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第十三章 精靈少女的真實身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隊長,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啊?」

    炎辰陽看紅蓮楓說起這件事,表情竟然有些凝重嚴肅起來,搞得好像接下來要說的這件事,比追丟黃蜂還要更加嚴重。

    不過眼看紅蓮楓剛要張口,炎辰陽不經意的將視線看過紅蓮楓的左肩上方,忽然發現了極度吸引他視線的目標,竟然出現在堤防上的走道上奔跑。

    而且那名目標身後跟著一位像是不認識的女性,看起來是要跑向正在將雙手靠在圍欄上看風景的冰梁玥。

    注意到這目標的出現,炎辰陽馬上舉手打斷紅蓮楓準備說出口的話,並且持續將視線注視在出現的目標身上,開口隨便說出了一句暫時離開的理由。

    「不好意思,隊長!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等等在說,我現在有事先暫時離開一下!」

    不等紅蓮楓給予回應,炎辰陽馬上繞過紅蓮楓的身邊,跑向目標出現的地方。

    炎辰陽身手敏捷的穿越過忙碌活動的人群,很快的來到目標附近的堤防下方,將背後貼上堤防走道下方的牆壁,整個人幾乎緊貼靠在牆壁上,腳步輕盈且迅速的悄悄來到冰梁玥下方。

    然後很順利的來到下方,而且視線直視海面的冰梁玥也沒有發現的時候,抬頭往上看的炎辰陽,注意到目標和身後不認識的女性,都來到了冰梁玥的身邊面對他。

    然後在如此近的距離之下,炎辰陽完全看清了目標的樣貌,徹底的在心中確定了目標的身分。

    果然是藍水星!

    看見她那一頭藍髮,還有那一張有點天真又有些任性的長相,真的是讓炎辰陽覺得她就算化成灰也能認得。

    不過她怎麼會在天使弓海灘這裡?

    思考起這一點的炎辰陽,隨後忽然想起了幾天前藍水星提過,似乎是她的父母親們抽到了叫做天使飯店的住宿卷。

    這麼說來,那天使飯店原來是在天使弓海灘這裡嗎?

    因為當時炎辰陽根本沒有特別在意,也不想去問藍水星口中的飯店住宿卷的事情,當然也就不知道藍水星和她家人要入住的飯店,地理位置竟然是位居在天使弓海灘這裡附近。

    不過思考推理出這件事後,炎辰陽不難理解藍水星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可是眼前的景象卻讓炎辰陽覺得詭異。

    藍水星不知道為什麼一反平常的緊繃出一張不高興的表情,來到冰梁玥的身邊站著面對他,看起來明顯就是來找冰梁玥的樣子,讓炎辰陽不由得滿腹充滿疑惑起來。

    奇怪,她難道認識冰梁玥嗎?

    思考起這一點,炎辰陽跟著想起當時跟隨藍水星他們一起,去季節路找尋冰雪王子下落的這件事。

    現在炎辰陽已經非常確定,冰雪王子這個人就是藍水星眼前的冰梁玥,不過在當時的找尋行動並沒有發現冰梁玥這個人,而且在當時走失迷路回來的藍水星,也沒有得意的說明表示找到冰雪王子。

    可是如今現在竟然看見藍水星,來到冰梁玥的身邊面對他,而且還擺出一副看起來有些不喜歡冰梁玥的表情,顯然藍水星事先一定有先見過面。

    會是在什麼時候呢?

    炎辰陽不知道,雖然也很好奇,不過既然無法確定的思考推論出,藍水星實際見到冰梁玥的時間會是在什麼時候,炎辰陽覺得也只能先偷偷觀望眼前的狀況發展,先確定藍水星與冰梁玥之間的關係再說。

    「喂!你有救過我嗎?」

    首先由藍水星開始說話,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是這種不情願的口氣,不過至少是她先開口向冰梁玥說起話。

    隨後冰梁玥的反應,只是轉頭看往藍水星一眼,然後又再將視線看回海上觀望,才回應藍水星的話說:「妳怎麼沒事過來這裡?我可不記得我做了什麼必須要妳回報的事情。」

    冰梁玥依舊是那一種冷漠的口氣,表示他不記得做過拯救過藍水星的行為。

    不過藍水星聽得好像有點不滿的說:「還不是我媽叫我過來一定要跟你道謝,要不然我才不想跟你說道謝呢!」

    原來是這樣嗎?

    藍水星說出這句話,在他們下方偷聽的炎辰陽,才明白藍水星為什麼會過來找冰梁玥的原因。

    「你可以不用說道謝,反正我也沒期望過妳會來道謝!」

    冰梁玥說得一點都不在意,還是沒將視線看往藍水星臉上,無視人的態度特別具有強力的說服力。

    不過冰梁玥說完這句話後,藍水星突然好像鬆了一口氣似的,不滿與不愉快的表情立刻從她臉上消失。

    「這樣啊?那太好了!這樣我就不用聽我媽的話了!對了,那些恐怖份子還在這裡嗎?」

    取而代之的卻是一張充滿好奇心的笑容表情,藍水星馬上活潑的靠上一旁的圍欄看往沙灘上的情況,情緒變化之快令人嘆為觀止。

    …………。

    炎辰陽因為無法理解,藍水星是怎麼樣的思考邏輯,會造成她這樣的情緒變化,內心當中不自主陷入無言狀態的時候,同時看見冰梁玥也忍不住轉頭看往一旁的藍水星,露出皺眉的困惑表情,顯然冰梁玥的心情和想法也跟現在的炎辰陽一樣。

    「……如果妳想要看恐怖份子的話,底下那些雙手都銬上手銬的人都是。」

    「喔!這樣啊!」

    藍水星為此有些興奮起來的同時,聽了冰梁玥的話還完全沒疙瘩的轉頭看他一眼,顯然她之前好像討厭冰梁玥的表現完全是錯覺。

    所以說她那一臉不高興的表情,真的只是因為不想照她媽媽的話做,才表現出來的模樣,卻一點都沒有針對冰梁玥才表現出來嗎?……這同學真讓人摸不透!炎辰陽真心認真的這麼認為。

    話說,冰梁玥這傢伙這句話回得真是巧妙啊!

    因為藍水星是那一種只要有問題,就一定會提出來發問的好奇女孩,冰梁玥顯然明白了這一點,就主動的說明出哪些特徵是所謂的恐怖份子,避免了藍水星主動發問的行動。

    因為藍水星沒聰明到,將想到的問題可以一口氣簡單明瞭的問出來。

    看來還挺了解她啊?冰梁玥究竟是什麼時候認識藍水星的?對於這一點炎辰陽忍不住認真的感到好奇起來。

    當炎辰陽躲在這裡,還想繼續從他們的對話當中,聽出他們之間的關係究竟到達哪裡的時候,忽然有人從後面拍了一下炎辰陽的肩膀。

    「嗚!」

    被這一拍嚇到的炎辰陽,在忍不住驚嚇大喊出聲以前,立刻舉起雙手嗚住剛張開口的嘴巴,將差一點從口中喊出的叫聲給堵住,避免了被冰梁玥他們發現的危險。

    是誰啊?竟然在這種時候打擾我!

    當炎辰陽不掩飾怒氣,將這情緒化做表情往後回頭一看,直到看見在他後方出現的對象,炎辰陽將表情迅速轉化成尷尬與僵硬。

    「隊……隊長?」

    炎辰陽看見站在後方的紅蓮楓,將雙手放在胸前交叉抱胸,微微的仰頭提起了下巴,瞇起的雙眼幾乎快要成了一條線。

    「喔?原來你所謂的有事,指的是在這裡偷聽別人說話是吧?」

    看見紅蓮楓保持極度藐視的眼神,一點都不降低音量的說出這句話,讓還想繼續觀察的炎辰陽不由得感到慌張起來,輕聲的想要嘗試說服紅蓮楓讓她安靜一下。

    「呃……這個是有很深的理由的……請隊長可以先安靜一下嗎?」

    炎辰陽雖然自己也覺得,在這裡偷聽別人講話確實不是什麼好的行為,可是想要知道藍水星怎麼和冰梁玥搭上關係的好奇心,徹底壓過偷聽其實是一件壞事的罪惡感。

    不過紅蓮楓很明顯看不慣炎辰陽現在的行為,而且看起來她剛剛確實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說,無法忍受炎辰陽竟然為了這種小事拒絕她即刻想要說明的事情,根本聽不下去炎辰陽說出的理由。

    「比起在這裡偷聽別人說話,自己親自加入他們的對話,不是更容易知道想要知道的事情嗎?」

    不給炎辰陽反抗或回話的機會,紅蓮楓直接伸手抓起炎辰陽一隻手的手腕,馬上帶著炎辰陽往上跳起來。

    「等……!」

    來不及開口制止紅蓮楓做出行動的炎辰陽,整個人就像是被紅蓮楓拖拉的搖擺人偶,跟著紅蓮楓她人一起飛躍起來,跳越過圍欄降落在堤防上的人行走道上。

    除了安全站穩在堤防走道上的紅蓮楓,坐倒在走道上的炎辰陽卻是狼狽的手摸著屁股慢慢的站起來。

    「嗚~好痛!隊長妳能不能溫柔一點?」

    炎辰陽忍不住剛說完這一段對紅蓮楓的抱怨,視線一看向前方就不由得呆愣在原地。

    「紅隊長,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不曉得在什麼時候,冰梁玥與藍水星一起站眼前,非常有默契的面對炎辰陽露出鄙視的眼神,看起來已經了解的狀況,顯然是剛剛炎辰陽與紅蓮楓的對話被他們聽到了。

    「冰梁玥,如果想要問問題的話,請針對你眼前的炎辰陽做發問!」

    面對冰梁玥的發問,紅蓮楓馬上以一副事不關己的面無表情,完全將責任推給炎辰陽。

    注意到在場的人完全發現自己偷聽的事實,炎辰陽也只能裝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硬是繃起嚴肅的表情厚著臉皮面對他們,自顧自的向他們問起問題,想要轉移話題藉此蒙混過去。

    「嗯哼!不好意思,冰梁玥先生,請問你是什麼時候認識了身邊這個女生?」

    不過冰梁玥沒有回答炎辰陽的問題,倒是他身邊藍水星主動和炎辰陽搭上話來。

    「……我都不知道原來不良警衛有偷窺別人說話的嗜好?」

    ……所以我才不想要被這女生發現我偷聽的事實!

    炎辰陽在心中大大的嘆了一口氣,就是不想看到藍水星這樣的人,對自己露出這種瞧不起令人火大的眼神,所以才盡可能不想被藍水星發現。

    當然炎辰陽選擇躲起來偷聽,也是不想讓藍水星發現自己的存在,畢竟這種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麻煩。

    還有偷窺跟偷聽差很多好嗎?炎辰陽忍不住順便在內心當中對藍水星的用詞毛病吐槽。

    「怎麼?妳認識這紅毛猴子?」

    眼神藐視口氣冷漠的冰梁玥,明顯故意裝熟的轉頭對身邊的藍水星發問,假借發問的行為實質在拐彎罵炎辰陽。

    「是啊!他是在我們學校驅趕魔物的警犬!」

    搖頭聳肩的藍水星,甚至也故意把炎辰陽稱作警犬,擺明也是以迂迴的方式罵炎辰陽是狗。

    看見這兩人有默契的語言互動,讓炎辰陽差一點就有了一種,想要跟他們爭吵到底的決心。

    不過倒是因為這兩人的默契互動,讓炎辰陽已經可以看出並確定,這兩人的關係已經熟悉到一定的程度,表現清楚到令人煩躁到不想繼續問下去的程度。

    面對這兩人的針對嘲諷,炎辰陽失去對他們關係探討的興趣,決定就此打住想要離開的時候,炎辰陽這才注意到他們身後還站了一個人,讓炎辰陽忍不住將疑惑的視線看往這個人的身上。

    眼前的人是一名女性,是剛剛看見跟隨藍水星來到冰梁玥身邊的人,擁有和炎辰陽差不多的身高,穿著一件裸露雙手臂的深綠色洋裝,細長雙腿則穿戴套過膝蓋如同陶瓷般純白的長筒靴,臉上則綁著一條布條款式的蒙面眼罩。

    同時她的身材曲線也相當的要好,胸前的衣物明顯被紮實的撐起,腰圍的弧形輪廓往內深陷,臀部也飽滿的挺起裙擺,讓炎辰陽都不由自主的看得睜大眼睛。

    可是這名女性的容貌,卻讓炎辰陽看得覺得有點眼熟。

    有著青草般翠綠的長髮,還有一對細長尖銳如同奇幻故事當中一樣的精靈耳朵,白皙無瑕的美麗臉龐因為她天生含蓄的眼神,感受到一種令人憐愛的氣質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但是從蒙面眼罩的兩孔空隙裸露出來,她那一雙翡翠寶石般令人注目的眼睛,讓炎辰陽不由得聯想起某一個人。

    「不好意思,這位長耳朵的小姐,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炎辰陽雖然覺得不太可能,因為她認識的那一名少女並不具有魔法異能的能力,也不會有這種媲美模特兒的身材,應該是不太會跟眼前的女性是同一個人。

    可是眼前的精靈女性一看見炎辰陽向她問起話來,右手不自覺的舉起放在胸口上,臉頰明顯害羞的浮現紅暈,視線像是不敢直視炎辰陽似的開始四處飄移。

    不過注意到對方的反應,竟然令人如此的熟悉,炎辰陽忽然肯定起來對方的身分。

    「難……難道妳是……?」

    炎辰陽正想要將熟悉的名子喊出來,聽見身後的紅蓮楓好像已經認出了眼前的女性,口氣有點嚴厲的突然搶先在炎辰陽說完話以前說出口。

    「等等!妳怎麼會在這裡?」

    精靈女性好像是注意到炎辰陽與紅蓮楓都相繼認出她來,神情明顯開始感到恐慌與害怕起來,忽然身手靈活的往後轉身逃跑。

    「啊?等一下!」

    看見精靈女性忽然背對起自己在堤防走道上逃跑,炎辰陽可以說是下意識的也跟著奔跑起來向精靈女性進行追趕。

    不過沒想到精靈女性的奔跑速度出乎意料的快,沒一下子炎辰陽與對方的距離就拉開了好幾步。

    糟糕,要追不上了!

    看見精靈女性驚人的奔跑速度,使炎辰陽開始要懊惱自己要追不上她的時候,沒想到精靈女性像是左腳腳尖踢到什麼東西似的,接下來整個人忽然往前跌倒在地上。

    看見精靈女性跌倒,炎辰陽好不容易追趕到她腳邊的時候,精靈女性身上忽然閃耀出了青綠色的魔力光芒,隨後整個人像是縮水似的變成少女的體型。

    等到眼前的少女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忽然像是發現自己解除變身一樣,慌張的低下頭瞧看身體的各處部位,然後又像是發覺了炎辰陽已經站在她身後,慢慢的將她的頭轉過來,將視線與炎辰陽的視線對上。

    然後蒙面的布條也剛好從少女的臉孔上脫落,鬆脫的布條緩緩飄落在地面上,讓得以看清少女樣貌的炎辰陽,止不住驚訝的脫口喊出她的名子。

    「……律翡翠?」

    ******

    「嗯……該要從哪裡開始問起?」

    這時候炎辰陽他們已經來到天使弓海灘附近,有擺放數十把圓蓋狀三原色交錯的遮陽傘,以及幾十張摺疊式的布墊沙灘椅,是在沙灘上讓人乘涼的休息區域。

    雖然這裡因為跟魔導世界的戰鬥,有好幾把遮陽傘與沙灘椅倒成一片,或是結構呈現破碎散架的狀態,不過還是能夠找出完好的幾個聚在起來使用。

    在寬大的遮陽傘底下,炎辰陽和紅蓮楓互相站在一起,以凝重的神情低頭面對眼前被命令端正坐在沙灘椅上,戴上圓框眼鏡一臉尷尬到不知所措的律翡翠。

    「那個……我……這……。」

    此時的律翡翠原本綁成兩條辮子的頭髮,現在化成柔順的長髮攤放在肩膀後,只見她將雙手放大腿上,不停的玩弄雙手的五指,微微低頭的視線依舊不停的漂移。

    看見她緊張的模樣,炎辰陽都不知道要開口說些什麼了,感覺有點無奈的呼出一口氣。

    不過紅蓮楓倒是無視律翡翠緊張的樣子,冷靜且嚴肅的表情面對律翡翠開始說起話來。

    「……我真的沒想到你會來這裡,難道妳不知道非魔防局所屬的成員,任意使用魔法異能可是會受到法律制裁的嗎?」

    「……對不起。」

    面對紅蓮楓的訓話,律翡翠則是看起來很愧疚的垂下頭,明顯沒有理由可以開口反駁。

    可是在這時候,坐在律翡翠隔壁的遮陽傘底下,和冰梁玥各坐在兩張沙灘椅上靠坐在一起的藍水星,忽然舉起手來想要插口說話。

    「不好意思,紅蓮楓姐姐!能讓我替小律說一些話嗎?」

    看見藍水星舉手想要發言,紅蓮楓不改表情的看往她的臉上,似乎考慮了一下才回應說:「好吧!請說!」

    於是藍水星就將自己差一點被百足蝦龍攻擊的事情,還有律翡翠變身成精靈跳出來成功阻止百足蝦龍的過程,以及後續幫助魔防局成員對付魔導世界的一些事蹟幾乎都說了出來。

    從藍水星口中知道這些事情,炎辰陽忍不住感到驚訝的張大口的同時,紅蓮楓的表情卻是更加的凝重起來。

    「律翡翠同學,我都不曉得妳竟然做出這麼不得了的事情!」

    雖然對炎辰陽自己來說,解決巨獸級的百足蝦龍不是難事,可是以律翡翠她來說,在擁有剛生成不穩定的魔法異能,以及熟練度都還不完全掌握的情況下,擔任誘餌吸引百足蝦龍的注意力,來減輕魔防局成員們負擔的同時,還引誘百足蝦龍搗亂出現偷襲的魔導世界成員們,不管怎麼說都是對律翡翠相當勉強與危險的行為。

    不過對於律翡翠做出的事蹟,紅蓮楓的表情變化依舊有些平靜。

    「律翡翠,如果藍水星她說的事是真的,那麼妳確實是做出了相當了不起的行為,但是別以這些功勞可以和妳違反法律的行為相提並論!」

    「……我知道,紅蓮楓小姐……。」

    面對紅蓮楓的指責,律翡翠依舊默默承受的低下頭。

    即使藍水星說出這些,想要讓紅蓮楓對律翡翠做出的行為改觀,不過紅蓮楓依舊是堅定不想輕易饒過律翡翠的樣子。

    在一旁觀看的炎辰陽,雖然很想替律翡翠說些話,不過因為身為魔防局的成員,了解紅蓮楓說這些話的用意,只能保持沉默眼看紅蓮楓要怎麼解決律翡翠的事情。

    可是藍水星明顯無法眼睜睜,看著紅蓮楓繼續對律翡翠訓話,忽然神情堅定的站了起來。

    「紅蓮楓姊姊!如果妳還想要繼續罵小律的話,就連我也跟著一起罵吧!因為我為了救小律也使出了魔法異能!」

    藍水星突然做出驚人的發言,炎辰陽不由得看往她感到驚訝的張大口,同時紅蓮楓也跟著動容的面對過來微微睜大雙眼。

    「藍水星,妳說的是真的?」

    紅蓮楓收起訝異的表情後,懷疑的皺起眉頭顯然不太敢相信藍水星也具有魔法異能。

    不過對於紅蓮楓的疑問,沒想到在藍水星一旁的冰梁玥,倒是面容平靜的舉手起來表示想要發言。

    「紅隊長,關於這件事我可以說明!」

    於是冰梁玥就補充說明,把律翡翠不小心跌倒在地上差一點被百足蝦龍攻擊的狀況,還有藍水星即時伸出雙手發出水柱攻擊,成功阻礙百足蝦龍攻擊律翡翠的過程給說出來。

    「原來是這樣!」

    冰梁玥說明完他的解釋,紅蓮楓顯然非常相信他說明的話,舉起左手開始撐起下顎,視線微微朝下陷入思考的狀態當中,可能在考慮該怎麼處理藍水星的事情。

    不過對於藍水星做出的事情,炎辰陽還是完全不敢相信。

    「喂喂喂,沒搞錯吧!妳有魔法異能?難道說接下來要開始世界末日嗎?」炎辰陽說出這句話的同時,真心讓覆蓋上陰影的臉露出驚恐的表情。

    「不良警衛,你很沒禮貌喔!什麼要開始世界末日!應該說,就算世界的末日即將要到來,被宿命選上的我一定會拯救這個世界!」

    看見藍水星故作嚴肅的表情,感覺就像是臨時把自己當成亂世故事當中的主角一樣,比手劃腳用激昂的語氣演講說出這段話,好像真的把自己當成是準備拯救世界的救世主一樣。

    這句話的台詞,是從哪學來的啊?

    有些受不了她的炎辰陽,忍不住在內心針對她這段話進行吐槽。

    「嗯?不良警衛,你看起來很不相信我喔!要不要我表演一下給你看?」藍水星不曉得為什麼,說得充滿了興致與激動。

    「不了!不用了!請妳留給希望看妳表演的人看就好了!」炎辰陽語氣無力真心不想知道的回答。

    「好!既然你如此真心誠意的拜託我了,那我就盡我所能的表現給你看好了!」

    「喂喂!妳到底有沒有聽清楚我說的話啊!」

    看見藍水星真的自顧自的表現起來,竟然還將向前伸直的雙手對準炎辰陽的胸口,擺明就是想要將她的魔法異能施展在炎辰陽身上。

    「喂喂!妳別開玩笑了!幹嘛把我當作目標啊?」

    「放心吧!我會用刀背的!」

    「什麼刀背不刀背的啊!不過話說妳就算真的有刀背可以使用,那有像妳這種把活人當目標試驗妳新得到的能力啊!」

    完全聽不進勸說的藍水星,眼看她的雙手掌真的閃耀出藍色魔力的光芒,看得炎辰陽真的恐慌了起來。

    「接招吧!」

    「等等!妳給我等一下啊!」

    當炎辰陽舉起雙手臂,真的做出準備抵擋攻擊的動作時,注意到藍水星雙手上的魔力光芒,忽然像是燈光熄滅了一般消失無蹤。

    「哎!怎麼回事?」

    發覺能力施展不出來的藍水星,忍不住翻轉起自己的雙手掌,雙眼觀看朝上的掌心想要查看哪裡出了問題。

    然後不信邪的藍水星,再度對炎辰陽做出同樣的施展動作,只不過接下來的幾次卻只聽見她吆喝幾聲,雙手再也沒有發出魔力的光芒。

    看見藍水星這種現象,炎辰陽還在思考她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面無表情坐在一旁像是在看冷笑話一樣的冰梁玥,只是語氣平淡喃喃自語的輕聲了說了一句。

    「難道是假覺醒嗎?」

    所謂的假覺醒顧名思義,就是當事人在某種狀況下施展出魔法異能,以為已經覺醒獲得魔法異能,可是在事後卻怎麼樣都施展不出魔法異能的一種狀況。

    會產生這種狀況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初期在體內形成的魔力核心,能供應施展魔法異能的魔力非常稀少,導致當事人既使能夠感受到體內魔力的存在,也無法有足夠魔力施展魔法異能。

    畢竟真正定位的魔法異能者,是體內魔力核心的形成完整與魔力充足的狀態下才得以稱呼,不完全形成與魔力不充足的魔力核心,就像是剛出生的幼兒沒到達可以自由活動的能力一樣。

    所以簡單解釋,藍水星正處於準備覺醒成魔法異能者的前期狀態,卻在不應該能使用魔法異能的狀態下施展出來,這狀態才會被稱為假覺醒。

    「喂!什麼假覺醒?難道我沒辦法成為拯救世界的勇者嗎?」

    耳朵敏銳的聽見冰梁玥的喃喃自語,藍水星看起來很驚恐的大聲望向身邊的冰梁玥問話。

    對於藍水星的問題,冰梁玥看起來有被嚇到的將上半身往一旁傾斜,隨後才看起來冷靜的將上半身移回來,語氣平靜的回答藍水星的問題。

    「妳大概是因為當時攻擊魔物消耗太多魔力,導致妳短時間內暫時不能使用魔法異能而已,大約休息再過幾天或一個禮拜左右,應該就能自由使用魔法異能了。」

    冰梁玥很巧妙的避開回答假覺醒的問題,把藍水星無法使出魔法異能的理由歸給魔力消耗太多,顯然明白想把假覺醒的邏輯清楚告訴藍水星,是非常浪費口舌的事情。

    「喔!原來是這樣啊!太好了!我還以為我無法成為魔女了!」藍水星拍拍胸口吐出一口氣,看起來總算放心下來。

    先不管藍水星到底是想成為勇者還是魔女這種前後不一的發言,內心裡無比嚴肅的炎辰陽感覺到直覺正在告訴自己說,獲得魔法異能的藍水星會在將來帶來更多麻煩出來。

    在這同時間,紅蓮楓終於思考出結論,視線同時看往藍水星還有律翡翠的臉上。

    「好吧!不管是律翡翠妳的事情,還是藍水星妳的事情,我接下來都沒有多餘的時間對妳們進行處置,看在妳們初次犯錯的身上,我可以不對妳們進行法律上的追究。」

    紅蓮楓說出這段話,藍水星看起來露出開心的笑容,同時律翡翠也抬起頭來露出有點鬆一口氣的表情,兩人互相看一眼顯然都以為事情能簡單結束的時候,紅蓮楓停頓一下又接著說下去。

    「但事後,我還是會想出給妳們兩個的處罰,請一定要做好心理準備!」

    紅蓮楓說完這句話,無疑是給她們兩人身上澆一盆水,她們臉上的笑容頓時都鬆弛下來變得僵硬。

    然後對於她們的表情反應,紅蓮楓露出笑容並點點頭的樣子,好像很滿意她們表現出來的反應。

    看不出來紅蓮楓在想什麼,總之炎辰陽覺得紅蓮楓的問題既然好像都問完後,自己就忍不住的向律翡翠開始問起問題。

    「對了,律翡翠同學!妳可以告訴我妳在什麼時候獲得魔法異能的嗎?」

    這件問題打從律翡翠從精靈的外貌變回來後,是炎辰陽一直非常想要確認的事情。

    可是對於炎辰陽的問題,律翡翠卻看起來有點為難的說:「這……這我不知道該不該對炎辰陽先生你說呢?」

    律翡翠說完這段話,像是要尋求同意一樣將視線看往紅蓮楓臉上,注意到這一點的炎辰陽忍不住疑惑,轉頭看往身邊的紅蓮楓問說:「隊長,這是怎麼回事?」

    然後一臉平靜的紅蓮楓只往炎辰陽臉上看過來一眼,就面對起眼前的律翡翠允許她回答說:「沒關係,律翡翠請妳說出來,反正炎辰陽也必須知道這件事!」

    聽見紅蓮楓這麼說讓表情愕然的炎辰陽,再看回律翡翠的臉上時總算見到她微微的張開口,解釋起她獲得魔法異能的一切經過。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