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二章 聚集的眾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就是這裡嗎?」

    「沒錯,在下看得很清楚,你的同伴就是走進了這小公園裡。」

    炎辰陽在飛鷹順的帶領下,在季節路三段的路段旁,來到小公園的出入口面前。

    視線看進左右圍牆之間形成的出入口,發現在這裡種植許多樹木與花草的場所當中,炎辰陽只能看見許多小孩子在這裡玩耍。

    難道藍水星她該不會閒來沒事,在這裡和一堆小孩玩吧?

    雖然以藍水星的年紀,已經到了根本不會和一群十幾歲小孩玩耍的歲數,但是對她性格的了解,炎辰陽還是忍不住想像起這種可能。

    「好吧!那我進去看看!」

    炎辰陽想反正在這裡猜測也沒用,不如親自進去查看一下,才會知道藍水星是不是在這裡。

    不過炎辰陽才剛踏出幾步,聽到在小公園外不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

    「炎辰陽先生!」

    聽這呼喊的聲音,炎辰陽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是律翡翠的叫喊聲。

    炎辰陽轉頭往右邊的人行道上看過去,發現除了律翡翠還有應當跟在一旁的墨守哲以外,他們身後也還跟著阿宅與阿滿兩人。

    看見律翡翠他們跑來身邊,炎辰陽並發現只有他們四人來到場,顯然也能輕易知道他們也還是沒找到藍水星。

    「怎麼,還是沒找到?」炎辰陽問。

    「是的!那炎辰陽先生你呢?」

    面對律翡翠的問話,炎辰陽看往一旁的飛鷹順說:「這傢伙告訴我,妳那藍同學可能跑進了這小公園裡,我剛剛才正要進去看看。」

    「哎,真的嗎?」

    「是的!」

    炎辰陽剛回答完這件事,律翡翠他們的視線跟著看往飛鷹順的身上,然後當事人也絲毫不感到介意與害羞,非常熱情的招手向他們自我介紹說:「你們好,我是飛鷹順!是魔防局所屬的季節路區域的管理員。」

    「飛鷹順先生你好!」面對飛鷹順的自我介紹,律翡翠他們倒是很快也很熱情的客氣回應。

    看見他們雙方招呼打完,炎辰陽一點都不想拖延時間的催促說:「快點進去找她吧!我可不想繼續為了找她,浪費我太多時間。」

    「好!」律翡翠他們一致認同的回應。

    正當炎辰陽開始帶頭想要進入小公園,忽然聽見小公園對面,好像傳來緊急煞車後又傳來汽車碰撞的一連串響聲。

    「這是什麼聲音?」

    律翡翠忽然有點驚嚇到的這麼問,讓炎辰陽有種不好的預感。

    炎辰陽立刻踏步進入的說:「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

    冰梁玥視線冷靜的看著被冰凍的貨車,即使內心清楚剛剛再慢一秒有被貨車直接撞上的可能風險,但是他現在思考起來仍不會感到任何驚恐與畏懼,反而平靜的覺得能夠擋下來這是理所當然事情。

    身為魔防局的王牌階級,他就是對自己這麼有自信,而且一點懷疑都沒有,甚至還認為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事物能夠突破他的冰凍。

    冷眼看著貨車上的駕駛,還一臉驚嚇的發呆坐在駕駛座上。只看了一下子,冰梁玥打算先不理他,轉身回頭觀望想看看小男孩的安全狀況。

    小男孩似乎也看見了剛剛的狀況,冰梁玥看他雙手雖然拿著皮球,但是表情卻呈現呆滯的模樣,顯然還反應不過來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對此,冰梁玥則在小男孩面前單膝跪地的蹲下,露出輕微的笑容摸摸他的頭頂,只這樣對他解釋著。

    「小弟弟,以後別再靠近馬路旁玩球了!否則哥哥下一次可沒把握救到你喔!」

    冰梁玥親切的對他說完,小男孩先是搞不清楚狀況的發愣一下子,然後又看了冰梁玥身後被冰凍的貨車,才稍微搞清楚狀況的有些猶豫的對冰梁玥說:「……謝謝大哥哥!」

    「不客氣,快點離開馬路吧!我身後司機先生還要通過呢。」

    「嗯!」

    聽了冰梁玥的話,小男孩點點頭看似明白後,這才轉身奔跑回到了小公園裡頭。

    冰梁玥看見小男孩徹底離開自己的視野當中後,他才緩緩的站起來,轉身回頭冷眼觀望被冰凍的貨車,伸出手碰觸車頭前的冰凍結晶,將冰凍在貨車車頭的無數冰錐形成的美麗冰晶花朵,使其破碎化成無數的冰晶,進而分解成寒霜粉塵消散在吹過的風中。

    看見冰凍的結晶被解除,貨車駕駛仍然保持驚恐的表情,向冰梁玥投射出茫然的眼神。

    對於駕駛的這種反應,冰梁玥只是冷冷的對他說:「下次開車經過這裡時,記得請減速開慢一點。」

    然後冰梁玥說完這句話,人就瀟灑的轉身走回到人行道上,然後才回頭冷眼看著駕駛的反應,貨車的駕駛才又像是被驚嚇到一樣,迅速的開車從冰梁玥眼前離開了。

    看見危險事件的結束,冰梁玥忍不住感到放鬆一笑,轉過身正想離開這裡回去休息時,看見一名藍髮女生一臉訝異的站在他眼前。

    「哇!沒想到你這麼厲害啊?」

    看見她出現在眼前,冰梁玥笑不出來了。

    糟糕,忘記她的存在了!

    剛剛因為小男孩實在是急迫需要救援,冰梁玥才不得不出手。

    不過如今展現出能力給她看見,恐怕再怎麼笨的人,都應該要看得出來,眼前的人就是冰雪王子。

    看來是瞞不住了。

    冰梁玥內心無奈的想要等待,眼前藍髮女生接下來可能的反應。

    然後藍髮女生如同冰梁玥預料的可能,隨後一臉驚覺的說:「該不會你是……!」

    果然是這樣!冰梁玥光聽她開頭說出的話,不用猜也知道她接下來會是說出那些話。

    當冰梁玥正在思考被拆穿身分以後,該要怎麼應付這名眼前的藍髮女生時,沒想到她接下來說出的話差點讓冰梁玥跌倒。

    「你冰雪王子的粉絲對吧!」

    看見她一副我真是聰明的得意表情說出這種話,冰梁玥茫然的真的不知道該要怎麼反應。

    到底是怎麼樣的思考邏輯,才能讓妳得出這種答案啊!冰梁玥在內心當中大大吐槽,但是壓抑不住對她詭異思考能力的好奇心,於是冰梁玥認真的對她開口問。

    「……難道我在妳眼中不是像是冰雪王子嗎?」

    冰梁玥雖然覺得自己的這問題很蠢,正常普通人剛剛見到他的表現,應該就要看出他就是冰雪王子。

    不過如今眼前有人硬是有不同的答案,冰梁玥很想知道她到底會怎麼回答。

    聽了冰梁玥的問題,沒想到藍髮女生出乎意料的果斷回答。

    「完全不像!」

    「……。」

    冰梁玥真的無言了,雖然他並不會自豪得意,自己時常被女性稱讚長相,但是難道眼前的藍髮女生,完全不會靠外表去判斷一個人嗎?

    「那妳認為怎麼樣的才是冰雪王子?」

    聽見剛剛的回答,好奇的冰梁玥雖然早就在內心裡預料,藍髮女生接下的答案會有多麼荒唐。不過接下來冰梁玥覺得自己還是小看了她的詭異思維。

    「當然是要頭戴王冠,騎著一匹白馬的人才是冰雪王子啊!」藍髮女生依然自認為聰明得意的說著。

    ……那是白馬王子好嗎?冰梁玥實在很不想再吐槽了,怎麼會有人抱著天馬行空的幻想,擅自認定那個人一定會長那個樣子了啊?

    冰梁玥現在真的開始懷疑,即使現在當她的面強調,說出承認自己是冰雪王子的事實,恐怕她還是會說出不相信的話等等。

    面對這個無俚頭的女生,冰梁玥開始煩惱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掙脫這纏人的女生時,在這不遠處忽然好像有人正在找到人似的叫喊著。

    「啊,是水星!」

    聽見這喊聲,冰梁玥疑惑的沿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然後就看見兩名都戴眼鏡的一男一女,腳步匆匆來到藍髮女生的身邊。

    「終於找到妳了,水星!妳到底在這裡做什麼!」

    首先由戴方框眼鏡的黑髮男性青年,開頭就以有點像是在抱怨的口氣,稱呼藍髮女生為水星並與她說話。

    「哪有做什麼,當然是在找冰雪王子啊!」水星理所當然的說。

    妳已經找到了不是?在一旁觀看的冰梁玥,默默的在內心當中對她糾正。

    然後不等黑髮青年回話,水星反倒像是在訓話接著說:「倒是小哲你,終於迷路回來了是吧!」

    「什麼叫我迷路回來了?」聽見水星這種說法,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黑髮青年只是一臉無奈的苦笑,並不再多話些什麼。

    隨後開始換綁束一對辮子的綠髮女生說:「總之,能夠找到水星妳真是太好了!我們先去跟大家集合吧!大家都很擔心妳呢!」

    對此水星表情竟然有些無奈的抱怨說:「好吧!既然小律都這麼說,那就沒辦法了!真是的,你們這些男生真靠不住,幸好有小律在照顧你們,要不然你們走失迷路,事後還要我特地操心的去找你們。」

    迷路的不是妳嗎?

    冰梁玥雖然有點搞不清楚他們之間的狀況,不過他也看得出不管從何種角度來看,以道理邏輯來說明的話,比起一群人稱呼為走失迷路,一個人才更像是走失迷路吧?

    「好啦、好啦!快點走吧!」

    對於水星的回話,催促說話的眼鏡少女只是面露無奈的苦笑,對於她無這種無俚頭的說話性格,顯然已經非常的習慣。

    看見藍髮女生水星,跟在她兩名同伴身後一起離開遠去,冰梁玥隨後反應過來一愣,現在才驚覺到不知不覺竟然被她給甩開了。

    沒想到現在竟然已經不用煩惱該怎麼甩開她了?

    理解到這一點的冰梁玥,慶幸水星的同伴來得正是時候,免去他多餘的煩惱之苦。

    感覺到重獲自由的冰梁玥,內心當中忍不住欣喜高興,但是表情仍然冷酷的毫無變化,看著水星離去的身影站著思考了一下,便轉身決定離開小公園的圍牆外圍然後回家去。

    ******

    「啊!看到她了!」

    炎辰陽和飛鷹順等人從小公園別處找尋完,途中聽見律翡翠叫喊著似乎是找到藍水星,於是隨後跑過來以後,就看見律翡翠還有墨守哲兩人身後,終於找到藍水星並帶她過來。

    「終於找到妳啦!藍同學。」

    看見她,炎辰陽內心當中是鬆了一口氣,但是面對她卻是故意露出像是在說妳就算現在繼續迷路,我還是無所謂不在乎的表情。

    不過沒想到一見面,藍水星就雙手叉腰,開頭就以一副自己就是大人模樣與口吻訓斥說:「哼,真沒用耶!不良警衛,沒想到你們竟然會迷路,還要小律辛苦的帶領找過來?都幾歲的人,都讓我忍不住替你們擔心你們的將來了!」

    走失的難道不是妳嗎?無奈的炎辰陽默默的在內心糾正她的話,對她這種思考邏輯已經懶得開口回應。

    藍水星回來後,觀看在場的人基本上又重新到齊,讓炎辰陽面向她正想開口問話她是不是還想繼續找尋冰雪王子的時候,沒想到藍水星立刻注意到他們這些人當中有她不認識的一人,看向那個人口氣疑惑的問出話來。

    「喂!這個看起來像是忍者的可疑人物是誰?」

    看藍水星已經注意到飛鷹順,炎辰陽正想開口簡單的對她解釋,反倒是飛鷹順很主動熱情的搶先回應,省去了炎辰陽多餘的口舌。

    「妳好!初次見面,我是飛鷹順,是管理這區域的魔防局成員!請小姐多多指教!」

    對於飛鷹順的自我介紹,炎辰陽以為藍水星接下來會說出奇怪的問話與回應,沒想到看到她的反應卻是不發一語,眉頭深鎖擺出非常疑惑的表情,將視線看往對準飛鷹順的臉上明顯思考起來。

    「……請問小姐,我有說錯什麼嗎?」

    對於藍水星異樣的視線,看飛鷹順很理所當然的注意到了,並以有點難堪避免得罪她的口氣謹慎問話。

    「嗯………。」

    藍水星視線繼續死盯著飛鷹順,像是在思考當中一樣發出嗯的長音,根本沒有回答飛鷹順的問話。

    「……請問炎辰陽閣下,這位小姐到底是?」

    都逼得飛鷹順都不知所措,眼神無助的看往炎辰陽,讓炎辰陽無奈的抓抓頭,都想開始對藍水星開口問話,問她現在到底是在做什麼的時候,藍水星終於面對飛鷹順說出話來。

    「難不成你這忍者控是冰雪王子嗎?」

    不知從何思考出來的結論,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有點反應不過來,然後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

    對於這忽然的問題,飛鷹順表情為難的回答說:「不好意思小姐,雖然我不知道妳是怎麼想的,但是如果妳要找傳聞中的冰雪王子,那個人並不是我。」

    「是嗎?我看也是!」對於飛鷹順的回答,藍水星竟然不是繼續質疑的追問,反倒莫名的認同說著,低著頭看起來又思考了起來。

    藍水星剛才的回答,炎辰陽雖然能很簡單的猜測的想出,因為飛鷹順剛剛有說明他是魔防局的人,然後又是負責季節路這附近區域的魔法異能者,所以才能說出剛剛這簡單的推論。

    不管理由如何,看見藍水星莫名的陷入思考當中,無法理解的炎辰陽想只好打斷她的思考,問起眾人這一趟過程的重點。

    「喂!妳在想什麼?難道是想還要不要繼續找冰雪王子嗎?」

    不知道她是怎麼想,不過炎辰陽本身已經不太想找下去,幾乎半天下來,光是陪伴藍水星到處晃本身就是一種折騰,更何況剛剛還在忙碌的要找尋走失的她,這一趟如果可以說是遠足的話,那麼現在已經是走得身心都非常疲憊夠本了。

    沒想到聽見炎辰陽問話,藍水星看過來面無表情說:「不用了,我已經不想找冰雪王子了!」

    不過這樣的回答反倒讓炎辰陽有點意外的說:「哎,真的嗎?」

    「是的,找了一個早上我已經累了。好了,小哲!請我們吃中飯,然後就直接回家去!」

    藍水星話說完就隨便看往某個方向,又開始擅自的帶頭走起來想要離開小公園。

    表情無奈的同行眾人只好陸續跟上藍水星的身後行走,對此炎辰陽則要在跟上以前,看往一旁的飛鷹順面對說:「好了,感謝你的幫忙,在下先生!我已經原諒你了,你現在可以走了!」

    炎辰陽想說反正已經找到藍水星,對於飛鷹順出手攻擊試探的事情也不是這麼在意了,於是就隨便對他說說想要打發他走。

    沒想到飛鷹順卻是有點高興的追問說:「那麼炎辰陽閣下,是願意和在下交個朋友了?」

    聽到飛鷹順提起這交友這檔事,炎辰陽全身一抖內心忍不住訝異起來,才尷尬的發現自己竟然把答應他的這件事給忘了。

    不過炎辰陽也不介意與他交友,拿出自己的智慧手機,面對飛鷹順有點尷尬的苦笑說:「那好吧!我們快點來交換電話號碼。」

    ******

    「這裡就是新葉市的魔防局嗎?」

    現在的時間已經來到下午的黃昏時刻,新葉市魔防局雄偉的建築面貌,在西方的陽光映照下,如同現代堡壘的建築外觀,現在感覺好像昇華成金色的魔幻城堡。

    身為魔導世界的十王之一,雷槍身披黑袍站在新葉市魔防局對面的公寓屋頂上,面無表情的將視線朝下觀望魔防局,並輕聲的像是在確認般的說出這句話。

    此時的他,黑袍的連帽已經被高處吹過來的風給掀開,藍莓色的中分頭髮有些凌亂卻又不失柔順的被風吹拂擺動。鐵灰色的雙眼充滿了冷靜的思緒,裸露額頭的面貌充滿了穩重,讓人看得出他為人相當的沉著。

    「沒想到是雷槍你先來啦!」

    忽然聽見這調皮口氣與纖細的嗓音,雷槍以一點都不意外的表情回頭一看,發現到除了他以外的第二位魔導世界十王之一,擺出孩童笑容的黃蜂也跟著到達現場。

    如今雷槍已經聽說知道,黃蜂性別是純粹的男性,但是脫下袍帽的他卻以一副年輕十二歲左右的孩童外觀,留了一頭除了臉以外都包覆他整顆頭的長髮,很明顯刻意打扮像是女孩子的模樣。

    雖然不知道黃蜂是怎麼看待他自己的外貌,不過雷槍對他私人的事情並不感興趣。

    對於黃蜂的問話,雷槍並不打算回話,只是回頭看他一眼,便再度將視線看回到新葉市魔防局的建築體上。

    「怎麼了?我不是聽說你和骷髏與黑魔她們很要好嗎?我怎麼沒看見她們?難道你被拋棄了?」

    雷槍的不回應並沒有讓黃蜂感到介意,他依然自我的繼續對雷槍說話,並一邊慢慢的走到身旁。

    「黃蜂,這跟你無關!」

    雷槍回答的堅決,冷漠的口氣感覺就像是在對一個陌生人說話。

    「啊,別回答的這麼無情,雷槍!好歹我們都是同一組織的成員,不要態度這麼孤僻嘛!」

    在一旁的黃蜂雖然用他孩童般天真無邪的笑容,抬起頭來在雷槍耳邊說著。不過雷槍他可以很確定,即使不用特意去移動視線去看也猜得出,他黃蜂現在擺出的是一副極度虛偽的笑容。

    「你到底想說什麼?如果只是想找我聊天,勸你還是放棄這念頭吧!」雷槍依舊冷漠的說,並回了一眼刀刃般的視線與黃蜂對上。

    「哇啊!好可怕、好可怕!」

    黃蜂動作故作驚恐的面對雷槍退後三步,但是表情卻是調皮狡猾的邪笑。

    看著黃蜂這副模樣與態度,雷槍內心並不感到介意與排斥,視線依然繼續看往魔防局的建築身上。

    黃蜂繼續說:「哎呀!真是的,果然跟骷髏那傢伙是一夥的,連態度都這麼不討人喜歡。」

    「那是因為,你這傢伙只會讓人覺得噁心!」

    開口說話的並不是雷槍。雷槍聽見聲音回頭一看,看見一名穿黑袍身形強壯的男人,從後方高高跳躍出來踏上屋頂,腳步聲有些沉重走到雷槍身後。

    看這一臉粗獷與正直的眼神,雷槍幾乎連想都不用想,一看就知道是魔導世界十王之一的銀騎。

    「什麼!你一來就想要跟我吵架嗎?」

    因為銀騎也來到現場,本來就跟他處不來的黃蜂,看見他出現就先立刻罵起來。

    不過銀騎並未理會他,直接開口面對雷槍問起話來:「看來只有我們先來呢!雷槍,黑魔和骷髏到哪去了?」

    眼見銀騎面對自己說話,雷槍轉身面對他毫不猶豫理所當然的回應說:「骷髏帶著黑魔到這裡附近去逛街購物了!」

    「喔,是嗎?果然是女人會做的事情。」

    但是聽見雷槍的回應,黃蜂明顯不滿的插話說:「為什麼同樣的問題,你只回答這個傢伙卻又不回答我啊?」

    視線連轉都沒有轉的雷槍依舊不理會他,與其同時反倒是銀騎代替他回答說:「我剛剛說過了,你很讓人覺得噁心!」

    「你這混帳傢伙!我看今天不把你打到哭著叫媽媽,你是學不會尊重人了!」黃蜂已經完全不掩飾情緒,明顯激動的生氣起來。

    「哼!誰理你,這裡可是敵方大本營的面前,你這麼沉不住氣,小心將我們的計畫搞砸。」銀騎絲毫不受挑釁影響的冷漠回應。

    「嗚!」聽銀騎這麼一提起,黃蜂倒是自覺無理說不過他,雖然一臉不服氣但還是閉上嘴壓抑住接下來想說的話。

    「今天是怎麼了?沒想到最不準時的傢伙,今天也提早來了!」

    高空上傳來說話聲音的同時,空氣交雜捲動的聲音也在此刻響起,抬起視線看過去的雷槍就發現,一團烏黑的煙霧螺旋般捲動到屋頂地面上,然後凝固形成一名身穿黑袍駝背的人型。

    「又一個惹人厭的傢伙出現了!」

    黃蜂咬牙的舉起雙手握拳,面對這身形駝背的傢伙說,隨便想也知道是十王之一的鬼霧到場。

    不過來到的鬼霧,並沒有理會黃蜂說些多餘的廢話,走過來到雷槍與銀騎面前,直接開口切入今天的重點。

    「雷槍和銀騎都分配好部屬了吧?」

    「都準備好了!」銀騎說。

    「沒問題。」雷槍口氣低沉的說。

    「呵呵!是嗎?那麼請雷槍通知骷髏和黑魔可以準備了,等會一到晚上就準時進入備戰狀態。」

    「我知道了。」

    「你這混帳,竟敢忽略我!」

    當被鬼霧刻意無視的黃蜂,開始大聲叫囂的時候,雷槍回頭重新將視線看往新葉市魔防局的建築體上,在心中默默的想著一段話。

    希望他們能夠注意到。雷槍真心祈禱的想著。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