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十五章 可疑的人物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以上有關魔法異能的知識就先教到這裡,綾曉優小姐妳明白了嗎?」

    看紅蓮楓一副認真的神情,背對黑板卻手握粉筆指向黑板上好幾行文字這麼說,綾曉優沒有多做猶豫很明白的點頭說:「我明白了!」

    綾曉優真心覺得紅蓮楓教得很清楚很用心,幾乎沒有需要重複發問才能搞懂的問題,讓上過大學聽過那些老師教課的她,都忍不住想像起如果紅蓮楓去當老師,或許應該是個好老師。

    「是嗎?那好!接下來我們來進入魔力技能的教學。」

    終於要開始這個階段了嗎?綾曉優有點忍不住心急,雖然她想早點學會魔力封閉這項技能,不過好像有許多前置技巧要學習,恐怕沒那麼快會進展到此階段。

    「第一個要學的技能是魔力衝擊,是把魔力集中在手上,藉由觸碰對方身體的方式,將魔力注入對方體內引爆,來排除消耗對方身上的許多魔力。」

    「聽起來好像挺簡單的?」

    「嗯,說起來是很簡單,不過要將魔力引出體內,基本上比直接施展魔法異能來得困難兩三倍。」

    「哎,真的嗎?」綾曉優感到訝異,她以為抽出魔力會和施展念力一樣簡單,雖然她到現在還搞不懂所謂的魔力是長什麼樣子。

    「總之,用說的綾小姐可能會聽不懂,但是主要的如果要學會魔力衝擊,就要懂得學會將魔力從體內抽出或釋放。我先來示範給妳看。」

    站在講台上的紅蓮楓,輕鬆簡單的完全沒有任何複雜的前置動作,只是平凡無奇在綾曉優眼前,緩緩舉起右手掌將掌面朝上以後,一團青綠色的光芒直接浮現出掌面,像是立體投射出的星光球體一樣,耀眼的閃閃發亮著。

    「啊!這就是魔力嗎?」

    「沒錯,就如妳眼前所看到的,魔力是一種光狀態的無形能量,可說是用來施展魔法異能的燃料,好比天然氣可以引發火焰一樣。」

    「原來如此,那麼魔力的顏色就是綠色的光芒嗎?」看著這有點漂亮的光芒,綾曉優感覺自己因為看見新奇的事物,讓情緒有點興奮起來。

    紅蓮楓搖頭說:「不,魔力的顏色基本上是因人而異,大多都不脫離七彩顏色的範圍,像我就是青綠色的魔力。另外順便一提,梓吟樂的話,她是紫色的魔力。」

    「原來如此!」綾曉優理解的點頭說著,然後忽然想到並好奇的問說:「那麼炎辰陽他又是什麼顏色?」

    「炎辰陽嗎?他是的魔力是火紅色。」

    「是嗎?這麼說來,個人的魔法異能的能力,會跟魔力的顏色有關係嗎?」

    綾曉優這麼理解,畢竟一聽到紅蓮楓說炎辰陽的魔力是火紅色,然後他魔法異能又是火焰的能力,恐怕照這種邏輯來推理,很多魔法異能者的魔力顏色,可能很簡單就可以猜出來了。

    可是紅蓮楓卻否定說:「關於這一點的話,並不完全是這樣,雖然有些人的魔法異能,施展出來的狀態跟魔力顏色都一樣,但是只限與少數人有這種特性,大部分魔法異能的顏色跟魔力顏色,呈對立的現象很多。」

    「這樣啊?那我來試試看我的魔力是什麼樣子!」

    開始躍躍欲試的綾曉優,也有模有樣的自己舉起手來,手掌也朝上照著平常使用念力的感覺,嘗試將魔力給釋放出來。

    不過大約過了幾十秒,綾曉優面露尷尬的問說:「不好意思,我發不出來……。」

    綾曉優嘗試後才發現,雖然感覺到手掌上傳出念力的流動,但是魔力卻像是封閉在身體裡面流動一樣,怎麼逼也逼不出來。

    「沒關係,不用特別在意,本來新人一開始也掌握不到那種感覺!」紅蓮楓走下講台,一邊說一邊走綾曉優的面前。

    「因為使用魔力必須要靠個人的感覺去體會,所以要是一個人想要練出將魔力抽出體外,必須要花很長的時間。」

    紅蓮楓接著舉起一隻手掌朝上,合併五指輕碰綾曉優舉起的手掌背後。

    「但是要是有外人的幫忙,就能很快抓到那股感覺!」

    這時綾曉優感覺到另一股魔力直接湧進自己的手掌,將正在流經手掌中的自己體內的給魔力逼出,像是水流衝撞水流一樣的感覺,然後綾曉優就看見自己的手掌面上,發出的白色的微微光芒。

    「哇!這就是我的魔力顏色嗎?」

    綾曉優感到驚奇,雖然不是靠自己的力量,但是首次看見自己的魔力,從手掌面上發出光芒,忍不住露出雙眼驚奇的表情。

    不過魔力光芒還沒發出多久,紅蓮楓放下自己的手掌,發現手掌面上的光芒迅速的黯淡消失,綾曉優有點禁不住失望。

    「有記得感覺嗎?」

    「嗯……大概?」綾曉優不太確定的說。

    「是嗎?先再嘗試一遍吧!要是還抓不到感覺,我會再繼續剛剛的動作,明白嗎?」

    「明白!」綾曉優口氣肯定的回答。

    ******

    「哼~哼!」

    現在藍水星仍然獨自一人哼著歌,走在人行道上往前進,完全沒有注意到炎辰陽他們根本沒有跟上來。

    「喂!有沒有發現了?」

    不過直到藍水星想到要開口問炎辰陽他們,有沒有感應到冰雪王子位置的時候,她才回頭一看張口露出訝異的表情,停下腳步呆愣在原地。

    「唉?奇怪!小律他們呢?」

    藍水星感到迷惑,她完全不知道律翡翠和炎辰陽他們,是在什麼時候與時間不見的。

    不過隨後她想了一下,也許炎辰陽他們還在附近,於是嘗試的轉身面向來程的路上吶喊。

    「喂!小律、不良警衛、阿宅、阿滿、小哲你們在哪啊!」

    藍水星就在周圍經過的行人疑惑的眼光之下,持續大約喊了七到八遍以後,沒聽到炎辰陽他們的回應呼喊,藍水星才開始感到驚恐的理解到一件事情,舉起雙手抓起頭來進而使得臉色變得難看。

    難……難道說!

    藍水星快速思考現在的狀況,現在只有她一個人在這裡,而炎辰陽他們則通通不知道到哪裡去,所以總結現在的情況來講,結果只有一個。

    所以說……。

    藍水星的表情變得嚴肅,她知道現在面臨非常嚴重的情況。

    那情況就是……炎辰陽他們通通都迷路了!

    「什麼嘛!真受不了他們!」

    藍水星忍不住開口抱怨,想他們都這麼大的人了,竟然還會走失迷路,丟不丟臉啊?

    不過要回頭找他們嗎?

    藍水星開始認真的低頭思考這個問題,不過她思考了到最後,她決定……。

    還是繼續找冰雪王子好了!

    藍水星想他們都已經是大人了,應該是不用人幫忙帶路就能找過來,然後距離季節路第三段的盡頭也不遠了,找到尾巴再來轉頭走回去找也不遲,到時候也就能與他們碰上。

    這麼決定的藍水星還是選擇繼續前進,不久就如願的走到季節路的盡頭,看見新的路段與來到下一路段的路標告示板面前,左右觀望一下還是沒發現看似冰雪王子的人存在。

    「唉!回去吧!」

    毫無收穫的藍水星面露無奈的表情搖頭嘆口氣,才剛轉身想要回頭走回去找炎辰陽他們的時候,忽然注意到在自己旁邊的斑馬線對面有一座小公園。

    「哎!那裡是?」

    藍水星觀看著忍不住開始好奇,發現那座小公園周圍有構造簡單且矮小的圍牆,從圍牆上頭冒出的茂密樹葉也不少,貌似有幾十棵樹木聚集在內部,還有可以聽見小孩的玩鬧的叫喊聲不時的傳出。

    「看起來好像很好玩!」

    藍水星只是這麼覺得,沒有多餘的考慮,看見對面剛好綠燈,並且左右的來車也剛好緩慢停在斑馬線的左右旁,讓她毫不猶豫的穿越斑馬線進入小公園裡。

    ******

    「有看到嗎?」

    炎辰陽他們來程沿路左右觀察,並都口中不時的叫喊藍水星的名子,然後也來到季節路的盡頭末端。

    炎辰陽這麼說著看向前方的路段,發現了下一路段的開頭,有一根鐵桿立起的一片路名告示牌,讓炎辰陽一看就知道再往前走,就脫離了季節路的範圍。

    該不會,那位藍同學沒發現這面告示牌,傻傻的又往前走了吧?

    以炎辰陽對她的理解來說,藍水星確實是一副天真無知到可能連這種簡單的事情都會忽略。

    不過真是這樣的話,難道要往前找嗎?

    這項可能的選擇,炎辰陽還沒在心中確定起來,律翡翠與墨守哲他們的回應,就打斷了炎辰陽接下來的思緒。

    「我沒發現水星!」律翡翠轉身看過來說。

    「我也沒看見!」墨守哲一臉無奈的搖搖頭說。

    「我們也是!」阿宅代替了阿滿一起回答。

    看他們的表情都有點焦慮的將視線都投射過來,炎辰陽思考一下首先提出意見的問說:「我們要回頭找回去嗎?」

    在場的同夥們對於炎辰陽的提議,短時間都一臉拿不定主意的考慮起來。

    不過很快的,由墨守哲優先思考出結論說:「我認為水星應該還在附近,不如我們先分散開來在這周圍尋找,最後找到了就在這裡集合如何?」

    炎辰陽點頭說:「這主意是不錯,不過難道你不認為她不會走過頭,需要我們繼續往前找嗎?」

    炎辰陽覺得墨守哲身為藍水星的朋友,考慮出的可能一定有他的道理,但是從平常看藍水星她的樣子,迷糊走過頭是有可能的。

    對於炎辰陽的猜測,墨守哲苦笑的說:「也是有這可能,不過我相信水星不可能沒看見前方的告示牌,再說我們都和她走散的情況下,她應該還是會想回過頭來找我們,再來考慮走過季節路到其他路段尋找。」

    不過炎辰陽對此就反駁說:「如果是這樣,那我們過來的時候就應該看見她了才對,何必在這裡思考她跑到哪裡去了?」

    「……說得也是。」炎辰陽說出他的想法,墨守哲都不得不認同的低頭認真的思考起來。

    但是律翡翠卻贊同墨守哲的意見說:「炎辰陽先生,我認為照墨守哲一開始提出的主意比較好!水星應該還在附近,只是一定有什麼吸引水星的東西存在,才有可能讓水星離開這個路段。」

    「……如果是這樣,那妳認為那會是什麼東西吸引她走呢?」

    「這個……。」

    看連律翡翠都猶豫無法確定的模樣,顯然可以知道就算他們是藍水星最好的朋友,對於掌握藍水星的思考邏輯與行為舉動,可能常常都讓他們搞不清楚緣由而傷透腦筋。

    「算了!那就照墨同學的意見,我們來分成三組來在這附近找好了!」

    炎辰陽想反正再這樣焦慮的爭論下去,也不一定會等到藍水星出現,不如先照她最好兩名朋友的意見,在這附近找一找或許真能發現她也說不定。

    「也只能這樣了!」墨守哲認同的說。

    「那怎麼分組呢?」律翡翠問。

    「很簡單,妳和墨同學一組就行了,另外阿宅和阿滿一組!」炎辰陽表情認真的用手指指示。

    「我們知道了!」阿宅與阿滿有默契的一起回答。

    「那麼我就一個人,開始找吧!」

    炎辰陽一說完馬上就轉身,走過季節路的路尾,踏上新的一條路線直接往前尋找藍水星的下落。

    墨守哲與阿宅他們兩組,也沒有再多話各自散開,前往他們認為水星可能會出現的位置或方向。

    炎辰陽他一路往前走一段距離後,回頭看一下發現墨守哲他們已經消失在自己的視野中,他們的身形恐怕都潛入在這路上的行人當中。

    炎辰陽回過頭來,往前左右看看,發現前方不遠的店家建築之間,有一條挺狹窄的小巷,炎辰陽絲毫沒有任何猶豫,走個五六步的距離直接轉入這條巷子當中。

    走入這條巷子後,炎辰陽筆直走了一段距離,轉個彎再進入另一條巷子,並走到這條巷道的中間,四處的抬頭環望確定這裡不會有任何行人經過後,才深深的吸一口氣,朝天開始大聲說話。

    「鬼鬼祟祟的傢伙,給我滾出來!我知道你在附近!」

    雖然說找出藍水星,是目前首先最重要的事項,不過當有人一直在附近,像是蒼蠅一樣動不動就在騷擾,任誰都會感到厭煩想要驅趕。

    「……看來你終於注意到在下我了嗎?」

    陌生的聲音忽然的傳出,似乎是一名男人的聲音,在這條巷子中迴響,不過他人卻還是沒有現身。

    「你刻意的放出魔力流動,不時的想要引起我注意,難道你不是想引誘我獨自與你見面嗎?」

    在炎辰陽開始感覺到第一次發出的魔力流動後,接下來開始尋找藍水星的過程當中,這股相同感覺的魔力流動,卻是有間隔時間的接二連三讓炎辰陽感應到,同時卻讓同行當中的阿宅與阿滿完全沒有注意到,至此注意到這件事的炎辰陽判斷有人刻意在引誘自己。

    如今做出這種事情的可疑人物,現在已經發出聲音回應,炎辰陽想是時候該好好告訴他,做出這種跟蹤騷擾的行為是有多麼的惹人厭。

    「快出來吧!讓我好好聽聽你的理由,如果理由無法讓我滿意,我可是會好好的教訓你,讓你別再做出這種討人厭的跟蹤行為。」

    不過沒想到對方像是也覺得有錯一樣,口氣訝異不好意思的回答說:「哎,惹你生氣了嗎?真不好意思,其實在下也不太想這麼做!」

    對方接著繼續說:「但確實如同你猜到的一樣,在下只想與你獨自見面,不想給任何人知道!」

    「理由呢?」炎辰陽疑惑的問。

    「那就是……和我一決勝負吧!」

    對方話說完,他身上發出的魔力流動立刻讓炎辰陽感受到位置,炎辰陽當下反應過來抬頭往正上方一看,然後就看見一名黑影跳出屋頂,在半空中四肢敞開在眼前迎面飛落。

    ******

    「哈哈哈!這裡挺有趣的嘛!」

    藍水星在這小公園裡逛了一段時間,看見了不少當地景物,其中包含大象溜滑梯、樹藤造型的盪鞦韆、蝸牛蹺蹺板、可供小孩堆沙堡的遊玩沙灘等等,令她覺得新奇有趣。

    「……唉,小律他們也在這裡就好了!」

    雖然這裡確實有趣,不過藍水星感覺好像沒有人可以一起分享,總覺得有種空虛與無聊的感覺從心中浮現。

    再看看周圍有許多小孩玩鬧,大人們在樹蔭下乘涼聊天,老人在空矌的地方跳健身操,看看這些全都一群人聚在一起的模樣,讓藍水星這種空洞的感覺更加強烈。

    想到這裡,藍水星忍不住舉起雙手拍拍臉頰說:「啊!不行,我可是大人了,怎麼能怕寂寞呢!」

    藍水星開口鼓勵自己,想要消除內心那種無聊的感覺,同時轉移注意力想要在這裡找找看有沒有冰雪王子。

    不過一想到冰雪王子,藍水星才忽然驚覺的想起一件事。

    「對了!沒有不良警衛他們,要怎麼找冰雪王子啊?」

    想到這一點,藍水星煩惱的抓起頭髮來,眼神看起來有點焦慮的左右觀望一下子,接下來才像是腦中忽然開了一盞燈一樣,一臉驚喜的表情想到,可以解決炎辰陽他們不在也能找冰雪王子的方法。

    「找人問不就行了!」

    藍水星得出這項結論,並真心覺得自己真是天才,開始觀望周圍這裡的當地人,看看哪一個人看起來好像知道冰雪王子。

    於是藍水星就這樣視線掃過隨機尋找,看了一下在場的可能人選,最後視線焦聚定住在某一個人身上。

    「他看起來好像知道?」

    藍水星看見的人正坐在一棵樹下的公共長椅上,身穿一件白色短袖將背靠在椅子墊背上抬頭觀望天空,兩隻耳朵還塞入黑豆大小的耳機,隨身聽則在他牛仔長褲口袋中套著。

    看見這個人的長相,藍水星一開始以為是個女性,不過後來仔細一看才發現他一頭白髮偏短,肩膀較一般女性寬長,還有身高偏高的修長身體與雙腿,更重要的是他脖子有明顯突出的喉結。

    藍水星看這個人,雖然是抬頭望向天空,但是他雙眼皮卻是緊閉著,看起來像是在一邊睡覺一邊聽音樂。

    雖然這個人在外觀上有很多與常人不同的特色,不過讓藍水星最想吐槽的一件事情就是……。

    他怎麼套著圍巾?

    那是一條雪藍色的長條圍巾,圈掛在那個白髮男人脖子上,看起來比起一般圍巾偏薄而且不太禦寒。

    不過這對藍水星來說不是重點,重點是冬天明明過去了很久,他為什麼還要套圍巾啊?

    藍水星對此想了一下得不出結論,於是不耐煩的甩甩頭拋開這思緒。

    那麼就去問他看看吧!

    這麼想的藍水星就做出了行動,走向了那名白髮的男子。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