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七章 壓倒性的實力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竟……竟然在一瞬間就?」

    德古拉伯爵不敢相信,他原本認為對方再怎麼強大,要一口氣對付包含冰鋒與岩拳等人十幾名魔導世界的成員,至少要多少吃力一點然後陷入苦戰才對。

    可是沒想到,身上散發出淡薄冰氣的白髮青年,冷漠的表情依然毫無變化,好像只是完成一件不值得注意的小事,連看都沒看身邊這些已經無法動彈的人物。

    十幾名魔導世界的成員,有點透明的冰層完全覆蓋他們的全身,像是一尊尊雕刻精細的冰雕定立在白髮青年身邊圍繞,連他們欣喜殘忍的笑容也一起結凍起來。

    不可思議的景象,讓德古拉伯爵感到恐懼,看見這些全部被冰的人們面孔,好像他們連自己都被冰凍起來這件事都沒發現,就被冰封在冰晶的牢籠當中。

    看見這種畫面,當移動視線注意到冰鋒時,德古拉伯爵忽然感覺到不對勁。

    怎麼回事!怎麼連能夠控制冰凍能力的冰鋒,也跟著被急凍起來了呢?

    雖然感到恐懼,但是德古拉伯爵內心中倒是保持著冷靜。

    德古拉伯爵當然知道,一種性質的魔法異能無法在相同性質能力的對手身上產生效果。

    只是看看冰鋒,剛剛那一副想要把白髮青年大卸八塊的狂笑表情,卻穩固冰凍在白髮青年對他創造出來冰晶裡頭,真的是徹底的被冰封住。

    無法明白為什麼能產生效果,但是此刻德古拉伯爵只徹底明白了一件事情。

    就是眼前的白髮青年,他的實力已經高深到超乎想像的境界。

    「好了,剩下的你們該怎麼辦呢?」

    此時白髮青年已經將視線往這裡看過來,他冷漠的眼神感覺像是告訴人說,他看見的只是渺小不值得一提的螞蟻一樣。

    德古拉伯爵感到恐怖感到戰慄,他在這一刻覺得自己面對的已經不是人類,而是外表名為人類的冰雪怪物。

    當德古拉伯爵已經有了想要拔腿就逃跑的衝動時,一聲爽朗回應喊聲頓時沖淡了德古拉伯爵一身恐懼。

    「哈哈哈,真了不起啊!竟然輕易的將我的兄弟們給制伏住,看來你不簡單嘛!小子!」

    鬥鯊以壯碩高大的鯊魚人身軀,從德古拉伯爵身後走上前,面對白髮青年依然表現出自信豪爽的笑容。

    對了,還有十王鬥鯊的存在!看見鬥鯊站在身前,德古拉伯爵才發覺,因為一時被白髮青年的壓倒性實力給威嚇,被恐懼的思緒纏身,竟然忘了十王也還在現場。

    對於鬥鯊的問話,白髮青年似乎看他並未有任何一絲恐懼,露出稍稍感到意外的表情。

    「這沒什麼,我只是很簡單的把他們冰凍起來而已。倒是你們,還想繼續抵抗嗎?」

    聽了白髮青年的話,鬥鯊哼聲大笑說:「哈哈哈,真有自信!你做得到嗎?」

    鬥鯊挑釁的回應,倒是讓白髮青年態度傲慢口氣冷漠的說:「你的意思是,你能打倒我?」

    「是啊!讓我瞧瞧你的實力吧!」

    鬥鯊話說完,馬上無腦的開始奔跑起來,舉起拳頭筆直的衝向到白髮青年面前。

    白髮青年面對這股無謀衝勁,好像根本不打算做出任何迴避退後的動作,只是簡單朝向衝過來的鬥鯊舉起右手掌。

    「冰凍!」

    又是一瞬間,白髮青年手掌釋放出猛烈噴發的白霧冰氣,竟然將奔跑到他面前,準備揮下拳頭的鬥鯊給淹沒。

    隨後冰氣隨風飄散,竟然連鬥鯊整個人也被冰封成雕像。

    看見這一幕,德古拉伯爵內心的恐懼再度膨發填滿心中。

    「沒什麼了不起嘛!」

    像是平淡的敘述事實,白髮青年只看了一下眼前,只將拳頭抵到他額頭前十公分處的完全被冰凍的鬥鯊一會,然後才將視線看往德古拉伯爵這邊。

    「只剩一人!」

    白髮青年甩頭不理會已經冰凍在他身後的鬥鯊,踏出了幾步緩慢的從德古拉伯爵眼前靠近。

    完蛋了!這下真的完蛋了!

    本來看見鬥鯊出手,德古拉伯爵湧現出有一絲希望,認為鬥鯊能夠輕易的將白髮青年給打敗。

    沒想到,號稱魔導世界十王之一的鬥鯊,竟然被根本連名子都不知道是誰的白髮青年,給反過來簡單的打敗了。

    不行了!這下只能逃了!

    德古拉伯爵當下果斷的下出決定,驅使全身魔力打算發出一個幻影分身干擾一下,藉機抓準機會逃跑的時候,忽然在此時響起了碎裂的聲音。

    啪喀!

    當這一絲聲音響起,德古拉伯爵看見白髮青年,竟然眼神驚訝的回頭一看,然後德古拉伯爵也同時發現,封住鬥鯊身體的冰塊,已經產生無數的裂痕。

    「哇哈哈!吃我一拳!」

    冰凍在鬥鯊身上的冰晶,爆散成碎片四處飛散的同時,原本被冰凍住的那一隻舉起的拳頭,這一次徹底扎實的打中在白髮青年身上。

    白髮青年來不及反應與迴避,身體硬生生被打飛出去,然後飛落滑行在馬路上一段距離之後,白髮青年的身體就停止不動了。

    由於這過程實在是來得太快,德古拉伯爵都沒來得及改變恐懼的表情,然後就看見白髮青年被解決了。

    贏……贏了?

    德古拉伯爵懷疑了一下,舉起手揉了一下眼睛,確定看見站立的鬥鯊全身毫髮無傷,隨後看看已經倒在地上的白髮青年,正要在心中開始歡呼鬥鯊實在是太強的時候,沒有想到……。

    「真的是讓我驚訝,沒想到你竟然能夠突破我的冰!」

    話雖說的好像很訝異,但是說這句話的人,他的口氣相當的冷靜,完全沒有任何可以讓人感覺到他,有任何一絲動搖的情緒傳達出來。

    白髮青年說話的同時,身體有點搖擺的站起來,同時身上不知為何有些冰晶碎片從他身上掉落。

    「哈哈!該驚訝的人是我才對,沒想到你竟然要承受我的拳頭攻擊的瞬間,在你身上形成冰層保護你自己。」

    聽見鬥鯊的說明,德古拉伯爵眼神訝異的看了一下白髮青年身上,尤其是胸前的部分,包覆了一片碎裂的冰層。

    白髮青年也不否認的說:「是啊!要不是我及時做出防禦處置,可能現在肋骨都斷了一兩根了吧?」

    看見完全站穩的白髮青年,面對鬥鯊說得這麼冷靜,德古拉伯爵再次感受到他的可怕。

    剛剛被那一拳打中,正常來說會粉身碎骨才對!德古拉伯爵看得出來鬥鯊剛剛那一拳力道強悍,光是那一拳擊中的聲響,德古拉伯爵聽了都會有全身劇痛的錯覺。

    「哈哈哈!小子,這是你運氣好,我接下來的攻擊可不會有那麼好躲喔?」

    「你不會有接下來,因為我會將你徹底的冰凍住!」

    「那就再試試看啊!」

    然後德古拉伯爵感受到鬥鯊身上爆發出,強烈如同風暴捲動的魔力流動,同時他再度奔跑衝向白髮青年。

    緊接下來,白髮青年則再度伸出右手掌,朝向鬥鯊從掌心當中噴發出冰氣,形成捲動的白霧大浪一樣,想要將鬥鯊給完全淹沒。

    不過這一次,鬥鯊不再迎面撞上像海浪般沖刷過來的冰氣,他用壯碩身體輕盈的彈跳起來,跳躍過從他底下淹過的濃厚冰氣,伸出右腳想從白髮青年頭上踩下。

    白髮青年面對這種攻擊,表情依舊是毫不慌亂的冷靜,他巧妙的抓準時機迅速的蹲下身體,任由鬥鯊右腳撲空的踢過他頭上飛過。

    但是右腳的飛踢即使被躲過,鬥鯊還是反應很快,雙腳落地的瞬間就已經轉動了上半身,想要接著轉過身體回頭再踏出一個腳步出拳。

    可是同時,白髮青年躲過飛踢攻擊,也跟著先扭動起上半身,隨後踏步轉身回來朝向鬥鯊的腹部推出雙手掌。

    眼前雙方同時回頭轉身反擊,德古拉伯爵即使實力距離他們差了不只一大段,但是身為旁觀者的他,也能在這一瞬這一刻看出看清誰的反擊佔了上風。

    是鬥鯊的拳頭會先打中!

    德古拉伯爵看出,鬥鯊的拳頭面已經接近到白髮青年額頭上五公分的距離,可是相比之下白髮青年的雙手掌,卻還要再接近十公分才能碰觸在鬥鯊的腹部身上。

    短短的距離差距,已經區分出雙方的勝負。

    勝負以分!德古拉伯爵原本這麼以為。

    「冰砲彈!」

    沒想到白髮青年搶在鬥鯊拳頭擊中他以前,在雙手掌之間凝聚一顆冰晶球體,搶先攻擊發出破空的彈出聲。

    被冰彈打中的鬥鯊反而來不及讓拳頭再往前伸展一點點,整個人的身體被這強大衝撞力道往後彈飛出去。

    不過被打飛出去的鬥鯊,重新將雙腳踩地在馬路上滑行了一段距離後,才站穩身體重新面對白髮青年,挺起胸膛任由貼附腹部的冰晶球體,脫落掉在地面上破碎。

    「哇喔!這一招還挺痛的!我本來以為你只會把人凍成冰塊!」

    「是嗎?對付你的方法可以有很多!只是你能承受多少?」

    「哈哈哈,果然很有自信!那就讓我再看看你還有多少招式!」

    雙方互相發出言語挑釁完畢,又再度動身上前發起了攻擊,進入了令人驚愕注目,感到震撼的激戰當中。

    ******

    「糟糕!」

    炎辰陽心中大喊不妙,看見眼前各種攻擊光火,形成流星雨般的攻勢迎面飛過來,很快反應過來的他向前伸展雙手,張開兩手掌準備施展火焰護盾。

    「防護罩!」

    可是卻在這時候,有複數陌生的說話聲音喊出招式名稱,隨後炎辰陽清楚看見面前,從地面上忽然升起玻璃般薄淺的牆壁,但這透明的牆壁表面卻散發微微的魔力光亮,整面寬大的幾乎將魔防局整棟建築正前方給通通遮擋下來。

    然後流星雨般的火光攻勢,落在這面牆壁上發出閃光接連爆炸持續一段時間之後,才回歸平靜的夜晚,只剩下一面透明牆壁抵擋在眼前。

    「這……這是!」

    看見這一面防護罩之後,隨後感覺到魔力流動,炎辰陽現在才發現原本聚在待客大廳的魔防局成員,通通站在外頭整齊的背對魔防局,有間隔距離的排成一列擋在發出攻擊的一百人面前。

    原來這面防護罩是他們放的!

    炎辰陽看見他們雙手掌伸展向前的樣子,可以很明確的判斷出這一點。

    不過話說回來,在這面防護罩後面的那一百人,究竟是從哪邊過來的?竟然突然發動魔法異能攻擊過來?

    正當炎辰陽針對這一點疑惑起來,站在一旁的楷龍輝似乎知道內情,看著那些人面無表情的忽然自言自語的說:「真的來了。」

    「嗯?喂!你到底在說什麼?」

    聽見楷龍輝莫名其妙的自言自語,讓炎辰陽內心滿是問號的轉頭面對他,打算開口逼他說清楚狀況的時候,身後的魔防局大門口內部,就傳來幾個人奔跑的腳步聲過來。

    「看來所謂的魔導世界組織,真的派人打過來的了!」

    炎辰陽一聽就知道是部長的聲音,回頭看見部長來到身後停下腳步,同時紅蓮楓與梓吟樂分別站在部長兩旁,還有貌似出來觀看狀況的綾曉優,則是躲在大門口一旁裡將身體藏起來,雙手抓住門框只探出頭來觀看。

    「部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部長似乎知道狀況的樣子,炎辰陽馬上有點激動的轉身面對部長問起話來。

    隨後部長則是與炎辰陽視線對上,口氣平淡的回答說:「雖然如果沒發生,本來是不打算告訴你的,既然發生了我就跟你說吧!」

    部長才接著回答說:「眼前這群人似乎是來自叫做魔導世界的組織,因為某些目的打算想要攻下我們這棟魔防局。」

    「啊?魔導世界?組織?」

    炎辰陽聽了雖然不知道什麼是魔導世界,也還無法完全搞懂這到底是怎麼樣的狀況,不過至少可以依照眼前的情況來理解與推論。

    「……所以簡單來說,是一群想要找我們麻煩的人就對了?」

    「沒錯,就是這樣!」部長肯定的回答。

    至少搞懂一件事情之後,炎辰陽轉身回頭面對眼前這一百人,忍不住開始滿腔熱血的露出笑容來。

    「這麼說來,接下來就是要痛打他們一頓嗎?」

    炎辰陽都十指交扣掰起手指來,眼看對方都已經發出魔法異能攻擊過來,擺明就是找麻煩的一群不好份子,以為部長等等會命令在場的人,一起對付眼前一百人的魔導世界的組織成員時,沒想到部長卻說出令他意料外的話。

    「不,炎辰陽,你和其他人待在這裡,我一個人去交涉就夠了!」

    「啊?什麼?不會吧!」炎辰陽露出驚訝的表情。

    此時在一旁的紅蓮楓跟著面對炎辰陽說:「就是這樣!炎辰陽,你就跟著我們,待在這裡看就夠了!」

    炎辰陽忍不住滿心疑惑的回頭看,發現紅蓮楓與梓吟樂的表情,分別是冷酷平靜與無奈笑容,顯然早就料到部長要自己一個人去交涉談判。

    「那麼你們都待在這,我等等就回來!」

    部長交代完畢,然後就當著炎辰陽的面前,走上前與那建立起防護罩的十個人當中的某人溝通後,防護罩就從中上升打開了一個長方形的入口,部長便穿越防護罩走向那一百人面前。

    ******

    「你們真的讓部長一個人過去?」

    躲在門框邊緣裡的綾曉優,雖然不知道眼前廣場上這一百個人,究竟是為什麼出現?還有擋在魔防局面前的十幾名魔防局成員,又是在何時立起防護罩?

    不過現在綾曉優至少看得出來,這一百個人看起來都不像是好人,讓石全道部長一個人去面對他們溝通沒問題嗎?

    對於綾曉優的問題,由依然保持冷靜面貌的紅蓮楓,視線依然看向前方的回答說:「綾小姐,妳不用擔心!這方面是部長的專業。」

    隨後紅蓮楓身邊的梓吟樂,一臉樂觀笑容的回頭看過來補充說:「對啊!請小優可以完全放心,部長一定能夠完全解決事情的!」

    雖然看見她們非常信任部長,不過綾曉優還是忍不住擔心。

    根據剛剛石全道部長與炎辰陽的對話,綾曉優猜得出眼前這一百人應該是非魔防局所屬的魔法異能者。

    再加上身為魔法異能者的綾曉優本人,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眼前聚集的一百人散發出濃厚的魔力流動,想要不知道也難。

    面對同樣是魔法異能者,就算石全道部長再怎麼強,要是不小心交涉失敗,一個人應該根本對付不了一百多人。

    當綾曉優擔心這種可能時,卻看見炎辰陽站在楷龍輝身邊,舉起手遮住張開的嘴巴,很明顯一臉無聊的打起哈欠來。

    「喂!炎辰陽你這是什麼態度?這麼沒緊張感!難道你不怕石部長真的出事嗎?」

    綾曉優看了禁不住激動,疑惑的向他發出問題,沒想到炎辰陽回頭看過來,卻露出一臉像是在說「妳在開玩笑吧?」那種表情。

    「妳在擔心什麼?隊長不是跟妳說沒問題了嗎?」

    「可是對方有一百人,要是有什麼危險……。」

    「啊?哪來的危險?這種程度的一百人,恐怕都不夠給部長暖身呢!」

    沒想到看見炎辰陽竟然以非常認真的表情,說話強調石全道部長面對這一百人完全沒問題,讓綾曉優即使還在懷疑這種可能,都忍不住相信了炎辰陽的話。

    看他這樣說的話,應該沒問題……。

    綾曉優自覺看不出來,只好閉上嘴巴默默的觀看,面對一百人的石全道部長。

    此時石全道部長已經開始交涉,大聲的面對這一百人發出問題。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為何要來到這裡攻擊我們魔防局?」

    部長至少是很誠懇有意願與他們溝通的語氣說話,不過對方很明顯根本不領情。

    「魔防局的走狗!我們魔導世界偉大的理想是你們所不懂的,我們沒有理由跟你解釋的必要,所以趕快撤退將魔防局給交出來!」

    「對,沒錯!一群只會搖尾巴的狗!快快閃開,否則我們將對你們不客氣!」

    「沒錯!快閃吧!一群狗!」

    將近一百人的魔導世界的組織成員,完全不講理以流氓混混般的口氣陸續回答部長的話,根本沒有任何想要溝通的念頭,只是單方面責罵部長一方的人是狗,而且還越罵越順口,幾乎變成像是口號一樣,在部長面前持續團體的喊叫,想要強逼人離開魔防局。

    看見這一幕,即使明知自己不是魔防局的人,感覺自己也跟著被罵到的綾曉優,聽了也不由得火大起來。

    「搞什麼鬼!不想溝通就算了!竟然還罵我們是狗!」

    綾曉優激動起來說話,恨不得自己一個人出去將他們通通打垮。

    不過對此她看見,炎辰陽、紅蓮楓、梓吟樂、楷龍輝他們卻一臉平靜,不如說竟然露出像是同情的表情,面對一百人起鬨的嘲笑辱罵,一同非常有默契的搖搖頭。

    「唉!真是沒救了!」炎辰陽無奈的說。

    「哎呀!就是說!如果能跟部長溝通一下,或許他們還有機會活命呢!」梓吟樂露出陽光般的笑容說。

    「沒辦法,誰才是狗都不知道呢!」紅蓮楓一臉冷酷。

    「……。」楷龍輝對此不發表意見。

    看見他們四人實在是過分的冷靜,綾曉優不禁懷疑石全道部長真有這麼厲害?

    「你們真的一點都不擔心你們的部長?」

    自古以來少數人對上多數人,要是正面發生衝突,通常少數的那一方將會相當的吃虧。

    綾曉優還是很懷疑,要是一百人忽然開始攻擊,石全道部長真強到能躲過攻擊退後回來嗎?

    「我剛剛說的妳沒聽清楚嗎?這一百人根本沒辦法讓部長足夠暖身!啊呀!早知道我就不等部長過來,先跟他們打起來就好了!」

    看見炎辰陽又一臉認真的回頭看過來說話,隨後竟然舉起雙手抓起頭髮,看起來很懊惱的像是對自己說話抱怨,使人感覺他好像是錯過一件非常重要的好事一樣。

    「呃……真的?」

    綾曉優大腦裡頭裝的知識觀,還是本能的無法相信石全道部長有對上一百人的本事。

    雖然電影或電視劇等影集裡,常有一些高手能一對多數敵人還能勝利的情節。

    不過綾曉優很正常的把這種事當作只是演出來虛假戲碼,根本不認為會在現實生活當中發生。

    「妳還不相信啊?等著看就對了!」

    炎辰陽依舊認真的回答,眼神當中連一絲把這種事當作開玩笑的想法都沒有表現出來。

    聽見炎辰陽說完話,回頭看往部長那一邊,躲在門框內向外探頭的綾曉優也不再多問幾句,心中緊張的繼續默默觀看。

    「你們真的考慮要攻擊我們魔防局嗎?」

    面對這眾多一百多人,魔導世界成員他們不帶任何善意的回答,部長表情特別的嚴肅冷靜起來,好像還是打算給他們最後機會,說出最後一句忠告的話。

    不過這一百人依舊是踐踏部長的好意,還都是一副嘲笑的模樣,回答的果斷堅決。

    「哈哈哈,還用再廢話?快讓出來!」

    看見他們完全不領情,部長閉上眼睛無奈的模樣,顯然也知道再繼續溝通下去也毫無意義。

    「那好吧!既然這樣,那請你們上吧!我看你們有多少的本事!」

    身穿黑色西裝的部長,沒有擺出特別的架式,只是站穩挺直的身軀,面對這一百人舉起手擺出「請」的手勢。

    「少在那裡囂張啦!」

    隨後有一個看起來特別強壯的傢伙,從人群裡衝出來舉起拳頭直接往部長臉上揍去。

    「啊!危險!」

    綾曉優看見這一幕,忍不住脫口說出對部長的擔心。

    不過後來她發現,這擔心的喊話是多餘的了。

    碰磅!響亮的衝擊聲,聽起來不像是普通的拳頭能打出的聲音,感覺像是開車撞碎一面水泥牆壁的聲音。

    可是綾曉優很確定沒有牆壁被打碎,也沒有一台高速衝過來的車子,她只看見那名壯漢的拳頭,輕易的被石全道部長一手抓下。

    「就只是這樣嗎?」

    面對那壯漢因為攻擊被接下而驚恐的表情,部長口氣回答的很平淡,同時也舉起另一隻手用拇指壓下食指,在那壯漢額頭面上輕輕一彈。

    碰!如同保齡球效應一樣,部長眼前的壯漢,竟然被一根彈出的手指頭給打飛,衝撞到他身後的魔導世界的同夥,所經過的一切都倒成一團。

    看得嘴巴都忍不住張開的綾曉優,隨後就聽到炎辰陽同情的說……。

    「看吧!這就是部長的實力!」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