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第七章 短暫的落幕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不……不會吧!」

    律翡翠看見紅蓮楓竟然以一個招式,直接貫穿九尾施展出的招式煉獄的末日。

    同時貫穿過煉獄的末日的招式,颶風騎士槍其尖端威力的餘波,重重的擊中在九尾的身上,使完全承受不住這衝擊的九尾,高高的往後彈飛了出去,直到躺落在地上為止。

    由於狀況改變的太快太過猛烈,使得看見這一幕的律翡翠,還有身邊的阿宅與阿滿他們,即使九尾倒在地上已經過了幾秒左右,張口驚訝的表情好像填入水泥一樣,頓時無法將這表情給收回來。

    「……原來紅蓮楓小姐有這麼厲害嗎?」好不容易收起僵硬表情的律翡翠,忍不住感到困惑與訝異,看往身邊的阿宅與阿滿,說起對此唯一一句的感想。

    「律翡翠小姐,妳別問我!我也不知道紅蓮楓小姐可以強到這種地步……。」

    「我也是!」

    看見阿宅與阿滿兩人都搖搖頭,也表示完全不清楚紅蓮楓的實力,竟然能高強到這種地步。

    律翡翠再度看往前方,把視線注視在紅蓮楓鮮紅的斗篷背影身上,完全無法想像紅蓮楓她那優美的身軀裡頭,竟然隱藏這麼無比深厚的力量。

    律翡翠有些感觸的再次將雙手舉在眼前,她還可以感覺到身體裡充滿無比的力量。

    可是自己的這股力量,律翡翠深刻的體會過,這還不足以戰勝九尾。

    但是完全沒想到,比律翡翠還要更上一層的九尾,卻被更高一層的紅蓮楓給輕易的擊敗了。

    「……魔法異能,原來是這麼深奧的嗎?」

    律翡翠不清楚魔法異能的知識,當然根本原因也是因為她是初次獲得魔法異能的人,根本很難分辨清楚魔法異能者之間,為什麼會有如此巨大的差距。

    不過短時間無法思考出答案的律翡翠,很快就將這想法給拋到腦後。

    因為眼前的狀況可能還沒結束!

    「這樣應該就結束了吧……?」

    律翡翠視線看往躺在地上的九尾,發現她身上已經沒有發出半點魔力光芒。

    律翡翠想到九尾先前的戰鬥過程,先是對上阿宅與阿滿兩人,再來是與古孝郎進行一對一,最後就是與律翡翠自己進行戰鬥,理所當然也該消耗不少體力。

    因此沒有保持萬全狀態下的九尾,最後會被紅蓮楓一口氣且強勢的擊敗,其實還是可以理解出原因的。

    所以九尾再怎麼樣,應該無法再度站起來了吧?這是現在律翡翠的想法。

    可是律翡翠還是發現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可……可惡的紅衣死神……!」

    躺在地上的九尾還保持清醒,一臉憤怒的表情咬著牙,驅使身後的九條尾巴支撐在地面上,將她的身體給緩緩的支撐立起,直到九尾的雙腳重新站穩在地上為止。

    不過再度站起來的九尾,她的身軀有些搖擺與站不穩,顯然這一次她受到足夠傷害,應該已經沒有足夠體力再度戰鬥下去。

    依舊神情冷靜的紅蓮楓,像是看穿了九尾的狀況,又或是覺得已經沒有繼續維持下去的必要,身體施展魔力爆發釋放出來的魔力光芒,也跟著迅速黯淡消失。

    「還能站起來嗎?不過看妳這狀況,還是認輸吧!」

    像是給九尾投降的機會,又或是不想對無法繼續戰鬥下去的人出手,紅蓮楓面無表情的對九尾說出這句話。

    不管原因是哪一項,律翡翠也有跟紅蓮楓相似的想法,不想跟九尾繼續戰鬥下去,只希望九尾她能夠就此打住,別再讓任何人受傷了。

    可是九尾顯然不領情。

    「……呵呵呵!妳在可憐我嗎?紅衣死神!」

    不知道為什麼,紅蓮楓說的話好像對九尾卻似得其反,只見到九尾的表情變得更加憤怒,變得更加的扭曲與難看。

    「我是魔導世界十王之一的九尾,是經歷過無數的戰鬥才得到現在的地位與實力,妳這區區魔防局的走狗,別以為我就會這麼認輸!」

    九尾幾乎是大吼的說完這段話,身上又再度爆發出魔力光芒,施展出魔力爆發的狀態,然後一齊舉起九條尾巴燃燒起烈火,使勁全力猛烈的往紅蓮楓身上揮來。

    眼見這驚人的攻勢,紅蓮楓卻連躲連閃甚至連招架的動作都沒有,面無表情眼看九尾的攻擊即將招呼到她身上。

    「啊!紅蓮楓小姐,小心!」

    看見如此危急的狀況下,律翡翠忍不住大聲提醒,同時身體動起來想要將紅蓮楓給推往一旁。

    但是依舊面向前方的紅蓮楓,卻還很冷靜的往律翡翠眼前舉起手掌,示意阻止了律翡翠接下來的舉動。

    然後在這一刻,律翡翠終於明白紅蓮楓不躲避的原因。

    九尾伸展過來的九條尾巴,忽然間停止在紅蓮楓的眼前幾公分的距離。

    眼看九條尾巴動也不動的懸空靜止,也不再往紅蓮楓身上多靠近一分一毫,使律翡翠忍不住開始覺得,這些尾巴難道是石化了?

    結果沒多久,這九條尾巴由尾巴尖端開始,迅速化成光芒的粉末直到完全消失為止。

    最後,眼前的九尾失去意識的緩緩閉上雙眼,身體因為失去意識的支撐,只能如同無法動彈的魁儡一般往前倒下。

    ******

    「快點,這裡需要人手!」

    眾多魔防局人員在這條街道上快步來往行走,將已經扣上封印手銬的九尾的部下們,陸續押送上停駛在這條街道上的數台廂型車上;是白色車身上標有魔防局徽章的罪犯押送車,可以看見許多人分別從車後敞開的大門被送上車。

    此時經過魔防局所屬的醫療組治療,律翡翠他們正坐在一棵行道樹下方的公共椅子上。

    看見這種場面,臉上戴有圓框眼鏡的律翡翠,此時的身體已經變回原本少女的模樣,將視線從匆忙來往的魔防局人員上移開,看往身邊阿宅與阿滿。

    此時可以清楚的看見,分別坐在中間與左邊的阿宅與阿滿,身上到處都是貼補綑綁的紗布與繃帶,一起將背靠在身後的椅背上,將頭往後倒發出熟睡的打呼聲。

    然後律翡翠再回頭看看,在公共椅子後方躺在樹下睡覺的古孝郎,也是滿身貼布與繃帶的躺在地上打呼。

    看起來都累壞了呢!

    律翡翠看著他們想了一下,覺得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畢竟他們都發揮出所有的實力,與自稱為魔導世界十王的九尾盡全力戰鬥,當然會像現在這樣陷入熟睡當中。

    律翡翠只觀看他們一下子,隨後就將視線移開,低頭看往自己身上,開始思考起自己的事情。

    我真的變成了魔法異能者了嗎?

    對於這件事還有所疑惑的律翡翠,輕輕的閉上眼睛卻能清楚的感受到,身體現在充滿著以前從未感受過,一種如風如水一般的流動。

    緩緩張開眼睛,舉起自己的雙手掌前後翻看,即使外表看起來一點都沒有改變,律翡翠還是能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確實發生了改變。

    以後……我會怎麼樣呢?

    律翡翠以前從來沒想過這件事,也從來沒有一次認為自己會有成為魔法異能者的一天。

    可是如今卻真的來臨了,律翡翠心理上總還是有些難以適應,還有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感覺。

    要是被水星還有墨守哲同學知道這件事,他們會怎麼想呢?

    不自覺的想起這兩位好朋友,律翡翠忍不住想像起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可是律翡翠隨後發現到,不管自己怎麼去想像,都難以確定的想像出,到時候他們會有的真實反應。

    當然!想像別人的反應,本來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而且成為魔法異能者不是說想要就能獲得的事物。

    對了,還有我媽會怎麼想?

    律翡翠接下來也想到,比起她那兩位好朋友,她媽媽身為律翡翠最親近的家人,應該是會最先知道的第一人。

    可是當然也難以想像出她媽媽的反應。

    『啊?翡翠,妳得到魔法異能了?真是恭喜妳了!』

    但是隨後,律翡翠忍不住想起她媽媽樂觀的個性,還是不小心尷尬的想像出有些可能性,媽媽滿臉笑容說出這句話的模樣。

    ……應該不可能吧?

    不過律翡翠還是自己否決掉這可能。

    把藍水星與墨守哲還有媽媽,可能會表現出來的反應都想像思考過後,律翡翠才忽然想起將來,還要面對某個人的反應。

    炎辰陽先生,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想起炎辰陽,確實是律翡翠每天上學都要面對的人。

    可是律翡翠忽然覺得,好像更加的難以想像炎辰陽的反應。

    畢竟在律翡翠自己的認知當中,炎辰陽平常什麼事情都總是無所謂的樣子,搞不好到時候就算真的知道律翡翠得到魔法異能,恐怕也不會有太大的反應。

    可是我已經是魔法異能者了,到時候應該也會有很多問題想要問炎辰陽先生的吧?

    律翡翠隨後想到這一點,因為自己是魔法異能者,所以可能會多出過去不會聊到的話題,特地提出來向炎辰陽發問也說不定。

    這麼說,我跟炎辰陽先生的話題不就會變多了嗎?

    想到這裡,律翡翠不知不覺帶著微笑的想像出,自己和炎辰陽開心聊天的畫面。

    啊,糟糕!怎麼想像到奇怪的地方了呢?

    發覺自己莫名的陶醉起來,律翡翠不自覺的臉紅起來,猛烈搖頭的將這想法給立刻甩開。

    把關於炎辰陽會有何種反應的想法給拋開後,律翡翠隨後也不自覺的想起一件事情,將視線看往某個方向。

    而那方向的不遠處,可以看見紅蓮楓神情有些嚴肅與認真,正在面對九尾的親生父母,也就是中年男性與中年女姓那對夫婦。

    然後在他們身後的一台押送車上,九尾還在陷入昏迷當中的躺在車上的擔架上。

    不久前透過詢問紅蓮楓還有阿宅與阿滿,律翡翠知道九尾是名為魔導世界這個組織,十名領袖強者的其中一名。

    然後也大概知道了,魔導世界被魔防局認定為危險組織,所以基本上待在這組織裡的人,都會被魔防局強制性的認定為罪犯。

    所以九尾是這恐怖組織的領袖之一,當然會因為她的身分還有她的地位,被紅蓮楓他們強制性的認作罪犯。

    再加上九尾今天的所做所為,魔防局在法理方面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一定會依照法律將她定罪。

    可是針對這一點,九尾的父母卻想要替她求情,向紅蓮楓商量想要減輕對九尾法律上的刑罰。

    律翡翠有些不太能夠認同這對夫婦的想法,畢竟九尾身為她們的親女兒,差一點就出手奪走他們的性命,做出這樣的行為怎麼能夠被原諒?

    可是律翡翠又多少能理解與明白,中年夫婦兩人畢竟都是九尾的親生父母,長年對九尾投入的親情之愛,是沒有辦法這麼輕易割捨的。

    所以究竟會怎麼樣呢?

    看見夫婦他們與紅蓮楓互相認真對話的模樣,坐在這裡的律翡翠也聽不到他們的對話,所以根本不知道事情將會進展成何種結果。

    只是沒想到,紅蓮楓他們的對話,比想像中還來得快結束。律翡翠看見紅蓮楓似乎答應了什麼事情,神情認真的向夫婦他們點頭。

    然後對於紅蓮楓的反應,夫婦兩人明顯露出喜極而泣的笑容,動作上有些激動的向紅蓮楓彎腰道謝,讓紅蓮楓看起來很不好意思的扶起他們的肩膀,要讓他們抬起頭來。

    對話有了結果之後,律翡翠看見夫婦兩人和紅蓮楓一起往這邊走過來,直到來到律翡翠的眼前幾步距離為止才停下。

    「年輕小姐,我在此向妳說聲謝謝!」忽然有點沒緣由的,中年女性也向律翡翠深深的彎下腰來,低頭行使了一個重禮。

    「小姐,我也在此謝謝妳!」接著連中年男性,也一起彎下腰來向律翡翠道歉。

    「哎!怎麼忽然這樣?請您抬起頭來!」

    看見夫婦兩人忽然做出感謝的舉動,不明白原因的律翡翠,覺得實在不能承受這樣的感謝舉動,只能慌張的先站起來,伸手扶起兩夫婦的身體要他們抬起頭來。

    等到夫婦倆都抬起頭來後,律翡翠就見到中年女性開口說起,要向律翡翠感謝的原因。

    「我們從紅蓮楓小姐那聽過說明了,知道妳在最危急的時候,阻止我們女兒的行動拯救了我們。」

    聽見中年女性的說明,才知道原因後的律翡翠,客氣的露出微笑搖頭表示無所謂的說:「沒關係的,在那種危急的狀況下,我是理所當然要幫你們的!」

    律翡翠只是覺得當時自己,根本無法無視他們會有生命危險的狀況,才果斷的做出行動,所以根本沒有什麼好道歉與驕傲的。

    「年輕小姐,妳果然很善良呢!」中年女性忽然露出笑容這麼說,並且接著說:「真想知道妳的父母是什麼樣的人呢?能教出妳這樣的好女兒!」

    「別這麼說,阿姨!在我看來你們兩位也是很好的父母!」被誇獎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律翡翠,也是客氣的回以一句稱讚。

    可是對於律翡翠的客氣話,夫婦兩位卻只是回以一臉苦笑。

    不過他們苦笑的表情,只是一次眨眼的時間就從他們臉上消失,然後變回客氣的笑容,由中年女性對律翡翠說出告別的話。

    「我想我們差不多要離開,陪我們的女兒去一趟醫院了!因為我們女兒還在昏迷當中,恐怕會有什麼問題必須要去檢查一下才行!」

    聽見中年女性忽然表示要離開,雖然這兩位夫婦是今天初次見面,不過光是他們給人的親切感,就讓律翡翠心中有些不捨得的心情。

    但是即使如此,律翡翠還是表現出樂觀的笑容,對夫婦兩人說出再見的話:「是嗎?那麼我祝福兩位路上平安!」

    「謝謝!那麼有緣再見了!」

    中年女性與律翡翠對話完畢,開始和身邊的中年男性一起往後轉身,在律翡翠眼前慢慢的走出幾步距離。

    可是中年女性像是想到什麼事情似的,忽然轉身回頭再往律翡翠這裡走過來面對。

    「啊!阿姨,妳還有什麼事嗎?」看見中年女性忽然走回來,律翡翠忍不住訝異的張開口。

    不過走回來的阿姨,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露出微笑,然後就向律翡翠問出了一個問題。

    「年輕小姐,能告訴我妳的名子嗎?」

    「啊?我的名子嗎?」聽見中年女性忽然問起名子,律翡翠頓時不知原因感到疑惑的愣了一下。

    隨後中年女性說出的理由,才使律翡翠感到恍然與明白。

    「是的!我只是想說今天有這機會與妳認識,想要好好記住妳的名子,說不定不久的將來我們還會見面,到時候我就能夠正式的稱呼妳的名子!」

    聽見中年女性的理由後,律翡翠忍不住露出感到高興的微笑,毫不猶豫的回答:

    「我叫律翡翠!請好好記住我的名子!阿姨!」

    「我會好好記住的,律翡翠小姐!」

    中年女性再度向律翡翠招手表示再見,然後轉身快步的走回中年男性的身邊。

    然後夫婦兩人就這樣走在一起,背影逐漸遠離律翡翠的視線,來到躺著九尾的一台押送車後頭,一起踏進兩扇左右敞開的後車門,同車的魔防局成員就將兩片車門拉進來關上,隨後夫婦兩人搭乘的押送車,就在眼前緩緩駛離現場。

    看見夫婦兩人搭乘的押送車,行駛到馬路上的盡頭進入轉角消失遠去後,律翡翠才看往身邊的紅蓮楓,忍不住擔心的問起問題。

    「紅蓮楓小姐,阿姨他們之後能和女兒有個好的結果嗎?」

    律翡翠其實在剛剛夫婦兩人還在場的時候,心中一直有種衝動想問這個問題。

    不過之所以等到夫婦兩人都離去之後,才對紅蓮楓問起這個問題,主要原因是因為律翡翠顧慮夫婦他們的感受。

    律翡翠其實明白,自己這句問題明顯透露出,她擔心最後事情的發展將會無法圓滿。

    在這世界上不管是任何人,都會期望自己面對的任何事情,到最後都能有個好結果。

    那怕面對的事情,可說是非常的絕望與難以成功,只要是人都會嘗試的抱持樂觀的心態面對,希望奇蹟的最後一定會發生。

    因為律翡翠真心的覺得,人必須抱持希望才能堅強的面對未來。

    所以律翡翠不想潑他們冷水,不想給他們一絲開始懷疑自己決定的想法,因此才不在夫婦他們面前提起問題。

    律翡翠將問題給問出口後,只見紅蓮楓轉身面對過來,神情看起來有些認真的將視線看往地面,思考一下子的時間之後,才抬起頭來面對律翡翠回答。

    「這個問題的答案,要看他們夫妻倆和女兒之間怎麼協調了。」

    可是紅蓮楓卻說得有些不確定,這讓律翡翠忍不住感到失望。

    「所以紅蓮楓小姐的意思是說,能不能有美好的結果,問題都落在他們的女兒身上嗎?」

    律翡翠可沒有忘記,當時九尾見到她父母出現的時候,那明顯厭惡的神情令律翡翠印象深刻。

    不過先不說九尾能不能和她父母和好,光是九尾自己本身的問題,加入什麼魔導世界成為十王,這些恐怕都讓魔防局有名義,可以毫無問題的將她送入牢獄,甚至讓她與父母永遠分離。

    所以九尾如果不能自我悔改,恐怕她父母再怎麼幫忙,可能到最後都是沒用的。

    「是的,沒錯!」對於律翡翠的問題,紅蓮楓這次倒是口氣肯定的給予答覆。

    聽見紅蓮楓這樣的回覆,律翡翠忍不住悲觀的低下頭,淡淡的嘆出一口氣。

    不過紅蓮楓似乎看穿了律翡翠的擔憂,接著再補充一句說:「但是關於他們夫妻與女兒之間的問題,妳不用擔心這件事,我會想盡辦法幫助他們的!」

    律翡翠緩緩抬起頭來,看見紅蓮楓神情認真的當面保證,說出會好好的幫助夫婦兩人與她女兒的話,律翡翠忍不住感到放心的露出笑容。

    ******

    「事情就是這樣!」

    律翡翠將她遭遇的事情,前因後果全都清楚的說過一遍後,炎辰陽忍不住陷入一會的沉默。

    「……沒想到妳竟然跟魔導世界的十王打過一會?虧妳還能夠平安無事啊!」

    因為驚訝到不知道該說什麼感想,炎辰陽只能勉強挑出唯一清楚想到的一句話來說。

    「……是啊!我真的有點幸運呢!」

    律翡翠似乎也明白,冒險和九尾戰鬥是相當危險的事情,回應炎辰陽的語氣明顯有些尷尬與低調。

    炎辰陽忍不住也想學紅蓮楓,對律翡翠好好訓話一下。因為先是昨天和魔導世界的十王九尾打了幾回合,後是今天又故意引誘百足蝦龍的注意力避免他人的危險,冒著生命危險做出幾乎超越能力極限的事情,怎麼能不好好念一下?

    「……算了!總之,幸好紅蓮楓隊長及時趕上,讓妳能像現在這樣平安無事!不過下次可不要隨便跟很危險的人打,知道嗎?」

    不過發現自己好像實在是沒這方面的專長,想要認真嚴肅也嚴肅不起來,同時也想不到要該說些什麼,然後又覺得有一點麻煩,於是炎辰陽就很隨興的放棄這想法,簡單的叮嚀幾句。

    「我知道了……。」

    律翡翠表面上看起來確實知錯的微微低下頭,但是炎辰陽好像隱約的發現一瞬間,律翡翠輕微的勾起嘴角模樣,看起來好像被念的很高興?

    應該是錯覺吧?炎辰陽覺得自己想太多,馬上否定這錯覺的想法。

    「不過要不是中途有阻礙,其實我還可以更早趕上!」

    紅蓮楓忽然開口將這句話,接在炎辰陽對律翡翠叮嚀幾句後說出來,促使炎辰陽幾乎剛說完話,就驚訝的轉頭看往紅蓮楓。

    「什麼意思?」

    看紅蓮楓既然提出了,炎辰陽也忍不住認真的想問清楚。

    紅蓮楓明顯也有打算說出事情的狀況,看見炎辰陽認真的面對過來,神情平靜的解釋起事情的狀況。

    「其實我在趕路的中途,碰見了同為魔導世界十王的鬼霧!」

    「什麼!」

    炎辰陽不得不驚訝,因為紅蓮楓這一句話,使炎辰陽直覺的頓時理解出,紅蓮楓她是先打敗鬼霧,才趕去律翡翠那邊擊敗九尾。

    「不會吧?隊長妳是先擊敗鬼霧,才在之後接著收拾九尾嗎?」

    炎辰陽有些不太相信,雖然他也很清楚紅蓮楓的實力強悍,可是先後連續對付十王程度的對手,即使是紅蓮楓也太勉強。

    比方說今天遇見的十王,實力也全都非同小可,炎辰陽自己也沒有把握,可以先打敗一名在接著再對上另外一位。

    炎辰陽說出心中猜想的話之後,見到紅蓮楓當面毫不猶豫的搖頭否定。

    「不!我沒有擊敗鬼霧,我可以說是甩掉他的阻攔,才成功趕去律翡翠那裡。」

    「甩掉?應該沒有這麼容易吧?隊長!」

    炎辰陽覺得就以今天遇見的幾名十王實力,以此為根據來平均估計預測他們每一人都有相當程度的話,就算假設紅蓮楓成功暫時甩掉十王鬼霧,對手的實力恐怕也能在短時間內追上來。

    不過紅蓮楓隨後的解釋,理清了炎辰陽對於紅蓮楓怎麼擺脫鬼霧追纏的問題。

    「因為後來烏鴉俠及時的出現幫我擋住了鬼霧,我才能找到空隙脫離鬼霧的阻礙。」

    「原來是烏鴉俠嗎?」

    雖然炎辰陽當下很想直白的說「原來烏鴉俠也會在白天出沒啊?」,不過隨後想到烏鴉俠和魔防局是處於合作的狀態,所以會在白天出現其實也不讓人意外。

    「那傢伙有打敗鬼霧嗎?」

    炎辰陽對紅蓮楓這麼問的同時,忍不住抬頭觀望天空,想看看烏鴉俠有沒有回來,有點更想要透過當事人問清楚。

    「烏鴉俠沒有打敗鬼霧,因為鬼霧在最後逃脫了。」

    「這樣啊?」

    炎辰陽雖然想問怎麼讓鬼霧逃脫的,但是想到一個禮拜前的晚上,鬼霧釋放出大量黑霧幫助所有同夥全部脫逃的能力,炎辰陽覺得不怎麼意外的將這問題留在心中。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