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第一章 被稱為女王的九尾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沒想到阿宅和阿滿同時反擊後,都以一擊輕易的擊倒魔導世界的敵方兩人,讓律翡翠看得完全傻眼。

    奇怪!對方有這麼好對付嗎?

    躲在牆角後頭探頭觀看的律翡翠,對於這一點充滿困惑,至少在律翡翠的眼中看起來,敵方浣熊人和狸貓人的動作不差,可是卻輕易的被阿宅與阿滿一招擊倒。

    當律翡翠以為,敵方兩人難道就此被打倒在地,再也站不起來的時候,躺倒在地上的兩人還是開始產生了動靜。

    「可惡,頭好痛!混帳傢伙,我要加倍償還!」

    「你這胖子,別以為打中我一次,就認為贏過了我!」

    壯碩的浣熊人和瘦小的狸貓人,比律翡翠想像的還耐打許多,前者是單手摸著額頭轉身爬起來,後者則是有點搖擺的站起用雙手抱著肚子。

    隨後看見他們站起來的阿宅與阿滿,露出的表情顯然還是有些訝異的睜大眼。

    「唉?我還以為我出手夠力了!難道還不夠?」

    「阿宅,看來是變身系的耐打能力幫助了他們!」

    阿宅與阿滿互相討論出無法一次打倒他們的原因後,聽見阿宅他們對話內容的敵方兩人,表情明顯忍不住的再次火大起來。

    「少自以為是了!看我怎麼教訓你,你這瘦竹竿!」

    「胖子,別以為有第二次!」

    敵方浣熊人與狸貓人主動奔跑起來,再次向阿宅與阿滿兩人進攻過來。

    面對敵方兩人再次以肢體為主的攻擊方式,阿宅與阿滿不但輕易的迴避躲開,甚至還用同樣的擊倒方式再次將敵方給擊倒。

    這樣的過程大概重複了幾次後,阿宅與阿滿依序解除手上或是身上的魔法異能變化,再度面無表情的眼看著倒在地上的敵方兩人。

    「可惡,我就不相信打不倒你!」

    「別得意!看我把你那一層皮剝了!」

    現在敵方兩人再次從地上爬起來的動作,顫抖的樣子看起來已經明顯非常的勉強,就算站穩腳步盡量挺直身軀,明顯起伏的胸腔還有些急促的呼吸吐氣聲,都表明透露出他們體力不足的狀況。

    不過看見他們再次踏步往前的樣子,顯然還想要跟阿宅與阿滿他們繼續戰鬥,意志出乎意料外的強韌。

    「……阿滿,我們趕快收拾他們,請人把他們帶回局裡去吧!」

    「好,我知道了!阿宅!」

    注意到敵方不屈服的氣勢,阿宅與阿滿雖然在實力上有優勢,不過還是神情認真起來面對敵方,打算給予他們最後的攻擊,給這一場戰鬥做個結束。

    可是卻在這個時候,明顯有名女性的聲音,從高處開口大聲吶喊傳了下來,停止了雙方接下來的動作。

    「夠了!給我停止了!」

    是紅蓮楓小姐來了!

    聽見是女性的聲音,露出開心笑容的律翡翠,這麼以為的抬頭往上看,發現對方的樣貌卻讓律翡翠忍不住收起笑容。

    她……她是誰?

    感到滿腹困惑的律翡翠,看見的是一名身穿黑袍的女性,站在五層高的住家屋頂圍牆上方,而覆蓋住她全身的衣袍,受到風的吹拂正在輕微的擺動。

    在律翡翠陷入不知道對方究竟是誰的混亂思緒當中時,敵方的浣熊人與狐狸人馬上認出對方,並且語氣驚訝的喊出對她的稱呼。

    「女……女王!妳怎麼來了?」

    敵方兩人看見對方的到來,同時驚訝的喊出對她的稱呼後,被稱為女王身穿黑袍的女性,毫不猶豫的跨出一步從屋頂的圍牆上往下跳,整個人迅速且輕盈的跳落在對面的人行道上。

    蹲姿起身的女王以從容不迫的姿態,腳步緩慢的往這邊走來,她的面容被覆蓋過頭的連帽給遮蔽,裸露的小腿則若隱若現的透過黑袍下襬的縫隙浮現,最後走到阿宅他們與敵方兩人中間外五公尺左右距離停下。

    看見女王的到來,壯碩的浣熊人與瘦小的狸貓人,馬上動作慌張的小跑步來到她面前跪下,舉高雙手將上半身往前趴下,看起來非常恭敬的迎接女王。

    女王看見兩人跪在她眼前趴下,她便開始用冷酷的語氣說:「我不是叫你們買點飲料回來嗎?怎麼會在這裡跟人打了起來?」

    女王對他們進行質問,兩人口氣慌張的各說起理由。

    「都是他說看見兩個很好欺負的魔防局走狗,想說可以在明天作戰開始以前,先打敗他們當作暖身!」瘦小狸貓人說起理由時,還轉頭看往一旁的壯碩浣熊人,並伸出手指來頻頻指著他講。

    「等等!你也不是贊成我說的這項提議嗎?說他們看起來就非常的弱小,剛好可以用來當作沙包,發洩這幾天躲起來的枯燥無聊!」聽見瘦小狸貓人竟然把責任推給她,壯碩浣熊人也忍不住不滿的轉頭看往他反駁。

    然後這兩人就開始激動的你一言我一句,各種互相推卸責任的理由陸續說出口,顯然想在女王面前替自己開脫罪名。

    女王保持沉默的看著他們吵了一會,然後才出聲冷酷的打斷他們的對話。

    「夠了!不用說了!」然後女王停頓了一下,看他們兩個都乖乖的閉上嘴巴,繼續低頭面對自己後,才接著繼續說:「情況我大致上理解了,簡單來說你們就是以為自己能輕鬆的打敗他們,結果卻反被他們給打敗得很難看是吧?」

    女王推理出狀況後,兩名男人只能繼續跪臥在她面前,默默承認的點頭。

    「是嗎?身為我的左右護衛,不但擅自行動挑起戰鬥,還輸得這麼難看!……你們想要我怎麼懲罰你們?」

    當女王口中提出「懲罰」兩字後,兩人再度慌張的抬起頭來,開口說出一些想要挽回失敗的理由。

    「女王,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一定能打敗他們!」

    「沒錯,我們這一次一定能打敗這兩個傢伙!」

    在這兩人苦苦哀求後,女王陷入沉默當中好像思考了一下子,隨後才回應他們的請求。

    「不用了!我剛剛已經看到你們跟這兩人戰鬥的樣子,再打下去只是繼續在我眼前出糗而已!」

    在女王這麼回答他們之後,這兩人像是知道已經要受罰了一樣,默默的低下頭準備承受女王給予他們的懲罰。

    可是女王接下來卻說出讓他們意外的話。

    「懲罰的部分我事後再來想,你們先從我眼前退開!」

    女王這句話一說出口,跪臥在地上的兩人馬上抬起頭來,似乎迅速理解出了女王的意圖,露出驚訝的表情說:「難……難道女王妳要?」

    如同他們口中的猜測一樣,律翡翠看見女王受到連帽覆蓋的面孔,明顯轉向往阿宅與阿滿這邊看過來。

    阿宅與阿滿顯然也注意到了女王的反應,兩人立刻繃緊神情擺出備戰的姿態,並且面對女王緩緩的退後幾步。

    「沒錯,既然能將身為左右護衛的你們打成這樣,代表這兩名魔防局的人的實力,在我們魔導世界裡有一般平均水準之上!」

    「所以女王你要親自對付他們嗎?」狸貓人看起來有些驚訝的說。

    「當然!既然他們是魔防局的走狗,理所當然是不能被放過的!」

    女王用肯定的語氣說出這段話後,浣熊人與狸貓人互相瞧看了一眼,然後就非常默契的同時從地上站起來,雙方立刻快步繞過女王身邊的左右,一起像是侍衛一樣站姿標準的待在女王身後的兩旁。

    然後女王轉身面對阿宅與阿滿兩人,伸手抓起身上的黑袍,然後迅速轉身的一扯,扔到身後的黑袍就緩緩的飄落在,浣熊人與狸貓人舉起的雙手上。

    此時脫掉黑袍的女王,樣貌徹底呈現在眼前,讓律翡翠忍不住頓時看得愣住。

    女王有一頭好像會閃耀光芒的金髮,柔順的披散在肩膀後方輕微擺動。頭頂上有一對尖挺毛絨的耳朵,其橙黃的毛色可以讓人輕易判斷出這是狐狸的耳朵。身穿的服裝明顯像是左右穿套的和服,在黃色為基底的布料上有盛開櫻花的圖案遍佈整體。環繞緊束腰圍的寬薄腰帶,則是一條鮮紅的布巾上有著雲朵遍佈的圖案,在身後綑綁成如同蝴蝶展翅一樣的漂亮活結。一雙黑底的涼鞋,固定連接鞋墊左右的皮帶,交錯環繞腳掌套牢至腳踝。

    律翡翠看到這裡,即使外貌整體裝飾上已經夠讓人驚艷,女王好像還嫌不夠一樣,和服除了保持常規的寬鬆長袖,下方的裙擺設計只夠覆蓋住上半的大腿,裸露出膝蓋的雙腿白皙無瑕的太過分,還有衣服領口拉開得有點過於寬闊,又或是胸前的部位無法完整塞下,過於緊密服貼的肌膚縫隙,都從衣服裡頭裸露出外頭。

    另外還更吸引人注意力的是,女王的面孔同時具有美麗與成熟的特質,充滿自信的眼神散發出強烈的吸引力,她只是輕微的勾起嘴角露出微笑,面對她的阿宅與阿滿都看得滿臉通紅的像是一顆蘋果。

    所以律翡翠整體看下來,簡單來說就是女王除了頭頂那一對特異的狐狸耳朵,她具有魔鬼般的身材曲線,是大部分的普通女性遠遠沾不上邊的水準。

    總覺得……這被稱作女王的人,不是什麼好人!

    因此律翡翠對此思考判斷的基準,並不是因為她是浣熊人與狸貓人的領導所以覺得她是壞人的一方,而是毫無根據的女性直覺,讓律翡翠對女王產生了敵意。

    「你們好,我是魔導世界的十王九尾,就是你們打倒我的小浣熊和小狸貓嗎?」

    不知為何,女王自稱為魔導世界的十王九尾,而且現在的語氣跟剛剛的冷酷語氣完全不同,甜蜜的像是溫熱的糖蜜融化在口中黏膩舌頭的感覺,化作語氣從她充滿自信的笑容表情上開口說出。

    聽見九尾明知故問的問題,本來滿臉通紅的阿宅與阿滿,卻好像突然冷靜下來似的臉色迅速的消退還原。

    「如果我們承認妳的問題,妳想要怎麼做?」阿宅沒有放鬆戒心,以謹慎的語氣反問九尾。

    「別緊張、別緊張!兩個可愛的小傢伙。老實說,我看你們既然能輕易的打倒我的小浣熊和小狸貓,讓我有一點捨不得在這裡將你們直接處理掉,所以我有一件對你們有好處的提議,想要聽聽看嗎?」

    九尾故作輕鬆的語氣說出這段話,明顯想要降低阿宅與阿滿對她的警戒心。

    不知道九尾的意圖為何,持續躲在牆角後頭偷偷探頭觀看的律翡翠,希望阿宅與阿滿不要輕易的上了對方的當。

    「提議?什麼樣的提議?」依舊由阿宅保持警戒的問答。

    「很簡單,我看你們既然有那種實力打倒我的小浣熊和小狸貓,要不要來取代他們來成為我的左右護衛呢?」

    沒想到,九尾竟然開口說出具備這樣條件的提議,阿宅與阿滿的表情頓時呈現張口訝異。

    不過阿宅與阿滿看起來都還沒有開始思考,該怎麼回應九尾的提議與邀請,九尾身後兩旁的浣熊人與狸貓人立刻開口抗議。

    「女王,怎麼可以讓魔防局的走狗取代我們!」

    「就是說,再怎麼樣他們都是敵人啊!」

    雖然他們出口的理由,明顯想要勸導九尾改變心意,不過聽見他們發言的九尾,瞬間收起笑容回頭往他們臉上瞧一眼,兩人立刻就閉上嘴巴默默的沉下臉。

    看見他們總算乖乖的安靜下來後,再度回過頭來面對阿宅與阿滿的九尾重新露出笑容。

    「為什麼邀請我們成為妳的護衛,這對妳又有什麼好處?」這次由阿滿開口發問問題,瞇起的困惑眼神充分顯示阿滿不能理解九尾的想法。

    「小傢伙,理由其實沒什麼,只是我認為你們這樣的人才,如果不能為我所用實在是太可惜了!」

    「太可惜?」阿宅說。

    「沒錯,你們身為魔防局的那一方應該知道,我們魔導世界為了統治這座城市即將發起戰鬥,如果你們魔防局不幸被我們打敗了,請問你們歸屬接下來要去那裡尋找呢?」

    對於九尾提出的假設性問題,阿宅與阿滿好像面無表情的陷入沉默,保持有些距離觀看的律翡翠無法肯定判斷,阿宅與阿滿內心當中是否開始動搖起來。

    「而且,如果你們願意加入我這邊,我將會賦予你們前所未有的獎勵喔!」

    九尾說起這句話的同時,左腳整個往前踏出一大步,然後彎下腰來將右手掌撐在膝蓋上,左手掌則插在左側腰上,刻意將她胸前的縫隙完整呈現給阿宅與阿滿觀賞,不知有意無意的還讓充滿過於甜膩笑容的臉上,使緊閉的嘴唇縫隙輕輕的伸出舌尖舔過厚實的嘴唇。

    律翡翠看到這裡,發現好不容易才冷靜下來的阿宅與阿滿,他們的臉色看起來又紅了起來,看起來有些緊張的吞嚥口水。

    什麼啊!竟然在勾引阿宅他們!

    律翡翠咬牙看得有些衝動,她沒料想到九尾竟然利用她自身的女性優勢,想要誘惑阿宅與阿滿加入她那一邊。

    果然真的不是好人!

    律翡翠想到這裡,才忽然明白為什麼看見九尾的樣貌,會直覺的認為她是壞人,想了一想才發現九尾的長相,非常像是電視上那種只會利用身材勾引男人,可以不擇手段使壞的爛女人。

    身為女性的律翡翠,完全看不慣九尾這樣的行為,正有想要衝出去大聲叫醒被迷惑的阿宅與阿滿的念頭,沒想到接下來卻聽見阿宅與阿滿,毫不猶豫開口距拒絕九尾邀請的話語。

    「呃……不好意思,小姐!不管妳給我們多好的條件,我也不會加入你們的!」阿宅說。

    「沒錯!」阿滿說。

    隨後阿宅他們倆竟然表現出堅定的神情,一絲猶豫都沒有的否定九尾的邀請,使得九尾看起來很訝異的張開口。

    「為什麼?難道我不夠資格讓你們加入嗎?」

    此時的九尾不再裝出甜蜜的笑容,幾乎近乎冰冷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浮現在她臉上,顯然她根本不敢相有男人會拒絕她的邀請。

    對於九尾的疑問,阿宅與阿滿只用很簡單的理由回答。

    「我們有身為魔防局一份子的自豪,以守護新葉市的和平為榮,是絕對不會加入妳們的!」

    「沒錯,我們知道你們為了你們魔導世界的目的,打算使用武力在新葉市裡引起混亂,身為居住在新葉市裡的我,像你們這樣的團體我也是不會加入的!」

    阿宅與阿滿加重語氣,再次堅決強調絕不會加入九尾底下後,陷入沉默的九尾微微低下的臉孔佈上陰影。

    說得好啊!阿宅、阿滿!

    看見他們果斷的拒絕九尾的邀請,還以為他們可能會被誘惑加入的律翡翠,總算放下如同大石頭般沉重的擔心情緒,同時還忍不住激動的舉起手來在胸口前握起拳頭,默默的在心中讚美阿宅他們說得真好。

    被阿宅他們果斷拒絕的九尾,默默低下的陰沉臉孔只維持幾次眨眼的時間過後,見到她抬起的面容沒有露出憤怒的表情,卻是露出更加甜膩的笑容出來,彷彿在這一副笑容底下,藏著一把塗滿劇毒的刀刃。

    「是嗎?我還是第一次被男人拒絕呢!」

    九尾不改她的甜膩笑容,背後閃耀出金黃色的魔力光芒,有九條狐狸模樣的尾巴從臀部伸展出來,順時針柔軟轉動的在她背後散開成放射狀,九條尾巴的尾部尖端彼此之間要是連上圓弧線,可能就會形成漂亮整齊的圓形,像是花朵一樣在身後綻放。

    九尾身後的光芒黯淡下來停止閃耀之後,九條尾巴像是要保護九尾自身一樣,數條尾巴交錯、旋轉、捲曲在九尾的周身。

    然後九尾加重語氣的繼續說:「那麼你們就消失在我眼前吧!」

    聽見九尾發出戰鬥的宣言,視線緊盯九尾動作的阿宅立刻開口提醒阿滿。

    「阿滿!」

    「我知道!」

    阿宅的提醒話語當中沒有任何提示,阿滿卻像是明白阿宅心中所想的一樣,立刻跨步來到阿宅身前張開奇想空間,將自己變成身穿全身盔甲,左手持盾牌右手持單手劍的鎧甲騎士。

    近乎同時的,九尾身上的一條狐狸尾巴,忽然急速的伸長往阿滿身上揮下拍打。

    阿滿提起手中的盾牌,阿宅也跟著動作將雙手掌撐在阿滿背後施加推力,一條尾巴強勁的揮打力道落在盾牌上,兩人一起被這攻擊力道推動逼退兩三公尺才停下來。

    「好險啊!」彷彿預知到九尾會立刻攻擊過來的阿宅,表情上雖然看起來不覺得意外,可是滿臉的冷汗代表他還是被九尾的攻擊給驚嚇到。

    「阿宅,這不得了啊!這小姐用尾巴攻擊的威力,跟大哥一拳打到盾牌上的手感差不多啊!」阿滿的表情凝重到不能夠再凝重的說出這句話,意思明顯表達九尾的尾巴一擊揮打的力道,跟炎辰陽一拳打擊的力道差不多。

    「嗯、嗯!這就是魔導世界的十王嗎?實力可真不得了啊!」面容嚴肅的阿宅也看得出來的點頭說。

    「怎麼了?兩個小傢伙!難道你們反悔了嗎?如果趁現在下跪向我道歉的話,或許我會重新考慮邀請你們的事情喔!」

    九尾大聲開口的話雖然這麼說,可是她甜膩笑容上的眼神還有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還是充分表示出她內心正在熊熊燃燒起憤怒的證據。

    「阿宅,趕快找機會聯絡紅蓮楓小姐過來,我試著抵擋一下她的攻擊!」

    「我知道了!」

    聽從阿滿說出的指示,阿宅立刻以阿滿為盾腳步迅速的倒退拉長距離,從身上拿出手機顯然要請求支援。

    「你們以為我會眼睜睜的看你們叫人過來幫忙嗎?」

    明顯要阻止阿宅聯絡支援的九尾,以極快的動作與速度往前一跳,輕易的跳躍過阿滿的頭頂上約一樓的高度,然後跳落在阿滿與阿宅的中間,面對阿宅想要揮出尾巴進行攻擊。

    「別想得逞!」

    回頭的阿滿忽然間大幅度的擴張自身奇想空間的範圍,將跳躍到身後的九尾給壟罩進奇想空間的範圍裡頭。

    「牢籠!」

    阿宅手持單手劍轉身往後指向,隨後九尾身邊四面方向外加上方,分別憑空出現一面鐵欄,欄角欄邊迅速結合起來,組合形成一個立體構造的牢籠,想要將九尾完全困在媕Y。

    「以為這種破牢籠就能阻礙我嗎?」

    九尾捲動起身邊的幾條尾巴,像是數條鞭子一樣向外的拍打,輕易破壞建固好的牢籠,使其分解成破碎扭曲的鐵條。

    然後突破牢籠的九尾,立刻伸出一條尾巴,朝向阿宅手上的手機襲擊。

    阿宅因為反應不過來躲避不及,手上的平面手機就這樣被打出手中,掉落在一旁的地上滑動一點距離才停止。

    「糟糕!」

    看見手機被彈飛掉在地上,而且螢幕出現了蜘蛛網狀的裂痕,阿宅的神情頓時變得凝重與焦躁起來。

    「不管你們想要呼叫支援還是逃跑,我都不會任由你們做出任何行動的!」

    九尾發出這樣的宣言,驅使身後所有的九條尾巴,分別左五條右四條兩邊伸展延長,來到阿滿與阿宅身邊捲曲,明顯想要將他們纏繞束縛起來。

    「嗚!」

    「哇喔!」

    面對尾巴的來襲,阿滿看起來很吃力的用手中的單手劍和盾牌,總算勉強揮動斬開與提起擋掉尾巴的纏繞。同時阿宅也慌張的往一旁翻滾兩三圈,才脫離九尾的尾巴能夠伸展纏繞的距離。

    「可惡,這樣根本沒機會聯絡請求支援!」

    看見一臉焦急站起來的阿宅一開口就這麼說,明顯還想找出機會聯絡呼叫支援過來。

    不過一直躲在一旁觀看的律翡翠,可是清楚看見掉落在地上的阿宅手機壞掉的模樣,明確的知道自身手機壞掉的阿宅,現在根本沒有辦法聯絡支援過來。

    但是為了讓阿宅與阿滿他們放心,律翡翠決定從牆角裡頭站出來,大聲提醒他們說紅蓮楓已經趕在路上過來的事實。

    「阿宅,放心吧!我已經聯絡過紅蓮楓小姐了!她馬上就過來了!」

    隨後阿宅就聽見律翡翠的叫喊,轉頭看過來露出睜大眼睛的訝異表情。

    「啊!律翡翠小姐妳怎麼還在這裡?話說妳剛剛說的是真的嗎?」

    「是真的,請放心!」無視阿宅前半段的問題,律翡翠直接回答後半段的問題。

    「那就太感謝律翡翠小姐了!不過請妳還是趕快離開這裡,既然紅蓮楓小姐會趕過來,我們必須將她拖延在這裡才行!」話說完,阿宅再度回頭面向九尾,讓雙手上各變出一把手槍,以九尾為目標向前舉起雙槍對準。

    律翡翠對阿宅大聲提醒完畢後,卻還是沒有照著阿宅的提醒,整個人繼續躲回牆角後頭躲著。

    阿宅抱歉!不過我不能這麼輕易的丟下你們離開!

    律翡翠會做出這種充滿風險的決定,除了相信紅蓮楓一定會趕過來幫助他們化解危機以外,另外就是因為把他們當作朋友,律翡翠無法輕易的扔下他們。

    而且律翡翠總有一種直覺,也就是第六感正在告訴她……。

    一定有我能幫忙的事情!律翡翠毫無根據的相信自己的直覺。

    「喔?原來你們還有可愛的幫手啊!」

    忽然聽見有人說出這句話,律翡翠忍不住感到疑惑的探頭看出去,發現那叫做九尾的女性將視線往這邊看過來。

    啊,糟糕!

    發現對方注意到自己,律翡翠再度將頭縮回牆角內。

    「女王,要不要我們去把她捉起來!」

    躲在牆角後的律翡翠,聽見狸貓人的開口對九尾提議這件事,讓律翡翠感到驚嚇的渾身顫抖了一下。

    「不用管她,看起來就只是普通的少女,沒有任何威脅!」

    「……是!」

    在九尾這句命令之後,聽見狸貓人選擇接受命令的回應,律翡翠還是有點擔心的再次探頭看出去,發現九尾不再將視線往這邊看過來,同時狸貓人與身邊的浣熊人繼續在附近不遠的位置端正站立,視線全注視在九尾的身上。

    看見他們都不再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律翡翠感到放心的吐出了一口氣,想說不用擔心會被他們抓起來的同時,壓下心中的緊張繼續觀看阿宅與阿滿對上九尾的狀況。

    此時站在阿宅與阿滿中間的九尾,一副輕鬆隨意的樣貌觀看左右兩邊,好像一切的狀況全都在她的掌握當中一樣。

    「看來你們真的打算牽制我,看起來一點都沒打算要逃呢!」

    九尾像是在對他們問話的這麼說,不過阿宅與阿滿並沒有回答九尾的話,兩人都只是一副集中精神的表情,看起來都在等待最佳的攻擊時機。

    「那麼,我就試試看你們可以撐多久吧!」

    話說完,九尾身上的尾巴再度向外伸展,分別捲起揮往阿宅與阿滿身上。

    「看槍!」

    左右跳開的阿宅,雙手舉起的槍口閃耀出火光,連續的子彈往九尾身上射向。

    「呵!」

    九尾依舊態度從容,而且人竟然還站在原地不躲,任由纏繞在身邊的尾巴柔軟的捲曲扭動,輕易擋下來射來的子彈。

    「那就看我的大砲!」

    在九尾身後的阿滿,身穿鎧甲的全身光芒一閃,馬上就換了一件服裝,看起來像是海盜船長穿的衣服,同時他身前也變出一座,巨大槍管掛在兩輪推車上的砲台。

    變出大砲為什麼還要跟著換裝啊?

    律翡翠在心中忍不住質疑,阿滿明明變出砲台就好,為什麼還要換裝成海盜船長服裝時,阿滿特地裝模作樣的拔出插在腰側刀鞘的長刀,還將手中的長刀朝向九尾對準,隨後喊出了發射大砲的指令。

    「大砲發射!」

    砲管後頭的明明沒有可點火燃燒的引線,根本也沒有操作大砲的人員,毫無預備動作的直接就發出轟了一聲,大砲口噴出一顆飛速極快的黑球,準確的射向九尾身上。

    在如此近距離之下,律翡翠根本來不及反應思考出,怎麼對舉長刀指揮的阿滿吐槽,砲彈直接擊中九尾閃耀出火光,冒出壟罩她身軀的濃厚黑煙。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