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第十四章 早上的相遇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事情發生在昨天的禮拜六,也就是炎辰陽和奇沐偶在不知情的狀況下,遇見被稱為鬥鯊的海吾治以及自稱黃飛蜂的黃蜂的同一天,律翡翠在別的地方遭遇的事件。

    在這一天的早上大約七點半的時間,這一天學校放假沒有上課,於是閒著沒事的律翡翠一個人從家裡走出來,純粹只是散散心的來到市區街道上行走。

    走在人行道上,臉上戴一副圓框眼鏡的律翡翠,擺動起腦後綁起的雙辮子,隨意的觀望左右的景色;左邊寬闊的馬路上依舊車輛來往頻繁,發出的喇叭聲和引擎聲幾乎都沒有停歇過;從右邊望向前方可清楚見到一棵一棵間隔有序的行道樹,在樹頭上長滿茂盛鮮綠的枝葉,幾乎完整的壟罩在人行道上形成樹蔭,走在這其中可以不時的看見,幾片枯老的樹葉從樹上緩緩飄落的景象。

    當律翡翠忍不住一邊行走一邊抬頭觀賞起,沉迷在些許枯葉從茂密的樹枝上掉落下來的景象時,從一旁傳來像是自動門打開的鈴聲,隨後沒注意到的律翡翠就被某人從一旁撞上。

    「呀啊!」

    然後律翡翠就不小心跌坐在地上。

    「啊!妳沒事吧?不小心撞到妳真是抱歉!」

    隨後聽見對方的聲音,律翡翠緩緩抬起頭來看往說話的對象,才發現對方看起來是年紀步入中年的女性。

    看見這中年女性彎下腰露出不好意思的愧疚表情,對律翡翠伸出手來示意想要拉她起來,眼見對方舉動的律翡翠也沒有多加思考,就伸出手來握起中年女性的手。

    被中年女性幫忙拉起的律翡翠站起來後,眼前的中年女性態度慎重的再度向律翡翠道歉。

    「抱歉了!年輕小姐,因為我的分心讓妳跌倒真是抱歉!」

    看見中年女性向自己低頭道歉,律翡翠有些慌張的交叉揮起手說:「阿姨,不用道歉!畢竟我自己也是不專心走路,沒什麼資格讓阿姨道歉,更何況我也沒受什麼傷,所以阿姨請妳就不用擔心了!」

    律翡翠明確的表示不在意被中年女性撞倒的事情後,眼前的中年女性表情才看起來有些釋懷的抬起頭來。

    「感謝年輕小姐妳的原諒,真是不好意思!」

    「不,不會的!我才想向你道歉呢!」

    律翡翠和眼前的中年女性互相客氣表示歉意後,律翡翠忽然聽見在這名中年女性身邊的右後方有人接著開口說話。

    「真是的,早跟妳說了不要一天到晚想東想西的,也不會像這樣給人惹出麻煩!」

    聽見對方抱怨的聲音,律翡翠這才發現在這中年女性身後,還站了一名擺出一副嚴厲表情的中年男性。

    中年女性注意到這名中年男性說話,只是眼神略帶不滿的回頭看一眼,什麼話也沒對這中年男性說。

    不過律翡翠注意到這名中年男性的存在,還有看見他雙手上各提起一袋裝滿東西的白色塑膠袋,再看看他和中年女性身後是一家超商,律翡翠馬上就猜測出來這兩人應該是剛從超市買東西出來的夫婦。

    「不好意思,阿姨妳跟後面的叔叔是夫妻嗎?」在心中推理出這種可能,律翡翠有點好奇的問起這件問題。

    「是啊!他是我丈夫,我們因為家裡缺了一些食材和日常用品,所以一起出來買東西,現在正準備回家去。」露出客氣笑容的中年女性,沒有猶豫的回答律翡翠的問題,還一點都不介意的順便回答他和中年男性出來的目的。

    「這樣啊!能一起出來那就表示阿姨和叔叔的感情很好囉?」確定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後,律翡翠露出微笑說出客套的話。

    「我們只是感情普通的一對夫妻罷了!」看起來在苦笑的中年女性只是謙虛的回答。

    這一段對話說完,律翡翠忍不住再將視線往站在一旁的中年男性的臉上看去,發現他明顯一點想要加入對話的意思都沒有,還是一張緊繃的嚴厲神情看往一旁。

    律翡翠看得出來,這兩夫妻之間有一種看不見的尷尬,纏繞在他們周圍化成凝重的氣氛。

    律翡翠心知肚明這是他們的家庭問題,身為外人的自己是沒有資格過問這種私事的。

    「那麼,我就不打擾阿姨你們回家了!」

    視線從中年男性的側臉上移開,律翡翠再度面向中年女性說出這句話,想要跟這兩夫婦分別離開的時候,這時才注意到眼前的中年女性,露出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眼神與表情。

    中年女性的笑容看起來很溫暖,然後其溫柔眼神注視律翡翠的樣子,像是在看待熟悉的家人似的。

    不懂中年女性怎麼會露出這種表情,律翡翠只好覺得有點尷尬的問說:「不好意思,阿姨!我臉上有什麼嗎?」

    律翡翠感到疑惑的開口問後,眼前的中年女性才像是從陷入充滿幻覺的思緒當中回神過來似的,有點被驚嚇的到睜大眼,隨後露出僵硬的笑容來。

    「啊?不好意思,年輕小姐!我看著妳就不小心想起我家的女兒了!」

    「女兒?」

    沒想到聽到中年女性會這麼說,律翡翠有點感到意外。

    不過也因為中年婦女的解釋,律翡翠這才明白理解為什麼中年婦女會露出剛剛那種表情了。

    「是這樣嗎?那阿姨妳的女兒跟我一樣大嗎?」

    「大概比妳大幾歲吧?」中年女性不知為何露出苦澀的笑容。

    「那阿姨妳的女兒怎麼沒跟妳們一起出來呢?難道在忙著功課嗎?」沒注意到中年女性表情上的變化,只是想要知道阿姨女兒事情的好奇心,促使律翡翠提起繼續問下去的興致。

    可是沒想到,眼前的阿姨隨後竟露出憂愁的表情讓臉上佈上陰霾,有點像是害怕受到傷害似的緩緩開口說:「我女兒她……。」

    中年女性的話還沒說完,一直保持沉默不說話的中年男性,忽然看過來大聲打斷中年女性本來要開口說的話。

    「妳聊夠了沒有!快回家了!」

    好像是心中的炸藥被引爆了一樣,忽然火氣暴躁的說完這段話後,馬上就丟下中年女性留在這裡,在人行道上往左邊的方向快步離開。

    被中年男性怒吼嚇到的律翡翠,全身僵住站在原地看見對方離開一下子,身邊的中年女性馬上再度露出苦澀的笑容,對律翡翠說出告別的話。

    「年輕小姐,不好意思!有機會再見面的話,我們就再聊一下吧!」

    「……啊!嗯?好的!有機會再見吧!」

    於是律翡翠就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眼看中年女性腳步匆匆跟上離去的中年男性身邊。

    看見這兩夫婦的背影漸漸離去,疑惑怎麼會激起中年男性生氣的律翡翠,思考了一會才忽然想起剛剛中年女性沒說完的話。

    我女兒她……?難道阿姨的女兒怎麼了嗎?

    不清楚實際的狀況,律翡翠觀看兩夫妻漸漸遠去的身影沒多久,就帶著疑惑的心情轉身往兩夫妻相反的方向步行離開。

    ******

    律翡翠持續在街道上毫無目標的行走,不知不覺就來到熟悉的兩人所管理的區域範圍內。

    「小心,注意那邊!」

    「好,我知道!」

    不遠的前方傳來打鬥的聲音,同時這對話的聲音讓律翡翠聽起來非常熟悉。

    這聲音是……難道說?

    聽出對話的聲音主人,律翡翠開始往傳來聲音的方向快步過去。

    筆直的走過眼前一段人行道,最後轉進左邊的建築牆角,來到另一條行人稀少的街道上,律翡翠看見在左右住宅建築包夾當中的馬路上,有兩個人正在周圍的告示牌與警示三角錐的包圍當中,在馬路上與魔物激烈的戰鬥。

    果然是他們啊!

    律翡翠看見一瘦一矮又一高一胖的兩人,正是炎辰陽的好朋友阿宅與阿滿。

    此時的阿宅與阿滿,正在與六隻左右的魔物進行戰鬥。

    這六隻魔物體型大約跟狗差不多,明顯是動物級大小的魔物,其突出平坦的鼻子有明顯的一對孔洞,還有嘴角兩邊都有突出的一支角,整體的模樣看起來像是一頭山豬。

    可是這些山豬樣的魔物嘴中卻是滿是鋸齒狀的利齒,突出環繞頭部周圍的還有包覆皮毛的骨盤,看起來就像是頭部套上一面盾牌的魔物。

    律翡翠有些記得,這魔物叫做頭盾利牙豬,主要的攻擊方式除了用他那像是盾牌的頭部進行衝撞攻擊以外,還會利用銳利的牙齒進行啃咬。

    雖然這些小型的魔物看起來很兇悍,不過阿宅與阿滿的應對依然輕鬆,看起來並不會感到困難。

    「看我的火焰魔法!」

    阿滿以自身為中心維持奇想空間,範圍大約半徑五公尺的氣泡般的空間,從外頭看起來像是表面微微閃耀魔力光芒的透明壁障,實際上卻可任由魔物還有身邊的阿宅自由進出,可說是一種毫無拘束力的領域。

    但是在這空間當中,阿滿可以自由變化出任何可以想像出來的能力,像是他現在就穿了一件像是巫師般的黑袍,頭上戴了一頂三角草編帽,不知為何讓臉上長滿白鬍子,圓滿的身材完全不變,眼神嚴肅的雙手高舉一把木棍外表的魔杖,變出許許多多在奇想空間內部憑空生出的火球,如雨落下一般射下攻擊向他接近頭盾利牙豬。

    「別想跑!」

    另外一人阿宅,看見一隻脫出群體的頭盾利牙豬往外跑,毫不猶豫的舉起兩把手槍響出兩聲,準確的將那一頭往外跑的魔物給射倒。

    阿宅的魔法異能是實彈兵器這項能力,他相當熟練的在雙手當中,自由轉換變化出任何槍械,從槍口閃耀出的火花幾乎不間斷的在他周身閃耀出來。像是現在他的雙手就在拿一把長身短柄的散彈槍,槍口爆發出如水花彈落在地上的子彈,輕易擊倒接近自己的魔物。

    律翡翠本來以為自己看見這種戰鬥場面,通常應該會看的很緊張與不安,可是見到他們如此熟練自在的穿梭在當中與魔物對抗,律翡翠覺得心中很神奇的感到輕鬆與放心,一點都不認為他們會出什麼事情。

    「……好厲害喔!」

    「就是說啊!真不愧是大哥的朋友們!」

    在律翡翠忍不住發自內心,自言自語的說出對他們感到佩服的話語之後,忽然間有人接著回應了律翡翠的話。

    「嗯?呀啊!」

    疑惑起究竟是誰和自己說話,忍不住轉頭往旁邊看了一眼,發現了對方的樣貌之後,律翡翠就忍不住嚇得往一旁退開好幾步。

    「哈囉!大哥的女朋友!」

    看見舉起手來和律翡翠打招呼的對象,正是在新葉高中裡惡名昭彰的飛機頭不良少年古孝郎。

    發現對方不像往常一樣露出一副凶狠的表情,反倒是一副熱情開朗的笑容,讓律翡翠滿身的不自在與疙瘩。

    「你……你不是古……古孝郎同學嗎……嗎?怎麼會……會在這裡?我聽炎辰陽先生說你……你不是去拜部長先生為師嗎?應該為了修……修行變強沒……沒時間待在……在這裡才對?」

    看見被傳聞的很可怕的古孝郎,竟然就站在眼前幾步的距離,律翡翠完全害怕到說起話來都結巴了。

    沒想到即使律翡翠在害怕的狀態下說得不清不楚,古孝郎依然聽得很清楚,保持令人充滿違和感的開朗笑容,像是把律翡翠當成熟人一樣說起話來。

    「沒有啦!是因為師父說他最近沒時間訓練我,叫我可以休息一陣子!」

    「這……這樣啊?」因為完全跟古孝郎不熟,律翡翠只能語氣僵硬的回應。

    「話說,大哥的女朋友,你知道大哥會去哪裡嗎?」

    「大哥?古孝郎同學你……你是指炎辰陽先生嗎?」

    「是啊!不曉得為什麼最近這幾天,偶爾會看見大哥露出有心事的表情,我在想會不會跟師父最近沒空的原因有關啊?」

    聽見古孝郎說起這件事,律翡翠也忍不住回想起炎辰陽最近的狀況。

    律翡翠雖然這幾天和炎辰陽相處對話,炎辰陽基本上還是老樣子一副很放鬆的模樣,看起來跟平常一樣沒什麼特別的心事與煩惱。

    可是有的時候,當律翡翠離開炎辰陽身邊,要回教室去上課的時候,忍不住回頭觀望想要再看一眼,卻會不小心發現炎辰陽看往某個方向,會露出充滿心事的凝重表情。

    不曉得炎辰陽在想些什麼,律翡翠當然有點擔心他的情況,找機會嘗試的想要問出原因確認炎辰陽的心事,想要替他分擔一些煩惱。

    不過炎辰陽的反應總是笑了一笑,說自己完全沒有心事或不用擔心之類的回答,輕易的將律翡翠想要確認的問題給敷衍過去。

    「我……不知道!」

    律翡翠當然很想知道是什麼,可是炎辰陽如果不願意回答的話,而且是和魔防局的工作有關的話,恐怕以自己的立場根本無從干涉。

    「是嗎?我還以為妳是大哥的女朋友,每天跟大哥這麼親近應該多少會知道一點事情才對。」

    看古孝郎的臉上反應,表現出略有失望的表情,看來確實有點想知道炎辰陽隱藏的事情。

    不過比起這一點,律翡翠覺得有一件事,必須現在對古孝郎解釋清楚才行。

    於是律翡翠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堅定起心中的勇氣消除一些恐懼後,才口氣認真的對古孝郎說:「不好意思,古孝郎同學!能聽我說一句話嗎?」

    「嗯!大哥的女朋友,妳要說什麼?」注意到律翡翠的態度忽然認真起來,古孝郎明顯搞不清楚狀的露出感到疑惑的表情。

    「不好意思,古孝郎同學!請不要一直稱呼我為『大哥的女朋友』,我跟炎辰陽先生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古孝郎同學你這樣的稱呼我只會讓我感到尷尬!」

    雖然律翡翠十分努力的繃緊臉皮,極度避免結巴保持認真的語氣說出這一段話,可是心中對古孝郎的恐懼,還有說起這句「大哥的女朋友」感到害羞的情緒,還是會促使律翡翠緊張起來。

    但是至少律翡翠認為,總算將這段話給說出口,可以讓古孝郎對她的誤會改變,就不會繼續使用那令人為難的稱呼方式。

    可是古孝郎好像不這麼認為。

    「是嗎?可是我每次在學校,都能看見妳很自然的和大哥靠坐在一棵樹下,每次都能笑得很開心的和大哥聊天,親近的程度看起來一點都不太像是普通朋友啊!」

    但是針對這一點,律翡翠立刻慌張的說起反駁的話。

    「那……那是因為,炎辰陽先生他人很好給人的感覺很親切,才會讓我忍不住想要和炎辰陽先生坐靠近一點!」

    律翡翠忍受著不自主燥熱的臉頰,有些大聲激動的說出這些話之後,古孝郎才露出看起來有些被嚇到的訝異表情。

    「是……是這樣嗎?」

    「是的,請不要誤會!」

    律翡翠如此強調的回答後,古孝郎臉上有些消除困惑的樣子,看起來總算有些明白了。

    「……那麼叫妳大哥的朋友可以嗎?」

    「嗯,是的,可以!」

    隨後古孝郎不知道為何一臉苦惱的思考起來,一會後又像是想不到該怎麼繼續和律翡翠對話,於是露出僵硬的笑容說:「那……大哥的朋友,抱歉打擾妳了!沒事的話那我先走了!掰!」

    「……嗯,請慢走!」

    律翡翠看見古孝郎收起開朗的笑容,露出開始覺得要無聊的表情,轉身背對起律翡翠然後走起緩慢的步伐,就這樣轉進律翡翠剛剛轉過來的牆角離開。

    稍微跟上去忍不住將頭探出牆角,看見古孝郎的背影確實慢慢在遠離縮小後,律翡翠心中這才感受到放鬆,恐懼與緊張感也隨之消失。

    不過接下來,取而代之的卻是浮現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古孝郎同學……好像沒這麼壞的樣子?

    自從律翡翠與古孝郎對話完畢,並且親眼看見他離開以後,這種感覺就莫名的強烈起來。

    律翡翠想了一想,或許是因為古孝郎剛剛對話表現出的反應,比想像中還要和諧和藹,沒有動不動就露出可怕的眼神,或是在對話的過程當中大吼大叫。

    應該是看在我與炎辰陽先生的關係上,才會這麼客氣的和我說話吧?

    疑惑的律翡翠,認為只能這樣去理解古孝郎。

    「哎?那不是律翡翠小姐嗎?」

    忽然聽見有人的叫喊當中提到自己的名子,律翡翠立刻轉身回頭一看,發現已經將魔物收拾完畢的阿宅與阿滿,滿臉笑容的一起向這邊熱烈的招手揮舞。

    然後將關於古孝郎的看法扔在一邊,律翡翠露出開心的笑容,在人行道上快步的向他們接近,同時看見他們將擺放在馬路上的警示三角錐與告示牌等之類的物品,迅速收拾乾淨放在街道一旁的小巷口內後,律翡翠就剛好走到阿宅與阿滿的面前。

    「哈囉,律翡翠小姐!今天只有妳過來嗎?」依然是善於和人對話的阿宅,主動向律翡翠開口說話。

    「是啊!」律翡翠露出微笑回應。

    「那麼請問律翡翠小姐,藍水星領袖和墨守哲先生都去哪了?」這次接著問話的是阿滿,面容疑惑的注意到律翡翠身邊,少了平常跟在身邊的兩人,看起來是很好奇的問起這件事。

    「水星和家人去海邊度假了!墨守哲同學則是聽說他有事出外沒在家裡。」

    律翡翠對於藍水星的事情幾乎是簡單一句的坦白,因為藍水星的家人抽到了飯店住宿卷的大獎,所以藍水星現在應該正在和她的家人,在天使弓海灘那裡開心的度假玩耍。

    至於墨守哲去做了什麼事情,說實話律翡翠並不是很清楚,因為律翡翠在過來這裡之前,有走到墨守哲他家門前按鈴,想要找他出來聊天一下打發時間,卻沒想到見到墨守哲的母親出來,表示墨守哲有事外出並不在家中,所以對此律翡翠也只能說個大概情況。

    「這樣啊!那麼律翡翠小姐妳有空過來找我們,是還想要阿滿給妳體驗當魔女的感覺,還是單純過來想找我們聊天?」阿宅想要理解狀況的向律翡翠確認問話。

    「我只是無聊想要過來看看而已,因為阿宅你和阿滿現在應該很忙吧?」

    律翡翠很清楚消滅魔物的工作,是不能夠隨便擱置不管的事情,律翡翠不希望因為自己無聊的理由,而妨礙到他們的工作。

    可是阿宅笑著毫不不在意的搖頭說:「其實我們沒什麼很忙啦!再加上今天魔物蟲繭發出的流動都不是很強,應該出不了很強的魔物,如果律翡翠小姐妳願意跟著我們一起走一起聊天,順便看我們如何消滅魔物的話,我們會很開心的!」

    阿宅這句話明顯表示歡迎律翡翠來觀看他們對付魔物,同時一起走一起聊天這句話還表示希望律翡翠能在今天跟著他們行動。

    不過對於阿宅的提議,律翡翠都還有沒開口回答自己的意見,在一旁聽的阿滿馬上就覺得這提議不妥的皺起眉頭說:

    「阿宅!我是覺得律翡翠小姐如果願意來跟著我們一起走,順便在前往魔物出現的地點的過程中聊天是很好啦!可是讓律翡翠小姐在一旁觀看我們消滅魔物會不會太危險?畢竟我們沒有炎辰陽大哥這麼強,可以一擊把普通的魔物一次解決。」

    聽見阿滿對他的提醒,阿宅這才發覺自己提議當中的毛病,忍不住感到尷尬的苦笑起來。

    「也對喔!要是我們不小心漏掉一隻魔物,讓那一隻魔物跑去攻擊律翡翠小姐的話,到時候可就非常糟糕了!」

    兩人依序發覺讓律翡翠跟隨他們行動的問題,都露出為難的表情顯然開始思考要不要取消對律翡翠的邀請。

    不過在一旁聽見他們的對話,能理解他們擔憂的律翡翠,則不介意的對他們搖頭說:「沒關係的喔!我也不是第一次看見魔物了,反正到時候我只要保持安全的距離就行了吧!」

    律翡翠心想反正今天沒有特別的事情,早上陪同他們行動並且一起聊天一段時間並不會很困難。

    抱持這樣想法的律翡翠,清楚的開口表示出她沒問題後,卻見到阿宅與阿滿兩人瞬間露出非常感動的神情,看起來差一點就要哭出來一樣。

    「啊!律翡翠小姐妳人真好!太感謝妳願意陪我們這樣的人打發時間,我們一定全力以赴的保護律翡翠小姐的安全!」好像律翡翠這段話鼓勵到這兩人一樣,阿宅與阿滿同時說得相當激動。

    看見他們如此熱情的表示出決心,感到些許尷尬的律翡翠只能忍不住露出苦笑。

    「那麼請你們帶路吧!我跟在你們後面就是了!」

    「是!」

    律翡翠如此回應後,兩人激昂有默契的同時開口回應,隨後看見這兩人轉身朝向某一方向走起路來,姿態竟然無比端正的像是在行軍走路一樣,阿宅與阿滿的步伐整齊有致的筆直往前走。

    奇怪,為什麼認真起來了?

    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覺得既有趣又好笑的律翡翠只好盡量忍住笑,避免對他們的幹勁潑到冷水,保持沉默的跟隨在他們兩人後頭。

    不過沒想到,才跟隨阿宅與阿滿走出幾步,律翡翠突然聽見後方傳來挑釁的言語。

    「沒想到大白天的,竟然看見兩個魔防局的走狗,臨時在路上搭訕起可愛的小姐來了!有沒有搞錯啊?」

    「就是說啊!兩個人長得又不是很好看,根本是在自我感覺良好嘛!」

    聽見這一搭一唱的挑釁發言,律翡翠回頭一看表情就忍不住的凝重起來。

    然後就看見明顯心中不懷好意,故意露出嘲笑表情的兩名男性。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