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十三章 德古拉伯爵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在公園裡一處設有蝸牛溜滑梯的廣場中央,炎辰陽拳頭朝下的水泥地面,破碎出一個相當大的坑洞,水泥碎塊凌亂的散落在周遭地面上,坑口掀起的煙塵緩緩朝上飛揚。

    「啊,沒有打中嗎?」

    炎辰陽回想之前的狀況,趁他沒注意到的時候,有個隱身在黑暗當中的男人,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方法,幾乎無聲無息讓人無法察覺的情況下迅速接近。

    還好這個男人逼近身後的瞬間,炎辰陽感覺到他身上發出的魔力流動,立即反應過來向一旁側身迴避,剛好避開了那男人伸手過來,手掌變化的血色尖刺。

    雖然成功避開,可是突襲的男人立刻伸出另一隻手,變化成刀刃再度攻擊過來。

    炎辰陽則看穿男人第二次的攻擊,馬上就向上翻身跳躍,身體朝下墜落並擊出右拳包覆火焰。

    『吃我一拳!』

    原以為這一拳,已經確定會擊中眼前這男人的臉上,卻沒想到以為會打中的那一瞬間,包覆火焰的拳頭穿過男人的身體,直接落在地上打出個大坑洞,發出響亮的爆炸聲,掀起濃厚的煙塵。

    等到炎辰陽回神過來,起身將拳頭收起,才發現偷襲的男人從原地消失,並謹慎轉身的環視周圍,試圖要找出剛剛攻擊自己的男人下落。

    「沒想到士兵階級的人,竟然有這麼好的反應。」

    聽見那忽然發出的陌生低沉的男人嗓音,以些微訝異的口氣說話,炎辰陽立即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轉頭看過去,就看見那名男人憑空出現在眼前不遠的位置,身處在路燈無法清楚照耀的陰暗處。

    「喂,大叔,你誰啊!怎麼無緣無故的攻擊我啊?」

    當炎辰陽對這名男人問話時,發現他的穿著有點過於華麗鮮艷,並且身披血色的高領披風,有點老氣的臉孔上佈滿蒼白的鬍鬚,雙眼則不知原因的呈現血紅的顏色。

    這名男人聽見炎辰陽的問話時,倒是絲毫猶豫都沒有,很直接的開口表明自我的身分。

    「凡人,我是德古拉伯爵,是為了索取你的性命而來!」

    聽見那名看似中年男人的人自稱是德古拉伯爵,炎辰陽一時之間愣了一下,隨後才像是釣到大魚一樣,忍不住揚起了笑容。

    「原來你就是德古拉伯爵啊!真是省去我找人的時間。」炎辰陽舉起雙手並緊握出拳頭,躍躍欲試的將雙拳在胸前對撞,繼續對德古拉伯爵開口說:「有本事就攻過來吧!正好可以當作我晚餐前的暖身運動!」

    面對炎辰陽充滿自信的模樣,德古拉伯爵倒是瞧不起的笑出聲來。

    「哼哼哼……就憑你一個士兵階級,竟然敢說大話?真以為能打贏至高尊貴的德古拉伯爵我嗎?」

    「大叔,你才少在那說大話!要是你真的這麼行,那就打倒我試試啊?」

    「真是一個勇氣可嘉的無謀之徒,既然你這麼期待,那德古拉伯爵我就成全你!」

    話一說完,那德古拉伯爵就像是身形潛入水中一樣,消失在黑暗當中於無形。

    「又躲起來了嗎?」

    不知道是什麼樣的魔法異能,可以輕易的隱身起來躲藏在黑暗當中。

    在摸不清楚對方能力的情況下,炎辰陽自覺根本毫無任何方法,可以找出那德古拉伯爵的真身並主動攻擊,只能等對方出手,再發出足以讓對方無法動彈的強力反擊。

    當然炎辰陽很清楚這麼做,就得冒險承受德古拉伯爵的攻擊而受傷,進行反擊的行為。

    可是剛剛既然能在德古拉伯爵攻擊命中以前,感受到他身上發出的魔力流動,並做出及時的反擊,這代表還是有辦法對付他。

    一般而言要感受到魔力流動,除了魔物蟲繭形成前的主動釋放的狀況下,基本上對方魔法異能者要主動施展魔法異能,才會釋放出魔力流動。

    不過魔力流動這種現象,打個比喻來說就像是火焰在燃燒時,一定會發出光芒與熱度一樣,是一種自然的多餘能量外流的現象。

    所以再怎麼會操控魔法異能的人,施展魔法異能就是會釋放出些微的魔力流動,就像是打雷一定會發出聲音與閃光一樣。

    而且像剛剛的狀況,在對方攻擊過來以前,魔力流動就已經先透露出他的位置。

    這也就表示,德古拉伯爵在攻擊以前,要先施展魔法異能才能進行攻擊。

    可是這畢竟只是猜測,要是對方能施放魔法異能同時進行攻擊的話,那就不一定能夠避開。

    所以為了避免萬一,炎辰陽開始閉上雙眼,準備感受德古拉伯爵身上的魔力流動。

    只要是魔法異能者,身上多少會釋放一些微量的魔力流動,因此要感受德古拉伯爵的位置,自己就得主動釋放魔力來進行感知。

    在平常的狀況下,魔法異能的魔力核心,都是在體內的中心處收縮成一顆球狀,處於保存魔力的狀態下。

    如果主動將魔力核心擴大充滿於體內,並釋放到體表外層幾公分左右,這時候的魔力流動的感受能力就會大幅度的提升。

    這也就是要徹底感受魔物蟲繭位置的必要技能,通常稱呼為魔力感知。

    「來了,在上面!」

    感受到些微的魔力流動,炎辰陽立刻向後跳避的同時抬頭往上看,就發現德古拉伯爵在身處上空,並頭朝下的垂直降落。

    「火焰槍彈!」

    炎辰陽舉起右手做出手槍手勢,直接朝上射出一枚火焰子彈,閃耀流星般的火光劃過黑夜。

    不過火焰槍彈還是穿過德古拉伯爵的身驅,沒有造成任何傷害,並且德古拉伯爵再度潛入在黑夜當中。

    「嘖,又躲起來了!」

    真是麻煩的能力,如果無法擊中他的本體,持續的使用魔力感知,進行這種持久戰,恐怕自身的魔力會先被消耗殆盡,使得德古拉伯爵得逞。

    炎辰陽明知如此,不過眼下也沒有任何更好的方法,只能保持使用魔力感知的狀態,想辦法擊中的德古拉伯爵的本體。

    不過當向後跳避的動作正要結束,腳底還沒穩穩的踩踏在地面上,這時身後忽然又傳來魔力流動。

    好快!

    由於太過突然,炎辰陽只能勉強在姿勢還不穩定的情況下,再度深蹲準備側邊跳躍迴避,並且回頭往德古拉伯爵看去。

    但是卻發現德古拉伯爵,距離自己只有一步左右,短短一秒左右的時間,就足夠讓他右手變化的血色尖刺,刺入在炎辰陽身上。

    來不及避開了嗎?

    正當感覺時間的流逝變緩慢,雙眼能夠清楚看見德古拉伯爵緩慢的動作,但身體卻來不及反應的這一刻,炎辰陽又再度感受到一股魔力流動從左手邊傳來,而且是相當強烈如同爆炸掀起的風壓感受。

    「雷擊!」

    一道直接撕裂黑夜的閃光裂痕,穿透德古拉伯爵的身驅,讓德古拉伯爵再度消失於黑暗當中。

    看見這樣強烈的電流攻擊,炎辰陽站穩身軀往電流攻擊過來的方向看過去,就看見了一名身穿裙襬如同紫羅蘭一樣顯眼綻放的洋裝,頭髮捲翹束起馬尾的女人。

    炎辰陽一看見那名女人的臉孔,就訝異的睜大眼睛,有點結巴的說:「副……副隊長!」

    ***

    「啊,水星在那裡!」

    律翡翠好不容易與墨守哲擠過密集的人群,來到星光夜市的出口,就看見在馬路的對面,藍水星跑進了公園的出入口。

    律翡翠左右觀望馬路兩旁,等待車輛經過,才腳步匆匆的穿越馬路,墨守哲則緊跟在後,一起穿越經過修剪的矮樹叢牆之間,設下防車欄的公園出入口。

    進入公園當中後,追尋著藍水星的背影,總算看見藍水星從走道上跑上草皮,躲在修整成一條長方形的矮樹叢後方趴下。

    「喂,水星!」

    來到藍水星身邊的律翡翠,本來想要開口抱怨說怎麼擅自跑開,卻剛好看見藍水星面向的前方,那閃電魔女梓吟樂正慢步的走向,不知何時站在廣場中央,擺出一副訝異表情的炎辰陽。

    「啊,那不是炎……。」

    律翡翠正要忍不住的脫口而出,卻被墨守哲從後面一手遮住口,另一手抓住肩膀給拉到蹲下,躲在矮樹叢之後才放開手。

    「墨守哲同學,怎麼突然……。」

    墨守哲在律翡翠面前,伸出食指貼近嘴唇表示安靜,律翡翠才愕然的停下話來。

    然後律翡翠透過矮樹叢枝葉間的縫隙,發現梓吟樂已經走到炎辰陽的身邊,並且看見在他們的前方幾公尺的距離,有一名身披高領披風的中年男子,從黑暗當中浮現出他的身影。

    「沒想到,又來一位魔防局的人嗎?」

    聽見中年男子說話,梓吟樂倒是毫不猶豫展現陽光般的笑容向對方搭話。

    「哎呀!你就是德古拉伯爵先生嗎?」

    「正是!請問小姐您的大名?」

    「我嗎?我是魔防局的梓吟樂!」

    一聽見梓吟樂報出自己的姓名,看起來態度相當從容的德古拉伯爵,表情開始變得謹慎陰暗起來。

    律翡翠看見這種情況,此時墨守哲就輕聲說:「現在情況有點不對勁,要是貿然發出聲音,暴露出我們的位置,我們可能就會有生命危險!」

    「啊,那我們該怎麼辦?」

    「……只能先靜觀其變,然後……。」

    然後墨守哲瞇起眼以窮極無奈與不滿的表情,轉頭看向還貌似相當興奮,透過矮樹叢間的縫隙將視線看出去的藍水星。

    「……然後才將水星想辦法給拖走……。」

    聽見墨守哲說話,才看見趴在草皮上的藍水星,好像現在才注意到墨守哲與律翡翠一樣,睜大眼的看過來。

    「啊,小哲、小律,你們過來啦!」

    「小聲點,什麼我們過來了!要不是你亂跑,我們還需要追上來嗎?」

    墨守哲已經明顯不耐煩到,客氣有禮的微笑表情上都冒出了青筋。

    「可是,難得有機會可以看見梓吟樂小姐,身為閃電魔女的表現,不看不是太可惜了嗎?」

    藍水星一臉無辜的嘟起嘴,認為這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唉呦!妳到底在想什麼?魔法異能者戰鬥起來可是很危險的!妳難道不怕受到波及嗎?」

    「當然不怕啦!我們又沒有離的多近。」

    此時律翡翠也看不太下去,表情認真的也把話給插進來說:

    「墨守哲同學說得對,要是不小心妨礙到人家怎麼辦?」

    「啊,連小律都這麼說我!好嘛!我馬上離開總行了!」

    墨守哲無奈的說:「現在已經來不及啦!」

    隨後,保持一段沉默時間的德古拉伯爵,再度開口說話。

    「……原來是魔防局的大人物,閃電魔女梓吟樂嗎?」

    「是的,怎麼樣?準備要束手就擒了嗎?」

    此時在梓吟樂身邊的炎辰陽,表情就看起來有些不滿的面對梓吟樂說:「喂!副隊長,妳怎麼會在這裡?」

    「哎呀!小陽陽,當然是小楓叫我過來看你的啊!要不然剛剛你早就被對方的攻擊給打中了。」

    「唉~!先不管副隊長怎麼會在這,這個德古拉伯爵我可是單挑定了!」

    「哎呀呀!雖然小陽陽有志氣是好事,不過恕姊姊我拒絕哦!」

    「……。」

    「別用那種表情看我嘛!這可是隊長的指示喔。」

    「又是隊長的指示!什麼時候可以讓我光明正大的進行男子漢的戰鬥?」

    「呃,可是剛剛人家看見德古拉伯爵先生,他的攻擊可一點也不光明正大喔!」

    「……。」

    炎辰陽似乎是認為說不過梓吟樂,只好無奈的嘆一口氣,將視線看向德古拉伯爵身上。

    「那副隊長,我現在該怎麼做?」

    「這個嘛?」

    梓吟樂面對著德古拉伯爵,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伸出的舌尖輕輕的舔過厚實的嘴唇,露出的眼神飽含惡作劇的意涵。

    「那……當然是老方法啦!」

    看見梓吟樂轉過頭來,語氣淘氣的像是開玩笑的說話,炎辰陽無力的垂下肩膀。

    「好啦!我知道啦!我掩護妳總行了吧!」

    「這才乖,小陽陽!」

    「……話說副團長,妳何時能改掉這種對我的奇怪稱呼方式?」

    「要上囉!」

    「竟然不理我?」

    在一旁矮樹叢躲著的律翡翠,看見梓吟樂與炎辰陽這麼熟悉彼此又有點奇怪的互動方式,讓人看得忍不住感到尷尬的苦笑。

    「呃……原來炎辰陽先生與梓吟樂小姐認識啊?」

    藍水星搭話說:「就是說啊!話說我們學校那位不良警衛怎麼會在這裡?」

    「……水星你也很愛隨興的稱呼炎辰陽先生呢!」

    此時律翡翠注意到,蹲在自己另一邊的墨守哲,以異常專心的表情,認真的眼神注視著炎辰陽與梓吟樂面對的德古拉伯爵。

    「墨守哲同學,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先看情況,那自稱德古拉伯爵的人似乎很危險,要是我們被發現了,很有可能會被抓來當人質。」

    「……嗯!」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看墨守哲搭話的同時,視線毫不轉移的注意現場情況,會讓人忍不住猜想,會不會其實是墨守哲很在意,才說要這樣躲起來看呢?

    無法得知墨守哲內心的真正想法,律翡翠倒是直接放棄思考這件事,不過她自己本身,也是很在意炎辰陽會怎麼和梓吟樂合作,對抗看起來似乎不像是好人的德古拉伯爵。

    這時,梓吟樂的右手開始動作,伸出的掌心閃耀出光芒,一道電流直接穿透了德古拉伯爵身軀。

    律翡翠及時的舉起雙手遮住嘴,阻止差一點驚嘆而出的叫喊出聲。

    沒想到梓吟樂會直接對自稱德古拉伯爵的人進行攻擊,難道這樣不會打死人嗎?

    雖然這麼想,律翡翠隨後卻看見德古拉伯爵,整個人潛入在黑暗當中。

    「原來是這樣嗎?」

    梓吟樂一副認真的神情說這番話,此時炎辰陽則有點焦燥的左右觀望。

    「那傢伙又躲起來了!」

    「冷靜點,小陽陽!那傢伙還沒跑掉呢!」

    「可是那傢伙會從暗處竄出來偷襲的耶!」

    炎辰陽話剛說完,律翡翠就看見梓吟樂上方,從黑夜當中像是從水面裡潛行而出的德古拉伯爵,伸出變化成尖錐尖刺的右手,由上而下的從上方急速下墜。

    糟糕,梓吟樂小姐有危險!

    當律翡翠想要遵照直覺反應,站起來對梓吟樂大喊快看頭上的時候,身體來不及做出動作,卻看見梓吟樂的右手卻快一步朝上伸直,頭也不抬的直接讓手掌心再度發出閃光,發射出逆天朝上的電流,擊中了德古拉伯爵,撕裂了整片夜空。

    看見這一幕以後,原本要做出動作律翡翠,只能忍不住僵住身軀看傻了眼。

    竟然看也不看的就……?

    ***

    「喂,副隊長!怎麼突然朝天上……哎?」

    當炎辰陽抬頭朝上看,還以為梓吟樂怎麼胡亂的往上發出攻擊,卻沒想到梓吟樂發出電流攻擊的瞬間,德古拉伯爵剛好從上空出現,被電流打得正著,再度消失在黑夜當中。

    「哎呀,這麼喜歡來陰招,真是不討喜呢!」

    聽見梓吟樂還相當有餘力的說出這樣的話,這就表示情況在她的掌握當中。

    副隊長是怎麼做到的?炎辰陽疑惑的同時,結果就在梓吟樂身上感受到,全身上下相當均衡的釋放出魔力流動。

    竟然已經使用了魔力感知?炎辰陽感覺出梓吟樂身上釋放出的魔力流動,以經代表使用魔力感知,並看著梓吟樂還一副輕鬆的模樣,內心雖然對此有點感到不甘心,不過這的確是事實。

    在正式成為魔防局的一員來討伐魔物以前,炎辰陽曾經在部長底下訓練,並學習幾樣有關操作魔力的技能。

    不過在學習技能以前,必須先了解何謂魔力。

    記得部長曾經說過,所謂的魔力,簡單來說指的是用來施展出自身獨特魔法異能的一股能量。

    魔法異能這名詞,通常指稱數個人持有數種不相同的特殊能力。

    而每一種特殊能力,都有該可使用的能量,這就是魔力。

    魔力在轉化成魔法異能施展出來以前,是一種接近液態的光型態能量,會因個人的魔法異能不同,有不同的顏色與獨特能力性質。

    正常未受過魔力使用訓練的魔法異能者,只會懂得硬將體內的魔力擠出體外,讓魔力自然變化成魔法異能來隨意使用。

    受過訓練的魔法異能者,就可以懂得將魔力充滿整個身體,近乎釋放覆蓋在體表外,用來進行魔力流動的感知。

    可是感受並操控魔力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是必須透過自我思緒與意志來控制,極度需要精神力的行為。

    這種感覺就像是在學校上課,聽從老師的教導並將所聽到的內容在腦中重複思考並記憶一遍,不斷運作大腦的過程。

    因此炎辰陽自覺對這種動腦的行為,容易感到疲憊與煩躁,所以控制魔力基本上就跟動大腦是沒兩樣的行為。

    目前炎辰陽能夠熟練使用的魔力控制的技能,只有魔力感知、魔力衝擊這兩項技能,其他則是還無法熟練運用。

    順便一提,魔力衝擊當時是用在古孝郎身上,這招的基本作用是在對方身上的魔力所剩無幾的時候,用使用自身的魔力從外在將對方體內的魔力強制逼出體外,使對方無法再施展魔法異能,同時對方也會因為魔力的大量消耗,造成體力同等的消耗。

    不過之所以能夠對古孝郎成功使用,是因為古孝郎還是很明顯的魔法異能的初心者,只為了維持狼人形態卻不自覺的發出大量的魔力流動,胡亂的將體內魔力大量釋放,很明顯讓人感受出魔力控制不穩定並且脆弱,才能夠讓炎辰陽輕易的逼出消除古孝郎體內的魔力。

    回歸主題,魔力感知這項技能,基本上要先進入集中精神的狀態,平靜思緒像是靜止水面,穩定的將魔力均勻分散在全身,進行魔力流動的感受。

    可是剛才,梓吟樂連集中精神的預備動作都沒有做出來,直接就感受到德古拉伯爵的位置。

    有這麼大的差距嗎?對於炎辰陽而言,要持續的維持魔力感知進行戰鬥,既是相當耗費精神的行為,同時魔力的消耗也不小,一個掌控不好就會消耗多餘魔力施展魔法異能,造成體力也跟著下降。

    這也證明,梓吟樂對於魔力感知的使用,已經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

    雖然有點不甘心,不過確實梓吟樂身為勇者階級的魔法異能者,程度在自己之上。

    不過眼下,這也是一點不重要的事情。

    「可惡,那傢伙究竟躲在哪裡?」

    德古拉伯爵的戰鬥方式,是無時無刻都躲藏在黑暗當中,尋找對手的視覺死角進行攻擊。

    也就是說,攻擊的主導權掌握在德古拉手中,只要他不出現,炎辰陽就難以對他出手。

    「小陽陽,別急!總是能夠會出現的。」

    「副隊長,這我知道,話說別那樣叫我行不行?」

    「要來囉!」

    「又無視我!」

    話說完,炎辰陽就看見德古拉伯爵在前方浮現出形。

    「副隊長,他出現了!快點攻擊!」

    「等一下,有點奇怪!」

    聽見梓吟樂一說完,以前方出現的德古拉伯爵為首,從他兩邊依序潛行出無數的分身,將炎辰陽與梓吟樂他們團團包圍。

    ***

    「怎麼會變得這麼多人?」

    律翡翠忍不住驚訝的張口,看見德古拉伯爵分出數十名分身,環繞成一圈將炎辰陽與梓吟樂包圍起來。

    轉頭看向身旁的墨守哲,眉頭緊緊的縮起來,表情十分的嚴肅。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但是一口氣出現十幾個德古拉伯爵,將只有兩個人的炎辰陽與梓吟樂包圍,不管任誰看都知道炎辰陽他們身處危險。

    「墨守哲同學,怎麼辦?該要去叫警察嗎?」

    墨守哲表面上還是保持相當的鎮定,口氣依然冷靜的說:「在等等吧!現在我們都沒帶手機出門,要離開去通知還太危險。」

    「可是,難道就要眼睜睜的看著炎辰陽與梓吟樂小姐他們陷入危險嗎?」

    「……。」

    墨守哲沒有回答,只是陷入閉口不語的沉默當中。

    其實律翡翠心裡明白,自從認識墨守哲以來,他待人處事一直都是相當的成熟穩重,很像是個真正的大人,面對任何事情都能保持平靜的態度去處理,談話舉止也十分有幽默感。

    正因為如此,才能相信墨守哲的判斷,相信他做出的決定不會有任何錯誤。

    可……可是!眼前的情況,要是不做出些行動的話,可能……。

    炎辰陽他們可能就會沒命!

    在內心中下定決心的律翡翠,打算要盡可能的付諸行動,想對墨守哲說出內心中真正的想法時,墨守哲卻在此時打破沉默。

    「律翡翠同學,我知道妳很擔心他們,不過在這之前妳先看看他們的表情。」

    聽到墨守哲這麼說,律翡翠轉頭看向炎辰陽他們的表情,不由得訝異起來。

    明明身處在劣勢當中,炎辰陽與梓吟樂的表情依然不像是面臨絕境的模樣,反倒是正要開始發揮實力一般,表現出充分自信的微笑。

    「為什麼?為什麼,炎辰陽先生他們還能做出這樣的表情?」

    律翡翠無法明白,此時像是看穿律翡翠想法的墨守哲,替炎辰陽他們說出了理由。

    「因為他們經歷過無數的戰鬥,累積的經驗成為他們自信的來源,然後他們相信一定能夠突破困境,才能表現出這種表情!」像是要做總結一樣,墨守哲接著說了:「炎辰陽先生我雖然不知道,但是梓吟樂小姐可是閃電魔女,說不定正要發揮實力呢!」

    聽了墨守哲的解釋後,律翡翠依然迷惘與不明白的看著炎辰陽他們,但是內心卻還是稍稍的理解一些,只覺得好像只要一直看著他們戰鬥的身影,就能夠得到答案。

    於是律翡翠看向墨守哲,想要得到答案的說了:「那麼,墨守哲同學,那我應該做些什麼?」

    然後墨守哲露出微笑,自信的說著:「那就待在這裡,一路相信他們看到最後吧!」

    ***

    「可惡,竟然還能變出這麼多分身!」

    看見數十名德古拉伯爵,整齊的排列成一圈將他們給包圍,顯然是打算開始使出真正的實力。

    這下子可有點麻煩了,不但攻擊沒有一次擊中德古拉伯爵的本體,現在還出現許多的分身,恐怕根本沒完沒了。

    有點焦躁的炎辰陽,面對這種場面實在很難笑得出來。

    不過看看一旁的梓吟樂,陽光般的笑容之下依然保持冷靜,眼神連一絲的慌亂都沒有露出。

    難道是發現了什麼嗎?炎辰陽這麼想的就靠近在梓吟樂身邊,輕聲的問說:「喂,副隊長!妳知道哪一個是他的本尊嗎?」

    梓吟樂則從容的回答:「不知道耶,可能根本就沒有本尊!」

    「沒有本尊?」聽見這樣的答案,炎辰陽難以置信的睜大眼。

    隨後,梓吟樂仍然專心的注意周圍德古拉伯爵的動作,並且對炎辰陽解釋說:「總之先相信我,先將這些分身全部打倒,我才能找出本尊。」

    聽見梓吟樂這麼說之後,炎辰陽雖然還是不太明白為什麼沒有本尊,不過既然身為副隊長的她,又是魔防局的勇者階級的魔法異能者,會這麼說一定有些理由。

    「那好,我就將這些分身通通打垮!」

    「說得好,小陽陽!就讓我們好好表現!」

    話一說完,炎辰陽就隨意的衝向其中一名德古拉伯爵,然後梓吟樂則留在原地,張開雙手做出準備攻擊的動作。

    看見炎辰陽他們的行動,德古拉伯爵訝異的說:「竟然分開行動,難道是不要命了?」

    德古拉伯爵瞧不起的冷哼一聲,舉起右手向前指揮所有分身,一齊浮空向前圍攻炎辰陽。

    迎面過來的兩個德古拉伯爵的分身,被炎辰陽各一拳各一腳給打穿,再度消失潛入黑夜當中。

    不過其他分身卻避開炎辰陽,集中飛向梓吟樂身邊。

    「竟然無視我?」

    正當炎辰陽想要轉身回去幫忙,忽然又感覺到身後傳來魔力流動。

    「你有閒暇分心嗎?」

    最後才動作的德古拉伯爵,再度從炎辰陽背後舉起化成尖刺的右手突刺過來,輕輕劃過炎辰陽的臉頰,浮現出一絲的血痕。

    「可惡,你這只會背後捅人的傢伙!」

    勉強將身子向一旁傾斜,避開致命攻擊的炎辰陽,立即轉身回以火焰的一拳。

    不過這次德古拉伯爵,不迎面承受攻擊,卻是歪頭閃避炎辰陽的拳頭。

    「才這點程度嗎?果然你是最弱的!」

    避開炎辰陽的拳頭後,德古拉伯爵側身踢出一腳,準確的擊中炎辰陽的腹部,逼得炎辰陽往後倒落。

    「什麼!」

    忍不住吃了一驚,正要向後背靠落地時,炎辰陽直接雙腳使力,主動往後倒落將雙手撐在地上,硬是撐起來抬腳往後翻身在半空中轉圈,才重新站穩腳步保持距離面向德古拉伯爵。

    「哦,身手還不錯嘛!」

    「你這混帳!」

    總算脫險過後,炎辰陽很在意梓吟樂的狀況,便回頭瞧了梓吟樂一眼。

    不過看見梓吟樂的狀況後,炎辰陽才發現自己的擔心變得有點多餘。

    梓吟樂現在就像是身手高超的神射手,同時操作雙手個別發出電流,一一準確擊中來襲的德古拉伯爵,同時面對數名德古拉伯爵低空飛行的背後突襲,梓吟樂巧妙舞動身手,像是充滿彈性的雙腳使力跳躍到半空中,用她柔軟的倒掛身軀張開雙手,一個一個發出電擊貫穿讓分身消失。

    看見那種動作,炎辰陽就放心的回頭看往自個眼前的德古拉伯爵。

    現在擔心副隊長根本沒必要,首先必須驅除眼前的障礙。

    不過當炎辰陽專心注視眼前的德古拉伯爵,才突然注意到一件事情。

    剛剛他是不是主動躲過了攻擊?

    想到這炎辰陽才發現,之前不管做了任何攻擊,德古拉伯爵完全都不曾避開,都是直接承受攻擊並讓攻擊穿透身體然後消失。

    可是現在,眼前的德古拉伯爵不但主動閃避,而且還進行兩次不同的攻擊。

    如過依此行為來推論的話……難道這是本尊?

    發現有這可能之後,炎辰陽雙手緊緊的握起拳頭露出了笑容。

    此時德古拉伯爵高傲的挑釁說:「怎麼,不攻擊過來嗎?」

    「不用你說,我也會做!」

    炎辰陽開始主動奔跑過去,面對德古拉伯爵進行連續的拳頭攻擊。

    德古拉伯爵面對炎辰陽的連續拳頭攻擊,卻是輕鬆的舉起雙手格擋應對,明顯還留有餘力。

    「就只是這樣嗎?」

    擋下炎辰陽所有的拳頭攻擊後,德古拉伯爵張開雙手將手掌變化成血色尖刃,不斷且連續快速的往炎辰陽身上突刺。

    面對這種無法用雙手肉身抵擋的攻擊,炎辰陽只能選擇左右的連續退避,減少受到最大傷害的風險。

    不過德古拉伯爵的攻擊其準確性,實在不能夠讓人忽視,炎辰陽注意到在迴避的過程中,身上的衣物持續被勾劃出缺口,用來防禦的雙手臂也漸漸累積出不少一絲絲的傷痕。

    真難纏!這就是本尊的實力嗎?炎辰陽心想要在短時間擊敗德古拉伯爵,恐怕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炎辰陽忍不住往梓吟樂那一邊瞧一眼,依然看見梓吟樂獨自一人對付眾多的德古拉分身。

    這樣拖延下去也不是辦法,在摸不清德古拉伯爵的魔力含量多寡的情況下,梓吟樂再怎麼厲害,面對這麼多分身,就算魔力還足夠充裕,持續的做出這種高消耗的迴避動作,體能還能夠維持多久?

    要解除梓吟樂的困境,只有打倒德古拉伯爵,才能讓這無數的分身消失。

    「喔啦!吃我一記火焰拳!」

    抓準空隙,炎辰陽再度往德古拉伯爵臉上伸出一拳。

    然而看穿這一拳的德古拉伯爵,迅速往後的飛退,讓炎辰陽的火焰一拳落了空。

    「你還挺難纏的嘛!」

    「要你廢話,還不趕快上!你這披風大叔。」

    「哼哼哼……現在的主導權都在我身上,你能拿我怎麼樣?」

    「呿!」

    不用德古拉伯爵這麼說,炎辰陽確實也清楚他的實力不得小看,狀況優勢都在他身上,到現在連傷害到他一下的攻擊都未成功過,反倒自己一直處於劣勢當中。

    況且他許多分身,還集中攻擊在梓吟樂身上,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此時炎辰陽注意到德古拉伯爵,還像是故意分心的觀看梓吟樂的戰鬥狀況,簡直不把炎辰陽放在眼裡。

    「哦!看來這樣要打倒閃電魔女,數量還是不夠,再增加一點吧。」

    德古拉伯爵話一說完,炎辰陽就看見梓吟樂上空周圍,又再度從黑夜當中潛行浮出數十名德古拉伯爵,人數上立刻翻倍。

    竟然還能夠增加?這下糟了!

    看這情況,炎辰陽不得被逼急的手指比出手槍,再度從食指當中發出火焰槍彈。

    德古拉伯爵看見飛過來的火焰子彈,只是用變化成尖刺的右手舉起擋下。

    「呵呵呵……要分出勝負了。」

    聽見德古拉伯爵說出這樣不明原因的話,做了一會的思考才驚然發覺的炎辰陽,看往梓吟樂那邊,發現已經來不及支援。

    炎辰陽睜大眼睛縮放瞳孔,清楚的從側面看見,像是為了躲避底下的攻擊,翻身跳躍到半空中的梓吟樂,被抓中了無法迴避的空隙,被上方突襲而來的德古拉伯爵的分身,用手臂上的血色尖刺,由上往下將梓吟樂的腹部貫穿到背後。

    「副隊長!」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