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十一章 狂暴的天使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奇沐偶與自己的玩偶兵器零號融合一體完成,變成零號的奇沐偶,背後張開飛翼式的推進器噴發出兩片翅膀般的光芒,高速的迎面向炎辰陽衝過來,伸出零號纖細手臂上的拳頭。

    好快!

    由於來得迅速來得驚人,炎辰陽根本來不及反應做出迴避的動作,只能試著舉起雙手肘交叉抵擋零號的拳頭。

    碰!有點像是打中沙包的悶沉響聲,炎辰陽感覺到雙手上傳來強烈的震動與劇痛時,才發現到自己竟然不受控制的往後仰飛了出去,身體背朝下的懸空飛了出去。

    糟糕!驚覺這一點的炎辰陽,立刻在身體往後仰身倒落的那一刻,伸出雙手掌往後支撐在地面上,借用這被零號拳頭擊飛的衝擊作用力,反過來利用倒掛翻身一圈,重新站穩在地面上面對零號。

    不過在炎辰陽反過來想要出手回擊時,看見零號不知何時跳躍起來,在眼前上方又再接著進行攻擊。

    零號高舉細長的右腿,利用背後推進器的加速作用,迅速用她的腳跟往炎辰陽頭上劈下。

    炎辰陽反應過來,及時避開零號的腳跟攻擊,往後跳開兩步極近距離親眼看見零號腳底從眼前滑過。

    炎辰陽原本以為驚險避開過這一擊,沒想到這一擊竟然還有後續。

    在零號揮下右腿腳跟,落空打中擂台上時,這攻擊的力道竟擊碎了擂台,打出坑洞的同時還掀起零落的飛石。

    因為這彈起的飛石,逼得炎辰陽本能的舉手遮擋雙眼以免受到傷害,反而給了零號再次攻擊的機會。

    「連續拳!」

    零號立即收納起背後的推進器,站穩雙腳馬上將兩手握拳收腰,快速的往炎辰陽身上出拳攻擊。

    因為防禦飛石而引起的破綻,讓炎辰陽腹部被零號的拳頭給連續打中。

    「好痛!」

    零號的拳頭力道超乎炎辰陽的想像,既使驅使體內魔力強化體能各方面的能力,感覺還是有點像是被連續的鐵鎚給打中一樣痛。

    「炎爆!」

    為了避免傷害加大加深,炎辰陽抓準空隙往後退出一步,脫離零號拳頭攻擊範圍的同時,往零號胸口伸展雙手掌,隔空噴發出濃厚的火柱,藉此將零號給逼退一段距離。

    然後看見零號被炎爆推開了五公尺左右的距離,炎辰陽兩隻手立刻變化手勢,比出手槍的動作。

    「火焰槍彈!」

    炎辰陽雙手指尖發出連續的火焰子彈,飛快擊中在零號身上,如同漂亮的火焰花朵連續的在零號身上綻放。

    不過零號也不會一直持續待在原地受到攻擊,她開始往炎辰陽的左手邊奔跑,並且一邊接近炎辰陽一邊躲避火焰槍彈的攻擊。

    炎辰陽身為接近戰的專家,當然不會害怕零號的接近,反過來一邊保持火焰槍彈的連射,一邊讓自己的雙手肘包括手掌上都包覆上火焰。

    當零號接近到炎辰陽可以出手攻擊的範圍時,同時也進入了零號的拳頭攻擊範圍。

    「喝啊!」

    零號連續出拳的同時,炎辰陽也讓包覆火焰的雙手,也回以連續的拳頭攻擊。

    碰碰碰!連續的打擊聲響徹在擂台場上,炎辰陽一直保持用火焰的拳頭,碰撞零號的拳頭,藉此抵銷零號的攻勢同時也在找機會。

    不過零號的攻擊一直沒有出現明顯的破綻,反倒是炎辰陽自己感覺卻開始有點吃力。

    好難纏!

    自從楷龍輝與紅蓮楓等人之後,炎辰陽就沒再碰見過,能讓自己擅長的格鬥近身領域吃虧的對手出現。

    奇沐偶,外觀看起來是弱不禁風的小男孩,甚至搞不好原本的大人模樣都是副軟弱的樣子。

    但是玩偶兵器這種魔法異能,卻能讓他與玩偶兵器零號合體,擁有擅長格鬥能力的身體。

    炎辰陽雖然跟部長學過許多格鬥的技巧,不過奇沐偶大腦當中似乎也有些概念,近身攻擊的方式有一定的技巧性,讓炎辰陽一時之間找不出可切入的破口。

    甚至強悍到還讓炎辰陽覺得,如果繼續這樣持久的消耗下去,最後站在場上的一定是零號。

    該怎麼辦呢?

    看著眼前左右擺動飄逸櫻花長髮的生化人女性,她的表情充分的顯露出奇沐偶自信的心思。

    炎辰陽一邊反擊一邊絞盡腦汁的思考,該如何破解眼前的局面。

    ******

    「沒想到炎辰陽竟然被壓制住了!」

    一直在特等席上觀看的冬瑜夏,也看得出奇沐偶操控的零號,幾乎有比炎辰陽多一些強勁的力量與速度以及敏捷,在冬瑜夏眼中看來,簡直就像是紅蓮楓的格鬥強化版。

    雖然冬瑜夏見過炎辰陽的戰鬥場面只有兩次,但是她至少看得出來炎辰陽相當擅長近身鬥博,可是如今他擅長的領域,卻比高一籌的零號壓制,怎麼看都覺得炎辰陽漸漸被引導到戰敗的局面。

    冬瑜夏身為魔法異能者,當然會思考在這樣的情況下該怎麼突破,不過對於以炎辰陽的角度猜測,冬瑜夏比較習慣以自己的立場去思考。

    首先冬瑜夏自己就不會像炎辰陽這樣,會習慣擅長和對手接近戰,反倒是習慣保持中長距離使用魔法異能攻擊對手,想盡辦法不要讓對方接近,以免陷入不利於自己的近身格鬥狀況之中。

    不過場地是有範圍限制的擂台,擺動著櫻花長髮的零號,不時的會開啟推進器,發出推動加速的光芒,就像是梓吟樂釋放出雷光推進,柔和的身影有點暴力的在場地上高速來回一樣。

    零號這種速度,冬瑜夏明白以自己的能力,即使想要保持距離戰鬥,也會被零號快速的接近,保持中遠距離的攻擊方式將會施展不開。

    但是這一點,炎辰陽卻應對的很好,可以不時的保持距離發出火焰槍彈,零號過來近身格鬥時也有足夠的格鬥能力應對。

    結果還是輸在與炎辰陽的實力差距嗎?

    冬瑜夏思考出結論,如果是自己上場很快還是會戰敗,因為根本沒有足夠能力,爭取時間想到對付的方法。可是炎辰陽雖然身處不利的局面,但是他還是能夠從中周旋,抵禦零號的攻擊來適時的反擊,並漸漸的習慣看穿奇沐偶操控零號的攻擊方式,來找出獲勝的機會。

    如果現在是梓吟樂前輩和零號對戰呢?

    冬瑜夏開始這麼猜想,與紅蓮楓不同的是,梓吟樂也是不擅長近身格鬥,喜歡拉開距離戰鬥的人物。

    可是她卻能施展變身系的副能力,張開有電流紋路的閃電魔翼,應該會利用低空飛行的方式釋放雷光推進,進行高速度的移動方式,保持距離的釋放出電流攻擊。

    另外不提起紅蓮楓,是因為冬瑜夏知道紅蓮楓雖然是元素系起風能力,但是她的格鬥技巧非常扎實,搭配副能力武裝系颶風鐮刀,在上次黑道交易事件與力量大上很多的岩拳對戰,還能保有相當多的餘力戰勝的情況下,如果來面對擂台場上的零號,相信一定比炎辰陽表現的更好。

    冬瑜夏想了一想,發現不管是紅蓮楓還是梓吟樂,甚至是現在才只有戰士階級的炎辰陽,他們的實力都遠超在自己之上。

    想到這裡,冬瑜夏又忍不住在內心計較起來了,自己明明就有目標想要成為像紅蓮楓與梓吟樂那樣的高手,怎麼老是被新進的炎辰陽給比下去呢?

    不小心想到這裡,冬瑜夏猛烈的搖一下頭,心想現在可不是思考這種事情的時候,在場上戰鬥的可是炎辰陽呢!

    就算現在炎辰陽比自己強,總有一天一定能超越他!冬瑜夏在心中這樣發誓。

    「瑜夏,妳在想什麼?」

    坐在一旁的黑野萌,似乎看出了冬瑜夏正在思考某件事,以關心的口氣忽然向冬瑜夏問話。

    「啊?想什麼嗎?沒想什麼啦!」

    因為黑野萌的忽然搭話,冬瑜夏先是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一臉尷尬苦笑的來答話。

    可是黑野萌卻這樣猜測的問說:「是不是在思考炎辰陽會不會贏的事情呢?」

    嚴格來說,黑野萌猜測的問題,雖然還猜不到一半內容,至少冬瑜夏認為是差不多的。

    「差不多吧?話說倒是小萌妳怎麼看呢?」

    冬瑜夏反過來問黑野萌,想知道她是怎麼看待炎辰陽,或是思考炎辰陽怎麼樣才會勝過奇沐偶的零號。

    黑野萌回頭看往擂台場上,注視著兩個身影在擂台上高速移動的碰撞交錯。

    在一旁看著黑野萌的表情,耐心等待她回答的冬瑜夏,過了一會才聽到黑野萌的回答。

    「瑜夏,妳有沒有注意到一件事?」

    「啊,什麼事情?」沒想到黑野萌沒有回答問題,反倒忽然拋出新的問題回來,讓冬瑜夏感到訝異與茫然。

    「沒注意到嗎?」黑野萌視線沒有離開擂台上,只是口氣確認的對冬瑜夏問。

    「注意到什麼?」冬瑜夏還是沒有聽出黑野萌想要問什麼,只能不確定的回答。

    然後就看見黑野萌笑著看過來說:「原來瑜夏沒注意到啊!」

    「什麼啊!」對於黑野萌越來越摸不著頭緒的問話,冬瑜夏只覺得腦中感到一片混亂。

    接著黑野萌才說出她看出的問題:「呵呵,其實沒什麼!妳不覺得現在炎先生,有點過分保持被動了嗎?」

    「保持被動?什麼意思?」冬瑜夏不明白的問。

    「其實我只是在猜啦!炎先生明明在對抗地動蛇頸龍的那一晚,表現出毫不猶豫勇於面對一切的奔放姿態,可是現在與大老闆的對戰,卻好像有點不像是他的作風,一邊後退一邊保持距離周旋攻擊,等到零號近身出拳才用格鬥反擊。」

    黑野萌說到這裡,冬瑜夏才猛然驚覺的看往擂台上,注視一會炎辰陽對應零號的攻擊方式。

    「真的耶!好像有點太消極與保守,根本就不像是他會有的攻擊方式。」

    冬瑜夏覺得確實好像是這樣,因為炎辰陽那種個性感覺一旦開始攻擊,就會猛烈的一往如前毫不保留。

    「是啊!雖然我認識炎先生不久,但是他的性格鮮明裡外如一,應該不會有這種保守的打法吧?」黑野萌不確定的猜測說。

    聽了黑野萌的回答,冬瑜夏再度神情認真的看回擂台上一會,才訝異的看出一件事情。

    「該不會炎辰陽他……!」

    ******

    「怎麼啦?這就是你的實力嗎?炎辰陽!」

    奇沐偶持續在零號的體內,操控零號做出各種拳打腳踢的動作,擊打招呼持續反擊兼防守的炎辰陽。

    炎辰陽咬牙的表情看起來很吃力,似乎找不出可以做出強力反擊的空隙,只能一直舉手防禦一邊退後。

    「還早得很呢!大老闆!」

    炎辰陽又向前伸直雙手,面對零號隔空施展出炎爆,噴發出的火焰再次把零號給推開一段距離。

    「又是這招!」奇沐偶感到不耐煩,然後又看見炎辰陽不出所料的,比出手槍手勢發出連續的火焰子彈。

    這是在試探我還有多少預留的攻擊手段嗎?這麼想的奇沐偶,無法理解炎辰陽一直重複放出炎爆逼退自己的零號,持續進行遠距離攻擊的方式有什麼意義。

    既然你想看,那我就給你看別的招式!

    奇沐偶讓零號硬是承受火焰槍彈的攻擊,舉起雙手掌向前對準炎辰陽。

    「掌心雷射!」

    零號的雙手掌心,忽然內縮浮現出兩個炮口,一次光芒耀眼的凝聚,隨後就噴發出兩道筆直的光束射向炎辰陽。

    「竟然還會發射光束!」吃驚的炎辰陽立刻往一旁翻身滾動,驚險的避開兩道雷射,任由光束在地上劃過兩條焦黑的線條。

    「還沒有結束!掌心雷射機關槍模式!」

    接下來,零號掌心發出的光束改變發射方式,開始斷斷續續一條一條的密集朝向炎辰陽發射,隨著炎辰陽的奔跑方向瞄準移動,在擂台上掃出圓弧狀整齊排列的光束條列。

    「哇喔!」

    炎辰陽訝異的單手發出火焰護盾,一邊抵擋射過來的光束條,一邊躲避可以閃避的其他光束條。

    「散彈模式!」

    看炎辰陽這樣都還能躲過,奇沐偶乾脆讓零號雙手發出的雷射變化成散射,密集的像是暴風雨一般,如同撒網擴張一樣,將涵蓋炎辰陽可躲避的擂台範圍,通通都給壟罩下來。

    「不好!」

    知道這一波光束雨無法躲避,炎辰陽只好雙手掌向前,釋放形成足以覆蓋前方的火焰護盾抵擋,任由光束擊中在火焰護盾上。

    「有兩下!」

    看炎辰陽完整的接下光束雨,奇沐偶忍不住佩服的讚嘆,同時讓零號伸手放在腰上的收納槽,抽出一把白色棒狀的握把,將其前端的洞口朝向前方,噴發出一道定型的光束條,形成一把光束劍。

    然後奇沐偶驅使零號,開啟背後的推進器張開光之雙翼,高速再度衝向炎辰陽的同時,高舉光束劍就往炎辰陽身上揮砍。

    「竟然還有光束劍?你以為你是絕地武士嗎?」

    炎辰陽口中發出吐槽,同時提起剛剛擋下光束散彈的火焰護盾,想要將零號右手中的光束劍給擋下。

    不過奇沐偶毫不動搖的讓零號揮下光束劍,輕易的將火焰護盾上方切出開口,緩緩的劃下將火焰護盾切開。

    睜眼驚訝的炎辰陽,則在火焰護盾要完全被光束劍給切半的同時,往後跳開一步解除火焰護盾的形成,然後再度向前伸直雙手施展炎爆!

    「別以為同樣的招式一直都有用!」

    奇沐偶乾脆順勢讓零號將光束劍往上揮,切開炎辰陽發出的炎爆。

    「糟糕!」

    炎辰陽大喊不好的同時,動作明顯還想再退後一步,想要躲開光束劍可能的攻擊方向,奇沐偶反過來卻乾脆收起光束劍握柄上的光束,舉起空出的左手掌想伸往炎辰陽脖子上抓去。

    奇沐偶當然沒打算,將光束劍往炎辰陽身上砍,這畢竟不是一場生與死的決鬥,只是一場給觀眾看的表演,一場給觀眾看的餘興節目。

    不過最後能搞到奇沐偶認真起來,召喚出零號與其合體和炎辰陽一對一戰鬥,主要問題出在炎辰陽有令人不得不認真的實力。

    不得不承認,你確實夠強!奇沐偶在內心對炎辰陽發出讚美。

    但是身為玩偶兵器大賽的世界冠軍,魔防局的王牌階級的魔法異能者,還有身為男人那種不服輸的心情,無法讓人就此輕易的認輸。

    最後的勝利者將會是我!奇沐偶內心再次發出勝利宣言,眼看自己與零號同化的五指,距離炎辰陽喉頸只差些幾分距離,只要將他抓住推出他背後的擂台邊境外就行了。

    可是這一刻卻突然在這一瞬停了下來。

    「什麼!」

    奇沐偶與零號訝異的同步張口,看見自己伸出的左手,竟然被炎辰陽的雙手給抓住手腕。

    然後炎辰陽在眼前露出宣告勝利的笑容。

    「就是現在!」

    炎辰陽出力的大喊一聲,竟然借用零號推進的加速度,順勢拉動零號的左手,巧妙的轉身拉過肩,將零號與奇沐偶一同摔往擂台場外。

    這一瞬間看見擂台外的空地,竟如此接近的在眼前,驚訝的奇沐偶這一刻才理解到,之前炎辰陽的攻擊一直以來的目的。

    難道就是想要我失去耐心,逼我找出將他推下擂台的機會,然後才趁機反過來利用這一點想將我摔出擂台外嗎?

    理解到可能的這一點,被炎辰陽鬆手摔出去的奇沐偶,與零號同化的身體感受到無法控制只能任由拋飛在空中,感受著身體受到重力牽引緩緩墜落,看著擂台外的地面逐漸接近眼前的那種失落感覺。

    不過沒這麼容易!

    奇沐偶關閉背後的推進器,雙手掌心朝向地面顯現出光束噴口,輕微的調整光束的出力,噴發出耀眼的擴散光芒,順利將視線遠離眼前的地面,靠雙手發出發散雷射閃光重新調整姿勢,跳舞般的迴轉身軀,才開啟推進器重新展開噴射的光之羽翼,大弧度的繞過炎辰陽一旁,重新站回擂台上方。

    ******

    「竟然還能這樣飛回擂台上?」

    看見奇沐偶化身的零號,重新飛回到擂台的中央處站立,炎辰陽突然有想要認輸的衝動。

    實在是太厲害了!這個大老闆!

    炎辰陽發自內心的讚嘆,和奇沐偶切磋對戰到至今,自己目前還連一點優勢都沾不上。

    剛剛好不容易抓到機會,利用零號推進器的噴射力道,使用引導的方式想要將零號摔向場外,讓它自己撞上場外的地面使奇沐偶戰敗。

    但是奇沐偶卻在這一刻,因為身體的同化可以精確的操控零號的動作,借用雙手掌心雷射釋放力量的微調,化作推進的光芒調整身體在半空中的姿勢,然後才開啟背部的雙翼推進器,噴發出雙翼一樣的推進光芒重新回到擂台上。

    接下來該怎麼打?

    對於這一點,連炎辰陽自己都不太清楚。奇沐偶的程度在幾十招內的互相衝撞下來,已經徹底顯露出他身為魔法異能者方面有相當強勁的實力。一直以來想要引導奇沐偶做出的攻擊動作,雖然在剛剛已經引誘成功,也成功的將與零號同化的奇沐偶摔出擂台外,只是沒想到在最後一刻,還能用高超的手段脫離掉落場外的危機。

    炎辰陽目前沒有第二個辦法,然後這種同樣的手段一定會被對方警戒,想要將奇沐偶摔出場外將會變得更難了。

    正在快速思考的炎辰陽,保持警戒的面對站在擂台中央的零號,猜測在那副軀體內的奇沐偶將會思考表現出什麼攻擊。

    不過沒想到,奇沐偶沒有開始進行下一波攻擊,反倒是開口說起話來。

    「真是了不起!炎辰陽,你又再度讓我想對你說這句話了!」

    聽不懂奇沐偶開口的用意,炎辰陽只當他是想要禮讓,給自己一些喘息休息的時間,配合的與奇沐偶對話:「是嗎?大老闆你高估我了!我要應對大老闆的攻擊都很吃力了!」

    奇沐偶哼笑說:「是嗎?炎辰陽你可以不用謙虛,我看得出來你好像在對付我的時候,跟在對抗地動蛇頸龍的時候,所展現的實力是完全不一樣的。」

    啊!被發現了嗎?炎辰陽雖然沒有刻意掩飾,但是事實確實如同奇沐偶所講的差不多。

    「很明顯的有所保留!」奇沐偶接著說:「當然也許你覺得我是人不是魔物,你無法放開力量來攻擊我,甚至是施展魔力爆發的技能,來釋放你最大的能力輸出。」

    不過聽見奇沐偶提出這一點,炎辰陽覺得不得不澄清說:「大老闆,雖然你差不多都說對了,但是我要先提醒一點,我不用魔力爆發是部長對我的約束,還有我可是很認真的在對付你的!」

    奇沐偶表情不變的說:「是嗎?不管你的原因為何,這場實質上確實是一場,不用付出任何生命代價,渾身解數的將我們雙方的能力分個高下的勝負。」

    奇沐偶接著說:「但是打到現在這種程度了,恐怕都是比誰先用盡力氣倒在擂台上,或是誰先掉出場外來分出勝利者了。」

    「沒錯!」炎辰陽也承認的說。

    「所以接下來……!」

    奇沐偶忽然舉起零號的雙手掌,在胸口前掌心合併十指緊貼,然後再來緩緩張開雙手掌心,顯露出手掌間的空隙,透露出耀眼的白光,隨著手掌之間空隙的擴張,未固定形狀的光芒漸漸濃縮成一顆球體。

    「這……這是?」炎辰陽訝異的說。

    炎辰陽露出疑惑的樣子,奇沐偶才解釋說:「聽好了炎辰陽,我已經覺得這一場表演賽已經拖得太久!」

    炎辰陽接下來恍然的理解說:「所以大老闆你想要一招決勝負?」

    「沒錯,這一招是天使的毀滅光彈,只要我將這一招往擂台上攻擊,光芒將會橫掃擂台表面,排除所有的東西,如果你還能站在擂台上,到時候就算我輸了!」

    聽到奇沐偶的決定,炎辰陽忍不住熱血起來說:「那我如果能用攻擊擋下大老闆你使出的絕招,那也算我贏嗎?」

    「當然,那也要你做得到!」

    「那好吧!」

    那麼就試試看那一招吧!內心這麼想的炎辰陽,向零號伸出右手比出手槍的手勢,再度讓指尖上憑空燃起火苗。

    看見炎辰陽比出火焰槍彈的前置手勢,奇沐偶露出略顯訝異的表情說:「竟然想要用這麼軟弱的火焰子彈,擋下我這一招嗎?」

    「大老闆,你等著瞧就知道了!」

    「那好吧!我拭目以待!」

    奇沐偶自信的說出這句話,同時零號再度張開背後的翼型推進器,調整噴射的角度,一口氣讓零號跳起飛越到擂台中央上空處。

    「好了,接招吧!炎辰陽!」

    「看我打掉你的絕招!」炎辰陽自信的大喊回應。

    然後在這一刻炎辰陽才讓全身冒起火焰。

    “炎辰陽,我強烈的要求你,那一招除非想出避免反噬的方法,否則絕對不能夠使用!”回想起部長當初的要求,炎辰陽其實非常明白知道,這並不是完全禁止使用的命令。

    熾陽拳,將身上發出的火焰濃縮集中在拳頭上,形成像是集中打穿魔物的防禦尖錐,然後在魔物體內引發強烈的火焰爆炸,達成消滅魔物的作用。

    但是這一招卻會對使用者產生副作用,雖然目前只是對自己的拳頭上的表面皮膚,產生輕微燙傷的現象,可是對魔法異能者而言,魔法異能就等於自我的手腳一般,會反過來傷害自己,簡直就像是自己的牙齒咬了自己的手腳一樣。

    像是這種反噬的招式,除了避免使用以外,還有就是改變使用的方式。

    沒錯,炎辰陽想到的就是改變使用的方法。

    自從出院以後,炎辰陽每天晚上包括待在木偶動漫街的員工宿舍的三天內,都會在房間裡回憶那種感覺,並嘗試將釋放出的火焰凝聚在食指頂端。

    雖然可以抓到那種感覺,使指尖憑空凝聚的火焰閃耀出如同赤紅太陽的一點光芒,不過同時卻有輕微熱燙的感覺,讓炎辰陽只維持五秒左右就受不了了。

    這過程就讓炎辰陽明白,想要長時間讓凝聚的火焰,幾乎貼觸拳頭表面上實在很困難。

    但是凝聚起來一口氣放出去如何?

    隨後想到這一點的炎辰陽,立刻就靠到窗口上將手指伸出窗外,凝聚出一點火光將其發射出窗外的練習過程。

    如今面對奇沐偶,面對零號雙手掌心之間,好像比太陽還要耀眼的光之球體,從眼前的上方釋放出的光芒,徹底照耀出包括擂台外的每一個角落。

    毀滅的天使光彈釋放出的魔力流動非同小可,就算奇沐偶不說明炎辰陽也能感覺得出來,任由這高能量的攻擊打中在擂台上的話,掀起的衝擊波一定也能讓自己飛出場外。

    雖然嘗試將凝聚一點的火焰發出,還不是很熟練也失敗很多次,但是現在也只能賭一把了!

    炎辰陽立刻讓全身的火焰,像是捲起火焰的漩渦一樣,全都凝聚在一隻指尖上,迅速化成一顆燒紅火焰,大小如同棒球的球體,然後朝向對準零號雙手掌間的光彈。

    「毀滅的天使光彈,發射!」

    一顆光球瞬間從零號雙手掌之間彈射飛出,同時炎辰陽也對準目標將指尖上的火球彈射出去。

    「這就是我的絕招,熾陽彈!」

    大小兩顆不同的光球碰撞在一起的瞬間,產生爆炸的同時釋放出激烈的光芒,將擂台上的一切埋沒在光芒之中,同時也將炎辰陽與零號淹沒在光芒的洪流當中。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