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五章 十王鬥鯊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純粹漆黑的夜空上,今日的銀月特別的鮮明,同時似乎是閃耀的光芒過於明亮的關係,完整的圓月幾乎完好似無暇的雪白珍珠,感覺特別吸引人的注視。

    在其底下新葉市的晚上依舊是熱鬧非凡,街道上滿溢的繽紛燈光,如河水般緩慢流動的人群,還有每一個人歡笑的模樣,都讓這座城市裡每一個角落,感覺充滿了朝氣與活力。

    要是能讓這些轉變成恐怖與絕望就好了。

    具有幻影分身的能力,自稱為德古拉伯爵的男子,正在魔防局專用的罪犯押送車上。

    現在的他沒有了臉上的易容化妝,失去嚴肅面孔與白鬍鬚的他,只是長相普通的年輕男子,而這是他原本的面容。

    之前會特意化妝易容,主要是原本的長相缺乏威嚴,無法突顯化身成德古拉伯爵的氣勢,所以才會特意化妝易容來行動。

    不過現在有沒有化妝易容都已經沒有意義。

    回頭看透過狹小的車窗口,觀看外面的快速移動飛過的街景,在心中對此掀起感慨。

    自從被逮捕了以後,德古拉伯爵已經被押送到法院許多次,今天的這一趟將是最後一趟。

    因為根據前幾天法官的審理內容,幾乎可以確定今天法官將會做出最後的判決。

    那個判決當然是將他徹底送入監獄裡的決定。

    德古拉伯爵不甘心的咬牙,心想怎麼能什麼大事都沒做成,就將剩餘的人生都浪費在什麼監獄裡呢!

    不過他使勁的抽動被迫扣在腰後的雙手,令人覺得可惡的手銬,依然堅固的牢銬在他的雙手腕上。

    平常的手銬絕對困不住他,那怕他的能力並不屬於強勢攻擊性質的魔法異能,像這種兩個鐵圈加上鐵鏈的破爛金屬,隨隨便便都能使用一點簡單的副能力來破壞。

    但是這手銬跟平常的不同,是摻有封印魔石製作出的封印手銬,是完全針對魔法異能者製作的手銬。

    所以德古拉伯爵現在才會受困在這押送車當中,被迫接受所謂法律將要給他的制裁。

    可是現在能怎麼辦呢?

    德古拉伯爵這麼想,將視線移開他身後只有他臉面大小的車窗上,回過頭來看看和他一樣乘坐在押送車當中的其他犯人。

    在這完全與駕駛艙隔離,寬大到足以讓人站起來在中間走動,都不會撞到車頂的寬闊車廂空間當中,眼前周圍這些人全是和他一樣,同為魔法異能者罪犯,更巧的是他們還同是魔導世界底下的成員之一。

    首先有兩名是十王鬥鯊的部下,其中最顯眼的還是那位身型高大壯碩的壯漢,坐在德古拉伯爵的右邊,皮膚的顏色跟咖啡豆沒兩樣,嚴肅的表情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是被稱呼為岩拳的肌肉男。

    他對面則是被稱為魔翼的傢伙,對比起來身形反倒瘦小,同時身處在這樣的狀況下,他還一臉陰險的奸笑表情,並漫無目標的四處觀看,感覺態度輕鬆的他好像正在過分自信的認為,能突破現在的困境似的。

    另外兩位是黃蜂底下的成員,其中一名叫做鐮爪,則靠坐在左邊座位上,他的長相平庸,幾乎可以說是沒什麼特點,感覺是很沒有存在感的人。

    不過他對面的人則是不同了。有一頭捲翹的金髮,可說稱得上是帥哥的長相,他有一雙藍眼睛的眼神過分充滿了自信,而且他動不動就在那裡露出笑容閃耀出他潔白的牙齒,藐視周圍的視線好像是在敘述,在場的男人沒有一個人比他帥一樣。

    「唉!真是的,怎麼都沒有漂亮的女人呢?來一個給我抱抱吧!」

    聽到他故意抱怨的說出這句話,德古拉伯爵真的有股衝動,想要狠狠的在他傲慢的臉上打上一拳。

    這過分惹人厭的傢伙,正是沉迷女色的花花公子冰鋒。

    雖然和他們同屬魔導世界旗下的成員,但是效忠的十王都不一樣,德古拉伯爵身為鬼霧旗下的人,並沒有和他們有任何往來。

    會加入魔導世界的旗下,目的只不過是要有預設的避風港罷了。

    德古拉伯爵當然有自己的野心,他希望能在新葉市裡有搞出一些驚人的成就,徹底塑造出恐怖與絕望的形象,然後如果順利招收到一群崇拜的信徒,說不定就能脫離魔導世界另立組織。

    可是這一切都失敗了,敗在了魔防局的成員手上。

    另外,他知道冰鋒他們是因為和黑道們做交易,最後失敗了才會被逮捕起來。

    所以現在才都會聚集在這裡,等著在法院裡被判刑最後送入監獄裡。

    本來手上銬有會封印能力的手銬,無法使用魔法異能已經很難脫逃了,可是現在他們罪犯的旁邊周圍,還坐有五名左右的魔防局成員,在他們嚴謹的監看包圍下更是無法找出機會。

    可惡,難道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嗎?

    明明知道已經毫無任何辦法,德古拉伯爵還是會想要思考找出辦法,因為他知道只要能夠逃離,一切都還有機會。

    「喂,角色扮演控!你一臉緊張的在想什麼?」

    忽然聽見有人對他說話,德古拉伯爵回神過來將視線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才發現竟然是冰鋒在和他對話。

    竟然是這裡最討人厭的傢伙!

    德古拉伯爵本來就和他們不熟,更別說是這個自以為是萬人迷的傢伙,他連理都不太想裡。

    「幹嘛不說話?難道你還在期望能夠逃跑,繼續去建立你所謂的恐怖名聲嗎?」

    「……。」德古拉伯爵視線看往一旁,一句話都不說。

    「呿!不想理我嗎?我勸你還是放棄吧!抱持那種無聊的思想,去做無聊的事情,你不覺得你像是個白癡嗎?」

    「……你到底想說什麼?」

    德古拉伯爵最後還是忍受不住,冰鋒那種惹人厭的說話口氣,眼神狠狠看回他傲慢的臉上問了一句。如果雙手能動,德古拉伯爵第一件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永遠封住冰鋒的嘴巴。

    「哼!你不懂嗎?比起你那腦中無用的東西,在這世界上除了女人,最重要的還是金錢、金錢啊!有了金錢什麼都能得到!」

    「那和我又有什麼關係!你最後還不是因為金錢的關係被抓起來?」

    德古拉伯爵語氣不爽的說著,完全不懂冰鋒想要表達些什麼。

    冰鋒一副像是覺得眼前的人沒救了一樣,嘆了一口氣搖搖頭又接著說:「算了,你不懂就算了!我可是好心在教導你正確的價值觀。」

    「……多謝你的雞婆!」

    德古拉伯爵真的很想完全不理這種人。

    「不過,先將這件事擺在一邊,我覺得你的運氣真好,竟然能和我們搭同一輛車!」

    「……我並不稀罕和你搭同輛車!」德古拉伯爵冷漠的說,心想這傢伙什麼時候才能閉上他的嘴巴。

    「我想現在時間差不多了吧?你準備該感謝我們了!」

    嗯,什麼?

    正當德古拉伯爵疑惑,冰鋒最後一句話到底是想要表達什麼的時候,忽然間押送車外傳來緊急的煞車聲,隨後車身傳來強烈的搖動。

    「啊!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一群人不由得晃得有點坐不穩,隨後等到車身的晃動停止,同車廂內的某名魔防局成員,立刻拿起手中的無線電,與前頭駕駛座上的人員溝通。

    「怎麼回事,為什麼忽然煞車?」

    隨後駕駛座上的駕駛員,傳回了有點慌張的說話聲音:『報告隊長,有十個人忽然出現在馬路上,擋在我們前面不讓我們通過!』

    聽見無線電回應出的內容,在一旁保持沉默的德古拉伯爵,忍不住讓表情吃了一驚,眼神訝異的看往冰鋒臉上,看見他露出像是勝利的笑容。

    被稱為隊長的魔防局成員,剛開口似乎想要接著問出原因,沒想到無線電話筒緊接傳來駕駛口氣驚慌的回答聲音。

    『他們正在靠過來……啊!』

    無線電話筒在駕駛的驚訝聲傳來過後,同時也傳來玻璃破碎的聲音,在隊長周圍乘坐的魔防局成員,一聽見也都驚訝的站起來。

    「我們出去看看!」

    不等隊長下令,其他魔防局成員自告奮勇的聚集在兩扇後車門前,開始試圖想要出去做出一些確認。其中一名成員握上轉動式的握把門鎖,正想要將外勾的握把給往下轉,不料押送車外頭忽然傳來強烈的衝撞聲,又引起車身強烈的晃動讓他們頓時站不穩,分別幾人倒在左右的車座位上。

    因為這衝撞讓差一點坐不穩的德古拉伯爵,才剛開始跟著心生疑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衝撞的聲音又再度傳來。

    這……位置是?

    德古拉伯爵可以很清楚的確定聲音的位置,抬頭往上一看就發現頂上竟然有一處陷進車頂裡的突出面。

    隨後衝撞聲再度傳來,這一次車頂被徹底的打穿出一個洞,同時穿過洞口的是一隻異常粗壯,表面光滑的灰色手臂。

    然後又出現另一隻手伸進來,兩隻強壯的手掌抓在洞口的兩邊,輕易的使力硬是將車頂上打出的缺口,給撕得破爛與掀開得更寬大。

    最後兩隻手的主人,跳進押送車裡頭蹲落,緩緩站起來挺起胸膛顯現出他高大強壯的身軀,隨後一看見他的外貌,德古拉伯爵驚訝的馬上就認出這個人。

    是……是號稱力氣最大,十王之一的鬥鯊?

    震驚的德古拉伯爵,發現眼前的鬥鯊,全身都是如同鯊魚般光滑的皮膚,四肢肌肉的線條過分的分明,拳頭大的快要跟人頭沒兩樣。

    鬥鯊用他那一張幾乎跟鯊魚頭沒兩樣的臉,眼神嚴肅的環視了一圈在車內的所有成員,直到視線對上了德古拉伯爵身邊的岩拳,才笑容爽朗露出潔白的牙齒說起話來。

    「岩拳,你沒事啊?太好了!要不是瞬忍親自跟我說,我還不相信你被抓起來呢!」

    不過鬥鯊用他那種豪邁的大嗓音說話,讓德古拉伯爵現在很希望能舉起雙手遮住耳朵。

    岩拳面對鬥鯊的到來,嚴肅的表情放鬆勾起微笑,只是簡單的針對現場的情況表達幾句。

    「鬥鯊大人,感謝您的到來與幫忙,不過我們被封印手銬給限制住,無法使用能力,請您親自將車裡身上別有徽章的魔防局成員給通通解決!」

    岩拳將這句提醒的話給說出口後,因為忽然看見鬥鯊出現跳進車內,露出茫然表情一時反應不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的魔防局成員們,這才通通回神反應過來,一齊站穩身軀面對鬥鯊露出警戒的表情。

    「有人劫車,快點壓制他!」

    率先反應過來的,是這群魔防局成員的隊長,主動的擋在其他成員的面前,踏出一步迅速接近鬥鯊的正面,徒手握拳奮力的往鬥鯊腹部上打去。

    碰!異常響亮的碰撞聲,像是鐵鎚打在水泥壁上的聲音,竟然讓十王之一的鬥鯊彎下腰來,讓在場看見這一幕的德古拉伯爵,頓時訝異的變了難看的臉色。

    聽聲音來判斷這力道,德古拉伯爵知道如果是自己碰上這種對手,肯定要避免被有這種怪力的人給近身纏上。

    但是……!

    「哎?這拳……怎麼這麼弱?」

    面對這魔防局的隊長,鬥鯊緩緩挺直腰桿,竟然露出失望的表情,好像原本很期待這名魔防局的成員能有多大力道似的。

    可是相反的,魔防局的隊長卻面對他露出驚恐的表情,好像完全不敢相信他打出的攻擊竟然完全沒有任何效果。

    「看好了!真正的拳頭,應該要像這樣才對!」

    鬥鯊故意模仿起魔防局隊長出拳的動作,同樣反擊的打在魔防局隊長的腹部上。

    跟鬥鯊完全不能比,隊長完全禁不住這拳頭的力道,只是一擊就逼得他彎下腰一臉痛苦的吐出口沫,隨後雙眼無神的軟癱雙膝跪下,最後支撐不住前倒趴在地上。

    「啊,隊長!」

    其他魔防局成員看見這一幕,當下都忍不住露出驚嚇的表情。

    在一旁的德古拉伯爵,看見這些魔防局成員的表情,以為他們會因此恐懼退縮,選擇轉身打開背後的兩扇門然後逃出車外。

    可是……。

    「各位別怕,一起上!他只有一個人!」

    不過即使如此,他們像是要拯救他們隊長一樣,依舊是鼓起勇氣往鬥鯊身上攻擊,各種雷電、鎖鏈、子彈之類的魔法異能通通往鬥鯊身上招呼。

    面對這種攻擊,鬥鯊依舊不躲不閃的也不改臉色,輕易的用身體承受了攻擊。

    「這麼一點力根本不夠看啊!喝!」

    然後鬥鯊大吼一聲,在這有點狹窄的空間當中,以迅速敏捷的動作來到他們面前,並給這些魔防局成員一人一拳之後,使他們通通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隨後無力的倒在車上。

    ******

    「鬥鯊大人,感謝你的幫忙!」

    德古拉伯爵他們手腕上的手銬,因為在其中一名魔防局成員身上找到鑰匙得以被卸下以後,德古拉伯爵默默的站在冰鋒與岩拳等人身後,看著岩拳微微低頭恭敬的面對前方的鬥鯊說話。

    「無須道歉,岩拳兄弟!拯救我的兄弟可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雖然鬥鯊口氣豪邁的表示他根本不在意,不過岩拳依舊態度嚴謹的繼續說話道歉。

    「抱歉大人,讓你擔心了!」

    不過在一旁露出有點看不下去表情的冰鋒,口氣有點不耐煩的說:「好啦、好啦!客套話就免了,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要是魔防局派人過來支援圍捕,光我們這些人想要逃就很難了。」

    雖然冰鋒身為魔法異能者,說出這種畏懼敵人比自己強大的話,讓德古拉伯爵覺得他的想法雖然很沒出息,但確實是現在不得不警惕注意的一點。

    不得不承認,過去德古拉伯爵自覺確實是小看了,新葉市魔防局的成員戰鬥能力。然後與閃電魔女對戰過後,完全可以深刻的體會到,如果新葉市魔防局現在再派出幾名與閃電魔女同等程度的人員過來的話,就算現在十王之一的鬥鯊在場,未必能讓在場的眾人全身而退。

    本來以為既使是強大的鬥鯊,都會認為冰鋒擔憂的話很有道理,並認同他的話會選擇帶領眾人準備脫離新葉市的時候,德古拉伯爵沒想到鬥鯊完全不擔心的仰天大笑。

    「哈哈哈!冰鋒同志,這你不用擔心了,恐怕今晚那些魔防局的人,現在根本抽不出空來抓你們了!」

    「嗯,這什麼意思?」

    除了說話回應的冰鋒,德古拉伯爵與岩拳他們都露出疑惑的表情,面對鬥鯊那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表情。

    看見他們的樣子,鬥鯊訝異的說:「哎!瞬忍沒跟你們說嗎?今晚我們魔導世界,已經派出六名十王帶人攻打魔防局,現在可能已經開始了戰鬥!」

    聽完鬥鯊的解釋,德古拉伯爵他們紛紛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這是真的嗎?鬥鯊大人!」岩拳吃驚的問。

    「當然是真的啊!」

    「那……那麼黃蜂老大也有來嗎?」冰鋒聽見這種事實,也忍不住問出口確認一下。

    「是啊!黃蜂那小不點也在。」

    「這麼說,鬥鯊大人你也是六名十王之一嗎?」

    「不,不是!六名十王全都由我們的領袖霸王指派,我只是擔心岩拳兄弟你,才會特地過來新葉市。」

    聽完鬥鯊的解釋,冰鋒與岩拳等人都面露訝異的表情,微微低頭思考起來。

    在他們後面保持沉默,觀看聽取他們對話的德古拉伯爵,也能清楚的體會到這件事情的不能忽視的重要性。

    六名十王,他們獨自個體都和鬥鯊一樣有非同小可的實力,如果有這樣的六人帶領魔導世界的眾人攻打新葉市魔防局的話,恐怕說不定真能手到擒來。

    至於攻打新葉市魔防局的目的,雖然身為低層階級的人員無法清楚得知,但是以德古拉伯爵混了一段時間探出來的細碎情報加總結合,大概推理猜得出來主要的目的。

    據說魔導世界創立當初,是以魔法異能者為首,來領導無能力者與世界為主張的組織。

    所以他們的目的,就是創造由魔法異能者統治的世界。

    今晚一口氣派出六名十王攻打新葉市魔防局!恐怕已經計劃做好打算要在新葉市打下基礎,接下來一口氣進攻世界上各個地方了吧?

    明白這一點的德古拉伯爵,忍不住心想該不會今天將是歷史性的一晚呢?

    再觀望一下好了!本來有意脫離自立為王的德古拉伯爵,得知魔導世界竟然發起這樣的大規模行動,開始默默的在心中為自己盤算,能不能繼續在魔導世界裡挖到些什麼好處。

    「那麼十王鬥鯊,我們不如前去援助其他六王,一鼓作氣將新葉市魔防局給攻下來如何?」

    思考出結論的冰鋒,露出有所企圖的殘忍微笑,似乎是想到什麼很壞的主意。

    對於這一點,鬥鯊卻有所猶豫的說:「這不好吧!即使我是十王,霸王的命令可說是絕對,違背命令行動是會被除名十王的!」

    可是在冰鋒一旁身為鬥鯊的部下,岩拳反倒贊同冰鋒想法接著說:「可是鬥鯊大人,我們要是過去幫忙成功奪下魔防局的話,即使違背了霸王的命令擅自出動,也能用這功勞將過錯給抵消啊!」

    「可是……。」

    「鬥鯊大人你也不用這麼擔憂,我們過去不一定要出手幫忙,我們可以先在一旁觀看情況,等到局勢對我們這一方有利,再來出手也不遲啊!」

    聽岩拳說得很有道理,鬥鯊表情有點顧慮與勉強的說:「好吧!既然這樣,那麼就照岩拳兄弟你說的話去做吧!」

    眼看鬥鯊口頭上表示認可後,岩拳露出微笑竟然和冰鋒兩人互相瞧了一眼。

    德古拉伯爵看他們的表情,已經看穿他們顯然是想藉由這次機會,來向抓住他們的魔防局來好好的報復。

    「那麼既然決定了,我們先撇除一下眼前的後患!」

    冰鋒陰險的笑著,轉身回頭看了已經被破壞的押送車。

    透過向外敞開的後車門,可以看見車上內部的魔防局人員,依舊昏迷不醒倒在車上。

    隨後冰鋒就伸出手掌,對準那些昏迷不醒的人。

    德古拉伯爵對此冷眼旁觀,他知道冰鋒這行為只是單純的洩恨與報復,同時他注意到其他同夥,也是和自己相同的反應,對冰鋒接下來想做的事情沒有意見。

    不過這條街上的人們就不同了。

    似乎從這台魔防局的押送車被劫下那一刻,周圍住家或店家裡的居民或是路過的民眾,他們不是拉下鐵捲門或是關上大門對外封閉,要不就是躲得遠遠的藏起來。

    然後這條路似乎也是車輛來往稀少的道路,又或是被警察得知情報將這條路的來往兩端全面封鎖,所以現在才會無比的安靜。

    看看這情況,德古拉伯爵真心的感到納悶,這些自願成為魔防局人員的魔法異能者,實在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

    一直被保護起來不被魔物傷害的普通人們,結果到了關鍵時刻卻是一點回報也沒有,還是在一旁躲起來發抖。

    德古拉伯爵就是看清了這一點,所以才不願加入魔防局,而選擇進入了魔導世界。

    因為這些無能的人太過自私,根本不值得被保護。

    腦中感嘆完這些現實的同時,德古拉伯爵看見冰鋒手中已經發射出無數的冰針,心中毫無感情的準備看見這些魔防局人員的下場。

    可是沒想到情況卻出現了變化。

    一聲呼嘯,忽然有一陣白霧吹襲過來,擋在押送車前吞沒了冰鋒發出了冰針,同時德古拉伯爵也在這一陣白霧當中看見一個人的影子。

    濃厚如同棉絮般的白霧逐漸變得淡薄的時候,德古拉伯爵才看清楚沐浴在白霧當中的那個人的樣貌。

    他是一名青年,有一頭雪白得不可思議,好像是由白雪構成的頭髮。有一雙看起來相當純粹的藍寶石般的雙眼,露出冷漠如同寒冰的眼神。身上的穿著相當簡單,只是一件白色短袖上衣還有牛仔長褲,此外脖子上還圍了一條淺藍色的圍巾。

    至此看下來,德古拉伯爵藉由他的身形,還有他說話的聲音可以明確判斷,眼前的青年是不擇不扣的男性。

    可是青年的面孔,卻令德古拉伯爵覺得相當的異常,竟然美麗的像是女人一樣,即使臉型骨架比一般女性來得寬長,以他那一種冷漠的表情,如果他真是女人,肯定是稱得上冰山美人的女性。

    這世上竟然有這種美型男?

    第一時間看見這個人的德古拉伯爵,雖然驚訝他的外貌,不過最主要的還是在意這忽然出現的人究竟是誰。

    「你們是誰?為什麼在這裡攻擊人?」

    白髮青年擋下冰鋒的冰針雨攻擊後,用如同表情一樣冷漠的口氣,像是命令般的面向德古拉伯爵他們發問。

    面對忽然出現的白髮青年,德古拉伯爵看見冰鋒與岩拳他們,當然都露出了訝異的表情。

    「是我們才想問你才對!你是誰?竟然能擋下我的攻擊?」訝異一會的冰鋒,隨後反應過來的激動面對白髮青年回話。

    不過對於冰鋒的反問,白髮青年卻沒有回應,只是當冰鋒的面前回頭瞧了一眼車內的魔防局成員,然後再移動視線回來看看冰鋒身邊的人,隨後他才明顯露出了理解狀況的眼神。

    「原來如此!雖然不知道你們是誰,但攻擊車上的這些人是你們對吧?」

    完全不理會冰鋒的反問,得出結論的白髮青年,如此推理的面對德古拉伯爵們一夥說著。

    白髮青年如此自我的說話方式,讓現在冰鋒的臉上很明顯有幾條青筋浮現。

    不過冰鋒還是很明顯的壓抑著怒氣,保持冷靜的口氣接下白髮青年的話說。

    「是又怎麼樣?難道你一個人就想幫助他們嗎?」

    冰鋒這麼說,顯然也搞清楚狀況,知道這名忽然出現的白髮青年是魔法異能者,同時也聽出他的話中,有想要保護這些魔防局成員的可能。

    在一旁默默觀看的德古拉伯爵,雖然覺得要不要處理車上的魔防局成員,還是處理眼前忽然出現的白髮青年他都無所謂。

    只是他已經看出冰鋒以外魔導世界的成員,因為白髮青年傲慢的態度,身上都散發出魔力流動,他們似乎都有想要和冰鋒一起,動手對付這白髮青年的跡象。

    不過,只有鬥鯊看起來有點搞不清楚狀況,面對忽然出現的白髮青年露出一臉茫然的表情。

    白髮青年面對冰鋒的問話,還有其他魔導世界成員惡意的視線注視,他完全不受到任何影響,很明顯一絲絲的緊張與恐懼都沒有,反倒態度輕鬆的從牛仔褲的口袋中,拿出看起來像是徽章的東西,別在圍巾上後才回答冰鋒的問題。

    「是啊!我一個人就夠了!」

    聽見白髮青年說完,看清楚他圍巾別上的徽章後,冰鋒身旁的鐮爪忍不住驚訝的說。

    「這傢伙,是魔防局的人!」

    鐮爪不自主的脫口而出後,其他魔導世界的成員才注意到這件事,張口露出驚訝的表情。

    「……是嗎?原來是魔防局的人啊!」

    不過知道白髮青年是魔防局的人後,冰鋒卻忽然一臉高興的笑起來。

    隨後聽見冰鋒接下來的話,德古拉伯爵才明白他露出笑容的理由。

    「那麼我就好好的折磨你,你這魔防局的走狗!」

    像是配合著冰鋒,除了鬥鯊還有德古拉伯爵以外,在場的所有人一同靠近白髮青年身邊,將他包圍起來向他發起了攻擊。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