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十三章 真是濫好人(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冰梁玥也清楚明白,自己天生有一顆容易心軟的心腸,只要受到別人充滿誠意的請託,或是看見有人陷入不得不幫助的危難之中,這種心靈就會強烈的趨使身體做出行動。

    雖然清楚知道這一點,也想過要徹底克制這樣的心軟,畢竟心軟的同時也會帶來許多麻煩。

    比方說像現在這樣。

    走啊!快走啊!怕什麼!只不過是一家不熟識的人,有什麼好在意與擔心的啊?

    冰梁玥在心中嚐試說服自己,希望能驅使好像被固定在地上的雙腳,只要能夠踏出一步就不用受到藍水星的掌握。

    可是……要是她們會……。

    結果忍不住想像出水星的媽媽與奶奶難過的表情,冰梁玥感覺胸口忽然緊縮起來,開始又不敢堅定的做出決定了。

    不過藍水星好像看穿了冰梁玥的想法,表情看起來好像有點無奈,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的才接著說:「算了,剛剛當我沒說過吧!現在想起來要是讓你走,我奶奶她人還好就算了,我媽媽念起來可是會煩人的要命!」

    「妳……妳知道就好!」

    聽見藍水星最後還是把話給收回,冰梁玥忍不住真的感到慶幸的鬆了一口氣。

    「那麼你就當我朋友吧!」

    不過冰梁玥才剛鬆了一口氣,卻看見藍水星繼續接著開口說剛才的提議,踏出一步往前靠近並將空出的右手掌心朝上伸展出來,幾乎擋住了冰梁玥眼前的視線。

    「妳這是在做什麼?」搞不清楚藍水星做出的行為意義,冰梁玥忍不住舉手撥開藍水星伸出的手掌,讓疑惑的視線盯上她面無表情的臉發問。

    沒想到藍水星接下來一臉不耐煩的回答說:「你很笨耶!不把手機交給我看,我怎麼會知道你的電話號碼啊?」

    藍水星說到這裡,冰梁玥才真的懂了她伸出手來,原來是要拿取自己的手機。

    「我為什麼要把手機交給妳紀錄電話號碼?還有妳憑什麼認為我會答應當妳朋友?」

    開什麼玩笑!誰要當妳朋友?對藍水星保持理智的用認真的口氣說完一段話,但冰梁玥還是忍不住在內心激動的吶喊。

    先不說藍水星她本人,光是她的家人都夠麻煩與纏人了,要是真答應她的任性要求,那不是可能以後隨時隨地都會被她打電話來騷擾,然後麻煩接連不斷的找來嗎?那可不行!

    冰梁玥與藍水星他們相處短短的時間,清楚的體會出這一點,況且他真心覺得這少女藍水星不太討人喜歡,又喜歡要求東要求西,如果真答應她的要求,不就等於承認她口中的那句濫好人了。

    「我認為你會答應啊!因為你不是濫好人嗎?」結果藍水星當真以為不會被拒絕,還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這麼說。

    「我拒絕!」

    我可沒有心軟到會接受妳的要求!堅定說出口的冰梁玥,隨後在心中這麼的思考,想說藍水星這下應該就沒輒了。

    「好啊!沒關係!反正你的手機已經在我手中了!」

    沒想到藍水星竟然做出漂亮的反擊,另一隻手拿起了冰梁玥的平板手機。

    怎麼可能!冰梁玥心中掀起波濤大浪般的震驚,忍不住伸手觸碰原本套放平板手機的口袋,確實感覺到口袋變得空扁,才發現手機肯定的被藍水星給奪走。

    「妳到底從什麼時候……?」

    冰梁玥很確定,從藍水星開始面對過來說話的那一刻,她所有行動都看在眼裡,應該不可能有任何的遺漏發生。

    遺漏?難道說!思考到這裡冰梁玥忍不住一愣,才要理解出可能的答案,隨後就看見藍水星接著開口說出答案。

    「在我跟你要手機的時候!」藍水星吐出舌頭露出有點狡猾的淘氣表情。

    竟然玩這種魔術般的扒手把戲!冰梁玥這才真正明白,藍水星剛剛那看似無意義的伸手要手機的舉動,竟然隱藏這種心機,利用右手造成短暫的視覺障礙,順利讓左手迅速的從冰梁玥身上奪走了手機。

    「還給我!」

    冰梁玥不由得激動的伸手就想奪回握在藍水星手中的手機。

    「那可不行!」

    早已預料到冰梁玥的出手行為似的,藍水星輕易的往一旁彎腰避開。

    當然,冰梁玥兩隻手都開始動用出來,想要用盡任何手段的都要奪回自己的手機。

    只是沒想到,藍水星閃躲的方式看起來非常熟練,竟然輕易做出各種搖擺轉身等迴避動作,如同像是一隻滑溜的魚在冰梁玥身邊繞來繞去,同時還能拿出她自己手機和冰梁玥的手機分別用兩隻手一起操作,顯然非常習慣這種狀況。

    「呼、呼、呼!」

    等到冰梁玥都有點呼吸不過來的將雙手放下開始喘氣,眼前的藍水星態度從容的操作完兩支手機,才將冰梁玥的手機伸手交過來。

    「還你!」

    冰梁玥單手一揮,很不客氣拿回自己的手機以後,看見藍水星低頭面對她的手機,單手操作又按了幾個按鍵後,冰梁玥發現自己手機響起了鈴聲。

    「…………。」

    冰梁玥內心裡外已經徹底無言了。

    「好了!這樣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誰要當妳的朋友啊!」

    冰梁玥忍不住激動的大喊,接著看見藍水星一點都不介意似的面無表情說:「反正我都已經加了你的手機號碼,就算你刪掉我的手機號碼也沒用的!」

    「那有用手機號碼換來的朋友啊!」

    冰梁玥覺得已經徹底受不了這任性自我的女生。

    「我能好心當你朋友就不錯了!還不來感激我?」

    「誰要感激妳啊!」

    抱怨完不知道該拿藍水星怎麼辦的冰梁玥,隨後感覺到身體有種非常疲憊的感覺浮現,忍不住讓肩膀無力的垂下來。

    「算了,妳想擅自當我朋友是妳的事,妳可奢望我會回妳的電話!」想說既然已成事實,立刻收回精神的冰梁玥口氣冷漠的說。

    「呵呵,別小看我,你會的!」不知道哪來的自信,藍水星一臉得意的挺起有些浮突的胸膛。

    「嗨,小帥哥!我們回來了!」

    這時候藍水星的媽媽與家人們,剛好也從服飾店裡面走出,來到冰梁玥與藍水星的身邊。

    看見藍水星的媽媽與奶奶終於走出來,冰梁玥忍不住開口說:「不好意思,阿姨、婆婆!我真的有事要忙,不能再陪你們了!能讓我先離開了嗎?」

    事實上,冰梁玥覺得如果再不強烈的表達出態度,恐怕真的會被迫陪他們把整個下午的時間都消耗完了。

    而且冰梁玥真的很在意,跟炎辰陽一起用餐的那名叫做海吾治的男人,想想現在回去或許還來得及找到人確認。

    口氣著急的說出口後,隨後看見藍水星的媽媽,終於開口承諾的說:「是嗎?那也沒辦法了!我看現在這時間差不多也一點整,畢竟身為魔防局的人也要忙著處裡怪物吧?」

    藍水星的媽媽開口說出這句話後,讓冰梁玥忍不住訝異的感到一愣。

    「阿姨,妳早就知道了嗎?」

    冰梁玥疑惑的隨後一問,就見媽媽露出笑容的點頭承認說:「是啊!我可是曾經搭乘公車在往回程的路上看過你,那時候你剛好在對付很巨大的牛角怪物呢!」

    「是這樣啊?」

    聽見藍水星的媽媽提起這件事,雖然記不太清楚是哪時候對付的牛角怪物,但是冰梁玥至少理解了她曾經見過自己的事實。

    藍水星的媽媽話說完後,拿出了不知道何時握在手中的小紙盒,雙手奉上在冰梁玥的眼前然後說:「那麼小帥哥你在離開以前,請收下我們送你的禮物,這是我們的心意!」

    看見藍水星的媽媽如此親切的笑容,冰梁玥忍不住微微一笑,感受到對方的心意覺得沒有辦法不去接受,只好伸出手來拿起了這小紙盒。

    「那麼小帥哥,這禮物不管需不需要請好好保管,這代表我們的心意!還有如果還想要見到我們,我們今天還會住在天使飯店裡。我們有機會再見了!」

    「感謝阿姨,那麼再見了!」

    在這離別的氣氛之下,冰梁玥順勢趁這氣氛轉身,然後背對這藍水星一家人慢步離開,隨後聽見他們還有些依依不捨的告別聲,隨著自己的跨出的步伐距離漸漸遠離。

    等到走遠到聽不見他們的聲音以後,冰梁玥才忍不住回頭偷偷瞧一眼,確定他們不會再跟上來以後,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終於解脫了!

    冰梁玥雖然這麼想,可是感到放鬆的同時,卻也跟著浮現些許的落寞感。

    有多久沒被人這麼熱情關心了?

    冰梁玥不知道有過了多久時間,但是他至少知道自己在這一生當中,有遇過這一群親切的家人。

    想完這些事情後,冰梁玥左手拿起這小紙盒,心中感到溫暖的同時,忍不住將盒蓋掀開一看。

    然後就發現放在鮮紅軟墊上,是有精細雪花形狀的女性髮夾飾品。

    「……算了,就好好保管吧。」

    冰梁玥忍住了想要丟掉它的衝動,隨後蓋上盒蓋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

    「感謝大姊姊的幫忙!」

    「不用客氣,小弟弟!雖然沒有幫你找到你姊姊,但是有表哥陪在你身邊,總是能找到的對吧!」

    「是的,大姊姊!那麼我和我表哥走囉!」

    「嗯!」

    黃飛蜂和清浪華他們一起在真蝦海鮮餐廳用餐完畢後,也一起走出餐廳外在自動門口前對清浪華說些道別的話語後,就手牽著海吾治的幾根手指與清浪華他們分別,並在人行道上往反方向離開。

    在黃飛蜂與海吾治走了一段距離後,黃飛蜂感覺走得差不多夠遠,回頭一看發現已經看不見清浪華他們的身形後,才收起天真的孩童笑臉,忍不住放鬆的吐了一口氣。

    「真是的!在這麼多人的地方喊出我的十王稱呼,你是想要害慘我嗎?鬥鯊!」

    自稱是黃飛蜂的十王,黃蜂口氣很不愉快的說,同時放開牽在海吾治手指上的手掌,面對他做出像是撥開手掌上的灰塵一樣,隨意的翻轉兩隻手掌做出拍擊的動作。

    「哈哈哈,抱歉黃蜂兄弟!差一點就讓你曝露身分了!」

    本名是海吾治的十王,鬥鯊依舊是少一根筋的仰頭大笑,他過於隨性的態度看起來一點認真道歉的誠意都沒有。

    看見鬥鯊這副樣子,黃蜂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在心中想他果然是個笨蛋。

    「算了,至少沒有被他們發覺!否則被他們糾纏上,要隱匿回到我們在天使弓海灘附近的據點就很困難了!」

    黃蜂認真的說起這件事後,沒想到卻看見鬥鯊露出一臉茫然的表情。

    「被他們纏上?什麼意思?」

    鬥鯊竟然表現出這樣的反應,黃蜂真心的感覺到頭好像真的在痛,忍不住手撐額頭搖頭懊惱他真是笨到極點。

    「不會吧?你都沒發現他們是魔防局的走狗嗎?」

    黃蜂說出這一點後,鬥鯊還是一副不能理解的呆滯樣。

    「魔防局的走狗?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你剛剛在餐廳吃飯的時候,難道沒聽到他們在討論對付魔物之類的話題嗎?」黃蜂忍不住激動的說。

    「哈哈哈!我有聽到啊!」

    「那你為什麼還猜不出來?」

    然後鬥鯊就說出非常天真又單純的答案。

    「因為我覺得他們是好人,又好心邀請我一起吃飯,所以不會是魔防局那邊的壞人。」

    「……你真是!」

    感覺非常受不了他的黃蜂,真希望他的部下能在這裡,代替自己跟他解釋解釋,因為真的會被鬥鯊愚笨氣到發瘋。

    最後黃飛蜂還是耐住性子解釋說:「總之,他們就是魔防局的走狗,尤其那那叫做炎辰陽的人可不簡單!」

    「炎辰陽兄弟?他怎麼了嗎?」

    「鬥鯊!你沒有參與攻打魔防局的行動,所以沒看過這紅髮的傢伙,他可是能和黑魔她打得不分上下的人!」

    雖然黃蜂當時是專注在對付梓吟樂身上,沒有特別去注意炎辰陽與黑魔對戰的整個過程,但是至少最後有注意到那叫做炎辰陽的男人,即使在魔導世界要撤退之前,他還依然站在黑魔的面前沒有被打倒,藉此可以判斷這男人不簡單。

    「啊,真的嗎?原來炎辰陽兄弟這麼厲害啊!」沒想到鬥鯊卻露出佩服炎辰陽的興奮笑容。

    「拜託,你這是在高興什麼?他可是我們的敵人啊!」黃蜂覺得有點搞不清楚鬥鯊的思考邏輯。

    「可是我覺得炎辰陽兄弟不是壞人啊!」鬥鯊依然一臉單純的堅持對他的觀點。

    「就算不是壞人又怎麼樣呢?鬥鯊你不會忘記我們來這裡的目的,還有我們魔導世界所要達成的目標吧?」

    不過黃蜂當說到這裡後,看見鬥鯊隨後表情訝異的一愣,好像終於能夠理解到一件重要的事情,表情開始變得認真凝重起來。

    「……黃蜂兄弟,你說的是呢!我們都有想要達成的目標呢!」

    「看來你終於理解了嗎?」

    魔導世界組織的目標,是讓魔法異能者們成為領導這世界的核心,治理所有的一切。

    只要能夠達成這目標,任何魔法異能者就能過著隨心所欲的生活,再不用受到任何不利的法律規範的束縛,所以妨礙這崇高目標的對象都必須要排除才行。

    因此魔防局是必須消滅的對象,因為這機構的存在等於就是枷鎖,是拘束魔法異能者自由權利的罪惡,那怕魔防局的成員大多都也是魔法異能者,只要是站在與魔導世界對立的一面,那麼毫不猶豫就是敵人。

    清楚這一點的黃蜂,正當慶幸鬥鯊終於懂的時候,沒想鬥鯊接下來卻有不同的想法,一臉堅定的說:「可是我還是覺得炎辰陽兄弟他們是好人,乾脆到時候說服炎辰陽兄弟他們,加入我們魔導世界好了!」

    「啊!你真心的?」黃蜂忍不住對鬥鯊突然的決定感到詭異。

    「是啊!我覺得他們都是好人,而且那叫做奇沐偶的小兄弟,也好心的請我吃過飯,我實在不太想跟他們戰鬥,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和他們成為好兄弟!」

    「可是要是他們拒絕呢?」

    「就算會被拒絕,我也會想辦法讓炎辰陽兄弟他們加入我們!」

    「你……!」

    本來接著想說他實在是太天真,可是看見鬥鯊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的表情,黃蜂忽然覺得好像理解出什麼。

    黃蜂很清楚每個人加入魔導世界,都有他們的目標與理由。

    鬥鯊也有他的理由,也才會選擇加入魔導世界。

    或許正是想要隨心所欲,鬥鯊才會遵從自己的想法,想要炎辰陽他們加入魔導世界。

    「你想要他們怎麼樣都隨便你吧!」

    於是黃蜂不去強迫糾正的鬥鯊的想法。

    反正每個十王都任性自我,哪裡管得完啊?黃蜂感覺無可奈何的想。

    ******

    「好飽、好飽!」

    手拍著肚子露出一臉滿足表情的炎辰陽和海吾治他們分別後,就走在前往天使弓海灘方向的路段前進,與奇沐偶等人一起走在人行道上。

    「話說多虧奇老闆請客,我才能吃到這麼好吃的火鍋,那蟹肉的美味都還留在我口中呢!」炎辰陽開心的回頭看往,走在清浪華身邊的奇沐偶這麼說。

    「只是一點小錢而已,你吃的開心就好!」奇沐偶隨後一臉得意的伸手撥了一下額頭上的瀏海。

    回頭對奇沐偶這麼說完後,炎辰陽再度看往前方步行前進,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轉頭面向身邊一起同行的京飛潭說:「話說,我都忘了向海吾治他要手機電話,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他呢!」

    雖然與海吾治相處的時間很短,但是他那一種為人耿直爽快的人格,使炎辰陽覺得和他互動聊天很開心,真心的覺得可以成為相當要好的朋友。

    「應該有機會吧?話說就算炎辰陽同仁真的向海吾治同仁要電話,他連錢包都沒有帶出來,需要用撿到的一百塊來付錢,恐怕身上也不會有帶手機吧?」

    「哈哈,說得也是!」

    認同京飛潭說出的話,炎辰陽跟著開心的笑出來,隨後感覺到心情非常的愉快,忍不住朝前方有點激動的大聲說:「好,魔導世界你們等著吧!看我怎麼將你們全部打倒!」

    「炎同仁,忽然這樣喊是在做什麼嘛?」京飛潭對於炎辰陽忽然的舉動,只能一臉尷尬的露出苦笑。

    「呵呵呵,炎先生你好有趣!」清浪華則是被輕易的戳到笑點,舉起雙手遮住嘴巴有點壓抑的竊笑著。

    「哈哈哈,別在意、別在意!我這是在自我激勵!」炎辰陽不在意自己這丟臉的舉動,隨便找個理由回應他們的話。

    當炎辰陽開心的這麼說的時候,突然注意到前方不遠處有一個熟悉的面孔,正腳步快速往這邊走過來。

    看見那個人走過來,炎辰陽忍不住疑惑的停下腳步。

    「炎同仁,你怎麼了?」

    對於京飛潭的疑問,炎辰陽伸手指向前方開口說……。

    「那個人,是不是冰梁玥啊?」

    炎辰陽在這人行道的對面遠處,看見有一個脖子捲上圍巾,一頭白髮的男人穿梭在前後來往的路人當中,往炎辰陽這邊的方向前進。

    同時聽見炎辰陽的問話,身後的奇沐偶隨後也一臉好奇的走上前來到身邊,也跟著將視線看往那邊走過來的白髮男人身上觀望說:「好像是呢?」

    「不過他看起來怎麼好像有點急?」

    炎辰陽看見冰梁玥,露出凝重的嚴肅表情,感覺就像是發現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才會腳步這麼急促的往這邊前進。

    在炎辰陽忍不住思考起,冰梁玥會不會是發現了什麼,有關魔導世界的線索的時候,隨後沒有多久冰梁玥就來到炎辰陽他們的面前。

    「哈囉!冰梁玥,有沒有發現什麼嗎?」

    首先由奇沐偶好像跟他很熟一樣,主動向冰梁玥舉手招呼。

    對於奇沐偶的打招呼,表情冷漠的冰梁玥只往他這邊瞧一眼,炎辰陽就注意到他將視線來往在炎辰陽自己與京飛潭身上,最後才與炎辰陽的視線對上,用像是命令的口氣發出問題。

    「那個男人在哪裡?」

    「啊,什麼?」

    他到底在說什麼?聽不懂冰梁玥忽然在說什麼,炎辰陽忍不住感到疑惑的想。

    「我說,那原本跟你們在一起的第三個男人,他現在在哪裡?」

    「第三個男人?」

    看見冰梁玥眼神認真的再次問起,隨後聽見這句話當中的提示,炎辰陽才忽然有點明白的說:「你是指海吾治嗎?他已經離開了!你認識他嗎?」

    搞不清楚冰梁玥問起的人是不是海吾治,炎辰陽只能用回答的方式來試探是不是他要找的對象。

    「不在了嗎?」

    結果冰梁玥只說了這句話,就不再繼續對炎辰陽問起問題,毫不猶豫的穿過炎辰陽和京飛潭身邊,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

    「啊喂!等一下……真是的,他到底是來問什麼的?」

    回頭看見冰梁玥就這麼離開,搞不清這是什麼狀況的炎辰陽,只能感到納悶與對他的不理解。

    看見冰梁玥離開後,炎辰陽忽然注意到身邊的奇沐偶,轉身面對冰梁玥離去的背影,露出像是在思考什麼重要事情的凝重神情。

    「難道真的是嗎?不可能吧?」奇沐偶同時還自言自語的輕聲說著。

    「奇老闆你怎麼了嗎?」

    看見奇沐偶這奇怪的反應,炎辰陽忍不住疑惑的開口問。

    「啊!沒事,沒什麼!」

    對於炎辰陽的疑問,奇沐偶表情僵硬的轉頭看過來,口氣尷尬的笑著敷衍回應。

    雖然覺得奇沐偶有點奇怪,但炎辰陽想不到奇怪的點在哪裡,只好不再去思考這件事。

    「啊,糟糕!忘了請冰梁玥先生和我合照了!」

    注意到轉身看見冰梁玥離開,不知為何露出陶醉表情的清浪華,隨後忽然露出一臉驚醒似的表情這麼說。

    對於清浪華的反應,炎辰陽只能以看待詭異的眼神,張口露出無法理解她的表情。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