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九章 相遇有時不見得好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在天使弓海灘上,德古拉伯爵與冰鋒等人都身穿便服,眼戴墨鏡稍微遠離人群一起走在這裡,目的除了巡視地形以外,還有探查魔防局人員配置地點的分佈。

    從早上的時間過下來,大致上知道有那些魔防局成員在這裡。

    除了在這裡消滅魔物,顯眼的當地成員以外,哪些是魔防局額外支援過來的人手,大致上都判斷的差不多了。

    雖然這些裝作遊客身穿便服看似魔防局成員的人們,身上都沒有洩漏出一絲魔力流動,無法肯定是不是魔防局的魔法異能者,但是至少這些人過於警戒的眼神,已經徹底洩漏出他們與魔導世界為敵的心思。

    即使他們的表情看起來,好像自認為掩飾得很完美,但是對專業的人來說這種演技實在是太遜了。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他們大概也沒有練習過,如何在人群當中保持自然冷靜的態度吧?又或是他們過於心急,動作與態度都表現出來了都不知道。

    看見這些穿梭在遊客人群當中的魔防局成員,這麼想的德古拉伯爵幾乎不動聲色的微微得意的揚起嘴角。

    不過德古拉伯爵,現在之所以會和冰鋒與岩拳等人在一起,主要的原因是已經退出了鬼霧底下,加入了鬥鯊底下成為其所屬的一份子。

    加入的原因,除了那天晚上幫忙將鬥鯊甩掉冰梁玥的追趕,使得被岩拳他們認同實力,被他們熱情的邀約不好拒絕以外,主要還是之前的領袖十王鬼霧的態度與話語,徹底激起讓德古拉伯爵的想要加入鬥鯊底下的決定。

    『沒想到你能逃出來啊!想要脫離我改去追隨鬥鯊嗎?隨便你吧!這件事我沒有意見!』

    想起鬼霧說起這句話的同時,也跟著想起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露出那一雙既冷漠又毫不關心的眼神,好像是在敘述說根本不記得有德古拉伯爵這個人,又或是完全不在乎是不是屬於與他掌管的成員之一似的,德古拉伯爵感覺完全被他輕視。

    是十王有什麼了不起的?等我以後有了強勁的勢力,建立了更大的組織,看你到時候表情會是怎麼樣?

    在心中抱怨鬼霧一下後,德古拉伯爵隨後忍不住得意的想像了一下將來。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受到邀約加入在鬥鯊底下,是想說在他們這裡也許比在鬼霧那一邊,更容易在事成後會得到不錯的領導地位與利益。

    可是,現在看看他們的領袖鬥鯊……。

    「哇哈哈,這裡真漂亮啊!以後就是我們的天下啦!」鬥鯊完全不掩飾的用大嗓門說。

    「呃……鬥鯊大人,還沒達成的事情請不要說出來,要是被敵人發現了就不好了!」一臉尷尬的岩拳靠近在鬥鯊耳邊,輕聲的悄悄提醒說。

    「啊?喔!兄弟抱歉,我又差點忘了!」鬥鯊轉頭看往岩拳,豪邁的哈哈大笑著。

    實在是少一根筋!

    德古拉伯爵實在是很無奈,不像鬼霧那謹慎的為人,因為鬥鯊實在是太沒有警戒心,又或是說天生不知道何謂緊張感,探查的一路上頻繁犯毛病,實在很怕他真的會引來魔防局成員的注意。

    實在是需要人操心的領袖啊!跟在他身邊真的能有什麼好處嗎?

    想到這裡,忍不住擔心起自己將來的同時,看見岩拳和魔翼面對鬥鯊的無奈表情,德古拉伯爵忍不住覺得他們身為鬥鯊的部下,長期以來照顧他真是辛苦了。

    「哇喔!冰鋒你看那邊的美女大腿好白,不錯吧!」

    「哼哼!黃蜂老大,我看見了!不過我還是覺得剛剛的小姐我比較欣賞!」

    另外走在身邊,在場一起同行的十王之一,留一頭長髮與一身男孩外貌的黃蜂,一臉像是好色大叔一樣,露出那種口水快要流出來的興奮表情,觀望附近經過的美女。

    而跟在黃蜂身後的部下之一,冰鋒還是那一副自以為是的裝帥表情,在一旁得意的說著自己的見解。

    這互相悄悄說話的兩個人,從踏上這一片海灘開始,心思根本沒有放在調查地形與魔防局人員分佈的事情點上,焦距從頭到尾都專注在片海灘上出現的女人。

    他們真的有心想要把這裡佔領下來嗎?

    看見這兩個人,口中動不動就是女人的話題,德古拉伯爵面無表情的都不知道該在腦中對他們說些什麼了。

    這時候在冰鋒身邊的鐮爪開口說:「話說都探查的差不多了,我們該回去傳達情報了吧?」

    雖然這領袖與部下之一,都很不正經的一直在討論女人的話題,但是身為他們一夥的鐮爪倒是很認真的提起這件事,顯然只有他在認真做事。

    「好啊!鐮爪你先回去,我還要在這裡逛一下!」黃蜂的焦點依然在剛剛看見的女人身上。

    「我知道了!那麼冰鋒你呢?」鐮爪轉頭看往冰鋒問。

    「我和老大的想法一樣!」冰鋒則是視線看往別的女人身上回答說。

    「那好!那岩拳你的意見呢?」鐮爪面無表情的向冰鋒問完問題,豪不猶豫的看往岩拳問話,看起來一點都不介意的冰鋒與黃蜂的態度。

    已經習慣他們這樣的態度很久了嗎?看見鐮爪這樣的反應與態度,德古拉伯爵忍不住同情他也是辛苦的那一方。

    隨後面對鐮爪的問話,岩拳認真的面對過來回答:「我沒有意見!」

    然後岩拳再接著轉頭,看往走在前頭方的鬥鯊問:「鬥鯊大人,你決定要如何?」

    聽見問話的鬥鯊,忽然一臉訝異回頭的樣子,看起來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好像沒聽到鐮爪的問題說:「啊,什麼?要回去了嗎?難得來到海邊,我好想要在這裡游泳!」

    鬥鯊說完他的想法後,感覺岩拳直接當作鬥鯊已經明白這件事,面對在場的所有同行的人說:「知道了!那麼想要回去的人,就跟我一起回去吧!」

    於是岩拳、魔翼、鐮爪等人毫不猶豫的轉身回頭,就這樣想要打算走回隱藏在天使弓海灘附近的魔導世界的據點。

    「等等!就這樣放他們不管?」

    德古拉伯爵沒想到,岩拳他們一點都不打算說服鬥鯊、黃蜂以及冰鋒他們回去,而忍不住訝異的轉身面對他們一問。

    對於德古拉伯爵的問題,岩拳他們回頭看過來停下腳步,由岩拳他面無表情的回答說:「德古拉伯爵你在擔心鬥鯊大人他們嗎?放心吧!他們會照顧自己的。」

    不過德古拉伯爵還是覺得有問題的說:「可……可是我們來這裡明明是為了很重要的事情才對!這樣放縱他們這樣好嗎?」

    德古拉伯爵覺得明明是為了遠大的目標,才來到天使弓海灘這裡,結果鬥鯊他們像是真的來玩一樣,讓他們態度這麼隨便真的好嗎?

    不過面對德古拉伯爵的疑惑,岩拳一點都不感到有問題的說:「沒問題,鬥鯊大人他們不會被發現的,還是說德古拉伯爵也你想要在這裡逛一下?」

    「不,我……我沒有……。」

    看見岩拳他們真的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德古拉伯爵最後也想不出什麼話來說。

    似乎看出德古拉伯爵的想法,岩拳又再補充說:「看來德古拉伯爵對這次行動很看重呢!才會對鬥鯊大人他們的行為舉動無法理解,不過他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不讓他們放輕鬆的話,接下來的行動他們會沒有幹勁的。」

    「啊?是……是這樣嗎?」

    對於岩拳說明的原因,無法理解的德古拉伯爵只能當作是這樣。

    隨後岩拳又再補充說:「更何況,鬥鯊大人與十王黃蜂他們,現在都已經跑掉了。」

    「什麼!」

    聽到岩拳這麼說,驚訝的德古拉伯爵猛烈的回頭一看,發現除了看得見冰鋒跑到附近與幾個女性搭話,鬥鯊與黃蜂他們兩人的身影,已經是完全消失在這片天使弓海灘上的人潮當中。

    看見兩位都是十王之一的領導不見人影,忍不住想想跟著他們一起真的有比較好嗎?德古拉伯爵開始擔心起自己的將來。

    ******

    看見蹲在眼前撿起五十元硬幣的水星,抬起頭來將視線與自己對上,讓此時的冰梁玥尷尬的不曉得該怎麼反應。

    ……結果還是被她發現了嗎?

    眼見水星一雙天真有點無知的眼神,現在都已經看見自己的長相,冰梁玥覺得實在沒有辦法避免被認出來的事實。

    ……沒辦法了。

    當冰梁玥無奈的決定接受現實,等待著水星應該開口的第一句話,然後準備應對的時候,沒想到眼前的水星站起來皺起眉頭,露出一臉懷疑的表情依舊說出讓他意外的話。

    「啊?你看什麼看?難道你想要偷撿我的五十元?」

    ……為什麼妳的第一句話會是說這個啊!

    冰梁玥實在無法理解,明明在季節路上見過一次面,為什麼水星現在還能像是沒見過自己一樣,露出像是看可疑陌生人的眼神說這種話。

    不過隨後,水星好像才終於認出了冰梁玥。

    「嗯?等等!你這男生不是之前謊稱自己是冰雪王子的騙子兼粉絲嗎?」

    雖然終於認出來了……但是這樣算有認出嗎?面對依舊無法捉摸其思考邏輯的水星,冰梁玥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水星!妳怎麼沒事和人起爭執啊?」

    不過在這時候,注意到這邊狀況的水星她媽媽與一家人,一起快步走來聚集到冰梁玥身邊向水星問起話。

    「媽,沒事啦!他只是我之前見過的陌生人而已!」

    面對她媽媽有些嚴肅的問話,水星露出一臉好像感覺很麻煩的表情,回答的口氣很明顯在敷衍的說。

    「見過的陌生人?難道妳對這年輕人做了什麼壞事嗎?」不知道聯想到什麼地方,水星的媽媽露出了極度懷疑的眼神。

    「拜託,才沒有什麼事情好嗎?只是之前向他問過路而已!」水星不耐煩的回答說。

    對於水星的回話,媽媽看她依舊是懷疑的眼神,毫不猶豫的走過冰梁玥身邊來到面前,不知為何低下頭露出像是在賠罪的笑容。

    「抱歉,年輕人!我女兒水星得罪你了!」

    隨後聽見水星媽媽當面開口說出的話,冰梁玥才明白她這些反應是怎麼回事。

    原來是猜到水星有得罪過我嗎?

    冰梁玥對此思考推測出結論,並隨後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畢竟再怎麼樣都是養育水星的母親,對於她女兒的個性、習慣、行為舉動等都應該能輕易的掌握,所以能猜測出是水星做錯事也不會讓人意外。

    「……不會,阿姨妳客氣了!妳只需要管好妳女兒的行為就行了。」冰梁玥雖然不改冷漠的表情,卻是以過去長期教育養成的對人說話方式,自然的表現出相當有禮儀的口氣與態度回應。

    冰梁玥說出自己的回應以後,看見眼前水星的媽媽隨後抬起頭來,不曉得為什麼有些訝異的睜大眼睛,臉色忽然有些紅潤起來。

    「誰做錯事啊?你這男生少在我面前裝大人!」

    當水星明顯不滿冰梁玥的回答而大聲反駁的時候,水星的媽媽馬上轉頭看往她訓話。

    「水星妳給我安靜!妳沒看見我還在跟他說話嗎?」

    「什麼啊?媽!跟他說話有什麼了不起的?」

    「妳管那麼多做什麼?先給我閉上嘴巴在一旁乖乖站著!」

    「呿!」

    最後說不過媽媽,水星看起來很不滿的站在一旁轉頭看往一邊。

    然後水星的媽媽再度面對過來說:「不好意思,小帥哥你先等一下!」

    不曉得為什麼,口氣好像變得比剛剛更加客氣,甚至口氣變得溫和與甜蜜的媽媽,不知道為何笑得一臉燦爛,繞過冰梁玥身邊將水星的奶奶攙扶來到冰梁玥的面前。

    「怎麼啦?」

    當奶奶用有點沙啞的腔調說話,回頭看見水星的媽媽不知道是在期待些什麼的笑容,在奶奶耳邊說一些冰梁玥聽不見的悄悄話後,奶奶才有些疑惑的往冰梁玥臉上看過來

    然後奶奶她那一雙看起來有些睜不開的眼睛,隨後竟然睜大明亮起來,整張老皺的臉龐忽然充滿血色,好像進而變得年輕許多似的。

    「怎麼樣啊?奶奶!」

    「媳婦,這年輕人很帥啊!」

    看見兩位上年紀的女性,互相靠近只輕聲說了一些話,就好像心靈相通了一些什麼一樣,隨後滿臉笑容的同時往冰梁玥看過來。

    「小帥哥,難得我們有緣相遇,然後我們家水星又得罪你,作為賠償我們請你吃一餐如何?」

    「就是啊!小弟弟!看在奶奶我的面子上,跟我們一家人來吃一頓吧!」

    不知道為什麼,媽媽與奶奶先後熱情想要賠罪說招待吃一餐,無法理解她們的態度怎麼變化這麼大的冰梁玥只能感到茫然。

    「喂!媽、奶奶!怎麼突然說要請他吃飯啊?說得好像我真的對他做了什麼壞事一樣!」聽到她媽媽與奶奶說要招待冰梁玥的事情,水星忍不住看回來出口大聲抗議。

    「水星妳安靜!這是大人的事情,小孩不要插嘴!」媽媽認真的糾正說。

    「對啊!乖孫女,聽妳媽媽的話先安靜一下!」奶奶和氣的勸導說。

    沒想到兩位長輩依序態度不同的止住水星的出口抗議,想要賠罪請客的態度如此堅定讓冰梁玥看傻了眼。

    「啊!不用了,我等等還有事情要忙!」

    冰梁玥感到不妙,不擅於與人互動的他,趕緊說出些推託的話,希望能讓這兩位長輩改變心意,並在說完話的同時就想要轉身離開。

    不過沒想到,兩位長輩看穿了冰梁玥的行動,迅速在左右分別抓住冰梁玥的兩隻手臂。

    「小帥哥你不用客氣,反正是我們出錢請你吃一餐,對你也不會有損失!老公你說是吧?」媽媽抓住冰梁玥的右手,滿臉燦爛笑容的回頭像是確認的問說。

    「啊?對、對、對!老婆你說得是!」面對媽媽的問話,水星的爸爸看起來有些慌張的回應。

    「既然決定了,那麼水星妳手上的宣傳單拿給我看,你爸爸會幫忙出錢,我們來一起去那一家海鮮餐廳吃中飯吧!」

    「什麼!真的嗎?」沒想到媽媽會回心轉意,水星一臉不敢置信的張大口。

    「耶!吃海鮮、吃海鮮、吃海鮮!」年幼無知的弟弟,則在一旁高興高舉雙手。

    怎麼會變成這樣?

    無法理解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樣的冰梁玥,只能被貼靠在身邊左右的兩位女性長輩抓住雙手,無法抵抗的被滿臉笑容的她們拖著走一起走。

    ******

    「只要在跳躍的時候,兩腳均衡施力就能完美的跳躍!」

    「嗯嗯,我懂了!然後呢?」

    「跳躍到高空盡量保持八十度角的倒掛姿勢,就能穩定的旋轉下降發出攻擊!」

    「原來如此,難怪我總得好像有些施展不順,原來原因是在這裡啊?」

    當炎辰陽與京飛潭兩人一臉認真,正在互相熱烈討論關於螺旋十字斬殺,這招式的施展動作相關知識的時候,與奇沐偶討論完畢的清浪華,在這時打斷他們的對話。

    「京先生與炎先生,我看時間差不多了,要不要一起去吃中餐?」

    聽見清浪華忽然的提議,炎辰陽與京飛潭停止對話,兩人表情看起來有點訝異的觀望過來。

    「啊!已經是這個時間了嗎?」

    看見炎辰陽明白的表情,好像也隨後感覺到,魔物蟲繭那獨特的魔力流動,在經過十一點的時間過後,已經進入無法產生魔物的低濃度時段。

    「是啊!炎先生,要不要一起用餐呢?」清浪華親切確認的問說。

    「現在吃中餐我是沒意見啦!奇老闆你的意見呢?」

    看見炎辰陽看過來發問,奇沐偶可是很樂意微笑說:「當然沒問題,既然是清浪華小姐的邀請,我怎麼能有推託的理由呢?」

    奇沐偶回答完炎辰陽的問話,隨後看見炎辰陽身邊的京飛潭,面對清浪華開口說出不同意見的回答。

    「不過我想要先去游泳一下呢!能等等我再去嗎?」

    對於京飛潭的意見,清浪華露出好像聽慣這句話的無奈表情笑說:「又要去游泳了嗎?我是沒有問題,不過炎先生與奇先生你們覺得呢?」

    「游泳嗎?話說難得來到這裡,我也想在海上游泳一下呢!」對於京飛潭表示的意見,炎辰陽同意的表現充滿興趣的面貌。

    對於他們兩人一致的意見,奇沐偶忽然覺得這是個機會,想想乾脆統整他們的意見提議說:「那不如炎辰陽你和京飛潭先生去海上游泳一下吧?我和清浪華小姐在這裡等你們一下順便聊一下天就行了!」

    然後對於奇沐偶的提議,炎辰陽與京飛潭都相繼表示認同。

    「這提議不錯呢!那麼京飛潭你和我來比一場,看誰游泳的比較快!」

    「好主意,炎同仁!那麼清小姐,妳和奇同仁在這裡等,我們一下子就會回來!」

    「好!那就這樣吧!」清浪華就只是無奈的笑著。

    然後就看見炎辰陽與京飛潭一起,充滿興奮的笑容轉身奔跑向不斷有浪花沖刷到海灘上的海岸邊,兩人的身影漸漸在視野當中變得渺小。

    沒想到竟然可以這麼順利,可以和清浪華小姐一個人獨處了!

    奇沐偶忍不住興奮與期待,雖然這是臨時的想法,剛剛炎辰陽他們在場也不影響與清浪華的單獨溝通,可是難得在這種身邊都沒有認識的人存在的情況下,身為一個男人與一名漂亮的女性獨處,總是會有讓人有種止不住激動在胸口中猛烈震盪,那怕這邊都是人潮氾濫的海灘,通通都能當作風景無視存在。

    「清浪華小姐,那麼我們來繼續之前的話題嗎?」

    此時炎辰陽他們已經離開,奇沐偶看回來抬頭想要對面前的清浪華,繼續談論一些話題的時候,發現她的神情有些奇怪。

    站在眼前的清浪華,保持微笑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凝重,持續保持朝向奇沐偶的站姿,轉頭看往炎辰陽與京飛潭他們離去的方向,像是有些煩惱一樣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事情。

    無法看穿出她思考的內容,奇沐偶只能疑惑的向清浪華喊叫。

    「喂!清浪華小姐?妳有聽見嗎?」

    奇沐偶向清浪華發出叫喊,此時對方才全身一震從思考中回神過來,轉頭面對過來露出感覺很尷尬的開朗笑容。

    「啊!抱歉,奇先生,我剛剛不小心想了一些事情。」

    「是嗎?可以告訴我在想些什麼嗎?」奇沐偶表面上不做反應的問。

    「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清浪華笑著說出敷衍的話。

    然後好像是為了避免奇沐偶繼續追問下去,清浪華趕緊轉移話題說:「對了,剛剛奇先生說的關於魔力的操作,我有些不懂能繼續教我嗎?」

    什麼事情不能說呢?

    雖然能輕易的理解出,應該是清浪華她個人的私事,不過這讓奇沐偶覺得很好奇有點想要知道。

    不過奇沐偶最後放棄思考這件事情,因為他認為身為有品德的男性紳士,是不能強迫女性透露她的私事。

    話說現在的情況很棒,簡直就像是在約會一樣呢!

    奇沐偶忍不住對此開始陶醉起來,想想自己身為一家公司的老闆,底下除了不需要提起的一堆男性員工,也有很多賞心悅目的女性員工。

    可是自家的女性員工,除了專業式的微笑與專業式的微笑,最後還是專業式的微笑,到頭來純粹只把奇沐偶當作老闆看待,一點的感情溫柔什麼的都不添加在表情與語言上,只能讓人感受到受到隔離般的冷漠。

    反觀眼前的清浪華不一樣,透過剛剛一段時間的對話,奇沐偶可以看得出與感覺出來,這女生可以很坦率的露出開朗的笑容,心胸就像是純真的男孩一樣大方的向人擴展,一點虛假與掩飾也沒有。

    說不定,眼前的女孩子,我有機會成功呢?

    奇沐偶想想,現在不像因為異能副作用造成的男孩外表一樣,年齡實際上已經有了二十五歲,沒有交往的女性對象,現在還是處男單身狀態。

    雖然說不是沒有告白的經驗,可是自從有記憶以來都以失敗收場。

    結果就是到最後只能自暴自棄,全心全意的投入有興趣的工作,直到今天才成為一家公司兼創立與贊助眾多產業的老闆。

    可是即使變得有錢了,地位變高了而且有車有房子,條件變好卻都沒有真心誠意的女性,願意主動要求說要交往。

    這是為什麼呢?奇沐偶不明白,也許認為是長相問題,刻意改變成像現在的男孩外表,以為才能夠更有女人緣。

    不過都沒有任何作用。

    可是眼前清浪華,讓奇沐偶忽然覺得有告白成功的機會。

    「清浪華小姐,這件事等等隨後再談,我想要先問妳一件問題!」

    「啊!什麼問題呢?奇先生?」

    不過為了謹慎,奇沐偶打算開口要先問清浪華,問她有沒有男朋友的時候,忽然間……。

    「找到妳了!姊姊!」

    「哇啊!」

    忽然出現一個陌生的長髮男孩,跑過來在清浪華身後貼上來抱住她的大腿,嚇得清浪華驚訝的大喊一聲。

    然後來不及反應過來的奇沐偶,看見這一幕的一瞬間呆住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