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第一章 戰鬥的決心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哈哈哈!」鬥鯊單手抓起陷入沙坑當中的飛翔獵鷹,奮力的往炎辰陽腳下的巨臂悍將為目標扔過來。

    「哇喔!」

    看見扔過來的飛翔獵鷹,炎辰陽反應很快的從巨臂悍將的肩膀上跳起,躲過和巨臂悍將一起被飛翔獵鷹撞倒的危險。

    「好險、好險!」

    成功安全的跳落在沙灘上後,炎辰陽回頭瞧一眼倒在一起的兩台玩偶兵器,不由得感到放鬆的吐一口氣。

    「炎辰陽,你沒事吧?」

    隨後奇沐偶他人站在貌似也是使用魔法異能變出,外觀看起來像一架小型飛碟的玩偶兵器上,人站在中央的駕駛口上,飄浮到炎辰陽身旁語氣確認的開口發問,同時將巨臂悍將與飛翔獵鷹化為光塵消散,使當中的模型核心包覆魔力,受到吸引般分別飛回到左手與右手當中掌握。

    「我沒事!」回頭對奇沐偶發出回應後,炎辰陽將視線再度轉回鬥鯊身上。

    「那就好!接下來身材矮小的交給我,高大的就由你來對付了!」

    「沒問題!」

    炎辰陽自信的說出回答後,馬上面對鬥鯊奔跑過去。

    「喔啊啊啊!」

    快速奔跑在沙灘上的炎辰陽,讓右拳燃起了鮮明熾熱的火焰,往身穿黑袍的鬥鯊身上,打出第一次的攻擊。

    「哇哈哈!」

    面對炎辰陽火焰的一拳,不躲的鬥鯊反而興奮的大笑起來,同樣以拳頭迎擊對上。

    「水流拳!」

    鬥鯊右手拳頭面上,流漏出水流形成螺旋狀,包覆在拳頭面上往炎辰陽的火焰右拳上碰撞。

    水流!是副能力嗎?

    炎辰陽是這麼的認為,不過仍然不畏懼將已經伸出的拳頭,奮力與鬥鯊的拳頭相撞。

    拳頭與拳頭引起響亮的碰撞聲,炎辰陽與鬥鯊同時受到彼此攻擊的反作用力,踩在沙灘上的雙腳紛紛向後滑退兩公尺左右。

    不過炎辰陽一踩穩雙腳,緊接又再度發出攻擊。

    「火焰迴旋踢!」

    炎辰陽向前踏出一步,然後猛烈的跳起,巧妙的扭轉上半身,帶動旋轉出去穿套運動鞋的右腳,勾劃出火焰的弧線。

    「嗚啊!」

    面對炎辰陽的火焰迴旋踢,鬥鯊來不及跟著做出反擊,只得反應提起雙手肘合併,勉強擋住這強勢火焰的一踢然後往後滑退一步。

    「哇哈哈!該我反擊了!」

    鬥鯊推開炎辰陽踢出的右腳,學起了炎辰陽的動作,原地跳躍做出迴旋踢的攻擊,讓灰白色表面光滑的腳背,勾劃出水花踢往炎辰陽臉上。

    「沒這麼簡單!」

    火焰迴旋踢被擋下來的炎辰陽,落地的同時也跟著蹲下來,驚險的低頭躲過鬥鯊的迴旋踢擊,感受到水花灑在身上的感覺。

    「火焰肘擊!」

    緊接躲過鬥鯊的迴旋踢之後,炎辰陽順勢快速的站了起來,在胸前收起一隻手臂,燃燒火焰的手肘撞上了鬥鯊的胸口。

    「哇喔!」

    被火焰肘擊確實擊中的鬥鯊,被這攻擊的衝擊輕易的打回到海中,整個人姿勢難看的掉進海面濺起水花。

    看見鬥鯊掉進海水當中,炎辰陽沒追上去則是站在海岸邊的沙灘上,緊戒鬥鯊接下來的行動。

    嘩啦!

    強烈到足以覆蓋視野的白浪掀起,炎辰陽反應快速的緊跟著提起雙手,做出可以招架任何攻擊方式的防禦動作,還以為鬥鯊會從這浪花當中,做出令人反應不及的攻擊出來。

    可是沒想到……。

    「沒想到炎辰陽兄弟這麼厲害,竟然可以跟我打到這種地步!」

    聽見這大嗓門的聲音,隨後阻礙視野的飛濺水花,灑落回海面上發出啪打的響聲,然後炎辰陽就看見鬥鯊任由海浪湧過他的雙腿,站在海上挺胸的面對過來。

    聽見鬥鯊剛剛像是在稱讚的說出這句話,炎辰陽發覺有些不對勁而忍不住疑惑的發問。

    「炎辰陽兄弟?你認識我嗎?」

    炎辰陽還無法明白為什麼鬥鯊會知道他的名子,鬥鯊接著就當面單手掀開脫掉他的黑袍,隨意的往一旁扔開隨風吹走。

    「是我啊!我是海吾治!」

    聽見鬥鯊這樣的自我介紹,看見他那一副酷似鯊魚臉孔的臉上,發現那熟悉的眼神以及豪邁的笑容,再加上這令人熟悉的聲音,讓炎辰陽忍不住驚訝的張口一愣。

    「海吾治?你真的是海吾治?」

    「沒錯,炎辰陽兄弟!」鬥鯊以肯定的語氣回應的同時,他也解除了魔法異能的變化顯露出原本的面孔,還有只穿一條黑色三角泳褲的強健身軀。

    看見鬥鯊的真面目,炎辰陽呆愣一會時間過後,忍不住開心的激動起來。

    「原來你是海吾治啊?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哈哈哈……!」

    炎辰陽剛說完這句話,甚至還想要上前搭話,搞不清狀況的大腦總算正常運作,讓炎辰陽的表情瞬間冷靜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是十王?」

    炎辰陽忍不住困惑的問起問題,對此哈哈大笑的鬥鯊只是說出簡單的回答。

    「這話說起來就很多了!總之我現在是十王沒錯!」鬥鯊肯定的回答。

    「…………。」聽見鬥鯊這樣的回答,炎辰陽頓時說不出半句話。

    到底怎麼回事?

    即使大腦成功處理得知清楚狀況,但是炎辰陽的理智還是有點難以接受,海吾治是魔導世界的十王,而且是被稱為鬥鯊的這件事。

    …………接下來該說什麼?

    炎辰陽腦袋已經空白,完全沒有想到十王之一的鬥鯊,竟然是曾經短暫一起聊天一起吃過中餐的海吾治。

    「炎辰陽兄弟!你沒事吧?」看見炎辰陽接下來完全沒有任何回應,鬥鯊搞不清楚炎辰陽大腦中的狀況,而說出有點擔心的問話。

    不過聽見鬥鯊這麼開口問,炎辰陽總算勉強想到話題。

    「那個……海吾治,你確定你是十王對吧?」

    「對啊!沒錯!怎麼了嗎?炎辰陽兄弟?」

    「……我說,既然你是魔導世界的十王,為什麼你昨天能這麼隨便的跟我們一起去吃飯啊?」

    「哇哈哈!因為我不知道炎辰陽兄弟你們是魔防局那一邊的人嘛!然後你們人又這麼好,所以不知不覺就跟著你們一起吃飯啦!」

    「……這樣啊?說得也是!」

    然後問完一件問題,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的炎辰陽,感覺尷尬的再度陷入沉默。

    不過這沉默沒有維持多久,炎辰陽忍不住抱怨起來,面對鬥鯊開口說:「哎呀!我說你啊!沒事為什麼要加入魔導世界當什麼十王啊!突然知道你是海吾治,要我接下來怎麼跟你打啊?」

    「啊?我讓你困擾了嗎?真是對不起!」鬥鯊倒是一臉老實的舉起手抓頭,看起來很認真的彎腰點頭道歉。

    看見鬥鯊這副老好人的樣貌,完全不像是一名稱職的領袖,一點霸氣十足的模樣都沒有。

    不過也因為這一點,炎辰陽這下總算才懂,自己為什麼會和他扯上關係。

    「那麼,海吾治,你有搞清楚我和你之間的立場嗎?」

    「我知道啊!炎辰陽兄弟你是魔防局那一邊,而我是魔導世界這一邊的人對吧?」鬥鯊看起來依舊很老實的回答問題。

    「既然你明白,那事情就好說了!雖然我只跟你相處過很短的時間,不過我還是好心的提醒你,你現在做的事情可是會讓你坐牢喔。」

    「我知道啊!炎辰陽兄弟!但是只要我贏你,我就不用坐牢了吧?」

    「真有自信啊!你確定能贏我?」

    炎辰陽和鬥鯊對話到現在,面對這突然發生難以消化的狀況,雖然還是有點不能接受海吾治同時也是十王鬥鯊的這件事,不過炎辰陽有一點可以確定。

    海吾治這個人真是很笨的濫好人。

    完全不像想像中那種邪惡的人,而且一點警戒心都沒有,炎辰陽頭一次遇到這種人。

    不過剛剛本來,當炎辰陽知道海吾治是十王,想起自己竟然一點都沒有發覺到這件事實,昨天還和他開心的聊天與一起吃飯,這點讓炎辰陽有些懊悔與介意,竟然沒有及時發現他並當場逮捕。

    可是現在看起來,沒有發現海吾治是十王鬥鯊好像也沒這麼重要了。

    「那好吧!雖然不知道你這種人,怎麼會成為邪惡的一方,對於這一點我的問題雖然也很多,但是我看還是先把你打倒,再來一件一件的問好了!」

    當炎辰陽開始決定先把鬥鯊當成敵人打倒,之後再來問清楚不懂的問題,讓雙手的拳頭上燃燒起火焰,準備再度向鬥鯊攻擊的時候,身後傳來別人疑問的呼喊。

    「炎辰陽同仁,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聽見這說話聲音的同時,還有兩人奔跑的腳步聲音傳來,炎辰陽回頭就看見京飛潭與清浪華也注意到這裡的狀況,擺出疑惑的表情跑到炎辰陽身邊。

    「雖然說起來有點複雜,不過看來昨天和我們相處的海吾治,確實是眼前的十王鬥鯊沒錯!」看見京飛潭來到身邊,炎辰陽面對他簡單的解釋了一下狀況。

    「怎麼會,沒想到海吾治竟然是鬥鯊?」似乎對鬥鯊有了一些友情上的感情,京飛潭的口氣聽起來有點難以接受。

    「沒想到京飛潭兄弟也來了!太好了!我有話想對你們說!」海吾治似乎沒有辦法體會京飛潭立場的尷尬,明顯對京飛潭的到來感到一臉高興。

    「請等一下,海吾治先生!既然你是十王鬥鯊,難道小弟弟黃飛蜂他是……?」站在炎辰陽另外一邊的清浪華,好像很快的就接受海吾治是鬥鯊的事實,表情驚覺的理解出某種可能,問起有關黃飛蜂的事情。

    「小姐!你是指黃蜂兄弟嗎?他現在就在……!」

    鬥鯊伸出手指正要指往某個方向,隨後突然傳來響徹天空的爆炸聲。

    炎辰陽猛然的回頭朝上一看,發現天空爆發出一團烏黑煙霧,同時有一個人彈飛出煙霧外頭,身影高速的往這邊彈飛過來,像是砲彈一樣轟炸在炎辰陽他們附近,在沙灘上揚起激烈沙塵。

    「咳、咳!好痛!這混帳!」

    然後海風迅速吹散覆蓋身形的沙塵,顯現出一名身形矮小身穿黑袍,背後有一對昆蟲翅膀的矮小人物。

    「可惡的罪惡之徒,那天晚上竟敢搔擾梓吟樂小姐?我要讓你的罪過付出代價!」

    說話聲音傳來的同時,隨後奇沐偶他人搭乘小型飛碟跟著穿越出黑煙,從上空飄移下來到炎辰陽身前,面向墜落在沙灘上的黃蜂,朝下投射鄙視的眼神,露出惡狠狠的咬牙表情。

    不過沒注意奇沐偶與黃蜂之間的氣氛,鬥鯊一看見黃蜂掉落在附近,毫不猶豫的指向他說:「他就是黃蜂兄弟喔!」

    當鬥鯊這麼說出口後,清浪華似乎無法接受的瞪大眼睛,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頓時愣在原地。

    「嗯?」

    然後黃蜂好像這才注意到炎辰陽他們這一邊,轉頭看過來露出疑惑的表情。

    可是當黃蜂看見清浪華注視過來的眼神,還有發現她身邊的炎辰陽等人,同時又注意到鬥鯊以真面目示人,呆愣一會的黃蜂很快的就一臉驚恐的理解出狀況。

    「鬥鯊,你這笨蛋!你該不會把我的事情都說出來了吧?」

    對於看過來的黃蜂一臉驚恐的大聲發問,鬥鯊絲毫不會看臉色,露出爽朗的笑容回答說:「黃蜂兄弟,我可沒有說你的事情喔!我只是回答你就是黃飛蜂而已。」

    聽見鬥鯊毫不掩飾的老實回答,黃蜂止不住情緒激動的大叫:「你這大笨蛋!」

    「哎!為什麼罵我?」鬥鯊搞不清楚的狀況露出疑惑的表情。

    「嗯?這是怎麼回事啊?」

    看見黃蜂向鬥鯊大罵的情況,奇沐偶臉上皺起一邊的眉毛,搞不清楚狀況的回頭向炎辰陽問起問題。

    「事情是這樣的……。」

    炎辰陽簡單的解釋一下狀況後,奇沐偶明顯震驚的睜大雙眼與嘴巴。

    「什麼,這麼說來我不就判斷錯誤了?」

    奇沐偶知道真相後,不知道為什麼舉起雙手抓起頭髮,看起來他好像是做錯什麼事情一樣,露出很懊惱的表情。

    不過此時已經確定黃飛蜂是黃蜂的清浪華,收起驚訝的表情理解狀況後,開始神情凝重與嚴肅的向黃蜂問起話來。

    「所以你是黃飛蜂嗎?」

    聽見清浪華發出的問話,黃蜂看過來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舉起有黑黃顏色交錯與覆蓋昆蟲甲殼外觀的雙手,掀開黑袍連帽顯露出他具有一頭長髮的男孩樣貌。

    「本來不想這麼早表明身分,想保留一些我給你的美好形象,不過既然被妳知道那就沒辦法了!沒錯,我就是魔導世界的十王黃蜂!」

    黃蜂坦白承認後,清浪華不改嚴肅表情的繼續問說:「所以你迷路的那些事情是在說謊嗎?」

    「呵呵!是啊!那些只是接近妳的藉口罷了!因為妳真的長得不錯,讓我很滿足很享受呢!」

    黃蜂說起這些事情的時候,狡猾的笑容臉上毫不掩飾充滿惡意的眼神,在清浪華面前像是撫摸空氣一般,舞動舉起朝上的雙手五指。

    得到黃蜂確實的答覆,清浪華的表情變得陰沉。

    「你這傢伙,果然是垃圾!別以為你做出這麼多壞事可以被原諒!」

    因為黃蜂這段言論,使奇沐偶代替清浪華激動生氣起來,隨後搭乘的飛碟受到他意識上的操作,底盤平面部分開出一條縫隙,一道機關門同時左右敞開,一隻機械手臂伸展出來,其連結金屬手臂前端的狹小細長的金屬炮口,正微微的發出光亮,顯然正在蓄集能量準備發射光束。

    「水流衝浪板!」

    沒想到清浪華一句話都不說,在張開的右手掌當中變出水流沖浪板,搶在奇沐偶發動攻擊以前,率先跨出一腳扭轉起上半身,將抓緊在手掌當中的水流沖浪板拋出,使衝浪板高速的迴轉起來,像迴力鏢一樣朝向黃蜂飛去。

    然後黃蜂似乎只將注意力,放在準備發出攻擊的奇沐偶身上,來不及注意到並躲避清浪華扔出的衝浪板,就讓衝浪板扎實的打中在他的左臉頰上,表情看起來很吃驚的往一旁歪頭。

    看見清浪華忽然做出攻擊,原本準備要進行攻擊的奇沐偶張口嚇了一跳,不自覺的讓光束炮口凝聚閃耀出的光芒黯淡停止。

    對黃蜂做出攻擊的當事人,清浪華就口氣嚴厲的像是對黃蜂訓話的說:「我不管你是不是說謊,我不會對幫助過你的事情感到後悔!」

    清浪華呼氣停頓一下,接下來將語氣加重的說:「但是你年紀輕輕就開始學壞,我身為大姊姊絕不允許你繼續做錯下去!」

    「等等,清浪華小姐!他很明顯不是真正的小鬼啊!」

    奇沐偶忍不住向清浪華開口糾正,但是清浪華完全沒有聽進他的話,單手接下彈回來的水流衝浪板,將水流衝浪板懸空平放在身前,使底面沖刷出水流使其漂浮在沙灘上,隨後清浪華漂亮的翻身跳躍,雙腳準確的踩上衝浪板,有如錯覺般全身釋放出如同熊熊火焰的強烈怒氣,毫不猶豫的朝向黃蜂他人衝過去。

    「哇啊!」

    面對以驚人氣勢向他衝來的清浪華,黃蜂二話不說就一臉驚恐的轉身飛向大海逃跑。

    「等等啊!清浪華小姐!」

    看見清浪華追趕著黃蜂離開,奇沐偶看起來很慌張的搭乘飛碟也跟著追上去。

    「…………。」

    看見這一幕,面無表情的炎辰陽,不知道該做出何種感想。

    「那麼海吾……不,鬥鯊!那麼繼續我們之間的戰鬥吧!」

    當炎辰陽打算忽視剛剛發生過的事情,將主題重新導回到與鬥鯊戰鬥這件事情身上的時候,身旁的京飛潭忽然喊停。

    「請等一下!炎辰陽同仁!」

    京飛潭忽然的大聲叫喊,讓炎辰陽有些嚇到的全身顫抖一下。

    「怎麼了!忽然這麼大聲叫住我做什麽?」

    炎辰陽滿心疑問的往他一看,發現到京飛潭他現在的表情變得無比認真,踏出兩步走到炎辰陽的面前,看往近在眼前的鬥鯊回答炎辰陽的問題說:「不好意思,炎辰陽同仁!鬥鯊……不!海吾治他能先交給我對付嗎?」

    「啊!為什麼這麼突然?」

    炎辰陽疑惑的發出問題,京飛潭只是簡單的回答說:「我只是對我昨天沒有及時發現海吾治的真實身分,而覺得我有這一份責任要負責,炎辰陽同仁你能在一邊旁觀一下嗎?」

    不過聽見京飛潭用這樣堅定的語氣說出理由後,炎辰陽已經體會出他的心情而忍不住露出苦笑。

    「那好吧!如果你打不過就換我囉!」

    「謝謝炎辰陽同仁!」

    同意京飛潭的要求後,炎辰陽看見他慢步走向鬥鯊,全身上下充滿著毫不退縮的氣勢。

    鬥鯊也注意到京飛潭的舉動與態度,依舊露出豪邁的笑容問說:「哈哈哈!這次換京飛潭兄弟想跟我打了嗎?」

    「是啊!我身為魔防局的一份子,我必須要阻止你的惡行!」

    「哇哈哈!既然這樣,那就來吧!」

    不再說出第二句話,雙方同時全身發出魔力進行變身的動作,然後由變身成海豚人的京飛潭主動攻擊,朝向鬥鯊奔跑然後跳起踢出一腳,將鬥鯊踢入海中後,京飛潭就此與鬥鯊進行激烈的戰鬥。

    看見他們開始戰鬥,炎辰陽表情平靜的觀看他們交錯的戰鬥身影,同時在心中想著一件事。

    京飛潭,你也注意到海吾治是個濫好人了嗎?

    雖然不確定京飛潭的想法是否相同,不過炎辰陽可以確定海吾治……或是該說鬥鯊這個人並沒有那麼壞,這種人不應該會成為魔導世界的十王,像現在這樣和一群人來這裡侵略天使弓海灘。

    那是因為炎辰陽知道,海吾治是個確實的好人,所以才能像昨天一樣,彼此間都不夠熟識的三個人,才能一起毫無顧忌的笑談聊天。

    因為如果是裝做出來的好人,炎辰陽不認為自己會感覺不出來。

    一定有原因!炎辰陽肯定的認為京飛潭有同樣的想法,才想要藉由和鬥鯊戰鬥來找出那個原因。

    「那麼我該去幫忙其他人一下子嗎?」

    炎辰陽回頭觀看身後的狀況,發現不斷被掀起的沙塵當中,魔防局的人們與魔導世界的成員們打得相當激烈,同時魔物的騷擾與攻擊源源不絕,造成場面更加混亂與危險。

    雖然說炎辰陽知道以自己的能力,能輕易插手進入這場戰鬥當中,穩定魔防局這一方的局面與情勢。

    不過炎辰陽知道自己,不能過於花時間深入在其中。

    因為主要的工作,還是在對付十王之一的鬥鯊身上。

    雖然交給了京飛潭來對付,不過炎辰陽看得出來京飛潭可能無法打贏鬥鯊,對戰的時間恐怕無法維持多久,實在無法完全放心交給他,雖然相信鬥鯊這個人大概也不會出手過分。

    因此忍不住再度看回兩人間的戰鬥,想說還是就這樣等待他們當中分出勝負的時候,在這同時炎辰陽察覺到突然而來的偷襲。

    「得手啦!」

    天空正上方喊叫出得意的聲音,感受到這如同強風從上空壓迫下來的魔力流動,炎辰陽沒有抬頭,甚至是任何一點思考都沒有,就往一旁翻身跳開。

    可是剛躲避完攻擊才站穩的炎辰陽,還來不及查看眼前的狀況,感覺到又有人從一旁緊接偷襲出來。

    「別以為能輕易躲過!」

    來者以悶沉男人嗓音大喊,炎辰陽被迫再度做出躲避動作,往攻擊過來的反方向側身跳開。

    「逮到你了!」

    可是第二人發出的攻擊,衝擊在沙灘上沉重的聲音剛響起,這一次的攻擊銜接的足夠緊密,炎辰陽無法及時再做出第三次的迴避動作,雙腳硬是不知被從何方向在沙灘上沖刷過來的冰霜給凍結,頓時動彈不得。

    「這次你就躲不掉了吧!」

    第四人發出肯定勝利握在手上的宣言,跟隨奔跑的聲音一同從身後突然的傳來,讓炎辰陽忍不住火大起來。

    「別小看人了!」

    這一瞬間,炎辰陽讓身上爆發出火焰,捲起猛烈的火焰漩渦,頓時吞噬覆蓋周圍的景色。

    等到向周圍發出的火焰消失,炎辰陽感覺到雙腳已經能自由行動的時候,炎辰陽這才得以看清楚,圍在他周圍進行偷襲的四人。

    「嗯,你們是?」

    覺得眼熟的炎辰陽隨後感到訝異的看出,依序出來偷襲的四個人,正是當初因為黑道交易出現在翠綠角海灣的魔翼、岩拳、冰鋒、鐮爪等人。

    不過與此同時他們好像也才認出炎辰陽。

    「還以為是誰,原來是當初跟在紅衣死神與閃電魔女身邊的紅髮男嗎?」發現炎辰陽的身分,冰鋒明顯瞧不起的開口說。

    「可是他剛剛竟然能躲過我們聯手的攻擊?」魔翼看起來有點些微訝異的說著。

    「不管是不是巧合,既然能躲過我們的攻擊,表示這男人倒是有一點實力!」岩拳依然是一副認真嚴肅的神情說著。

    「喂喂!雖然我不想承認這件事實,勸你們不要小看他,他可是打倒過我的男人!」曾經被炎辰陽打敗的鐮爪,向炎辰陽投射出仇視的眼神。

    看見這些熟悉的面孔,想起曾經是紅蓮楓她們對付過的人,炎辰陽明白自身處在的狀況後,忍不住露出熱血的笑容。

    太好了!上次沒機會交手,這一次能試試看這些人的實力了!

    ******

    靠在陽台圍牆上往下觀看的藍水星,張口訝異的看見站在側倒在馬路上的百足蝦龍身上的長髮女性,在稀薄瀰漫的灰塵散去後,這名女性的樣貌才清楚的呈現出來。

    長髮女性身穿像是染上森林色彩,樸實單純毫無奢華裝飾的無袖洋裝,同時被裙擺覆蓋過一半的大腿底下,穿套著一雙緊貼合身如同陶瓷鮮明純白的長筒靴,搭配上她鮮明突出的身材曲線,還有那一對尖細無暇的長耳,整體看起來就像是活生生來自奇幻故事當中的精靈。

    不過即使這精靈女性,身形各方面多處都讓藍水星相當陌生,可是她的臉龐與外貌卻讓藍水星感覺非常熟悉。

    一頭如同幼芽般新鮮青綠,受到微風吹拂而在身後柔軟擺動的長髮,還有被白色布條覆蓋蒙面卻裸露粉嫩嘴唇的臉上,布條上兩孔縫隙顯現出一雙,像是翡翠般無暇的美麗雙眼。

    看清楚精靈女性的面貌,藍水星不由自主的讓這名精靈女性,與腦海中熟悉的少女面孔重合。

    當藍水星還來不及思考出,這位精靈女性怎麼會給人如此熟悉的感覺,接下來發生的狀況,讓她無法繼續思考與觀察精靈女性的容貌。

    墜落在馬路上的百足蝦龍,像是從短暫的昏迷當中醒過來,身軀開始掙扎的扭動起來,舞動無數的節肢腳顯然想要爬起來。

    注意到百足蝦龍又開始動作,低下視線的精靈女性眼神警戒的從這頭魔物身上跳起來,身軀輕盈的跳落在一旁的馬路上,遠離百足蝦龍而奔跑一段距離後,精靈女性才重新轉身面對過來,看往倒在地上不斷張嘴怒吼的百足蝦龍。

    最後百足蝦龍掙扎一會後終於爬了起來,抬起牠模樣恐怖的頭部外貌,面對精靈女性張口發出了怒吼以後,扭動起蜿蜒分節的身軀,開始快速的朝向精靈女性爬行過去。

    看見百足蝦龍明顯想要攻擊過來,精靈女性立刻轉身腳步輕盈的奔跑起來,朝向百足蝦龍剛剛的誕生地點與方向前進,看起來很明顯想要逃離百足蝦龍的追擊。

    可是精靈女性才跑出了幾十步的距離,怒吼追擊過來的百足蝦龍頭上,像是忽然被攻擊一樣產生了爆炸。

    「啊!那些人是……!」

    然後藍水星感到驚喜的發現,八名魔防局的成員終於及時趕過來,並且再度包圍百足蝦龍進行各種魔法異能的攻擊。

    因為這及時出現的支援,讓百足蝦龍的攻擊目標再度轉移,注意到這一點的精靈女性,得以轉身回頭面對過來停止奔跑休息一會,看起來神情認真的注意起八名魔防局成員的團隊作戰。

    不過八名魔防局成員對付百足蝦龍的戰術,依舊是剛剛充滿牽制性的拖延戰術,無法給予足夠的傷害,很明顯會像剛才一樣無法支撐太久,造成百足蝦龍又逃脫包圍。

    就在這種惡劣的狀況當中,沒想到又發生了異想不到的麻煩!

    「小心!」

    看往後方的一名成員驚覺的大喊,同時幫助身邊正在專注攻擊百足蝦龍,來不及反應過來躲避的同夥,伸手大幅度的拉扯同夥到一旁,躲避從他背後偷襲飛射過來,一顆籃球大小的岩石。

    隨後各種各樣奇特的攻擊,像是鐵球、長矛、箭矢、飛鏢、樹葉攻擊等等,緊接飛射過來的岩石之後,毫不留情針對著魔防局的成員們。

    「嗯!那些人是誰啊?」

    看見這些發出的攻擊,藍水星同時也看見發出攻擊的對象,那一群人從一旁的幾條巷道當中走出來,每個人都笑得非常邪惡與狡猾,看起來很明顯就不是一群好人。

    然後這一群不好的壞人,像是騷擾一樣持續針對魔防局成員們攻擊,導致魔防局成員他們穩定保持的隊型被打得散亂,造成原本被牽制住的百足蝦龍,又開始毫無規則的行動起來,對周圍進行攻擊與破壞,場面變得更加充滿兇險與危機。

    當藍水星看得抓起頭髮,忍不住在心中期望能不能有誰,可以快點過來改變這令人看不下去的狀況,然後在這時候眼見精靈女性再度動作起來。

    然後精靈女性的眼神一點畏懼都沒有,開始朝向暴亂起來的百足蝦龍,左右擺動起柔順的長髮,讓細長的雙腿輕快的奔跑起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