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關帝是女身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符尊左手抱著我,右手腕鐫刻道教真言的燦金手鐲開始吸附大氣中的水分,水氣凝結成水體,流竄的水被塑造成一把能單手上膛的連發霰彈槍(魔鬼終結者中使用的溫徹斯特M1887)。

  「不擅長用槍的說。」神明抱怨道。右眼輕輕一眨,海藍的圓形瞳仁銳化成準心般的十字,估計是某種能加持精準度的咒法。

  隨著不間斷的槍聲,被附有淨邪力水彈打中的毗舍耶,由傷處啵出熱騰騰的火漿,身體逐漸焦黑並脆化。

  然,妖魔們前仆後繼,毫不退縮,我們逃跑的速度卻愈來愈慢。

  我開始覺得自己根本就是個累贅,只是區區的人類,沒有任何法力,憑什麼符尊一個如此尊貴的神明會想要救我?我有什麼是值得他拯救的?到底,我為何會捲入這一切之中?

  正當悲觀之際,眾多白色的魔爪之中,倏然伸出一條黑絨絨、醒怵的六指怪臂,賊兮兮地往我身上撈。好在符尊機敏,神槍一打,黑手便風化成一堆灰燼。

  黑手雖然沒有直接碰觸到我的肉體,我的腦袋卻是一陣中暑般的暈眩,全身虛浮,彷彿有什麼屬於我的東西被奪走了一樣?

  正自愁困之時,後方不遠處迎風傳來一陣女性嬌氣的吶喊:「那邊的路人,往旁邊閃一點。本娘要點火開炸啦。」

  明明只聞聲卻未見人,符尊卻沒有任何遲疑地照做。十秒內清理了幾隻最礙事的毗舍耶,抱著我輕盈地跳到離原地三台車後的一個白色引擎蓋上。

  腳跟才剛踩到神明認定的安全距離,有如隕石般裹著刺目霞光的球狀物迅速墜向毗舍耶最為密集的地方,在中空處有如菌絲般朝地面張牙舞爪。

  磷光彈波及的範圍之大,致使符尊還得再召喚一面特化的藤牌抵禦流彈;爆裂的聲響之尖,即使事前被叮嚀要蓋住耳朵,腦袋還是轟隆隆一片作響。

  硝煙中漸漸能見到一抹舞動的楓色裙影,行雲流水般的銀光劈斬,霍霍除掉僥倖逃脫的毗舍耶。

  隨後,習習凜冽的微風拂來,於山櫻花粉紅的瓣雨中現身是兩道身影──法式的軍裝和日本和服。

  「Bonjour,人類少年,就說我們又會見面的?」熟悉的法語腔,讓我想起在殭屍早餐店事件出現的法國人和日本人。

  「你、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符尊一開始對於支援的到來明顯地鬆了口氣,但看清來者之後,表現的有些不自然。

  「稟......大人,我們家小姐前些日子,就已經發現在高雄市中心這一帶存在詭異的空間狹縫,隱隱透著妖氣。今日決心追查,沒想到這麼巧,碰到大人也在。」能久聽似恭順的語氣,對上符尊不爽的臭臉,這股異樣感讓我也瞧出了端倪。

  能久的這聲『大人』稱呼的有點遲疑。唉,可見眼下看似威風凜凜的符尊,最後還是沒能拿回屬於自己的神位。別說日本神將了,我也對於符尊在過去這三個月依然是『非神』狀態感到不解。

  「啊哈哈,孤拔將軍,剩下沒多少的的妖怪一併幫我剿滅。本娘今天法力的上限已經到了。」硝煙逐漸散去,一名身材高挑窈窕,身著裙裝戰甲,手持青龍偃月刀,綁著雷鬼頭髮辮的女子,輕快地從一片狼藉中步出。

  「恩主公,」符尊恢復臉色,如常地上前打聲招呼。

  恩主公?不會吧,眼前這名女子,竟然就是這個世界的關公?關公竟然是女的?

  「喔啊,哈哈,剛剛遠眺的時候還想說是誰呢?原來是你?」關公一彈指,青龍偃月刀瞬間變成一根枯枝,被她隨手仍在一旁。「真是好久不見了,呃,有點尷尬?不知道還該不該稱呼你為上帝公?」

  只見符尊又露出中箭般的苦澀表情。「恩主公現在就叫我符尊吧?」

  「沒問題喔!這樣叫也還蠻親暱的!哈哈哈!」關公手指捲著一搓挑染成紅紫色的髮辮,在有如彌勒佛般爽朗大笑時,那重量級的胸脯都會隨之抖動,在場男性要不注意也難。

  聽她方才的那些話到不像是刻意說的。我的直覺認為,她是一個比符尊還要更加天真爛漫、毫無心機的神。

  毗舍耶已經滅絕的差不多了,兩位大神略作閒聊,關公最後還鼓勵似地拍拍符尊的肩膀。

  「話說,上帝公,這位可是人類?」關公還是不自覺稱呼符尊的官銜。

  「啊,是呀,有緣遇到的......」

  符尊話還沒說完,我卻只覺得全身乏力,眼前接著一片黑,便再無知覺了。


《作者的話》因為最近非常繁忙,所以更新的會有點緩慢。還請讀者們耐心等待,真心抱歉。再次聲明,本作品為原創,且絕無瀆神之意圖。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