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十二章 再次降臨的烏鴉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綾曉優看見冬瑜夏與黑野萌出現,在附近面對白心柔的梓吟樂欣喜的露出笑容看過來,舉起手比起大拇指大喊說:「妳們的支援來得正是時候啊!」

    聽見梓吟樂的誇讚,站在綾曉優面前的冬瑜夏,轉頭看過去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自信笑容回應說:「梓前輩,這是當然的!」

    不過在冬瑜夏面前的白心柔,卻是呈現對比的露出一張充滿怒氣的陰沉表情。

    「哼!不知道妳們又是表姊的誰,但是如果想跟我為敵的話,我光憑妳們身上釋放出的魔力流動強度來判斷就知道,妳們根本不是我的對手!」白心柔咬牙的說出這段宣言。

    「那可難說!現在是我們兩人再加上梓吟樂前輩,妳一個人要對付我們三個人,可是會變得非常困難囉!」

    冬瑜夏得意的說出當前明顯的情勢狀況,讓白心柔也不得不承認的沉默表示。

    「可惡的女人!以為讓我冰凍起來,就能夠把我擺在一邊嗎?」

    沒想到掉落在廣場角落裡被冰凍的黃蜂,輕易的張開雙手掙脫,使其身上的冰塊爆散開來掉落在地上碎成一片,然後拍動他嗡嗡作響的昆蟲翅膀,飛來到白心柔身邊面對冬瑜夏。

    「啊!果然凍不住他嗎?」

    看見黃蜂過來,冬瑜夏不顯意外的面露出凝重的神色,顯然她預料到冰鳳凰的攻擊對他無法起什麼作用。

    不過注意黃蜂來到身邊,白心柔視線只往一旁瞧他一眼,便繼續看往站在綾曉優面前的冬瑜夏與黑野萌,口氣嚴肅的像是領導者一樣對黃蜂發號施令。

    「黃蜂,你繼續對付綁馬尾的,不要讓她來妨礙我,我來對付眼前這兩個魔女控與大劍女。」

    「啊嗯……那好吧!骷髏姐姐!」

    看起來好像打算找冬瑜夏算帳,對於這命令有所猶豫的黃蜂,似乎思考出了什麼結論,不高興的表情迅速又轉變成天真的小孩笑容,轉身朝向面對白心柔身後的梓吟樂。

    「大姊姊,我們繼續來玩吧!」

    「可惡,噁心的蟲蟲給我滾開!」

    然後梓吟樂再度被迫與黃蜂戰鬥,兩人飛上夜空開始周旋起來。

    看見梓吟樂又被黃蜂給纏上,只剩下冬瑜夏與黑野萌面對眼前的白心柔,身後的綾曉優忍不住擔心起來。

    「瑜夏與黑小姐,靠妳們兩個沒問題嗎?」

    看過白心柔輕易的破壞十個人創造出來的防護罩,還簡單的打倒十名防護罩的魔防局成員與一名櫃檯小姐,甚至連梓吟樂都只能跟她打成平手,綾曉優擔心她們無法與白心柔對抗,因此被擊倒而受到傷害。

    不過對於這件事情,冬瑜夏與黑野萌卻同時回頭面對過來,露出自信的笑容。

    「沒問題的曉優,放心的交給我們兩個吧!」

    「沒錯,不用擔心,綾小姐!靠我和瑜夏來對付她沒問題的!」

    聽見她們相當有自信,分別前後說出保證沒問題的話語,讓綾曉優頓時稍微放心了下來。

    可是另外當然還有一件事掛念不下。

    「……是嗎?不過如果可以,我希望妳們只要打倒她,但是盡量不要傷害到她,畢竟她是我的表妹……。」

    雖然害怕冬瑜夏與黑野萌受到傷害,但是也不希望表妹白心柔有什麼事情。對此綾曉優感覺自己真的好矛盾,覺得阻止白心柔繼續犯錯,本來應該是她這表姊的責任。

    不過她也知道自己的無力與無能,只能感覺內心苦澀的希望,冬瑜夏能讓她表妹覺醒。

    對此,冬瑜夏與黑野萌一同看回眼前的白心柔,冬瑜夏好像早就知道的回應說:「沒問題,我和小萌已經知道情況了,曉優妳只要好好看我們,怎麼教訓這叛逆的表妹!」

    冬瑜夏向綾曉優說完保證,她們面對的白心柔跟著口氣不悅搭起話來。

    「除了表姊以外,妳們想要教訓我?呵呵!有本事就打過來啊!」

    「那妳就好好接招吧!炎龍!」

    冬瑜夏雙手伸展向前,火焰的龍頭從雙手掌噴發的火焰當中竄出來,像是咆哮般的張開大嘴,延伸出細長的火焰身軀,筆直的朝向白心柔衝上咬去。

    「哼!沒什麼用的招式,看我的骨蛇!」

    白心柔背後的白骨翅膀再度變化成一頭白骨大蛇,越過白心柔身邊,並在她身前從地上旋轉並垂直捲曲起白骨的身軀,像是威嚇一般抬起頭來張開大嘴,反擊的迎向炎龍咬去。

    炎龍與骨蛇起了衝突,優劣一下子就分出勝負,骨蛇輕易的吞噬冬瑜夏發出的炎龍,在地上爬行一路蜿蜒扭動細長粗壯的身軀,朝向冬瑜夏快速的游動過來。

    「該我了,看劍!」

    黑野萌緊接來到冬瑜夏身前,雙手拖行身後幾乎跟她身型大小差不多的黑鐵大劍,往前一揮朝向張開充滿利齒的骨蛇大嘴上砍去。

    看黑鐵大劍切入骨蛇的大嘴中一瞬間,在她們身後旁觀的綾曉優,以為會順暢俐落的一口氣讓骨蛇腦袋上下分家,沒想到骨蛇時機準確的收起下顎,緊緊的咬住了黑野萌的黑鐵大劍。

    然後就在黑野萌一臉訝異,來不及應對與做出反應的情況下,骨蛇咬住黑鐵大劍往旁邊甩頭鬆口,黑野萌也就跟著黑鐵大劍一起被甩飛出去。

    「黑小姐!」

    綾曉優忍不住擔心的大喊出聲,但是沒想到卻看見黑野萌身形俐落敏捷的掉落在地上滾動一圈,好像沒事一樣重新站起來。

    「放心我沒事!」

    黑野萌剛像是安慰綾曉優別擔心一樣,才看過來說話回應沒多久,骨蛇的攻擊又接著過來,揮動細長尖銳的尾巴從黑野萌上方揮下。

    「小心!」

    綾曉優才剛著急的開口提醒,黑野萌像是早就注意到一樣,看往迎面揮來的白骨尾巴,同時身上的白銀鎧甲還有她手中的黑鐵大劍,也跟著發出純白的魔力光芒。

    「武裝轉換,白銀盾牌!」

    忽然間,身上的武裝在魔力光芒閃耀下,像是替換一般瞬間同時變化,黑鐵大劍融化成液體撒在黑野萌身上形成鎧甲,同時融化的白銀鎧甲反倒順著她的雙手臂纏繞流動,在她向前張開的雙手掌面前,形成一面幾乎寬大得可以抵擋身前所有攻擊的盾牌。

    穿上黑鐵鎧甲的黑野萌,雙手握上白銀盾牌的握柄,提起來成功擋下骨蛇的尾巴打擊,只被尾巴攻擊的強大衝擊力,讓身體被迫往後滑動兩三步的距離。

    「太好了!沒事!」

    綾曉優看見這一幕,捏一把汗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疑惑起黑野萌身上的裝備與武器,到底是什麼魔法異能。

    「那是當然的,小萌擁有的可是輕易替換攻擊與防禦武裝的黑白鎧,而現在小萌身上穿的正是防禦武裝。」

    像是聽到綾曉優心中的問題一樣,冬瑜夏忍不住激動替黑野萌的魔法異能說明解釋。

    不過白心柔的攻擊還沒有結束。

    「瑜夏,當心妳那一邊!」

    黑野萌看過來提醒的同時,骨蛇再度張開充滿利齒的大嘴,伸展蛇身改往冬瑜夏身上咬擊。

    「我知道!」

    冬瑜夏像是要她完全不用操心一樣出聲回應,當著骨蛇的面前雙腿跪下,左手支撐貼附在地面上。

    「冰柱!」

    一根完全可以遮蓋掉冬瑜夏身形的巨大冰柱,從左手釋放在地面上瀰漫的冰霜霧氣當中竄出,幾乎垂直的衝撞到骨蛇的下顎,使得骨蛇被打斷攻擊的抬頭朝天仰頭。

    「擋得漂亮!」

    此刻黑野萌發出讚嘆聲的同時,也奔跑過來重新來到冬瑜夏身邊,一同站在綾曉優身前面對眼前的白心柔。

    「妳們應對的還不錯嘛!」白心柔另眼相看的說著。

    「多謝誇獎,曉優的表妹!要是妳要繼續與我們為敵,接下來我們可會讓你吃更多苦頭喔!」冬瑜夏絲毫不掩飾自信的說著。

    「是嗎?可是在我看來,光憑這種程度,妳們應該無法再撐下我的攻擊多久了!」

    「……還是被看穿了嗎?」

    冬瑜夏像是知道這一點一樣,輕聲的自言自語使表情變得凝重,同時她身邊的黑野萌也是露出一副相同的表情。

    「……瑜夏。」

    看著冬瑜夏的樣子,綾曉優內心擔憂的正要開始替她擔心,思考她接下來該怎麼辦,卻聽見冬瑜夏像是虛張聲勢一樣,面對白心柔這麼回話。

    「也許我們確實無法對付妳,但是妳可不知道,我們還有隱藏的逆轉王牌!」

    「逆轉王牌?難道妳們是還有什麼絕招嗎?」

    白心柔疑惑的以為的這麼說,沒想到冬瑜夏立刻果斷的否定說。

    「不,那不是我們的絕招,我們也沒有絕招可以使出來,但是這一位是我們的逆轉王牌,也是我們新葉市的英雄!」

    「英雄?」

    聽了冬瑜夏的話,白心柔有點無法理解的皺起眉毛,不過隨後像是理解到什麼一樣,一臉嘲笑的緩緩哼笑出聲來。

    「哼哼……哈哈哈哈哈!英雄?妳是說會出現將我打倒的英雄嗎?」

    白心柔嘲笑的接著說:「真是好笑的笑話,如果要出現的話早就出現了,何必等到現在呢?看看在場的情況吧!你們看起來最強的幾個魔防局成員,都被我們魔導世界的五名十王給壓制住了!」

    聽了白心柔的話,綾曉優雖然相信冬瑜夏這麼說一定有道理,但是看往現在廣場上的局面,魔防局與魔導世界的人們依舊陷入無法分出勝負的纏鬥當中,同時炎辰陽他們對上的十王也不是簡單的對手,根本沒有辦法抽空兼顧這裡。

    這麼說來,照冬瑜夏的說法,難道魔防局裡還有什麼人沒出現嗎?

    綾曉優在心中疑惑這一點的時候,白心柔繼續說:「就算真的有妳說的那名英雄,但是他能打倒我嗎?甚至扭轉對於我們魔導世界有利的局勢嗎?」

    「可笑!」白心柔肯定的說:「我是十王裡數一數二的強者,真有那個人的話,請叫他出來吧!我倒想看看他到底有什麼能耐!」

    面對白心柔的回答,冬瑜夏依舊繼續一臉自信的像是虛張聲勢的說:「那妳可不要後悔喔!」

    話說完的冬瑜夏隨後抬頭朝上,面對夜空舉手招呼發出了呼喚般的宣言。

    「有請烏鴉俠登場!」

    如同回應呼喚一般,一名身穿漆黑輕薄外套,頭部套上全罩式皮革防風帽的男性,展開漆黑羽翼的烏黑身軀,忽然從高處的夜空上發出穿越空氣的破空聲,降落在冬瑜夏與黑野萌的面前,單膝跪地的緩緩的站了起來,使其雙眼閃耀出淡藍色幽冥的光輝。

    ******

    「烏鴉俠!」

    看見烏鴉俠竟然從天而降,出現在魔防局的大門口前,面對著名為骷髏的十王,炎辰陽忍不住停止與黑魔的對戰,驚訝的轉頭看往在現場出現,展開漆黑翅膀站立的烏鴉俠。

    「哎,那穿得一身黑的人又是誰?難道又是你魔防局的人?」

    站在炎辰陽對面的黑魔,也停下了攻擊的動作,隨同炎辰陽一同看往出現的烏鴉俠,同時語氣疑惑的對炎辰陽發出問題。

    炎辰陽內心保持疑惑沒有回答問題,隨後看見十王的骷髏露出有點訝異與疑惑的表情,開口大聲的面對烏鴉俠喊問著。

    「你就是她口中所謂的英雄?難道也是魔防局的人嗎?」

    聽見骷髏拋出的問題,在不遠處觀看的炎辰陽才剛疑惑烏鴉俠,會不會保持沉默不準備回答問題的時候,沒想到接下來卻真的聽見他回答的聲音,以被口罩遮住的嘴巴,發出明顯男性青年的悶沉嗓音。

    「我是不是魔防局的人,又或著有沒有被稱為英雄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們在這裡行使犯罪的行為,我烏鴉俠是不會饒過你們的!」

    這是什麼英雄式的戲劇化台詞啊?

    沒想到一開頭,烏鴉俠竟然說出像是背了很久的台詞一樣,用充滿正直與嚴厲的口氣,向十王骷髏喊出他現身於此的目的,讓炎辰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只好張口露出呆愣的表情。

    由於之前只見過烏鴉俠兩次,再加上沒聽過他說話,使得他給人的印象太過充滿神秘感,讓炎辰陽只看他的裝扮與外貌來判斷,以為這傢伙說起話來應該會有冷酷的感覺。

    沒想到實際聽到烏鴉俠說話,炎辰陽才感受深刻的發覺到,這傢伙並沒有想想中冷酷,反倒是超乎想像的裝酷。

    「……哪來的英雄癡啊?」

    骷髏聽見烏鴉俠的回答,眼神藐視毫不掩飾的露出感覺對方很蠢的表情。

    不過沒想到烏鴉俠超乎想像的鎮定,裝酷的眼神一點都沒有任何變化,倒是很厚臉皮的繼續說:「勸你們趁現在投降,我還可以從輕處理,要不然我將會對你們施行制裁!」

    聽見烏鴉俠的宣言,骷髏倒是毫不在乎的繼續保持她藐視的眼神說:「想對我們施行制裁?真是說笑話!憑我一個人就能輕鬆應對你這英雄癡……。」

    話似乎還沒完全說完,炎辰陽看見骷髏忽然訝異的睜大眼睛。

    然後炎辰陽也同時知道了骷髏訝異的原因。

    「怎麼回事,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多羽毛?」

    炎辰陽驚訝的抬頭一看,在這廣場上方不知道何時降下無數輕盈飄落的漆黑羽毛,而且每一片羽毛都閃耀著微微的天藍色魔力光芒,將整個魔防局的廣場上空給完全壟罩下來。

    然後戰亂的廣場上立刻發生了變化。

    「這是什麼……哇啊!」

    「快避開,這羽毛會……啊!」

    接下來就傳來無數人的哀號與痛苦的尖叫聲,然後炎辰陽就看見有許多人陸續的倒落在地上。

    「這些羽毛竟然!」

    炎辰陽看得很清楚,這些黑色羽毛竟然像是有意識一樣,化作無數的流星從夜空上降下,貼附在人們的身上,並在貼附身上的同時引發某種魔法異能的現象,所有被黑色羽毛接觸到的人們,幾乎通通都一臉痛苦倒在地上四肢扭動的掙扎。

    「嗚!」

    然後身邊的黑魔,也被其中一片黑色羽毛給接觸到,忽然咬牙吃力的單膝跪了下來。

    「這……這是!」

    雖然不知道烏鴉俠是什麼時候,將這麼多的羽毛散佈壟罩在整個廣場上方,不過只有一件可以非常清楚的確定,烏鴉俠確實是來幫助他們的正義英雄。

    因為在場受到能力作用的全是魔導世界的人們。

    「你到底做了什麼!」

    骷髏眼神驚訝的喊問,同時也注意到上空出現一大片羽毛的她,揮動手中的白骨太刀,輕易的劈開劃過黑暗接近的黑色羽毛,任由斷裂破碎化作閃光消失。

    這時烏鴉俠很明顯語帶輕鬆的自信笑說:「我只是用這些羽毛,對他們身上引發重力的現象罷了。」

    「重力?魔法異能嗎?」骷髏疑惑的說。

    骷髏明顯語氣變得嚴肅的繼續說:「雖然不知道你什麼時候釋放出這麼多羽毛,但是既然你是施展者,我只要將你打敗,而這些羽毛就會消失了吧?」

    「那妳也要做得到,操作骷髏的小姐!」

    「太囂張了!喝啊!」

    骷髏朝向烏鴉俠奔跑起來,揮舞手中的白骨太刀,刀光一閃的一劍對準烏鴉俠的胸口刺去。

    「重力劍!」

    烏鴉俠不躲也不閃,明顯態度輕鬆自然,在胸口前貼起雙手掌然後張開,天藍色的魔力光芒從中一閃,垂直出現一把漆黑色的雙手長劍。

    然後烏鴉俠雙手把持重力劍的劍柄,五角形狀的狹長劍身尖端斜上朝前,對準前方迎來的白骨太刀,與其刀身貼觸滑動劍身,輕易將對準胸口瞄準的白骨太刀往一旁撥開。

    「什麼!」

    骷髏明顯吃驚的喊了一聲,但是她的表情並沒有失去冷靜陷入慌亂,馬上又發動進入新的一波攻擊。

    「狂刀亂舞!」

    骷髏再度朝向烏鴉俠,快速的揮舞手中的白骨太刀,每一斬所留下的殘影形成得越來越多,視覺上感覺好像快速得已經朝向烏鴉俠,一次揮舞出好幾次太刀的砍擊。

    但面對這看似雜亂無序,卻每一刀都砍往身上要害,炎辰陽自身都覺得看起來難以應對的狂亂攻擊,烏鴉俠卻雙手俐落的舞動手中的重力劍,竟然輕易的抵擋下來。

    不!與其說是抵擋或是格擋與招架,不如說是烏鴉俠每一次的揮舞,都巧妙的拍開或是彈開骷髏的白骨太刀的刀身,以難以想像的高度技巧成功應對了這狂亂的揮舞斬擊。

    「怎麼可能!」

    骷髏也看出烏鴉俠對她狂刀亂舞的高超應對,使她完全無法壓抑驚訝情緒的變化,使其化作表情浮現在臉上。

    同時看出骷髏的情緒,受到自己招架應對的影響,看出這一點的烏鴉俠,抓準因為動搖而出現的攻擊破綻,明顯使力的往骷髏身上揮舞出一劍,逼得睜大眼睛驚覺的骷髏只能提起刀身格擋,被這一斬逼退滑步的好幾步距離。

    「可惡,還沒完呢!骨蛇!」

    明顯有點失去冷靜,激動起來的骷髏,再度操控起一旁等待命令的骨蛇,使其白骨之蛇再度扭動喪失肉身的軀體,迅速在地上游動朝向烏鴉俠張開它銳利的大嘴。

    面對迎來的骨蛇,烏鴉俠展翅拍起漆黑的羽翼,輕易飛越到骨蛇頭上避開它的啃咬。

    然後烏鴉俠接續下一段的動作,雙手高舉起手中的重力劍,使其發出耀眼的魔力光芒。

    「重力斬!」

    向前揮下手中的烏黑之劍,忽然化作沉重鐵塊一般,一劍重重的劈斬在骨蛇的頭上,逼得骨蛇頭顱重重撞倒在地上。

    以為發出沉重的碰撞聲,骨蛇的頭顱會一劍兩斷,沒想到只是毫無切割痕跡產生,只被重力劍壓制在地上。

    「沒用的!我的骨蛇是非常堅韌的!」

    骷髏自信得意的說著,沒想到烏鴉俠卻是口氣疑惑的說:「是這樣嗎?」

    然後壓制在骨蛇頭顱上的重力劍,劍身尖端卻忽然陷入頭顱當中形成切口,隨後切口的周邊迅速產生無數的裂痕,骨蛇的頭顱像是被無形的鐵鎚給壓碎一樣,當場崩落碎開來化成好幾塊碎片散落在地上。

    最後整隻骨蛇像是核心部位被破壞一樣,整體頓時破碎化成光芒的粉末,消失在虛無的漆黑當中。

    看見骨蛇被破壞,骷髏明顯難以置信的呆站在原地。

    同時也看見這一幕的炎辰陽,驚訝到都無言的說不出話來。

    「真的假的!有這麼強?」

    在這一刻,因為用實力代替言語,做出使用魔法異能壓制全場魔導世界人員的行為,再加上烏鴉俠與骷髏對戰,發揮出壓制骷髏的各種超乎想像的強韌實力,使得炎辰陽忽然覺得他剛剛說過的話,在現在想起來覺得變得非常具有說服力,都不得不發自內心承認,覺得他之前的裝酷只是錯覺,讓眼前的烏鴉俠好像是真的變得很酷,非常的有耍酷的資格。

    另外,烏鴉俠身後除了一臉自信,露出理所當然的笑容表情,認為烏鴉俠能做到的冬瑜夏以外,看見烏鴉俠的表現,黑野萌與綾曉優都訝異的張開嘴,驚訝的愣住臉在原地不動。

    不過,骷髏顯然還不認為自己輸了。

    「別以為破壞了我的骨蛇,你就等於贏過我了!」

    骷髏憤怒的說著,全身隨後爆發出強烈的青綠色魔力光芒。

    這是魔力爆發!看見骷髏全身發出魔力光芒的樣子,炎辰陽輕易的看出她施展的狀態技能,這顯示她已經準備要對烏鴉俠使出全力。

    可是烏鴉俠卻像是不想跟她繼續打下去的說:「放棄吧!你們已經輸了!」

    骷髏聽見這句話,驚訝的愣了一下,隨後像是感覺像是被人羞辱一樣,口氣變得更加憤怒與不滿的說:「放棄?叫我放棄!你這是在小看我嗎?」

    「我可沒有小看妳!」烏鴉俠語氣明顯誠懇的回答。

    「那你又是什麼意思?」骷髏還是一臉憤怒,不明白的問。

    「妳剛剛沒聽清楚我的話嗎?我說『你們』已經輸了!」

    「什……!」

    烏鴉俠說清楚他表示的話,骷髏明顯理解的睜大眼睛,猛然的往她身後一看。

    對此也聽見烏鴉俠這句話的炎辰陽,也訝異的理解出烏鴉俠想要表達的意思,環視觀看了周圍的情況。

    原本魔防局人們與魔導世界的眾人,僵持不下無法分出勝負的戰亂局面,現在卻明顯發生了改變。

    炎辰陽注意到,受到烏鴉俠羽毛攻擊的魔導世界人們,已經被魔防局的人趁機反擊打倒與壓制,陸續已經有許多的敵人已經無法戰鬥,陷入昏迷或是受到無力再度戰鬥的傷害,優勢局面已經單方面往魔防局倒向。

    回頭看見這一幕的骷髏,嬌柔的面容明顯露出不敢相信眼前情況的表情,身上爆發出的魔力光芒,也接著漸漸黯淡直到消失為止。

    「……看來確實是我們輸了。」

    沒想到骷髏表情平靜下來,竟然這麼乾脆的承認這件事。

    以為她接下來會是選擇投降與撤退,但是沒想到她卻直接再度看回眼前的烏鴉俠,讓全身再度爆發出魔力的光芒。

    「但是你要為了你的介入付出代價!」

    骷髏極度憤怒的說完這句話,背後噴發出兩道光芒,白骨之翼再度從她身上形成。

    眼看骷髏又要與烏鴉俠開始戰鬥,沒想到忽然有一團黑煙游動到她面前。

    「宣布撤退吧!骷髏,局勢已經對我們不利了!」

    那一團黑煙迅速變化成駝背的黑袍人物,語氣告誡的面對骷髏說著。

    「鬼霧!你要我撤退?」骷髏訝異的說。

    「沒錯,再這樣下去我們只會全軍覆沒,就算我們十王還能夠戰鬥……。」

    「你說得對,就算你們再度戰鬥下去,也只是被我們擊敗!」

    忽然打斷鬼霧的話,並接在後面繼續說出口的人,紅蓮楓以掀起連帽斗篷衣角的鮮紅色的身影從天上降下,踏落在骷髏與鬼霧身邊掀起一陣旋風,手持漆黑的颶風鐮刀,以一雙冰冷的視線面對著他們。

    「對,沒錯,你們別想離開這裡了!」

    然後就連部長也從人群當中跳躍出來,以嚴肅的口吻站在紅蓮楓對面方向,面對骷髏他們說話。

    看見兩名氣勢強勁的人物站在她身邊,左右觀看的骷髏明顯一臉不想屈服的剛開口,還想要對他們說些什麼,隨後手持雷閃槍的雷槍,立刻從天上化做閃電降落的在骷髏身邊。

    「已經夠了,骷髏妳不需要再猶豫了,選擇撤退吧!」

    出現的雷槍面對著部長,明顯衷心誠懇的說出勸導的話。

    表情一陣猶豫的骷髏,隨後感覺像是無奈的吐了一口氣,才終於下定了決心。

    「……好吧,撤退!」

    然後面對鬼霧下命令說:「鬼霧,使用那一招!」

    「知道了!」

    在骷髏的指令下,鬼霧全身爆發冒出濃厚的煙霧,迅速擴散的想要將魔防局前整個廣場給掩蓋。

    「啊?看來要撤退了!」

    看見那邊的情況,眼前的黑魔忽然無事一樣站了起來,伸出漆黑的手來扯下肩膀上的漆黑羽毛,並握在手中捏碎化成光輝。

    「妳……。」

    炎辰陽發現她好像到現在都還是沒認真起來,結果現在要撤退了,卻聽她說起話來好像輕鬆許多,好像很慶幸終於不用打了一樣。

    「嗯?看你的樣子,難道你很不捨得我嗎?紅髮的男人。」黑魔語氣帶點挑逗的說。

    「哼!說什麼笑話,我當然不能放妳走,妳這個罪犯!」炎辰陽一點都不稀罕的說。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呢!雖然我不喜歡和同類對戰,但是你倒是值得讓我下次再繼續與你一戰呢!」

    「那就別跑啊!我還想跟妳打呢!」炎辰陽故意讓語氣充滿興致的說。

    「不了,還是留到下一次吧!」

    正當黑魔當著炎辰陽的面,轉過身明顯打算要離開,隨後卻忽然再度回頭看過來。

    「對了!我沒問你的名子呢!你叫什麼名子?」

    黑魔忽然回頭過來問起名子,讓炎辰陽雖然疑惑她問這件事想要做什麼,不過沒有猶豫多久,炎辰陽就老實回答。

    「我叫做炎辰陽!那妳呢?」

    炎辰陽想說,不管她想問自己的名子有何想法與意圖,既然對方向自己問起名子,那也該理所當然的表示出自己的名子才對?

    對此,黑魔好像是覺得有趣一樣,讓連帽底下的嘴唇露出甜美的笑容,再度轉身回來面對炎辰陽。

    然後出乎炎辰陽的意料,黑魔忽然當面舉起雙手掀開自己的黑袍連帽。

    隨後看見她露出的樣貌,炎辰陽忍不住看呆的微微張開口。

    黑魔有一頭感覺會在黑暗中微微發光的捲翹的金色長髮,一雙漂亮如水般清澈的藍寶石雙眼,一臉充滿天生開朗氣質的面容,燦爛的笑容非常的令人覺得美麗。

    「我叫做露奈雅,那麼下次再見了!炎辰陽!」

    然後像是配合她離別的招呼,漆黑的煙霧迅速湧動過來,從旁淹過露奈雅的臉龐與身型,使她整個人消失在黑霧當中。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