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二章 謠言的真實與否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當冬瑜夏解釋完一個月前,追捕蜥蜴人與怎麼大意受到反擊,還有烏鴉俠怎麼拯救自己等等過程之後,炎辰陽和藍水星與律翡翠他們才聽懂的點點頭。

    炎辰陽他們現在身處在一家咖啡廳內,與冬瑜夏一起坐在貼靠一面玻璃窗,以兩人面對面對坐的方式,在方形桌兩邊的沙發椅上坐著,在這種可以清楚看見外頭車輛交錯來往的風景位置。

    「嗯……原來如此!」

    藍水星以非常認真嚴肅的表情,將雙手放在胸前交叉抱胸,理解的點點頭,讓坐在一旁看他的炎辰陽有點汗顏的皺下眉頭。

    「所以我為了查出烏鴉俠的下落,問過很多人也上網查過許多訊息,但是全都不知道烏鴉俠的真正下落。」

    「是這樣啊?那一定很辛苦!」坐在冬瑜夏身邊的律翡翠,則是向她投射出有點佩服的眼神。

    「話說,」炎辰陽開口說:「妳這麼認真想要找出烏鴉俠,是為了什麼?」

    聽到炎辰陽的問題,冬瑜夏表情有點沉重的將視線朝下,似乎有點猶豫,隨後才像是下定決心的呼出一口氣,面對炎辰陽說:「其實也沒什麼,我只是……想向他說聲謝謝而已。」

    說到這裡,冬瑜夏不曉得為什麼,眼神不斷的四處飄移,放在桌上的雙手不時的在玩弄手指,還有她的臉頰有些微微泛紅。

    「是嗎?不過新葉市這麼大,要找一個連長相都不知道的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聽完冬瑜夏的回答,炎辰陽說出很現實的話。根據冬瑜夏的說法,炎辰陽認為自己也沒說錯,烏鴉俠明顯是蒙面的黑衣人,再加上身份與居住地址都查明不到的情況下,找尋他的這種行為,無疑是在大海當中找一隻會動的墨魚。

    聽見炎辰陽這麼說的冬瑜夏,像是遭受到強烈打擊一般,明顯迅速的陷入到失望與沉重的陰影當中,並低下頭無力的將肩膀給垂下,隱約可以清楚看見,她頭上佈滿濃厚的黑雲。

    「喂!不良警衛你幹嘛這麼說啊!不覺得你說得太過分了嗎?還有你都不想幫忙找烏鴉俠,幹嘛坐在這裡聽啊!」

    藍水星激動的站起來,伸出手指指著炎辰陽大聲叫罵,而炎辰陽卻是一副事不關己無所謂的模樣,舉起左手勾出小指挖挖耳朵。

    「我不覺得有說錯啊!再說妳講烏鴉俠是存在的就算了,就連一個陌生人都說看過烏鴉俠,任誰都會想知道嘛!」

    「嗯?不良警衛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指我說的話是假的嗎?」

    「不是這樣嗎?妳不是常常都在說聽誰講什麼說什麼嗎?」

    「哇!你真是太過分,枉費我每次真心跟你說八卦!」

    「我又沒有要求妳說給我聽,還有妳剛剛承認妳說的都是八卦了吧?」

    當炎辰陽正要激動起來與藍水星吵架的時候,此時律翡翠就口氣有點生氣的制止說:「你們兩個不要吵了!不覺得這樣對冬瑜夏小姐很失禮嗎?」

    看見律翡翠難得有點生氣的樣貌,炎辰陽自覺有點錯的閉上嘴看往窗外,藍水星則是還有一點不高興的坐下來嘟起嘴。

    「……算了,沒關係!這位先生其實也沒說錯……。」

    此時冬瑜夏的口氣變得相當哀怨,明顯變的毫無精神,甚至連在她頭頂上的烏雲都開始下雨打雷。

    「反正只是我一廂情願……。」

    眼看冬瑜夏越說越有點精神崩潰,瞪大充滿血絲的雙眼使人看了越來越驚恐,感覺她隨時都會變成神經病直到倒地升天。

    頭朝窗外用眼角瞧見她這副模樣的炎辰陽,忽然感受到一種超級強烈的罪惡感,如同山崩下來的巨型岩石壓在身上一樣。

    「啊,姐姐妳不要這麼早絕望嘛!不是有人常說,只要肯堅持努力,最後就會成功嗎?」藍水星一臉充滿活力的站起來,面對冬瑜夏舉起拳頭,想要用氣勢來鼓勵她。

    隨後,炎辰陽心想不能這樣繼續悶不吭聲,讓冬瑜夏持續低潮下去,否則她真的變成神經病的話……那罪過可大了!

    炎辰陽感覺有點尷尬的看回來的說:「呃……是啊!又不是真的找不到,要是妳有需要,我會想辦法幫妳找的……。」

    「你們……。」

    聽見炎辰陽他們這麼說,冬瑜夏這才充滿希望的抬起頭來,眼神有點受到感動的泛淚。

    看見她終於回復成有精神的樣子,才讓炎辰陽忍不住鬆一口氣,感受到心中的罪惡感減輕了不少。

    「真是謝謝你們!可是事實就跟你們說的一樣,在新葉市這麼大的一個都市裡,要找到一個連長相都不知道的人,實在是非常困難!更何況他又不是隸屬於魔防局的魔法異能者,要找到有關他的資料也沒辦法。」

    當冬瑜夏說出魔防局這三個字,炎辰陽先是愣一下,隨後等冬瑜夏說完,才驚訝的睜大眼睛,在桌面上用力的拍下一掌,使冬瑜夏嚇得的混身顫抖一下,看往炎辰陽擺出奇怪的表情。

    「……妳剛剛說魔防局,該不會妳跟魔防局有關係吧?」

    炎辰陽皺下眉毛用充滿疑惑的口氣開口問,冬瑜夏這才一臉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回答說:「是啊!我是魔防局的成員。」

    話說完,冬瑜夏舉起雙手,將她那一頂黑色三角帽拿下,並在炎辰陽面前將帽蓋朝下平行順時針轉動幾度,然後就清楚看見有一枚明顯的魔防局徽章,長著翅膀的魔法陣別在帽緣。

    「真的耶!是魔防局的徽章!」

    好奇心又發作的藍水星,一副驚喜的笑容從冬瑜夏手上拿下帽子,並擁雙手翻轉三角帽,仔細查看上面的魔防局徽章。

    隨後換冬瑜夏疑惑的反問炎辰陽說:「既然先生你知道魔防局,該不會你也是魔防局的人?」

    聽見她的問題,炎辰陽老實的拉起左胸的外套,將魔防局的徽章突現給冬瑜夏看並回答:「沒錯,我叫做炎辰陽,現在負責新葉高中周圍的區塊。」

    於是冬瑜夏聽了,才恍然的點點頭說:「原來你叫做炎辰陽啊……嗯?」

    忽然,冬瑜夏嚴肅的變了臉色,向炎辰陽投射出懷疑的視線。

    「嗯,妳怎麼了?」

    看見她的眼神,感覺到有點奇怪的炎辰陽,便將眼神困惑的看回去。

    「……該不會?你就是那個傳聞中打敗巨獸級黑魔狼,魔防局的士兵階級的炎辰陽吧?」

    「是啊!沒錯,妳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聽見有人知道這件事,炎辰陽還以為是自己變得很出名受人崇拜,不由自主的露出有點得意忘形的笑容的時,冬瑜夏的眼神卻變得像是在看一名騙子一樣。

    「是嗎?那麼感謝你們的幫忙,我有事要先離開了!」

    冬瑜夏的口氣忽然變得很不客氣,並且站起來轉身向外做出準備離開的動作。

    「哎,姐姐妳這麼快就要走了?」

    「是啊!很感謝你們的幫忙,不過我勸妳們別跟這男人在一起!」

    聽見冬瑜夏的口氣突然變得如此惡劣,炎辰陽感到一頭霧水的說:「等等,妳是怎麼回事?我是得罪妳什麼嗎?」

    炎辰陽用不問出原因,絕不罷休的嚴肅口氣問出問題,才讓冬瑜夏勉強再度正眼看向炎辰陽。

    「你不知道嗎?魔防局裡的人都在謠傳說,炎辰陽是個上傳假報告的大騙子!」

    當冬瑜夏說出原因之後,炎辰陽呆愣了一會,才稍微理解的放鬆緊繃的表情,知道她為什麼會是變成這樣的態度。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炎辰陽卻無所謂的接著說:「不知道妳是怎麼聽人說的,不過這件事妳信不信隨便妳,我確實親手打倒過巨獸級的黑魔狼。」

    對炎辰陽而言,打倒巨獸級的黑魔狼並沒有這麼困難。不過這種小事竟然鬧的這麼大?炎辰陽完全不明白,這件事為什麼能夠搞到全部的魔防局成員都知道,還被人當作騙子?

    「你別說謊了!」冬瑜夏不知為何有點情緒激動。「我身為魔防局菁英階級的成員,親手對付過巨獸級的黑魔狼,才知道有多麼的難纏,憑你士兵階級獨自一人怎麼可能做到?」

    面對冬瑜夏的質疑,炎辰陽仍面不改色的說:「我說都是事實,妳如果不信的話,請慢走!」

    炎辰陽依然一臉無所謂的回答冬瑜夏的話,冬瑜夏當場激動的咬牙,轉身快步穿過律翡翠面前離開座位就要甩頭離開。

    「請等一下!」

    可是律翡翠卻在這時從座位上站起來,在冬瑜夏的身後用右手抓住她的肩膀。

    「怎麼?妳還有事嗎?」

    冬瑜夏口氣有些不愉快的回頭看,生氣的模樣讓律翡翠有點退縮。

    不過律翡翠依然以認真的眼神,提起勇氣開口說:「……我不曉得冬瑜夏小姐是怎麼想的,可是炎辰陽先生確實親手打敗過黑魔狼的魔物。」

    「……我憑什麼相信妳?」

    看見冬瑜夏投以質疑的眼神,律翡翠的左手不自主的握起拳頭,更加肯定的說:「因為我就在現場親眼看過!」

    律翡翠如此認真的替炎辰陽證明,冬瑜夏似乎看在眼裡,表情明顯變得緩和與迷惑。

    不過冬瑜夏還是什麼話都沒說,一個回頭就直接離開。

    「啊,等等!」

    藍水星拿起冬瑜夏遺忘的帽子,急急忙忙離開的座位,跟在冬瑜夏身後跑出咖啡廳的店門口。

    留下的炎辰陽看見律翡翠的背影,有些不明白的開口問說:「律同學,妳為什麼要替我證明啊?」

    律翡翠則是轉身過來,面對炎辰陽表現出開朗的笑容說:「我……我只是不希望炎辰陽先生這樣被人誤會。」

    聽見律翡翠如此替人著想的說法,炎辰陽不由得微微露出笑容,並從座位上起來走到律翡翠面前,將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開口說:「謝啦!」

    ******

    炎辰陽在自己的房間,坐在靠窗的電腦桌前,利用鍵盤敲打文字,將今天的魔物討伐報告製作完畢之後,便向上伸直雙手拉拉腰筋,推開椅子站起來看往眼前窗外的城市當中繁華的燈光街景。

    炎辰陽不自覺的想起,今天下午在咖啡廳裡,冬瑜夏那一張看著自己的厭惡表情。

    我有這麼討人厭嗎?

    雖然炎辰陽自認不在意別人怎麼看自己,不過真的有這麼嚴重嗎?

    隊長紅蓮楓當初有提醒過,不要踰越身為士兵階級的職權,去消滅並打敗巨獸級的魔物。

    對於這件事,炎辰陽當初只是認為魔防局的規矩很麻煩,還有妨礙加薪(巨獸級有高額價碼),再加上不能違背隊長的命令(因為她很可怕),所以才沒繼續由自己消滅巨獸級的魔物,並通通交給有那職權的紅蓮楓隊長。

    不過之前有一名自稱炎之右拳的雞冠頭男人,為了這件事跑來找碴,炎辰陽並不放在心上。

    但是現在,卻有冬瑜夏這種第二名同樣想法的人出現,讓炎辰陽覺得好像不能夠隨便去忽視這件事。

    想了想,炎辰陽還是很在意,目前在魔防局裡對自己的謠言發展,決定從穿在身上的紅色外套口袋裡,拿出紅色平板手機,直接打入隊長紅蓮楓的電話,並湊在耳邊等待接通。

    過了一會,對面傳來接通的喀嚓聲,隨後紅蓮楓那熟悉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喂?』

    「隊長,是我!妳有空嗎?」

    紅蓮楓的聲音明顯訝異的說:『……是炎辰陽啊。怎麼了?你竟然會主動打電話過來?』

    「呃……其實有一件事情想問隊長。」

    於是炎辰陽將在咖啡廳裡,從叫做冬瑜夏的女人的口中,得知有關自己謠言的內容簡單說明一遍。

    『……原來如此!』

    「隊長,這件事真的很多人這麼認為嗎?」

    『嗯,怎麼?炎辰陽你很在意嗎?』

    炎辰陽聽見紅蓮楓說這段話時,不知為何有種壓抑的笑聲傳過來,讓炎辰陽有點不爽的在額頭上冒出青筋。

    「沒有,隊長妳別誤會,我只是純粹好奇而已!」炎辰陽以非常肯定的口氣這麼說。

    『是嗎?』

    不過紅蓮楓好像還是不相信,因為炎辰陽還是可以聽見非常壓抑的微小笑聲傳過來。

    「總之,」最後炎辰陽還是決定不要去理會,不知為何在手機另一端忍笑說話的紅蓮楓。「是不是有很多人這麼認為?」

    似乎聽見炎辰陽的口氣認真起來,紅蓮楓才慢慢停止那奇怪的壓抑笑聲,並嚴肅的回答說:『炎辰陽,老實跟你說!有一陣子確實是很多人都在討論有關你的問題。大多數人也是和你提到那位冬瑜夏小姐的想法一模一樣,全都認為那是誤報或是你作假報告。』

    「……看來是真的啊!」炎辰陽忍不住感到驚嘆的吐一口氣。

    『還有你大概也清楚,每一個月魔防局都會公告出,當月該階級功績最好的成員,並作為激勵其他同階級的人努力向上的指標。』

    「是啊!我知道。」

    『但是以往士兵階級最高的成績,通常是打倒猛獸級的魔物,而且幾乎是兩人以上的成員合作才成功……所以你應該理解,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不相信吧?』

    「……簡單來說,就是我做出不符合士兵階級的功績是吧?」

    『沒錯,能夠獨自一人對抗巨獸級魔物,只有像我和梓吟樂副隊長身為勇者階級的成員,才能夠理所當然做到這件事情,相反的如果是你做到這件事,會有人懷疑是理所當然的。』

    聽完以後,炎辰陽深思了一會,想起一件事,便想問問看,聽聽看紅蓮楓隊長的意見。

    「既然這樣,隊長!那妳認為部長當初怎麼會把我排到士兵階級呢?」

    炎辰陽問出這個問題之後,紅蓮楓並沒有直接回答,只是保持沉默像是思考了很長的時間。

    等到炎辰陽都開始忍不住懷疑,隊長是不是睡著的時候,紅蓮楓的聲音才再度傳了過來。

    『炎辰陽,老實說這個問題的答案,我並不適合回答你。部長交代的事情,應該有解釋過原因給你聽,所以這個答案你應該知道。』

    聽見紅蓮楓這樣的回答,炎辰陽其實並不感到意外。

    「是嗎?」

    “炎辰陽!你當前的修行,就是從士兵階級爬上菁英階級,作為你的訓練的目標了!”部長那低沉嚴肅的聲音頓時浮現在腦中。

    當炎辰陽哼笑一聲,覺得沒有問題,接著想要開口說要掛電話的時候,忽然想起還有一件很好奇的事情沒問,便繼續開口問下去。

    「對了!隊長,妳有聽說過烏鴉俠嗎?」

    『嗯,烏鴉俠?』

    於是炎辰陽將從藍水星那邊聽過的話,再加上冬瑜夏所說,受到烏鴉俠拯救的經歷給敘述出來之後,紅蓮楓便陷入思考當中。

    『嗯……。』

    「隊長你知道這個人嗎?」

    最後紅蓮楓才像是終於思考完畢的開口說:『……我並沒有聽過這樣的一個人,而且我也不記得魔防局裡有這樣類似的成員。』

    聽見紅蓮楓如此確定的說,至少炎辰陽已經可以肯定烏鴉俠,並不屬於魔防局的人。

    不過這樣就出現一個問題。

    「可是隊長,如果有這麼樣的一個魔法異能者,為什麼魔防局會不知道呢?」

    對此紅蓮楓只沉默了一下,便迅速回答了炎辰陽的問題。

    『……恐怕就只是以證據不足,不被認同存在的名義,被魔防局漠視了吧?』

    「就只是這樣的原因嗎?」

    『這也只是我的猜測,畢竟真有這麼樣的一個人,在不歸屬於魔防局的情況下任意使用魔法異能,你知道這種人魔防局會怎麼處置嗎?』

    紅蓮楓明顯在試探炎辰陽的基本概念,炎辰陽便毫不猶豫的回答說:「會通緝他,對吧?」

    基本上,只要有通過魔防局的就職筆試,就一定會知道一個概念,那就是身為魔法異能者,只要非魔防局賦予權力的成員,除了有生命危險而做出的自我防衛行為以外,使用魔法異能一律被當作犯罪看待。

    那怕做的事情是幫助人的好事,也很有可能被魔防局通緝或是執行法律判決。

    『沒錯,如果烏鴉俠真的存在,魔防局就會通緝他,想盡辦法將他逮捕並交給法院進行法律判決。』

    「所以,隊長妳認為烏鴉俠是不存在的人?」

    『可以這麼說,畢竟沒有確實證據的情況下,只能當作是不存在的人!』

    「不過這樣的話,那叫做冬瑜夏的女人,不就是在說謊嗎?」

    『這我無法肯定,但是真有這個人的話,沒道理魔防局的通緝名單會沒有這樣的人。』

    聽完紅蓮楓的解釋之後,炎辰陽雖有所疑慮,不過目前想要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了,沒有必要再深究下去。

    「那麼,謝謝隊長!我要掛電話了。」

    『嗯,不客氣!』

    話說完後,炎辰陽掛斷通話,將手機收回外套口袋中,朝向窗外的夜空看去,喃喃自語的說……。

    「也許要去碰碰運氣……。」

    ******

    與炎辰陽結束通話後,站在走廊背靠在牆面的紅蓮楓,將平板手機收起在身上。

    紅蓮楓現在身處在魔防局當中一條的走廊,並在新葉市魔防局當中的偵訊室門外一旁站著。

    想起炎辰陽平常那種少根筋的模樣,竟然會為了謠言的事情打電話過來,讓紅蓮楓忍不住有點想笑的衝動。

    等到稍微冷靜下來之後,紅蓮楓才開始認真思考起炎辰陽提起的事情。

    烏鴉俠是嗎?紅蓮楓雖然不確定,但是大概知道會是誰。

    另外那一位名叫冬瑜夏的女性成員,紅蓮楓認識也知道她是誰。

    可是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沒有上報給魔防局知道?以魔防局成員的義務來說,當知道有非魔防局成員任意使用魔法異能,有義務要上報所屬部門單位的部長,將這件事通知給上級,進行通緝或逮捕的命令發布。

    冬瑜夏卻沒有這麼做,自己將這件事隱瞞起來,暗自進行尋找烏鴉俠的下落。

    要知道,這件事要是曝光沒作好處理,冬瑜夏可能就會以包庇非魔防局成員任意使用魔法異能,而受到魔防局的降階處分。

    不管原因為何,紅蓮楓覺得有空要找她來談談。

    另外烏鴉俠如果真的是「他」的話,得要叮嚀他必須要更加注意才行。

    當紅蓮楓思考完這件事,轉頭看往偵訊室封閉的門板,猜想現在審問的狀況是如何時,剛好看見門板往內打開,梓吟樂人就從偵訊室裡走出來,並轉身關上門。

    「結果如何?」紅蓮楓一臉認真的問。

    看見紅蓮楓轉身走過來問,梓吟樂感到無奈的苦笑出來。

    「跟小楓妳問出的答案一樣,都是在說什麼,要宣揚什麼德古拉伯爵恐怖的亂七八糟的理由。」

    「還是一樣嗎?」

    自從將在夜晚攻擊低階魔防局成員,自稱德古拉伯爵的男人給抓起來之後,進行了幾天的審問。

    最後問出的結果是,故意打扮成德古拉伯爵外表的年輕男子,是因為崇拜電影當中,德古拉那種既威嚴又恐怖的形象,便打扮成德古拉伯爵,攻擊魔防局的低階成員,希望藉此出名傳遍新葉市。

    當然紅蓮楓覺得這個理由太過荒唐,才持續問了兩天左右。

    不過既然這位自稱德古拉伯爵的男子,堅持說是這種理由來犯罪,也拿他沒辦法了,只能用這些供詞將他交給法院。

    「就是說啊!真是奇怪的男人。」梓吟樂一邊說,一邊一臉受不了的表情搖搖頭。

    「既然這樣,只能先依照這犯罪者的犯罪行為,來交給法院來做評斷了。」

    雖然這世上,很多因為自私的理由,來進行犯罪行為的人很多,不過像這種依照自我奇怪的目的,來犯罪的人也是不少,尤其這種人,在魔法異能者當中是占多數。

    恐怕都是因為得到力量以後,自以為自己是什麼神助,或是心智有問題,才會開始妄想奇怪的犯罪理由吧?

    話說完,紅蓮楓想要停止有關德古拉伯爵的話題時,梓吟樂卻接下去繼續說:「對了,那自稱德古拉伯爵的人,還另外要求我一件事喔!」

    「什麼事?」

    紅蓮楓雖然這麼問,不過卻不感興趣,並將這想法表現在臉上。

    雖然希望可以是什麼正經的事情,不過紅蓮楓看見梓吟樂一雙手摀住嘴巴,一副想要忍住大笑衝動的表情,已經猜出可能是什麼了。

    「小楓,你來猜猜看!」

    「……說想要和妳結婚吧?」

    聽見紅蓮楓平凡無味的回答,梓吟樂吃驚的瞪大眼,不敢相信的大退幾步。

    「哎呀呀!小楓妳怎麼知道?」

    看見梓吟樂一副像是準備講笑話,但是卻像是被拆穿的失望表情,紅蓮楓以無奈的表情表示回應。

    「那傢伙早跟我要求過要跟妳說這件事,說妳是什麼最美麗的吸血鬼公主,希望要娶妳當妻子,所以我早就知道了!」

    「哎,那為什麼不跟我講?」

    「當然是因為不重要!」

    「啊,害我白白期待一下,想這說出來應該會很好笑。」

    「只有妳會覺得好笑吧?」

    紅蓮楓搖搖頭,想要打住這無意義的話題時,看見一名魔防局男性成員,腳步匆匆的從走廊右方快步過來,並來到自己旁邊。

    「紅小姐,已經確定了!」

    看見這名男性成員肯定的點頭說,紅蓮楓就知道那件事已經準備好了。

    「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紅蓮楓對他這麼說之後,男性成員就有禮貌的向紅蓮楓點頭,隨後才轉身離開。

    「哎?什麼好了?」

    此時梓吟樂還擺出搞不清楚狀況的表情,明顯滿腦問號的歪頭。

    紅蓮楓則無奈的搖頭回答說:「妳忘了嗎?某個違法違禁品的交易地點已經確定。」

    聽見這件事,梓吟樂這才恍然想起來的點點頭說:「這麼說,也已經確定有幾個魔法異能者參與在其中囉!」

    「是的,妳想好找誰來幫忙了嗎?」

    對此梓吟樂露出陽光的笑容,毫不猶豫肯定的拍著胸口說:「哎呀,當然!而且她很可靠喔!」

    「是嗎?那就好!」

    「倒是小楓妳,想請誰幫忙當助手?」

    「這……到時再告訴妳!」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