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十五章 同為競爭英雄之名的對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什麼!」

    「哇啊!」

    當冬瑜夏注意到自己被人抓住的同時,也注意到身邊的黑野萌,似乎被同一個人的另外一隻手給抱住腰,然後她們兩個人完全來不及反應過來回頭看到底是誰偷襲她們,甚至是來不及大叫就被身後的某人一同抱起,被他強行的迅速拖離現場,將她們拖入了附近的一個小巷口裡。

    冬瑜夏她們被迫拖進小巷裡,只能透過入口看見外頭片段的街道景色之後,將她們拖進小巷道裡的人,才輕輕的放下雙手,讓她們的腳底重新踩穩在地面上。

    冬瑜夏感覺到身體恢復平衡後,因為被人毫無預警的偷襲,顯得混亂訝異的大腦,這才迅速的恢復冷靜以及清楚的思緒,幾乎沒有多想就立刻轉身回頭向對方大喊。

    「誰啊!竟敢……。」

    不過激動的冬瑜夏張口才說出了個開頭,看見眼前的人立刻僵住了表情。

    眼前這男人她一點都不陌生,視線對上的雙眼微微閃耀淺藍色的光芒,頭戴漆黑的全罩式皮革防風帽面罩,是個身穿輕薄外套全身衣裝烏黑的男人。

    他正是被魔防局通緝的烏鴉俠。

    「你、你、你不是烏鴉俠嗎?」

    沒想到將她們拖入巷子裡的人竟然是烏鴉俠,讓冬瑜夏完全禁不起害羞的使她整張臉變得紅通燥熱起來。

    怎……怎麼會!他竟然又出現在我眼前了?

    自從黑道交易事件那一天的晚上,近距離接觸甚至對話過後,冬瑜夏本來以為對烏鴉俠說出內心話,可以就此放下心中那股不知如何形容的思念,沒想到在那一晚之後還是一直都念念不忘,還是很想要再見到烏鴉俠一面。

    雖然地動蛇頸龍那一戰,烏鴉俠再次的出現給予地動蛇頸龍致命一擊。

    可是隨後連給冬瑜夏多看一眼的時間都不給,烏鴉俠又再度飛向黑夜當中消失離去。

    如今,烏鴉俠再次出現在眼前,冬瑜夏覺得自己的心已經大聲咚咚的跳了起來。

    啊,怎麼辦!該說什麼好呢?

    正當冬瑜夏面對他忍不住讓視線飄移,絞盡腦汁的想要對他說一些話時,烏鴉俠忽然當著她的面主動開口了。

    「好久不見了,異色雙瞳的小姐!」

    完全沒想到烏鴉俠會主動開口向她說話,這讓冬瑜夏變得更加緊張了。

    「啊…嗯…我…好久不見了!」

    但是實在是想不到該怎麼回話,冬瑜夏也只好既尷尬又害羞的老套回話,並微微低下頭將視線看往一旁,舉起雙手貼在胸口前,忍不住玩弄起手指來。

    不過冬瑜夏身旁的黑野萌,沒有冬瑜夏的那種反應,倒是神情冷靜有點警戒的面對烏鴉俠問起話來。

    「你就是烏鴉俠?」

    面對黑野萌態度有些緊戒的問話,烏鴉俠倒是保持輕鬆自然的口氣,顯然不想讓人覺得他有敵意。

    「我是烏鴉俠沒錯,妳是異色雙瞳小姐的朋友嗎?」

    「沒錯,我是她朋友。但是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你不知道你被通緝了嗎?」

    黑野萌完全不像冬瑜夏,持續保持對烏鴉俠這個人不信任的態度,這嚴肅的口氣很明顯把他當成的敵人看待。

    「等等,小萌!烏鴉俠並不是壞人!」

    注意到黑野萌有種想要與烏鴉俠起衝突的態度,冬瑜夏立刻從陶醉在與烏鴉俠重逢的愉悅當中回神過來,神情認真的面向身邊的黑野萌想要解釋。

    但是冬瑜夏來不及多說些什麼,烏鴉俠並不介意的回答說:「是啊!我當然知道我已經被通緝了,所以我現在才會出現在這裡,雖然現在出現了一些意外。」

    「意外?難道是指剛剛攻擊魔防局,自稱魔導世界的那群人嗎?」

    聽見了烏鴉俠回答黑野萌的話,冬瑜夏很快理解的面向烏鴉俠問起。

    烏鴉俠點頭承認的說:「沒錯,不過情況並沒有妳們剛剛看到的這麼單純,所以請妳們跟我過來一下看一下。」

    烏鴉俠話說完,當冬瑜夏她們的面,走路穿過她們兩人的中間,然後人背對他們來到這條巷子的入口處內,人靠在一旁的牆壁上抬頭看往某個方向觀望。

    回頭看見烏鴉俠的行為,對此感到疑惑的冬瑜夏與黑野萌相互瞧了一眼,便一起來到烏鴉俠的身後,視線一同沿著烏鴉俠視線看往的方向看去。

    「啊!那些人是?」

    然後冬瑜夏與黑野萌,就驚訝的看見在魔防局對面的公寓屋頂上,有一群身穿黑袍大約六人的不明人物,站在屋頂的圍牆內低頭觀望魔防局前的廣場上。

    注意到冬瑜夏她們看見後,烏鴉俠語氣自信的回頭說:「所以妳們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了吧?」

    「這麼說來,聚集到廣場上的那些人,是那些身穿黑袍的幾個人指使的?」對此訝異的冬瑜夏,理解迅速的面對烏鴉俠說。

    烏鴉俠點頭解釋說:「沒錯!我就是注意到這些人,怕妳們被他們偷襲,我才趁他們沒有注意到妳們的時候,趁機把妳們拉進來這條巷子裡躲起來。」

    「原來如此,所以嚴格來說,我們兩人算是被你救了嗎?」抱持敵意的黑野萌,理解出這件事後收斂了緊戒的表情,露出恍然明白的表情。

    「有沒有被我救,這妳們自己決定吧!不過現在這情況,如果可以我想要請妳們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冬瑜夏問。

    「事實上,我老實告訴妳們,其實在魔防局裡我有一位認識很熟的朋友,因為她的關係我可以很清楚知道魔防局內部的狀況。」

    「什麼,你在魔防局有內應!」聽了烏鴉俠的話,冬瑜夏忍不住露出訝異的表情。

    「是啊!因為她的關係,如果今天不會發生狀況,我預定應該能順利與魔防局某位重要人物見面,來與他討論有關撤除對我的通緝令的問題。」

    「這……這樣啊。」

    冬瑜夏雖然對於烏鴉俠在魔防局內有同夥感到訝異,不過隨後想想覺得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說地動蛇頸龍出現的那一晚,證據是黑道交易的那一天行動的晚上,照理來說應該只有梓吟樂她們與炎辰陽才知道這件任務才對,烏鴉俠卻能在她有危險時出現拯救。

    而且那黑道交易的地點是在新葉市區外的翠綠角海灣,假設烏鴉俠是傳聞中守護新葉市的英雄,理論上應該不會脫離新葉市區外,那麼巧合的出現在那裡。

    所以說,烏鴉俠的朋友難道是!

    當冬瑜夏忽然有種直覺冒出,猜測到誰是烏鴉俠的朋友的時候,烏鴉俠繼續將話說下去,並說出驚人的事情,讓她此刻的思緒立刻中斷。

    「但是,我那位朋友告訴我說,今晚將會有稱為魔導世界的組織,會來攻打並想要佔領魔防局,所以我必須要先暗中注意這組織的行動,事後再來煩惱通緝令的事情。」

    聽到有這種事情,冬瑜夏感覺腦中忽然有點混亂,有點理不清楚事情的狀況。

    「等一下!烏鴉俠你的意思是說,我們魔防局早就知道有人會過來攻打,然後妳朋友知道這一點,叫你先過來看看情況,確定沒事才正式藉由她幫助你與魔防局某名重要人物見面嗎?」

    「異色雙瞳的小姐,妳理解的真快!沒錯,既然稱作魔導世界的組織人員出現了,所以我現在的任務是暗中觀察他們的舉動,趁機找出將他們一舉打倒的機會!」

    「所以,烏鴉俠你要我們幫忙,是要我們一起找出機會,將他們全部打倒嗎?」

    將烏鴉俠口中說出的事情聽到這裡,冬瑜夏理解並整理出這種可能化做答案說出口。

    烏鴉俠點頭承認,並以誇讚的語氣回答說:「沒錯,小姐真聰明!所以妳們現在不用擔心魔防局的狀況,妳們只要跟著我觀察那六名身穿黑袍的人物,觀察他們的動靜依照情況的變化,聽我的指示做出行動就可以了。」

    明白之後,冬瑜夏立刻拍胸口自信的保證說:「沒問題,我會完美的配合的!」

    ******

    炎辰陽聽完冬瑜夏的解釋說明,她與黑野萌和烏鴉俠見面到合作的經過,完全不敢相信的張大嘴巴。

    「先不管魔防局怎麼會知道今天的魔導世界會攻打過來,烏鴉俠竟然在魔防局裡有朋友,而且還知道今天會發生的事情?」

    炎辰陽難以置信的說。身為魔防局成員的他,對魔導世界會來的這件事情,根本是一點都不知情,非魔防局成員的烏鴉俠,竟然能夠透過他朋友知道的這麼清楚。

    能知道這種重大內情的人,絕不是普通的小角色。

    這麼說來,那他口中那位朋友是誰?

    炎辰陽還沒思考出可能的人選,身旁的梓吟樂感覺好像不怎麼訝異的,睜眼露出有點驚喜的笑容說:「哎呀呀!原來如此,所以妳們配合烏鴉俠的指令,才會出來與那叫做十王骷髏的小姐對戰吧?」

    冬瑜夏點頭說:「是啊!要不然看到曉優受到挾持,我怎麼可能會忍受到那時候出來呢?」

    「也是呢!只不過,我看那叫做骷髏的小姐,好像本來就不打算對小優怎麼樣。」

    梓吟樂說到這裡,表情有點無奈的看往綾曉優,看見綾曉優正在一個人背靠坐在魔防局大門外旁邊的牆面上,雙手抱緊合併曲膝的雙腿,整個人的臉埋在雙腿膝蓋當中。

    聽梓吟樂提起這件事,冬瑜夏也隨後轉頭看往綾曉優,表情也明顯變得凝重,顯然也替她擔心起來。

    「在我躲在一邊旁觀的時候,我有聽到曉優把那個骷髏叫做表妹,所以應該是她的親戚吧?」冬瑜夏不確定的說。

    「這我也有聽到,只不過詳細的事情,我們只能等小優心情平靜下來,再來慢慢向她問清楚這件事了。」梓吟樂難得的在臉上露出苦澀。

    聽到她們提起這件事,炎辰陽神情凝重的也將視線看往綾曉優身上。

    炎辰陽雖然搞不清楚她這是怎麼回事,也很在意骷髏與她的關係,畢竟在不久之前的戰鬥當中,那被稱作骷髏的女性,她的態度很明顯並不打算傷害綾曉優,反倒想要將她挾持。

    不過炎辰陽覺得身為男人,認為這種看起來像是女生之間的事情,還是交給梓吟樂與冬瑜夏她們煩惱就好了。

    不過說到的女生,炎辰陽也同時想到一個人。

    露奈雅!

    魔導世界的十王之一,被稱為黑魔的女性,能與自己對戰得旗鼓相當的人物。

    炎辰陽覺得她雖然是女生,倒是首次讓他還想要再度交手分出勝負的一名異性。

    但是炎辰陽想到這裡,覺得有點尷尬的煩惱了起來。

    下次該怎麼打呢?

    畢竟對方是女性,不像是面對男性,可以毫無顧忌任意攻擊對方身上任何身體部位。

    炎辰陽抓頭想了一下,覺得等一下還是問一下紅蓮楓或梓吟樂,問問看身為男人應該怎麼跟女人戰鬥。

    畢竟要是戰鬥當中,要是被人叫做變態一直罵,那打起來耳朵可不好受。

    因為也有身為男人的面子與自尊。炎辰陽心中嚴肅的這麼想,並無言的頻頻點頭。

    不過另外,炎辰陽也跟著想起露奈雅,在離開前最後說過的一段話。

    『我不喜歡和同類對戰,但是你倒是值得讓我下次再繼續與你一戰呢!』

    重點是「不喜歡和同類對戰」,炎辰陽忍不住猜想這句話,難道是在暗指魔法異能者嗎?

    不管理由為何,炎辰陽只知道有問題,下次想辦法把露奈雅找出來問就行了。

    在炎辰陽想完這件事情後,此時已經聽見魔防局門口內,傳來兩個人靠近的腳步聲。

    炎辰陽轉看過去,露出期待已久的嚴肅表情說:「終於出來了嗎?」

    此時炎辰陽看見,烏鴉俠似乎已經與部長石全道談論出結果,走在面無表情的紅蓮楓身邊,兩人一同走出魔防局的大門口外,來到炎辰陽等人面前。

    「梓副隊長,情況怎麼樣?」

    走出來的紅蓮楓,率先開口看向梓吟樂發問。

    「完全沒問題,一切順利!」

    梓吟樂非常厚臉皮的露出陽光笑容,舉起右手比出敬禮的手勢。

    面對梓吟樂的反應,紅蓮楓像是早就猜到她會這樣回答,視線明顯看往她身後不遠處的楷龍輝,無奈的輕輕嘆了一口氣。

    「好吧!那麼烏鴉俠,你可以離開了!」

    紅蓮楓向梓吟樂確認完狀況後,轉頭面對烏鴉俠這麼說。

    聽見紅蓮楓口頭的許可,烏鴉俠像是感謝一樣,看過來對紅蓮楓輕輕點了一次頭。

    不過炎辰陽可不打算,輕易的讓烏鴉俠就這麼離開。

    「等一下,我可還沒跟你算帳呢,烏鴉俠!」

    炎辰陽喊住了準備動身離開的烏鴉俠,面對他走過去幾步才停下來,與烏鴉俠保持兩步的距離,雙眼露出充滿的敵意。

    「等等!戰士階級的,你想對烏鴉俠做什麼?」

    站在一旁的冬瑜夏激動的說完話,正想要站出來擋在炎辰陽面前,避免他對烏鴉俠動手,沒想到烏鴉俠倒是阻止的先伸出手來擋住冬瑜夏過來,並與她視線對上然後搖搖頭。

    隨後露出茫然表情的冬瑜夏,看見烏鴉俠那誠懇的眼神,似乎理解出他的意思,表情看起來平靜了下來,才安分的往後退了一步。

    然後回頭面對炎辰陽,烏鴉俠語氣略帶客氣的詢問說:「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雖然想過很多問題,也想過很多話,不過炎辰陽最後還是開口說:「我當然有事啊!不管是地動蛇頸龍那一次,還是今天的魔導世界,你都像是一名英雄一樣,帥氣的從天上出現降臨,然後漂亮的解決了一切!」

    「你這句話的意思是?」

    烏鴉俠表面上似乎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以疑問的語氣回問。

    不知道烏鴉俠是裝不懂還是真不懂,總之炎辰陽想表達的話沒說完,繼續問起問題。

    「剛剛那句話我等一下再提。看部長沒有出來的樣子,難道事情已經如你所願,你已經不再被魔防局通緝了嗎?」

    烏鴉俠承認的說:「是啊!石全道部長已經承諾,他會將公告的通緝令給撤除,並告知所有魔防局成員,所以石全道部長現在應該在辦公桌前處理這件事情吧?」

    「是嗎?」

    炎辰陽表面上露出疑問的表情,實際上內心並不意外。

    如果部長答應撤除烏鴉俠的通緝令,以部長的行事作風當然很有可能一決定事情馬上就處理,畢竟部長一直都是一名行動派。

    炎辰陽繼續問說:「那好,那回歸我剛剛說的主題,不管是地動蛇頸龍那一次,還是今天的這一場,你都像是一名英雄解決了一切!知道我想要表達什麼嗎?」

    「難道想說我搶了你的功勞,讓你沒辦法出盡風頭?」烏鴉俠疑惑的回答說。

    「不,我才不是為了這種理由,才叫住你的!」炎辰陽搖頭。

    「那你的意思究竟是?」

    看烏鴉俠還是聽不懂自己想表達的話,炎辰陽這才將內心想說的一句話,清楚的表達出來。

    「很簡單,我是想成為世界上最強英雄的人,我不能夠允許被一個連長相都不知道的人給幫助過!」

    炎辰陽說話停頓了一下,才一臉認真的接著說:「所以讓我看看你的臉,告訴我你真正的名子,這我才會知道以後與我競爭『英雄』之名的對手到底是誰!」

    終於把想要講的話給說出來了。炎辰陽這麼想,不管烏鴉俠聽了這句話會怎麼想,不過炎辰陽只知道終於讓烏鴉俠知道,自己把他當作競爭對手的想法。

    而且炎辰陽認為烏鴉俠,他不可能不懂這的道理。

    在地動蛇頸龍被烏鴉俠他擊敗的那天晚上,烏鴉俠在離開之前看過來的眼神,炎辰陽認為自己絕不會解讀錯誤。

    那是把人認同為競爭對手的眼神,所以炎辰陽認為烏鴉俠一定能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這也是,一直在意烏鴉俠,想要把他找出來的理由。

    不過沒想到,烏鴉俠像是早就預料到炎辰陽會說出這句話一樣,他的顯露出的雙眼一點都沒有表現出意外,反倒輕聲的笑出聲來。

    「哼呵呵……。」

    「有什麼好笑的?」

    炎辰陽以為烏鴉俠這是在嘲笑,沒想到他接下來澄清說:「沒有,我只是在慶幸,能被你認同為對手罷了!」

    但是烏鴉俠接下來卻嚴肅的說:「只不過,關於我的長相以及名子,很抱歉因為私人因素我不能給你知道。」

    不過話說到最後,烏鴉俠還是拒絕表露身分。

    但是炎辰陽現在已經不在意了。

    「無所謂,你只要記住我說過的話就行了!」

    因為炎辰陽看見烏鴉俠現在的眼神,露出與當時一模一樣,那一雙認真又充滿競爭之心的眼神,就知道想要說的話已經完全的傳達給烏鴉俠了。

    看見烏鴉俠保持沉默不再回話,擦身走過炎辰陽的身邊,來到炎辰陽身後的空曠的位置上,使他背後發出兩道光芒,再度展開漆黑的羽翼。

    炎辰陽轉身回頭觀望,以為烏鴉俠接下來要直接離開,沒想到烏鴉俠又回頭看過來。

    「對了!雖然我因為私人原因,不方便透漏身分,不過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訴你。」

    隨後烏鴉俠看往冬瑜夏。

    「異色雙瞳的小姐,妳的名子叫做冬瑜夏是吧?」

    「啊?是!」面對烏鴉俠離開前的搭話,冬瑜夏一臉訝異的愣一下,隨後感覺有點臉紅的慌張回答說。

    最後像是確認完畢冬瑜夏的姓名,烏鴉俠接下來不知原因的看往紅蓮楓,雙眼竟然很明顯露出充滿笑意的眼神。

    「紅蓮楓是我的朋友,有什麼事情請找她問吧!」

    然後烏鴉俠把想說的話給說完,回頭看往夜空才拍動起翅膀颳起一陣強風,一口氣再度飛回上夜空當中。

    看見烏鴉俠迅速遠去的身影,縮小融入漆黑的夜空消失之後,呆愣住一會的炎辰陽,隨後才難以置信的大喊說……。

    「什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