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三章 在危機時刻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快接球!」

    「啊,我來了!」

    時間是學校的第二節上課,有一群身穿白色為主藍色為輔的運動服的學生,正在塗上翠綠油漆的網狀圍欄裡的排球場,在中央第二位置的場地上分成兩隊激烈的競爭比賽。

    這時候律翡翠在甲隊的隊伍裡,剛好排球從前方的藍水星頭上飛過。

    看見球從眼前落下,律翡翠趕緊上前雙手交合想要將排球頂回去,卻不小心太過往前,卻讓排球紮實的打在自己的臉上,高高的彈了起來。

    不過當這球奇蹟似的越過排球網,要掉落在對方乙隊的場地時,對手以極佳的協調配合接下這球,經過兩個人的傳接,第三個人高高跳躍而起,直接在網上扣下一記殺球。

    眼看就要落地得分的時候,藍水星及時上前將排球彈起來。

    緊接墨守哲就看準這個時機,一個標準的漂亮跳躍,直接打下了終結殺球,成功在這一局得到一分。

    「耶,得分!」

    「太棒了!」

    當在場外觀戰的同學們激動喝采時,藍水星來到律翡翠身邊,看見律翡翠正伸手搓揉著額頭。

    「小律沒事吧?」

    「沒事,我很好!」

    律翡翠苦笑的搓揉額頭,感覺腦袋還殘留一點被排球打中的些許暈眩。

    這時候體育老師從場外走進來,跨進內線吹起口哨,並面對兩邊的甲乙的隊伍,舉起右手開口宣布:「甲隊獲勝,請兩邊的同學可以下場休息了,換丙丁隊上場比賽!」

    雙方學生陸續退出場外,換丙隊與丁隊上場時,藍水星就找了一個視野良好的場外位置坐下來,並興奮的朝律翡翠與墨守哲招手,催促他們趕快過來坐下。

    「快點過來!」

    「等……等一下!」

    「好、好、好!」

    等到律翡翠和墨守哲分別坐在藍水星左右兩邊時,藍水星興致勃勃的面對墨守哲開口,並熱烈的搭起話來。

    「小哲,剛剛那一記殺球真厲害,要是沒有那一分,搞不好我們就輸了!」

    墨守哲哈哈笑說:「是啊,其實我那一次殺球挺驚險的說,要不是水星你接球接得好,恐怕我就沒辦法得分了。」

    「就是說,不過還是小律厲害,用頭就能頂到球過網!」

    看見藍水星轉頭看過來比出拇指這樣誇讚自己,律翡翠不好意思的苦笑起來,搞不清楚這到底讚美還是挖苦。

    「話說,」藍水星忽然接著說,「不知道那個炎辰陽哥哥現在正在做什麼?」

    藍水星抬頭開始思考起這件事時,墨守哲就開口說:「這還用說,應該正在驅除魔物吧。」

    「這我當然知道啊!可是我看過很多魔法異能者在工作,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街上走來走去,看起來超級悠閒的呀!」

    「表面上是這樣沒錯,可是魔法異能者的工作,比水星你想像的還要來得危險,一不小心就會受傷,甚至有生命危險。」

    「是沒錯啦!不過我就很想知道他是怎麼工作的,因為我看過很多都是結伴同行的魔法異能者,一起對付魔物。」

    「那是因為有些人魔法異能的特性,必須要同伴搭配或是補助性質的魔法異能,才需要和人結伴一起進行工作。」

    「這樣啊!小哲總是能夠知道很多事情。」

    「這沒什麼,上網路去查一查就能夠知道了。」墨守哲一副理所當然的聳聳肩。

    這時候藍水星卻忽然雙手交叉抱胸,低下頭皺起眉頭一臉疑惑的說:「可是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

    「哎?是什麼事?」律翡翠問。

    「就是啊!那些魔法異能者到底是怎麼尋找魔物的。」

    律翡翠愣了一下,才發現雖然知道魔法異能者的存在,但是卻不知道他們實際找尋魔物的方法是什麼。

    「小哲你知道嗎?」

    藍水星表情認真的轉頭看向墨守哲,對方則是搖搖頭。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們能夠感受到我們不能感覺,一種叫做魔力流動的波動。」

    「這我也知道,可是我看過他們總是能在那個什麼黑球……。」

    「是魔物蟲繭。」

    「對、對!在魔物蟲繭出現魔物以前到達現場,等到魔物出來才開始戰鬥。」

    「……這的確是一種謎團呢!」

    看他們兩人如此認真的討論這件事,律翡翠忽然想到一種可能,提出來想要討論說:「呃……會不會,他們在魔物蟲繭出現以前,就已經知道蟲繭會出現在某個地方,然後就提早過去等待呢?」

    律翡翠提出這樣的意見,藍水星有些聽不懂的問說:「什麼意思?」

    「這……這意思就是說,魔物蟲繭還沒有出來,那些魔法異能者就已經知道實際出現地點在哪裡,然後只要先到達出現地點等待就行了。」

    說完以後,藍水星才點頭理解的露出興奮的表情,得出解論說:「也就是說,他們可以預知未來,知道魔物在哪出現囉!」

    「呃……差不多是這樣。」律翡翠沒自信的說著。

    情緒高昂起來的藍水星,一副下定決心的表情說:「那好,那就放學去問他這件事好了!」

    看見藍水星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直接去問炎辰陽問題,讓律翡翠無奈的苦笑,想她還是一樣很好猜懂。

    「但是在這之前!」

    「哎!什麼?」

    律翡翠忍不住張嘴表現出訝異的表情,眼前的藍水星突然嚴肅的變臉,將認真的雙眼看向自己。

    什麼事讓她這麼認真?

    大約保持視線對上五秒鐘左右以後,藍水星才開口說出讓她認真的理由。

    「小律,在這之前……。」

    「是!」

    「……陪我去上廁所好嗎?我快要忍不住了!」

    「……。」

***

    「真是舒服!」

    從廁所入口外往內三間數過來,倒數第二間握把鎖上的門內,藍水星發出解放般的愉悅聲。

    站在門板外的律翡翠,則有些感到丟臉,並臉紅的觀望廁所入口外面,希望不要有人在這種時候進來。

    「水星,還沒好嗎?」

    「等一下,再一下就好了!」

    這裡是學校後面,為了各運動場上課的學生就近方便而設立的廁所,外觀跟一般在公園常見的公共廁所無異。

    雖然律翡翠沒怎麼想上廁所,只是簡單方便一下,不過藍水星因為是比較「高級」的那一種,所以還在裡頭奮戰。

    因為是朋友,所以常常一起來上廁所基本上是很理所當然,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藍水星時常進行「高級」方便的時候,就喜歡發出愉快的聲音,讓律翡翠每次忍不住在想,她是不是在家裡每一次都要這樣?

    要是有別人進來,律翡翠都要負責提醒她,別發出聲音,這樣實在是很丟臉。

    當然當事人並沒有臉皮厚到外人在場的情況,還能夠發出這種聲音,所以一起來上廁所的時候,都會希望律翡翠幫忙把風一下,免得真的讓人聽見。

    不過藍水星就是把律翡翠當朋友,喜歡完全展現自我,才幾乎一點隱私都沒隱瞞。

    律翡翠也知道這一點,但是有時候都會想,還真的希望她能夠收斂一些,保留一下不太好的習慣。

    沒多久,終於開門出來的藍水星,擺出一副完事的愉悅笑容,感覺有種光彩在他臉上閃耀的錯覺。

    「好了,洗手回去吧!」

    「嗯!」

    正當藍水星與律翡翠分別一人在前一人在後,打算走出廁所入口外時,照射進來的陽光忽然被一個人影給遮蓋,人形的影子延伸進入廁所裡頭,讓她們忍不住停下腳步。

    律翡翠第一眼就看見這人身穿覆蓋全身的風衣,頭戴網格狀圖樣的鴨嘴帽子,臉上戴有一副深黑的墨鏡和純白的免洗口罩,身形看起來像是一名成年男子。

    不過任何人一看都知道,這是一個可疑的人才會打扮的穿著。

    看見這個可疑男子擋在廁所面前時,律翡翠與藍水星都忽然繃起神經,警戒的觀看眼前的陌生人。

    這個人是誰呢?

    律翡翠這麼想,不過她深處的潛意識正強烈的警告,眼前的可疑男子很危險。

    「喂,你誰啊!為什麼要站在女生廁所面前!」

    藍水星首先試探的大聲對那名可疑男子發問。

    不過那名可疑男子沒有回應,卻開始踏進女生廁所一步,緩慢的靠近律翡翠她們,並將一隻手伸進風衣口袋內,不知緊握什麼物件,將握把顯露在口袋外頭。

    當可疑男子已經完全走近,彼此間的距離太過接近的時候,他才將口袋的東西掏出,反射出銀白的光澤。

    「啊,是刀子!」

    律翡翠驚慌的大叫出聲,此時可疑男子已經伸出刀子,往她們刺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藍水星反應機敏的蹲下身,雙手抓住可疑男子握有刀子的手掌,拼了命的想要掰開對方的手指,奪下可疑人物手中的刀子。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是藍水星的力氣不夠,無法從可疑男子手中奪下刀子,只能出力硬撐與對方進行僵持。

    此時律翡翠因為太過恐慌與驚嚇,雙腿不受控制的軟癱跪了下來,眼眶泛有恐懼的淚滴。

    「小律,快趁現在去叫老師過來!」

    藍水星知道這樣子根本無法支撐太久,著急的回頭對律翡翠大喊。

    律翡翠聽到藍水星呼喊聲,才勉強回復一點力氣,努力雙手撐起地面,緩緩的站了起來。

    可是做不到!

    「怎麼可以,我不能夠放妳一個人在這裡!」

    聽見她這麼說,藍水星更加吃力的喊叫:「快一點,我要……要支撐不住了!」

    話說完,可疑男子就用空出的另一隻手,用手背往藍水星的臉頰上重重打下去。

    支撐不住的藍水星,身體就這樣往一旁倒,後腦直接撞上旁邊的磁磚牆壁,發出吃痛的叫聲,直接昏睡過去,往後倒在律翡翠身邊不省人事。

    看見藍水星倒在身邊,律翡翠趕緊將她抱在懷裡,全身發抖忍不住恐懼的看著這可疑男子,已經沒有任何抵抗能力了。

    難道……難道我們會死嗎?

    非常害怕的律翡翠,隱約的看見可疑男子墨鏡下,那種得逞的邪惡的笑眼,讓律翡翠忍不住失聲大叫……。

    「誰快來救我們啊!」

    可疑男子無視律翡翠的求救聲,正要將手中的刀子往她身上刺去時,忽然出現的某個人的說話聲,停住了他手上的動作。

    「喂,你在幹嘛!」

    看見一個人的身影在廁所門外說話,心中以為得救的律翡翠,卻看見可疑男子毫不猶豫的忽然轉身向外衝去,雙手握緊手中的刀子,想趁對方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刺殺。

    在這令人驚恐無法閉上眼睛的這一刻,律翡翠親眼看見可疑男子將刀子刺進對方身上,停下動作注視著對方。

    「哇啊啊!」

    原本以為是被刀子刺到的外面那一個人,發出的痛苦尖叫聲,結果看見可疑男子握緊刀子的雙手卻被對方單手掌握,舉起來高過肩膀以後,律翡翠才知道是可疑男子的聲音。

    「喂,怎麼突然拿刀子刺人!你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嗎?」

    聽見這熟悉的說話聲音,律翡翠仔細的往對方的臉上看去,看見那充滿印象的紅頭髮,才知道是魔法異能者的炎辰陽。

    炎辰陽一副輕輕鬆鬆還留有餘力的表情,探頭往廁所裡頭看去,才發現律翡翠驚恐還未定的懷抱腹中昏迷過去的藍水星。

    「喂,妳們不是早上的女同學嗎?發生什麼事了!」

    看炎辰陽還不太清楚狀況,律翡翠只能慌張著急的回答說:「那個人,想要殺我們!」

    「什麼!」

    聽見律翡翠這麼說以後,炎辰陽才完全搞清楚狀況的露出充滿嚴肅的表情,眼神銳利有神的瞪視眼前的可疑男子。

    不過可疑男子卻抓準炎辰陽分心的這段時機,趕緊脫手放開刀子,立刻與炎辰陽碰肩擦撞,衝出廁所外頭。

    看見可疑男子逃跑,想要踏出一步追上去的炎辰陽,忽然又停了下來,口氣相當鎮定的說:「啊,竟然這麼剛好!」

    在炎辰陽的眼中看見,可疑男子逃跑到的在草皮上石頭堆放成的小道上,在空無一物的前方忽然膨發爆出濃厚的一團黑煙。

    隨後,黑煙迅速的開始旋轉,捲起了漆黑渾沌的漩渦,擋在可疑人物的前方,完全堵住他的去路不斷的擴大。

    然後漆黑漩渦的固定成形,變成一顆黑霧濃縮成的卵蛋形狀,開始從媕Y鑽出充滿利牙的狹長大嘴,露出有著鮮紅眼睛的頭顱,完全烏黑的皮毛,踏出具有爪子的犬腳,如同狼的巨大身軀爬出黑色卵蛋外,驕傲的站直身軀,低下視線觀看眼前的可疑男人。

    黑色卵蛋消失以後,一頭黑色的巨狼就赫然出現在眼前,讓可疑男人嚇得立刻往後逃跑。

    但是才剛轉身,就被黑色巨狼簡單的踏出一隻腳掌,就將可疑男人往前壓倒。

    「救、救命啊!」

    可疑男人恐慌的大聲叫喊,回頭看見巨狼像是打量眼前的獵物,歪著頭張開大嘴伸出舌頭,不斷的流出口水。

    看見這一幕,炎辰陽態度放鬆的雙手交扣向上伸個懶腰,擺出像是要坐視不管的表情。

    此時才攙扶藍水星,從廁所入口出來的律翡翠,看見黑色巨狼單腳壓上趴倒在地的可疑男子的畫面,讓律翡翠又再度恐懼的軟腳跪下。

    「有……有怪物……!」

    聽見律翡翠不斷忍住發抖的說話聲音,炎辰陽還是一派輕鬆的觀察眼前的狀況。

    「那是黑魔狼,而且還是巨獸級的魔物,這下今天可真是賺到了!」

    炎辰陽一邊說則一邊讓雙眼閃閃發光,像是看見了一張中獎彩卷掉在眼前一樣。

    因為炎辰陽露出這種表情,本來應該可怕緊張的氣氛,因為待在炎辰陽身邊,律翡翠感覺到的那種恐懼反而逐漸消逝,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可……可是!」律翡翠還是驚魂未定疑問的說:「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看那個人被吃嗎?」

    炎辰陽一副理所當然的說:「要不然呢?剛剛他不是差一點就拿刀子刺到你們了嗎?」

    「嗯……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雖然有點猶豫,不過律翡翠還是說出口:「我覺得這樣很殘忍……。」

    話說完後,炎辰陽哼笑出聲,毫不猶豫的回答:「就是說啊!看人被吃真的很噁心!」

    下一刻,看見黑魔狼直接張口想要往可疑男人咬下,讓可疑男人絕望的驚嚇昏死過去並口吐白沫之後,炎辰陽精準的抓準這一個瞬間,跑起步跳躍起來,直接在半空中劃下一記飛踢

    「火焰踢!」

    炎辰陽的腳像是帶有火焰尾巴的流星,準確的踢中了黑魔狼的眉心,足夠的衝擊力道讓黑魔狼踱步的往後退。

    然後炎辰陽剛好跳落在昏死過去的可疑男子身邊,直接轉身將可疑男子踢到一旁的大樹下,讓他姿勢扭曲詭異的躺倒在樹幹下。

    隨後重新面對眼前的黑魔狼,炎辰陽挑釁的對眼前的魔物勾起手指說:「來啊!小狗狗,陪我玩一下!」

    竟然在挑釁!

    在廁所門外跪坐的律翡翠,完全是張嘴看傻了眼。

    不管怎麼看,那頭狼大得可以輕易張嘴把炎辰陽一口給吃了,可是炎辰陽竟然叫牠「小狗狗」!而且一點也不會感到恐懼?

    「過來啊,笨狗!再不過來我可要動手囉!」

    似乎挑釁起了作用,黑魔狼忽然往前跨出一腳,將腳掌往炎辰陽身上拍下。

    「危險!」

    在律翡翠心急的替炎辰陽擔心時,炎辰陽卻輕輕鬆鬆的往一旁跳開,讓黑魔狼的腳掌撲空,並再度對黑魔狼招手挑釁。

    「再來啊!我還沒玩夠呢。」

    黑魔狼似乎真的被惹惱了,開始像是打地鼠般,猛烈的對炎辰陽舉腳往下拍擊。

    面對如此激烈,揚塵起煙的連續性攻擊,炎辰陽仍然不改他一臉輕鬆的態度,自由的穿梭在其中,甚至還開始面向黑魔狼繞圈,引誘黑魔狼來跟著他繞圈,最後黑魔狼還因此絆倒腳,尾巴翹高下巴撞地的撲倒。

    整個過程已經讓律翡翠震驚到說不出任何感想了。

    「好了,差不多玩夠了!」

    炎辰陽面對狼狽撲倒在地的黑魔狼,忽然往後連續跳開五公尺以上的距離,擺出一臉自信的笑容交叉抱胸。

    當律翡翠不明白也猜不出來炎辰陽打算做什麼時,黑魔狼真的被激怒的前腳站起來,短暫的退後幾步,直接踏步奔跑往前跳躍,整個巨大身軀飛了起來,黑魔狼張開大嘴,想要直接將炎辰陽給吞了。

    在律翡翠以為這次是真的危險時刻,炎辰陽在此時做出動作,往前跳衝出去,成功避開黑魔狼咬合的大嘴,躲在落地前的黑魔狼身軀下方時,舉起右手做出第一次握拳的動作,讓右拳燃燒包覆起火焰。

    「必殺!」

    炎辰陽壓下膝蓋後,一鼓作氣挺起身軀,帶著右拳直接往上跳躍起來。

    「火焰升天拳!」

    炎辰陽的右拳扎實的擊中黑魔狼的腹部,捲起強大的火焰漩渦,進而形成沖天的龍捲火焰,讓黑魔狼淹沒在火焰龍捲當中。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