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十章 毀滅一切的機械天使降臨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呵呵!解決了吧?

    奇沐偶看見飛彈正中炎辰陽,擂台中央產生濃濃的煙霧。

    雖然攻擊效果是很誇張沒錯,如果是一般飛彈一定會讓炎辰陽變成焦炭,不過由於是魔法異能變出來的武器,威力當然在奇沐偶掌控之下,炎辰陽不可能會直接躺地上天堂。

    不過這飛彈的威力,至少可以讓一個人無法繼續戰鬥下去,奇沐偶對此很有自信。

    正當奇沐偶期待煙霧散去,能看見炎辰陽昏倒在地上的畫面時,卻看見讓他意外的景象。

    什麼!

    奇沐偶驚訝的看見,煙霧散去看見炎辰陽站立著毫髮無傷,不僅如此他身上還包覆著熊熊火焰,擺出舉起雙手交叉在前方的防禦姿勢。

    「呼,還好擋了下來!」

    炎辰陽像是鬆了一口氣的大吐呼氣,放下防禦的雙手,抬頭將視線朝向人在高台上站的奇沐偶。

    「大老闆,你的魔法異能真有趣,竟然能做出這麼多樣的攻擊,實在是太了不起了!」

    看炎辰陽一臉興奮的露出笑容,像是真心在讚美的大喊,奇沐偶雖然露出笑容回應,不過奇沐偶的內心裡可笑不出來。

    「謝謝你的誇獎,不過炎先生你要是繼續這樣躲下去,搞不好會不小心讓我贏過去囉?」

    雖然不知道炎辰陽說這句話的真實想法是什麼,但是奇沐偶還是忍不住暗暗嘲諷一下。

    沒想到炎辰陽依然有自信的說:「請放心,大老闆!我剛剛只是想看看大老闆的玩偶兵器會怎麼攻擊,然後順便暖身而已。」

    暖身?難道剛剛那種胡亂躲避的樣子是在暖身?聽到這裡,奇沐偶虛偽的笑容沒變,但是眉頭上的青筋卻是冒出來了。

    「是嗎?不過繼續對我放水下去,對你可是很不利的喔!」

    炎辰陽還是過分自信的說:「啊,是這樣嗎?那我該要認真的一點了!」

    去你的!奇沐偶在內心大罵不文字,再度驅使場上的巨臂悍將衝向炎辰陽。

    看我的雙臂打擊!來到炎辰陽面前,巨臂悍將高舉雙手重合手臂,往炎辰陽頭上搥下。

    中了!

    看見雙手拳頭確實的擊中炎辰陽,本想在心中暗自得意的奇沐偶,忽然感覺到不對勁。

    怎麼回事?

    隨後奇沐偶透過自己的視線,看見炎辰陽竟然雙手朝上,接下了巨臂悍將的雙臂打擊。

    怎麼可能!

    還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炎辰陽忽然讓雙手掌冒出火焰。

    「炎爆!」

    炎辰陽雙手掌朝上爆發出洶湧的烈焰,火焰如同噴泉般推開了巨臂悍將的手臂,這一瞬間炎辰陽還趁這空檔,切入進到巨臂悍將的身前。

    不好!發現空隙被捕捉,奇沐偶正想操控巨臂悍將緊急後退,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火焰拳!」

    炎辰陽右手拳頭燃燒火焰,一拳打穿了巨臂悍將胸前的裝甲,拳頭完全深入了巨臂悍將的胸口內。

    「爆發!」

    然後巨臂悍將背部裝甲忽然突出膨脹,撕裂般爆開噴發出了洶湧的烈焰,整個軀體都被火焰貫穿出寬大的洞口。

    等到炎辰陽向後跳開,巨臂悍將才緩緩向前彎腰,無力垂下雙手巨臂,隨後化成一片光之粉塵消散。

    在這片刻後,全場觀眾再度掀起熱烈的高呼聲。

    竟然只是用一擊?

    奇沐偶有點不敢相信,巨臂悍將至少能承受黑魔狼的啃咬,裝甲應該不至於被輕易的被攻擊貫穿才對。

    我不信,這傢伙一定是運氣好!

    不承認被炎辰陽擊敗巨臂悍將的奇沐偶,再度拿出模型注入魔力後,往場地上扔投出去。

    「上吧!飛翔獵鷹!」

    扔出的模型迅速變大形成一隻機械外表的純白老鷹,開始在炎辰陽上空盤旋。

    飛翔獵鷹是以空中戰主要設計的玩偶兵器,體型將近一個人的大小,同時也有高度的速度與機動性,能將對手耍得團團轉。

    「炸彈扔出!」

    飛翔獵鷹的胸口處打開了機關槽口,隨後掉落出一顆一顆黑色的球體,從炎辰陽頭上落下。

    「哇喔!」

    看見這一顆顆的炸彈好像不好擋,炎辰陽立刻向一旁翻身滾動,躲開落下的幾顆炸彈,所引發的烈焰膨脹的爆炸。

    「別以為躲得掉!」

    奇沐偶讓飛翔獵鷹持續在飛在炎辰陽的頭上,追蹤炎辰陽的行動連續放出炸彈,逼得炎辰陽奔跑上演一齣空襲逃難記。

    可是即使炸彈用完,還是沒有擊中炎辰陽。

    「獵鷹機關槍!」

    飛翔獵鷹開始機身傾斜急速下降,張開機械構造的鷹勾嘴,伸出了一孔槍管朝炎辰陽連續發射子彈。

    「怎麼又是機關槍!大老闆你到底有多愛這種武器啊?」

    看見連續筆直數十顆子彈來襲,炎辰陽再度慌亂拔腿奔跑,同時還不忘對奇沐偶吐槽。

    如果機關槍能把你打得哭叫喊媽媽,也就不枉費我特別設計來對付你了!奇沐偶在心中回答炎辰陽的話,得意的在心中狂笑。

    「真是的,我已經厭倦這種攻擊了!」

    炎辰陽一邊跑一邊試圖反擊的朝上伸出手指,射出一枚火焰的子彈。

    哈!這種攻擊是沒用的!奇沐偶看見炎辰陽的火焰槍彈,準確的射向飛翔獵鷹的頭部,馬上停止機關槍的發射,閉上機械的鷹勾嘴。

    「防護罩衝擊!」

    隨後飛翔獵鷹前頭,浮現出淺藍色的透明薄膜,形成像是子彈的形狀,捨身般的衝向炎辰陽。

    「竟然還會這種招式!」

    炎辰陽吃驚大喊的同時,卻立刻停止奔跑轉身過來,面對衝過來的飛翔獵鷹伸出兩隻手掌,明顯想要用雙手接下。

    笑死人,別想接下來!

    奇沐偶不停止飛翔獵鷹衝向炎辰陽,竟反過來讓飛翔獵鷹的尾翼下方的噴口,吐出更強的光芒,更加的提升飛翔獵鷹的速度。

    飛翔獵鷹的速度更加提高,見到炎辰陽也還是不打算躲,讓雙手燃燒起火焰。

    「火焰護盾!」

    炎辰陽雙手掌上的火焰忽然融入在一起,形成類似盾牌形狀的火焰防護,硬是接下飛翔獵鷹的防護罩衝擊,同時產生爆炸般的碰撞聲。

    竟然擋下來了?

    奇沐偶雖然對此感到訝異,不過還是很快的反應過來,將更多魔力投入在飛翔獵鷹。

    看我就這樣把你給推出去!

    飛翔獵鷹尾翼下的噴射口,噴射出更加強的推進光芒,使得原本壓低姿勢擋下攻擊的炎辰陽,身體被迫向後推動。

    「哦啊啊啊啊啊!」

    炎辰陽發出奮力的吶喊聲,使出全身的力氣,伸直雙手維持火焰護盾,彎曲膝蓋踮起腳尖,想要將維持防護罩的飛翔獵鷹給反推回去,可是炎辰陽的身體還是很快的被往後推,沒有多久雙腳就會騰空落出擂台外。

    沒有用的!飛翔獵鷹的推進力道,可是不遜於軍用的噴射機!

    奇沐偶有自信的在內心講解著,看著炎辰陽被推得距離擂台邊緣不遠,覺得這麼快解決他有點可惜,不過比起讓飛翔獵鷹再輸給炎辰陽,丟光了身為世界冠軍的面子,這情況比較起來還好得多。

    奇沐偶看見炎辰陽最後鞋跟已經露在擂台邊外,飛翔獵鷹只要再加把勁就能夠將炎辰陽推出擂台外。

    結束了!奇沐偶在內心果斷的發出勝利宣言,以為炎辰陽終將掉出擂台,敗給自己的時候,炎辰陽忽然做出令他意外的動作。

    「就是這一刻!」

    炎辰陽忽然大喊一聲,整個人立刻彎曲雙腿跳起,翻身倒掛在飛翔獵鷹上空。

    「什麼!」

    看見這一幕,奇沐偶忍不住將訝異脫口而出。

    不過這一瞬間的行動還沒結束,炎辰陽在半空倒掛的狀態下伸出雙手掌,對準飛翔獵鷹沒有被防護罩守護的背後。

    糟了!

    奇沐偶心中雖然反應過來,但是此時的一瞬間,已經來不及讓飛翔獵鷹做出任何迴避動作了。

    「炎爆!」

    炎辰陽雙手掌心再度噴發出火焰,藉著飛翔獵鷹的推進方向,直接將飛翔獵鷹噴飛到場外的地面上碰撞,同時炎辰陽也藉由這反作用力,順勢翻身重新站回到擂台上。

    『哇,炎辰陽先生的表現太精采了!』

    主持人情不自禁的將情緒化成語言,從口中透過麥克風放大,同時觀眾們的情緒也跟著響應,一同對炎辰陽掀起了讚美的掌聲與呼喊,頓時木偶娛樂巨蛋裡回響起響亮的喧嘩。

    在這一刻,奇沐偶看見炎辰陽驚險度過危險,重新回到擂台場上,還很識趣的轉身面對所有觀眾舉起雙手招手,奇沐偶他不由自主的看呆了。

    怎……怎麼可能!

    沒想到炎辰陽這一次再度打敗自己派出的玩偶兵器,奇沐偶內心忍不住動搖起來。

    怎麼會呢?要是一般的情況下,如果炎辰陽是玩偶兵器早就被推出場外了……。

    想到這裡,奇沐偶忽然驚覺,自己好像遺漏了非常重要的事情。

    ……這麼簡單的事情,怎麼都沒想到過呢!

    奇沐偶終於將有些動搖的內心給冷靜下來,開始思考起來自己為什麼派出的玩偶兵器,會接一連二敗給炎辰陽。

    首先他不得不承認,炎辰陽並不是魔物,也不是什麼玩偶兵器,他是人的同時也是魔法異能者。

    炎辰陽和魔物與玩偶兵器不同,他有高度的智慧足以面對任何局面的變化,這是一件很理所當然的道理。

    還有一件最嚴重的事情,也就是奇沐偶自己都愚笨的忽略掉了。

    當天晚上與怪獸級的魔物戰鬥,紅蓮楓與梓吟樂兩位雖然是美女,但是她們有高超的實力,不是一般的魔法異能者能夠配合得來的。

    可是眼前這紅髮的男人,名為炎辰陽的火焰魔法異能者,他卻能讓紅蓮楓與梓吟樂自願的配合他,施展出打倒地動蛇頸龍的合體攻擊,這原因當然很簡單。

    因為炎辰陽有相對應的實力。

    愚昧的忌妒炎辰陽他和紅蓮楓與梓吟樂的合作戰鬥,卻忽略了這種最簡單的事情。

    奇沐偶忍不住低頭苦笑,他是對自己露出苦笑,怎麼都沒注意到這件事呢?

    不管是這三天為他編排的刁難工作,還是今天向他發出挑戰宣言的比賽,至今為止全都是因為小看炎辰陽所產生的戰敗結果。

    會輸的原因全都在自己身上啊!

    「大老闆你怎麼了?難道不想打了嗎?」

    聽見炎辰陽似乎注意到自己的狀態,在擂台上大聲的喊出關切的話來,讓奇沐偶茫然的抬起頭來看向他。

    依然是非常有自信的熱血笑容,看起來是絲毫沒有消耗多少體力,那種充滿活力的表情。

    奇沐偶發覺,如果要對抗炎辰陽這種人,不使出全力是不行了。

    哼,看來是不得不派出王牌了!

    奇沐偶露出自嘲的微笑,將落在場邊戰敗的飛翔獵鷹變回模型,使模型包覆自己的魔力散發光芒,飛過擂台上方重新收回到手中,自己彎下腰將它放回一旁工具箱裡裝載模型的透明盒子。

    現在巨臂悍將被摧毀,飛翔獵鷹也掉落場外輸掉,在工具箱裡準備好的模型已經沒有了。

    明白這一點的奇沐偶,將自己的右手伸進了連帽上衣腹部中的口袋,拿出了一個塑膠製的黑盒。

    奇沐偶把這黑盒稱為封印沉眠,除了因為夢幻的理由而取的名子,主要的是裡頭放置的是在世界比賽上,幫助自己奪下冠軍的模型,也是費勁所有心思與用心創造出來的王牌。

    它就是毀滅的機械天使,其名為零號!

    ******

    炎辰陽走回到擂台中央,看見奇沐偶在高台上低頭發呆的樣子,以為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忽然看見他從身上拿出了一個黑盒子。

    嗯?那是接下來大老闆要派出的第三個玩偶兵器嗎?

    確實如炎辰陽所預料,奇沐偶將黑盒子的蓋子打開,拿出一個看起來像是人形的塑膠模型,然後注入魔力使其發出純白的光芒。

    這感覺是?炎辰陽此時清楚的感覺到,奇沐偶這次注入在模型上的魔力程度非同小可,釋放出的魔力流動,比剛剛前後派出的玩偶兵器來得更強勁。

    終於要認真了嗎?

    對此炎辰陽已經期待已久。在黑女僕咖啡廳那一天,聽見黑野萌說起木偶動漫街的大老闆,奇沐偶本人具有消滅巨獸級的水準程度時,炎辰陽就在心中希望有機會想要和奇沐偶比劃一場。

    可是沒想到,奇沐偶一出現不但大方給自己三天三萬的工作,而且還在這最後一天的晚上,向自己發出挑戰給出戰鬥的機會,炎辰陽不由得覺得奇沐偶真是大好人。

    但是戰鬥開始後,炎辰陽可是感覺得出來,前面的巨臂悍將和飛翔獵鷹的表現,似乎都沒有給人一種能輕易消滅巨獸級魔物的強度,反倒像是對人保留實力感覺。

    炎辰陽很清楚這一點,本來剛剛還在懷疑奇沐偶,該不會沒有自己想像中這麼強的時候,看見奇沐偶在第三個模型上注入的魔力光芒是如此強烈,炎辰陽就知道他要使出真本事了。

    「出來吧!毀滅一切的機械天使,零號!」

    在高台上呼喚出模型名子的奇沐偶,他放開伸出高台外掌握的手掌心,任由模型漸漸變化成玩偶兵器,緩緩降落在擂台場地邊。

    光芒漸漸黯淡下來之後,奇沐偶第三次派出的玩偶兵器,漸漸的顯現出她的形體。

    出乎炎辰陽意外的是,這是一名女性外表的玩偶兵器,有一頭像是櫻花般綻放顯眼的長髮,如同翅膀一般飄逸然後緩緩擺落收束在肩上。穿在身上的則像是來自遙遠未來,超科技的純白緊身衣,上面散佈了許多電流線路微微閃耀的發亮。頭上則像是套上了半圈環耳機,覆蓋在耳朵的位置上朝後張開充滿機械感的翅膀飛翼。最後是她的面孔,明顯人工設計出來非常美麗與完美的長相,雖然知道她是模型,表情也沒任何感情變化,不過好像設計的太過精細,感覺就像是活生生的女人一樣。

    這……這……!

    炎辰陽實在是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本來以為奇沐偶第三個模型會派出更帥氣威武的機器人,沒想到竟然是看起來和一般女人外表無異,看起來身形纖細柔弱的女性生化人的樣子。

    難道大老闆其實和阿滿他們是同類嗎?

    炎辰陽和阿宅與阿滿他們交好,當然有去過他們的房間,看過他們的模型收藏當中,有些是動畫中出現的女性角色。

    對此炎辰陽當然不能夠理解,既然身為男人就應該喜歡威武帥氣的機器人模型才對。

    針對這疑問炎辰陽有對他們提出問題,可是阿宅與阿滿他們卻能夠非常熱情的解釋,這是身為成年男人的浪漫。

    好吧!浪漫就浪漫吧!炎辰陽想反正都沒有那種興趣,想要理解也有點難了。

    可是如今,大老闆奇沐偶竟然派出女性的玩偶兵器,難道他也是成年男人浪漫的愛好者嗎?

    炎辰陽覺得現在自己的大腦有點呈現短路當機的狀態。

    ******

    同時間,在特等席上觀看的冬瑜夏,也是跟炎辰陽的想法一樣,張口露出訝異的表情。

    竟然是女性的玩偶兵器?

    冬瑜夏看奇沐偶之前派出的兩架玩偶兵器,都是外觀看起來很兇悍的機械生物的模樣,還以為奇沐偶將在第三次,派出更加危險強悍模樣的玩偶兵器。

    沒想到,派出看起來有點像是生化人的女人玩偶兵器。冬瑜夏對奇沐偶派出的模型是沒有意見,可是奇沐偶應該是男人吧?他不覺得以自己的性別,派出這樣的玩偶不會很奇怪嗎?

    冬瑜夏也不太能理解,在她的思考邏輯當中,男人應該都愛好那種看起來很強壯的機器人才對。

    不過先不管奇沐偶是怎麼樣的喜好,第三個玩偶兵器和前面兩個呈現的反差感實在太大了,感覺柔弱到可以輕易推倒的模樣。

    正當冬瑜夏覺得很不適應,臉露尷尬的表情想看看其他人是怎麼想的時候,然後轉頭就看見阿宅與阿滿,注視擂台上的臉露出嚴肅認真的表情,彷彿兩人忽然都去整形了一樣,像是經歷過轟轟烈烈的戰場,變成有點粗獷的那種男子漢臉龐。

    「果然派出零號了嗎?」阿滿嚴肅的說。

    「是啊!看來大哥這一次兇多吉少了!」阿宅也認真過頭的說。

    這是怎麼樣?

    經過這幾天的互動,冬瑜夏大概知道阿宅與阿滿他們,相當癡迷動漫等什麼二次元的東西,可是看看他們現在這種表情,好像狂熱的超乎想像,有點和他們完全身處不同的世界一樣。

    冬瑜夏雖然不明白阿宅與阿滿的想法,但是她還是看得出來,他們覺得現在奇沐偶派出的玩偶兵器,似乎有超乎想像的強悍。

    「請問一下,那奇沐偶這次召喚出玩偶兵器有那麼強嗎?」

    對於冬瑜夏的問題,阿滿還是那一張男子漢的表情看過來,口氣嚴肅的說明著:「冬瑜夏小姐,勸妳不要因為零號的外表,而小看了她潛在的力量!」

    阿宅接著搭腔說:「沒錯,零號可是在世界大賽決賽場上,以壓倒性的力量奪下冠軍的玩偶兵器!」

    阿滿接下來說:「那一場令人震撼,而且激動人心的比賽,我到現在都還清楚記得!」

    阿宅說:「沒錯、沒錯!美麗又強大的模型,只有奇沐偶冠軍才做得出來!」

    然後他們兩人一同說:「所以即使是我們大哥,恐怕都會輸給零號!」

    看他們一臉特別認真的特地解釋,冬瑜夏雖然還是不能夠理解他們的心情,不過至少可以得知零號和前面兩個玩偶兵器,是處在完全不同的範圍。

    「可是零號和前面的什麼猩猩與老鷹,不都是塑膠模型嗎?會產生這麼大的差距嗎?」即使心中猜出這一點,冬瑜夏還是想問得更清楚。

    對此由阿宅認真的解說:「冬瑜夏小姐妳這就不懂了!魔法異能玩偶兵器的能力,會根據模型的材質、細節、甚至是製作者的用心,都會影響到塑膠模型轉換成玩偶兵器的力量程度。」

    阿滿接著補充說:「雖然能力者注入的魔力多寡也會影響威力,但是如果將精神同化提高到近乎百分之百的話,玩偶兵器的反應力與敏捷度也會提高。」

    「這……這樣啊?」

    看他們對零號解說成這樣,冬瑜夏都開始懷疑他們,是不是反過來要替奇沐偶加油了?

    「那小萌妳覺得呢?」

    雖然阿滿與阿宅說明得很清楚,但冬瑜夏還是沒有想像出實際的感覺強度,於是轉向坐在身邊的黑野萌問。

    對於這個問題,黑野萌也讓表情稍微嚴肅的說:「這個……老實說我也不是很清楚,畢竟我只實際看過大老闆派出零號一兩次,來對付巨獸級魔物。」

    「那麼戰鬥的方式是怎麼樣?」

    既然有看過奇沐偶派出零號與巨獸級的戰鬥,那至少可以從這當中看出來這零號有多強吧?

    原本這麼想的冬瑜夏,卻對黑野萌的回答感到出乎意料。

    「不曉得呢!因為大老闆派出的零號,都是一擊將魔物給秒殺。」

    什麼?竟然是一擊!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零號在奇沐偶的操控之下,可不就有和紅蓮楓與梓吟樂,那種勇者階級深不可測的程度了嗎?

    冬瑜夏這才感受到事情的嚴重程度,即使炎辰陽有對抗地動蛇頸龍的實力,如果對手是有勇者階級的程度,恐怕絕對是一場苦戰。

    更何況奇沐偶,還是魔防局封為王牌階級的魔法異能者。

    想到這裡,冬瑜夏才猛然的理解到,奇沐偶成為王牌階級不是沒有原因。

    然後冬瑜夏這才忍不住擔心起來,炎辰陽要怎麼對付這種強敵。

    ******

    「真了不起!炎先生,我對你刮目相看了!」

    當炎辰陽還無法理解奇沐偶的喜好,大腦呈現短路變得思考不能,只差沒有從頭上冒煙的時候,聽見奇沐偶一邊拍手一邊誇讚的聲音,炎辰陽這才回神過來。

    「哎!大老闆你這是?」

    不過沒想到一回神過來,炎辰陽卻看見奇沐偶不知在何時走下高台,來到他召喚出的零號身邊站著。

    「怎麼?是想問我怎麼走下來了嗎?」奇沐偶保持微笑平靜的回答。

    「……嗯!是啊!難道大老闆不想打了?」炎辰陽因為不明白奇沐偶行動的動機,只能這樣試探的問。

    「放心吧!炎先生……不,炎辰陽!我只是開始想認真的跟你對戰罷了!」

    但是炎辰陽不明白的說:「可……可是,大老闆的玩偶兵器的能力,不是在本人在一旁操控玩偶兵器才能作戰嗎?」

    可是奇沐偶卻一臉都不意外的說:「嗯,說得也是!一般的情況下確實是這樣。」

    「一般的情況?什麼意思?」炎辰陽忽然能開始好像理解,奇沐偶想要表達的內容。

    不過奇沐偶沒有回答炎辰陽的問題,卻反過來問炎辰陽說:「炎辰陽,你應該知道,我在魔防局裡被認證的階級吧?」

    「階級?我記得大老闆你好像是王牌階級的吧?」炎辰陽不確定的說。

    「沒錯,我能通過魔防局的認證,多虧了我這好搭檔零號!」

    奇沐偶抬頭將視線看往如同人偶般站立不動的零號,然後他一臉微笑的表情上,看待零號的眼神像是面對很好的朋友一樣,對炎辰陽說出這段話。

    然後奇沐偶重新看過來與炎辰陽的視線對上,停止微笑露出了認真的表情接著說:「所以我不能夠辜負,我的好搭檔為我貢獻出的一切,也不能讓身為世界冠軍的我,難看的輸掉這場比賽。」

    「所以,炎辰陽!」奇沐偶說:「你可要認真的面對我接下來的攻擊,我可不會像剛剛那樣,像是隨便玩玩的心情對付你喔!」

    炎辰陽還沒反應過來,奇沐偶說這段話是什麼意思,然後就看見奇沐偶與零號身上產生了變化。

    零號身上發出了魔力的光芒,像是共鳴似的奇沐偶身上同時也發出了光芒。

    炎辰陽舉起手想要遮擋掉一些刺眼的光芒,然後透過手指間的縫細,炎辰陽看見眼前的奇沐偶閉上眼睛,雙手張開的身體好像放鬆的飄浮起來。

    隨後奇沐偶漂浮到零號的胸前,緩緩的向零號靠近,竟然像是潛入水中一樣,奇沐偶的身體融入在零號的身體裡,直到完全沉入進去消失不見。

    在炎辰陽訝異的張開嘴巴的時候,零號身上純潔的白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零號的表情竟然開始鮮活的起來,眼神開始變得活潑,毫無變化的嘴唇露出甜美的笑容。

    看到現在,炎辰陽此時可以非常確定,奇沐偶竟然完全的和玩偶兵器零號融合了!

    看見炎辰陽一副驚訝得完全說不出話的模樣,零號張開的口中傳出了奇沐偶的聲音。

    「很驚訝的是吧?不過接下來我會讓你更驚訝喔!」

    似乎因為是十歲小男孩的聲音,並沒有進入青春期的那種低沉的男生嗓音,搭配上零號的口反而活像是女孩子在說話。

    然後零號背後張開一對小小機械構造的翅膀,釋放噴發出強烈的光芒形成一對光之羽翼,雙腳飄離地面正面朝向炎辰陽衝過來。

    「讓你好好體會,零號令人戰慄的威力!」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