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第一章 火焰魔法異能者登場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一名身穿高中女性學生服,有一頭青草般翠綠的髮色以及綁著兩條辮子的少女,戴著一副圓框眼鏡,擺動褶裙跨出跳動的腳步,面帶微笑的走在車輛來往零散的一旁人行街道上。

    這名少女叫做律翡翠,是剛從新葉高中放學的女學生,肩膀提著書包,正在走往回家的路途上。

    她觀望西方的太陽,正逐漸降落在整齊排列的各式店家建築後面,然後律翡翠這時舉起右手,觀看手腕上粉紅色錶帶的手錶,才發覺現在的時間已經五點半了。

    律翡翠抬頭觀看天空想想,就算這個時間已經算很晚了,可是提早回家也沒什麼特別的功課要做。

    不如先去金幣銀行去等媽媽一起下班回家好了!

    心中這麼決定的律翡翠,就在人行道上跳舞般的小跑步,前往金幣銀行。

    金幣銀行和一般的銀行相同,都是用來儲存金錢或是公司匯入薪水等等用途的地方。

    不過這間銀行對律翡翠而言,特別的地方在於因為是她媽媽工作的場所。

    律翡翠來到金幣銀行面前,等待透明的自動門左右緩緩的展開,穿過門檻來到金幣銀行的大廳上,在寬闊的大理石磁磚地板上左右觀望一下,才看見前方長形櫃台中央處,身為銀行人員的媽媽,正在忙碌的面對櫃檯前的客人。

    律翡翠縮起肩膀,小心翼翼的避開來往走動的行人,腳步快速的來到櫃檯前面。

    而她的媽媽剛處理完客人的事務,就抬頭看見女兒來到櫃檯前方,無聲無語的面對自己嘻笑並舉手招呼,才不自主的張口訝異了一下,反應過來說:「啊!原來是翡翠啊!妳今天怎麼過來了?」

    面對媽媽的問題,早已預料到媽媽會這麼問的律翡翠,自信的挺起胸膛,語氣輕快的說:「怎麼,媽!我不能無聊過來陪媽一起下班嗎?」

    聽見律翡翠這麼說,媽媽高興的笑出聲來,開口說:「原來是這樣!那翡翠,等媽一下子,順便一起去超市。」

    「嗯!」

    得到母親的回應後,律翡翠轉身背靠上櫃檯用雙手肘撐著,才剛要開始等待,忽然就聽到金幣銀行大門外,傳來緊急煞車的聲音。

    隨後還未察覺到異狀的律翡翠,透過透明的自動門往外頭一看,就發現一輛拖掛黑色貨櫃的大卡車,停在金幣銀行的門口外。

    然後還看見大卡車的貨櫃箱後頭,門板往下倒落形成斜坡通道,迅速有數十名身穿黑衣服,並穿戴毛襪頭罩的可疑人物,手持手槍陸續從貨櫃上跑下來,穿越自動門並進入銀行大廳裡。

    當銀行裡的一般民眾,目擊到這一群可疑人物聚集前往到櫃台面前時,此時有個像是首領的人物,從可疑人物的人群中走出來,將手持的手槍高舉,並面對櫃台前所有的工作人員大聲開口說:「我是銀行搶匪,快點把所有的錢都交出來!」

    這名銀行搶匪首領表明身分,並說出來此的目的之後,在場的所有一般民眾包括銀行的櫃檯人員,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才迅速搞清楚狀況變化成驚恐的臉,紛紛尖叫大喊。

    「啊,是銀行搶匪!」

    「是強盜!」

    「快逃啊!」

    場面因此陷入一片混亂,非銀行人員的一般民眾,一些人陸續想要逃出銀行大門口,卻被兩名後來進入銀行的搶匪,手持槍械擋自動門面前,並將槍口對準他們,逼得他們只能停下來面露恐慌的表情。

    看見現場的情況已經被掌握在手中,銀行搶匪首領就露出邪惡的奸笑,開口面對所有人說:「在場的人都給我聽好!你們現在已經是我們的人質,如果還有想要逃跑或是抵抗的人,當場格殺勿論!」

    銀行搶匪首領說出威脅的話語之後,現場陷入無聲的沉默當中。

    眼見搶劫銀行的事件過程,真實突然的在眼前發生,讓在櫃台面前的律翡翠忍不住看傻了眼,雙腳軟癱在地板上。

    竟……竟然是銀行搶匪!

    有生以來第一次碰見銀行搶匪的律翡翠,難掩心中的慌張與恐懼,無數滴的冷汗陸續從額頭上冒出,身體不自主的開始顫抖。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大腦中浮現無數「怎麼辦」的字眼,面對這種緊急情況,律翡翠很自然的開始思考脫身方法,回想過去在學校曾學過,如何利用有關對抗色狼或是變態等防身技巧,拼命轉動大腦要想出對應辦法。

    對此為了預防萬一,律翡翠平日都將色狼驅除噴霧和求救鈴笛器等防生用具放在肩膀提的書包內,甚至還隱瞞父母去買電擊棒備用。

    不過看見眼前這麼多銀行搶匪,律翡翠覺得自己完全辦不到。

    因為不管是那一種防身術,都是假設在面對一個人的時候才能夠起作用,可是對方是一群人又是手持手槍的銀行搶匪,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相當慌恐的律翡翠,看見一名銀行搶匪將兇惡的眼神看往她視線對上,使她開始不由自主的胡思亂想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難道我會被那個這個嗎?啊~!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蹲下來滿臉通紅雙手抱頭的律翡翠,正當陷入自我的被害妄想當中時,銀行的自動門的鈴聲忽然響起。

    「終於到了,可以領今天的薪水囉!」

    聽見像是搞不清楚狀況的發言,律翡翠包括在場的所有一般民眾與銀行搶匪,都看見一名青年毫不猶豫的從外頭穿過自動門,來到金幣銀行的大廳裡頭。

    那是有一頭蓬鬆凌亂擺落翹起的火紅色短髮的青年,身穿一件紅色無袖上衣還有純白運動長褲以及穿戴一紅洪身白線的運動鞋,一臉就像是中大獎的那種上天堂般的笑容,完全無視站在自動門兩旁的銀行搶匪,直接從他們中間穿越,而且一邊哼歌一邊往櫃檯前進。

    啊,竟然有人進來了!

    在銀行被搶匪劫持的情況下,竟然還有人搞不清楚狀況,隻身一人走入虎坑?

    律翡翠心中這麼想,眼看青年前方還有一群銀行搶匪,都轉頭面向青年,露出無比凶狠的眼神看向青年。

    看見手持手槍的這群強盜的表情以後,律翡翠相信任何人會搞清楚狀況,尷尬的停下腳步。

    但是她錯了。

    青年仍然無視眼前的一群銀行搶匪,保持笑容滿面的表情,毫不猶豫的將他們推開,並走到律翡翠眼前。

    「櫃台阿姨,我要領薪水!」

    面對律翡翠的一臉尷尬的媽媽,青年還是搞不清楚狀況的開口要求領取薪水,此時在他身後的銀行搶匪們,身上彷彿已經燃起灼熱周遭的怒火。

    「喂,小子!你眼睛是瞎了嗎?」

    此時銀行搶匪首領嘴角抽蓄的走到他身邊,終於將手上的手槍對準青年。

    但是青年卻是一副興致缺缺,眼神無力的表情回頭觀望。

    「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你沒看見我們是誰嗎?」

    銀行搶匪首領這麼說,青年則是歪著頭保持呆滯的表情沉默了大約一分鐘左右的時間,才回過神來開口說:「喔,對耶!我忘了問!那你們是誰?」

    「什麼你們是誰!」

    銀行搶匪首領被青年逼得忍不住怒氣大罵:「你看不出來嗎?我們可是銀行搶匪,是銀行搶匪啊!竟然無視我們,你是想死嗎?」

    銀行搶匪首領話說完後,青年仍然一臉無趣的由上而下觀察了銀行搶匪首領的全身,然後才開口說:「嗯,我知道啊!」

    聽見青年這麼說,不只是律翡翠,連在場所有人都訝異起來,忍不住開始思考,明明知道對方是銀行搶匪,卻為何如此的目中無人,讓人無法理解的時候,接著青年毫不猶豫的說……。

    「現在正在演習對吧?」

    聽見這句話,全場人們全都同時感受到一股冷風吹過,那種僵凍全身的感覺。

    「……。」

    律翡翠張口愣在原地,臉色開始蒼白。難道青年從頭到尾,竟然都把這種狀況當作是演習?

    現在可以清楚看見銀行搶匪首領身上的怒火,燒得更加劇烈。

    銀行搶匪首領已經氣到不能再氣,發出磨牙的聲音,直接將槍口抵上青年的額頭。

    「小子,你是真的很想死對吧?」

    聽見氣到發抖的聲音,青年仍然不改他的態度說:「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天啊,他到底在想什麼!律翡翠忍不住開始替青年擔心,在心中大聲吶喊。

    此時銀行搶匪首領看見青年根本就是一副找死的模樣,毫不猶豫將手指扣下板機的瞬間,讓律翡翠忍不住伸出雙手遮住雙眼。

    碰!響亮的槍聲在銀行大廳內迴響,原以為看見一個人死在銀行裡,會讓在場所有人陷入恐慌的尖叫聲。

    保持這種心情等待了一下子,可是有點奇怪,一點動靜都沒有。律翡翠慢慢的掙開手指,卻看見銀行搶匪一臉看見鬼的表情,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慢慢的將雙手放開,律翡翠看見青年在銀行搶匪首領面前,對準槍口舉起拳頭,表現出與之前散漫表情不同,那是一副認真嚴肅的臉孔,讓人不由自主的畏懼起來。

    「什麼啊!原來是真槍嗎?」

    青年語氣平淡的描述,握拳的那隻手張開手指,一枚清楚可見的子彈,就這樣直線的掉落下來,在大理石磁磚上發出清脆的彈起聲。

    看見青年做出讓所有人都難以置信的行動,包括銀行人員的在場民眾,所有人都張口說不出話來。

    相對的,銀行搶匪首領卻開始忍不住後退一步,嘴唇顫抖的說:「你、你、你、你到底是誰!」

    面對銀行搶匪首領的問題,青年眼神認真的說:「你說我是誰嗎?」

    在所有人幾乎停止呼吸,睜大眼睛注視著他的情況下,青年停頓一下才開口說:

    「我是炎辰陽,是魔法異能者,同時也是魔防局的人。」

    聽見青年簡單明白的表明姓名身分之後,除了銀行搶匪以外,在場的所有人,恐慌的情緒不自主的平息了下來。

    雖然在頭套的掩蓋下看不見他們的臉,但是任何人都看得出銀行搶匪們,開始出現恐懼的表情,忍不住的面對青年炎辰陽退後幾步。

    面對開始有逃跑念頭的一群銀行搶匪,青年炎辰陽似乎無力的嘆一口氣,開始自言自語。

    「既然你們真的是銀行搶匪,那我應該把你們該交給警察處理才對。」

    青年身上忽然發出炙熱的氣流捲動周圍,然後律翡翠就親眼看見,真實燒灼皮膚感覺的火焰,真實的在炎辰陽全身上下猛烈的冒出來焚燒。

    忍受不住熱氣刺激的律翡翠,慌張的向一旁爬開卻不小心倒臥在地,親眼注視炎辰陽現在的模樣。

    如果是一般人,身處在這樣激烈焚燒的火焰當中,絕對會在一下子瞬間化成黑碳。

    可是炎辰陽不但沒有被火焰給燒成黑炭,身形仍清楚的呈現在烈火當中,露出像是開始興奮起來的熱血笑容。

    「不過現在才開始叫警察太慢了,所以在這之前……。」

    當銀行搶匪們看見炎辰陽的動作,注意到危機時,已經來不及逃跑了。

    炎辰陽向前伸出手掌,只是一個瞬間,掌心發出的火焰爆發出激烈的光芒,強烈的爆炸衝擊包含激烈的熱風暴,將銀行搶匪們通通吹飛起來在半空中翻滾,使得銀行搶匪們衝破金幣銀行的玻璃自動門,全都掉落在外頭發出哀號聲。

    然後在眾人驚愕視線的注視下,炎辰陽慢慢的走到外頭,表現出邪惡的陽光笑容,看著倒在地上銀行搶匪們說……。

    「請你們睡一下吧!」

    一陣拳打腳踢聲,無數的慘叫聲從數十名銀行搶匪的口中發出。

    這樣慘不忍睹的畫面,讓律翡翠都忍不住伸出雙手遮住雙眼,手指間留出一些空隙,開始同情起銀行搶匪們。

    等到終於安靜下來後,律翡翠這才慢慢放開雙手,看見炎辰陽一臉完事的開心笑容,重新走回到櫃台面前,在律翡翠的眼前,親口面對身為銀行人員的媽媽開口說:

    「好了!我要領取薪水!」

***

    幾輛閃耀紅藍閃光燈的警車,停在金幣銀行門前。經過警察的處理之下,倒在金幣銀行大門前的十幾名銀行搶匪全都被逮捕,一一被推上警車,迅速的被帶離現場。

    律翡翠站在金幣銀行門外附近的行道路燈下,等待著一旁的媽媽,將目擊的事件經過清楚的交代給眼前的兩名警方。

    等到媽媽彎腰對警察低頭說聲謝謝,讓警察招手笑著說不客氣以後,媽媽才轉身過來面對律翡翠。

    「好了,翡翠。雖然有點晚了,不過我們還是去一趟超市吧!」

    「好的,媽媽!」

    跟隨在媽媽身後,走在人行道前往超市的路途中,律翡翠有一件很好奇的事情,忍不住對媽媽脫口而出。

    「媽,那個人到底是誰啊?」

    「嗯,什麼哪個人?」媽媽聽不太懂律翡翠的話,表情疑惑的回頭歪著臉說。

    太心急了,沒把話給說清楚。律翡翠這次稍微壓下激動的情緒,有點緩慢而且清楚的說:「呃……我說的就是那個……打倒銀行搶匪的紅髮男生!」

    聽見律翡翠提起炎辰陽後,媽媽這才搞清楚的笑出聲說:「原來妳說的是那名年輕人呀!想問他什麼事呢?」

    「我……我想問他真的是魔法異能者嗎?」

    魔法異能者這個名詞,相信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這代表的意思。

    簡單說明一下,魔法異能者簡單來說,就是擁有特殊能力的一群人。

    魔法異能者擁有各式各樣的人,當然能力也是各種奇特各種特殊。

    在這世界上,會不時的出現魔物蟲繭,誕生出魔物威脅人世間的時代下,魔法異能者的存在,就像是為了保護毫無抵抗能力的人們,挺身出來對抗魔物的勇者。

    因此世界上各個國家政府,為了安定人們的生活,遠離魔物的危險與威脅,設立如同警察組織一般,名為魔防局的魔物防治管理局組織。

    而在魔防局這世界組織底下工作的人們,理所當然會被名正言順冠上魔法異能者這名詞。

    在人們不同的角度觀看的話,魔法異能者有時和正義的英雄或勇者等等詞句畫上等號,是一項光榮的稱呼。

    不過有不少人並不知道,魔法異能者這名詞的真正定義。

    從過去就會有人有所疑問,為何將他們稱呼為魔法異能者呢?不是可以稱做超能力者或是超級英雄或又是基因突變人與超人呢?

    其實答案是經過科學證明的。

    過去有些科學家,曾經對幾名魔法異能者還有普通人進行基因比對,實驗結果發現魔法異能者的基因與普通人的基因,在根本上沒有什麼不同,魔法異能者本身還是普通的人類,沒有產生特殊的基因變化。

    就算更近一步將擁有兩種不同能力的魔法異能者進行基因比對,檢測出來還是普通的人類,並沒有什麼不同。

    因此科學家們最後推論出,這些人身上的能力無關基因遺傳,是稱之為奇蹟般的魔法,可以違反生物能力使出超越人體極限的異能,所以才稱呼為魔法異能者。

    律翡翠當然很清楚知道魔法異能者是什麼,但是因為莫名對這位紅髮青年炎辰陽感到好奇,所以才會開口問出這種問題。

    「可是翡翠,妳不是有親眼看見他使用能力嗎?」

    「媽,我不是這個意思啦!我的意思是說,他真的是魔防局的魔法異能者嗎?」

    搞清楚律翡翠真正想問的話之後,媽媽才苦笑的開口說:「原來是這樣,那叫炎辰陽的男生確實是魔防局的成員。」

    「哎?真的嗎?可是我怎麼沒看過他!」

    媽媽哈哈笑說:「那是當然的啊!因為他才剛進入魔防局不滿一個月的新人。」

    聽見媽媽這麼說以後,律翡翠才知道為什麼沒看過他。

    因為過去律翡翠有不少次,看過魔法異能者與魔物的激烈戰鬥,所以印象中見過不少魔法異能者。

    不過聽到媽媽這麼一提,律翡翠握拳輕輕的敲敲自己的腦袋,嘻笑的吐出舌頭,掩飾因為說出愚笨的話而感到尷尬的心情。

    「對喔!我都沒想到他可能是新人。」

    她媽媽倒是不怎麼介意的說:「現在不就已經知道了,反正以後翡翠妳應該有機會能親眼目睹到那男生戰鬥的樣子了吧。」

    「嗯,說得也是!」

    「那現在趕快去超市買一買東西,免得妳爸爸擔心。」

    「哦,對耶!那趕快去吧!」

    「喂!翡翠,等等!」

    律翡翠忽然興奮的跑起來,忍不住將媽媽甩在後頭。

    有一種直覺,律翡翠感覺自己的將來,會因為某種原因變得多彩多姿,令人值得期待。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