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第二章 不可小看的女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難道打倒她了嗎?

    看見九尾確實被砲彈打中,躲在一旁牆角裡探頭觀看的律翡翠,很自然而然的這麼猜想的她,看見阿宅與阿滿兩人之間的煙霧逐漸淡薄直到散去之後,卻發現九尾她一點事情都沒有似站在原地。

    「就只有這樣嗎?」

    看見九尾側身面對阿滿,身邊舉起的一條尾巴捲曲束緊了一顆砲彈,然後在阿滿的眼前隨意放下,任由落地的烏黑金屬球體往外滾動,直到接觸奇想空間的外緣才化成光芒消失。

    「竟然接下阿滿他可以一發射倒猛獸級魔物的大砲砲彈!」說出這句話的阿宅,真心驚訝的張大口。

    「果然沒這麼簡單嗎?」阿滿露出嚴肅的表情,顯然開始覺得對於對付九尾這件事感到困難。

    「怎麼?就這樣嗎?」說起這句話的九尾,舉手撫摸起耳邊柔順的長髮,充滿自信的甜蜜笑容代表她還有相當多的餘力。

    「還沒,我們的絕招還沒使出來呢!」

    「沒錯,小看我們可是會吃大虧的喔!」

    阿宅與阿滿這麼宣言,開始使出各種他們能夠使用的攻擊手段,全力發揮毫不保留的招呼在九尾身上。

    可是不管阿宅怎麼變換槍械,射出不知多少發的子彈,還是阿滿怎麼在自身的奇想空間範圍內,變化出各種多樣化的攻擊,在他們攻擊範圍內的九尾,依然站在原地揮動身邊的九條尾巴,幾乎沒有躲避的擋下所有的攻擊。

    阿宅與阿滿猛烈的攻擊發動持續了一段時間後,最後看見他們停止動作開始大口的吸氣吐氣,顯然一連串的攻擊發動讓他們消耗許多體力。

    但是刻意單方面防守的九尾,她表面上的呼吸狀況依然平穩,可見使用尾巴進行的防禦動作根本沒讓她消耗多少體力。

    「我剛剛不是有聽到你們說還沒使出絕招嗎?難道已經使出來了嗎?」九尾的臉孔微微仰起,不改甜蜜笑容的表情,加上她現在斜下投射的視線,很明顯在態度上已經開始嘲笑起阿宅與阿滿。

    看起來很疲憊的阿宅與阿滿,不知道是被說中了無法反駁,還是沒有多餘的精力讓他們說話反駁,總之他們跟九尾之間的實力差距太過鮮明,既使律翡翠有多麼不了解關於魔法異能的戰鬥概念,看到現在也能看出來阿宅與阿滿明顯陷入不利的弱勢當中。

    「如果不再攻擊過來的話,我可是要反擊了喔!」

    九尾接著再說出這一句話後,阿宅像是被逼怒了一樣的開始大聲反駁。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毫不客氣的對妳使出大絕招!阿滿,使用那一招!」

    「那一招?難道是指對魔物使用過的那一招嗎?」阿滿看起來很驚訝的說。

    「沒錯!如果我們不用使用那一招,在拖到紅蓮楓小姐趕過來以前,我們就會被眼前的十王給先打倒了!」

    阿宅以認真的眼神用堅定的語氣說出這句話後,看樣子表情凝重有些為難的阿滿,看起來思考了一會才接受阿宅說出使用絕招的提議。

    「……好吧!畢竟我們兩個人聯手都傷不到她,如果能用那一個『絕招』給她重創的話,或許我們還有機會撐到紅蓮楓小姐過來。」

    「好,那就決定了!」

    阿宅與阿滿兩人得到共識,開始露出自信滿滿的笑容後,九尾看起來有些警覺的稍微收斂起笑容,眼神認真的左右觀望起這兩人。

    「喔?還真的藏有一手嗎?究竟是什麼絕招讓我瞧瞧看吧!」

    「那麼就請小姐要小心了,因為接下來被打到可是會很痛的喔!」

    阿宅語氣充滿自信的說完這句話,首先由他對面的阿滿全身發出魔力光芒,這次換穿成牛仔服裝;看看頭上那一頂褐色的圓頂帽,還有穿套在身上的外套以及圍在脖子的圍巾,任誰都能輕易的判斷出來。

    牛仔?該不會這次想用手槍攻擊吧?

    平常人只要想到牛仔,就可以輕易的想像出,在某部電影裡名為西部小鎮的地方,身穿牛仔打扮的兩名男人,各持手槍在乾燥土黃的小鎮街道裡,進行一對一決鬥的情節畫面。

    當然律翡翠之所以可以根據這一點判斷出來,主要是阿滿跟九尾戰鬥的過程當中,多次變化出攻擊武器或是改變攻擊方式的同時,會習慣性的變化出有關聯的服裝穿套在身上。

    不過阿宅應該知道手槍的攻擊不是沒用嗎?

    律翡翠從戰鬥開始看到現在,知道擅長變化出槍械武器進行戰鬥的阿宅,他射出的子彈幾乎都沒有命中過九尾,都被九尾身後的九條尾巴給擋下或拍落,很明顯普通的手槍攻擊根本沒用。

    如果知道這一點的話,那為什麼還變身成牛仔呢?

    當律翡翠忍不住猜想,阿滿究竟為何要變身裝扮成牛仔的時候,接著看見他舉起的雙手掌朝上與腰平行,然後雙手掌心上就發出了魔力的光芒。

    隨後從掌心流露出的魔力光芒開始延伸變得細長,最後形成整齊環繞好幾圈的一捆繩索,套放在阿滿的雙手腕上。

    看見阿滿變出這一捆繩索,困惑的律翡翠隨後馬上驚覺的想到某種可能。

    難道說……!

    律翡翠正要在心中想出答案的時候,剛好九尾疑惑的說話語氣打斷了她的思緒。

    「繩索?你想要做什麼?」

    看見阿滿拿在手上的繩索,九尾明顯語氣困惑的向阿滿問起問題,隨後阿滿一臉得意的開始把弄手上的繩索。

    「當然就是這麼做啊!」

    然後阿滿就從這一捆繩索當中,拿起其中一端的繩頭,捲曲一段的繩索綑綁成一個圓圈繩環,像是炫耀給九尾看似的特地用左手舉高起來。

    果然是這樣!

    因為猜中讓情緒有點驚喜的律翡翠,想起在有西部牛仔的電影當中,常常在警匪騎馬追逐的劇情過程當中,警官為了抓捕逃脫的犯人,會將帶在身上的繩索預先綁出一個套環,然後一邊騎馬一邊單手將繩環高舉在頭上,用力甩了幾圈後才拋出去從犯人頭上套下,再來將繩索往後用力一扯,繩環就會縮小將犯人的腰與雙手一起束緊,使犯人整個人從馬背扯下來落在地上翻滾。

    可是……這樣應該沒有用吧?

    雖然猜出阿滿變出繩索的用意,可是從驚喜的情緒當中冷靜下來變得理智的律翡翠,完全沒有抱持繩環會成功套中九尾的想法。

    因為她不會乖乖站著給人套吧?

    確實電影裡的牛仔拋繩環像是神技一樣精確,可是在現實當中要準確套中會躲避的對手,這幾乎可以肯定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當律翡翠已經理解出阿滿變出繩索的用途,同時也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任務後,然後就看見似乎已經明白的九尾,面對阿滿露出明顯的困惑表情。

    「小傢伙,你該不會想要將繩環拋過來套住我吧?」

    看見一副懷疑表情的九尾說的這句話,顯然也覺得阿滿以為用繩環能套住她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讓不由得認同這想法的律翡翠忍不住看往阿滿,猜想他應該不會真就這樣做。

    可是卻見到阿滿毫不猶豫的回答了。

    「沒錯,就是這樣!」而且阿滿還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在阿滿親口承認繩索用途的這一刻,律翡翠與九尾都露出無法理解阿滿想法的複雜表情。

    別開玩笑了!真的要這麼做嗎?

    律翡翠都有點不敢相信的還在猜想,阿滿只是裝傻說話欺騙九尾,應該不會真的就這樣做的時候,卻看見阿滿結果還是真的開始動作了。

    「那就接招吧!」

    阿滿一點一絲的猶豫都沒有,真的開始單手高舉繩環繞圈甩動起來,隨後就用力的往前拋出想往九尾身上套下。

    看見阿滿將繩環拋過來,面無表情的九尾揮出一條尾巴,輕易的撥開阿滿拋過來的繩環。

    然後看見繩環輕易的被九尾撥開,阿滿還真的大驚小怪的露出非常震驚的表情。

    「怎麼可能!竟然失敗了?」而且阿滿竟然還接著說出這句話。

    失敗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感覺自己像是看了一場鬧劇一樣,律翡翠不自覺有點無力的舉起右手撐起額頭。

    「難道這就是你們的絕招嗎?真是一場笑話!」

    九尾像是覺得自己被人耍了一樣,明顯露出不太愉快的冷漠表情,開始驅使身上的九條尾巴做出預備攻擊的揮舞動作,看起來不打算再給阿宅他們反抗的機會,面對阿滿打算想要先將他擊敗。

    可是因為這樣,被九尾短暫忽略掉的阿宅,就趁九尾注意力短暫轉移的機會,立刻讓雙手舉起變出一把武器。

    「妳大意了!看招!」

    阿宅變出的明顯是叫做火箭筒的武器,比手臂還粗的漆黑筒狀砲身被阿宅輕易的扛在肩上,隨後他握起靠近砲口前端的握把,彎曲的食指按下握把的按鈕,就這樣一枚超小型的飛彈從漆黑的砲口當中飛出,在如此近的距離之下拖出一條煙霧尾巴射向九尾。

    竟然是偷襲!

    看見因為阿滿的耍蠢,使九尾的注意力轉移到阿滿身上,讓阿宅得以在這一刻使用火箭筒對九尾進行背後偷襲。

    律翡翠雖然覺得這做法很卑鄙,不過面對九尾這樣強悍的對手,再加上律翡翠不太喜歡九尾這樣的人,於是可以完全接受阿宅這種偷襲手段。

    眼看火箭筒射出的飛彈,其飛彈尖端距離接觸九尾的背部,只剩十公分左右的距離,應該是沒有辦法躲開了。

    可是律翡翠還是沒想到,九尾的背後像是有長眼睛一樣,連回頭看的動作都沒有,迅速的舉起一條尾巴,準確巧妙的將飛彈往上撥開,然後任由飛彈在上空爆炸。

    阿宅看見這一幕,當場驚訝的愣在原地。

    「你以為我會放鬆對你的緊戒嗎?」九尾語氣冰冷的回頭看阿宅一眼,一點都不意外的表情看起來,顯然她早就猜測阿宅會有這樣的行為。

    「竟然……失敗了?」

    阿宅像是內心受到沉重打擊一樣,整個人雙腿無力似的將膝蓋往前碰地跪下,看起來很絕望的彎下腰來將雙手撐在地上。

    看見阿宅的反應,九尾向他投射的冰冷眼神,可是一絲憐憫都沒有。

    「既然你也不想要命了!那我就先將你給收拾吧!」

    九尾回頭看往阿宅開口說出這段發言,看起來要準備轉身做出攻擊的動作時,九尾才發現自己現在的身體無法動彈。

    「嗯?怎麼回事!」

    睜大眼睛驚訝的九尾,她現在才低下頭來觀看自己的身體,發現有十幾條繩索從柏油地面上穿透出來,幾乎纏繞束緊她的四肢、尾巴以及腰圍全身。

    竟然是連續偷襲?

    不過律翡翠就不像九尾一樣,會不知道繩索纏繞上九尾的那一刻。

    身為旁觀者的律翡翠看得很清楚,在阿宅從九尾背後發射火箭筒偷襲的時候,阿滿也緊接著做出行動,時機準確的在九尾用一條尾巴將飛彈往上彈飛的瞬間,覆蓋過九尾腳邊的奇想空間範圍內,從地面上憑空生出數條繩索,像是有生命的藤蔓一樣迅速生長纏繞在九尾身上。

    當九尾發覺被阿滿製造出的繩索綁束後,假裝絕望的跪倒在地的阿宅,撐地雙手掌下發出了魔力的光芒,然後隨著阿宅緩緩抬起頭來站起身體,舉起的雙掌下方壟罩光芒的地面,逐漸從地面上浮現隆起一座,跟阿滿剛才變出來的一模一樣的砲台。

    看見九尾被阿滿製造出來的繩索給確實的困住,阿宅露出得意的笑容說出讓九尾驚訝的真相。

    「抱歉我騙了妳!十王小姐!其實我和阿滿根本沒有絕招!」

    「什麼!」聽見阿宅突然的表明,九尾露出明顯訝異的表情。

    隨後阿滿接在阿宅的話後面說:「沒錯,我和阿宅的默契,才是勝過妳的關鍵絕招!」

    聽見阿宅與阿滿依序的話語,九尾頓時表情訝異的理解說:「所以,你們剛剛的那些愚蠢行為,難道都是在誘導我輕視你們,好讓我有短暫的鬆懈露出破綻,讓你們有機會將我困住嗎?」

    「是的!」阿宅回應,然後停頓一下才接著說:「這樣才有機會從妳九條尾巴的防禦當中,找出直接讓攻擊打中妳的方法!」

    阿宅這句話說完後,置放在他身前的漆黑砲台的砲口,就閃耀出爆炸的火光。

    ******

    在律翡翠完全不知道也一無所知的一個地方,是在木偶動漫街這裡的一家叫做黑女僕咖啡廳的餐飲店。

    在這個時間點,不大不小幾乎是雪白顏色的店內空間裡,數張整齊覆蓋上白桌巾的圓桌周圍大多都坐滿客人,看起來顯得生意興隆。

    然後這家店的招牌,同時也是這家店的特色,全都穿著白圍裙黑洋裝的女僕服務生們,忙碌的來回穿梭在桌椅之間的走道,為客人們進行點餐與上菜等服務。

    然後在這些女僕服務生當中,有一名能露出相當自然的微笑,加入這家咖啡廳裡成為服務生才短短一個禮拜左右,已經無法在她身上看見新人特有的慌張、僵硬、笨拙等行為動作,可說完全融入這家黑女僕咖啡廳裡,徹底成為這家店的女僕之一。

    而這一名女性,正是叫做綾曉優的女人。

    綾曉優的步伐敏捷迅速,來往櫃台與餐桌旁的客人之間,動作既是標準又相當優雅,甜美的笑容讓有些點菜的男性客人,都會看得不自覺臉紅起來。

    等到該接待的客人都接待完畢後,綾曉優很快的回來到櫃檯一旁,想要暫且休息一下的將雙手靠放在塑膠製的純白櫃檯桌面上,面對櫃檯桌內的忍不住放鬆的呼出一口氣。

    「辛苦了,曉優!」

    站在櫃檯裡對綾曉優說一句慰勞話的人,是這家黑女僕咖啡廳裡的資深女僕,同時又身兼魔防局成員身分的黑野萌。

    「不會,小萌妳也辛苦了!」綾曉優也客氣的回應一句。

    「話說,我看曉優妳真的是越做越上手了,這幾天下來妳已經完全成為一個專業的女僕服務生了!」

    看見黑野萌以她飽滿的圓潤臉龐,露出滿溢於臉上的燦爛笑容,說出這一段這一句誇讚的話語,綾曉優只能用面容僵硬的尷尬笑容回應。

    「還好,我勉強還可以。」

    綾曉優謙虛的回答黑野萌的話,同時想到自己雖然之前有過在餐廳打工的經驗,可是既使如此在這家黑女僕咖啡廳裡工作頭一兩天,還是會有許多到現在還不能完全適應的地方。

    像是這件身穿的女僕裝,整體外觀看起來還算是樸素簡單,沒有那種吸引男性的多餘裸露的部分,只是綾曉優過去幾乎沒有穿過裙子,即使裙襬長度剛好可以覆蓋過大腿不超過膝蓋,穿著這件有裙子的女僕服裝,讓綾曉優到現在還是有點害羞與不適應。

    還有就是擔當這裡的女僕服務生,有許多服務態度上的規矩,比方說雙腳行走的時候步伐要向內,看起來才會優雅與美妙。看見客人進入或是離開咖啡廳的時候,必須四十五度角的低頭彎下腰,對客人說歡迎光臨或是下次光臨。要不就是面對客人點餐的時候必須雙手抱腹,雙腿膝蓋緊靠一起保持端正的站姿。還有就是幾乎要工作全程保持甜美的笑容,必須要做到自然純真不像一般過於客氣的制式化笑容。達成以上的條件,才算是這間咖啡廳裡標準專業的女僕服務生。

    另外綾曉優還聽說過,過去這家咖啡廳開創初期,曾經有過規定說要女僕服務生們,把進入這家店的客人們都稱呼為主人。

    不過聽說後來,太多服務生都反應這樣的稱呼太過噁心,甚至搞到如果店長不願意修改這項規則,就要集體退出不再繼續擔當本家咖啡廳的女僕服務生。

    最後店長當然就妥協,不再要求女僕服務生們稱客人們為主人,只需要簡單的稱呼為客人就好。

    不管過去已經消失掉的規則,現在黑女僕咖啡廳裡的所有針對女僕服務生的要求,綾曉優現在都已經能夠做到。

    只是這間黑女僕咖啡廳裡,有一件完全不在咖啡廳規則裡的「潛規則」,讓綾曉優到現在都還不能夠適應。

    綾曉優忍不住嘴角抽蓄的悄悄回頭瞧一眼,發現潛藏在所有餐桌座位裡頭的客人們當中,有一些人正偷偷的拿出平板手機,將鏡頭對準這邊偷偷的進行拍照。

    而「這些人」就是讓綾曉優待在這裡工作,沒有辦法完全適應的主要原因。

    「我說小萌啊!為什麼這裡從來都沒有人,想要規定要求客人說在這裡用餐時,禁止使用手機拍照的啊?」

    看見這些對準過來的平板手機,綾曉優總是能隱約的感受到,藏在這些手機後面的視線,飽含透漏出這些人們不良的渴望與嗜好。

    注意到有些人老像是在偷窺一樣,悄悄的拿出平板手機對準綾曉優進行拍照,讓綾曉優總是覺得渾身不舒服。

    「沒辦法!我想曉優妳也清楚,這裡是木偶動漫街,我們黑女僕咖啡廳也是這條街的店家,每天多少都會面對這種客人的!」

    綾曉優視線看回黑野萌臉上,看見她一邊搖頭一邊說起這件事。

    「而且,」黑野萌停頓一下才接著繼續說:「曉優妳剛剛說的想法,過去店裡也不是沒有實施過。」

    「真的嗎?」

    聽見黑野萌這麼說,忍不住驚訝的綾曉優,想想自己只是隨便提議,沒想到這間黑女僕咖啡廳真的曾經禁止過,客人在店內使用手機拍照的行為。

    「只是大概只維持一周左右,最後店裡實在是撐不下去,只好取消禁止客人們拿手機拍照的行為。」

    「啊?什麼!為什麼?」

    「因為那一周的業績,足足少了過去每天平均業績的一半,嚴重影響到咖啡廳的經營才會取消。」黑野萌露出苦笑的表情。

    「這……這樣啊?」

    沒想到禁止客人在店內使用手機拍照,竟然會影響到黑女僕咖啡廳的營收入,這是綾曉優怎麼樣也想不到的。

    不過聽完黑野萌說明的這些事情,綾曉優稍微思考了一下,大致上能理解為什麼黑女僕咖啡廳裡會有這樣的現象。

    除了店裡都是女性服務生的原因之外,大部分會來木偶動漫街這裡的客人群,基本上都是對動漫有喜好的年輕族群較多,而且男性的比例也佔了不少。

    當然年輕男性本能上也是容易對女性感興趣,所以會特地抱持觀賞的心態來到黑女僕咖啡廳這裡,一邊觀賞漂亮的女僕一邊用餐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即使如此,綾曉優還是不太能夠理解,這些人拍照的心態以及原因。

    「不過我想曉優妳還是盡量習慣比較好,畢竟這些人當中還是有不少人會間接幫助我們宣傳黑女僕咖啡廳呢!」

    「宣傳!怎麼回事?」

    綾曉優忍不住感到困惑的發問,就見到黑野萌右手伸入櫃檯底下,從裡頭拿出她自己的平板手機,並且將平板手機擺在桌面上用雙手操作一下子,黑野萌很快的就讓手機螢幕登入某個網路頁面,並且將自己的手機在櫃檯桌面上旋轉,伸手將手機推到綾曉優眼前。

    「你看,這是我在網上查到的某人臉書。」

    然後綾曉優看見手機螢幕上,呈現出某張貼在個人臉書上的照片,綾曉優不自主的看得張大口。

    「哎!竟然是我的照片!究竟是在什麼時候?」

    綾曉優看見的是一張,身穿女僕裝的自己在黑女僕咖啡廳工作的樣子。

    而且這張照片不知道是挑在哪一天與什麼時機點拍下,剛好就是綾曉優雙手端起放置餐點的托盤,不知道被誰叫喊而側身回頭看的照片。

    重點是這張照片拍攝得,連綾曉優本人都覺得太過完美,看看照片上整張臉都完整被拍下的神情自然的微微張開口,將托盤握在身前的雙手剛好與腰平行,同時這拍攝到的角度剛好把綾曉優身材前後的曲線輪廓,鮮明突出的特色都展現了出來。

    外加這張照片上托盤盛裝的餐點,剛好是一盤蛋糕與一杯咖啡,使得這臉書的張貼人得以在下方標示一段話說:「客人,想要甜點嗎?馬上來!」

    看見這種被人偷拍得這麼完美的照片,專業到跟雜誌封面沒兩樣的水準,綾曉優覺得自己的心情忽然複雜起來,不知道是要對被偷拍成這樣感到高興,還是要抱怨怎麼把這種有點性感的照片給貼上去。

    「曉優,這張照片拍得不錯吧!」此時黑野萌臉上的笑容,明顯笑得有點幸災樂禍。

    「呃……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綾曉優覺得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很僵硬。

    「總之這張照片下面的文字,還特地幫我們標明黑女僕咖啡廳的地址,不覺得張貼這張照片的人還挺貼心的嗎?」

    「呃……算是吧?」

    綾曉優仔細看了照片下面的文字,還有一段標明說:「此人是當地店家最新進美女,還請各位踴躍去當地觀賞」,說得咖啡廳賣的不是咖啡反倒是美女一樣。

    總覺得好像都無所謂了?抱持複雜心情的綾曉優開始覺得有點頭昏,已經不太想要去思考在店內使用手機偷拍人到底正不正確。

    「喂!這位客人了!你剛剛是不是拍到不該拍的地方?」

    突然在這時候,明顯有一名女性的聲音對人大聲說話,讓綾曉優嚇得肩膀都忍不住顫抖一下。

    不過隨後聽出這聲音的主人,綾曉優轉頭看往說話聲音傳來的方向,忍不住感覺到尷尬的露出苦笑。

    「我沒有……!」

    「什麼沒有?快點把你手機給交出來!」

    然後綾曉優就看見具有一半紅髮一半藍髮的女性,身穿女僕裝的冬瑜夏正在滿臉笑容的咬牙切齒,雙手一把抓起坐在座位上的一名戴眼鏡的瘦弱男性,冬瑜夏雙手五指有力的扯起他的襯衫衣領,正在大聲的對著他進行質問。

    「唉!瑜夏又忍不住對人發飆了嗎?」

    瞧一眼在自己一旁無奈苦笑這麼說的黑野萌,繼續看往冬瑜夏單方面對人大聲咆哮的綾曉優,反倒真心覺得有些佩服她。

    「我都不敢這樣直接抓起男生大罵呢!」

    綾曉優承認自己的性格比較膽小容易怕事,像冬瑜夏現在這樣毫不顧忌的對著男人大罵,實在是沒有辦法做到。

    「沒辦法,因為瑜夏的個性就像她的頭髮一樣,擁有女生細膩的水靈心智的同時,還具備跟男孩子一樣的火爆脾氣。」

    看見黑野萌裝出一副像是心靈導師一樣成熟穩重的表情,在講敘關於冬瑜夏心靈特質的專業模樣,讓綾曉優只能有點懷疑的尷尬笑著。

    綾曉優開始閉上嘴沉默,打算就這樣繼續看著冬瑜夏,等待她到底要對人大聲叫罵到什麼時候,黑野萌接著又繼續開口:

    「看樣子,今天如果又能這樣平安度過就好了!」

    聽見黑野萌忽然這樣說,綾曉優忍不住看往她臉上的表情,發現她臉上雖然還帶著一抹微笑,可是有所思考的眼神已經透露出黑野萌的擔心。

    能理解到黑野萌的想法,繼續保持沉默的綾曉優,心情開始感覺到沉重的再度看往對人大吼的冬瑜夏。

    事實上冬瑜夏之所以會在這裡,主要的理由是和黑野萌一起保護綾曉優。

    自從知道綾曉優的表妹白心柔,是魔導世界的十王之一骷髏以後,紅蓮楓擔心她可能會親自再度出現在綾曉優眼前,並且可能會想要將綾曉優給帶走,因此特地吩咐冬瑜夏暫時轉調到木偶動漫街,暫時擔任黑女僕咖啡廳的服務生。

    雖然說綾曉優相信白心柔一定還是善良的,不會對自己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可是紅蓮楓她顧慮白心柔還是有可能將綾曉優作為人質,作為牽制魔防局行動的手段,才會對冬瑜夏進行這樣的配置。

    另外表妹白心柔,同時也是魔導世界的十王骷髏,具有跟紅蓮楓和梓吟樂相當的實力,即使是冬瑜夏和黑野萌聯手對付,恐怕也會很容易陷入苦戰。

    因此,派冬瑜夏過來,只是拖延白心柔立刻帶走綾曉優的手段,爭取到能讓收到通知的梓吟樂或是紅蓮楓,還能有足夠的時間趕到這裡阻止。

    雖然最好的方法,其實是要紅蓮楓或梓吟樂其中一人安插到這裡,全程保護綾曉優才是最安全穩定的做法。

    不過不這麼做的原因,主要她們也是魔防局的重要戰力,不應該全盤分配到綾曉優身上,只顧預防白心柔出現卻不顧其他重要的工作是不行的。

    在魔防局裡上過課的綾曉優知道,勇者階級跟一般低階成員不一樣,需要獨自一人管理十幾塊區域,除了偶爾巡邏查看這十幾區內低階魔防局成員的工作狀況以外,同時還要對付在這十幾區內出現的巨獸級魔物。

    另外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對付或逮捕犯罪的魔法異能者,像魔導世界這組織出現的現在,紅蓮楓和梓吟樂是沒辦法從這件事上抽身的,因為這明顯是一群犯罪的魔法異能者團體。

    所以這幾天,紅蓮楓和梓吟樂一定會忙於在新葉市裡負責區域巡邏,為了找出關於魔導世界他們各種蛛絲馬跡的線索,好將這群人趕緊一起全部逮捕歸案。

    事情狀況上雖然如此,可是不用太過擔心的是,梓吟樂活動的區域範圍是離這裡最近的。

    所以她每天都會抽空來這裡看好幾次,甚至每天的中午都刻意過來這裡享用中餐,至少還是提升不少安全性。

    「……就是說啊!」

    綾曉優認同的回應了黑野萌這句話後,沒有過多久的時間,在這櫃檯旁邊唯一的咖啡廳出入口,傳來鈴鐺被觸動的聲音,明顯是有人推開了玻璃門走了進來。

    「啊!歡迎光臨!」

    聽見這開門的鈴聲,以為又是客人走進來的綾曉優,想都沒有想的轉身面向門口,低頭彎下腰喊出歡迎光臨的這句話。

    可是當綾曉優抬起頭來挺直腰,看清楚對方的模樣之後,綾曉優她整個人忍不住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