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十三章 知心的朋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綾曉優正在搭乘公車,目標是前往魔防局。

    今天是星期六,是綾曉優到魔防局上課的日子。

    昨天晚上,打電話和紅蓮楓溝通之後,綾曉優知道只要在九點以前,來到魔防局的大門口處,等在魔防局前門的紅蓮楓,就會親自帶領她到教室上課。

    本來綾曉優預想到今天,應該會帶著不錯的心情前往魔防局。

    可是沒想到現在的心情卻是無比的鬱悶,明明車窗外的天空一望無際的蔚藍,緩緩升起的太陽是如此的光明,毫不保留的將新葉市裡所有一切,包含街道、大樓、車輛、天橋甚至是狹窄的巷道裡,都充滿了給人感覺精神活力的陽光。

    同時,太陽毫不排斥的將光芒照進公車內,讓包含她與公車上的所有乘客,身上都充滿了鮮明的色彩,徹底感受到太陽嘗試將這溫暖的光芒,透進所有人內心的用意。

    但是即使太陽如此的努力,綾曉優反觀自己內心當中依然是灰暗的陰天,烏黑滾動的雲霧依然透不進任何一點光芒,甚至是有開始要下雨的跡象。

    綾曉優正在忍耐著,忍耐讓內心的陰天不要下起雨來,同時也盡量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自然與輕鬆,期望讓任何人看起來是那麼的心情良好。

    沒有過多久時間,公車停在魔防局一旁的公車站牌前,綾曉優走下車之後就看見了魔防局的樣貌。

    大約五層樓的灰白寬闊建築,比左右的建築商家來得寬大兩三倍。魔防局前是寬廣的廣場,可以看見左右兩旁有幾棵乘涼樹。最後前門口上方有魔防局的字樣,還有專屬於魔防局的六芒星翅膀的圖示貼在字樣上頭。

    綾曉優之前為了找石全道部長,特地前來過魔防局一趟,所以今天這一次是第二次見到魔防局這雄偉的外貌。

    然後綾曉優也沒有多費力,一往門口處看就發現身穿紅斗篷的銀髮女人站在那裡。

    「綾小姐,妳來了啊!」

    那是紅蓮楓,她的視線一與綾曉優對上,露出有點親切的笑容,迎面走來到綾曉優的面前。

    「紅小姐早啊!話說我有來晚嗎?」

    看紅蓮楓好像很早就待在魔防局的前門口處等她,讓綾曉優感覺有點不好意思與介意,確認的詢問看看自己有沒有來得太慢,是不是讓紅蓮楓等在這裡等太久?

    「不,不會!我剛剛才出來等個十分鐘。」紅蓮楓絲毫不介意的說。

    「這樣啊?」綾曉優此時才在內心中鬆了一口氣。

    「不過話說綾小姐,妳看起來好像精神不太好,眼睛旁邊好像有點黑眼圈,是不是作晚沒睡好?」

    沒有想到接下來,紅蓮楓竟如此敏銳的發現這件事,在內心吃了一驚的綾曉優,趕緊笑容滿面的敷衍說:「啊!那個嗎?其實是因為昨晚太期待紅小姐今天的課程,昨晚沒睡好所以今天才會有點黑眼圈。」

    「是嗎?」但是紅蓮楓的表情看起來還是有點懷疑。

    「好啦!不說這些了!請紅小姐趕緊帶我去教室看看吧!」綾曉優趕緊轉移話題,深怕紅蓮楓發現自己的內心事。

    「嗯……好吧!」紅蓮楓看起來有點遲疑,不過最後還是在前頭帶領著綾曉優一起進入魔防局。

    踏入魔防局的大門,經過有些寬敞的大廳,來到櫃台處辦理一些登記手續,再來走過幾條封閉的走廊,終於來到紅蓮楓今天準備好,用來給綾曉優上課的教室。

    一走進這教室,綾曉優忍不住回憶起當初在大學上課的感覺。

    這間教室裡有令人熟悉的黑板與講台,整齊排列在這裡的全是桌板與椅子結合在一起的桌連椅,這種通常是大學教室比較常見的課桌椅。

    綾曉優隨興的找中間一排,講桌前數過來第三張桌連椅坐下,活像是重新當回大學學生一樣,很習慣的抬頭看往黑板上。

    想到這裡,綾曉優不由得也跟著想起在高峰市的表妹。

    過去綾曉優就讀位居在高峰市的大學時,為了節省避免住宿費等金錢上的浪費,跟居住在高峰市的親戚溝通後,成功居住在親戚他們的家中。

    而綾曉優也是在那時候,認識了名為白心柔的表妹。

    不知道她現在過得好不好?

    當思緒正要進入有關表妹白心柔的事情時,紅蓮楓她人已經站上了講台。

    「綾曉優小姐,如果沒問題的話,我們直接來上課囉?」

    「啊?嗯,那就請紅小姐開始為我上課吧!」

    「好,那我就開始了!」

    回神過來的綾曉優,看見紅蓮楓似乎早在講桌桌面上,放置了她準備好用來上課的文件紙張資料,她在綾曉優眼前拿起一張紙張,才剛轉身面對黑板要拿起黑板溝上的粉筆,忽然有人在這時候從前門進來,跨過門檻踏出一大步來到教室裡,站在黑板一旁笑容開朗的對綾曉優揮手打招呼。

    「噹啷!小優早啊!」

    出現的人,綾曉優當然是一眼就認出來,是之前見過一面的梓吟樂。

    「梓副隊長?妳明天不是才要來嗎?怎麼忽然過來這裡?」

    紅蓮楓面對梓吟樂露出的表情,顯然是沒有想到過梓吟樂今天會過來。

    「哎呀!小楓,我只是過來觀摩的而已!」

    梓吟樂露出陽光般的笑容說著,看起來很明顯只是閒閒沒事才會過來。

    不過卻因為梓吟樂忽然出現在這裡的原因,綾曉優在這一刻好像聽見內心當中有一道門鎖斷裂,臉上的表情再也裝不出笑容,然後內心當中的密佈烏雲,終於壓抑不住嘩啦的下起雨來。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綾曉優立刻趴在桌上嚎啕大哭,嚇得紅蓮楓與梓吟樂先是訝異的肩膀顫抖一下,然後才看過來露出疑惑的表情。

    「哎?小優妳怎麼忽然哭起來了?」

    梓吟樂一臉莫名奇妙的表情來綾曉優身邊,並安慰的伸手碰觸她的肩膀。

    感覺梓吟樂來到身邊的綾曉優,立即抬起一臉哭相,開始傾吐她難過哭泣的原因。

    「小樂聽我說!」

    於是綾曉優就開始講敘當天,在梓吟樂他們離開後,自己在面臨下班的時間裡,碰見使用惡劣方式殺價的中年阿姨,然後綾曉優忍受不了這種手段,失去理智使用念力將中年阿姨給推飛,還很倒楣的被經過同事看見,最後事情嚴重到傳入老闆耳中,結果就理所當然在昨天收到解聘通知書,綾曉優還為此哭了一整夜。

    「哎呀,沒想到竟然被炒魷魚了!」聽完綾曉優的解釋後,梓吟樂才搞清楚狀況,露出很不好意思的表情。

    「是啊!梓副隊長,妳要怎麼賠償她?」搞懂事情的狀況,紅蓮楓倒是在一旁露出像是看兇手的眼神。

    「哎!這是我的錯嗎?這是我的錯嗎?」看見紅蓮楓這種眼神,梓吟樂忍不住慌張的退後兩步。

    「不是嗎?讓貴族百貨搞出禁止魔法異能者任職的不是妳嗎?」

    「是……是沒錯啦!」梓吟樂表情有點愧疚的伸手摸而頭將視線朝下。

    難過的情緒終於得到發洩的綾曉優,感覺內心好不容易終於冷靜下來,但是語氣還是有點無力的說:「唉!怪不得小樂,基本上會被解聘也是我個人的意氣用事。」

    對此綾曉優心知肚明,如果那時候沒有衝動的話,或許又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不過梓吟樂卻一臉認真起來的打抱不平說:「我不覺得這是小優的錯喔!相信任何人遇到那樣使用糟蹋衣服的手段,來逼人減價賣出的那種人,都會認為她才有問題!」

    「哎?是嗎?」綾曉優聽起梓吟樂這麼說,怎麼感覺她好像非常能感同身受一樣。

    「對啊!而且我要是沒猜錯,小優!那位中年阿姨的長相,是不是像是在看仇人一樣?」

    「啊,小樂妳怎麼會知道?」綾曉優聽了先是訝異了一下,隨後迅速理解到一件事才恍然的說:「難道我遇到的人,跟小樂在三年前遇到的是同一個人嗎?」

    梓吟樂一臉嚴肅,活像自己就是名偵探的口吻說:「很高的機率,總之小優妳這麼倒楣的碰見那個人,我相信一定就是我之前碰見的那一位阿姨!」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同一個人,不過現在綾曉優覺得追究這件事已經不重要了。

    「算了!現在我比較在意接下來該去哪邊找工作比較好。小樂妳有知道一些可以讓魔法異能者工作的地方嗎?」

    梓吟樂認真的抬頭思考的說:「這個嘛……那我現在去幫妳找一些!」

    「啊?喂!」

    綾曉優來不及喊住梓吟樂,梓吟樂立刻帶著一臉自信的笑容,在綾曉優眼前很快的跑離教室。

    「……突然就走了。」

    面對梓吟樂忽然的離開,綾曉優不知道該露出什麼表情。

    不過很快明白的紅蓮楓,露出一副受不了她的苦笑表情,好心替的梓吟樂解釋說:「大概她覺得有責任幫妳吧?所以立刻去找妳可能有辦法做的工作。」

    「是嗎?」綾曉優一聽,忽然感覺到一股溫暖流入內心。

    「總之,妳先不用擔心找工作的事情,我們先來上課,之後我也會幫妳查一下。」

    「啊,謝謝!也能只好這樣了。」加上又聽到紅蓮楓體貼的話,綾曉優感動的覺得又快要哭了出來。

    ******

    「嗚~哇!」

    同一時間,昨天晚上從木偶巨蛋坐車回來,回到公寓的家洗完一身澡,直接回寢室睡覺一路睡到今天早上的炎辰陽,這時才醒過來仰起上半身,伸直雙手朝上拉拉腰筋。

    炎辰陽用雙手搓揉一下眼睛,看往放在床邊一旁的小桌子上,發現外觀普通的方形鬧鐘上的指針,指向表示時間已經八點半了。

    然後炎辰陽又順便看往電腦桌旁的窗戶,發現外頭的陽光早就刺眼的照耀在寢室裡的任何一個角落。

    炎辰陽坐在床上發了一會的呆,才從床上起身離開寢室房間,直接穿越客廳前往浴室,並面對在浴室的洗水槽上方的鏡子開始洗臉與刷牙,然後就離開浴室回來到客廳裡,在沙發椅上坐下轉頭看往陽台外又開始發起了呆。

    發愣了一會的時間,炎辰陽忽然想起前三天的事情,因為辛苦的工作賺了三萬塊錢,讓他忍不住使嘴角上揚了起來。

    三萬塊、三萬塊!三天內竟然賺到三萬塊?真令人不敢相信!看來這一個月底可以犒賞一下自己了!炎辰陽想著這件事,忍不住高興起來。除了月底要領取的魔防局方面發送的薪水,還要加上在木偶動漫街工作得到的三萬,這樣的收入能讓人不激動嗎?

    不過那也是這個月底的時候。炎辰陽真恨不得時間趕快到月底,好讓他可以親手數一數三萬塊的鈔票。

    想到這裡,炎辰陽也隨後想起昨天與奇沐偶的戰鬥情況,高興的表情開始變得嚴肅了起來。

    炎辰陽還記得,當時在奇沐偶操控零號發出天使的毀滅光彈那一刻,自己也成功凝聚高濃度火焰的熾陽彈,幾乎同時的從手指上彈射出去,在天使的毀滅光彈飛來的中途,熾陽彈成功擊中提早引爆毀滅光彈。

    但是天使的毀滅光彈,威力還是超越炎辰陽估計,雖然沒有擊中擂台表面,但是爆發出的光芒還是席捲了擂台表面,幸虧當時及時施展火焰護盾,要不然差一點就會被轟出擂台外。

    不過也是熾陽彈抵銷一些威力,才僥倖贏過了奇沐偶。

    炎辰陽想到這裡,此時在眼前舉起了右手,前後翻看了一下手掌與手背,並隨意的灣動五指,感覺右手的狀況非常良好。

    看來熾陽彈能用呢!炎辰陽在心中作出肯定,右手沒有發生副作用的現象就是最好的證據。

    不過當時沒有施展魔力爆發,造成身體釋放出的火焰還不夠濃與強烈,導致凝聚形成的威力,沒有對付地動蛇頸龍那時來得強,所以無法保證在魔力爆發狀態下施展的熾陽彈,會不會還有燙傷等反噬作用。

    不過至少凝聚成一顆棒球大小的熾紅火球,炎辰陽感覺得出來這威力大概也可以輕易的在普通魔物身上打穿出一個洞了。

    但是即使如此,這威力還是遠遠不夠。

    奇沐偶,他化身合體操控的玩偶兵器零號,發出的天使的毀滅光彈,還遠超當時炎辰陽彈射放出的熾陽彈,而且還是在奇沐偶也沒有進入魔力爆發狀態下施展出的威力。

    雖然當時的熾陽彈,也只是臨時施展出的創新絕招,所以威力不穩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奇沐偶也能發出這麼強悍威力的凝聚光球,炎辰陽不由得深刻的感受到,被魔防局封為王牌階級的人是有多麼的強大。

    想要成為世界最強的英雄,看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呢!炎辰陽不由得深刻的認同這件事。

    想到這裡,炎辰陽忽然想起了,同是王牌階級的楷龍輝。

    「對喔!今天是禮拜六!」

    炎辰陽想起了這件事,有點激動的站起來,想想差一點就忘了要和楷龍輝切磋的事情。

    不過隨後細想了一下,今天是約定好在晚上六點到達魔防局,所以距離這個時間大概還有一整天的時間。

    想起了這項約定,炎辰陽忍不住開始興奮了起來,比起月底領取到薪水,感覺好像與楷龍輝格鬥切磋比較來得有意思。

    「那麼在那之前,今天要做什麼事情來打發呢?」

    炎辰陽一邊激動的說一邊才剛要思考,到晚上六點以前要怎麼混時間的時候,感覺到肚子忽然咕嚕的發出一聲然後扁了下去。

    啊,還沒吃早餐呢!

    想到這件事,炎辰陽索性先暫時停止思考該怎麼度過這一整天的事情,於是先走出自己的公寓住家,想要離開公寓出外去早餐店買早餐。

    不過炎辰陽才剛走出自己的住家房門,腳步踩在走廊上踏出幾步,一經過隔壁住家的房門面前,忽然就從這門板縫隙當中,聽見非常熟悉的聲音傳出,而忍不住露出驚訝的表情停下腳步。

    「好耶!我贏了!」一名女性激動的大喊。

    「哈哈哈,我輸了呢。」一名男性隨後無奈的說著。

    這……這兩個人的聲音是?

    炎辰陽有點驚恐的變了嚴肅的表情,壓低腳步聲轉過身,偷偷靠近這隔壁住家的房門,透過未完全關上的房門縫隙,炎辰陽用一隻眼睛看見了熟悉的幾個背影。

    竟……竟然是他們!

    沒錯!炎辰陽很肯定的確認,不知為何藍水星竟然在這間公寓住家客廳裡,正在和墨守哲一起手持搖桿,面對的電視玩起電視遊戲機的格鬥遊戲。

    然後律翡翠也在場,她正則站在藍水星的旁邊露出淡淡的微笑。

    他們怎麼會在這裡?

    炎辰陽確定是藍水星他們以後,忍不住開始疑惑的思考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炎辰陽知道這間住家,是阿滿與阿宅合資住宿的公寓房間,既然藍水星他們會在這裡面,也就代表阿宅他們已經同意藍水星他們在這裡玩起遊戲。

    雖然不知道藍水星他們什麼時候來到這裡,不過既然會在這裡打電玩,大概也是為了等自己起床,才跟阿宅與阿滿借來打發時間的吧?

    這麼說來,難道藍水星又想找來我了,並帶來麻煩事情想要拜託了吧?

    理解到這一點,炎辰陽神情凝重的將視線離開門口縫隙,悄悄轉身並思考跑出公寓外後,要去哪裡躲避藍水星的糾纏,卻看見阿宅與阿滿忽然迎面走過來。

    「啊!大哥你起來啦!」阿宅一見到炎辰陽迎面就打起了招呼。

    「噓!別叫!」

    炎辰陽正用一隻手指遮住嘴唇,輕聲說話想要阿宅他們停止接下來的話,沒想到這樣也太遲了。

    「啊!炎辰陽先生你起來啦!」

    似乎聽見剛才阿宅的呼喊,律翡翠不知何時跑了過來,完全往內拉開阿宅他們住家的房門,一臉高興的笑容出現在炎辰陽的旁邊。

    「啊嗯……是啊!」

    沒想到最後還是被發現,炎辰陽只能有點尷尬的面露出笑容回應,內心其實是以淚洗面。

    「什麼,不良警衛醒來了!」

    隨後聽見律翡翠的呼叫,藍水星還手持搖桿只回頭疑問的叫喊一聲,卻又回頭專注在電視螢幕上,似乎又開始打得火熱起來。

    無奈的炎辰陽,心想既然都被發現了,恐怕已經沒有辦法脫身了。

    既然這樣!

    「律同學,請問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在阿宅他們的家裡面?」

    炎辰陽只能理所當然的表現出,對這件事情的疑問,畢竟剛剛偷偷摸摸偷看她們是事實,總要找個理由才有台階好下。

    而律翡翠的反應完全在炎辰陽的預料當中,露出了有些難堪的苦笑說:「這……這個嘛……。」

    「所以又有事情要我幫忙?」炎辰陽立刻理解的接著說。

    「嗯!」

    看律翡翠無奈的點頭,炎辰陽真心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果然又帶來麻煩了!難道又想要找烏鴉俠?

    雖然炎辰陽是這麼猜測的想,不過律翡翠卻接著回答說:「是啊!水星說要炎辰陽先生找一位被稱為冰雪王子的人。」

    不是烏鴉俠嗎?但這次的冰雪王子又是誰啊?炎辰陽感到疑惑,不過當然怎麼思考也不會得出答案,只好當面開口問:「冰雪王子?難道又是什麼都市傳說了嗎?」

    不過接下來律翡翠的回答,卻讓炎辰陽有些意外。

    「炎辰陽先生,不是喔!我們聽說他是魔防局的人。」

    「魔防局的人?」

    這個回答真的讓炎辰陽意外了,如果是魔防局的人倒是有跡可循,雖然炎辰陽根本不知道這叫做冰雪王子的人是誰,如果特地打電話問紅蓮楓,倒是有可能問出一些頭緒。

    不過炎辰陽根本不打算這麼做。

    藍水星她是誰啊?只要她好奇又有興趣,那怕是無底坑都會推人下去找。

    炎辰陽可不想寵壞這只有身體長高的小女孩,要是讓這種人習慣找自己幫忙,麻煩到時候可會永無止境的找來。

    「是的!炎辰陽先生,你對這個人有頭緒嗎?」律翡翠接著問。

    「不,我不清楚!」

    炎辰陽想就算清楚也不會帶你們去找,只會給那個被找的人丟麻煩而已。

    「是嗎?那炎辰陽先生前兩天有看過新聞嗎?」

    「新聞?」炎辰陽表情雖然疑惑,不過內心已經立刻明白,她們應該是透過新聞知道這個人的。

    炎辰陽老實接著說:「我最近都沒看新聞。」

    前三天都在木偶動漫街裡打工,員工宿舍的電視貌似故障,炎辰陽當然沒機會看新聞,更不會知道冰雪王子做出了什麼事情會讓藍水星想找他。

    「這樣子啊?」

    不過這時炎辰陽忽然看出並覺得,律翡翠微笑說出這話時的表情好像是一種體諒,一種好像她的內心正在猜測炎辰陽,其實每天都過得很忙碌的體諒表情。

    「是……是啊!」看她的表情,炎辰陽不自覺竟心虛起來。

    「雖然可能會麻煩到炎辰陽先生,不過炎辰陽先生願意陪我們一起去找尋冰雪王子嗎?」

    跟藍水星不同,律翡翠一臉柔和的笑容,發自內心說出誠懇的話語,讓炎辰陽覺得自己竟有些招架不住,差一點就想開口答應。

    「呃……不行呢!我最近有些忙,其實我等一下要出去做一些事情……。」

    雖然要做的事情其實是去買早餐,不過炎辰陽勉強用這個理由,死死壓著那股心虛的感覺。

    「哎!大哥今天不是應該有空嗎?」

    阿滿忽然無知的多嘴插口,讓炎辰陽不好意思的笑容僵硬了起來。

    幹嘛多嘴啊!炎辰陽在內心大吼。

    「噗!哈哈哈……。」

    沒想到氣氛尷尬了一下,律翡翠接下來的反應,出乎了炎辰陽的預料,看見她像是聽見一句笑話一樣,雙手抱緊肚子彎下腰來,竟然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等到律翡翠笑得平靜下來,才緩緩抬起頭來一副無所謂的表情說:「要是炎辰陽先生真的很忙的話,我可以幫忙說服水星,不要麻煩炎辰陽先生去找冰雪王子。」

    看見律翡翠這副表情,炎辰陽深刻的感覺到,自己竟然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其……其實也沒有很忙啦!只是……只是拜託人總需要一點代價不是嗎?」

    炎辰陽也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實在是心虛到不行,好像如果拒絕她的請求,總覺得就會得憂鬱症一樣。

    「啊!如果是一點代價的話,我和水星他們有幫忙出資,讓阿滿與阿宅先生去幫炎辰陽先生買早餐的喔!」

    炎辰陽看見律翡翠一臉自信的笑容,往阿滿與阿宅他們手上看去,同時他們兩個也很配合的提起兩袋早餐,看得炎辰陽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好吧!等等陪妳們去找冰雪王子……。」

    炎辰陽無奈的低下頭嘆了一口氣,覺得這一刻自己是徹底的慘敗。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