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二章 骷髏的決心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會議結束後,雷槍跟隨眾十王穿越大門,離開會議大廳來到走廊上。

    當雷槍不和其他十王對話,準備獨自一人離開現場的時候,有人在這時候從他身後喊住了他。

    「十王雷槍,請等等!」

    聽到有人對他呼喊,雷槍面無表情的回頭一看,才發現喊住他的對象是瞬忍。

    雷槍看見瞬忍來到他面前,不知為何用熱情的口氣與他對話說:「你好,你就是最近成為十王的雷槍嗎?」

    面對瞬忍的問題,雷槍雖然短暫思考起,他這主動靠過來說話的舉動,是代表他心中到底有什麼目的。

    不過雷槍對此想了一下,他並不了解瞬忍這個人,所以這人的行動目的,是不是具有心機的舉動根本無法確定。

    所以雷槍只能當作瞬忍這是普通的在問候,並以有點冷酷的口氣轉身面對他回答說:「我就是雷槍,請問你有什麼事?」

    面對雷槍好像不希望被人打擾的冷漠口氣,瞬忍倒是一點都不退縮,保持熱情的語氣繼續說:「沒有,我只是單純的想要和你說話,藉此打招呼認識你一下!」

    「認識我?」

    「沒錯,剛剛在會議上,你應該已經知道我就是瞬忍了吧?」

    「……是,我知道你是瞬忍,但是難道你只是單純的想和我對話,才因此叫住我的嗎?」

    「對,沒錯!」

    聽見瞬忍直接開口承認了這件事,雷槍當場轉身背對他就想要直接離開。

    不過還沒踏出一步,瞬忍就在身後抓住雷槍的肩膀。

    「啊?別走的這麼急,你不想和我多聊聊?」

    對於瞬忍這個問題,雷槍對此不感興趣的回答說:「如果你只是想說一些客套話,請你還是放棄這個打算。」

    雷槍說這句話的含意,明顯表態出不想與瞬忍有些關係,還有說些一點意義都沒有的廢話。

    迅速理解出這一點的瞬忍立刻補充說:「十王雷槍,你別急!你想想看我臥底在魔防局裡,已經很久沒有回來到這裡,如果有新任的十王,我身為其中的一員,當然會想要認識一下與我同等的成員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難道你不會這麼想嗎?」

    不過對於瞬忍的這句話,雷槍只是保持沉默不打算回應,想聽看看他接下來該怎麼說。

    瞬忍說完話停頓一下,看雷槍沒有回答,依然繼續開口說:「雷槍,你果然跟我聽來的一樣,是一個不喜歡主動與人互動,喜歡獨來獨往的人呢!」

    針對這一點,雷槍倒是回頭面對他說:「十王瞬忍,既然你聽說過我這個人,那你何必浪費時間,只為了與我認識?」

    瞬忍否定的搖搖頭說:「不、不!或許你並不能明白,但是對我來說認識你,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對於瞬忍這樣的回答,雷槍倒是提起了一點興趣,想聽看看他想要怎麼說明。

    「我們都是認同魔導世界的理念,經過試煉成為十王的人物,願意為理念去改變這世界的一份子。我相信你應該也是有理念的人,才會加入我們魔導世界的不是嗎?」

    「雖然今天晚上我並沒有參戰,可是我有在暗中親眼看見你的實力,那種能夠壓制住石全道的戰鬥力,我認為你對我們魔導世界非常的重要。」

    「所以我希望能夠好好認識你這個人,如果你有困難的話,我願意付出我的力量幫助你!」

    聽完了瞬忍像是發自內心,用充滿堅定意志與理想說出的話。

    不過雷槍卻一點都不想領情。

    「……瞬忍,多謝你如此看重我,不過我並不需你幫助我!」

    然後不給瞬忍回答的機會,雷槍接下來嚴厲正直的說出他的想法。

    「不論將來會有多麼嚴酷的情況發生,我都會靠我自己所有的能力突破,面對一切所有的困難!」

    最後雷槍加重語氣的補充說:「這也是我的生存理念!」

    雷槍說出這樣的回答,看見瞬忍像是訝異一樣的陷入沉默,隨後才像是理解的放開抓住雷槍肩膀的手。

    「是嗎?」

    「這樣你還有話說嗎?」

    雷槍語氣冷冷的看著瞬忍說出這句話,雖然看不見他被黑布條遮住一半的臉孔表情,但是在這個近距離之下,他的眼神卻清楚顯現出他的想法。

    「我懂了你的意思了,雷槍!」

    這麼說的瞬忍走過雷槍的身邊幾步,然後回頭看過來說……。

    「我會相信你,並期待你之後的表現!」

    話說完,瞬忍轉過頭就快步穿越這條走廊,來到盡頭迅速經過左邊的轉角離開了。

    看見瞬忍離開,雷槍忍不住思考起這個人。

    雖然表面上說出這些話,但這並不代表他的內心是真的這麼想。

    瞬忍……看來要多注意這個人呢。

    雷槍默默的在心中下定這樣的決定。

    ******

    很快的,在眾十王都離開後,雷槍獨自一人離開了會議大廳的門外,在城堡內的走廊上走動,想要前往自己居住的房間直接就寢,往右轉入另一條走廊上的時候,忽然看見有兩個身穿黑袍的人正在這條走廊上。

    在這條走廊上,雖然左面牆壁上的幾個窗口外,漆黑的夜空外頭只能照進微弱的月光,但是與其相對的右面牆壁上,平行掛在牆上數十盞提燈造型的燈泡,倒是明亮的照射出,讓這條走廊上充滿橙黃色彩的光芒。

    雷槍看見的人是骷髏與銀騎;骷髏的人正靠坐在窗口上,背對外頭的漆黑夜空,面對眼前背影染上明亮的顏色,正面卻蒙上灰黑陰影的銀騎。

    雷槍發現這兩個人似乎沒有注意到自己,他們之間的氣氛似乎又有點凝重,看清楚這狀況的雷槍,立刻悄悄退後躲在牆角內,謹慎的探頭出來觀看。

    「骷髏,請問妳找我有什麼事想說?」

    銀騎首先開口說話,雖然身形姿態高傲的朝下觀看骷髏,但是說話的口氣還是保持尊敬。

    是骷髏找銀騎過來這裡的嗎?

    聽見銀騎首先開口面對骷髏說出的話,雷槍很快的理解出這一點。

    雷槍想想成為十王的時間雖然很短,但是這不代表進入魔導世界的所待時間也很短。

    雷槍實際上待在魔導世界裡,時間已經過了三個月之久,然後一開始加入魔導世界,首先就是加入骷髏底下成為她手下的一員。

    所以這一段時間,雷槍大致上清楚骷髏與其他十王的互動關係。

    骷髏身為十王,同時也是權力在霸王之下的人物之一,可以說要是霸王不存在,骷髏可說是有實質領導力的人物。

    所以基本上身處高位,骷髏必須以平等公正的態度面對所有十王,主要是避免過分的偏袒某些十王,預防其他十王對此產生不滿,開始對骷髏產生不信任,最後變成不願聽從骷髏的領導,造成魔導世界陷入無法統整團結的情況,導致魔導世界分裂解散的可能。

    這可說身為稱職的領導,需要注意的條件之一,當然骷髏也應該要知道這一點。

    不過骷髏她卻在這種深夜時間,私下找銀騎過來這裡,似乎是想要對他說什麼話。

    雖然平常每一位十王,都有與其他十王互動對話的自由,嚴格來說並沒有構成包庇偏袒的行為。

    可是雷槍很清楚,骷髏她通常是不會私下找銀騎對話的。

    理由很簡單,雖然身為領導的她,在公眾場合表面上要呈現公正的態度,但是私底下與眾十王的互動來往,還是會受到她自身性格的影響,選擇溝通來往的對象。

    所以,骷髏事實上很討厭銀騎。

    這一點其實只是聽骷髏的部下說過,據說理由只是單純討厭銀騎這個人。

    不過與骷髏相處的期間,並沒有聽見她說過討厭什麼人,所以雷槍並不敢肯定這件事的真實性。

    但是這件事情如果是真的,那麼骷髏現在把銀騎找來這裡是想要說什麼?

    正當雷槍思考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骷髏開始對銀騎冷漠的說起話來。

    「銀騎,難道你不知道我找你過來的理由嗎?」

    不知道為什麼,骷髏說話語氣當中,充滿了刻意被壓抑的憤怒。

    旁觀的雷槍都聽得出來這一點,想銀騎他應該也能聽得出來。

    不過銀騎卻語氣平靜的回答:「骷髏,我不知道妳在說……。」

    銀騎的話還沒說完,骷髏忽然向銀騎揮出了右手,握拳的右手發出了青綠色的魔力光芒,一把白骨太刀迅速出現在她的掌握當中,將微彎的刀刃尖端對準銀騎的脖子。

    「……請問骷髏妳這是在做什麼?」

    面對骷髏突然的揮出白骨刀刃,銀騎依舊保持平靜的口氣說話。

    而骷髏保持壓抑的憤怒語氣說話:「銀騎,你最好不要跟我說,你已經忘記偷襲過閃電魔女的事情!」

    聽見骷髏提起這件事情,銀騎才在粗獷正直的面孔上露出恍然的表情。

    「原來如此,所以骷髏妳找我就只想問我這件事嗎?」

    「是,沒錯!只不過跟閃電魔女無關,是當時閃電魔女單手抱住,並且想要救走的女人!」

    「女人?妳說的是當時那個,一臉看起來很害怕的黑髮女人嗎?」

    「沒錯!看來你還記得,所以現在你給我聽好!」

    骷髏先停頓一下,才加重語氣的說:「那個女人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如果下一次你還敢再動手攻擊她的話,我可是會毫不猶豫的宰了你!」

    骷髏說完她想要表達的話,銀騎像是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一樣,露出有點訝異的眼神陷入沉默。

    不過這樣的狀態沒有維持多久,銀騎隨後竟然像是覺得可笑的發出聲來。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所以骷髏妳找我來是要對我警告,不准再對那名女人出手嗎?」

    「對,沒錯!」骷髏沒有介意銀騎的態度,倒是以肯定的語氣回應。

    「好,我記住了!反正當時我只是想要解決閃電魔女,根本沒有在乎那軟弱無力的女人!所以才會出手。」

    「……。」

    「放心好了!我不會對那女人出手的,看起來只是普通的女人,也不像是魔防局的人員,根本沒有動手的必要。還有,骷髏妳要拿著這把刀,要對準我到什麼時候?」

    銀騎說出這些話,骷髏看起來才逐漸冷靜下來,緩緩的將白骨太刀往一旁拿下,使其在手中化成光芒消失。

    「你記住就好,那個女人我以後將會把她帶入魔導世界裡,成為我身邊最重要的同伴之一,所以你千萬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

    「是嗎?我知道了,如果骷髏妳沒有別的事情想說,那我就離開了!」

    「請隨意!」

    就這樣,銀騎當著骷髏的面轉身往右走,然後雷槍看見他高大的後背身形踩踏出沉重的腳步聲,在這條走廊上的盡頭處,轉身進入左邊牆角裡頭後消失了身影。

    看見銀騎離開以後,雷槍將探出的頭迅速的收回來,將頭靠在背後的牆面上,視線朝上看往充滿灰黑陰影的天花板,思考起骷髏剛剛提起的女人。

    那個黑髮的女人,是骷髏的什麼人嗎?

    在今晚與魔防局的戰鬥中,雷槍還是有稍微注意到,骷髏對上閃電魔女梓吟樂的戰鬥狀況。

    可是由於魔防局修羅部的部長石全道,是雷槍不能隨便小看的對手,因此根本無法分心,去全程注意骷髏那一邊的戰況,所以也不知道她與銀騎口中提到的黑髮女人,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物。

    雷槍明白自己雖然不知道,不過還是可以透過當時幾乎全程目睹狀況的人,來針對骷髏與黑髮女人的關係來問起問題。

    然後在心中迅速想到的對象,就是現在被稱為十王之一的黑魔露奈雅。

    雷槍當時有注意到,露奈雅與名為炎辰陽的男人的對戰位置,相當靠近骷髏戰鬥的地點,所以應該有清楚的視野與距離,可以注意到骷髏與黑髮女人的對話狀況。

    不過雷槍隨後想想,現在的時間已經太晚,外加上戰鬥累積下來的疲勞並沒有消除多少,感覺有點思緒不清晰的雷槍,決定還是先回房間做好充足的睡眠,明天一大早有精神了再來問露奈雅也不遲。

    正當在心中做好決定,不想被骷髏發現到偷聽她與銀騎的對話,雷槍正想要悄悄沿原路返回,想要繞一點遠路回去房間的時候,還沒開始動作卻聽見骷髏說話叫出了自己的名子。

    「好了!雷槍你可以出來了,我知道你躲在那牆角後面,所以你不要再想要繼續躲下去了!」

    沒想到竟然還是被發現了?

    雷槍覺得有點意外,並且很確定自己熟練掌握魔力封閉的情況下,身上沒有散發出魔力流動應該不會被發現才對。

    難道是腳步聲之類的原因嗎?雖然無法肯定的思考出是那一種可能,不過雷槍想也知道既然被骷髏發現,就不應該繼續躲藏下去。

    於是雷槍就老實的走出牆角外,面對視線看過來的骷髏。

    骷髏依舊靠坐在窗口上,她的右眼被黑髮覆蓋過的臉孔上,其裸露出來的左眼的眼神當中,並沒有透露出任何責備的意思。

    然後骷髏面無表情的向雷槍招手示意要他過來。

    讀懂這一點的雷槍,也只能慢步的走到骷髏的身邊,保持兩步的距離面對她。

    雷槍一來到骷髏面前,對方馬上當面嚴肅的問起問題。

    「雷槍,剛剛的話你聽到多少?」

    對於骷髏的問題,雷槍也毫不猶豫的說:「從銀騎向你問話開始。」

    雷槍說出這樣的回答以後,本來一臉嚴肅的骷髏,忽然舉起一隻手掌遮住紅潤飽滿的嘴唇,像是忍不住覺得好笑一樣,當面露出了淘氣的笑容竊笑。

    看見骷髏竟然是這樣的反應,雷槍摸不著頭緒的疑惑起來。

    怎麼回事,她這是什麼表情?

    雷槍覺得很不明白,以骷髏她的個性,這樣的反應會不會有點太莫名其妙了?

    然後雷槍還思考不過來,骷髏怎麼會是這樣的反應的時候,骷髏接下來就笑著說:「呵、呵、呵!雷槍你被我騙到了!難道你真的認為,我打從一開始就發現你躲在那裡嗎?」

    骷髏忽然莫名的說出這段話,理解能力快速的雷槍,這一聽的瞬間便忍不住的睜大眼睛,然後訝異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呆愣住。

    嗯?什麼!難……這難道說?

    雷槍迅速的理解到,骷髏剛剛說的那段話,難道就只是對著無人的地方瞎猜喊出的話,然後自己就自以為被她發現,接著傻傻的被騙出來的嗎?

    發覺到這一點,雷槍忍不住讓表情變得尷尬僵硬起來。

    「哈哈哈!終於嚇到你了!」

    而骷髏就像是惡作劇成功的調皮小孩一樣,開始雙手抱著腹部彎下腰大笑起來。

    看見她這樣的反應,雷槍感到有點不滿的讓神情凝重起來。

    然後發覺到雷槍這樣的表情,骷髏才慢慢停止大笑緩緩抬起頭來。

    「幹嘛露出這麼緊繃的表情啊?不覺得你這樣只會讓人感覺你開不起玩笑嗎?」

    不管骷髏對此發表的是什麼感想,雷槍嚴肅的針對他想問的問題提起說:「難道這是妳是瞎猜出來的?」

    對於雷槍問出來的問題,骷髏卻一臉得意的搖搖頭。

    「不是喔!」

    「那妳又是怎麼……?」

    正當雷槍對這件事,心中滿是疑惑很想知道答案的時候,骷髏適時將答案說出口。

    「其實答案很簡單喔!我只是預測你和瞬忍話說完,習慣經過這條走廊回房間的你,差不多應該要經過這裡的時候,我卻沒看見你出現,然後我就在猜想你大概看到我正在和銀騎對話,依你的個性會想要知道我們在談論什麼,就會躲在那牆角後面,然後我只要等銀騎離開以後來,再來看著那牆角後試著叫你就行了!」

    雷槍聽完骷髏解釋說出的這段話,然後看見她面對過來的表情,像是要等著人誇獎她很聰明一樣露出的微笑,雷槍感覺有點無奈的呼出一口氣。

    「……沒想到,妳一直以來都有在仔細觀察我嗎?」

    透過骷髏說出的這段話,雷槍雖然承認每次要睡覺的時候,都會習慣經過這條走廊回到房間,沒想到骷髏竟細心的注意到這一點。

    雖然早就隱約的注意到了,不過雷槍這才深刻的體會到,骷髏一直都在刻意的注意自己。

    最初加入骷髏底下,成為她的部下之後,雷槍很仔細的注意過骷髏與其他成員互動態度。

    雖然骷髏面對其他人大致上會保持微笑的表情,與親切融洽的態度與人互動,可是比較起來雷槍發現,骷髏面對自己的態度又不一樣。

    雷槍不知道為什麼,骷髏只要是像現在這樣面對過來對話,就會以熱情的態度露出像現在這樣的燦爛笑容。

    對於這一點,雷槍除了想到自己的長相很合骷髏的胃口以外,其他的原因是一點都想不出來。

    對於雷槍的問題,骷髏很理所當然似的說:「當然啊!你之前可是我的部下,身為領導會注意到手下的習慣是很正常的吧?」

    對於骷髏這句話的說法,雷槍懷疑絕不是她表面說的這麼簡單。

    不過骷髏的真心想法是什麼,這一點雷槍是一點也不知道。

    對於雷槍的反應,骷髏好像不滿意的說:「哎!聽完我說的這些話,你怎麼還是那張無趣的表情?你不知道你那一張臉只要笑一下,就可以迷死一堆女性嗎?」

    「……。」對於骷髏莫名的不滿意,雷槍選擇無言的保持沉默。

    「雖然說,你現在這樣冷酷的樣子,也還是很讓人賞心悅目就是了!」

    骷髏說出這句話的同時,雷槍也看得出來她充滿笑容的眼神,就像是在欣賞一樣注視自己的面孔。

    對此,雷槍無感的說:「妳怎麼看我都是你的自由,如果妳把我叫過來,就只是為了要看我的臉,請妳允許我離開。」

    「哎呀!別這麼無趣嘛!再說你現在的位置就算是十王,你也還是我的部下吧?」

    「如果妳這麼想,就當作是那樣吧!」

    「喂喂!為什麼要用這麼敷衍的回答方式啊?你不知道我的少女心很容易受傷嗎?」

    「……。」

    「又不說話了!真是的!」

    骷髏說到這裡,感覺好像很不滿鼓起的臉頰。

    雷槍對骷髏這樣的反應還是無感。

    不過骷髏看起來這麼想聊天,雷槍想想乾脆順便問起黑髮女人的事情。

    「那麼骷髏我問妳,妳剛剛對銀騎提到的黑髮女人是誰?」

    雷槍問起這個問題,骷髏忽然收斂起笑容。

    不過這樣的反應只有一下子,骷髏再度裝作出笑容說:「怎麼忽然問起這個問題,難道你想要用這個話題來跟我聊天嗎?」

    雷槍用冷漠的語氣迎合說:「是啊!妳能告訴我嗎?」

    不過問出這個問題,骷髏卻收起了笑容,露出凝重的神情。

    然後骷髏將視線移開,面對著數盞提燈光芒閃耀的牆壁上,感覺有些猶豫一下之後,才開口說出關於黑髮女人的事情。

    「那個黑髮的女人是我的表姊,她的名子叫做綾曉優,有一段時間我們像親姊妹一樣,曾經一起生活過一段時間。」

    「雖然我們彼此出身在不同的家庭,擁有不同的父母,唯一聯繫我們彼此關係的,只有我們身為親戚的身分。」

    「可是老實說,在我的心目中,我已經把她當作是我的親姊姊,同時我與表姊分離之後,我一直很懷念這段時間與表姊的關係。」

    「沒想到這些年之後,當我再次見到表姊的時候,她跟我一樣成為了魔法異能者。」

    「然後就像剛剛你聽到的,我當時看見她並確定是我的表姊以後,我就決定要將我表姊再度帶回我身邊,讓她再度成為我的親姊姊!」

    聽完骷髏說出黑髮女人的名子,並順便說出想要帶她回來的原因後,骷髏露出了期待的笑容,再度面對雷槍看過來。

    原來事情是這樣嗎?

    雖然明白了事情的經過,可是雷槍對此依舊面無表情的回答說:「多謝妳講解的這麼詳細,還讓我知道關於妳與表姊過去的事情。」

    「哎?我還以為我說完這些事情,你會露出意外一點的表情!」

    「有必要嗎?再說我只問妳黑髮女人的名子,並沒有叫妳告訴我妳和表姊過去的事情。」

    「啊!你真無情!你這樣還算是我的部下嗎?一點都不體貼!」

    「不好意思,我不懂身為妳的部下,還需要學會體貼。」

    「啊呀!真是的!我真搞不定你!」

    骷髏嘴巴張大的說著,再度不滿的鼓起臉頰。

    面對這樣的骷髏,雷槍還是不想做出任何反應。

    「好了!雖然我知道了這些事情,但是難道妳沒有想過告訴我這些,我有可能阻止妳將妳的表姊帶入魔導世界裡嗎?」

    雷槍測試的問出這個問題,沒想到骷髏一點都沒猶豫,一臉樂觀的笑容說:「這還用說嗎?因為你是我的部下,我才會這樣相信你啊!」

    說出這樣的天真話,骷髏從窗口邊起身離開,走過雷槍的身邊然後回頭看過來說:「而且這對你來這裡的目的來說,我把表姊帶回來說不定對你也有利!」

    看見話說完的骷髏,回頭背對雷槍踏出一步正想要離開,雷槍在這同時回頭喊住她。

    「骷髏……不,白心柔!妳覺得妳這樣繼續下去對嗎?」

    雷槍忍不住發自內心,認真的替白心柔著想的發出問題,對此白心柔轉頭看回來,依然露出樂觀的笑容說:「那要看你怎麼做了,御鳴雷!」

    然後看見白心柔再度望向前方,她黑袍擺動的烏黑背影,就在被稱為御鳴雷的男人視線當中,漸漸的在這條走廊上遠去。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