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十四章 平靜的時刻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這……這裡是?」

    炎辰陽一張開眼睛,第一眼看見的就是潔白不能夠再潔白,緊貼一雙導管狀日光燈的天花板。

    隨後才注意到自己躺在床上,緩緩的坐起上半身,左右的觀望一下該處的擺設,發現左邊窗上是掛上幾乎輕薄透明的純白窗簾,右邊靠枕頭的是擺了一竹籃水果的桌子,然後還有一些醫療儀器擺在附近,讓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一間整潔的醫院病房。

    發現了這一點,炎辰陽緩緩的躺回病床上伸手摸著頭,才注意到右手綁上了緊密的繃帶。

    炎辰陽觀察受傷的右手,思緒空白了一會,才開始思考自己為什麼會躺在這裡的時候,右邊忽然就傳來門把轉動的聲音,然後門板就在轉頭看過去的那一刻,往內推進來輕靠在一旁的牆面上。

    「啊嗯?炎辰陽你醒了!」

    聽見這低沉的聲音,還有看見如同在岩石上雕刻出來的面孔,又身穿整齊的黑西裝加上繫上領帶,完全不用思考一看就知道是部長石全道。

    「啊,是部長!」

    炎辰陽雖然身體明顯感覺有點虛弱,不過張口發出的聲音還是充滿精神。

    部長慢慢的走到炎辰陽的床邊,坐在放置在床邊的折疊式椅子上,露出了與以往嚴肅表情不同,帶點輕微嘴角上揚的溫和笑容,與躺在床上的炎辰陽視線對上。

    「昨晚你表現得很好啊,炎辰陽!」

    部長明顯發出讚賞的口氣說話,但是此時的炎辰陽聽了,並未有感到得意,反而是有點茫然不知。

    似乎是剛醒過來沒多久的關係,炎辰陽腦中模糊的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可以讓部長誇讚自己的時候,部長又將話接著說下去。

    「你與紅蓮楓還有梓吟樂一起配合,擊敗可能是目前有史以來最棘手的魔物地動蛇頸龍,這可是值得載入魔防局歷史的紀錄。」

    知道了部長原來是指這件事,炎辰陽對部長露出閉唇的微笑,平淡的敘述說:「這沒什麼,是隊長和副隊長幫得好!」

    對於炎辰陽的回應,部長也只是點頭微笑,然後提起炎辰陽身體的話題。

    「我聽紅蓮楓說過了,你的身體大部分都沒有什麼特別的傷害,基本上都是過度使力造成肌肉的拉傷,其他都部分都很健康。」

    「這樣啊?」聽了部長這麼說,炎辰陽不自覺的感到一些放心。

    「不過,」部長忽然口氣嚴肅了起來:「你應該有注意到你的右手包上繃帶吧?」

    部長這麼問,炎辰陽在部長面前舉起右手輕輕的動起手指,然後沒有特別的想法說:「有,我有注意到!不過我感覺好像沒怎麼樣?」

    炎辰陽表示完他對右手的感覺,持續舉起包緊繃帶的右手在眼前觀看,部長還是嚴肅的繼續說:「你的右手雖然跟你身體各處一樣,都是有些肌肉拉傷,不過唯一不同的是,你右手掌的皮膚有輕度燙傷。」

    聽見部長講完這件事情,炎辰陽全身一震,忽然明白了嚴重的問題,停止對右手的移動以及觀賞,也不得不讓表情認真的看向部長。

    「部長,你的意思是說?」

    「沒錯,你恐怕已經明白了,你自己的力量傷害了你自己!」

    這問題的嚴重性,恐怕任何魔法異能者都會知道,自己的力量一直以來都能完好的控制並用來保護自己,那是因為這股能力與自身像是手腳一樣是一體的。

    可是如今一體的力量,卻傷害了自己的右手,炎辰陽馬上就想到了原因。

    那就是在對付並擊敗地動蛇頸龍的那一刻,臨時創造出來的絕招熾陽拳。

    部長繼續說:「昨晚的轉播,我大概重複看了幾遍,我發現你大概在哪個時候,臨時創造出強力的招式,才成功將攻擊打進入魔物的體內,引發了強力的火焰攻擊。但是也很明顯,你右手的傷也是在那時造成的。」

    「……所以部長你的意思是?」

    部長立刻堅定的說:「炎辰陽,我強烈的要求你,那一招除非想出避免反噬的方法,否則絕對不能夠使用!」

    部長如此堅定的說出口,炎辰陽知道這絕不是像魔力爆發這招一樣,是可以有狀況允許使用的招式,熾陽拳是完全的不能夠使用。

    知道這一點後,部長也沒有繼續接下去說話,炎辰陽就閉上嘴巴保持沉默,視線朝上注視著天花板,什麼也不去想,什麼也不思考,露出一副面無表情的撲克臉。

    不過這樣安靜的過程只過了大約三分鐘,很快的部長放鬆了表情,又想出要講的話題再度開口說:「對了,還有一件事情要和你提起,由於你在對抗地動蛇頸龍的功勞很大,所以你已經從士兵階級升階到戰士階級。」

    聽部長提起這一件事情,炎辰陽隨後也想起冬瑜夏在昨晚說過的話,也提起來開口看向部長問:「部長,我聽人說,我現在是不是還不屬於部長所屬的部門?」

    炎辰陽提起這件事,部長眼睛明顯有睜大,顯然是有點訝異炎辰陽問起這件事。

    「……原來炎辰陽你還不知道啊?」

    「是啊!」炎辰陽毫不拖延猶豫的說。

    「那麼對於我這樣的安排,炎辰陽你的看法是如何?」

    關於這一點,部長巧妙的將問題丟回來,明顯是想要讓炎辰陽自己去思考這件事。

    不過炎辰陽對於部長這樣的回應也不意外,只是輕輕的笑出一聲,回答出他自己理解出的答案。

    「反正又是修行的一環對吧?」

    回答出自己得到的結論,部長在臉上露出微笑代替回答。

    「那麼還有問題嗎?」

    部長似乎是沒重要話題要講了,又或是純粹想用簡單的這一句話來套問題,才會在接下來說出這麼一句話。

    炎辰陽也算了解部長,知道部長在給自己機會,說些自己不懂的事情,讓部長好好解答。

    不過關於自己的事情,該問的也都問了,那就只剩下……。

    「部長,圓盤公園那邊的事情怎麼樣?」

    炎辰陽看著部長的表情,對於這件問題,部長顯然也預料到了。

    「情況比想像中的來得好,除了圓盤公園這區域全面被摧毀以外,周圍的建築與大樓幾乎都毫髮無傷,預計重建工作會很迅速。另外昨晚戰鬥的成員,除了你以外幾乎都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害,這一次可說是損失造成最少的一次了。」

    「……是嗎?」

    炎辰陽的反應很平淡,因為他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知道的事情不是這件。

    「那麼……部長。」

    「怎麼,還有問題嗎?」部長似乎裝出故作無知的表情。

    然後炎辰陽看懂了部長的表情,口氣無比認真的開口問了。

    「關於……烏鴉俠……!」

    ******

    「我怎麼能眼睜睜看見那頭怪物復活啊?開玩笑!」

    在場所有人一起攻擊都未必能夠打倒的怪物,更別說隊長和副隊長都沒有多餘的力量了!

    炎辰陽深深知道這一點,必須要再一次給予地動蛇頸龍致命的傷害,讓這頭怪物再也無法站起來才行。

    雖然心知這一點,但炎辰陽也知道這時候的自己,比起在場所有人更加的無力。

    但是那又怎麼樣?

    所有魔防局人員,見到這頭倒在地上的地動蛇頸龍的身體反應後,同樣也搞清楚狀況,毫不保留的朝向這頭怪物攻擊。

    想要成為世界上最強的英雄,在這種狀況下怎麼能夠退縮!

    這麼想的炎辰陽,還是死撐著身體站起來,忍受全身各處陣陣的疼痛,拖行著沉重的腳步,想要朝向地動蛇頸龍那,跟著心臟跳動同步的光亮一閃一閃的身體前進。

    在身邊的冬瑜夏,露出一副不知所措與害怕的表情,伸出手想要阻止自己。

    炎辰陽也不是不明白她現在的想法,只是如果不再站起來,讓地動蛇頸龍復活後,在場的所有人可能就會全軍覆沒。

    這必須是再次的一戰!

    「啊!天空!」

    然後在炎辰陽充滿這樣鬥志與想法時,忽然發生的狀況,阻止了炎辰陽再拖行出一步。

    在某個人的驚呼叫喊之下,炎辰陽本能的當下反應過來,抬頭看往天空。

    那是一個光點,一個蔚藍的天藍色的光點,在這一點光芒當中,有一名有點模糊漆黑的人影,身形倒掛在光芒當中,背後好像長著一對烏鴉一樣的羽翼,完全展開的漆黑翅膀,讓這名烏黑身形的人,平穩垂直的急速下降,朝向地動蛇頸龍。

    他雙手持漆黑的一把劍對準朝下,同時這把劍也是光芒閃耀最明顯最強烈的部分。

    看見這幕畫面,炎辰陽不由得停止了動作,靜靜的和在場所有人一樣,看見那擁有一對烏鴉翅膀的人,垂直墜落在地動蛇頸龍的身上。

    墜落的同時光芒爆發,同時向外引發黑色圈環,圈環內無形中空的強烈衝擊波,瞬間在炎辰陽與紅蓮楓和梓吟樂合作打出的傷口上,擴大的再度挖空一圈,讓原本瀕死掙扎的地動蛇頸龍,身體幾乎啃食掉了一半。

    最後衝擊波產生吹襲現場的狂風停息,炎辰陽這時才看清楚那人的身形。

    在他手中黑劍光芒映照之下,身穿漆黑輕薄的拉鍊外套,褲子和上衣一樣都是寬長服貼遮蓋四肢的造型,臉上穿戴的是皮革製像頭盔般的頭套面罩。他用那一雙閃耀與黑劍相呼應的光芒,相似魔鬼又像是幽靈的魔靈之眼,似乎巧合地與炎辰陽的視線對上。

    但是炎辰陽內心清楚明白,那名有對漆黑羽翼的黑衣男,他是刻意將雙眼看往這裡,他正在看著自己。

    炎辰陽透過他的眼神,已經完全看出了那名男人的想法。

    我認同你是我的對手!

    這句話的意思,明顯透過黑衣男的雙眼投射出來,然後讀懂他想法的炎辰陽,看見黑衣男轉身背對他,拍動一下背後的羽翼,轟的一聲衝飛向漆黑的夜空中,然後就這樣消失在黑暗當中。

    ******

    炎辰陽說完他所見到的那名男人的記憶畫面,部長就在炎辰陽眼前低頭深思。

    「部長,你知道他是誰嗎?」

    炎辰陽向部長問起這個問題,是認為部長應該知道一點有關於他的內容。

    不過卻見到部長搖搖頭。

    「炎辰陽,我跟你一樣,是第一次知道這男人的存在!」

    部長神情認真的說:「所以我對他的了解,和你在現場第一次看見他一樣,只知道他的表面。」

    「在廣大的新葉市裡,忽然冒出這麼的惹人注目的男人,不只是你炎辰陽!連我都很想知道。不過現在探討他是誰這個答案是沒有結果的,所以今天早上魔防局的上層已經開會討論出答案。」

    聽部長說到這裡,連炎辰陽也聽懂了答案。

    「所以魔防局對他發布了搜索令?」炎辰陽認真的說。

    「對,因為他似乎不屬於魔防局內部的人,所以容易被列入無法掌控的不安定因子,必須要找出來,然後從他身上問出問題。」

    知道烏鴉俠與魔防局毫無任何關係後,炎辰陽也得出部長話中的一個答案。

    「然後從今天開始,魔防局上下每一個人,都要幫忙抓到他對吧?」

    「是的,然後沒多久就會正式發布給每一個人知道。」部長肯定的說。

    所有心中的問題都問完之後,炎辰陽默默重新面向天花板。

    雖然知道了魔防局對於烏鴉俠做出的應對,不過實際上炎辰陽真正想知道的不是這件事。

    那就是烏鴉俠到底是誰?

    即使地動蛇頸龍在炎辰陽等人的攻擊下,已經進入了瀕死狀態,但是牠龐大的身軀,不是任何人能夠隨意給予巨大的身體傷害。

    烏鴉俠僅僅一擊,就在炎辰陽和紅蓮楓與梓吟樂合作的打出的傷口中,重新再打入一擊並擴大傷口的範圍,還停止了地動蛇頸龍再生的現象。

    在那之後看見他離開,炎辰陽也同時不支倒地,躺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現在回想起來,炎辰陽這才忽然想到一件事,並且開始對烏鴉俠不爽。

    那就是……真正的最後一擊竟然給他奪走了!

    身為目標是世界第一的英雄,擊敗邪惡怪物的最後一擊給人奪走了!那不是非常讓人嘔的一件事嗎?而且還這麼出風頭!

    於是在這一刻炎辰陽下定決心,一定要抓到烏鴉俠向他好好的算這筆帳。

    這麼想的炎辰陽,忽然感覺心靈得到抒發,身體也跟著不自主的放鬆下來,視線再度朝天花板看,浮現出睡意想要閉上眼睛好好的睡一覺時,外頭似乎傳來某些人奔跑的聲音。

    「哈哈!不良警衛就在這間吧!」

    「等等,水星!這裡是醫院,不要奔跑吵鬧啦!」

    忽然聽見兩名熟悉不能夠再熟悉的少女嗓音,炎辰陽的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不……不會是她們吧?

    如果是平常就算了,可是現在好累啊!只想好好睡一覺,實在沒精神理她們,更何況在她們之中,還有一名超級聒噪的存在。

    炎辰陽有點擔心的看向門口在內心祈禱,希望一定是不認識的人在外面走廊說話,持續這樣在心中說服自己的時候,現實還是殘酷的打擊炎辰陽期望。

    「啊,發現不良警衛!」

    炎辰陽看見藍水星一路跑到門口外,對上自己的視線露出驚喜的表情,馬上就蹦蹦跳跳的跑到炎辰陽所躺的床邊。

    隨後律翡翠也出現在門口外面,一臉不好意思的模樣左右觀望,深怕被人注意到吵鬧似的確認一下,才放鬆的吐一口氣,踏進門框走進炎辰陽所待的房間。

    「嘔啊!我的天!」看見真是她們,炎辰陽伸手抓著額頭感到有點頭痛,覺得好不容易可以安靜睡覺一下的時間,因為她們的到來而被奪走了。

    「不良警衛,你怎麼是這種反應啊?我們因為擔心你來探望你耶!」看見炎辰陽的反應,藍水星一副認真的表情說得理所當然。

    「是嗎?那多謝了!我只希望妳等等能夠安靜讓我睡覺!」

    對於炎辰陽發自內心的請求,藍水星果斷的否決掉說:「那怎麼可以,我有好多問題想問你耶!」

    果然!炎辰陽無奈的嘆一口氣,他最怕的就是這個,藍水星的絕招問題轟炸。

    然後律翡翠走到藍水星身邊,戴圓框眼鏡的臉上,一副不好意思表情的苦笑說:「抱歉,炎辰陽先生!我們打擾你了。」

    「……不用客氣……沒關係的……。」

    炎辰陽已經發自內心接受這種狀況了,因為內心只剩下無盡的無奈。

    不過看見她們出現在這裡,炎辰陽才忽然想到說:「話說是誰帶你們來這裡的?」

    藍水星才剛要開口,在她後面就有人發出聲音,代替她回答了炎辰陽的問題。

    「不好意思,大哥!是我們!」

    聽見這熟悉的聲音,炎辰陽的視線繞過藍水星的臉,看見一高一胖的阿宅與阿滿,陸續穿過門口進入醫院病房,並看見坐在床邊的部長,兩人還順便的點頭打招呼,才一起繞過床尾,站到炎辰陽床鋪的另一邊。

    看著說話的阿宅,炎辰陽無奈的像是在訓話的對他說:「你怎麼和阿滿帶來了一個大聲公,不知道現在的我最需要的是安靜嗎?」

    「啊,那裡有大聲公?」

    藍水星還一臉當真的左右觀望,瞧了一眼的炎辰陽再度嘆了一口氣。

    「抱歉大哥!因為她們一大早就跑來催我們說要找大哥,所以因為各種原因不得已只好帶她們找大哥。」

    「……好吧,我懂了!」聽了阿宅的解釋,炎辰陽再次深刻的體會到藍水星任性的威力。

    不過剛到達這裡的人,還來不及再與炎辰陽開口聊一些話題,隨後又有一名不陌生的男性走了進來。

    「哈囉,炎辰陽先生!你身體還好嗎?」

    說這句話的是眼戴方框眼鏡的黑髮青年墨守哲,依然是一臉溫和笑笑的表情,走進來病房來到藍水星的身邊。

    「喔,是你啊!怎麼不管管你的朋友?讓她在這裡亂吵!」看見藍水星的剋星出現,炎辰陽忽然感覺就像是看見曙光一樣,面對墨守哲露出笑容。

    「誰亂吵啊!」不過藍水星這次倒是聽懂了炎辰陽在說誰。

    「哈哈哈!抱歉,因為她們都真的很擔心你啊!所以炎辰陽先生,現在請原諒她的行為吧!」墨守哲苦笑的說。

    「對啊!就是說!我可以好心的來看你耶!」藍水星雙手叉腰表情認真的說。

    「……好好,謝謝你們!」

    炎辰陽表面上雖然說得毫不關心與敷衍,聽懂的他內心倒是浮現起一些溫暖。

    「嗯?士兵階級的,你醒過來了啊!」

    炎辰陽內心的感動還沒結束,外面又走進來一個人。

    「啊,冬瑜夏姐姐!」藍水星一看見來人,馬上就靠到她眼前。

    「是藍水星妹妹啊!也來看這狼狽住院的男人嗎?」

    冬瑜夏面對藍水星說話時,視線卻瞧向炎辰陽這邊,眼神當中充滿嘲笑的意味。

    「啊啊!煩人的傢伙又來一個!」聽見冬瑜夏的諷刺,炎辰陽也裝作不受影響無事的人一樣,轉頭看往窗外裝作不想理這些人。

    「士兵階級的,你這樣的態度好嗎?」繼續對炎辰陽發出言語攻擊的冬瑜夏,一邊說話一邊看見部長在場還是有禮貌的向他行禮點頭。

    「呿,誰理妳啊!如果沒事請你們離開,讓我在這好好睡一下!」

    「哎哎,這樣行嗎?你是不是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嗯,重要的事情?」

    炎辰陽聽見冬瑜夏這樣賣關子的說法,忍不住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才忽然發覺的露出一臉驚恐的表情,立刻抬上半身在床上坐起來,慌張的開口問冬瑜夏說:「現在是幾點?」

    冬瑜夏也被炎辰陽的舉動,稍微嚇了一大跳,然後臉色才稍微回復的說:「呃……現在已經是中午一點了。」

    聽到這個答案,炎辰陽坐在床上無力的低下頭垂下肩膀,身上佈上了很厚的陰影。

    「呃……你怎麼了?」對於炎辰陽的反應,冬瑜夏露出一副完全沒料到他會變這樣的尷尬表情,有些遲疑的開口問。

    「你還問我!」炎辰陽忽然又抬起頭來,一臉又生氣又想哭的表情,然後才在接下來說出造成他這種反應的理由。

    「我今天沒去工作,是不是有人代替我去消滅魔物了?啊呀!我的錢啊!」

    想到這一點,炎辰陽忍不住雙手抱頭煩惱,在腦袋中想像著一張一張鈔票從手中長翅膀飛走的畫面。

    看見他這樣的反應,不只冬瑜夏,在場所有人的頭上都掛上了尷尬的三條線。

    知道炎辰陽原來是想這種事,冬瑜夏就一臉受不了的笑說:「真是的,原來你是想到這種事!放心,沒有人能代替消滅你掌管區域的魔物!」

    聽到了冬瑜夏這麼說,炎辰陽表情變得茫然的問說:「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嗎?因為地動蛇頸龍的關係,現在全新葉市裡沒有任何一塊區域有出現魔物。」

    冬瑜夏無奈的搖頭聳肩接著說:「所以探查完我的區域,我也代替你去探查你的區域,整個早上都沒有產生任何一顆魔物蟲繭。」

    「也就是說,」冬瑜夏加重語氣說:「恐怕在接下來的一個禮拜左右,魔物都不會誕生,所以我們魔防局的所有成員都會……。」

    「全體放假?」炎辰陽張口有點不敢相信的接下來說著。

    「沒錯,吸收全市魔物蟲繭魔力的怪獸級被打敗,代表接下來幾天都會根據魔防局的計算來公布,所有魔防局人員能放幾天假。」

    聽完了全部,炎辰陽抬頭看往天花板,身體忽然感覺輕飄飄,像是上了天堂一樣,嘴角不由自主的仰起。

    「好了,我想說的就這些!」

    看見炎辰陽這種反應,冬瑜夏面無表情似乎接下來沒有想說的話,一個轉身似乎就這樣打算離開。

    不過炎辰陽卻在接下來,忽然喊住她說:「等等,冬瑜夏小姐!」

    聽見炎辰陽竟然在她名子後面加上敬稱,冬瑜夏表情疑惑的回頭一看,發現炎辰陽的表情異常認真了起來,讓冬瑜夏忽然有點臉紅起來。

    然後就聽見炎辰陽說:「我有一件事想拜託妳!」

    ******

    「啊,今天好累喔!」

    綾曉優她依舊照自己往常的生活作息,上完班坐公車回來走進熟悉的幾條巷道繞了一繞,一下子就回來到自己住屋下方,往上劃過小山丘的小路前端。

    西方的太陽已經有一半落入山脈線當中,變得相當通紅像是一顆橙黃的橘子。

    綾曉優低著頭手提公事包,一邊走上山丘小路一邊伸手揉捏她的肩膀,就這樣一路走到她的住屋面前。

    「妳就是綾曉優小姐嗎?」

    此時忽然聽到有人叫出她的名子,綾曉優幾乎都要驚呼出聲的張大嘴巴,抬起頭來退後幾步,直到看見站在自家門前的人,才硬閉上嘴是停止出聲。

    「妳是?」

    綾曉優看見一名陌生的女人,身穿像是魔女一樣的黑帽黑衣,她的左臉上有一頭順直的藍髮,右臉上則是一頭捲翹的紅髮,左右兩隻眼分別是淺藍色與橙紅色的眼睛,在夕陽光芒的映照下,一雙眼睛閃亮的像是一對寶石一樣。

    「妳好,我是冬瑜夏,我是炎辰陽請來幫助妳的人。」

    「……妳是炎辰陽請來的?」

    綾曉優有點不敢相信,那看起來一臉呆相的炎辰陽,竟然會認識這麼漂亮的女性。

    「是的!我聽炎辰陽說,妳似乎剛成為魔法異能者有許多煩惱,炎辰陽就希望我用我的經驗來幫助妳。」

    名叫冬瑜夏的女人聽完她說出的來意,綾曉優忽然想起了石全道部長的一句話。

    『別看那小子平常迷迷糊糊,在某些方面倒是挺細心的,要是有魔法異能上的心事困擾或麻煩,去跟他談談吧。』

    想起這件事情後,綾曉優發自內心的苦笑。

    什麼嘛!那男人!

    然後綾曉優就開始邀請冬瑜夏進入她的家中。

    ******

    這一整個下午,除了受到炎辰陽的拜託,前去尋找綾曉優的冬瑜夏,還有工作要忙先離開的部長石全道以外,剩下來找炎辰陽的一群人,都非常熱烈的與炎辰陽聊天互動,甚至都鬧到了醫院的護士,不得不跑進來病房嚴厲的叮嚀。

    炎辰陽在這過程中,也不記得大概和他們哈啦的多少段話,只知道跟他們講了幾段話之後,不知道在什麼時間點就睡著了。

    等到再慢慢瞇開眼睛,炎辰陽看見窗外透進的光芒呈現橘黃色的時候,才發現是時間已經是黃昏時段了。

    已經這麼晚了?

    炎辰陽才剛這麼想,就看見一名嬌小的背影,坐在床邊面向窗外,像是正在觀賞美麗的落日夕陽。

    看見這身形,炎辰陽口氣疑惑的對她說:「律翡翠同學?」

    坐在床邊的正是眼戴方框眼鏡,後腦綁一對辮子的律翡翠,她聽見炎辰陽有點輕呼的叫喊,立刻回頭露出只能用開心來形容的微笑。

    「炎辰陽先生,你醒了啊!」

    律翡翠的臉龐與身形,因為面對夕陽光照的關係,幾乎有一半全都佈上一層陰影,但即使如此她自然不過的笑容,卻擁有可比擬夕陽的魅力,既溫暖又美麗的一副微笑。

    幾乎有短暫的時間,炎辰陽感覺自己好像移不開視線。

    不過炎辰陽看著律翡翠,最後還是回過神來,抬起頭在床上坐起,在這房間左右看了一看,才發現只有律翡翠留在這裡。

    「怎麼只有妳在這裡?你朋友藍水星還有墨守哲同學呢?」

    「水星她們嗎?現在應該還在外面和阿滿玩魔女遊戲吧?」

    這時候的律翡翠,不知道為什麼,炎辰陽總感覺她身上內向害羞的感覺消失了,反而是發自內心毫不猶豫放開熱情的態度釋放出來了,讓炎辰陽有種其實她本來就是這麼活潑外向的感覺。

    「是嗎?又叫阿滿用他的能力,讓她過魔女的癮啊!」

    雖然炎辰陽自覺,現在自己應該很放鬆的和律翡翠對話,可是內心卻有點緊張的像是和陌生人對話的感覺。

    「是啊,就是說!」

    律翡翠回答完炎辰陽的話重新看向窗外,將視線對準逐漸沒落的夕陽。

    此時炎辰陽也閉上嘴巴保持沉默,沿向律翡翠的視線看往夕陽呈現的風景。

    這是什麼感覺?

    炎辰陽覺得眼前的律翡翠好陌生,讓心情變得尷尬與不知所措。

    但這感覺又不只是能用尷尬就能夠完整形容,另外那心跳加速與全身緊張的感覺又是什麼?

    炎辰陽不懂,他真的不懂,為什麼眼前以為已經相處到很熟悉的少女,會給人有種陌生又新鮮的感覺。

    難道是還不夠了解她的原因嗎?

    炎辰陽最後只得到這樣的答案,他也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保持這種複雜的心情和律翡翠一起看往夕陽。

    然後兩人保持沉默,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才忽然由律翡翠開口,沒有回頭以持續看向夕陽的姿態,對炎辰陽開口說話。

    「炎辰陽先生!」

    「啊,什麼事?」炎辰陽有點慌張。

    「我們和石全道部長問過了,炎辰陽先生你大概明天就能夠出院,到時候幾乎一個禮拜的假日,炎辰陽先生應該不會來學校吧?」

    「呃……大概吧?」

    對於這件事,炎辰陽其實也根本還沒去想,接下來幾天都該要做什麼,只好先敷衍回答一下。

    「而今天就是兩天周末假日的最後一天了,我和水星他們明天慣例是要到新葉高中上課了。」

    「……是啊。」

    「所以接下來這幾天,我大概都見不到炎辰陽先生吧……。」

    不知道為什麼,炎辰陽聽完律翡翠說完這句話,忽然覺得律翡翠的看向夕陽的身影有些寂寞,透過她的話語將感情一起呈現出來。

    炎辰陽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能看出這一點,不過對於律翡翠這段話,炎辰陽反倒是一下子就有了答案。

    「這還不簡單!」

    「哎?」聽到炎辰陽的回答,律翡翠明顯表情訝異的回頭看過來。

    「想要見我的話,隨時來找我不就得了!煩惱這麼多做什麼?再說妳都知道我住在哪裡了,還有妳朋友又偷偷的把我的手機號碼給抄下來,就算我不在我的居住所,妳還是能夠聯絡我啊!雖然我不能保證手機有開機就是了……。」

    炎辰陽說完這段話,看見律翡翠她訝異的表情漸漸變得放鬆,然後再次回復成發自內心的微笑,開心的向炎辰陽點頭說:「嗯,就是說!」

    然後律翡翠忽然從床邊上起身,站直身體轉身背對窗外的光芒,身形沐浴在光芒當中,保持著一副開心的笑容,有禮貌的向炎辰陽點頭行禮說:「那麼炎辰陽先生,時間也不早,我先回去了!」

    炎辰陽有點反應不過來的愣一下,才開口回答:「……好,改天見!」

    「改天見!」

    於是律翡翠就在炎辰陽的眼前,露出她今天最後的笑容,一個轉身就以活潑跳動的身形,一路不自覺的小跑步,跑出了房門離開的炎辰陽的眼前。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