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三章 遭遇烏鴉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與紅蓮楓通話結束的炎辰陽,走出房間轉頭看向陽台外那由點點燈光所構成的璀璨都市夜景,並自言自語的說:「來去洗澡吧!」

    然後便轉頭看向貼在牆壁上的時鐘,看清楚時間準時在八點整,才開始走向浴室,並心想等等要看什麼電視節目的時候,玄關忽然響起鸚鵡叫聲般的門鈴。

    「啊,是誰在這種時候來?」

    炎辰陽有點不耐煩,剛做完報告正處於身心疲憊的狀態,實在很懶得去接應客人。

    不過還是有點好奇誰會在這種時間過來,炎辰陽便改變行走方向往玄關走去,毫不猶豫的將門給打開。

    「嗨,不良警衛!」

    結果,卻看見活潑招手的藍水星出現在眼前,讓炎辰陽頓時驚訝的瞪大眼,忍不住退後好幾步,滿腹錯愕的看著藍水星。

    「妳……怎麼會知道我住在這裡?」

    炎辰陽十分意外的走回門口,並記得從未跟藍水星提起,有關自己居住公寓的地址,還有房間號碼等詳細資訊,應該從未透漏過才對。

    「嘿嘿,別小看我的情報網,要找到不良警衛住的地方,根本輕鬆簡單的事情。」

    看見她得意的翹起鼻子,炎辰陽則是皺眉感到無奈到極點。

    不管她是怎麼查到這裡,炎辰陽只覺得以後,恐怕會有數不盡的麻煩,會因為藍水星而找上來。

    想到這裡,炎辰陽這時才看見,律翡翠有點畏縮的站在藍水星身後,並向炎辰陽點頭問好。

    「炎辰陽先生,你好!」

    「喔?連律同學都來,該不會那位墨同學也來了吧?」

    炎辰陽想想既然這兩個人都出現了,就會有墨守哲在她們身邊。

    畢竟都和她們相處了一段時間了,炎辰陽都看得出他們是非常要好的朋友,理所當然出外玩會聚在一起。

    這麼認為的炎辰陽,將頭探出門外並左右觀望查看,卻發現除了藍水星與律翡翠以外,走廊上並無再多一人。

    「很抱歉,小哲說他忙著讀書沒空!」

    藍水星一副像是受不了他一樣搖搖頭,並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是喔?」

    不過炎辰陽倒是希望,藍水星也因為同樣的理由,待在家裡不要出來就好了。

    雖然已經猜出來她們為什麼過來,不過炎辰陽還是開口問說:「話說,妳們兩個來找我做什麼?」

    藍水星毫不猶豫的回答已經預料到的答案說:「那還用說,當然是請不良警衛幫忙找烏鴉俠啦!」

    雖然心中猜出是這種可能,不過實際聽見後,炎辰陽還是不免深深地垂下肩膀。

    「妳還沒放棄啊!話說妳們不會自己嘗試在街上找找看嗎?」

    炎辰陽還是不想奉陪,找遍整座城市都不一定會找到,這近乎不可能的任務誰會想做?太麻煩了!。

    再說,紅蓮楓隊長都說魔防局方面並未有烏鴉俠的相關資料,那就代表烏鴉俠的傳聞終究是傳聞。

    那怕那冬瑜夏的女人說的話其實是真的。

    「喂!一個大男人要我們兩個小女生去找,你不會感覺愧疚嗎?」

    炎辰陽毫不猶豫的回答:「不會!」

    反正妳們都兩個人一起找來這裡了,去逛個街隨便找找有那麼難嗎?炎辰陽這麼想著。

    「哇,我不管!要是你不答應,我就待在你這裡一整晚!」

    藍水星挺胸賭氣的這麼說,律翡翠立刻明顯慌張的拉扯她的衣袖勸說:「水星,不要這麼麻煩炎辰陽先生,既然炎辰陽先生不要,那我們也沒辦法。」

    「不行,我可是跟網友打賭說好了,要比誰先拍到烏鴉俠的照片!」

    看藍水星說得理直氣壯,竟然是為了這種理由,炎辰陽真心替律翡翠感到同情。

    眼見藍水星任性的撇過頭,嘟起嘴唇堅持不走的模樣,讓律翡翠露出為難的表情,炎辰陽看了竟不自禁的有點心軟。

    藍水星就算了,像律翡翠這樣的女孩子,實在不適合在外面亂走,但是跟出去找又覺得有點麻煩。

    當下炎辰陽還在煩惱該怎麼辦的時候,忽然感覺到口渴,然後就靈機一動。

    於是炎辰陽就對她們說:「這樣好了,只要妳肯請我喝一杯飲料,我就跟妳出去找!」

    反正眼前這位任性的藍髮少女,不會就這麼輕易的回去,肯定會在門口大吼大叫一陣子,不如給她付出一點要求別人需要的一點代價,陪她在外面亂逛找她口中的烏鴉俠,讓後等她沒耐性的就會想回去了。

    「喂,不良警衛你就不能體貼一點嗎?」不過藍水星倒是不滿意這項條件的皺下眉頭。

    「不要就拉倒!」

    炎辰陽假裝要關上門離開,藍水星最後才勉強接受的說:「好啦!我請就是了!」

    ******

    在夜晚當中,冬瑜夏走在充滿繽紛燈光色彩的街道當中,表情有些無精打采的將視線朝下,緩慢前後滑動左右腳穿戴的直排輪,持續的往前進。

    無數陌生臉孔的行人頻繁經過身邊,馬路上前方車輛不斷的閃亮出車頭燈,持續穿梭並經過左手邊。

    不過現在的冬瑜夏,並無心注意周圍的狀況,滿腦子都是在想著一件事情。

    自從在一個月前,在差點被貨車給撞到的生死關頭當中,被蒙面的烏鴉俠所拯救之後,冬瑜夏一直對烏鴉俠感到難以忘懷。

    因為那是她生平第一次,被一個陌生的男性如此親近摟腰抱在懷中。

    即使是短短的一瞬間,從那男性身上傳來的溫暖體溫,依舊有種感受到還殘留在身上的錯覺,並且溫暖著身心。

    還有烏鴉俠的那一雙眼神,如此正直與堅定,那充滿正義感的雙眼瞳孔,閃耀出來自深處的淺藍光輝,這樣的畫面深深印在腦海當中。

    連冬瑜夏自己都有點不明白,為什麼會這麼在意烏鴉俠,想不到也說不出合適的理由,只是單純的自認為只是還想再見他一面,並想向他發自內心的說出一聲謝謝。

    可是為什麼一想到他,心就跳的這麼快,臉就這麼的溫熱,不斷的刺激著全身的感官。

    對!應該是這樣,沒有任何特別的想法,只是單純的想要向他表達感謝的心意,而有點緊張罷了。

    不斷在心中這麼樣的說服自己,冬瑜夏雙手摸著熱燙的臉頰,持續的行走穿梭在來往的行人當中,抱著希望想說能夠再遇見烏鴉俠。

    不過這種時候,卻聽見好像有點熟悉的對話聲音從前方傳來。

    「快點帶我們找到烏鴉俠!」

    「妳在急什麼?又不是說找到就能夠找到。」

    冬瑜夏一看見前方的那些人,吃驚的睜大眼睛,並慌張的左右觀望,才看見身旁一家衣物店的門口旁,有穿短袖上衣的純白人型模特兒衣架,便立刻躲進其後方,假裝在觀賞衣物並偷偷往外觀望。

    「我可是請你喝一杯奶茶囉!」

    「我知道,我會認真找!」

    然後冬瑜夏才親眼看見,不久之前才見過的紅髮男子,炎辰陽將手中握著裝有奶茶的透明塑膠杯,湊近嘴邊並含住插在上面的吸管,從冬瑜夏的眼前經過。

    隨後,跟在炎辰陽身後是一直督促說話的藍水星,還有跟在身邊無奈苦笑的律翡翠。

    是他們!因為再次遇見炎辰陽他們,而感到驚訝的冬瑜夏,便有點好奇他們怎麼會走在街上,然後保持距離的開始偷偷跟在他們後面。

    「話說不良警衛,你應該可以找出烏鴉俠的位置吧?我聽說魔法異能者之間可以像是心電感應一樣,確認出對方的位置。」

    「這妳從那聽來的?該不會妳就是認為我可以像是雷達一樣,探索出烏鴉俠的位置,才硬要我出來找吧?」

    「對啊,難道不是嗎?」藍水星一副天真的說。

    炎辰陽一副受不了的嘆一口氣說:「雖然很類似,但是那叫做烏鴉俠的傢伙,他要是不主動釋放魔力產生魔力波動,並且身處在我可以感覺到的距離的話,我是沒有辦法找到他的。」

    「那這樣的話,就去找看看哪裡會出現壞人啊!只要有壞人在,我相信烏鴉俠一定會出現的。」

    「拜託!妳以為壞人很好找嗎?再說壞人要是不做壞事,烏鴉俠怎麼會出現?」

    「啊!說得也是,我都沒想到!」藍水星驚覺到這一點,便雙手抱胸開始認真的低頭思考起來。

    「……。」炎辰陽則眼神無奈的看往前方,持續吸飲手上的奶茶。

    搞什麼,他們真的要找烏鴉俠嗎?對他們兩個有點詭異外加有點無厘頭的對話,使冬瑜夏不由得而感到汗顏。

    像這樣漫無目的在路上隨便亂逛,怎麼可能有辦法找到烏鴉俠?

    話說,這叫做炎辰陽的男人,真的有辦法找到烏鴉俠嗎?

    只要身為魔法異能者,都知道要感受到另外一個魔法異能者的存在,必須要在對方正處與釋放魔力流動的狀態之下。

    不過魔法異能者不像魔物蟲繭,會釋放出可供人感受到的魔力流動,而且其最大範圍有直徑五公里的範圍。反觀魔法異能者最多能釋放出的魔力流動範圍,半徑十公尺就已經是極限了。

    所以像他們真要靠這種方式找烏鴉俠,那真的就是在等待奇蹟出現。

    不過,冬瑜夏自覺也沒資格說別人,現在真的是一點頭緒與線索都沒有,所以才會在街上逛,想說能不能碰碰運氣。

    不過炎辰陽這個男人,真的如傳聞中所說,是個只會做假報告的騙子的話,那他應該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感覺並找出烏鴉俠的存在。

    當冬瑜夏想著這件事的時候,見到藍水星忽然像是想到一件好主意一樣敲手說:「對了!乾脆不良警衛你來當壞人,去做一件壞事引誘烏鴉俠出現就行了!」

    聽見藍水星說出這種鬼主意,炎辰陽忍不住激動的反駁說:「為什麼我要當壞人?啊,不對!妳這是什麼爛主意,竟然要我做壞事?妳不知道要是被我部長知道,我肯定會被炒魷魚的!」

    「反正只要不讓你的部長知道不就好了嗎?」

    「妳這是什麼邏輯?在這麼多人面前做壞事,遲早也會傳到部長中耳中!」

    當這兩個人為了這奇怪的主意,開始起爭執的時候,冬瑜夏忽然聽見在他們的前方傳來求救聲。

    「來人啊!有強盜!」

    然後冬瑜夏沿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發現一名頭戴全罩式安全帽的男子,騎著摩托車與喊求救的婦女互相在拉扯一件皮包,並且爭奪一下子的時間,隨後成功用蠻力搶取得手,迅速的往前行駛逃逸。

    竟然發生搶劫事件了?眼看事件發生,忍不住驚訝的冬瑜夏,想說怎麼會真的有人在炎辰陽他們面前犯罪的時候,炎辰陽他們開始行動了。

    「哇,來得正是時候!」

    「太好了,看來不良警衛你不用當壞人了!」

    「誰要當啊!」

    炎辰陽一對藍水星吐槽完,馬上就開始奔跑追了上去。

    接著藍水星露出一副興奮的表情,也跟在炎辰陽的後頭追了上去。

    隨後看見他們兩人追上去,律翡翠則是稍微有點反應不過來的愣一下,才開始神情慌張的跟上去。

    看見炎辰陽他們全追了上去,冬瑜夏當下立刻保持距離的緊跟上去。

    追趕了一會時間,雖然因為馬路車輛流通密集,讓搶劫婦女皮包的機車騎士,只能在緩慢的車流當中,慢速的穿梭前進。但是人終究是追不上機車,那位搶劫皮包的機車騎士,他的背影是越來越小,眼看就要追丟。

    不行,這樣沒有辦法追到!

    眼看難以再度繼續追趕的時候,冬瑜夏注意到搶劫皮包的機車騎士前方,出現讓狀況產生轉機的現象。

    「啊,前面道路施工!」藍水星大聲叫喊並指向前方。

    跟在後頭的冬瑜夏可以清楚看見,擠滿車輛的路段前方,有數名戴工地頭盔的工人,在施工立牌的後方操作機械對地面進行打洞的工作。

    「有機會!」

    眼看前方有馬路堵塞的情況,炎辰陽奔跑的更加快速,已經完全將藍水星她們遠遠拋在後頭。

    然後前方的機車騎士回頭看一眼,有注意到炎辰陽在追趕他,同時也注意到前方的道路施工,讓他慌張的四處觀看一下,注意到前方不遠處左邊有一條小路,便立刻轉進左邊的小路當中。

    冬瑜夏見到這種狀況,則加速滑動腳下的直排輪,輕易的在些許交錯來往的行人群眾當中,超越藍水星與律翡翠,緊跟在炎辰陽身後。

    最後冬瑜夏成功追趕到小路入口面前,親眼看見炎辰陽雖然追得很快,不過才跑到狹窄小路的中間,但是機車騎士卻已經逼近小路的出口了。

    還是不行嗎?

    眼看機車騎士已經要成功逃走,冬瑜夏彎下腰將雙手支撐在膝蓋上喘氣,準備放棄追趕的時候,看見機車騎士前方的出口,忽然從旁站出一名人影擋住去路。

    由於太過突然,機車騎士根本來不及煞車,眼看就要直接撞上去。

    冬瑜夏看見這一幕,在內心當中驚呼危險,卻沒想到那名人影,竟然只是簡單的向機車騎士伸出右手,就讓機車騎士硬生生的停在他面前。

    當冬瑜夏還在納悶到底是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接下來機車騎士卻像是受到操控一樣,被擋在他面前的人舉起右手隔空操控,機車騎士就連車帶人的被迫飄離地面一公尺左右的位置,嚇得機車騎士大叫慌張的催動馬力,讓機車的車輪空轉。

    看見這一幕忍不住看得驚呆的冬瑜夏,注意到那人直接將騰空漂浮的機車騎士,推回到也是一臉驚訝的炎辰陽面前,才讓機車騎士連人帶車的停止漂浮,緩緩的降落在炎辰陽面前。

    隨後冬瑜夏再度看往那人身上,發現他身穿漆黑的輕薄拉鍊外套,頭戴像是頭盔造型的全罩式皮革防風帽,有神的雙眼閃耀出黯淡的淺藍光輝。

    這……錯不了了,是烏鴉俠!

    眼看再次遇見烏鴉俠,讓冬瑜夏內心掀起波濤大浪,正為此而的感動的時候,卻看見烏鴉俠一個轉身,再次從背後伸展開漆黑的烏鴉翅膀。

    「等等,別走!」

    冬瑜夏忍不住受到情緒的影響,不自主的吶喊出聲,同時驅使自己的雙腳,滑動腳上的直排輪,向前伸出手右手,展開纖細的五指,想要把烏鴉俠的身影給抓住眼前。

    不過到最後,烏鴉俠還是像上一次一樣,再度拍動起翅膀,從冬瑜夏眼前的五指當中掙脫,飛躍到昏黑的高空當中。

    ******

    「嗯?她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

    炎辰陽一手抓住機車騎士的衣領將他貼在牆壁上,任由機車騎士的雙手使力抵抗,然後看往冬瑜夏那有點落寞的背影,面向黑色人影已經消失的小路出口。

    雖然不知道她為何沮喪,不過剛剛那個人應該是烏鴉俠吧?

    炎辰陽剛才看得很清楚,一名頭戴全罩式皮革防風帽,雙眼發出微微的光芒,全身黑漆漆的男子,用某種不知名的力量,將機車騎士連人帶車飄起來,並將機車騎士推到自己眼前。

    雖然不知道那名黑衣男,使用什麼樣的魔法異能,但是在他施展能力的短短的一瞬間,黑衣男施展魔法異能所發出的魔力波動,其強度感覺和紅蓮楓與梓吟樂等人不相上下。

    這傢伙,恐怕很強啊!

    炎辰陽是有想過真的要是見到烏鴉俠的話,就把他抓起來交給隊長,來看看能不能領取通緝費。

    不過看見烏鴉俠剛剛那一手,已經明確表示想要抓到他,恐怕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不良警衛!烏鴉俠有出現了嗎?」

    這時候藍水星的呼喊聲從身後傳了過來,炎辰陽便回頭轉身觀望,看見藍水星與律翡翠這才跑進小路趕到身邊。

    「這個嘛……嗯?」

    炎辰陽轉頭看往冬瑜夏,本來想說要叫藍水星直接去問她,結果卻發現冬瑜夏人不知在何時不見了身影。

    「嗯什麼啦!到底怎麼樣?」

    看見冬瑜夏人不見,又聽見藍水星的話語催促,炎辰陽最後面無表情的回頭,直接對藍水星說……。

    「沒有出現!」

    「啊,怎麼會!」藍水星雙手抱頭失望的仰天叫喊。

    炎辰陽想說反正剛剛也不確定,那身穿黑衣的是不是烏鴉俠,再說覺得對藍水星這麻煩少女解釋給她聽懂,一定會變得更麻煩,不如說沒看見過烏鴉俠還比較省事。

    不過回答完後,炎辰陽卻發現,律翡翠用感到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怎麼了嗎?律同學?」

    「……啊,不,沒事!」

    看律翡翠有點慌張的搖搖頭,表示沒有想說的話,炎辰陽也沒有很在意,就不再去問下去。

    「話說,這個小偷該怎麼辦?」

    藍水星立刻從失望的表情回復過來,用像是在敘說「你已經沒用了!」反派眼神,看往注視在炎辰陽手上拎著的皮包小偷。

    「這個嘛……?」

    看見皮包小偷一臉恐懼的模樣,炎辰陽不自覺露出有點邪惡的笑容。

    「當然是……這樣!」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炎辰陽只不過是在皮包小偷面前,快速出拳停在他鼻尖面前,皮包小偷便嚇得拉長音尖叫,一個歪頭就翻白眼昏了過去。

    看見皮包小偷昏過去,炎辰陽與藍水星同時露出無奈的表情。

    「……這大叔好弱哦!」

    「……就是說啊。」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