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十三章 虛假的幻影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在寬闊的馬路上,不自然形成的暴風雪,以猛烈向天捲起的風勢,像是霸佔一般隔絕了這條馬路形成了路障。

    在這暴風雪裡頭,不時的也不斷的傳出打鬥的打擊聲,同時由於裡頭的風雪過於旺盛,使得站在外頭看見進去,也只能見到白茫茫的一片朦朧,最多只能看見兩人模糊不清的身影,高速的在暴風雪裡交錯。

    德古拉伯爵看冰鋒等其他魔導世界的人們,非常無助的只能在外頭觀望。

    德古拉伯爵知道其他人是說過想要幫助他們的王,想要為了鬥鯊出一份力。

    但是他們嘗試了一下之後,發現做不到於是決定放棄了。

    因為鬥鯊的對手,身為魔防局的成員之一,名為冰梁玥的青年,他的實力完全處在不同的層次當中,這一陣強大的暴風雪就是他實力的體現。

    其他人試過接近或是將攻擊打入暴風雪當中,但是這猛烈捲動的風雪好像是攻不破的城牆,無論他們將何種攻擊打入,都會被這風雪捲動粉碎,同時如果有人想要嘗試進入風雪當中,可能還沒有實際接觸到風雪,從當中釋放出的寒冷氣息,就足以讓人喘不過氣來,感受到迅速的失去體溫的惡寒。

    可是在場同為魔導世界組織下的人,能在這惡劣的暴風雪當中自由活動的,只有譽為十王之一的鬥鯊。

    雖然還有一名能夠操控冰凍之力的冰鋒,不過德古拉伯爵往一旁的他瞧了一眼,可以在心中很確信他做不到。

    似乎被冰梁玥冰凍過的關係,面對這陣暴風雪的冰鋒,他的表情明顯逞強的壓抑恐懼。

    顯然因為具有同樣能力,更能體會出冰梁玥這對手的實力可怕,才能讓這種自傲的傢伙露出如此洩氣的表情。

    德古拉伯爵多少能夠理解他的想法,雖然本身自己根本很討厭他這種人。

    當所有人從冰梁玥的冰凍當中解脫後,自鬥鯊再度開始與認真起來的冰梁玥對戰,都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

    想到這裡,德古拉伯爵忍不住好奇的想起一件事情。

    新葉市魔防局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德古拉伯爵聽過身邊這些人說過,有六名十王帶領許多部下,進行想要將魔防局給占領的攻打行動。

    雖然六名十王的戰鬥實力,基本上都是和鬥鯊同等的存在,很難想像他們會有戰敗的畫面。

    可是萬一那裡,也有與這冰梁玥相同實力,同樣也具有六名這樣的人物待在那裡的話?

    當然這一點,德古拉伯爵也想像不出來,如此高層次的戰鬥,憑他自己的程度是無法思考出誰勝誰負的。

    正當嘗試思考猜測會是怎麼樣的情況時,德古拉伯爵忽然聽見身邊的某一名魔導世界的人,他的身上忽然響起電話鈴聲。

    「喂?」

    這名魔導世界的成員,他熟練的拿出身上的平板手機,一臉疑惑的將手機湊到耳邊接聽。

    德古拉伯爵好奇的視線往他臉上看,發現他露出的疑惑表情越來越凝重,直到訝異的眼神顯露出來。

    「你說什麼!這是真的嗎?」

    等到他問出話來再接聽一段時間後,驚訝的表情上漸漸的覆蓋上一層陰影,然後表情轉變為凝重,默默的將手機再度塞回身上。

    「發生了什麼事?」

    看見他的樣子,在場的冰鋒當然注意到了,並回頭一臉嚴肅的向他問起話來。

    然後他就以一臉有點不相信,感到難以開口的回答說:「那……那邊六王已經宣布撤退,放棄攻打魔防局了!」

    「你說什麼!」冰鋒驚訝的大叫,顯然聽到的第一時間,也不相信這件消息。

    「這是確實的情報,我們派去那邊觀察的人手回報過來的,現在他們也要跟著離開了。」

    聽見這名魔導世界的人一臉認真的回答,冰鋒顯然相信他的話,臉色凝重的陷入沉默。

    「冰鋒,你現在決定怎麼辦?」

    此時在一旁聽清楚狀況,保持一副嚴肅與冷靜表情的岩拳,似乎也無法立刻做出決定,向冰鋒問起問題。

    聽見他的問題,冰鋒一點猶豫都沒有的回頭面對他回答說:「這還需要問?只能立刻離開這裡,回去魔導世界的據點了。」

    看冰鋒做出了決定,岩拳露出笑容顯然早有答案的說:「那就這麼決定了!拜託你先帶著大家離開,我身為鬥鯊大人的部下,必須要留在這裡親眼看著鬥鯊打敗對手。」

    岩拳忽然做出令他們意外的決定,有幾名與他同屬鬥鯊底下的人激動的附和說:「那怎麼可以!如果岩拳大人要留下,那我們身為鬥鯊大人的一份子,當然也要跟著留下!」

    「對啊!對啊!我也不能放鬥鯊大人留下一個人離開!」

    「就是說,我也不能!」

    看他們誓言絕不離開的堅定表情,岩拳感到為難的皺起眉頭。

    「可是,要是鬥鯊大人有意外,唯一有可能從對方眼前帶走他離開的就只有我,你們留下來是幫不上忙的!」

    「但也不能讓岩拳大人你……。」

    看他們實在是過分兄弟情義的無法下定決心,在一旁觀看的德古拉伯爵覺得實在很好笑,忍不住向他們提出意見。

    「等等!我有一個好方法,能否聽我說一下?」

    ******

    冰梁玥全身閃耀出魔力光芒,以他自己為中心從身上釋放出強烈的風雪,將周圍的所有一切,完全壟罩在這惡劣的冰雪氣象當中。

    在他刻意創造的這種環境當中,冰梁玥本來相信任何對手在這環境當中與他對戰,都會無法承受這種惡劣的天氣,最後被風雪在結凍成冰塊。

    但是眼前的對手不是這樣。

    對方自稱為魔導世界的十王之一鬥鯊,從外貌看起來可以輕易的判斷出對方的魔法異能,明顯是變身系的鯊魚人。

    或許因為是這樣的能力,使他有異於常人的怪力以及速度。

    不過這些特點,不足以讓對手鬥鯊能夠承受這樣的風雪。

    冰梁玥看見鬥鯊身上釋放出的純白光芒,明顯是施展魔力爆發的能力強化狀態。

    似乎是因為這樣的狀態,讓這自稱為鬥鯊的傢伙,完全依靠蠻力與速度,克服暴風雪這種障礙,使該有強風造成的行動阻礙,以及迅速結凍在他身上的冰雪,硬是被他甩在一邊,好像根本不受影響的自由行動。

    「哈哈哈!」

    而且鬥鯊一直都沒有停止他興奮的狂笑,這一點倒是讓冰梁玥不能理解的感到很吵很煩。

    「再吃我一拳!」

    鬥鯊又毫無變化的伸出單純的直拳,想往冰梁玥身上攻擊。

    「呿!」

    冰梁玥感到不耐的看出這攻擊來不及躲避,只好提起冰凍大鎚的長握柄,抵擋鬥鯊的拳頭。

    啪嚓!冰凍大鎚的握柄又被鬥鯊的拳頭給打斷,但是冰梁玥早就預料到這一點,冷靜的趁鬥鯊拳頭受到握柄阻擋,攻勢短暫停頓的同時,往後跳躍避開重新保持一定的距離,並用雙手將冰凍大鎚的握柄重新接合回去,裂痕迅速縫合起來,好像冰凍大鎚剛剛被打斷過的事實已經不存在。

    雖然躲過了可能必須承受攻擊的狀況,不過眼看面前的鬥鯊接著再踏出一步,準備要再度追擊過來的時候,忽然在風雪當中傳出他們以外的第三人聲音。

    「鬥鯊十王!請停止戰鬥吧!現在已經不是可以繼續戰鬥下去的情況了!」

    跟隨聲音一起出現,有一名披著血色披風,身穿鮮豔的貴族服裝,看起來長相普通的男子,竟然絲毫不受風雪的阻礙,漂浮著身軀飛行到鬥鯊身邊出現。

    怎麼回事,這傢伙是誰?

    本來接著要對鬥鯊反擊的冰梁玥,看見忽然出現的披風男,忍不住警戒的觀察起來。

    隨後被這名男子喊停,鬥鯊也跟著停下動作,表情有點訝異與疑惑的回頭觀望。

    「哎!你不是跟我兄弟在一起的同仁嗎?你怎麼有辦法進來?」

    面對鬥鯊疑惑的問起這個問題,這名男子直接忽略掉問他的問題,反倒神情有些著急的提起另外讓鬥鯊更訝異的事情。

    「十王鬥鯊,我怎麼進來不重要,重要的是負責統領攻打魔防局的六名十王已經宣布撤退,現在已經要帶人離開新葉市了!」

    聽見這話,鬥鯊訝異的張大口說:「什麼!這是真的嗎?」

    男子口氣嚴肅的說:「是真的!如果鬥鯊十王再繼續消耗時間戰鬥下去,已經無法保證魔防局不會有人派過來追捕我們,因此岩拳與其他人,也照你的吩咐先行離開了,只有我留下來告知鬥鯊十王這件事,希望你可以停止戰鬥跟著我一起撤退!」

    披風男語氣慎重警惕的說完這件事後,鬥鯊臉色凝重的思考了一下,隨後毫不猶豫的答應說:「好吧!我們走!」

    「休想走!」

    冰梁玥聽懂並聽完了他們對話的內容之後,主動向前進攻將手上的冰凍大鎚往鬥鯊頭上揮下。

    「嗚喔!好險好險!」

    面對冰梁玥的冰錘攻擊,鬥鯊神情有點慌張的在頭上舉起手肘,感覺有點驚險的擋下攻擊。

    然後鬥鯊保持這招架的姿勢,露出一臉豪邁的笑容面對冰梁玥說:「哈哈哈!雖然我還想跟你繼續打下去,不過我畢竟是因為私人的原因才跑出來的,要是被其他回去的十王注意到,我的兄弟們很有可能會被找麻煩的。」

    話說完,鬥鯊單手推開冰梁玥的冰錘,往後一跳轉身就開始奔跑逃離。

    冰梁玥看見鬥鯊背對自己,跟隨那名漂浮飛行的披風男身後,確實是要逃走離開,正想要追上去,忽然感受到身後傳來魔力流動。

    「得手了!」

    冰梁玥回頭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第二名披風男在他身後,右手掌變化成血色的尖刺,就想往冰梁玥身上突刺攻擊。

    「哼!」

    面對這攻擊,冰梁玥一點都不慌亂,迅速的轉身舉起左手,可以是說完全看準時機,正要將手掌往血色尖刺上握緊接下。

    可是沒想到……。

    「什麼!」

    冰梁玥忍不住讓冰冷的表情上,露出訝異睜大的眼神,他親眼看見左手手掌,抓空了連結在對方手腕上的血色尖刺。

    與其說是抓空,不如說是抓到毫無實體的東西,任由血色尖刺穿過已經握緊的拳頭。

    冰梁玥看見血色尖刺穿透左手,尖刺準備往身上刺入,當下已經是本能的再做出反應,想要側身躲避這尖刺。

    可是接下來卻看見披風男,身形像是融入虛空的漣漪當中,忽然消失不見了。

    「這……這是幻影!」

    冰梁玥看出披風男的變化,立刻認出這是用魔法異能變化出的假象。

    等到他驚覺被幻覺拖延到時間,立刻轉身回頭一看的時候,鬥鯊已經在暴風雪當中跑得不見人影了。

    不,應該說已經離開暴風雪的範圍內了!

    「……可惡!」

    冰梁玥在心中責怪自己太大意,同時解除魔力爆發的施展,使身上的魔力光芒變得黯淡直到消失,然後以他為中心產生的暴風雪也迅速的消散停止,周圍再度恢復成都市的夜晚街景。

    「被他跑了……。」

    冰梁玥看看周圍,發現已經感覺不到鬥鯊的魔力流動,自言自語肯定的開口判斷。

    ******

    「鬥鯊大人!」

    岩拳等人這些鬥鯊底下的成員,看見鬥鯊跟隨德古拉伯爵的幻影分身,回來到他們的眼前,忍不住往前相聚在鬥鯊周圍,熱烈的說起慶幸他順利回來之類的話語內容。

    德古拉伯爵與他們躲在某處建築物之間的狹窄巷子當中,一群人站在一盞路燈的燈光照耀下。

    這裡距離劫下押送車與冰梁玥戰鬥的那一條街,具有一定的安全距離,就算那名為冰梁玥的傢伙再怎麼強,只要能脫離他感受到魔力流動的範圍,他想追過來也無從追起。

    「話說你還真的辦到了,竟然能夠輕易的甩掉那叫做冰梁玥的傢伙,把鬥鯊十王從那傢伙眼前給帶領回來!」

    聽見冰鋒另眼相看的轉頭看過來說話,德古拉伯爵毫不掩飾的露出得意的自信笑容轉頭面對他。

    「靠我的魔法異能辦到這件事沒什麼,畢竟我算是欠你們一份人情。」

    德古拉伯爵之所以會幫助他們,把鬥鯊給帶領回來,除了他們同為魔導世界成員的身分以外,純粹算是答謝鬥鯊他們劫下押送車,使德古拉伯爵能從回自由之身,另外也是想賣這一分人情也不錯。

    冰鋒繼續說:「是嗎?不過話說回來,這種方法確實只有你能做到呢!德古拉先生。」

    聽冰鋒這麼說,德古拉伯爵覺得向他們提議的這方法也沒什麼。

    畢竟在當時的情況下,沒有人能夠穿透冰梁玥的暴風雪,將六名十王宣布放棄攻打魔防局的消息,告知與冰梁玥戰鬥的鬥鯊本人。

    再說暴風雪引起的呼嘯風聲,即使嘗試靠近暴風雪外圍,大聲的往暴風雪裡頭喊話,集中精神認真與敵人對戰的鬥鯊,未必能聽見外頭的呼喊並注意到。

    可是岩拳他們捨棄不下鬥鯊,即使讓他與冰梁玥繼續戰鬥,並相信他能夠戰勝回歸,還是沒有人肯離開。

    德古拉伯爵只好提議一件方法。

    就是請他們跟著德古拉伯爵,到一個安全的地點,然後由德古拉伯爵回頭向鬥鯊告知六名十王宣告放棄攻打的魔防局的事實,並且想盡辦法阻礙冰梁玥追擊上來,帶領鬥鯊與他們會合離開新葉市。

    當然冰鋒與岩拳他們聽了不太相信,以他們的理解上來說,如果德古拉伯爵真能做到這些事情,那應該就有和鬥鯊相近的實力,並且聯手打倒起冰梁玥才對。

    不過德古拉伯爵隨後示範自己的魔法異能,並說明阻礙冰梁玥的方法,他們才勉強接受這項方法,跟隨德古拉伯爵來到了安全的地方,也就是這裡的窄巷子。

    然後到這裡的窄巷子裡頭後,德古拉伯爵才施展幾個幻影分身回去,並派兩名進入冰梁玥創造出來的暴風雪當中,其他分身則待在暴風雪外頭,然後由進入的其中一名幻影分身跟鬥鯊說明情況,並帶領鬥鯊來回來到德古拉伯爵本尊這邊,另一個幻影分身則是嘗試用偷襲的方式,吸引冰梁玥的注意並創造鬥鯊逃離的機會。

    不過能派進去的兩名分身,是熟練幻影分身這個魔法異能才能施展出來,是稱為虛無化的分身。

    所謂虛無化的幻影分身,指的像是可自由活動的立體影像一般,即使被任何攻擊打到,都不會消失的一種分身型態,同時這種分身的用處,在於可以做為視角派入惡劣的環境進行偵查,

    不過缺點是,為了維持虛無化的型態架構,不能注入額外的魔力,所以無法實體化或施展副能力血刃尖刺,對冰梁玥本體進行實際的攻擊。

    所以簡單來說,就是不能作為戰鬥用途的分身。

    當然,實體化的幻影分身,能不能在暴風雪當中短暫的維持形體,這一點可能都是問題。

    更別說冰梁玥似乎有高度敏銳的反應力,不管能不能實體化進行攻擊,要偷襲並欺騙到他的注意力,這些都有難度,所以德古拉伯爵也思考了很多阻礙的方案。

    不過這些考慮,在把事情告訴給鬥鯊之後,之後基本上根本用不著了,然後德古拉伯爵也開始覺得,岩拳他們的擔憂根本是多餘的。

    當鬥鯊決定放棄與冰梁玥對戰然後離開時,那奔跑離開的速度可以說是快得嚇人,幾乎無視風雪的阻礙,沒有幾秒就衝出了暴風雪的範圍,跟隨帶領的分身快速離開。

    然後用來偷襲的虛無化的幻影分身,也成功引誘到冰梁玥注意了,只是讓他轉移注意力一下子,這點時間就足夠讓鬥鯊跑離冰梁玥可能魔力感知到的範圍內,導致德古拉伯爵看出情況,乾脆解除其他原本派去要的阻礙冰梁玥的幻影分身,只留下帶領鬥鯊回來的那一個。

    現在德古拉伯爵忍不住真的覺得,就算真的把鬥鯊一個人留下來,他恐怕還是能夠不用任何人的幫助,獨自就能夠甩掉冰梁玥了吧?

    當德古拉伯爵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冰鋒接下來面對所有人說:「好了,既然十王鬥鯊都回來了,那我們進入十王瞬忍為我們魔導世界,調查準備出來秘密通道離開吧!」

    ******

    冰梁玥嘗試在街道上附近迴繞,發現不管怎麼樣使用魔力感知,都無法察覺到鬥鯊的魔力流動時,冰梁玥放棄尋找的停下腳步,幾乎無聲的吐了一口氣。

    冰梁玥自從加入魔防局以來,不管對上何種魔法異能者,都能夠簡單迅速的解決掉對手。

    對此冰梁玥一直以來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同時也對自己非常的自傲,認為自己天生就是無比的強大,相信不管對上何種對手都能夠打倒。

    直到今天遇到自稱為魔導世界十王之一的鬥鯊。

    在冰梁玥輕鬆的收拾掉,這傢伙身邊的那些雜碎之後,也認為鬥鯊也和他們一樣不值得一提。

    但是冰梁玥後來發現他錯了。

    鬥鯊不但輕易的掙脫凍住他的冰塊,同時還能往冰梁玥身上反擊出一拳。

    當時冰梁玥真的感到震驚,及時在身上釋放並覆蓋一層冰晶護身,才勉牆擋住鬥鯊那一拳。

    然後冰梁玥對鬥鯊改觀,稍微認真起來對付他,並開始觀察起他的動作,同時也分散一點精神注入結凍在雜碎身上,維持那些受到他意識操控的冰晶,避免他們靠自己的力量掙脫。

    畢竟即使對鬥鯊稍微改觀,冰梁玥也還是認為他不需要多久就能夠收拾掉,而且同時分些精神維持冰封那些雜碎,主要來說也是因為避免在對付鬥鯊時,讓他們有機會掙脫逃跑。

    不過沒想到,在冰梁玥看穿鬥鯊單純的攻擊動作,隨後漸漸的壓制住他,以為接下來能順利的將他擊敗時,鬥鯊竟然施展出了魔力爆發。

    魔力爆發這招式,冰梁玥聽說過不是所有魔防局的魔法異能者,都有辦法施展並使用出來。

    這招似乎有一點條件上限,施展者自身要有足夠強韌龐大的魔力,才能施展出來並維持很長的時間。

    冰梁玥記得自己當初只是嘗試一下,隨便摸索就施展出來了,所以也無法理解到底是有多困難。

    不過關於這一點,冰梁玥倒是理解出一件事實。

    只有足夠強大的人,才能夠施展出魔力爆發。

    因此在鬥鯊施展出魔力爆發,並以冰梁玥來不及反應躲避的拳頭速度,以及難以抵擋的沉重力道下,又被鬥鯊給打飛出去一次。

    然後冰梁玥再次的吃驚了,同時也在心中下定決心。

    我要徹底打倒你!

    內心浮現這句話,將維持雜碎身上的冰凍意念收回,全副精神集中的施展魔力爆發,一心一意想全力將鬥鯊給擊倒,直到他選擇逃跑離開。

    現在冰梁玥觀望這空曠的街道馬路上,雖然一個人都沒有,但是卻隱約看見,好像鬥鯊還在現場一樣,面對自己露出豪爽自信笑容的幻覺。

    冰梁玥知道,在他自認為一生幾乎毫無對手的情況下,出現了在意並且想要打倒的對手,才會看到這種幻覺。

    等著吧,我一定會找到你,並將你給打倒!

    冰梁玥對此在內心發誓,認為自己無比強大的他,絕不允許出現與自己相當對立的存在。

    不過現在將這想法拋在一邊。

    轉頭看往押送車那邊,冰梁玥看往後方破開的車門裡,發現那些魔防局的人自從被擊昏後,似乎就沒有醒過來過。

    這一點讓冰梁玥有點擔心,雖然他表面上很冷漠,這也不代表他能無情到無視人的生命。

    冰梁玥走路靠近押送車後方的車門,視線透過破開的車門,仔細觀望這些倒落的人們,發現好像還有些人像是做噩夢般發出呻吟。

    冰梁玥看這些人的表面狀況,有些人身上已經顯露出瘀青,很有可能有骨折的現象。

    看來必須要叫救護車才行。

    這麼想著的冰梁玥,思緒不小心轉向到其他地方。

    在過去冰梁玥就曾經想過,雖然現在幾乎所有得到魔法異能的人,都會被徵招到魔防局成為成員,可是為什麼幾乎每個人都這麼弱小?

    明明這個魔物這麼弱,為什麼能花這麼長的時間對付呢?又或是看起來三兩下就能制服的魔法異能罪犯,為什麼只能打得不分上下,最後只能靠其他人來援助幫忙呢?

    冰梁玥加入魔防局之後,看過了很多魔防局的成員,可以說是不管是哪一個人,程度幾乎弱小的可憐。

    冰梁玥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同樣都是魔法異能者,為什麼與自己有那麼大的差距?

    問題在於天份吧?

    冰梁玥只能這麼理解。當然他也不是想否定說,既然這麼弱的話乾脆都退出魔防局算了。

    很多事情,冰梁玥也知道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靠自己解決,有些需要其他人的幫忙與援助,至少在處理起來會比較快速或是方便。

    當然冰梁玥認為,需要靠別人幫忙的都是軟弱無能的人。

    所以冰梁玥認為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樣,不管做什麼都能比其他人好。

    看看這些昏迷受傷的人,即使人員數目不少,面對突發的事情狀況,他們還是軟弱的無法應對。

    冰梁玥想了一下,發現有點想過多了,忘記他們這些人的狀況,是無法隨便浪費時間拖延下去。

    於是冰梁玥拿出身上的平板手機,手指觸碰螢幕正要輸入號碼,想要請附近醫院的救護車過來時,忽然聽見多數疑似救護車的鳴笛聲,從附近不遠處傳過來,讓冰梁玥忍不住停止手上的動作,心中頓時疑惑的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結果冰梁玥就看見,有一台車頂明顯閃耀紅燈,純白廂型車身的救護車,迎面從前方行駛過來。

    而且還不只如此,救護車後方還跟上了幾台警車,閃耀紅藍轉換的鳴笛燈,一路行駛到冰梁玥面前陸續停下。

    奇怪,是誰事先通知了救護車與警察過來的?

    正當冰梁玥疑惑起這件事,忽然就聽見上方傳來呼喊聲。

    「嘿!沒事吧?」

    聽見聲音,冰梁玥抬頭看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發現身旁一棟房屋的二樓上方,有一對中年夫妻靠在一起站在陽台圍牆內,滿臉笑容的看往這邊並舉起雙手招手揮舞。

    跟著同時,冰梁玥也看見這條街周圍的民家房屋,陸續都有人從二樓以上的陽台或是窗戶上滿臉笑容的探頭出來招手。

    哼,原來啊!

    看見這些人,冰梁玥不禁的讓嘴角勾起微笑。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