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第五章 覺醒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那兩人是……!」

    驚訝的律翡翠沒想到在這時候及時出聲,制止九尾向阿宅與阿滿發動攻擊的兩人,竟然是在不久之前見過面的中年夫婦。

    律翡翠見到他們似乎是從馬路對面的小巷走出來,由中年女性看起來有些情緒激動與失控的面向九尾大聲喊出。

    「阿姨妳在做什麼?這裡很危險的!」

    看見她不知原因的出現在這裡,竟然還出聲想制止這場戰鬥,覺得這樣很危險的律翡翠趕緊上前奔跑過去,想要勸導他們離開現場。

    沒想到中年女性接下來說出的話,使律翡翠感到訝異的停下腳步。

    「妳是玉早吧!為什麼要做出這種事?」

    玉早?

    感到困惑的律翡翠,忍不住沿著中年女性的視線看過去,發現視線注視的對象竟然是九尾。

    然後停下動作的九尾,看見中年女性的存在,明顯露出面孔扭曲的嫌惡表情。

    「……別用那個名子叫我!我已經跟妳們沒有任何關係了!」不知為何生起氣來的九尾明顯認識這對夫婦,幾乎用吼的方式向夫婦他們說話。

    「玉早……?」

    「如今還敢出現在我面前,難道你們真的以為只要勸我一下,我就會回去當你們可愛的乖女兒嗎?」

    「不,不是這樣的!」

    然後接著在中年女性身後的中年男性,繞過中年女性的身邊面向九尾走近三步左右,表情看起來也無比悲傷的也面對九尾說話。

    「玉早……妳還不願意原諒妳爸爸嗎?」

    看見換中年男性向她說話,九尾陰沉了一下臉色,卻是忽然轉換表情露出親切的笑容。

    「……呵呵,我怎麼會不原諒你呢?爸爸!」

    九尾不知為何露出親切的笑容說出這句話,令中年男性才剛露出錯愕有些難以適應的表情,九尾卻迅速又接著變臉,冷漠口氣的說出令他父親情緒跌落谷底的話語。

    「要不是因為有爸爸你!怎麼會有現在的我呢?不是嗎?」

    此時說這句話的九尾,她的笑容充滿了扭曲,開口說出的每一字每一句,飽含針對她父母的不滿與仇恨。

    有些聽不懂對話搞不清楚狀況的律翡翠,轉頭看往夫婦的表情上,發現他們悲傷的臉上明顯充滿了無比深沉的愧疚。

    「請問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她是你們的女兒嗎?」

    律翡翠忍受不住困惑,還是跑到夫婦的身邊,向他們問起這件事情。

    然後因為律翡翠的提問,聽見的中年女性才轉頭看過來,這才注意到律翡翠的存在而露出訝異的表情。

    「妳……妳不是早上碰見的年輕小姐嗎?」中年夫婦認出了律翡翠,露出訝異的表情說著。

    「是的,是我!」律翡翠迅速的轉移話題,然後將視線看往九尾說:「難道她是您的女兒嗎?」

    「嗯,是的……。」中年女性沉下臉微微點頭承認起這件事。

    這時候,中年男性繼續想要說服九尾的說:「就算妳不願意原諒我,妳也不應該墮落妳自己,做出現在這種事情!」

    「墮落?呵呵呵……爸爸你又想要對我訓話了嗎?」

    「不!我是……!」

    「夠了!我已經不需要依靠你們,就能夠獨立自己生活了!快給我消失在我眼前吧!」

    毫不留情的九尾把攻擊的目標,忽然轉向毫無抵抗能力的中年男性,九條尾巴全面伸展朝向她父親攻擊過去。

    「啊!小心!」

    看見九尾一點都不顧忌對象是她的父親,律翡翠可說是下意識覺得中年男性有危險,一點猶豫與思考都沒有的跑到中年男性面前,展開雙手想要保護中年男性承受攻擊。

    「九尾,別忘了妳的對手是我們!」

    此時阿宅他們也不是呆站在一旁看著,阿滿馬上從身上擴張出奇想空間,再度使自己空間當中的地面上生出數十條繩索,將九尾伸出的幾條尾巴給綑綁住,並拉扯靠在地上固定。

    然後阿宅則是來到律翡翠的面前,變出一把在步槍前端裝上匕首的刺槍,以高超的技巧陸續撥開伸展過來的尾巴。

    在阿宅與阿滿的幫助下,九尾的攻擊全被驚險的抵擋下來。

    「可惡,竟然敢妨礙我!」

    九尾明顯覺得憤怒,被阿滿拘束在地上的尾巴,被九尾用蠻力硬是扯開掙脫繩索的拘束,重新朝向律翡翠與他們攻擊。

    「抓到妳了!」

    在這時候,古孝郎也出來幫忙阻止,在九尾身後雙手一把抱住九條尾巴,讓九尾好不容易伸展出去的尾巴,全部都被古孝郎一人給往後拉扯回來。

    「又是你,礙事的喪家之犬!」

    九尾眼神惡狠狠的回頭往古孝郎瞪視,古孝郎對此毫不畏懼的露出利齒一笑。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不過我可不想被一個想把家給扔掉的女人這麼說!」

    然後趁九尾的尾巴都被古孝郎抓住,阿滿也趁這機會在九尾腳底周圍生出繩索,分別綁住九尾的雙腳與雙手,想要把她固定在原地短暫的限制住她的行動。

    「阿宅,快用魔力衝擊攻擊九尾!」

    「知道了!」

    然後得以空出手攻擊的阿宅,奔跑起來提起手中握緊的刺槍,然後將槍身轉向使其槍托朝向九尾,並且將槍托注入魔力使其發出光芒。

    眼看阿滿與古孝郎抓準機會,一起限制住九尾的行動,讓阿宅得以使用槍托對準朝向九尾的胸口撞去,這三人幾乎沒有溝通與商量過的一致行動,使律翡翠忍不住再次覺得這一刻,真心認為他們有機會戰勝九尾。

    但是九尾的力量,還是超越律翡翠的想像。

    轟!九尾身上忽然閃耀紫色光芒的一瞬間,兇惡的烈火頓時充滿律翡翠視野前所能見到的景象。

    只不過才短短一瞬間,眼前的景象宛如地獄當中的火海,令律翡翠忽然覺得有種世界頓時被毀滅的錯覺。

    然後紫色的烈火引起的爆炸衝擊,將古孝郎與阿宅和阿滿等人通通往外彈飛,同時即使身處在烈火轟炸的範圍外,律翡翠和夫婦倆人也受到烈火產生的強烈熱流所波及,全都往後吹飛然後倒在人行道上。

    好……好可怕的力量!

    九尾展現出的力量,再次打破律翡翠對她的想像,甚至開始認為即使是炎辰陽或是紅蓮楓都在場,都有可能敗在九尾的力量之下。

    「嗚……好痛!」

    還能從地上慢慢撐起雙手的律翡翠,看見身邊的夫婦兩人似乎因為剛剛的爆炸,產生的熱流衝擊造成兩人倒地的同時頭部撞到地面,才會像現在這樣閉上眼睛陷入昏迷的狀態當中。

    然後律翡翠將視線看往阿宅與阿滿還有古孝郎,發現他們都倒在附近的不遠處微微睜開眼睛,看起來雖然都還有些意識,但是全都渾身顫抖的趴在地上,想要撐起雙手卻是撐不起來的樣子,恐怕是因為剛剛爆炸的衝擊,讓他們身體所能承受的傷害終於到達極限。

    律翡翠將視線看往九尾,發現她正慢慢的往這邊走過來,周圍地面上還殘留些許火焰焚燒過的餘燼,使得現在的九尾看起來就像是來自地獄的妖魔,正在走過遭到地獄之火焚燒過的道路。

    然後九尾就來律翡翠面前停下腳步,可是她的視線與面容卻朝下看往在律翡翠身邊夫婦兩人。

    「……消失吧!」

    表情冷漠的九尾舉起的右手掌燃燒起紫焰,隨後她將這右手掌心朝下對準這夫婦兩人。

    「快住手!」

    律翡翠奮力的從地上站起來,迅速抓住九尾的右手臂,成功將九尾燃燒紫焰的右手掌往上舉起,剛好發出的火焰就洶湧的射往空中然後消散。

    「妳……。」九尾將冷漠的表情轉過來,看待律翡翠的眼神明顯有些意外。

    然後律翡翠不顧自身對於九尾的畏懼,硬是提高音量面對九尾大聲吼說:

    「為什麼妳能毫不留情的出手攻擊!他們不是妳的親生父母嗎?」

    律翡翠真的完全不明白,不管是對阿宅與阿滿還是古孝郎,甚至是面對她的親生父母,九尾為什麼能夠這麼冷血的做出攻擊。

    魔法異能者再怎麼樣也應該還是人,應該要具備身為人的同理心,怎麼能夠一點猶豫都沒有?

    律翡翠都可以捫心自問,光是看見阿宅與阿滿還有古孝郎他們,被打得滿身是傷幾乎都站不起來了,律翡翠即使身體沒有品嘗過相同的痛苦,也能隱約的感受到他們的痛苦,令自己心中浮現出一股難受的疼痛。

    可是對於律翡翠發自內心且激動的問題,九尾卻一副什麼事情都和自己無關的表情回答……。

    「那還用說,不讓他們消失的話,我就無法獲得真正的自由,他們也會成為我的束縛!」

    然後九尾的右手往下揮下來,輕易的甩開律翡翠抓住她的雙手,同時用右手手背打中律翡翠的臉頰,使律翡翠狠狠的摔倒在一旁。

    摔倒在地上的律翡翠,發現原本束成兩條辮子的長髮,現在鬆開攤放在眼前的柏油路面上,同時眼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從臉上脫落,使得倒在不遠處的夫婦兩人的身形,讓現在的律翡翠眼中看來變得模糊不清。

    好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一摔,身體受到了什麼樣的傷害,胸口不但產生像是被火焰燒灼一樣的悶熱,同時這股熾熱還迅速流散到全身。

    這感覺是?

    律翡翠熟悉這個感覺,自從不知原因的發作起來後,每過一段時間在胸口內就會產生短暫發熱的現象。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種現象偏偏在這時候發作,而且強烈到足以影響律翡翠的身體,讓律翡翠感覺身體陷入虛弱無力的狀態。

    「本來一開始我根本不在乎妳,但是現在妳真的讓我開始覺得很礙眼……那麼就讓妳先消失吧!」

    九尾把目標轉向律翡翠身上,燃燒起紫色火焰的右手毫不留情的對準在律翡翠頭上,讓律翡翠的視野前頓時充滿火光。

    果然我什麼都做不到嗎?

    面對眼前威脅自身生命的危險,比起對危險即將到來的恐懼,律翡翠卻是先開始對這樣的自己感到不滿。

    那怎麼行呢!這樣的話我又像當時一樣,只會感到害怕什麼都不敢嘗試嗎?

    因為心中這樣思考著,內心對自身危險的恐懼漸漸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律翡翠的內心不知不覺的平靜下來,感覺到自我的意識開始深入遍佈全身每一條神經,持續下達要身體動起來的指令。

    身體快動啊!不能放棄!一定有我能完成的事情!

    在心中持續催促身體行動的律翡翠,看見九尾手中的紫焰燒灼視野般的襲來……。

    ******

    轟隆的發出一聲響,九尾嘴角勾起輕微的笑容,眼神當中已經充滿了殘忍,整幅表情看起來像是確信自己的成功。

    可是等到被紫焰焚燒過的地點,火苗散去煙塵隨風吹逝,看見攻擊的對象消失不見,九尾忍不住張口露出驚愕的表情。

    「怎麼回事,人呢?」

    九尾難得表情驚訝著急的左右觀望,隨後她才回頭注意到,將視線停止在成功躲過攻擊,站在她身後不遠處的律翡翠。

    嗯……剛剛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我躲開了嗎?

    現在的律翡翠意識開始清楚起來,才恍然的發覺到自己不知道在何時跑到九尾的背後不遠處。

    我剛剛做了什麼事情?話說怎麼覺得現在的身體好輕?

    律翡翠將自己的雙手掌舉起在自己的眼前,內心不由得感到的訝異發現,自己現在的雙手好像比之前大一點點,手指變得細長許多,手臂好像也拉長不少。

    接著律翡翠的視線沿著手臂上滑下來,往自己身體上看去,發現胸前不起眼的部位,好像比原本膨脹了兩倍左右,視線距離腳底好像也變遠了許多。

    更重要的是,律翡翠從自己身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感覺,一股像是水流又像是微風的溫暖流動,又或是該說像是一種能量,正無限循環的在身體裡流動著。

    「妳……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妳也是魔防局的人?」

    聽見九尾忽然開口這麼說,忍不住訝異抬起頭來的律翡翠,看見九尾的臉上滿是困惑。

    「什麼!我……?」

    律翡翠自己也搞不明白,自己現在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竟然敢在我眼前,將自己的身分隱瞞到現在?我還真是被小看了啊!」

    不給律翡翠完全搞清楚狀況的機會,九尾一說完話就做出攻擊的行動,兩三條尾巴就從她背後延伸到律翡翠眼前。

    糟糕!得要躲開才行……嗯?

    結果反應過來的律翡翠,忽然開始覺得詭異。

    奇怪,九尾她的攻擊速度好像變慢了一點?

    感覺尾巴伸展過來的形體輪廓變得清晰,甚至覺得尾巴上有幾根毛都能算出來的律翡翠,只是輕輕的往一旁跨出一腳移動,任由尾巴撥過耳邊的髮絲,就躲開了這一條尾巴的攻擊。

    然後面對接續過來的第二條、第三條尾巴,律翡翠同樣的只是單純的往左邊跨一腳往右邊踏一腳,九尾發出的攻擊全都連續躲過。

    「什麼!」看見律翡翠躲過攻擊,九尾的表情已經完全掩飾不住驚訝。

    當然連律翡翠自己也都覺得很驚訝。

    我竟然都躲開了?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我真的變成了魔法異能者?

    律翡翠慌亂的心中問題接二連三的浮現,可是她知道現在的自己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思考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我倒要看妳能躲過多少!」

    接下來,九尾毫不保留的將九條尾巴全面伸展過來,看起來就像是想要一口氣全力解決掉律翡翠。

    「哇啊!」

    看見九條尾巴都往自己身上揮過來,律翡翠忍不住驚叫了一聲,慌張而且肢體不協調的緊急左右躲避起來。

    結果讓律翡翠更加驚訝的是,自己竟然順利的躲過了全部的尾巴。

    「妳……!」此時的九尾,她的表情已經難看到不行。

    看見九尾的表情,律翡翠再低頭看看自己的身體,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但是至少可以肯定一件事情。

    看來我真的變成了魔法異能者?

    律翡翠雖然有點不相信,感覺上也很難以接受,可是現在已經躲過九尾許多攻擊,而且身體靈活輕盈的幾乎不像是自己的身體,想要不相信也很困難。

    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

    想到這裡,律翡翠心中有些激動起來,讓嘴角微微的勾微笑。

    或許現在的我能夠打敗九尾!

    發現自己成為魔法異能者的這一刻,律翡翠感覺到不久之前的無助與無力的沮喪感,迅速被心中浮現興起的自信心與希望給填滿。

    雖然這麼想,可是我能做到嗎?

    即使如此,面對能接二連三打倒阿宅、阿滿、古孝郎三人的九尾,律翡翠也不敢有過分的自信認為自己真的能打敗九尾。

    律翡翠想到這裡,眼角注意到九尾身邊倒在地上的夫婦,都還一副陷入昏迷的沉睡表情看來,顯然他們短時間內無法自己站起來,遠離到安全的位置躲避。

    那麼先試試引誘九尾,讓她從阿姨與叔叔身邊遠離吧!

    這麼決定的律翡翠,馬上就做出了行動。

    「想從正面攻過來?」

    律翡翠毫不畏懼的筆直朝向九尾奔跑,聽見九尾有些感到詭異的這麼說。

    「別以為每次都能躲過!」

    九尾再度使用數條尾巴進行攻擊,同時這次還向律翡翠伸出一隻手,發出數顆紫色的火球,穿插在尾巴之間針對律翡翠進行攻擊。

    面對迎面而來的攻擊,律翡翠再次左右躲避了起來,同時在不脫離九尾的攻擊範圍為前提之下,律翡翠一邊往後退出一步後退,一邊引誘九尾維持攻擊的狀態,讓九尾跟著移動自身的位置追擊過來。

    事情進展的很順利,律翡翠注意到被引誘的九尾,已經遠離夫婦差不多有十公尺以上的距離,而且也與阿宅他們遠離一段相當安全的距離,應該不會被九尾的攻擊給波及。

    好,那麼我試著反擊看看吧!

    確定其他人應該在九尾的攻擊範圍外後,律翡翠嘗試在暴風般猛烈的攻勢當中接近九尾。

    可是當開始想要接近九尾,律翡翠才隨後親身體會到,實際要做起來有多麼的困難。

    「呀啊!」

    一瞬間被尾巴擦過手臂,律翡翠感受到皮膚撕裂般疼痛感,立刻快速的往後跳出九尾的攻擊範圍外。

    律翡翠舉起被打中的手臂觀看,發現傷口雖然像是跌倒才會產生的擦傷,可是剛剛被那種瞬間打中的疼痛感,卻還深刻的殘留在內心當中,使律翡翠忍不住感到了畏懼。

    阿宅他們還有古孝郎同學,都是在堅強的承受這種傷害,然後面對九尾這樣戰鬥過來的嗎?

    從來沒有戰鬥過的律翡翠,在此時深刻的感受到他們的辛苦。

    「怎麼?原來是小女生嗎?挨了一下就受不了了啊?」

    當律翡翠脫離到攻擊範圍外,看見收起尾巴與放下手停止攻擊的九尾,注意到律翡翠的反應,不愉快的表情馬上從她臉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像是嘗到甜頭一樣,露出想要開始玩弄他人的笑容。

    「我不會認輸的!」

    律翡翠面對九尾說出這句話,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說給九尾聽,好來表達能戰勝她的自我自信心,還是自言自語的說給自己聽,好讓自己能夠可以勇敢堅強起來。

    只不過,此時唯一她可以很清楚知道的一件事,那就是現在能夠跟九尾戰鬥,拖延到讓紅蓮楓趕上的人,只有律翡翠自己一個人了!

    「喝啊!」

    律翡翠激勵自我的喊出一聲,重新進入九尾的攻擊範圍內,嘗試想要進行攻擊的再度奔跑朝向九尾。

    「哼!」

    似乎是發覺律翡翠雖然動作敏捷迅速,卻好像沒有承受攻擊傷害的意志力,九尾臉上的表情明顯看起來變得輕鬆,可是她發出的攻擊卻依然犀利。

    「嗚!」

    律翡翠發覺現在的自己,雖然動作和速度可能和古孝郎差不多,可是面對如同暴風來襲,輕易的在空氣當中劃出破空聲的九條尾巴,想要躲避這九條尾巴的來回揮舞,持續逼近九尾感覺相當的困難。

    而且再加上九尾跟古孝郎戰鬥的那時候不一樣,現在尾巴揮舞過來的同時,還會舉手發出幾顆紫火球穿插進來,讓只能躲避的律翡翠感覺更加的難以靠近。

    那麼換別種方式吧!

    律翡翠沒有思考多久,很快的放棄正面突入的方式,改由以面對九尾她人為中心,開始左右環繞周旋起來,想要讓九尾的攻擊範圍變廣,看看能不能找出切入的突破點。

    結果律翡翠這樣嘗試之後,發現有很大很明顯的進展。

    九尾身上的九條尾巴,看起來雖然擁有廣闊的攻擊範圍優勢,但是這一點卻僅只於九尾針對前方進行攻擊的時候。

    律翡翠以自身能力上過於靈活的身體,發揮出腳步迅捷的移動速度,以九尾為中心左右繞圈躲避攻擊,發現因為需要攻擊的範圍擴大了,反而尾巴彼此之間交錯攻擊的密度降低了,使得每一條尾巴內的間隔變寬,讓律翡翠可以躲避的空間變得充足有餘。

    然後九尾看似跟不上律翡翠的速度,每一次轉身對律翡翠伸手發出紫火球,總是慢一拍發出讓律翡翠輕易的躲過。

    當然發現這一點的律翡翠,毫不客氣的逐漸接近九尾的身邊。

    「真是難纏!喝!」

    注意到律翡翠穿越過她的攻擊,已經逼近到可以徒手對她進行攻擊的距離範圍時,九尾立刻又讓全身爆發出紫焰,逼得感受到燒燙皮膚那般炙熱的律翡翠,又只能被迫退與九尾拉開距離。

    「雖然不知道妳這是什麼樣的能力,不過如果妳無法使用其他種類的魔法異能來攻擊我,想要用肉搏的方式打倒我是不可能的!」

    似乎因為看出律翡翠的攻擊手段有限,九尾忍不住得意起來這麼說著,散發出充滿自信與魄力的氣勢,讓律翡翠對此也忍不住感受到沉重的壓力。

    該怎麼辦才好?

    律翡翠焦急的思考起來,雖然知道以周旋的方式躲避,可以讓九尾的尾巴攻擊密度分散產生空隙,進而讓律翡翠躲避起來的變得容易許多。

    可是即使如此,九尾還是能夠像剛剛那樣,在律翡翠進入可以對她進行攻擊的距離時,讓身上爆發出紫焰逼退律翡翠,使得律翡翠只能硬生生放棄攻擊的機會。

    而且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不知道我還能這樣戰鬥多久?

    律翡翠發現自己的能力雖然大幅度提升,可是體能好像並沒有跟著一起提升起來,可以明顯感受到自己身體有些明顯的勞累。

    還有剛剛周旋的躲避方式,是以相當大的動作做出躲避行為,所以也會引起體力大量的消耗。

    所以律翡翠明白如果戰鬥的時間拖得太久,恐怕自身的體力很快的就會消耗乾淨。

    必須想辦法,至少要能攻擊到九尾一次才行!

    律翡翠雖然沒有多少自信能夠支撐多久時間,可是她覺得以自己現在的能力,應該可以給予九尾不小的一擊傷害。

    當律翡翠打算再次嘗試接近九尾的時候,才剛往前跨出一大步,忽然旁邊又有相同的攻擊招式對準九尾射出。

    碰、碰!

    兩道槍聲響出後,九尾可說是同時往一旁舉起尾巴擋下兩發子彈,任由兩枚子彈掉落在地上彈跳起來化成光芒消失。

    看見掉落的子彈,律翡翠忍不住看往發出子彈的方向,不由得露出驚訝的表情。

    「阿宅!」

    律翡翠沒想到,看見阿宅又再度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站了起來,雙手握緊一把手槍對準九尾。

    只是剛剛的那兩槍,似乎是阿宅榨乾了自己剩餘的魔力,才好不容易發出的兩枚子彈。

    因為阿宅射完這兩槍,隨就整個人無力的將雙腿跪下,任由雙手緊握的一把手槍化成光芒消散,然後才讓雙手掌放在地面上勉強支撐著。

    可是即使身體已經瀕臨極限,阿宅還是逞強的抬起頭來,對著律翡翠喊出了一句話。

    「盡管放手戰鬥吧!『我們』會全力的支援妳的!」

    「阿宅?」

    聽見阿宅這句聽似為了激勵,才扯破喉嚨大喊發出的話語,感到短暫困惑的律翡翠隨後忽然明白他的意思。

    「……我知道了!」

    隨後沒有多加的猶豫,律翡翠將視線從阿宅身上移開,再次動作靈敏的往九尾衝去。

    「真是纏人的蟲子,到底要什麼時候你們才會真正倒下!」

    明顯神情又開始不愉快的九尾,往阿宅身上瞧了一眼的同時,九條尾巴又再次朝向律翡翠攻擊過去。

    律翡翠面對九尾再度動作大幅度的左右周旋起來,促使九尾的將尾巴分散擴大攻擊範圍。

    面對律翡翠這種躲避方式,雖然九尾時機極度精確的揮出每一條尾巴,可是律翡翠的集中力彷彿進入了更高的境界,將九尾發出的攻擊一次又一次的躲過。

    最後,律翡翠再次進入,可以徒手攻擊九尾的範圍內。

    「不管來幾次都一樣!」

    九尾身上又閃耀出紫色的光芒,眼看火焰又要從她身上釋放。

    在這一瞬間,律翡翠幾乎要下意識的讓身體做出迴避的動作時,發覺自己身上忽然被包覆上了無形的防護,像是透明的人形氣泡一樣套在她身上一樣。

    然後九尾身上釋放出來的紫焰,像是撞上無形圓柱一樣往兩旁分散,只從律翡翠身邊如同洪水奔流一樣湧過。

    注意到這種現象的律翡翠,發現到阿滿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來到九尾的身後勉強站著,以最大程度擴張的奇想空間,將律翡翠與九尾壟罩起來。

    在這一瞬間,瞧見阿滿露出勉勵的微笑,律翡翠也忍不住也回以微笑給阿滿。

    謝謝你了,阿滿!

    「喝啊啊啊啊啊啊!」

    在阿滿施加的防護之下,使力吶喊的律翡翠無視九尾身上發出的紫焰,使勁全力揮出的拳頭輕易的貫穿九尾發出的紫焰,然後重重的擊中在九尾的左臉頰上。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