飛越過天空被雷槍飛快的帶離開現場後,炎辰陽隨後回頭注意到眼前的露奈雅,看起來有些無奈的聳聳肩。

    然後露奈雅再度重新轉身面對過來,絲毫不受剛剛發生的狀況影響情緒,再度露出自信與有些狂熱的笑容說:

    「雖然有人妨礙了一下,不過這一點不礙事,那我們正式開始吧!」

    ******

    時間往前挪一些,德古拉伯爵已經跟著黃蜂等人,來到新葉醫院的圍牆門口外頭。

    德古拉伯爵觀望這間醫院的整體外觀;在周圍灰白的圍牆包圍下,裡頭是一棟純白寬大的橫向立方體建築,然後在這立方體建築的前方廣場,柏油地面上有許多白色線條圍起的方格,外加方格線內停駛各種不同的車輛,很明顯這裡是一塊停車場。

    所以簡單來說,這間新葉醫院看起來,跟一般常見的大醫院一樣,該有的建設與設備都具備,可以說是普遍到不行。

    只是這一間醫院,跟其他醫院不同的地方在於,只有這裡才能夠找到魔導世界的兩名十王,九尾與鬥鯊這兩個人。

    所以現在德古拉伯爵和黃蜂他們,因為接下鬼霧委託的重要任務,才會特地來到這裡準備救出九尾或是鬥鯊。

    可是實際來到這間醫院面前後,德古拉伯爵忽然有種想要掉頭就走的衝動。

    因為在這圍牆入口裡面,除了頻繁進出醫院的普通人或是病人以外,到處都看得到巡邏的警衛以及身上別有徽章的魔防局成員,在這裡面神情嚴肅的到處巡邏走動與查看。

    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森嚴戒備,可是實際面對這種景象,德古拉伯爵內心裡還是忍不住有些畏懼起來。

    畢竟在這種情況下,先別說能不能救出九尾和鬥鯊,如果被這麼多守備人員發現,德古拉伯爵擔心如果只靠自己的話,是否能夠平安無事的從這裡逃脫掉呢?

    不過德古拉伯爵認為這些狀況,在現在的情況下應該是多餘的煩惱。

    因為眼前有十王之一的黃蜂,還有他身邊的左右手冰鋒與鐮爪的存在。先別說冰鋒與鐮爪這兩人,可能光靠黃蜂一個人就能夠在這些守備人員當中打出一條逃生路線,甚至是全部收拾解決掉。

    再說,德古拉伯爵認為自己只需要在這外頭把風,不需要親自深入這間醫院去犯險,所以用不著擔心的這麼多。

    本來應該是這樣才對。

    「你不要進來嗎?」

    當德古拉伯爵在圍牆門前停下腳步,準備待在這外頭等待黃蜂他們出來的時候,結果準備跟在黃蜂身後一起進去的冰鋒,忽然停下腳步回頭看過來,注意到德古拉伯爵舉動問出這句話。

    看見冰鋒一副搞不清楚狀況的模樣問出這句話,德古拉伯爵毫不客氣的在他眼前大大的皺起眉頭。

    「不是你叫我來這裡替你們把風嗎?」德古拉伯爵毫不猶豫的開口澄清。

    德古拉伯爵可沒忘記冰鋒曾說過:『放心吧!不管十王鬥鯊有沒有在那,救人的行動我們來做!你只要來替我們在外頭把風看情況就行了!』這句話。

    可是沒想到針對這一點,冰鋒還是能夠想出辯解的理由。

    「嗯!我是說過要你把風這件事,可是你不覺得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太一樣了嗎?」

    「哪裡不一樣?」

    聽見冰鋒說出這樣的話,再看看醫院周圍守備森嚴的模樣,完全跟德古拉伯爵當初預料的狀況一樣。

    但是冰鋒的重點不是指這件事。

    「你忘了嗎?昨天鬼霧又給了我們新的情報,說已經確定十王鬥鯊被送進這間醫院不是了嗎?」

    冰鋒當面開口提起這件事,德古拉伯爵忍不住對此深入思考起來。

    昨天晚上,跟隨黃蜂等人躲在這間醫院附近,某一間偏僻酒店裡圍桌過夜的時候,黃蜂的手機接收到鬼霧的聯絡通知,得知鬥鯊確實人在新葉醫院裡的情報。

    所以當時人也在現場的德古拉伯爵,也聽見黃蜂在得知訊息後的當面說明,實際上是很清楚記得這件事情。

    可是德古拉伯爵現在寧願在這外面把風看狀況,也不想要和他們進去新葉醫院主要的原因是……。

    你們能不能別穿成這種模樣進去醫院好嗎?

    現在眼前的冰鋒和包括以經走進去的黃蜂、鐮爪等兩人,全都身穿灰色的防風外套,頭上戴了一頂灰色圓頂帽,眼睛戴上烏黑幾乎不透光的墨鏡,還有嘴巴上都遮上一般常見的丟棄式白口罩。

    因為他們這樣的裝扮,使他們三人整體看起來就像是不知從哪裡來,準備進行危險活動的超級可疑三人組。

    而且德古拉伯爵還忍不住想多加抱怨他們三人,竟然刻意挑在早上這種天色明亮的時間潛入醫院?還想要救出九尾和鬥鯊兩人?到時候從醫院逃出來不是會被人看得清清楚楚嗎。

    當然這些問題,德古拉伯爵一開始是有嘗試對他們建議過,外表穿戴最好是越普通越不引人注意最好,還有就是如果要潛入救人,挑在幾乎所有人都進入睡眠的深夜時間,是潛入醫院最能夠完成任務的時段。

    可是他們昨天晚上卻都不理不睬,想睡覺的去睡覺、想把女人的去把女人、或是想喝酒的人去喝酒,完全是超級任性的一群人。

    結果拖到今天早上,這三個人好像才臨時想起這件事一樣,匆匆忙忙的去服飾店準備服裝,拖到現在才一起過來這裡準備進去醫院。

    像這樣毫無計畫準備的想要救出九尾和鬥鯊,要不是他們三人身為魔法異能者都具有相當實力,德古拉伯爵認為這一趟等於說是跟跳火坑沒兩樣。

    不過現在,德古拉伯爵已經放棄勸他們改變行動時間以及服裝,所以剛剛心中這些想法不會再度跟他們說出口。

    「……可是,就算這件情報提供者是十王鬼霧,你能證明鬥鯊在這間醫院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嗎?」

    只是德古拉伯爵還是得找理由不要進去,畢竟在這白天底下去救人跟徒手去銀行搶劫一樣成功機率低微。

    可是眼前的冰鋒,依然繼續開口想要試圖說服德古拉伯爵一起進去。

    「放心吧!十王鬼霧可是有說過,這項情報來源是人在魔防局裡,擔任間諜的十王瞬忍所提供的情報,準確信可以說是百分之百。」

    冰鋒現在說明的情報來源,不用說德古拉伯爵當然也在昨晚知道了。

    只是冰鋒現在這項理由,德古拉伯爵現在難以想出反駁的話。

    畢竟魔導世界裡幾乎人人都知道,身為魔導世界的十王之一的瞬忍,已經潛入魔防局裡假裝成為一份子,實際上是以身為間諜的身分,在探查魔防局內部的相關情報。

    不過說起題外話,德古拉伯爵有一點一直都不太明白,為什麼瞬忍身為魔導世界的十王,還要擔任潛入魔防局裡的間諜?

    德古拉伯爵認為身為一名十王,既然身為魔導世界的十名領袖之一,大可以隨便指定一個人潛入魔防局裡探查情報,然後自己人就留守在十王的位置上,隨心所欲的指揮身邊的部下過日子就好。

    可是瞬忍不但不這麼做,反倒另外指定暫時接替自己十王位置的人選,然後自己親自潛入魔防局裡擔任間諜。

    德古拉伯爵覺得很不可思議,同時也難以理解瞬忍的想法。

    話雖如此,可是瞬忍即使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魔防局裡,他卻仍然在魔導世界裡保有影響力。

    德古拉伯爵有注意過,在瞬忍潛入魔防局的期間,那一名被指定代理十王位置的對象,從來都沒有利用代理的權力做出逾越的行為,依然安分的指揮維持在瞬忍名義底下的成員們。

    透過這種現象就能明白,瞬忍依然還在影響著魔導世界內的運作。

    德古拉伯爵還有聽人說過,在魔導世界的創立初期,瞬忍是扮演核心的重要人物,所以即使他暫時離開魔導世界,依然能夠透過自身的人脈繼續影響組織。

    雖然不知道瞬忍為什麼能維持這一切,可是德古拉伯爵唯一能夠知道的事情就是,名為瞬忍的男人絕對不是普通人物。

    所以德古拉伯爵想著,如果能知道瞬忍維持權力的秘訣,那對自己的將來絕對有極大的好處。

    當德古拉伯爵不小心認真分神想到這些事情的時候,冰鋒好像還在以為德古拉伯爵還在思考猶豫,而繼續開口想要說服德古拉伯爵。

    「你還在考慮什麼?既然你是十王鬥鯊的兄弟,根本沒有理由在這裡想東想西的吧!」

    冰鋒說出這句話,德古拉伯爵沒有回應,還在思考該說些什麼藉口反駁。

    只是冰鋒接下來說出的下一句話,逼得德古拉伯爵忍不住激動起來反駁。

    「而且看看你現在的裝扮這麼可疑,如果我留你一人待在這裡轉圈,你鐵定會被這裡的魔防局走狗給上前盤問的!」

    「你說什麼?我這那麼完美的裝扮,怎麼可能被人起疑心?」沒想到自身裝扮竟然被冰鋒反過來質疑,德古拉伯爵忍不住非常激動的反駁。

    對冰鋒意見提出抗議的德古拉伯爵,非常有自信的認為現在身穿的服裝毫無問題;頭部套上露眼的黑色頭套,身上穿著灰白配色的輕薄外套,內穿一件毫無特殊圖案的黑色長袖上衣,底下還有一件普通的牛仔長褲,整體來說都非常貼近平民的便服,怎麼會被人起疑心?

    可是即使如此,冰鋒接著開口挑出來的毛病,也差一點讓德古拉伯爵想不到辯駁的話。

    「你這一身衣服是沒什麼問題啦!可是你為什麼要戴那種頭套,看起來簡直像是帶槍準備去銀行搶劫的人。」

    「這……這你不懂,在我被魔防局通緝的情況下,這頭套是可以完美徹底的全面遮蔽我的長相,再說即使有人問起我為什麼戴上這頭套,我也可以說我是因為有白化症(標注:一種先天基因缺陷的皮膚疾病),不能被陽光照到皮膚才戴的!」

    「可是如果你充當白化症患者,那你更應該假裝自己是看病的病患,順理成章的進去醫院才對!免得待在這外面晃更可疑。」

    「這……!」

    結果被卻冰鋒再找出致命點一槍打下去,使德古拉伯爵自己只能張口完全無法反駁。

    然後德古拉伯爵就在陷入難以反駁的尷尬狀況當中的時候,忽然有人靠近過來向德古拉伯爵他們喊話。

    「喂!你們幾個站在這裡做什麼,看起來非常可疑喔?」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