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十章 鐵甲龍龜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炎辰陽等人和在場所有的魔防局人員,持續的等待怪獸級魔物的誕生,不知不覺已經等待到將近晚上八點。

    因為附近的居民已經離開避難,所以周圍的大樓幾乎沒有任何燈光從窗戶透射出來,外加上今天的天空似乎烏雲密布,讓這裡的晚上可以說是陷入完全黑暗的狀態當中。

    不過幸好,魔防局方面已經派人在圓盤公園外圍,架設了十幾座的像是砲台般的照射燈光,集中往天空上的魔物蟲繭照射,現場才不會過於漆黑昏暗。

    現在所有的魔防局人員,按照紅蓮楓的指令,在圓盤公園外圍整齊的圍成兩圈;陣行內圈是擅長接近攻擊的魔法異能者,負責在前方防禦,藉此使用魔法異能,攻擊並牽制魔物的行動;外圈則是擅長遠距離攻擊的魔法異能者,是這次作戰的主要輸出,需要聽從指揮人員的指示,集中攻擊魔物的弱點。

    炎辰陽是屬於接近戰鬥的人員,也在站內圈陣行的方位約正東邊,在他後方則是擅長遠距離攻擊的冬瑜夏。

    另外,站在炎辰陽右邊的則是阿滿,阿滿後方則是他最好的搭檔阿宅。

    現場所有的人都準備就緒,每個人都是一副嚴肅緊張的表情,讓現場瀰漫著一股緊繃的氣氛。

    但是只有炎辰陽,絲毫不受到現場氣氛的影響,表情依然輕鬆無比,甚至還感到無聊的打哈欠。

    「喂!」這時站在後方的冬瑜夏,忽然對炎辰陽喊了一下。

    「嗯,怎麼了?」然後炎辰陽疑惑的回頭觀望。

    「你為什麼,要主動當我的守護者?」

    聽見冬瑜夏以一臉不明白的表情這麼問,炎辰陽沒有猶豫多久,就直接回答說:「因為,我感覺妳好像比較好配合。」

    畢竟剛剛紅蓮楓對全體下指令,要內圈人員各自尋找要保護的外圈人員。

    因為炎辰陽並不知道要找誰,然後又想到與冬瑜夏有過一次從事合作任務的經驗,想想只好去找她。

    當然,假設現場沒有冬瑜夏的話,炎辰陽也只打算隨便站在一個人的面前,擔任保護的工作。

    不過,其實這也是沒有多做思考的決定,純粹只是感覺跟冬瑜夏好像比較好罷了。

    說完回答,冬瑜夏似乎眉頭皺得更緊,好像還在懷疑什麼一樣。

    炎辰陽一副無所謂的回答說:「妳要是不喜歡,可以跟人交換,我沒意見。」

    對此,冬瑜夏鬆懈她緊繃的眉頭,倒是沒有猶豫的說:「不,沒關係!我只是擔心你沒辦法做好保護的工作。」

    炎辰陽則哼笑回答:「這妳就不用擔心了,即使魔物整隻衝過來,我都會幫妳打回去的!」

    冬瑜夏則是有點不相信的笑說:「是嗎?」

    不過他們接下來卻停止對話,表情一同正經的抬頭看往頭頂上的魔物蟲繭。

    因為他們注意到,魔物要誕生了。

    魔物蟲繭釋放的魔力波動消失,同時其中心停止了漩渦般的轉動,外觀形狀開始固定。

    最後在這魔物蟲繭的下方,有顆看起來像是魔物的頭,開始從濃厚的黑霧當中探出。

    『所有人,進入戰鬥狀況!』

    在附近一棟大樓頂上,紅蓮楓對著口邊的頭套式麥克風講話,藉由現場的擴音設備,對所有人發布戰鬥預備的指令。

    梓吟樂則站在她的身邊,一反往常的陽光笑容,表現出有點嚴肅認真的表情,環視觀望現場。

    雖然她們兩人有在現場,但是她們不一定會參與戰鬥。

    根據紅蓮楓公布的作戰方針,主要是由在場所有菁英階級以下的人員,一同對抗即將要出現的魔物。

    所以很有可能,在紅蓮楓與梓吟樂尚未出手以前,怪獸級魔物就會被全體的魔防局人員一起殲滅。

    當然,紅蓮楓說法是說她們會適時的出手援助,希望在場所有人能夠藉此累積對抗怪獸級魔物的經驗。

    怪獸級魔物從蟲繭當中穿梭而出,直接掉落在圓盤公園中心上,引起了強烈的震動,其強度像是真實地震般晃動整個都市一樣,讓在場的所有魔法異能者,身體都不自主的輕微搖晃。

    因為魔物的掉落,除了公園的外圍部分,內部可以說受到完整破壞,所有的樹木還有人造物無一例外,全都破損歪斜或斷裂,陷入了無數突起的泥土塊當中。

    而這個破壞的核心,巨大的魔物在周圍燈光照射下,顯現出牠清楚的身形輪廓,體型如同小型巨蛋體育場般巨大,形狀外觀類似一隻烏龜,四肢有著看起來可以輕易的踩扁整輛小客車粗厚短腳,身負明顯像是無數六角型鐵板拼湊而成的堅硬外殼,最後是牠那一顆充滿鋸齒大嘴,覆蓋滿鱗片如同圓頂子彈形狀的鐵皮大頭。

    看見魔物的樣子,在炎辰陽身後的冬瑜夏,表情雖然還是嚴肅,不過口氣似乎有點放心的開口說:「啊?是鐵甲龍龜嗎?」

    「怎麼,妳知道這傢伙的名子啊?」

    眼前這鐵甲龍龜,是炎辰陽首次面對的怪獸級魔物,所以不清楚魔防局對牠取名的稱呼,於是疑惑的回頭一問。

    冬瑜夏露出有點得意的淡淡微笑說:「只要有去過魔防局內部的圖書室,看過有關怪獸級魔物的相關書籍,要知道這件事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情。」

    聽她這麼說,不知道為什麼,炎辰陽有種覺得她其實在拐彎罵人的感覺。

    炎辰陽索性無視冬瑜夏語言當中的諷刺,直接回頭專心的面對,已經出現的鐵甲龍龜。

    現在,鐵甲龍龜的正面剛好在炎辰陽面前,牠張開巨大的血口,發出強烈的吼叫聲,撕裂般的咆哮音色,如同風暴席捲過來,讓炎辰陽不由得舉起雙手交叉抵擋,身上的夾克同時也被掀得向後擺動飛揚。

    當鐵甲龍龜做完咆嘯威嚇的舉動,紅蓮楓就開始下達指令,發佈說:『作戰開始,第一排人員請全部蹲下!』

    聽見紅蓮楓的指令,所有內圈人員立刻做出單膝跪下的姿勢。炎辰陽則是直接隨興的盤腿坐下。

    緊接著,紅蓮楓再達下指令說:『第二排人員,請將攻擊集中在鐵甲龍龜的四肢與頭部,這是牠身體最脆弱的部分,請開始攻擊!』

    紅蓮楓下達完命令,所有外圈人員同時發出攻擊。

    「炎龍!」冬瑜夏再度施展她拿手的招式,向前伸展的右手掌,竄出火炎的龍頭,拉長細長的火焰身軀,直接撞往鐵甲龍龜的額頭上爆炸。

    「機關槍!」在她身旁的阿宅則是退後一大步,雙手掌合併張開,掌心間一陣閃光,直接變出一把長形圓筒狀的槍械,並自動張開三角支架,在阿滿身後立起。

    回頭看的炎辰陽知道,阿宅的能力是實彈兵器,他能夠隨意的變出,現今科技創造出來的兵器,並複製出一模一樣的武器與性能。

    「喔啦!發射!」

    阿宅開始一副熱血起來的笑容,大喊出攻擊前預告式發言,並雙手握上後方握把開始按下板機。

    機關槍發出噠噠噠的響聲,連續筆直的子彈雨,準確擊中在鐵甲龍龜的頭部。

    與其同時,在場所有人員,也各別施展出自我的能力,種類有火焰、雷電、弓箭、飛刀、大砲、光束等等,各式各樣的攻擊招呼在鐵甲龍龜身上。

    面對各種密集連續的攻擊,鐵甲龍龜明顯痛苦的垂頭,持續的張口發出痛苦吼叫。

    對此,紅蓮楓讚賞的說:『很好,各位!鐵甲龍龜行動緩慢,只要不接近牠,牠就沒辦法反擊,請持續做這樣的攻擊。』

    於是全員對無法做出反抗的鐵甲龍龜,持續發出相同的單方面攻擊。

    經過很長的時間,眼見這麼巨大的怪獸級魔物,鐵甲龍龜毫無任何抵抗能力的承受攻擊,恐怕被擊敗只是時間的問題。

    真的只是這樣嗎?盤腿坐在地上的炎辰陽,心中浮現這樣的疑問。

    雖然所有人的攻擊,集合起來也相當驚人,讓鐵甲龍龜只能縮起身體防守,活像是一座巨大的標靶。

    不過鐵甲龍龜只有這種程度的話,恐怕只要知道牠的致命弱點,自己一個人也能搞定了吧?炎辰陽這樣想,抬頭向後觀望,紅蓮楓與梓吟樂依舊沒有任何行動,似乎還不打算出手幫忙。

    如果真的只有這麼簡單,那麼以紅蓮楓與梓吟樂的實力,加入主力攻擊的行列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才對。

    難道是在等待什麼嗎?炎辰陽這麼推論,持續以保護者的身分,看回來眼前的鐵甲龍龜,表情漸漸變得嚴肅。

    ******

    『魔防局的人的已經開始攻擊魔物了,場面相當的壯觀!』

    擺放在長形桌上的一台扁形的電視,銀幕裡顯現出在高空中拍攝,一頭巨大像是烏龜的魔物,被周圍魔法異能者包圍攻擊的景象。

    律翡翠眼神相當認真,雙腳膝蓋合併正坐三人沙發的中間,觀看這名新聞記者在直升機上頭報導拍攝的畫面。

    在她持續認真觀賞的時候,抓在雙手裡夾在大腿中間的粉紅色的折疊式手機,在這時候震動起來,使感覺到的律翡翠,視線完全沒有移開電視銀幕上,就這樣掀開上蓋湊近耳邊。

    『喂,小律!妳已經在看實況轉播了嗎?』

    聽見活潑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就知道是藍水星打電話過來,讓律翡翠忍不住使緊繃的面容露出微笑。

    「有啊,正在看呢!」

    『是嗎?鏡頭離太遠了!完全看不到不良警衛在哪裡啊。』

    「……我也是。」

    律翡翠回答藍水星的話,同時也瞧了一眼堆靠在三人沙發旁,三個有輪子的行李箱。

    現在因為怪獸級魔物出現的關係,新葉市已經進入危險警告狀態。

    而律翡翠住家的位置,剛好在魔防局公告的避難範圍外還要遠一點,所以雖然不用立即離開家裡,但是也隨時做好逃難的準備。

    媽媽和爸爸則在隔壁鄰居家裡,與要好的鄰居一起聊天,並一起觀看鄰居家電視的實況轉播。

    雖然這種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律翡翠還記得,過去不知道有幾次,看過電視新聞報導,怪獸級魔物出現在新葉市,看見屬於魔防局的魔法異能者,一起討伐攻擊怪獸級魔物的事件。

    記得第一次看見城市裡發生這種狀況,律翡翠記得曾經感覺到過緊張與恐懼。

    可是隨著一次與一次的經歷與面對,這種感覺會逐漸變得薄弱,再加上已經不像在像年幼時那樣無知,清楚知道眼前的災難景象,僅止於在電視裡頭發生。

    要清楚形容這種感覺的話,魔物好比像是一場火災,魔防局的人就像是消防員,自己就只是在看著消防員,用高壓噴水將眼前的大火給熄滅。以律翡翠的立場來說。

    不過現在卻多了一樣,較為沉重的感覺,那就是擔心。

    因為律翡翠知道,炎辰陽就身處在這現場的其中之一。

    想起他靠在樹下,用那副平靜的微笑看著自己的樣子,給人的感覺真的好親切。

    律翡翠真心的這麼覺得,畢竟炎辰陽來到新葉高中,擔任新葉高中包含附近區域的殲滅魔物的魔法異能者,與他相處少說也有兩周的時間。

    既使說與他不熟,但是至少有認識這個人,知道這個人的存在,所以會擔心是理所當然的。

    看著電視銀幕,律翡翠以過去的經驗想,要是沒意,電視裡頭的那怪獸級魔物,最後就會被魔防局的一群人打敗,倒在地上再也不會動。

    一邊心中想著別的事情,一邊聽著藍水星講話的律翡翠,突然聽到藍水星這麼說。

    『話說,不知道小哲在幹嘛!打他的電話一直都接不通。』

    「唉!是嗎?」律翡翠有點訝異的說。

    『就是啊!又沒住在避難範圍內,到底在忙些什麼?』

    「呵呵,是啊……。」律翡翠笑了一笑有點敷衍的回答。

    畢竟在這種非常時期,能像藍水星這樣毫不在乎,用這種有點看戲的心態去談論,這攸關全市民性命的新聞,恐怕就只有她了吧?

    不過律翡翠忽然想到,墨守哲在這種時候會做什麼呢?應該是在整理必要用品準備避難,又或者是……。

    「……搞不好,墨同學或許正在專心讀書也說不定。」律翡翠這樣猜測的回答,想必以他的個性,真的有可能就窩在他的房間讀書。

    藍水星對此,則口氣有點受不了的說:『竟然在這種非常時候讀書?虧他還能讀得下去!』

    在這種非常時候,還有心情打電話來聊天的人,應該沒資格這麼說吧?律翡翠無奈的想。

    『算了,不要去管小哲了!』藍水星有點賭氣的說。『阿宅和阿滿應該也在吧?』

    「應該是吧?」律翡翠有點不確定的說,並在心裡想水星這麼快就跟他們混熟了嗎?竟然直接叫起他們的綽號了。

    『嗯?』此時藍水星忽然發出疑問聲,然後激動的開口說:『啊!我看到不良警衛了!小律妳有看到嗎?』

    聽見藍水星突然這麼說,律翡翠才忽然回過神來,將精神集中在眼前的電視銀幕。

    似乎是播報新聞的攝影機,調整了鏡頭的視距,可以看見很多有點像是螞蟻大小的人,在攝影鏡頭裡再度接著被放大,然後就看見在第一排人員當中,盤腿坐下表情看起來有點嚴肅的炎辰陽。

    「我也看到了!」

    『而且我還看到阿宅跟阿滿在旁邊喔!』

    聽藍水星接著這麼說,律翡翠隨後也看見炎辰陽旁邊那身材飽滿的阿滿,還有阿宅站在後面,手持像是有三角架支撐的大型槍械,連續發射出好多的子彈。

    「嗯……怎麼好像只有,阿宅先生在攻擊呢?」

    律翡翠仔細看了一下,除了炎辰陽以外,阿滿跟前排的所有人都一樣,都以單膝蹲下的姿勢面對受到攻擊的魔物。

    『不知道耶!會不會他們是負責支援的?』

    「可能吧?」

    律翡翠這麼回答,並持續觀看銀幕當中的炎辰陽,才忽然發現炎辰陽背後,還有身穿黑色魔女衣服的女人。

    因為那身影看起來很眼熟,律翡翠特別將身體向前傾,瞇起眼睛仔細注視,發現這女性一邊有捲翹的火紅頭髮,一邊有順直的藍色頭髮,才突然想起說:「該不會……!是冬瑜夏小姐吧?」

    『啊!什麼?』聽見律翡翠忽然沒頭沒尾的這麼說,藍水星發出了疑問。

    於是律翡翠就趕緊說明說:「水星,妳仔細看了炎辰陽先生後面,是不是冬瑜夏小姐?」

    『……哎,真的耶!』知道是冬瑜夏之後,藍水星卻疑惑的說:『可是為什麼會站在不良警衛後面呢?她不是有點討厭不良警衛嗎?』

    對於藍水星疑問,律翡翠則是保持沉默不回答。

    律翡翠很清楚記得那一天在咖啡廳,冬瑜夏有說過炎辰陽打敗黑魔狼的事情,在魔防局裡謠傳是炎辰陽刻意造假,因此讓冬瑜夏非常討厭炎辰陽。

    但是律翡翠一想到這裡,還是會在心中忍不住替炎辰陽打抱不平。

    親眼看見炎辰陽打倒黑魔狼的那一天,同時也是碰見殺人犯的那一天,要不是有炎辰陽在場,律翡翠根本不敢想像自己和藍水星到最後會怎麼樣。

    也因此律翡翠非常肯定,炎辰陽絕對不是那種假造傳言,來提高自己身價的那種人。

    可是這樣問題就來了,如果冬瑜夏還相信那對炎辰陽不利的謠言,那她應該不稀罕站在炎辰陽後面才對。

    難道,她已經知道炎辰陽打敗黑魔狼的事情是真的了嗎?

    不,應該不可能才對!當時藍水星完全昏了過去,唯一清醒看見炎辰陽打敗黑魔狼的人只有自己。

    那到底是?

    不知道在咖啡廳那天之後,冬瑜夏與炎辰陽之間有發生什麼事,讓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沒有這麼緊張。

    無法得知真相的律翡翠,只能眼神認真的持續觀看銀幕裡的,炎辰陽他們的一舉一動。

    此時藍水星又提到墨守哲說:『啊,真是的!小哲搞什麼嘛!虧我還跟我媽借電話,想要跟小哲好好聊的說!』

    對於藍水星現在說的內容,律翡翠只能暗自苦笑,真心覺得水星根本把現在眼前的發生,危及全新葉市人民的真實情況,當作絕佳的聊天題材了。

    『話說,』藍水星又突然接著說:『不知道這一次要打多久,我記得上一次好像打得快要晚上十二點了。』

    「好像是吧?」律翡翠不確定的回答,因為有點久了所以不太記得。

    一邊看著銀幕呈現的畫面,一邊聽藍水星說的律翡翠,在內心祈禱炎辰陽能夠平安無事。

    ******

    同一時間,綾曉優也在自己的居住所,坐在椅子上觀看桌面上的筆記型電腦銀幕裡,轉播正在新葉市裡發生的,魔防局人員全體攻擊對付巨大魔物的畫面。

    看見炎辰陽絲毫不畏懼,坐在距離那巨大魔物沒有二十公尺左右的距離,相當冷靜的面對受到所有魔法異能者集體攻擊的魔物,讓觀看的綾曉優露出相當難以理解的表情。

    為什麼這個男人能夠這麼冷靜?

    想起今天下午,炎辰陽曾說過要是討厭魔物蟲繭發出的聲音,不如自己親手去消滅魔物什麼來著的理由,綾曉優現在回想起來,才能稍微理解炎辰陽為什麼會這麼說。

    因為他有勇氣做到這件事。

    綾曉優可以承認,當初她覺得炎辰陽這個人,從外觀看起來一無是處,是個很隨興很沒有禮貌的男人。

    不過現在看見他和這麼多人,面對這麼可怕的怪物,綾曉優根本沒辦法想像,自己也能夠面對這種事情。

    恐怕到時候,就會腿軟然後動不了了吧?綾曉優苦笑的在心中這麼的虧損自己。

    看著電腦銀幕沒有多久,綾曉優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離開座位任由筆記型電腦撥放實況轉播的畫面,自己則走近窗邊看往新葉市。

    感受外面吹來的冷風,綾曉優習慣性的伸手撥動整理自己的頭髮,看見新葉市的外觀似乎沒有任何改變,依舊閃耀星光般的都市燈火,依然充滿興盛與繁華的都市街景。

    不過今天的新葉市很不一樣的地方是,在某個全面熄燈的黑暗區塊,可以隱約的看見,那邊閃耀爆炸般的亮光,感覺像是正在發生小規模的戰爭。

    看著那個地方,綾曉優突然想起,炎辰陽的部長說過的話。

    ******

    『綾曉優小姐,妳有意願加入魔防局嗎?』

    看著坐在辦公桌後頭,理一顆平頭髮型加上有一張岩石般堅硬臉孔的部長,讓聽見這個問題的綾曉優忍不住呆愣住臉。

    『啊,這個……。』

    過去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讓綾曉優忽然感覺不知所措。

    根據過去印象當中,魔防局的工作從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打打魔物就能夠領薪水的工作。

    不過如果真要做這種工作,綾曉優很確定自己實在是沒有意願。

    因為那些魔物光看起來就很可怕、很危險,恐怕自己只要面對就會腳軟了!更別說要和那些東西戰鬥,根本想都不敢去想!

    『當然我並沒有強迫妳,基本上魔防局都尊重女性的意願。』

    部長這麼說不知道有什麼意思,聽起來好像是說男性是強制參加似的。

    『……這樣啊?』隨後綾曉優抬頭想想,該登記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就面對部長表現出客氣的笑容說:『對了!這樣就登記完了嗎?我可以回去了吧?』

    在部長充滿威嚴的臉龐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回答:『嗯,可以!如果綾曉優小姐沒有想要再問的事情,現在已經可以離開了!』

    確定可以離開之後,綾曉優轉身走向辦公室的門板面前,伸出右手握上握把,正準備轉動握把開門離開時,部長忽然又開口喊住她。

    『等等,綾曉優小姐!』

    聽見部長喊停,綾曉優表現出有點疑惑的表情,回過頭來看見部長站起來拉開抽屜拿出一張名片,繞過辦公桌走過來將名片拿在綾曉優眼前。

    『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以後有發生什麼事情或困難的話,請用上面的電話號碼通知我,到時候我會幫助妳。』

    綾曉優從部長手中拿下名片,並迅速的閱覽一下,才發現部長的名子叫做石全道。

    『嗯……謝謝!石全道部長。』

    『不會,這是我應該做的,畢竟時常有人在成為魔法異能者之後,產生許多問題與困擾!當然這是我的考量,或許小姐妳也用不到也說不定!』

    『嗯,應該是……。』綾曉優很沒有自信的回答。

    『還有,也可以去找炎辰陽,他也會幫助妳。』

    『哎?炎辰陽嗎?』

    聽見石全道部長提起那個男的,綾曉優感到很意外,因為那叫做炎辰陽的男人,不是看起來很漫不經心嗎?給人的感覺一點也不可靠。

    『是啊!不過別看那小子平常迷迷糊糊,在某些方面倒是挺細心的,要是有魔法異能上的心事困擾或麻煩,去跟他談談吧。』

    ******

    綾曉優現在回想起來,就是因為石全道部長的這句話,才去找炎辰陽問問看,想說他或許能夠幫自己解決問題。

    不過現在很明顯,問題依然沒有解決,依然還是要面對身為魔法異能者,該要面對的現實。

    想到這裡,綾曉優又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將雙手一起靠在窗邊,探頭出去看往天空,心想要是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就好了。

    當她這麼想著時,忽然注意到天空上有個「鳥」。

    「那是什麼?」

    綾曉優看見那隻「鳥」渾身漆黑,如果沒有仔細看一定覺得那是一隻烏鴉。

    但是綾曉優瞇起眼一看,雖然他有一對巨大的烏鴉般的翅膀,但是與這對翅膀連接的看起來,好像是……人!

    不……不可能吧?

    由於那隻「鳥」幾乎身處在靠近烏雲的高空當中,綾曉優實在無法確定那是飛在天上的「人」。

    但是看見那隻「鳥」似乎正朝炎辰陽那邊的方向飛去,而且身影逐漸縮小直到遠去消失,綾曉優才感覺有點難以置信的說……。

    「該不會,真的是人吧?」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