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十二章 真是個濫好人(上)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黃蜂?

    當奇沐偶清楚聽見,海吾治對長髮男孩的稱呼時,幾乎在黃蜂兩字還沒有完整發音完畢的那一瞬間,奇沐偶親眼看見長髮男孩,以迅速如風的動作跳起來,爬上海吾治的肩膀上,在海吾治說完話的那一刻伸手摀住他的嘴巴。

    結果這長髮男孩的行動,就立刻引來了炎辰陽他們的注意。

    「小弟弟你怎麼了?為什麼突然爬到這位先生的身上?」

    首先注意到的清浪華以疑惑的眼神看過來,因為剛剛和京飛潭對話的關係,她似乎沒有看見完整的過程。

    「嗯?發生了什麼事!這位小弟弟是?」

    京飛潭雖然跟著看過來,不過似乎不只沒搞清楚狀況,連長髮男孩的存在都還沒開始注意到。

    「喂,阿海!你剛剛對他喊了什麼?」

    注意到狀況露出疑惑表情的炎辰陽,沒有聽清楚海吾治剛剛對長髮男孩叫出的稱呼。

    難道他是?

    正當奇沐偶反應過來,想到某種可能性才正要想嚴肅起來,開口對長髮男孩發出質問,沒想到長髮男孩同時也反應快速的做出應對。

    「啊!這不是海吾治表哥嗎?好久不見,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裡見到你!」

    然後長髮男孩立刻露出開心的笑容,依然摀住海吾治的嘴巴,裝出看起來好像很高興的表情說著。

    啊!怎麼回事?

    當奇沐偶想要質問他到底在演些什麼,沒想清浪華首先反應過來訝異的問說:「什麼!這是小弟弟你的表哥嗎?」

    然後長髮男孩反應很快的回應說:「哈哈哈,是啊!大姊姊,沒想到表哥竟會來這裡玩,我真是太高興了!」

    長髮男孩話雖然這麼說,可是被他摀住嘴巴的海吾治,卻露出搞不清楚狀況的眼神看他。

    「可是剛剛阿海是不是叫你黃什麼?」

    沒想到一臉茫然的炎辰陽,依舊在意海吾治剛剛對長髮男孩喊出的稱呼,向長髮男孩問話明顯很想確認清楚。

    「啊!那個……你好啊!大哥哥,我叫做黃飛蜂!剛剛表哥就是叫我這個的名子!」自稱為黃飛蜂的男孩,也巧妙的回應了炎辰陽的問話。

    「原來是叫黃飛蜂啊!沒想到阿海你也有一個表弟來到這裡!」

    沒發覺到異狀,輕易相信黃飛蜂的炎辰陽,看起來是真心訝異的面向海吾治問起話來。

    「嗚、嗚!」

    被黃飛蜂摀住嘴巴的海吾治,在發出聲音的同時被黃飛蜂極為巧妙的利用視線偏差,在不被炎辰陽看見的情況下,伸出手抓在他的後腦硬是讓他點頭幾下。

    「清浪華小姐,你可以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嗎?」

    然後在一旁的京飛潭,卻還搞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伸手指向黃飛蜂面對清浪華發問。

    「其實是這樣的!」

    於是清浪華在眾人的面前解釋與黃飛蜂相遇的經過。

    「原來如此,難怪我們回來會沒看見清小姐和奇同仁,原來是去幫這不小心走失的男孩找姊姊嗎?」京飛潭露出一臉明白的表情說。

    「是啊!雖然沒找到姊姊,現在卻找到表哥,小弟弟恭喜你啊!」清浪華一臉真心高興的說。

    「啊……哈哈哈,就是說啊!」黃飛蜂明顯一臉尷尬的笑著。

    這小鬼真的很可疑!

    看見這黃飛蜂一連串應對的過程,奇沐偶以無比銳利的眼光來看,可以輕易的看出這小鬼現在正演戲想要掩飾些什麼。

    對於這件事正在思考的奇沐偶,忍不住好奇的看往被黃飛蜂坐在肩膀上,嘴巴被手摀住的海吾治。

    話說這沒見過的男人,剛剛是不是對這小鬼叫黃蜂啊?

    在魔防局裡的會議室開會的那一晚,奇沐偶基本上都把十王各自的稱呼都記住了,而在所有名子當中有一個十王就是叫做黃蜂。

    那一晚在會議接近要結束的時候,奇沐偶有主動提起想要知道關於各十王的長相與特徵,有助於當面認出來然後逮捕他們。

    尤其關於黃蜂的外貌訊息,奇沐偶記得特別清楚。

    竟敢想要非禮梓吟樂小姐!

    聽完梓吟樂主動說明的內容,奇沐偶那時真是氣憤到不行,恨不得當時魔導世界攻打魔防局的時候,也能在場將黃蜂打得滿地找牙。

    不過很可惜沒在場,只能將梓吟樂敘述有關黃蜂的長相給記住。

    回想起這些事情,奇沐偶忍不住看往黃飛蜂的面孔。

    可是這傢伙真的是黃蜂嗎?

    奇沐偶承認,雖然真的很討厭這小鬼,但是也不能因為討厭他,就真的把他當作十王之一的黃蜂。

    這小鬼的長相外貌,跟梓吟樂小姐說的不太一樣啊!

    奇沐偶記得在梓吟樂的敘述當中,黃蜂是一個又矮又醜又變態的醜陋男人,仔細敘述來說就像是一個矮冬瓜男生,長了一副變態醜八怪長相的噁心男人。

    可是眼前的黃飛蜂,除了不知為何留的一頭長髮,外貌身形的部分都只是普通的小男孩,還稱不太上是極度噁心又醜陋的矮小男人。

    難道是梓吟樂小姐的敘述不對嗎?不!不可能!

    奇沐偶否定了梓吟樂有敘述錯誤的可能,畢竟他想梓吟樂這麼漂亮一點瑕疵都沒有的美女,怎麼可能會有敘述錯誤的時候呢?

    於是奇沐偶馬上否定黃飛蜂是黃蜂的可能。

    可是這另外一個男人又是什麼來歷?

    接下來這麼想的奇沐偶,看往被黃飛蜂坐在身上的海吾治。

    剛剛聽炎辰陽的敘述,他是一個在他們游泳的時候碰見的男人。

    根據印象中十王的長相敘述,眼前的男人外貌最接近冰梁玥遇到的十王之一鬥鯊。

    可是冰梁玥他剛剛有來過這家餐廳!

    想到這一點,奇沐偶馬上向炎辰陽問起問題說:「炎辰陽!你剛剛有在這裡見到冰梁玥嗎?」

    沒想到,卻看見炎辰陽一臉疑惑的說:「冰梁玥?我沒看見他啊!怎麼了?」

    「哎!真的嗎?可是我剛剛在進來以前,我在這家餐廳的馬路對面,親眼看見冰梁玥從這家餐廳裡走出來啊!」對炎辰陽的回答感到訝異的奇沐偶,順便簡單解釋了一下他看見冰梁玥出來的經過。

    「啊!是嗎?奇老闆抱歉,我沒特別注意這家餐廳裡有哪些客人,而且這裡的人也很多,應該是我沒有看見到他?」

    「這樣啊?」

    沒想到炎辰陽沒看見冰梁玥,對於這件事奇沐偶低頭深思起來。

    奇怪我明明有看見冰梁玥,難道說他……?

    奇沐偶想了一想,由於冰梁玥本身就是孤僻的人,不會主動和炎辰陽打招呼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冰梁玥是實際當面見過鬥鯊的人,而且當時他在會議上的態度明顯表示,他相當執著要打敗這叫做鬥鯊的男人,所以如果他有見到炎辰陽在這裡,怎麼可能會放過在炎辰陽身邊可疑的海吾治呢?

    所以這傢伙也不是敵人嗎?

    奇沐偶疑惑起這一點,重新抬頭看回海吾治的臉上,發現他已經重新和炎辰陽相當開心的聊起話來。

    應該不是吧?況且如果他真是魔導世界的人,怎麼可能會當我們的面前,直接喊出黃蜂這其中一名十王的稱呼呢?那根本就是笨蛋才會做的事情!

    思考這件事的同時,也看見黃飛蜂現在坐在海吾治的肩膀上,也跟著融洽的和炎辰陽他們聊起話來,這讓奇沐偶一開始的懷疑完全消去。

    所以這小鬼一開始的動作,只是因為見到表哥太高興了,才會忍不住爬到他表哥肩膀上坐下嗎?而且既然冰梁玥他都不懷疑這叫做海吾治的人,那應該就不是十王的鬥鯊與黃蜂了吧?

    經過心中將一切思考推理,奇沐偶最後做出他們不是敵人的結論。

    心中雖然消去對黃飛蜂是魔導世界十王的懷疑,可是奇沐偶對他的敵意還沒消除,依舊以看待的敵人的眼神觀察他。

    不過看見黃飛蜂依舊坐在海吾治身上歡笑的時候,奇沐偶隨後忽然驚覺的瞪大眼睛。

    等等!這小鬼他現在坐在他表哥身上,這也就是說……!

    在腦中迅速理解出這件事,奇沐偶以飛快的視線移動速度,迅速的停下來定住在目標點上。

    而那個目標點就是清浪華身邊的空出來的座位。

    就是現在!

    奇沐偶立刻動作輕盈的原地跳起,跳躍到半空中抱緊收起的雙腳,轉動身體旋轉三百六十度劃出美麗的跳躍弧線後,成功的將身體坐落在清浪華身邊的座位上。

    然後奇沐偶因為忽然做出這樣的動作,讓在場的炎辰陽他們看見都嚇了一跳。

    「哇喔!奇老闆,你忽然這樣是在做什麼啊?」不明原因的炎辰陽,感覺奇怪的對奇沐偶問起話。

    「沒事,只是飯前暖身一下!」奇沐偶相當熟練的露出客氣的微笑,以極度簡單的一句話打發掉炎辰陽的問題。

    然後避免其他人和炎辰陽一樣追問相同的問題,奇沐偶故意轉移焦點的拿起放在桌上的菜單表,迅速閱覽一遍看見這家餐廳價格最貴的料理,馬上面對眾人提議說:「對了,你們接下來還吃得下嗎?要不要來叫一份海鮮總匯火鍋啊?我請客!」

    「啊!真的嗎?」炎辰陽一聽雙眼閃耀光芒,馬上表情期待起來。

    「奇同仁,沒問題嗎?那道火鍋總價格很貴啊!」聽見奇沐偶忽然的提議,京飛潭露出訝異的表情。

    然後更重要的是,對於奇沐偶想要請客的決定,清浪華露出感覺很不好意思的表情,看起來意外羞澀可愛的說:「奇先生,這不好意思吧!怎麼能勞煩你請呢?」

    針對清浪華這樣的表情,奇沐偶覺得這一頓請定了!

    「不用客氣、不用客氣,別看我這樣,我可是經營一家公司的老闆!」

    然後奇沐偶毫不猶豫的招呼服務生過來,立刻選定料理後從口袋中掏出錢包,拿出幾張鈔票交給服務生後,就看見服務生像是發自內心的露出微笑後,迅速轉身快步離開了。

    奇沐偶做出這等豪邁的請客舉動,讓炎辰陽他們都忍不住拍起手。

    「不愧是奇老闆,真是心胸開闊果然大方啊!」

    「好厲害,奇同仁!毫不猶豫選了上兩千多塊的火鍋料理!」

    「哇哈哈哈!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出手如此爽快讓我真心佩服,請讓我叫你一聲大哥!」

    在炎辰陽、京飛潭、海吾治都相繼說出感謝的話語後,坐在奇沐偶身旁的清浪華,也想表達她真誠的感謝,纖細手指握起的奇沐偶的小手,面對過來說……。

    「感謝你了,奇先生!」

    短短的一句話,從清浪華甜美的口中說出,看見她那一副感覺閃耀聖光般天使的笑容,讓奇沐偶覺得今生已經了無遺憾了。

    隨後得意的奇沐偶,轉頭看往坐在海吾治肩膀上的黃飛蜂,發現他露出忌妒的表情,明顯正在咬牙切齒。

    哼,我贏了!奇沐偶此刻感覺到勝利的想。

    ******

    怎麼會這樣?

    冰梁玥站在一家服飾店的門口外,腦中不知道是第幾次抱怨的想著這句話。

    水星的母親和奶奶,雖然口口聲聲說要帶他回去飯店聊一下,可是當經過這家服飾店面前的時候,這兩人看見這家店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互相低聲的偷偷溝通一下後,就放冰梁玥在店門外一起進入這家服飾店。

    要不要趁現在趕快離開?

    冰梁玥雖然正在考慮要不要偷偷逃走,趁現在脫離水星的母親與奶奶的掌控的機會。

    不過現在身邊還有一個人正在監視他,讓冰梁玥不敢隨便輕舉妄動。

    「真是的,到底要找什麼!怎麼會這麼久?」

    現在站在冰梁玥的身邊不耐煩的抱怨,同時也被祖婦兩人吩咐留下來監視他的人,就是藍髮的少女水星。

    而她水星的父親與弟弟,則在剛剛也跟著一起進入服飾店,理由說是要替弟弟找新的衣服。

    所以現在,就只有水星和冰梁玥一起站在服飾店門外。

    在水星自言自語的說話抱怨完過了一會的時間以後,她忽然面對過來開始向冰梁玥搭話。

    「喂!白髮男生,你叫什麼名子?」

    聽見水星口氣很不客氣的這樣問,冰梁玥聽了有點不太高興起來,想說就這樣直視前方店門內不想理她。

    不過隨後瞧見水星露出的眼神,像是在敘述說如果不回答她的問題,就堅持不罷休要等出答案這樣緊盯過來的視線,讓冰梁玥有些受不了的吐了一口氣,只好無奈的看過來,並回應水星的問題。

    「我叫做冰梁玥,妳叫做什麼名子?」

    冰梁玥自從上次見面的經驗,還有這一次短暫相處的經驗,大概明白了解這叫做水星的女生,應該是那一種只要不回答她問題,就會頑固糾纏到底的任性少女,於是嘗試老實的回答她問題。

    「我叫做水星,你應該有聽見我媽與我奶奶喊過我名子吧?」水星說這句話的口氣,好像在嫌冰梁玥很笨似的。

    「我是在問妳全名好嗎?」對應藍髮少女的態度,冰梁玥口氣有點不耐煩的回答,忍不住心想到底誰才是真的笨,竟然都不知道是要表達全名。

    「麻煩你口氣好一點,這會影響我回答的意願!」

    「妳口氣也有很好嗎?」

    沒想到水星還討價還價,忍不住開始有點想跟水星鬥嘴的冰梁玥,看見她接下來露出了一臉好像有點受不了似的表情搖搖頭,隨後才終於回答她的全名。

    「好吧!我叫做藍水星,畢竟你都將名子告訴我了,我不回答的話就沒有禮貌了!」

    那麼妳早該回答了!冰梁玥忍不住在心中抱怨這一點。

    「那麼,藍水星!妳問我名子應該是有話想問的吧?」

    雖然老實回答姓名後,這叫做藍水星的少女還是多說幾句話擾人煩,不過冰梁玥想她既然沒事想問自己的姓名,那應該就有什麼問題想問。

    「哦?沒想到你還猜得出來我想要問你問題啊?你還挺聰明的嘛!」

    這有很難懂嗎?冰梁玥忍不住在心中猜想,藍水星在她自己的想像當中,到底是把人看得多扁?

    「那好吧!其實我的問題很多,你想要先聽哪一個?」

    竟然想吊我胃口?冰梁玥不由得感到納悶,藍水星她真以為她的問題會讓人感興趣嗎?

    「想說就說,妳就算不說我也不會有興趣!」冰梁玥藉由說出這句話,徹底表明了對藍水星問題的聽從意願。

    「好吧!既然你這麼有興趣,那我就先問你第一個問題!」

    結果藍水星擅自把冰梁玥說的話當成他很有興趣,開始一臉得意的露出微笑,很明顯是她自己很有興致的開始說出她的問題。

    「你為什麼喜歡擺出一副你很自閉的表情?」

    這問題只會讓人難堪吧!冰梁玥忍不住在內心對她吐槽,這問題別說讓人提起興趣,根本只會讓人反感吧?

    而且看見藍水星特地擺出姿勢伸出手指比過來,好像真把她自己當作能推理說出唯一真相的名偵探似的。

    「……能不能換問題?」

    冰梁玥雖然很想冷漠的說要妳管多閒事,可是後來想想自己又主動說讓她可以問問題,只好無奈的說出比較普通緩和的回答。

    「是喔?那麼我就問,你到底是冰雪王子的什麼人!」

    怎麼又提起了這個問題?冰梁玥覺得很受不了,她上次問這問題就搞到讓人覺得超煩!她還在在意冰雪王子的事情嗎?

    「……能有比較好的問題嗎?」

    冰梁玥雖然想說妳乾脆別問問題算了,但是又想到藍水星她那難以捉摸的性格,想想先稍微順著她的意思,或許能比較簡單的敷衍讓她換個較好的問題,甚至直接打住話題。

    「喂!你意見很多喔!到底想不想讓我問問題啊?」沒想到反倒讓藍水星一臉不高興了起來。

    妳可以不要問啊!冰梁玥保持沉默的在內心反駁。

    藍水星話雖然這麼說,不過接下來倒是一臉認真的抬頭思考起來。

    然後沒思考一下子,藍水星就張口一臉驚覺的想到一個問題面對過來發問。

    「對了,我記得你是魔法異能者對吧?」

    終於問了個比較正經的問題嗎?冰梁玥發自內心感到慶幸,終於有像樣的問題可以回答了。

    「這樣的答案妳滿意了吧?」

    冰梁玥想雖然藍水星在上次,應該已經看過他表現施展出的能力,但是想想還是舉起一隻左手,讓手掌朝上五指微微握起,釋放出些微的冰寒霧氣,代替言語表現給藍水星看。

    「喔喔!」此時睜大雙眼的藍水星看起來充滿興致。

    「那麼你很厲害嗎?」然後充滿興致的藍水星接著問。

    「大概在新葉市裡幾乎沒有人是我的對手吧!」冰梁玥口氣很肯定的回答。

    「這樣啊?那麼你有比不良警衛強嗎?」

    「不良警衛,那是誰?」藍水星忽然說出沒聽過的某人稱呼,讓冰梁玥不由得皺眉露出疑惑的表情。

    「只是一個在我們學校打魔物的人!」藍水星簡單的說。

    「是嗎?那他應該不值得一提吧!」冰梁玥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點都不謙虛。

    短暫的這樣問下來,冰梁玥很順利的回答完藍水星的問題,想說在那兩位祖婦她們出來以前,感覺能這樣當作打發時間也不錯的時候,沒想到藍水星在這些問題說完後忽然提出要求。

    「嘿嘿,既然這樣,那麼你來當我朋友吧!」

    一聽見這個要求,本來還想說什麼的冰梁玥當場愣住,然後就看見藍水星露出一副像是在說「我很欣賞你」的得意笑容。

    「喂!為什麼突然說要我當妳朋友?」

    冰梁玥有點搞不清楚先後原因,明明她剛剛只是問一些,有沒有魔法異能者的身分,還有身為魔法異能者有沒有很強的問題,怎麼會突然跳到要求說當她朋友?

    對於冰梁玥疑惑的這一點,藍水星不知為何一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隨後才解釋說出她的原因。

    「唉!不瞞你說,其實我也有認識一些有魔法異能的朋友,不過他們太不可可靠了!連找個冰雪王子都沒辦法找到!」

    怎麼感覺話題又轉回來了?冰梁玥感到無奈,忍不住想藍水星她就不能將「冰雪王子」這稱呼從腦中刪除嗎?

    不過先忽視「冰雪王子」的問題,把藍水星的話聽到這裡,冰梁玥倒是從中找出可能的問題點。

    「妳那些朋友是用什麼方式來去找……冰雪王子?」冰梁玥問出問題時,說出「冰雪王子」這稱呼時忍不住有些心虛。

    「很簡單啊!是我叫他們用感應出魔力什麼來著的東東,來找出冰雪王子的位置。」

    看見藍水星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說出這答案,冰梁玥當場聽到不由得傻眼。

    「所以是妳叫他們去感應……冰雪王子的魔力流動,想要藉由這方式來找出冰雪王子對吧?」

    「是啊!沒錯!」藍水星一臉肯定的說。

    妳根本就被敷衍了嘛!冰梁玥忍不住無奈,雖然能理解大概是在遇見她的那一天發生的事情,不過看她顯然不清楚關於魔力流動的基礎知識,才會真的這麼天真的以為能靠這種方式找到。

    「藍水星,我老實告訴妳一件事,一般狀況下想要靠感應魔力流動,來找到指定的某一個人,這一點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啊!為什麼?」

    「因為妳不是魔法異能者,妳應該體會不出來,熟練的魔法異能者是可以自行封閉體內的魔力,避免釋放出體外產生魔力流動,所以魔法異能者如果不主動施展魔法異能或做出產生魔力流動的等行為,魔法異能者在旁人的眼中來看也不過是普通的人!」

    「哎!是這樣嗎?」

    「是的,而且魔法異能者釋放出的魔力流動能產生的範圍,比魔物蟲繭產生的魔力流動釋放範圍規模相差太遠了,一般來說根本不會有魔法異能者去靠魔力流動感應非魔物的人。」

    「啊!我都不知道!」

    冰梁玥忍不住認真的解釋說一連串完關於魔力流動的相關知識,隨後就看見藍水星一臉認真的低頭思考起來。

    嗯?我為什麼要這麼認真的跟她說這麼多啊!好不容易解釋完畢的冰梁玥,隨後才忽然發覺過來自己好像多管閒事了。

    理解到自己有些多話的冰梁玥,對此懊惱了一下正想要當作沒說過這件事,卻看見藍水星思考完冰梁玥剛剛說過的事情,抬頭露出了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眼神看過來。

    「怎麼,妳還有問題嗎?」

    冰梁玥以為藍水星又想問問題,沒想到她忽然沒頭沒尾的說出一句。

    「其實你是濫好人對吧!」

    藍水星忽然蹦出這一句,冰梁玥當場肩膀不自覺顫抖了一下。

    「……為什麼忽然對我這麼說?」雖然很不想這樣,但是冰梁玥卻感覺到自己慌張了。

    「啊哈!被我說中了吧!」看見冰梁玥的反應,藍水星露出得意的笑容。

    「……。」

    冰梁玥嘗試保持沉默,希望對方能不要對這件事追究下去。

    不過顯然藍水星不打算放過這一點。

    「難怪我就覺得奇怪,打從第一次見面開始,我看你那麼喜歡擺出自閉的樣子,好像要讓人知道你多討人厭一樣,可是又這麼容易被我媽和奶奶牽著鼻子走,然後現在又好心跟我解釋說明這麼多事情,我看除了你是喜歡裝難相處的濫好人以外,沒有別的可能了!」

    「…………。」

    冰梁玥完全無言反駁,明明是個飛鏢都射不到靶心,話都很容易說不到重點的少女藍水星,可是現在竟然被她看穿說出重點。

    糟糕,這樣下去會被她完全抓住把柄!

    發覺這一點的冰梁玥,立刻裝作無情冷酷的說:「信不信我現在就離開,讓妳留下來去跟妳家人解釋?」

    冰梁玥忍不住開口威脅,畢竟這藍水星少女看起來,再怎麼任性無理好像也很怕她的母親,或許能讓藍水星收回她說出的話。

    況且冰梁玥至少知道,她藍水星的媽媽似乎很喜歡自己,應該會對藍水星沒有做好看守的工作,感到不滿甚至是生氣。

    來!快猶豫,快懼怕吧!冰梁玥期待著藍水星露出這樣的表情。

    「好啊!你想走就走啊!」

    沒想到藍水星一點都不在乎,好像根本就不怕會被她媽與奶奶罵,面無表情毫不猶豫的直接說出口,完全不擔心冰梁玥有離開的可能。

    哎!我……我輸了?

    看見藍水星一臉完全無所謂的說出這句話後,冰梁玥忽然有種想要就地跪下來的感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