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第四章 意想不到的來者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魔力爆發?」

    九尾看見古孝郎全身散發出魔力光芒的模樣,臉上的嘴型不由得扭曲起來,雙眼的眼皮微微的睜大開來。

    「喔?你這女人果然也知道這招啊!」

    保持自信過剩的狂熱笑容,具有狼的面孔的古孝郎看起來像是興奮起來的猛獸,全身似乎受到散發出的魔力光芒的影響,全身結實的肌肉好像多膨脹出了一圈。

    「怎麼會不知道?我身為魔導世界的十王,這種招式我理所當然會知道!」這麼說著的九尾,臉上已經完全收斂起笑容,認真起來的眼神已經顯露出,她準備要謹慎面對古孝郎的心思。

    「魔導世界的十王?那是什麼?算了!那麼妳也來施展魔力爆發對付我吧!」

    古孝郎說完這句話的同時也做出了行動,開始筆直的朝向九尾奔跑起來。

    然後九尾也毫不保留的將所有尾巴揮往古孝郎身上攻擊。

    不過剛好回頭看到這一幕的律翡翠,好不容易抓緊手腕提起的阿宅與阿滿,被她不由自主的輕輕放下,張口露出驚訝無比的表情。

    她看見古孝郎現在奔跑起來的速度,感覺好像比剛剛還要快上兩倍,身形融入風中一樣快,面對九尾身後九條尾巴的全面迎面招呼,可以更快更輕易的躲避穿過。

    應對古孝郎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九尾的動作明顯難得的慌亂起來,緊急將伸出的幾條尾巴全收回來,捲曲在身前準備抵禦古孝郎接下來的攻擊。

    「喝啊!」

    「呿!」

    來到九尾面前的古孝郎,只是伸出筆直單調的一拳,感覺空氣好像就被轟炸了一樣,發出爆破聲響的同時,將尾巴抵禦在身前的九尾,竟然輕易的被往後打退出去。

    九尾大約滑退了五到六公尺的距離,滑動的腳步還沒有完全站穩,古孝郎就接著已經跟著追過來。

    「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

    古孝郎揮出連續快速的拳頭,毫不保留的全打在九尾用來防禦自身的九條尾巴身上,每一拳打出的碰撞聲響,像是爆炸一般密集且連續的產生。

    然後因為古孝郎的強勁攻勢,逼得九尾開始咬緊牙根,將右腳往後踏使左腳膝蓋往前彎曲,讓上半身微微的向前傾斜,並且將向前伸出的雙手掌,支撐在抵禦在前方防禦的尾巴身上,想要全力抵擋撐住古孝郎的攻擊。

    可是古孝郎打出的拳頭,似乎超越九尾能抵禦的程度,一條接著一條的尾巴逐漸被往一旁打開。

    直到九條護在九尾身前的尾巴,全都被古孝郎的拳頭給擊開,在這一瞬間就出現了可以對九尾直接攻擊的空隙。

    「就是現在!」

    古孝郎擊出了最後一顆拳頭,對準九尾的腹部伸展過去,在這麼近的距離之下,看起來九尾恐怕也躲不開了。

    贏了?

    就在律翡翠心中這麼認為的短短一瞬,卻見到九尾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什麼!」

    比古孝郎拳頭速度還要更快的攻擊,九尾全身冒出一瞬的閃光,膨脹的紫色火焰轟然的從九尾身上發出,爆炸般掀起的烈焰捲起強烈的熱流,將古孝郎整個人往後彈飛出去。

    不過古孝郎平衡感極佳的在空中收起雙腿用雙手抱緊,任由縮緊的身軀在空中向後旋轉幾圈劃出完整的圓弧線以後,才抓準時機的鬆開雙手,讓雙腳得以伸展將腳掌接觸在地面上蹲下,古孝郎才能整個人平安無事的站起來。

    此時從九尾身上爆發出來的紫焰,已經消散在周圍的空氣當中,只能看見九尾姿態輕鬆從容的站在原本相當漆黑的柏油路面,被火焰焚燒得更加烏黑的地塊。

    「這……這種程度的火焰攻擊,簡直就像是……!」

    一臉震驚表情的古孝郎,開口說出的話還沒完全說完,忽然就露出一臉痛苦的表情,身上爆發出來的魔力光芒消失,保持狼人外貌的身體明顯無力的單膝跪在地上,低著頭開始張口發出急促的呼吸聲。

    啊!怎麼回事?

    律翡翠看見古孝郎這種狀態,還在感到困惑的擔心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九尾看起來一點都不意外的說:

    「看來是魔力幾乎用盡了吧?本來使用魔力爆發就有魔力快速用盡的風險存在,既然你在剛剛的狀態下沒有擊中我一次,現在的你可以說是等於輸給我了!」

    九尾露出看起來很得意的笑容說完這段話後,隨後古孝郎露出困惑的眼神以疲憊的語氣向九尾問起問題。

    「女人為什麼妳能施展出……呼……威力這麼強的火焰!難道……呼……妳的能力不是變身系嗎?」

    古孝郎說出他猜測出的問題。不過對於這一項問題,九尾刻意解釋不清楚的回答說:

    「我確實是變身系,只不過我的魔法異能比較特殊。」九尾說著這段話的同時,一邊慢步走向古孝郎一邊說著。

    「呼……特殊?」

    「沒錯,要我告訴你也無妨,只是……。」

    當九尾來到半蹲在地上的古孝郎面前約有兩步的距離,口中的話還沒有完全說完,她忽然就抬起右腳往古孝郎左臉頰上猛然的一踢。

    「嗚!」

    不過古孝郎仍然有力氣,及時提起合併起來的雙手肘,用手臂硬是抵擋了九尾這一踢。

    「只是好久沒有這麼囂張的男人,敢對我女人、女人一直喊的大小聲,你讓我非常的不高興!」

    九尾說出這些話的同時,踢出的右腳產生紫焰的爆炸,古孝郎活生生被往一旁炸開。

    不過還能保持狼人外貌的古孝郎,狼狽的在地上翻滾一下後,重新站起來在胸前提起握拳的雙手,做出準備抵禦九尾任何攻擊的姿態。

    「像你這樣的男人,看起來明顯的自尊心過剩,而且態度又相當的自大,剛好是我最討厭的類型!所以我要好好的折磨你!等我心情好一點再考慮告訴你!」

    九尾說這句話的臉上,過分甜膩的笑容充滿了滿滿的惡意,身後的九條尾巴又全面往古孝郎身上揮去。

    古孝郎似乎真的因為使用魔力爆發的關係,導致體力消耗的太多使得現在的他竟然只能用雙手防禦,不做任何迴避的動作只能單方面的被挨打。

    ……古孝郎同學!

    看見這一幕的律翡翠,也很想阻止九尾對古孝郎的暴力相向,可是她知道除了自己根本無力阻止九尾暴力的行為以外,更何況她還有身邊的阿宅與阿滿還沒有平安的帶離現場。

    律翡翠咬牙的閉緊眼睛,將視線從古孝郎身上移開,再度睜開眼睛看往自己拖行阿宅與阿滿前進的方向,發現距離剛剛躲藏的牆角已經不遠。

    律翡翠想著,只要能將阿宅與阿滿拖行到這牆角後面,找個附近的店家或是不顯眼的巷子裡頭暫時將他們藏起來,只要九尾事後沒有刻意想要找他們出來,他們兩人至少可以算是脫離危險,避免他們還要受到更嚴重的傷害。

    至於古孝郎他,律翡翠也很想幫忙他,只是她知道自己現在只能祈禱紅蓮楓能趕快過來。

    考慮到這些的律翡翠,正要重新抓起阿宅與阿滿的手腕,繼續使力的拖行他們的身體前進,發現到他們竟然在這時候從昏迷當中醒過來。

    「嗚~!」

    「嗯~呃!」

    看見他們兩人緩緩睜開眼睛,都是一副剛睡醒一樣的模糊神情,律翡翠有點忍不住高興的露出眼角帶淚的笑容。

    「阿宅、阿滿!」

    看他們倆受了這麼多的傷害,還能醒過來代表他們沒有多大的生命危險,所以律翡翠才忍不住對此既是感動又是高興。

    「嗯?律翡翠小姐!妳怎麼站在這裡?現在情況怎麼樣了?」首先注意到律翡翠存在的阿宅回復起精神,立刻坐起來表現出一幅嚴肅的面容問起現在的狀況。

    「律翡翠小姐,怎麼回事?我怎麼會躺在這裡?」隨後也從地上坐起過來的阿滿,轉頭觀望起自己的周遭,好像認為自己應該要躺在馬路中央似,露出困惑與不明白的表情。

    「這些事情等等再說!你們能夠站起來先跟我到安全的地方嗎?」

    雖然阿宅與阿滿醒過來,不過律翡翠知道他們滿身是傷,根本沒辦法繼續跟九尾戰鬥,只希望他們能跟自己先去到安全的地方避難。

    沒想到他們一聽見律翡翠這麼說,卻是先觀望起周圍的環境,顯然非常想要知道現在的狀況。

    然後沒有幾下子,阿宅與阿滿兩人就注意到律翡翠身後不遠處,九尾持續對古孝郎進行單方面攻擊的狀況。

    「律翡翠小姐,九尾那裡是怎麼回事?他在攻擊誰?」

    「是啊!請律翡翠小姐把現在的情況都告訴我們!」

    當阿宅與阿滿都注意到九尾與古孝郎的存在,露出無比認真的面貌顯然想要將狀況追究清楚的樣子,使得律翡翠覺得事情已經瞞不住他們,只好解釋起古孝郎幫阿宅他們解除危機的經過,以及古孝郎跟九尾戰鬥到最後的結果。

    聽完律翡翠的解釋,阿宅與阿滿頓時陷入沉默。

    「……所以說,大哥之前提過的那叫做古孝郎的學生,為了保護我們挺身與九尾對抗嗎?」阿宅以無比凝重的神情,向律翡翠確認這件事。

    「是……是的!」

    律翡翠有些猶豫的點頭承認後,眼見阿宅與阿滿又沉默了一會,然後兩人忽然就站了起來。

    「等一下,難道你們還想跟九尾戰鬥嗎?」

    發覺他們忽然做出的動作,律翡翠思考迅速的理解出這可能,馬上將自己的雙手各放在他們的胸口上,想要將他們兩人給擋住。

    可是阿宅與阿滿卻都各舉起一隻手,撥開律翡翠擋住他們的雙手,立刻以嚴肅的神情露出下定決心的眼神說:

    「不好意思,律翡翠小姐!身為魔防局的成員,我實在不能眼睜睜看著事情繼續發生下去!」

    「是的,對不起,律翡翠小姐!我們不能讓非魔防局成員的古孝郎學生,繼續受到九尾的攻擊,那怕他比我們兩個都還要強,我們也不能不做出行動!」

    看到他們都這麼說,顯露出的眼神清楚表明出他們兩人想要上前幫助古孝郎,再次與九尾戰鬥的決心,這讓律翡翠完全不能理解。

    「夠了吧!阿宅、阿滿!你們這樣的身體,沒有辦法跟九尾繼續戰鬥去的!」

    律翡翠不管怎麼樂觀的看待眼前的阿宅與阿滿,在他們充滿破損的衣服缺口當中,他們身上不知道有多少血痕乾掉的傷口,或是為數不少瘀青與腫塊,以這樣的狀態去跟九尾戰鬥根本是去送命。

    即使律翡翠的這麼說,阿宅與阿滿依然頑固與逞強的同時回答:

    「抱歉了!律翡翠小姐,有時候身為男人是不能夠退縮的!」

    只是這麼簡單的回答,兩人就毫不猶豫的經過律翡翠的身邊,快步往返古孝郎那一邊走去。

    而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阻止這兩人的律翡翠,只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讓心中充滿困惑的站在原地。

    結果我什麼也沒能做到嗎?

    從親眼看見阿宅與阿滿和九尾戰鬥開始,到換古孝郎出來和九尾進行激烈的戰鬥為止,律翡翠覺得自己從頭到尾卻都只是在一旁看著。

    難道我真的不能做到什麼嗎?

    律翡翠不明白,原本還以為自己的存在多少能夠幫助改變現況,可是現在不但沒有成功將受傷的阿宅與阿滿帶去安全的地方,反而還眼睜睜的看見他們再度往九尾那裡走去。

    不行,還是應該要阻止他們才對!

    律翡翠不想承認自己的無力,應該說不願意讓自己繼續的像以前一樣懦弱下去,如果繼續像以前一樣毫無改變的話,律翡翠覺得自己信賴喜愛的夥伴們,總有一天會因為自己的懦弱而從自己身邊遠離。

    可是當律翡翠再度堅定起心智轉身回頭的時候,卻看見阿宅與阿滿已經來到九尾的附近身邊。

    「嗯?沒想到你們這兩個小傢伙,竟然還有力氣站起來敢再出現在我眼前啊?」看見阿宅與阿滿的出現,注意到他們的九尾露出感到些許意外的笑容,但卻仍然保持對古孝郎的攻擊。

    「九尾!快點停止對他的攻擊!他只是普通的民間人士!你的目標是我們和魔防局才對!」即使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無力,阿宅仍然說得相當有氣勢。

    「民間人士?難道他不是魔防局的人嗎?」聽見阿宅所說的話,九尾眼神有些疑惑的往古孝郎瞧一眼。

    「對!一切都跟他無關,妳的敵人是身為魔防局成員的我們吧?快點放過他!」阿滿接續在阿宅之後,同樣的強調說著。

    可是聽完阿宅與阿滿兩人的話之後,九尾卻覺得可笑的大笑出聲。

    「……呵呵呵……哈哈哈!放過他?你們有什麼資格要求我這件事呢?」九尾看向阿宅與阿滿,瞇起的雙眼充滿藐視的接著繼續說:「看看你們的樣子,應該是很勉強才能站起來的吧!在這種狀態下有資格跟我談條件?」

    「我是魔導世界的十王九尾,除了霸王以外沒有任何人能夠命令我,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沒有人能管得動我!」

    「如果你們想要我放過這男人的話,你們只能靠戰鬥的方式打贏我!但是你們做得到嗎?」

    眼看九尾有持無恐的說出這段話,律翡翠看往阿宅與阿滿側臉,發現他們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看來還是只能想辦法打倒妳了!」

    阿宅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在手上變出一把槍,然後阿滿也變身出一身巫師服裝做出預備的戰鬥動作。

    「大哥的朋友你們別插手,對付這女人我一個人就夠了!」

    持續保持防禦挨打的古孝郎,明顯逞強的想要大聲勸退阿宅與阿滿。

    「男人,你連自己都保不住了還擔心別人?」

    九尾似乎失去了對他繼續玩弄折磨的興趣,將九條尾巴最後一起集中往古孝郎用力揮打,古孝郎完全擋不住這同時揮打的力道,就被打飛往後撞到建築物的牆壁上,整個人無力的背靠在牆上然後緩緩滑坐在地上。

    「那我就看看你們還能怎麼反抗吧?」

    眼看九尾轉身面起阿宅與阿滿,驅使身後的九條尾巴再次舞動起來,眼看就要準備開始攻擊的時候……。

    「夠了,給我住手!」

    律翡翠沒想到在這時候,忽然有女性的聲音喊出制止的話。

    ******

    「還是沒打通嗎?」

    時間稍微往前移一點,紅蓮楓還在趕往律翡翠這邊的路途當中,跳躍過一個又一個的建築屋頂上,一直不時的拿起手機想要連絡上梓吟樂。

    可是對方遲遲都沒有接通連絡過來,眼看距離律翡翠打電話過來通知的地點,湖璃路三段只需要再持續趕路一兩公里的路程,就能來到這條路段上。

    「不知道梓副隊長發生了什麼事,難道已經先跟敵人打起來了嗎?」

    無法得知事情真相的紅蓮楓,只能樂觀的推測梓吟樂透過某人的聯絡,早就趕到律翡翠他們那一邊,全神貫注的對付著魔導世界的成員。

    「……距離目標也不遠了,到達目的地先看看情況再說吧!」

    紅蓮楓將平板手機重新收回到身上,再度將注意力專心放在前方,持續在空中以踩踏空氣的方式跳躍飛行,不時的跳落在相同高度的屋頂上當作下一步的跳躍點,持續的跳躍起來並且前進移動。

    可是忽然在這個時候,紅蓮楓察覺到身後的不對勁。

    「是誰!」

    紅蓮楓二話不說,藉由操控自身周圍的空氣捲起風流,促使身體直接在半空中向後轉身,然後順暢的緊接著伸出右手,發出強勁的風勢襲向來襲的對象。

    然後就看見一團烏黑的煙霧,被紅蓮楓單手發出的強風給吹散。

    「這是?」

    看見這團烏黑的煙霧,紅蓮楓才直覺的聯想到某人,然後被吹散到變得有些透明稀薄的黑霧,才重新迅速凝聚成一團濃厚不透光的黑色氣體,在不斷變動外觀與形狀的形況下,直到形成人型為止。

    「你是……十王的鬼霧?」

    然後紅蓮楓就看見一名身穿黑袍,具有臉頰深陷消瘦的面孔,充滿心機的眼神卻十足的有精力,露出自信笑容的魔導世界的十王鬼霧。

    紅蓮楓和鬼霧兩人一起飛落在某一棟建築物屋頂上面對面之後,紅蓮楓看見鬼霧露出彷彿像是面具一樣虛假的笑容開口說:

    「真不愧是紅衣死神,這麼輕易的就發現了我的存在!」

    對於鬼霧口頭上的誇獎,面無表情的紅蓮楓對此無動於衷。

    「沒想到魔導世界的十王,竟然會獨自一個人出現在我眼前,真的是省去我去找人的時間呢!」

    說出這句話的紅蓮楓,神情卻是不由得嚴肅了起來,有點意外鬼霧竟然在這時機點出來。

    出來的時間點太巧了!難不成……?

    紅蓮楓想到在自己身後的一段距離之後,就是律翡翠通話聯絡所說的湖璃路三段。

    然後在接近湖璃路三段的時候,鬼霧卻在這個時候出現偷襲,這讓紅蓮楓很容易聯想與肯定,湖璃路三段那裡確實有魔導世界的成員在作亂。

    可是身為魔導世界的十王,獨自一人親自出來阻止,難道有不能讓我趕過去的原因嗎?

    紅蓮楓還猜想到這種可能,否則讓十王出來阻擋有些小題大作了。

    如果可以的話,能在這裡將鬼霧打敗並逮捕是最好的,但是……。

    但是紅蓮楓知道,律翡翠他們現在可能有危險。

    「喝!」

    紅蓮楓向前伸出雙手,發出強勁的風流衝向鬼霧。

    鬼霧卻刻意將自己化作黑霧,藉此抵銷強風對他產生的衝擊力道,任由風勢的力道隨風吹逝。

    但是紅蓮楓卻趁這個機會,順便向後轉身並跳上空中。

    不能在這裡被鬼霧拖延!

    在不清楚梓吟樂的現況,以及律翡翠那一邊的狀況也不明朗,紅蓮楓認為冒險留下來跟鬼霧戰鬥,絕對不是現在最優先該執行的事情。

    「名聲響亮的紅衣死神竟然想要逃走?黑霧鬼爪!」

    說出這句話的鬼霧,已經擺脫紅蓮楓用來牽制他發出的強風,下半身保持黑霧的狀態捲起螺旋的尾巴飛起,保持原樣的上半身則是高舉雙手,讓雙手完全的霧化而且變得巨大,像是帶有爪子的巨人之手,伸長霧化的手臂朝向紅蓮楓身上抓來。

    看見兩隻巨大的手掌,單隻大小看起來能輕易抓住紅蓮楓全身,竟然能如此迅速的伸展過來,回頭注意到的紅蓮楓不得已只好讓雙手變出颶風鐮刀,雙手握緊長度接近她身高的漆黑長柄,轉身揮出彎曲刀刃迎擊鬼霧抓來的手掌。

    揮出的颶風鐮刀,雖然成功劃開兩隻手掌,但是黑霧化的手掌還是能重新恢復原狀,扭動手臂從別的角度往紅蓮楓身上抓來。

    「鐮鼬斬!」

    紅蓮楓再度斬開周旋在身邊的黑霧鬼爪的同時,還順便將颶風鐮刀向鬼霧揮出風刃,發出呼嘯聲並且扭曲視野的彎月風刃,就這樣毫不偏移的對準鬼霧飛去。

    看見鐮鼬風刃飛過來,鬼霧當然一點都不猶豫的讓上半身化為黑霧,任由鋒刃將自己霧化的身體斬開成兩半,直到風刃在他身後消散融入在空氣當中,他才將霧化的上半身融合起來。

    果然任何攻擊都傷害不了他嗎?

    紅蓮楓看見鐮鼬斬穿過鬼霧的身體,冷靜的她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霧化是歸類在特殊系的一種魔法異能,是一種可以讓實體的身體變化成氣體的能力,在這種狀態下幾乎任何攻擊都無法擊中他,可以說是在針對迴避這一點的方面上是無敵的能力。

    紅蓮楓之前和鬼霧戰鬥過一次,因為當時沒有辦法戰勝他只能打平,想要知道他的能力弱點,於是在事後特地根據他的能力特色調查一下,才查出鬼霧的能力應該是霧化。

    根據紀錄在魔防局內的書籍與電腦裡的資料,霧化雖然沒有任何攻擊能力,可是能藉由後天學會的副能力搭配霧化,使霧化能力可以造成具有攻擊實體的傷害。

    可是霧化能力一旦要進行實體攻擊,就會有部分的身體部位從霧化的狀態變回實體。

    而變回實體的部分,通常就是用來攻擊的身體部位。

    紅蓮楓雖然清楚這一點,不過經過剛剛幾次的攻擊,已經清楚知道鬼霧相當完整熟練了他的能力,具有爪子看起來是用來攻擊的巨大雙手掌,即使被颶風鐮刀砍中劃過,還是能夠解除實體狀態躲過攻擊。

    這能力很棘手啊!

    雖然說經過查詢,紅蓮楓知道自己的能力起風有效對付霧化,不過紀錄中敘述的對付手段相當的沒有效率,必須逼對方霧化持續到魔力消耗殆盡為止,無法進入霧化狀態才能夠打敗。

    而且現在根本沒有時間跟鬼霧消耗。

    紅蓮楓在半空中往上跳出黑霧鬼爪的包圍,不打算跟鬼霧糾纏想要趕往律翡翠那一邊。

    當然鬼霧不會放過紅蓮楓。

    「我不會讓妳走的!」

    鬼霧躲過鐮鼬斬追上來的同時,伸長霧化手臂的巨大手掌,馬上趕往紅蓮楓身邊揮下五指尖端上,烏黑帶點光澤像是玉石般的銳利爪子。

    「嗚!」

    眼見爪子揮過來,紅蓮楓也只能往自己右肩上方提起鐮刀刀背抵擋推開左手,再來利用鐮刀握柄底部往右邊撞開另一隻緊接偷襲抓來的右手爪。

    恐怕很難趕過去了!

    內心開始焦急起的紅蓮楓,視線直視著眼前的鬼霧,準備招架他接下來的攻擊。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