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六章 通緝殺手們的實力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終於要開始了嗎?眼看今晚要對抗的對手,知名通緝犯冰鋒與岩拳都出現在現場,冬瑜夏原本以為自己會更加緊張,卻意外的感覺到自己的內心,現在是相當的冷靜。

    沒問題,我一定能行!冬瑜夏持續在內心當中鼓勵自己,身心都以達到最佳的狀態,相信一定能夠做出好表現。

    「那隊長,我們可以現在出去給他們顏色瞧瞧了嗎?」炎辰陽露出迫不及待的熱血笑容,顯然忍不住想要衝出去跟他們開架的衝動。

    「別急,要動手也要等到他們出現破綻,再來給他們一招解決!」紅蓮楓冰冷的表情上變得更加冷酷,眼神已經化成利刃,一副隨時準備出手的樣子。

    「哎呀呀!看你們這樣,連我不小心也都興奮起來了!」梓吟樂依舊一副陽光般的笑容,無法從外表看出她會有緊張的感覺。

    「……。」

    無言的冬瑜夏,感受到有種難以融入的氣氛,纏繞在他們身上,使冬瑜夏有一種深深受到隔離的尷尬。

    此時在警察與黑道們保持對峙的狀態當中,黑道當中的殺手冰鋒持續與警察們對話。

    「現在你們的槍口被堵住了,條子們!你們該怎麼逮捕我們呢?」

    冰鋒話一說畢,他身後所有黑道都舉起了手槍,對準的包圍他們的警察,情勢立即翻轉了過來。

    情勢已經導向了黑道那一方,警察們陷入危機,如果這時候還不出手,就太不合理了。

    「風之手!」

    果然,紅蓮楓率先跳躍飛出倉庫間隔走道,飄逸的紅色身影立刻奪取了在場所有人的抬頭注視,同時單手釋放出的風流,像是一隻無形的鼬鼠,自由迅速的穿梭在黑道之間,將他們手持的手槍通通搶奪下來,並且牽引集中在翻轉手掌之上,順手向後高拋到廢棄倉庫區外的森林當中。

    「紅小姐!」

    眼看狀況因為紅蓮楓的出手而獲救,帶隊的資深警察激動讚嘆的稱呼她的姓氏,並看著她跳落在身前。

    隨後冬瑜夏等人也跑出走道,穿越警察們的包圍圈,一同聚在紅蓮楓身後,面對眼前的殺手冰鋒。

    「真是嚇我一跳,原來條子們也有幫手啊?」冰峰有點訝異的敘說這件事。

    「不意外,確實找了一些有實力的人物!」站在另一方黑道群眾前面的岩拳雙手抱胸,則面不改色的表達他的看法,並且繼續接著說:「而且看這紅斗篷與這身洋裝,你們是新葉市魔防局的紅衣死神和閃電魔女吧?」

    「……!」

    「哎呀呀!看來大叔你有做一點功課啊!」

    聽見岩拳知道她們的稱呼,紅蓮楓與梓吟樂明顯表露出訝異的表情。

    「喔喔!岩拳你倒是挺清楚的,雖然我也知道一點。」冰鋒語氣挖苦的面對岩拳這麼說。

    「哼!」岩拳倒是不削的回了冰鋒一聲鼻音。

    看見岩拳不想搭理他,冰鋒就轉而看往紅蓮楓與梓吟樂,露出一副不正經的笑容。

    「不過我說妳們,還真是惹人憐愛的美人兒啊!要不要我們放下彼此的立場,好好去喝一杯咖啡嗎?」

    對於冰鋒的搭話,紅蓮楓的表情變得比平常更加的冰冷,一副就是厭惡到極點的表情。

    「很抱歉,我只能送你去監獄喝咖啡!」

    梓吟樂則不改陽光般的笑容,口氣非常酸辣的接在紅蓮楓之後說:「就是說啊!你還是去監獄喝廁所裡的水吧!」

    聽見紅蓮楓與梓吟樂嗆辣的回答,站在她們身後的冬瑜夏,忍不住露出崇拜眼神,佩服她們無懼於敵人的氣勢,想要拍手叫好。

    「哼哼哼,真是兩位相當有勇氣的女孩!妳們就這樣拒絕的話,我可不會對妳們手下留情喔!」

    「廢話少說!」

    紅蓮楓單手向上揮出旋風,周圍承受不住的警察與黑道們,紛紛被吹得退後倒落,颳起的旋風直接迎面往冰鋒捲去。

    眼看旋風迅速的接近在眼前,冰鋒蹲下單手貼地,直接立起一道鋸齒尖銳比人高的冰牆,阻擋了旋風的接近。

    「哦?反應很快嘛!」紅蓮楓稍稍有點佩服的說。

    「多謝小姐的誇獎!難不成小姐妳回心轉意了?」

    「想太多!」

    紅蓮楓單手高舉,掌心中捲起強風球,其中心閃耀出翠綠的光芒,迅速拉長變形,實體化成一把漆黑的長柄大鐮刀颶風,雙手掌握自由的在頭上旋轉揮舞,然後將刀刃朝向冰鋒。

    接著紅蓮楓以纖細的雙手揮動沉重的颶風鐮刀,輕易的劃出圈環的軌跡,橫劈破開抵擋在冰鋒身前的冰牆。

    隨後紅蓮楓在劈開冰牆上半的瞬間,迅速將彎刃尖端高舉往冰鋒頭上揮下。

    噹!響亮的敲擊聲,結果紅蓮楓沒有打中冰鋒的腦袋,反而打在交叉看似鋸齒鐮刀的武器上。

    哎?發生什麼事了?在一旁疑惑的冬瑜夏,瞪大眼仔細看清楚,才發現那並不是一對「武器」,而是一個人的雙手腕上連接的鋸齒爪。

    那個人擋在冰鋒身前,全身包覆土黃色像是昆蟲般的鎧甲,雙眼覆蓋上黃澄的如雞蛋切半貼上的複眼,輕易抵開紅蓮楓的鐮刀,讓紅蓮楓不穩的退後幾步。

    「嗯,是螳螂人嗎?」紅蓮楓看著擋下他攻擊的男人說。

    螳螂人和冬瑜夏之前見過的蜥蜴人一樣,是屬於變身系的一種魔法異能。

    看螳螂人幫助冰鋒擋下攻擊的樣子,就知道是跟冰鋒一夥的共犯。

    「啊!好險!多謝了,鐮爪!」

    被稱作鐮爪的螳螂人,回頭觀望口氣無奈的說:「你別再玩了行不行,每次一遇到女人都會這樣,你能不能改改不分場合把妹的壞習慣?」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等擺平她們再來跟她們聊聊!」

    這時,直到之前都還在袖手旁觀的岩拳,開始放下交叉在胸前的雙手,似乎明顯要開始動手了。

    「冰鋒,再這樣拖拖拉拉下去,我們雇主的生意是不是不用做了?」

    話說完,冬瑜夏感覺到岩拳身上釋放出強烈的魔力波動,像是強風一樣迎面吹襲過來壓迫著身軀。

    「我可沒有耐性,陪你們混下去!」

    岩拳話一說完,全身激發出光芒,身軀包覆在朦朧灰白的光之霧中,迅速膨脹擴大,身形變得粗糙崎嶇不規則。

    最後光芒消失,岩拳變成兩百多公分高,全身都是灰白岩石塊覆蓋而成的岩石巨人。

    岩拳轉身面向冬瑜夏他們,並將膝蓋彎曲,奮力的高高躍起,一口氣跳躍出兩層樓高,身體朝下四肢展開成大字伸展,明顯想要用他龐大的身軀,將冬瑜夏她們給壓扁。

    看見岩拳跳起,紅蓮楓、梓吟樂、炎辰陽、冬瑜夏四人分別往不同方向跳開,同時周圍較靠近的警察,見狀則立刻向外跑開。

    一下子,岩拳轟隆的趴落在馬路上,瞬間將結實平順的柏油路,撞出一個下陷的人形坑洞,並掀起零落無數的柏油碎塊,讓在場所有人紛紛舉手遮擋並且拉開距離退避。

    看見這如此可怕的破壞力,冬瑜夏感到一身的冷顫,想到要是真的被壓中,鐵定會變成肉餅。

    「還挺敏捷的嘛!你們!」岩拳觀望冬瑜夏他們,並繼續接著說:「不過,我可不想陪你們浪費時間!」

    眼見岩拳開始動手,冰鋒回頭面對雙方黑道,語氣輕鬆隨興的勸導說:「不好意思,請兩邊的老大先帶著你們的部下,到遠一點地方避難一下。」

    「也只能這樣了。」老高無所謂的說。

    「冰鋒,你一定要解決們喔!」老龐嚴肅的說。

    雙方的老大話說完,各自都有共識的帶著自己的人馬,趁警察們的包圍陣型因為岩拳的出手攻擊而混亂產生缺口,依序分別衝出陣型跑走往不同的方向離開。

    「別想跑!」

    看見黑道們的行動,警察們藉由資深警察當機立斷的指揮之下,各自分成兩隊追上兩邊的黑道們。

    此時岩拳早已動手攻擊,將他那比冬瑜夏身體還要寬大的岩石手臂,一個握拳就用力往冬瑜夏頭上搥下。

    冬瑜夏當下正要向後跳避,一個比她反應還要更快的紅色身影,移動到眼前並立起黑色的大鐮刀,用鐮刀柄端抵住岩拳的拳底,再用柄底支撐在柏油路上,硬是將岩拳的拳頭搥擊給擋了下來。

    「冬瑜夏,妳沒事吧?」紅蓮楓回頭關心的問說。

    「紅前輩!」冬瑜夏則激動的露出感動的表情。

    「哦?擋的時機還不錯!」岩拳有點刮目相看的說。「但是,接下來妳還能擋得下來嗎?」

    岩拳動用另一隻手,挾帶強烈風壓用力的橫掃過來。

    眼看紅蓮楓的颶風鐮刀被岩拳的右手壓住,無法用來抵擋岩拳的另一隻左手,讓冬瑜夏想要驚呼危險時,紅蓮楓卻依舊冷靜的說:「那還不簡單!」

    紅蓮楓手中的颶風鐮刀開始颳起向外衝擊的風壓,硬是抵開壓在鐮刀頂上的岩石拳頭,然後近乎同時的,紅蓮楓手持颶風鐮刀往外一揮,掀起的風壓巧妙的將岩拳橫掃過來的另一個拳頭往上彈開。

    當冬瑜夏忍不住看得驚嘆,岩拳眼神明顯訝異的同時,紅蓮楓一個往前踏步,進入岩拳的懷中。

    「鐮鼬斬!」

    紅蓮楓往岩拳身上由右上左下的揮下鐮刀,在岩拳身上割劃出火花,引發出像是某種妖魔的咆哮,強烈呼嘯的強風,在岩拳身上產生摩擦刺耳的切割聲。

    這一斬出乎意料的強力,岩拳那巨大的身軀竟輕易的往後倒落,發出咚磅的聲響並引起微微沙塵。

    「打倒了嗎?」

    冬瑜夏期待的這麼說,卻還是看見岩拳抬起頭來,緩慢的仰身站起。

    「哼,真讓人意外啊!該說真不愧是紅衣死神嗎?」

    「你就算誇獎我,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岩拳!」

    「是嗎?」

    紅蓮楓神情嚴謹面對著岩拳,忽然大聲的回頭對冬瑜夏與炎辰陽他們喊說:「岩拳交給我對付,你們去對付冰鋒還有鐮爪!」

    得到指令之後,冬瑜夏認真的回應說:「好!」

    「知道了。」炎辰陽表情無所謂的回答。

    「那小楓妳加油囉!」梓吟樂依然開朗的說。

    冬瑜夏等人立刻動身跑往冰鋒,岩拳則露出有點同情的眼神,低下視線看往紅蓮楓那堅定不移的表情上。

    「紅衣死神,真是有勇氣啊!難道妳真要獨自一人對付我嗎?」

    對於岩拳的問題,紅蓮楓還是不改冰冷的面孔回答說:「對付你,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

    冬瑜夏、炎辰陽、梓吟樂等人一起來到冰鋒與鐮爪面前,梓吟樂當下就下指令說:「你們先別出手,讓我一次將他們解決!」

    話說完,梓吟樂雙手掌向前,掌心閃耀出光芒,瞬間發出如同漁網般交錯密集的電磁波衝擊,像是海浪般襲湧而去。

    由於梓吟樂這一招攻勢範圍廣大,據她本人說過只有電擊棒的威力,不至於搞出人命,炎辰陽眼看這一波應該能將冰鋒與鐮爪一併打平。

    面對這種攻擊,對方冰鋒手掌朝下發出冰霜氣息,在身前揮舞出並立起一排寬長的冰牆,抵擋了梓吟樂的電磁波衝擊。

    「哦!好險!」冰鋒嚇一跳的說。

    眼看冰牆擋在眼前,梓吟樂保持雙掌向前的姿勢,掌心激發出更強烈的電光,明顯打算要發出打穿冰牆的強烈攻擊時,梓吟樂此時忽然像是注意到什麼似的睜大眼,立即的抬頭往上一看,張口吃驚馬上往一旁翻滾躲避。

    躲避完的間隔只有一眨眼的時間,梓吟樂剛剛雙腳站立的地方,忽然就被黑色的身影掉落擊中,像是隕石打下來衝撞出滿天的煙塵。

    「嗯?發生了什麼事了!」

    炎辰陽疑惑的這麼說,隨後就看見那身黑影,在有點濃厚的煙塵當中,展開惡魔般的翅膀,並輕輕的一揮掀起強烈風勢,一下子就將遮掩住他身影的煙塵給掃去。

    視野當中的煙塵掃去後,炎辰陽可以清楚看見,那黑影有一對蝙蝠的巨大翅膀,渾身都是有點柔軟的黑毛皮,雙腳上各有銳利的勾爪,頭上有一雙尖銳毛絨的耳朵,充滿尖牙的大嘴面目讓人看起來相當猙獰。

    「呵呵呵!反應還真快啊!閃電魔女。」

    這看起來像是大隻人形蝙蝠的傢伙,收起翅膀覆蓋在身前,遮住他的嘴口陰險的縮頭竊笑。

    「哎呀!竟然有一隻看起來還挺可愛的動物會說話啊!你知不知道偷襲是不好的行為嘛!」不知道是嘲諷還是讚美,梓吟樂不改笑顏的面對突然出現的蝙蝠傢伙說著。

    不理會梓吟樂的嘲諷,蝙蝠傢伙正經的說:「不跟妳開玩笑,閃電魔女!我是岩拳的同夥魔翼,妳能躲過那一擊算妳運氣好,下次我可是不會再失手!」

    「哎呀呀!從頭到尾只會躲在天上,搞埋伏偷襲的可愛傢伙還敢說大話,不怕被雷打嗎?」

    「那要看妳做不做得到了,閃電……!」

    不等魔翼話說完,梓吟樂單手直接朝向他釋放出一條電流,準確的擊中在魔翼身上發出爆炸的電光。

    「哎呀,抱歉!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眼看魔翼被擊中,下一個畫面應該是看到他被打倒了,但是爆炸的電光消失後,卻看見魔翼將翅膀覆蓋在身前,毫髮無傷的站在原地。

    「是嗎?比起說那我來示範給妳看吧!」

    話說完,魔翼立刻伸展開寬大的翅膀,拍起推進的強風直接貼地飛行衝向梓吟樂。

    魔翼突進的速度飛快,讓梓吟樂忍不住嚴肅的變了臉色,立即輕盈的跳躍到半空,並翻身倒掛躲過魔翼的突擊,同時以這種姿勢在半空轉身回頭,伸手發射出一條電流。

    轟磅!對面一台黑色賓士車被電流擊中爆炸起火,卻沒有擊中魔翼。

    身姿輕盈落地站穩的梓吟樂,抬頭只看見魔翼振翅在上空盤旋飛行,眼神鄙視的朝梓吟樂觀望。

    「就這種程度嗎?閃電魔女!」

    「小看人可是會吃大虧的喔!」

    看見魔翼飛在空中,梓吟樂當下果斷得發動副能力,背後閃耀出電光,伸展出有閃電紋路的惡魔翅膀,展翅一拍跳躍到高空中上,與魔翼一對一的面對面。

    「喔,原來是副能力啊!不過這種半吊子的翅膀,能贏過我嗎?」

    「哎呀,跟你玩空中射擊遊戲就已經夠用了!」面對魔翼將話說完,梓吟樂回頭朝炎辰陽他們大喊說:「小陽、小夏,剩下那兩個就拜託你們囉!」

    然後梓吟樂就跟在魔翼的身後飛上高空去,天空就開始的閃耀出一條一條的電流。

    抬頭往上看的炎辰陽,表情是明顯的無奈。

    真是的,都剩下的讓給我撿嗎?炎辰陽忍不住在心中抱怨,看起來比較強的傢伙都被紅蓮楓與梓吟樂撿走了。

    炎辰陽往冰牆那邊看過去,只知道在那後面剩下的,只是一個自戀娘娘腔和一個老土昆蟲而已。

    沒辦法了!兩個一起打好了!

    當炎辰陽打算開始動手的時候,冬瑜夏忽然站出來擋在身前。

    「炎龍!」

    搶在炎辰陽之前發出攻擊,冬瑜夏右手掌心噴發出筆直衝撞冰牆的龍頭焰,輕易的在冰牆上打出一個寬大的洞口。

    透過融化的冰牆洞口,可以看見冰鋒與鐮爪的人影,此時冬瑜夏轉頭看過來,以高高在上的傲慢口氣對炎辰陽說:「士兵階級的!這兩個人不是你能對付的對手,給我在旁邊乖乖的看著!」

    不給炎辰陽開口抗議的機會,冬瑜夏一個回頭就滑動雙腳上的直排輪,速度飛快的隻身衝向冰鋒與鐮爪面前。

    「啊,喂!」

    炎辰陽滿腹的無奈,紅蓮楓隊長與梓吟樂副隊長各搶走一個就算了,這才見面沒幾次的女人,竟然說要一口氣搶走兩個?不替人著想一下嗎?

    答應加入成為紅蓮楓的幫手,以為看見幾個可以毫不留情出手的壞蛋,好不容易可以暢快的動動快要生鏽的身手,到最後卻被這些女人全搶走了!這什道理?

    看來最近真的很倒楣,炎辰陽忍不住抓頭的這麼想。

    不過……。

    炎辰陽想了一想發覺,倒是從沒看過這名叫做冬瑜夏的女人身手,無法肯定她能一定能對付兩個人。

    但是既然她都說要一個人,去對付自戀娘娘腔和老土昆蟲,那就先在一旁觀看吧!

    這麼決定的炎辰陽就在原地站立不動,以一副無所謂的表情開始觀看。

    ******

    「紅花綻放!」

    冬瑜夏伸出右手,在手掌之前引發持續性的爆炸烈焰,形成像是完全綻放的火焰玫瑰,不斷釋放出像是花粉般細小的火花,無數如雨般密集一般,往冰鋒與鐮爪灑過去。

    面對這種無死角難以迴避的攻擊,冰鋒依舊在身前立起一面冰牆,並持續創造冰牆層疊,避免火花穿透打中自己。

    另一邊,鐮爪則不躲也不閃,雙手交叉在胸前,硬是擋下無數火焰花粉之雨。

    看見眼前的兩名殺手,如此輕易的承受擋下紅花綻放的攻擊,冬瑜夏難掩驚訝的情緒,並表現在臉上。

    果然不是這麼容易對付的嗎?

    冬瑜夏自覺要對付兩個不是平凡水準的殺手,果然是太過不知天高地厚的行為嗎?

    可是既然是紅蓮楓與梓吟樂兩位前輩拜託的事情,怎麼能夠輕易退縮?

    再說那自稱打敗黑魔狼的騙子,只是低階的士兵階級,哪來有那種程度可一同對抗這兩個兇惡的殺手呢?

    還是只能靠自己了!

    冬瑜夏伸出左手,再度做出攻擊,從掌心噴射出濃厚的冰霜氣體,像是強力水柱噴灑在鐮爪身上。

    「啊?」

    鐮爪明顯口氣訝異的喊一聲,雙手舉起來合併擋著自己的臉,親眼看著身體從腳到胸被厚重的冰塊給結凍包覆。

    好,鐮爪這樣就沒辦法行動了吧!

    隨後冬瑜夏開始滑動雙腳上的直排輪,與冰鋒保持一段距離,並開始以對方為中心環繞,同時伸出掌控火焰的右手,再度施展紅花綻放。

    如同機關槍的火花,跟隨冬瑜夏的移動集中射向冰鋒。面對這樣的攻擊,冰鋒不斷的轉身面對冬瑜夏,持續建構冰牆保護自己。

    「你就只會防禦嗎?」

    冬瑜夏持續環繞冰鋒施放紅花綻放,並以挑釁的語言想要逼冰鋒發動攻擊,藉此讓他出現破綻。

    「可愛的小姐,不用這麼急!」

    冬瑜夏的攻勢越來越猛烈,冰鋒身前的冰牆一融化,自知無法持續防禦下去,他就開始捨棄防禦做出攻擊,舉起右手發出無數的如同彈雨的細小冰針,抵銷了冬瑜夏的紅花綻放,並將攻擊給推回去。

    「什麼!」

    「我們來慢慢玩吧!」

    冰鋒的冰針雨攻擊與冬瑜夏的火花攻勢打平,兩招施放長度幾乎均等的在兩人之間衝撞,產生濃烈的爆發蒸氣。

    眼看攻擊持續與僵持不下,焦急的冬瑜夏再動用另一隻操控寒冰的左手,發出寒凍的白霜氣體,迅速的集中凝結,形成如同一顆皮球般大小,外表呈現不規則形狀的冰球,對準冰鋒的臉上彈射出去。

    冰鋒看見冬瑜夏發出的冰球迎面而來,不躲也不閃任由冰球飛過來,然後冰球就在幾乎要接觸到冰鋒臉皮的那一刻,瞬間碎裂成塵灰,緩緩飄落在地發出清脆聲響。

    「果然嗎?」

    看見冰球攻擊失效,冬瑜夏一臉不感到意外的表情,停止使用操控火焰的右手攻擊,並用操控冰的左手將冰鋒的攻擊化成灰沫,並向後往滑動退避兩三步的距離。

    「喔?可愛的小姐,妳的心地很善良呢!竟然用冰的力量攻擊我?」

    眼看冬瑜夏停止攻擊,冰鋒也放下右手停下攻擊,露出看似體貼的微笑,擺出一張像是花花公子才有的獨特笑臉。

    「想太多,你這個罪犯!我只是想在你那令人噁心的臉上,打出一個大腫包!」

    「哼!是這樣嗎?可愛的小姐,妳應該知道冰的力量,對上同樣是操控冰的對手,是毫物作用的吧?」

    這還用你說!冬瑜夏在內心反駁他,並深知擁有操控冰的魔法異能的人,遇上有相同能力的對手,基本上無法用相同的能力分出勝負。

    原因很簡單,能夠操控冰的魔法異能者,既能創造出冰的同時也能消除冰。也就是說當對手也用冰攻擊自己時,自己也能用相同的能力消去對方創造出來的冰。

    因此在這種狀況下,具有相同魔法異能的兩人,只要都熟練操控相同的能力,雙方都能互相消除對方的能力,因此無法用相同的魔法異能分出勝負,會陷入相消的無限循環。

    當然,如果對手還是初次運用魔法異能的對手,當然就有機會在對方來不及反應消除攻擊的情況下擊中對手。

    不過剛剛是一時焦急,冬瑜夏才會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用冰的力量打中冰鋒,創造打敗冰鋒的機會。

    看來還是只能用火焰的力量對付冰鋒了。冬瑜夏知道,雖然在雙方都具有相同的力量之下,一般人的狀況只能用另外學習的副能力來對付對手,不過自己身為擁有冰同時又擁有火這種稀有的兩種能力的人來說,副能力就顯得不必要了。

    「炎龍!」

    冬瑜夏再度伸展出右手,施展火焰的力量,這一次是一條細長如蛇的龍頭火焰,面對這樣的攻擊迎來,冰鋒依舊在他身前創造出冰牆,想要的抵擋炎龍。

    不過這一次的炎龍可不一樣!

    冬瑜夏集中精神,利用意念操控炎龍的龍頭,避開冰鋒創造出的冰牆,彎曲細長的火焰身體,從上方繞過冰牆,將烈焰龍頭的火牙張開,往冰鋒頭上咬去。

    看見炎龍竟然能繞過冰牆張嘴咬過來,張口吃了一驚的冰鋒,立刻向一旁狼狽的倒下翻滾,勉強躲過這一擊。

    不過炎龍可不是這麼容易能夠躲避的技能!冬瑜夏操控的炎龍,在要撲空撞地的那一刻,龍頭又再度動起來,朝天上爬起飛升,轉動細長的火焰身軀,龍咬再度往冰鋒襲去,逼得冰鋒神情慌張的在身前再立起一道冰牆,迫使炎龍轉移方向,才抓準機會狗爬式的轉身逃離。

    看見冰鋒從剛才從容的樣子,變得像現在這樣慌張,冬瑜夏忍不住露出自信的笑容。

    魔法異能的變化,可以依照使用者的精神、思考、意志等因素影響,而產生各種不同的攻擊方式,甚至連威力也會跟著提升。

    而炎龍這一招,就是需要依靠施放者用精神操控,把它變化自身的手腳一樣,自由的改變攻擊方向的招式。

    炎龍依照冬瑜夏的操控,盤旋在冰鋒的上方,自由捲曲與轉動柔軟的細長身軀,輕易的越過冰峰持續施放立起的冰牆,不斷開合炎牙往冰鋒啃咬。

    持續躲避炎龍火牙的冰峰,一臉焦躁的表情明顯被逼急,眼看施放的冰牆都會被躲過,就將視線看往冬瑜夏這邊,立即揮手投射出匕首般大小的尖銳冰錐。

    糟糕!看見冰錐射過來,冬瑜夏立即往一旁跳開才躲避了冰錐的攻擊,任由冰錐射落在身後的地面上破碎。

    但是也因為這樣,冬瑜夏一次的思緒中斷,被迫中止對炎龍的精神操控,炎龍一下子就如同被撕裂一般飄散消失。

    看見炎龍消失,冰鋒重新面對冬瑜夏,擺出一副頓時理解的笑容說:「原來是可以被中斷的啊?」

    嘖,被看穿了!炎龍雖然好用,但是缺點就是在施展的時候,因為要集中精神操控的關係,身體不能夠任意行動,否則一分心炎龍就會像剛剛一樣潰散。

    冬瑜夏深知炎龍這招式的缺點,才會在一出手使用的時候,不變換方向的直接衝撞冰鋒的冰牆。

    不過現在看來,冰鋒應該已經猜到炎龍的缺陷,恐怕接下來已經無法隨意繼續施展炎龍攻擊他了。

    「那又怎麼樣?對付你的方式多得是!」

    冬瑜夏對冰鋒說出虛張聲勢的話,知道要是被冰鋒抓到自己其實沒有什麼多餘的手段攻擊的話,有可能會因此陷入苦戰。

    「不過在那之前……。」冰鋒忽然指向冬瑜夏身後說:「先看妳背後吧!」

    冬瑜夏來不及反應過來,突然就被人從背後用雙手勾起腋下,整個人被抬了起來。

    「什麼!」

    吃驚的冬瑜夏回頭一看,發現鐮爪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突破被冰凍的狀態,來到身邊將自己給抓住。

    「呵呵!小妞,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竟然把我冰住後就直接忽視我啦!」

    「可惡,放開我!」

    冬瑜夏揮動驣空的雙腳,猛烈的用直排輪踢打鐮爪的小腿,但是對方絲毫沒有任何反應。

    「喂喂,小妞妳只能這樣反抗嗎?」

    「別小看我!」

    冬瑜夏左右半身開始發出冰與火的力量,掀起交錯的燒紅熱火與冰凍霧氣,不過鐮爪依然不為所動。

    「別再抵抗了!我螳螂人的這身能力,可說是的完美鎧甲,別以為這點攻擊就能給我傷害。」

    可惡,真的沒辦法了嗎?

    正當冬瑜夏開始懊悔自己太過大意的時候,一股帶著炎熱與強勁魔力波動從腦後傳來。

    「火焰捶擊!」

    鐮爪毫無防備的被從身後接近的炎辰陽,用充滿火焰的右拳,奮力往頭蓋骨上捶擊下來。

    「嗚啊!」

    似乎是感受到強烈的疼痛,鐮爪雙手忍不住一放鬆,冬瑜夏趁機從他身上掙脫,迅速轉身離開鐮爪前方。

    看見冬瑜夏掙脫,炎辰陽這才踢出一腳,將鐮爪踢向冰鋒,使鐮爪腳步凌亂的倒落在冰鋒身前。

    「喂!妳沒事吧?」

    炎辰陽面無表情的看過來,冬瑜夏猶豫了一下,才口氣平淡的回答說:「……謝謝,我沒事。」

    「是嗎?」

    不過冬瑜夏依舊口氣不太好的說:「雖然感謝你的解危,不過你就繼續在一旁觀看吧!這兩個人我一個就夠了!」

    冬瑜夏依舊逞強的說,炎辰陽在她面前伸手撐額頭,一臉無奈的說:「喂喂,妳別再逞強了!就算是外行人都看得出來,妳光對付那個用冰的傢伙都很困難了!」

    「那又怎麼樣?我憑什麼交給你?再說你只不過是個士兵階級的新手,有辦法獨自對付他們其中一個嗎?」

    冬瑜夏眼神很瞧不起的這麼說,不過炎辰陽沒有被激怒,依然表情平淡無所謂的說:「妳要這樣想是妳的事,不過至少把一個人交給我,妳來對付那的用冰的傢伙不是會比較容易一點嗎?再說我過來當幫手,可不是為了站在這裡發呆,看著妳們表演的啊!」

    聽了炎辰陽的話,冬瑜夏訝異的一愣,隨後思考一下,想想他說的話多少是很有道理的沒錯,不過他是士兵階級,真有那種能力嗎?

    考慮了一下子,最後冬瑜夏終於決定的說:「那好,鐮爪就交給你對付,條件是不能讓他過來妨礙我。」

    「沒問題,這妳就放心吧!」炎辰陽露出一副熱血起來的自信笑容,做出摩拳擦掌的動作。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