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第三章 不屈服的男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律翡翠眼看阿宅在身前變出的大砲,其漆黑的砲口當中閃耀出爆炸般的火光,烏黑的砲彈從中彈射出來。

    然後身處在阿滿奇想空間裡面的九尾,她的四肢與身體還有她身後戰鬥最為重要的九條尾巴,被阿滿從地面上召喚出來的數十條繩索緊緊拘束,造成身體無法行動躲避還有無法驅使九條尾巴進行防禦的情況下,看起來想要避開或防禦阿宅的近距離砲擊是不可能的。

    當然這是律翡翠,對九尾的能力所知有限的情況下,在內心所做出的判斷。

    轟!

    完全沒預料到的,九尾的全身忽然冒出具有詭異顏色的紫色火焰,瞬間燒斷纏繞她身體的所有繩索。

    然後在火焰的包覆下,九尾像是身穿火焰構成的絲綢,單手舉起五指一把抓住了發射過來的砲彈。

    看見九尾再度輕易的接下大砲的砲彈,此時的阿宅他們露出的表情,恐怕已經是毫無虛假的震驚。

    「不錯呢!你們這兩位小傢伙,剛剛真的讓我嚇一跳呢!雖然只有一點點。」

    九尾再度露出自信過剩的甜膩笑容,單手捏碎剛剛接住的砲彈,任由破碎的砲彈碎片掉落在地上彈跳,隨後化成光芒的粉末消失在空氣當中。

    看見這一幕的律翡翠也張口說不出話來,難以相信阿滿好不容易創造出的機會,輕易的被九尾再度的破壞。

    注意到阿宅與阿滿,這次是真的嚇到說不出話來後,九尾讓燃燒在身上的火焰熄滅,繼續語氣得意的接著說下去:

    「你們合作的默契不錯,只可惜你們對上的對手是我,如果是別人承受剛剛那一下,搞不好真的就是你們贏了。」

    九尾像是誇獎或是讚美的說出這段話後,隨後先從震驚的神情當中回神過來的阿宅,立刻激勵自我一般的大喊反駁:

    「我們還沒輸呢!是不是,阿滿!」

    阿宅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也像是對阿滿進行精神上的激勵,然後阿滿才隨後從難以置信的表情當中回神。

    「沒……沒錯!不管小姐妳再怎麼強,我們也不會輕易的屈服的!」

    雖然阿宅與阿滿看起來,是從打擊當中再度振作起精神沒錯,可是此時九尾看待她們的眼神當中充滿著嘲笑與憐憫,像是在看待兩名徹底戰敗的輸家一樣。

    「雖然你們的勇氣可嘉,只不過我已經玩夠了!你們可以從我眼前消失了!」

    「還沒完!」阿宅在兩手之間變出兩把衝鋒槍,俐落迅速的將兩把槍托夾在兩邊腋下,連續的子彈從兩把細長槍管當中爆出火光射出。

    「沒錯!」同時做出行動的阿滿,馬上在奇想空間裡換上巫師的服裝,高舉魔杖使奇想空間裡冒出無數的火球,全部集中射往九尾身上攻擊。

    意圖令九尾反應不過來一起即刻做出攻擊的兩人,彼此的默契好到可以說是心靈相通。

    可是用來對付九尾,卻好像已經派不上用場了!

    「真是可憐又脆弱的掙扎!」

    九尾只是簡單的分別向他們伸出一條尾巴,快速蜿蜒扭動的尾巴不但輕易擋下火球與子彈,還接著往他們身上揮下拍打,輕易的將他們兩人給打倒在地。

    「阿宅,阿滿!」看見他們兩人被重重的打倒在地上,律翡翠忍不住驚慌的大喊。

    「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喔!」

    九尾不給阿宅與阿滿起身的機會,分別向他們身上揮舞的尾巴,幾乎不間斷往的他們身上拍打,連續如同鞭子揮舞的尾巴打擊,持續在他們身上累積傷痕。

    等到九尾收起尾巴,收束在臀部後頭翹起來輕柔擺動的時候,阿宅與阿滿他們已經無力再度站起來了。

    躲在牆角後頭看到這裡,律翡翠舉起雙手遮住嘴巴,強忍住淚水要從眼角流洩出來的衝動,使雙腿無力的跪了下來,感受到胸口難以形容的悶塞。

    看見阿宅與阿滿渾身是傷的躺在地上的模樣,眼神冷漠看待他們的九尾,似乎失去了對他們繼續進行攻擊的興趣,回頭看往剛剛被她指示在一旁等待的兩名手下,招手示意叫他們過來。

    「女王,有什麼吩咐?」

    看見這兩名一壯碩一瘦小的浣熊人與狸貓人,紛紛姿態恭敬的低頭來到身邊後,九尾轉身面對他們舉起纖細的右手,伸出食指分別先後指向躺在地上的阿宅與阿滿。

    「把他們處理掉,我要回去了。」並且語氣平淡的發出指示。

    「是!」遵照指示的浣熊人和狸貓人,各自朝向躺在地上的阿宅與阿滿走去。

    而九尾回頭看見她的兩名手下確實遵守指令後,視線不再往阿宅與阿滿身上注視,移開視線的九尾以背影踏出緩慢的步伐,想要就這樣直接離開現場。

    「你們給我住手!」

    可是在這個時候,律翡翠再也忍不住內心的衝動,從牆角後頭奮力的奔跑出來,來到浣熊人與狸貓人面前張開雙手,壓抑內心的恐懼大喊出聲,打算以顫抖的身軀擋住他們,避免他們對阿宅與阿滿進行再度的迫害。

    同時因為律翡翠做出的行動,讓九尾停下準備離開的腳步,露出略有興趣的眼神回頭看過來。

    「妳這女的,想要做什麼?」

    看見浣熊人與狸貓人露出困惑的眼神說話,律翡翠持續壓抑內心的害怕與恐懼,大聲的向他們說出口:

    「我不准你們再對阿宅與阿滿他們繼續出手!」

    看到阿宅與阿滿都被九尾打到滿身是傷,都已經無法再次從地上站起來了,沒想到九尾竟然還吩咐起身邊的部下,想要將最後的善後行為交給他們,看不下去的律翡翠,可說是憑一股感覺上的衝動,提起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出來阻止。

    律翡翠知道自己沒有力氣,也沒有任何特殊的力量,更沒有足夠的勇氣,可是看見被自己認同為朋友,被認同為夥伴的阿宅與阿滿,看見他們都被打到就像是要沒命了一樣,那些人卻還想要再度加害他們。

    看到這裡的律翡翠,已經無法將自己放置在狀況之外,幾乎可以說什麼都沒有想,什麼思考都沒有的就做出行動,就只是為了阻止對方繼續傷害阿宅與阿滿他們。

    「女王,這女的該怎麼辦?」

    透過律翡翠的言語,理解到了律翡翠的行為動機,浣熊人與狸貓人回頭向九尾請求指示,看起來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別理她!你們是男人吧?還怕她能擋住你們嗎?」

    「是!我們知道了」

    九尾語氣冷酷的下出指示後,浣熊人與狸貓人不理會律翡翠單獨薄弱的阻擋,分開來想要直接經過律翡翠身邊左右。

    律翡翠更加筆直的展開雙手臂,想要將他們完全阻擋下來,可是她自己這一身瘦弱無力的身軀根本無法擋住他們,即使雙手臂像是抵擋到似的碰觸到浣熊人與狸貓人的腹部,支撐不住的身軀只能無力的被撞倒然後往後坐倒在地上,眼睜睜看見浣熊人與狸貓人從身邊經過。

    律翡翠感到非常的不甘心,她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渴望自己也能擁有力量。

    想起在學校裡當時遇見殺人犯的無力與無助,律翡翠永遠都無法忘記那種感覺,是那一種連自己以及身邊的朋友都無法幫助,那種任人擺佈的的感覺。

    律翡翠也想要擁有幫助任何人的力量,是能夠讓任何人脫離危險的力量,可是律翡翠知道自己沒有。

    所以律翡翠只知道自己現在擁有的,只有一心一意想要幫助他人的勇氣。

    「給我住手啊!」

    律翡翠毫不猶豫的轉身站起來,伸出自己兩隻無力的手掌,想要將眼前的兩名準備加害阿宅與阿滿的壞人身影,給拖離阿宅與阿滿的身邊。

    可是就在這時候,神奇的事情的發生了!

    像是有種無形的存在,像是聽見律翡翠的心聲似的,實現了律翡翠的願望一樣,浣熊人與狸貓人兩人忽然抬頭往上飛起。

    不,是被人打到往天上飛。

    看見浣熊人與狸貓人出乎意料的倒在自己的身後左右,律翡翠就清楚看見在眼前做出這件事的男人。

    「原來這裡發生這麼有趣的事情啊!讓我也來加入吧!」

    律翡翠看見的是一名,不知道是在何時出現在前方,身形明顯壯碩與滿身灰白毛皮的狼人。

    「你……你是誰?」看見對方狼形模樣的外貌,律翡翠的記憶中從來沒有認識過能變身成狼人的魔法異能者,當然只能疑惑的向對方問起身分。

    沒想到對方看待律翡翠的眼神像是看見熟人一樣,聽見律翡翠這樣的問話,好像難以相信律翡翠不認識他似的皺下眉毛。

    「大哥的朋友,是我啊!我們剛剛才見過面,難道妳過一下子就忘了?」

    眼見狼人感到詭異的這麼說著,律翡翠才發現他的語氣與聲音令人感到熟悉,隨後律翡翠才恍然的想起對方究竟是誰。

    「你……你是古孝郎同學?」

    律翡翠雖然透過炎辰陽得知古孝郎是魔法異能者,但是完全不知道古孝郎的魔法異能是什麼,才會看見狼人外表的古孝郎卻認不出他來。

    「是啊!」古孝郎簡單確實的回應他就是本人後,視線移開看往站在不遠處的九尾,然後接著繼續說:「話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大哥的朋友被打成這樣?」古孝郎說起這句話的時候,同時還回頭往倒在地上的阿宅與阿滿身上瞧一眼。

    「那是因為……!」

    律翡翠正想要解釋起現在的狀況,沒想到被打倒的浣熊人與狸貓人再度爬起來,開口喊出怒罵的話語,打斷了律翡翠開口準備要說出的話。

    「混帳傢伙,是誰竟然這麼大膽的出來阻礙我們!」

    「就是,難道不想要命了不成?」

    律翡翠回頭看見浣熊人與狸貓人露出非常憤怒的表情,忍不住擔心的看回古孝郎的臉上,卻發現他露出令律翡翠感到訝異的表情。

    古孝郎的臉上沒有畏懼也沒有恐怖,有的是名為狂喜與興奮的情感,充分的化作熱烈開心的笑容,浮現在嘴巴充滿兩排狹長利齒的狼人面孔上。

    律翡翠看見古孝郎迎面走過來,走過身邊並且來到律翡翠的身後,面對那憤怒的兩人以及停下來還沒有離開的九尾。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看起來他們就是對大哥那兩位朋友出手的兇手對吧?」

    眼見古孝郎說起這句話,像是在確認一樣的回頭看過來,與他對上視線的律翡翠,於是承認的點頭回答:

    「沒錯,他們就是傷害阿宅與阿滿的兇手,只不過我希望古孝郎同學只要拖延他們就好,因為紅蓮楓小姐等等會趕過來這裡!」

    律翡翠雖然看得出來,古孝郎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他們戰鬥,可是在親眼見識過九尾的實力之後,不清楚古孝郎實力的律翡翠,只希望他不要太過勉強自己,能撐到紅蓮楓趕到這裡就行了。

    給予確實的回答後,律翡翠看見古孝郎充滿自信的再度看回前方,好像深信自己以一定會獲勝一樣這麼回答:

    「那麼接下來就交給我了!請你把大哥的朋友帶到安全的地方休息吧!」

    「……那就拜託古孝郎同學了!」

    於是律翡翠也不多加思考,馬上回頭跑向阿宅與阿滿他們身邊,想辦法要將他們兩人扶起來,並且不時的注意古孝郎這邊的動向。

    此時古孝郎已經向浣熊人他們伸出一隻手,手掌朝上勾勾手指開始向他們挑釁起來。

    「來吧!你們一起上!」

    除了已經轉身看過來,站在不遠處露出略有興趣表情的九尾,浣熊人與狸貓人兩人都被古孝郎做出的挑釁舉動影響,氣得咬牙開始舉起雙手握拳。

    「一個人就想跟我們打?太囂張了!」

    「沒錯,真的是太囂張了!我們上!」

    見到對方兩人很果斷直接的就衝了過來,古孝郎他人卻只是站在原地,將握拳的雙手肘彎曲靠上腰,將雙腿的膝蓋壓低擺出像是某種武術的架式,迎接對方的到來。

    然後等到對方兩人都奔跑到面前,毫不猶豫的揮出拳腳往古孝郎身上送來,古孝郎才在這時候做出反擊的出拳動作。

    「喝!魔力衝擊!」

    在這一刻,古孝郎的雙拳閃耀純白的魔力光芒,收在腰間的雙手拳頭旋轉往胸前送出,扎實的擊中在對方兩人的腹部上。

    拳頭上閃耀的光芒向前擴散,同時對方變身的外貌像是被光芒所切割吹散一樣,化做塵灰融入照耀過身邊的光芒,然後黯淡消失在空氣當中。

    最後被古孝郎雙拳擊中的兩人變回人樣,被往前打飛出很遠的距離,直到經過九尾的身邊左右,兩人才同時躺落在地上雙眼翻白的昏過去。

    好不容易才獨自一人將阿宅與阿滿,很勉強的拖到路邊的人行道上輕輕放下的律翡翠,回頭剛好看見古孝郎竟然輕易的以一招打倒浣熊人與狸貓人,讓律翡翠忍不住看得睜大雙眼。

    好厲害!古孝郎同學原本有這麼強嗎?

    律翡翠之前沒實際看過古孝郎戰鬥,所以不知道他的實力範圍到底在哪裡。

    不過古孝郎明顯比起阿宅與阿滿厲害,雖然說剛剛那兩個浣熊人與狸貓人先前被阿宅和阿滿打得很慘,使他們狀態變得不佳,可是古孝郎能一次輕易的擊倒他們到無法站起來,實力的分別還是很明顯的。

    可是有辦法贏過九尾嗎?

    律翡翠不太放心,看過九尾剛剛對付阿宅與阿滿所展現的實力,程度看起來感覺跟紅蓮楓與梓吟樂相差不遠,實在無法十分的確定這件事。

    在律翡翠還在心中猜測,古孝郎的實力究竟能不能拖延到紅蓮楓到來的時候,看見古孝郎開始面向九尾跨出幾步靠近,直到停下腳步才以嚴肅的口氣對九尾問起問題。

    「喂,女人!妳跟這兩個人是同夥嗎?」古孝郎說起話時,舉起的手指順便指向九尾身後躺地的部下。

    「是啊!我是他們的首領,我叫做九尾。」即使親眼看見古孝郎的實力,九尾看起來依然姿態從容,笑容自信的面對著古孝郎。

    「首領?意思是說妳比他們強?」

    「沒錯,而且實際上在那邊的兩個小傢伙,其實是被我一個人打倒的!」九尾說起這件事情時,律翡翠看見她伸出手指往這邊比過來。

    「什麼!妳嗎?」張嘴訝異的古孝郎看起來有點懷疑,好像不太相信是九尾打倒阿宅與阿滿。

    「怎麼?難道你認為我是女人,就沒辦法簡單的打敗你們男人嗎?」九尾自信的表情不變,口氣還是很從容的回應。

    「雖然我不喜歡跟女人打!」古孝郎開始掰起雙手的指頭,露出自信的笑容卻接著這麼說:「不過妳有自信打倒我的話,那就請妳盡管來吧!」

    「呵!我不知道已經打倒多少個,像你這樣自大的男人了?好吧!那我就看看你有多少能耐吧?」九尾撫摸起耳邊的頭髮,輕鬆的態度表現出的自信顯而易見。

    「那妳就不要哭喔?女人!」

    雙方結束對彼此的挑釁語言後,全都閉上嘴陷入沉默當中,擺出各自的戰鬥預備架式,卻都站在原地動也不動誰也不肯先動手,好像誰先動手誰先吃虧一樣。

    等到一陣風吹過,感覺眼睛吹進沙子的律翡翠忍不住眨眨眼一下,重新再來睜大眼睛想要清楚注視他們的動靜時,然後就看見九尾率先做出攻擊的行為。

    九尾像是在試探一樣,揮出身後的一條尾巴,拉長延伸的狐狸尾巴就直接往古孝郎頭上揮下。

    「哇喔!」

    古孝郎叫出聽起來像是被驚嚇到的叫喊,可是身體動作卻以最小幅度的將右腳往後方踏,成功側身躲開了九尾的尾巴揮打。

    「反應不錯嘛!那麼這樣如何?」

    九尾開始驅使相同的一條尾巴,讓揮舞的攻擊速度加快,同時因為攻擊速度的增加,尾巴的形體看起來開始模糊不清,同時揮出的軌跡產生了切割空氣般的響聲,使得舞動的尾巴化成驚人的風暴往古孝郎身上切割。

    不過面對九尾驚人的尾巴攻勢,古孝郎竟然還能以相同的敏捷速度,躲避連續且精確揮過來的一條尾巴,只讓攻擊擦過佈滿全身的灰白毛皮。

    最後好像看穿了九尾揮舞尾巴的攻擊規律,古孝郎舉起雙手準確抓住九尾揮過來的尾巴,使得九尾臉上難得出現訝異的神色。

    「看我的!」

    趁九尾還來不及反應與應對,古孝郎扭轉上半身使力的吶喊出狼吼似的咆哮聲,拉扯雙手緊緊抓住的一條尾巴,將九尾甩過上空往後揮下。

    「什麼?」

    表情驚訝被古孝郎甩過肩的九尾,眼看她的臉就要撞上地面的時候,及時的驅使其他尾巴,將尾巴尖端都支撐在地面上,使她整個人穩定的倒掛在地面上幾公分,得以讓臉龐平安無事的懸空在馬路上。

    「不賴嘛!」

    看見九尾撐過被甩到地面上摔的危機,古孝郎像是對她另眼相看的露齒一笑,又打算拉扯起雙手抓緊的尾巴,想要將九尾往回甩回去。

    「休想!」

    九尾看穿古孝郎的行動,立刻驅使兩條尾巴伸展過去,如同長槍突刺一般襲向古孝郎身上。

    「呿!」

    古孝郎眼看這攻擊似乎不能硬扛,果斷的鬆開好不容易抓緊的尾巴,往後跳開剛好躲過了襲來的兩條尾巴。

    「換我反擊了!」

    此時比起一開始的一條尾巴,九尾多加入了兩條尾巴進入攻擊當中,三條尾巴密集有順序的往古孝郎身上揮打。

    面對密度增加的攻勢,古孝郎躲起來更加迅速敏捷,而且竟然在尾巴的攻擊範圍內,身軀左上右下持續穿梭躲避的同時,還慢慢的往九尾這邊靠近。

    看出古孝郎躲避的同時,還不忘記想要反擊的念頭刻意靠近過來的舉動,九尾又多加幾條尾巴加入攻擊循環當中,想要將靠近的古孝郎給逼退。

    可是古孝郎反擊的意圖堅定,持續維持躲避接近九尾的行為,甚至不惜舉起雙手臂擋開躲避不掉的尾巴,就是想要逼近過來對九尾進行攻擊。

    等到九尾表情明顯焦急起來,直到將身後的九條尾巴,毫不保留全都往古孝郎身上招呼的時候,古孝郎與九尾之間的距離只剩下三步左右。

    「喝啊!吃我一拳!」

    此時古孝郎毅然決然的往前跳出一大步,九條尾巴的揮打剛好全空落在他身後的地面上,然後躲過的古孝郎就直接往前伸出拳頭,想要對準往九尾的臉上攻擊。

    眼看如此迅速的一拳,快到覺得要看不清的律翡翠,認為九尾這一次應該已經躲不掉了。

    沒想到九尾接下來,以相當簡單的反擊方式,破解了古孝郎揮來的這一拳。

    「哼!」

    九尾忽然來了一記側身踢,上半身往後傾斜的同時,筆直伸出的右腿腳底踩中了古孝郎的腹部,讓差一點就能將拳頭碰到九尾臉上的古孝郎,被這力道強勁踢擊的逼得身體彎曲的往後彈飛了出去。

    不過古孝郎背部碰觸地面的一瞬間,身體靈敏的利用這往後倒落的作用力,向後翻身滾動重新站起來面對九尾,免去了以狼狽的模樣倒在地上的狀況。

    「動作挺靈活的嘛!」沒有緊接著追擊的九尾,單手插腰看似從容的露出笑容。

    「妳也很厲害啊!看不出來妳那一踢挺有力的!」不改自信笑容的古孝郎,說出像是對九尾稱讚的一句話,重新握起雙拳擺出預備進攻的架式。

    「這才是我該說的,看不出來你這男人倒是挺有本事的!」

    「我們少說互相吹捧的話吧!倒是妳這女人,身為變身系的能力,竟然沒有完全的獸人化,還保持這種半人半獸的模樣,難道妳以為不用使出全力就能贏過我嗎?」

    「那倒要看你能逼我到什麼程度了?男人!」

    雙方兩人不再多說半句話,同時又發起了攻擊的動作,兩人再度陷入令人看得喘不過氣來的戰鬥。

    律翡翠看見古孝郎依舊以靈活迅速的動作,持續躲避的同時想要逼近九尾進行反擊,而九尾不改以身後九條尾巴為主力攻擊的方式,持續對古孝郎作出密集緊迫的揮打。

    兩人誰也不肯退讓,實力強悍到如此這種地步,感覺眼睛看得已經跟不上的律翡翠,覺得好像不管是誰勝出都不會覺得奇怪。

    可是等到戰鬥的時間拉長之後,律翡翠卻覺得自己已經可以輕易看得出,誰將會先撐不下去了。

    「挺厲害的嘛!」

    說出這句話的古孝郎,已經迅速往後跳出九尾的攻擊範圍外,臉上雖然還是一副自信狂熱的笑容,可是明顯起伏的胸腔以及急促的呼吸聲,已經徹底顯露出他體力大量消耗的問題。

    雖然說也看見九尾微微張開口呼吸,比起跟阿宅與阿滿戰鬥的時候,呼吸的速率提高了不少,可是即使如此跟古孝郎比起來,九尾還是那一個最保有餘力的人。

    果然還是很困難嗎?

    雖然看了剛剛的戰鬥過程,讓律翡翠對古孝郎稍微有些期待他能夠拖延住九尾,成功等待紅蓮楓的到來。

    可是現在律翡翠已經看得出來,古孝郎大概不能夠再撐多久了。

    如果炎辰陽先生在這裡的話……。

    律翡翠忍不住在腦中這麼假設,如果炎辰陽能夠出現在這裡,或許不用等待紅蓮楓的過來支援,炎辰陽就能夠獨自打敗九尾也說不定。

    啊?不,不行!我怎麼能期待這種事呢!

    發現自己不自覺的思考起炎辰陽的事情,律翡翠忍不住否定的搖搖頭,她知道炎辰陽因為某些事情在別的地方工作,是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

    而且重要的是,律翡翠覺得自己在某些方面上,好像太過依賴炎辰陽了。

    先做我能做到的事情吧!

    律翡翠思考起這件事,看往一旁躺在一起昏迷的阿宅與阿滿,她決定至少先將這兩人帶離九尾的視野範圍外的安全地方,至少可以免於九尾事後的迫害。

    「嗚啊!好重!」

    不過律翡翠來到這兩人中間,伸出的雙手分別各拉起這兩人的一隻手腕想要把他們拖行離開,可是他們兩人的體重對於律翡翠有些太重,尤其是阿滿重到讓她實在受不了。

    可是律翡翠還是咬著牙,抓住兩人手腕硬撐承受這兩人的重量,一步一步的在這人行道上往前踏進,不時的回頭注意古孝郎和九尾的動靜。

    然後就看見了古孝郎,好像在虛張聲勢一樣對九尾說出了一句話:

    「看來我得使用絕招了!」

    可是九尾聽見古孝郎的話,卻發出感到可笑的恥笑聲音。

    「哈哈哈!絕招?你這男人該不會想要像剛剛兩個小傢伙一樣,隨便說說有絕招想要騙我對你警惕不敢隨便進行攻擊,好讓你拖延時間找出我的弱點或是對付我的方法吧?」

    但是對於九尾的猜想,古孝郎毫不猶豫保持自信過剩的笑容回答說:

    「虛張聲勢?對付你這個女人,身為男人我才不需要做這種事呢!」

    古孝郎這句話說完,全身上下就爆發出強烈耀眼的魔力光芒,讓他的身驅如同沐浴在純白潔淨的光芒當中。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