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第五章 十王的瞬忍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你不是冰梁玥嗎?為什麼會過來這裡?」

    炎辰陽看清楚從天上飛落下來的人,是有一頭長度不覆蓋過耳朵的雪白短髮,以及具有一雙像是藍寶石的眼睛,還有脖子上還圍了一圈圍巾的冰梁玥之後,炎辰陽開口語氣疑惑的向他發問。

    炎辰陽記得冰梁玥應該是去支援天使弓海灘外圍的市區,為了預防其中一名十王出現在市區而得以支援,除非有特殊原因要不然他不應該在這時候過來的才對。

    沒想到冰梁玥好像沒有聽見炎辰陽說的話一樣,面對眼前的鬥鯊只顧說起自己的話來。

    「別以為你可以再次從我的掌握當中逃脫!」

    說完自己的話,冰梁玥讓身上散發出白霧冰氣,右手朝上的掌心捲起冰氣的小型龍捲漩渦。

    「喂,你給我等一等!現在是我要和鬥鯊決鬥,你別隨便插手進來!」

    看見冰梁玥擅自想要和鬥鯊挑起戰鬥,炎辰陽忍不住激動的跑到冰梁玥的背後,舉起的右手抓住他的左肩想要制止他。

    「別妨礙我!」

    沒想到,冰梁玥轉身伸出左手碰觸胸口推開炎辰陽,並在同時從手掌心當中發出冰氣沖刷覆蓋炎辰陽的身體。

    「冰凍!」

    然後以胸口為中心點,冰霜形成的透明結晶迅速擴散覆蓋炎辰陽的全身,讓頭部以外的身體部分都包覆凍結在冰晶當中。

    「喂,你做什麼!」

    頓時動彈不得的炎辰陽激動張口的大叫,卻見到眼前的冰梁玥只是冷漠的回應說:「給我在一旁安靜的看著!」

    然後就看見他再度轉身面對鬥鯊,絲毫不再回頭的往前走。

    眼見冰梁玥這種目中無人的態度,炎辰陽真的無法忍受的火大起來,正要驅使全身的魔力發出火焰,融化這包覆全身的冰晶,卻忽然感覺到不對勁。

    這冰……怎麼回事?

    炎辰陽感到訝異,忍不住低頭觀看冰凍自己身體的冰晶,他感受出某種情緒存在這片冰晶當中,釋放出來傳達到炎辰陽的體內。

    這感情是……。

    炎辰陽正要理解出這是某種情緒,忽然聽見對面的鬥鯊向他開口呼喊。

    「不好意思,炎辰陽兄弟!我們之間的決鬥可以稍後再來嗎?」

    不禁感受到冰晶當中的異樣情感,並從疑惑思緒當中回過神來的炎辰陽,抬頭看見鬥鯊那一雙認真的眼神說出這段話,炎辰陽心中的不愉快頓時平息下來,然後與鬥鯊的視線對上,讓情緒隨後冷靜下來的回答說:「……那好,就讓你和他先打一下吧!」

    雖然還是不滿冰梁玥中途的插入,但是炎辰陽這時才突然想起來,冰梁玥他和鬥鯊有些過節存在,才會這麼不顧一切想要和鬥鯊戰鬥。

    鬥鯊應該也知道,才會主動向炎辰陽要求暫停決鬥。

    看見冰梁玥來到幾步的距離面前,鬥鯊首先開口說了:「哈哈哈!又見到你了!這麼想要跟我分出勝負嗎?」

    對於鬥鯊的問話,冰梁玥的語氣依舊冷漠的說:「做好心理準備吧!很快的你將會在我眼前倒下!」

    「哇哈哈!那我可真期待啊!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鬥鯊剛說完這句話,冰梁玥就搶先做出了攻擊。

    「雪龍捲!」

    右手剛剛持續掌握的冰霜漩渦,冰梁玥猛然的往他與鬥鯊之間甩下,落在沙灘上的冰霜漩渦高速的擴張,形成猛烈沖天的一柱雪白的龍捲風,明顯要將他們彼此都捲入這白茫茫的龍捲裡頭。

    「哇哈哈,沒打中!」

    鬥鯊反應很快,及早在沙地上形成的雪龍捲迅速擴張以前,就往後跳開躲過風雪的席捲範圍之內。

    「太天真了!」

    沒想到冰梁玥將自己捲入雪龍捲當中,可以看見他模糊的身影站在雪龍捲的中心,往左右展開雙手操控將雪龍捲更加擴大。

    「啊!」

    然後見到鬥鯊張大口驚訝的叫了一聲,整個人就被快速擴張的雪龍捲給吞沒進去。

    還有連被冰凍的炎辰陽都被一起捲了進去。

    「搞什麼啊!」

    沒想到冰梁玥完全不顧周圍的人的安全,過分的擴張雪龍捲也將炎辰陽捲入在裡頭,讓凍結在冰塊裡無法移動的炎辰陽,被迫感受這既冰寒又強烈的風雪吹襲,使炎辰陽忍不住瞇起眼睛的大聲抱怨。

    可是捲入雪龍捲裡頭後沒多久,炎辰陽只感覺到被風雪經過一下子,可以感受到強烈的寒風捲動卻忽然停止,還以為雪龍捲被冰梁玥取消掉,隨後疑惑的睜開瞇起的眼睛看清楚現場,才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炎辰陽很清楚確定自己人還在雪龍捲當中,可是這裡頭卻是無風吹動的中空區域,上方有點高度的龍捲缺口還能透進明亮的陽光,周圍捲動的風雪像是轉動的牆壁一樣,將炎辰陽與外頭完全隔絕開來。

    然後在這空間當中就看見冰梁玥,神情警戒保持一定距離的面對鬥鯊,然後鬥鯊他則是表情看起來很稀奇的觀望周圍的景象。

    「哈哈哈,這是你創造出來的決鬥場嗎?」

    鬥鯊毫不畏懼的面對這樣的場景說出這樣的話,冰梁玥絲毫不改冷漠的語氣回答他說:「對!這是在我們分出勝負以前,絕不會再讓你再度逃脫的修羅場!」

    「冰凍大鎚!」

    話說完,冰梁玥主動在雙手掌當中,發出魔力的光芒變出冰晶構成的長柄冰錘,往前奔跑起來向鬥鯊頭上揮去。

    面對來臨的冰錘,哈哈大笑的鬥鯊毫不客氣的用拳頭反擊,包覆灰色肌膚的拳頭硬碰硬的撞上了冰錘底部的平面,響起了激盪的碰撞聲。

    兩人的戰鬥就此激烈的展開;鬥鯊一邊高速的左右奔跑移動,並不時的找準機會快速打出連續的拳頭;冰梁玥手持冰凍大鎚,動作敏捷的避開鬥鯊的攻擊,隨時都用冰凍大鎚揮舞出猛烈的反擊,連續揮出的軌跡幾乎都沒有重疊的現象。

    雙方實力幾乎不分上下的正在交手當中,神情凝重起來的炎辰陽,覺得在短時間內根本看不出來到最後會是誰獲得勝利。

    冰梁玥這傢伙果然很厲害嗎?

    雖然以冰梁玥的外觀來判斷,炎辰陽覺得他是個瘦弱無力的傢伙,不過既然能夠手持冰晶構成的武器和鬥鯊打出漂亮的近身戰鬥,除了足夠熟練運用副能力體能強化,這就表示他有不錯的基礎體能。

    另外面對手持武器戰鬥的冰梁玥,鬥鯊以變身成鯊魚人的姿態,全程徒手握拳進行抵擋與攻擊,而且還沒有讓雙手包覆水流做出攻擊,顯然鬥鯊還能夠穩定的應對與反擊。

    看見兩人的實力相當,炎辰陽認為任何一人獲得勝利,最後都不會讓人覺得意外。

    可是接下來的情況卻產生些微的變化。

    嗯!這是?

    持續觀察他們戰鬥的炎辰陽看出有些不對勁,雖然整體上鬥鯊對上冰梁玥還是勢均力敵,可是總覺得鬥鯊比起出拳反擊,被動提起手臂進行防禦的次數好像越來越頻繁,而且不管他怎麼躲避移動,身處的位置持續接近背後轉動的雪龍捲之壁。

    等到這現象越來越明顯,炎辰陽才感到驚訝的清楚確定這是怎麼回事。

    鬥鯊是實力上被壓制了嗎?不,不對!是冰梁玥這傢伙他……。

    炎辰陽發現在鬥鯊越來越呈現被動的時候,冰梁玥卻越來越主動頻繁攻擊,這原因與理由其實很簡單。

    因為冰梁玥漸漸看穿了鬥鯊的攻擊動作與意圖。

    冰梁玥銳利的眼神持續注視在眼前的鬥鯊,而且鬥鯊不管怎麼想要脫離冰梁玥的攻擊控制之下,冰梁玥他總是能搶先佔到最好的位置進行攻擊,讓鬥鯊被迫只能退後或做出防禦的動作。

    看出這一點的炎辰陽,讓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難怪冰梁玥他會是王牌階級嗎?

    看著這場戰鬥,炎辰陽不由得聯想起來,自己和楷龍輝平常的切磋,也是這樣不知不覺的被楷龍輝抓準許多破綻,導致最後也只能是越來越頻繁的防守,然後輸給了楷龍輝。

    雖然眼前的情況很類似,可是炎辰陽還是明白有很大的不同之處。

    炎辰陽清楚和楷龍輝之間的切磋,是經過好幾次的過程,楷龍輝當然能摸透炎辰陽的戰鬥風格。

    可是冰梁玥不一樣,要是根據紅蓮楓敘述所知的沒錯,除了今天這一場戰鬥,冰梁玥只不過在上一次和鬥鯊戰鬥過一次而已。

    也就是說,冰梁玥只和鬥鯊事先戰鬥過一次,加上今天這場對決就已經讓他完全摸透鬥鯊在戰鬥方面的習慣。

    這代表冰梁玥有強大仔細的觀察能力,才能在這麼短時間看穿鬥鯊所有的反擊舉動,進行躲避或是防禦然後追加攻擊。

    要知道戰鬥的習慣和風格方式,要是完全被對手摸透而自身又不做出變化,所有一切的舉動都會被對方預測看穿,到時候要面對唯一的一條路就只有戰敗。

    雖然也不能說鬥鯊也沒有戰鬥上的觀察能力,可是很明顯冰梁玥的預判能力依舊比鬥鯊來得快與準確,鬥鯊根本追不上冰梁玥的預測,所以鬥鯊他自身必須要做出變化。

    可是為什麼鬥鯊還有所保留?

    炎辰陽發現鬥鯊明明開始陷入弱勢,他卻遲遲不肯使用水流的副能力,對冰梁玥進行反擊或是防禦來解除危機。

    「嗚哇!」

    無法理解鬥鯊的想法,持續觀看這一場戰鬥的炎辰陽,見到鬥鯊終於被冰梁玥逼到無路可退,背後撞上轉動的雪龍捲之壁,感覺像是真正的一面牆一樣,強勁的風勢與密集的雪花,根本無法讓鬥鯊的身體輕易穿透出去。

    然後在鬥鯊幾步距離之前的冰梁玥,無情的面容向鬥鯊發出勝利的宣言說:「已經結束了!」

    「還沒完呢!」

    不認為已經輸的鬥鯊,忽然讓全身爆發出魔力的光芒,強勁的純潔白光沐浴在他的全身。

    這是魔力爆發!驚覺看出這一點的炎辰陽,還來不及疑惑鬥鯊是怎麼學會這一招,鬥鯊就迅速的單膝跪下來,接著猛烈的向前跳起,往冰梁玥伸出氣勢猛烈的拳頭。

    應對鬥鯊突然而來的反擊,冰梁玥的反應很快,保持冷靜的表情向後跳躍,同時面對鬥鯊擊來的拳頭,雙手提起冰凍大鎚的握柄來抵擋。

    兩人幾乎同時的做出攻擊與迴避動作,然後一起跳躍落在雪龍捲空間的正中間位置,鬥鯊拳頭雖然沒擊中冰梁玥的身體,但是卻打碎冰梁玥手持冰凍大鎚的握柄,緊接舉起另一隻手臂準備將握緊的拳頭攻擊出去。

    即使手中冰凍大鎚的握柄斷成兩截,無法抵擋鬥鯊即將伸出來的另一顆拳頭,可是冰梁玥卻依然冷靜的說:「我說過『已經結束了』!」

    冰梁玥左右手掌握的冰凍大鎚,自動破碎化為粉塵消逝的瞬間,冰梁玥同時動作迅速的原地蹲下來,躲過鬥鯊從他頭上揮過的拳頭,看見他將雙手碰觸在鬥鯊腳邊的地上。

    難道!

    才直覺的猜出冰梁玥的目的,炎辰陽就看見冰梁玥做出了反擊。

    「冰柱!」

    鬥鯊腳底下猛烈的掀起白霧,忽然比他身形還寬大的粗厚冰柱,從地上迅速突出聳立起來,力道強勁的將鬥鯊整個人彈飛到雪龍捲的上空。

    在冰柱成功擊飛鬥鯊頓時化做無數碎片灑落一地的同時,緊接下來冰梁玥讓身上釋放出風雪當作推進助力,跟著一起跳躍飛越到鬥鯊的上頭。

    「這就結束了!」

    冰梁玥整個身體面對朝下,向下伸展的兩隻手掌隔空彎曲五指,隨後在距離對稱的雙手掌心之間憑空凝結出冰晶,迅速擴張變大直到有如砲彈的大小。

    眼看身形朝上處在半空中的鬥鯊,根本無法做出任何行動來躲避,只能眼睜睜面對承受冰梁玥手中的冰塊攻擊。

    海吾治……。

    雖然炎辰陽知道,鬥鯊他終究是魔導世界那一方的人,不管怎麼樣他都要被擊敗,才能夠阻止他繼續犯錯下去。

    可是即使非常清楚的知道這一點,炎辰陽還是希望鬥鯊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要就這樣被擊倒。

    因為炎辰陽還想要跟他分出個勝負!

    不過炎辰陽即使心中的想法是這樣,看見飛越在鬥鯊上空的冰梁玥,無法聽見炎辰陽心中的話語,依然神情堅定的準備做出攻擊,讓炎辰陽此時深刻的體會到鬥鯊的敗北將會來臨。

    「冰砲……!」

    「得手了!」

    沒想到卻在這個時候,冰梁玥的身後忽然閃耀出一道金色的光芒,眨眼間光芒裡竟然穿越出一名身穿黑袍的人物,憑空出現右手把持漆黑的短刀匕首,將三角錐形的銳利刀刃,揮手就要往冰梁玥的背後刺下。

    「什麼!」

    看見突然出現的黑袍人物,炎辰陽驚訝大喊的同時,冰梁玥他也感受到背後黑袍人物,憑空出現的瞬間釋放出來的魔力流動,查覺到這異樣而忍不住驚訝的睜大眼睛。

    「休想!」

    在身體承受到攻擊以前,冰梁玥身上發出的冰霜風流,竟然強行帶動他轉身往後,想要將雙手掌之間凝聚完成的冰晶,轉移對準忽然出現的黑袍人物身上發射。

    「太慢了!」

    可是黑袍人物還是將手中的漆黑短刀,成功往下刺中冰梁玥轉身移動過來的左手臂,頓時鮮紅的液體從刀刃前端濺出。

    遭受到攻擊的冰梁玥,不由得咬牙露出痛苦的表情。

    但是冰梁玥並沒有因此停止轉動他的身體。

    「但是你別想全身而退!」

    讓漆黑短刀劃過左手臂,冰梁玥硬是將雙手掌當中的冰塊,對準忽然出現的黑袍人物。

    「冰砲彈!」

    極短的距離彈射出去的瞬間,已經對準黑袍人物的腹部中心,炎辰陽眼看不管怎麼樣都會命中給予對方極大傷害。

    可是還是沒想到……。

    「瞬間移動!」

    黑袍人物竟然全身閃出金光,又忽然憑空融入消失在光芒當中,讓冰梁玥手中發出的冰砲彈就這樣輕易的落空。

    「怎麼可能!」

    不敢相信的冰梁玥,只能看見落空的冰砲彈,發出破空響聲的撞上雪龍捲的風雪牆壁上,掀起白茫茫的冰霧膨脹湧動,然後冰霧迅速變得淡薄直到消失在空氣當中。

    眼見攻擊失敗,冰梁玥看起來身形無力的驅使纏繞身體的冰風,帶動他從上空調整身形迅速穩定的飛落下來。

    「哎呦!」然後鬥鯊他整個人,同時跟著躺落在冰柱消失的沙地上,身上閃耀的魔力光芒消失,解除了魔力爆發發出喊痛的聲音。

    「喂喂!冰梁玥你沒事吧?」

    看見冰梁玥受傷的炎辰陽,擔心大聲的向他發出喊問,卻看見冰梁玥好像沒有聽見一樣,咬牙的表情明顯正在強忍傷痛,舉起另一隻手掌握住手臂上流血的傷口,讓靠近肩膀的傷口迅速覆蓋上冰晶。

    隨後黑袍人物又從閃耀的光芒當中出現,站穩在倒地的鬥鯊身旁,用低沉冷靜的口氣向鬥鯊說出確認般的發問。

    「鬥鯊,你身體應該沒受傷吧?」

    然後倒地的鬥鯊迅速的從地上翻身跳起,隨後曲直膝蓋站穩雙腳挺起他寬闊的胸膛之後,看起來身體沒事的露出笑容面對身邊的黑袍人物。

    「謝謝你的關心還有救援,瞬忍兄弟!」

    不過鬥鯊一說出對黑袍人物的稱呼後,炎辰陽忍不住在心中驚訝。

    瞬忍?他就是讓海吾治加入魔導世界的瞬忍嗎?

    瞬忍的外表裝扮,還是如同鬥鯊過去對見到他的敘述一樣,全身覆蓋在黑袍的衣服當中,鼻樑以下的面容都受到黑布條給掩飾,雙眼則因為籠罩在連帽遮蓋產生的陰影之下,所以根本無法看清楚其眼神。

    得知這一點以後,炎辰陽同時也明白來到這裡參與作戰的三名十王,其中一名就是眼前這被稱為瞬忍的男人。

    這麼說來,他同時也是來天使弓海灘支援的魔防局成員之一嗎?

    炎辰陽可沒有忘記,瞬忍是潛伏在魔防局裡的間諜,如果他還具有魔防局的成員身分,除了也是當地或來支援的成員之一,否則是不太可能擅自脫離工作崗位來援助,如果那麼做一定會被人懷疑。

    不過理解出這一點後,炎辰陽正要開始思考,在週五集會見過成員的成員當中,到底誰可能是會是瞬忍,腦中才閃過幾個人的面孔,就看見瞬忍開始和鬥鯊對話起來。

    「不過鬥鯊,你怎麼又跟被稱為冰雪王子的男人戰鬥呢?我不是提醒過你,就算你鯊魚人的特殊潛能,讓你有不輸給水流主能力者操控的威力程度,可是遇上他這種冰凍魔法異能的強者,不管你做出什麼水流攻擊或防禦,都會被凍結成冰塊遭到解除,甚至反過來拘束你的行動不是嗎?」

    「哇哈哈,不用擔心瞬忍兄弟,我沒有用水的能力去對付他啦!」面對瞬忍嚴肅的口氣提醒,鬥鯊仍然以一副絲毫沒有在意的豪邁笑容回答。

    「可是剛剛你不是很明顯陷入危機了?」對於鬥鯊完全不像是經歷過危機的態度,炎辰陽有種感覺說這句話的瞬忍,臉孔正在連帽覆蓋下的陰影裡皺起眉頭。

    什麼,果然是故意不使用水流補助嗎?

    不過聽見瞬忍剛剛的說明,還有鬥鯊隨後親口承認的話語,才讓炎辰陽確定鬥鯊不使用水流能力的原因。

    不過剛剛瞬忍說那一段話中,還有一點讓炎辰陽忽然想起一些事情。

    特殊潛能嗎?

    炎辰陽記得曾聽部長說過,所謂魔法異能的特殊潛能,指的是每一種魔法異能當中的潛在特性,有方便助於容易學習其他某些魔法異能的副能力,甚至施展出來的威力還不輸給,原本就具有這項主能力的魔法異能者。

    所以用這理論推測,鬥鯊的主能力是魔法異能鯊魚人,本來就有擅長在水中游泳的特性,會容易學會水流能力一點都不奇怪。

    順帶一提,如果是炎辰陽的火焰能力,只要跟火焰性質相近的魔法異能都可輕易學會。

    「你是誰!也是魔導世界的十王嗎?」

    冰梁玥似乎成功止住手臂傷口的血液流出,身形看起來還能夠穩定的站立,面對瞬忍發出口氣嚴厲的大聲質問。

    「沒錯,我是魔導世界的十王瞬忍!魔防局的冰雪王子冰梁玥,看起來你總算止住血了是吧?」

    面對冰梁玥氣勢強烈的態度,瞬忍卻保持有點過分冷靜的說話口氣,讓人覺得他不但沒有一絲畏懼冰梁玥,甚至有種把冰梁玥當作獵物看待的感覺。

    冰梁玥感受出瞬忍說話口氣透露出的態度,原本冷漠的眼神迅速被憤怒給填滿。

    「不管你們是誰,我要將你們全部消滅!」

    被憤怒填滿了內心的冰梁玥,全身上下瞬間閃耀出雪白的魔力光芒,明顯施展出魔力爆發將力量的極限給突破,然後身上釋放出猛烈捲動的風雪,迅速的將雪龍捲裡頭的空間給填滿。

    「啊嚏!」

    依然還困在冰塊裡頭的炎辰陽,顏面受到有如天災暴風雪的吹襲,忍不住鼻子一癢就往前打了一聲噴嚏。

    「搞什麼,無視人也要有限度,混帳!」

    雖然炎辰陽忍不住抱怨,很想要直接使出魔法異能,使用火焰將冰凍全身的冰晶給迅速融化藉此取暖。

    不過炎辰陽還是忍不住持續感受,凍結自己身體的冰晶所傳導出來的感情。

    炎辰陽還記得過去部長石全道曾經說過,魔法異能是一種由心而生的力量,強度威力容易受到精神與情感上的變化所影響。

    據說如果投入魔法異能的情感越是強烈,魔法異能呈現出的威力或是堅韌程度等都會大幅度提升。

    這說法雖然聽起來挺複雜,不過原理很像是人在生氣憤怒或恐懼的時候,體內的腎上腺素會被釋放出來激發出人體的潛能,讓人短暫的得到能夠突破危險的力量。

    這種現象就被稱為精神力量,藉由心理的變化讓魔法異能提升一個階層。

    不過石全道部長也說過,精神力量可以像是鍛鍊肌肉一樣,持續透過某種方式,讓精神與心靈一天比一天來得強韌,同時魔法異能也會因為自身精神狀態,而得到永久性的強化。

    炎辰陽雖然很清楚記得這些,不過這種抽象邏輯的內容,他也到現在還是不太懂,無法深刻的體會出什麼是所謂的精神力量。

    不過針對這一點,石全道部長過去倒是有給炎辰陽簡單的解釋。

    『強韌的意志,就是精神力量!炎辰陽,請你記住這一點!』

    當然,炎辰陽也知道,這是部長自己他對精神力量的體會與解釋,至於要如何發掘與提升精神上的強化,還是得靠自己去摸索,魔法異能的力量才能夠進一步成長。

    所以原本不太懂這一些的炎辰陽,現在也多少理解出一些原因。

    因為,炎辰陽感受到冰梁玥凍結他身軀的冰晶,傳達出了一種鮮明的情緒。

    這是憤怒嗎?

    炎辰陽雖然難以說明,為什麼能透過包覆自身的冰晶,感覺出冰梁玥他現在的情緒,不過唯一可以清楚確定的是,體內的魔力像是在共鳴一樣,可以清楚感受到體內魔力的溫度有所提高,同時流動的速度也加快起來。

    然後炎辰陽感受到自身魔力這些變化越是激烈,冰梁玥身上釋放出來的風雪就越是刺骨寒冷。

    這傢伙……。

    感受著冰晶傳達的情緒,同時將視線看往冰梁玥的孤傲身影,他頸部圍著的一條淺藍色圍巾受到他自身發出的風雪正在激烈擺動。

    看見冰梁玥現在的姿態,還有跟著冰雪散發出來的氣勢,炎辰陽好像能理解他強大的理由。

    不過理解出冰梁玥強大理由的同時,炎辰陽也同時發現冰梁玥自身的問題所在。

    太自以為是了!

    這是炎辰陽發現的問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