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4 390聽爸爸的話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卷14沉ソ貴族 第三百九十章:聽爸爸的話

───────────────【第九次的明曆2001年02月09日星期一】

  今天的勤武場很熱鬧。

  由鹿柴軍事訓練學院所舉辦的這個一年一度的劍術大賽,在鹿柴這個崇武又無其它娛樂的地方可是年度盛事,備受矚目是必然的,投注更是不可或缺的。

  勤武場裡擠滿了人,連攤販想擠進來叫賣餐飲的空間都沒有。

  一點也不意外是,英雄聯合這邊除了北堂墚太郎伯爵以外,兩會都沒派出其它代表的全員力挺會長參賽。

  出乎意料的是,比賽前喊得如火如荼的黑馬『塏葆實翎』今天根本沒出賽。

  縱橫會那邊似乎也沒能料到這種狀況,甚至沒有準備替補選手的只能面如土灰的早早離場。

  以至於這場劍術冠軍的總決賽,是由北堂墚太郎伯爵對上一個自己幫自己取了個『冷衫』為外號,叫什麼膺的。

  「伯爵大人!想不到我可以對上你?真感謝那位缺了席的塏葆少爺!」因為『塏葆實翎』的缺席,冷衫直接免戰一場的送上了總決賽。看得出冷衫一點也不覺得這樣的晉階有何不妥,只想一戰成名的氣勢及狀態都是極佳。

  相較於這個不論是贏是輸都可以因此被談論一時的冷杉,北堂墚太郎伯爵這邊就不利得多。

  且不論北堂墚太郎伯爵才剛和人打過一場,就算北堂墚太郎伯爵贏了冷衫這麼個名不見經傳的傢伙,也沒什麼好誇耀的。

  要是輸了?北堂墚太郎伯爵可就真沒臉見人了!

  有此體認,北堂墚太郎伯爵也只有更加堅定立場的預備全力施為,就像是原本預計對上『塏葆實翎』那樣。畢竟讓人譏諷他小題大作,總好過解釋自己輸在輕忽大意吧?

  因此,北堂墚太郎伯爵並不看輕冷衫的躁進,反倒採取守勢的等著冷衫先出招。北堂墚太郎伯爵橫劍準備:「拿出你的真本事。」

  見狀,冷衫挺開心的。這北堂墚太郎伯爵似乎真怕了他的不敢搶攻?這倒好,冷衫他原本擅長的就是快劍,他最怕的就是北堂墚太郎伯爵先出招,他沒有自信能夠接下那股重劍之威,現在北堂墚太郎伯爵主動放棄優勢,冷衫可不會傻到謙讓。

  一道煙塵驟然射出,冷衫迅疾地衝向北堂墚太郎伯爵!

  一道樸實渾厚的氣牆,隨即出現在北堂墚太郎伯爵的身前,出現在眾人的感知中!

  貴賓席裡,東坊紫馬杯中的酒水也感受到那股氣勁,蕩起了些許漣漪。

  (他果然也會用『氣』。都說鹿柴是教授聖武士武技的地方,可運氣方式及技法精妙之處都避而不提。為了讓自身的家族能維持著別人所沒有的優勢,這些關鍵技巧,終究是讓聖武士的後代所把持著。)東坊紫馬一口飲盡杯中物,將酒杯讓初聞接過手後,起身。

  是的,在東坊紫馬看來,比賽結果早就出爐了,冠軍人選根本沒有懸念,他只是想來看看北堂墚太郎伯爵是不是也懂得氣門。

  沒有一件事在東坊紫馬的意料之外。

  因為太無聊了,所以東坊紫馬沒事找事的轉頭問了句:「不去會所?」

  東坊紫馬問話的對象是六指巨鱷,後者仍舊坐在位置上高舉酒壺的昂頭就飲。

  六指巨鱷放下酒壺,自我調侃:「去做什麼?錦上添花啊?我說啊!北堂墚太郎真是個操蛋!他本來練斧練得好好的,沒事找事的要改練劍?」

  講到這個,東坊紫馬倒有點興致的好奇道:「都說是去年轉的系別?有什麼原因嗎?」

  六指巨鱷不爽的轉過身子,反坐板凳:「那是去年四月中的事!我記得可清楚了!這操蛋在課堂上像是見了鬼的突然放下了手中巨斧,扔下當場傻眼的對練同學跟老師,轉身離開課堂。之後,便申請轉系了!阿穆有問過他怎麼了,他也說不出原因,只是表示不想再用斧頭傷人,說是這種會一刀斷人手腕的凶器,他不想再用了。聽聽,說這什麼鬼?」

  六指巨鱷說得是超氣憤的。

  想當然爾,原本北堂墚太郎伯爵沒轉系之前,鹿柴歷年來的劍術冠軍都是他。

  可現在?

  不想得到『跟自家老大鬩牆』的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笑柄,六指巨鱷只能乖乖讓出名額。「馬術與武技聯合競賽的冠軍都給他了還不夠,硬是要把我劍術冠軍的名頭也拿去?幸好我老爸已經葛屁了,不然今年我不就要寫個千字文的家書回去?」

  東坊紫馬輕笑:「義兄的家裡人怎麼看?我沒記錯的話,他們家的聖武士祖先持拿武器的可是巨斧呢?」

  講到這個,六指巨鱷就樂了:「可不是!那位公爵大人因此跑到鹿柴,當眾大罵了北堂墚太郎一句『你這欠扁的薄荷腦』,然後就當眾痛扁了他一頓!」

  「反應這麼激烈?那他...」東坊紫馬疑惑的看向場中央正高舉勝利腰帶的北堂墚太郎伯爵,不明白他為何要如此堅持。

  「就為了我剛剛說的那個沒人聽得懂的理由。」六指巨鱷起身:「那次我也在場,我真聽見他拿同樣的話回給他父親,讓難得見上一面的父親大人飽以老拳。北堂墚太郎這人,看上去挺好說話,大多數的時候也確實如此。但執拗起來?吼!他就是那種『就算你把我打死,我也還是堅持己見』的死樣子,讓人看了都蛋疼!最後,那位公爵大人讓步了,總不能真把自個兒的獨生子給打死了?況且北堂墚太郎也稱不上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更有之前優秀的成績在前,這已經證明他並非練不好巨斧,只是突然發神經地放棄了原本擅長的武技。或許哪天北堂墚太郎又吃錯藥的時候,就會棄劍的重拾巨斧了?所以公爵大人與北堂墚太郎做出必須年年奪冠的約定後,就離開了。那次也是我唯一一次看見他出現在鹿柴,之後再沒見他來過。」想到了北堂墚太郎伯爵有其不得不參賽的理由以及必須獲勝的壓力後,六指巨鱷總算稍稍釋懷。

  東坊紫馬呵呵一笑:「你如果真下場一比...?」

  六指巨鱷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對啦!就算我今年真有參賽,也當不了鹿柴第一啦!我總得尊重一下你們這些父親還健在的人是吧?總不能砸兄弟的台是吧?你們這些傢伙能不能不要這麼討人厭?不過,話我說在前頭,如果這是殊死戰,不管有沒有動用家傳武器,輸的肯定不會是我!」

  東坊紫馬自初聞手上接過了那瓶未開封的陳年烈酒,笑拋給六指巨鱷:「敬兄弟。」

  六指巨鱷明瞭其意,哈哈大笑的收下這瓶價值三十萬的冠軍腰帶替代品:「是兄弟。」

───────────────

  今天,來拜訪東坊紫馬的居然不只桓萑丘雙一個?

  東坊紫馬結束了一日的行程回到雷飛苑,卻見到代理執事東坊趫怯怯地前來秉告事由……

  「嗯∼有意思!」房間內,聽聞代理執事東坊趫的報告後,東坊紫馬一惱:「你居然能將杓枓流筠、芴俐澤、樂資佩、樂資彤加桓萑丘雙的行程全都給我排在一起?你還真是個罕見的天才啊?我還道沒人比得過初聞了呢!而且你還安排這五個女人全都擠到會客室去等我?你分明是故意的要讓她們撞在一起的吧?我嚴重懷疑你對我現在這樣左摟右抱的美滿生活很有意見!」

  「我真的是不小心混雜了行事曆的月份…」代理執事東坊趫坦承的嘟囔:「不過,我也確實不喜歡主子這樣的生活方式!主子犯不著因為被迫要放棄一株心愛的蘭花,就蹂躪整片樹林吧?」

  「說誰?我蹂躪誰?是她們懇求我的疼愛,求我進入的好嗎?」連日來,東坊紫馬的心情都很差,現在更是快要到達一個臨界點。

  代理執事東坊趫嘆氣:「我指的是主•子•你!是你允許她們蹂躪『你』!我心疼的是主子的貴體!」

  東坊紫馬:「……」

  「我想起來了!」代理執事東坊趫補述:「現在吵翻天的會客室裡,其實還有一個女人──就是那個老愛自說自話,自己突然冒出來的坷堙京睦!」

  東坊紫馬一擺手:「那樣的話,我就解套了!你去請她單獨進來,理由就說我今天有要事要與院長夫人一會,其他的女人全部給我送走!」

  「是!屬下這就去處理!」

───────────────

  坷堙京睦興高采烈的被請了進來:(俺!只有俺!只有俺被請進來!其踏女人都被趕走了!只有俺被允許進入!)

  「俺!」甫見到東坊紫馬,坷堙京睦才正要開口,東坊紫馬便是一陣熱烈的愛撫,搞到坷堙京睦連自己叫什麼都快給忘了……

  (只有她呢!東坊趫不喜歡她,這很正常。但初聞卻對她沒什麼太大意見?這點就很反常!仔細想過一輪,初聞好像從沒說過坷堙京睦的壞話,也沒說打她的心裡偷聽到什麼詆毀我的字句?這女人,倒是對我一心一意啊?這又是一怪!我還真不曉得是怎麼擺平她的?還是我這個萬人迷手段已經高到能夠不費一兵一卒,就可以輕易攻城掠地了?)東坊紫馬自己都開始佩服起自己了!

  「俺…」

  坷堙京睦剛要開口,背對她的東坊紫馬臉上便閃過一陣不耐。但礙於她的身份,坐在床邊的東坊紫馬依舊露出迷人的笑顏轉過身子:「需要我幫妳著衣嗎?」

  「不…」

  「噓∼不要說!就讓我來幫妳…」東坊紫馬不想聽她說話。東坊紫馬坐在凝音劍旁,拾綴先前脫下的衣衫,彷彿想當坷堙京睦全然不存在。

  「不是!俺!」坷堙京睦卻堅持要開口說話:「大人說如果俺有收到任何消息,一定要來告訴尼!所以俺一收到信,就馬上跑來跟尼說!俺今天收到坷堙燁忠的信,踏說自己還無法回鹿柴的向俺告假。因為他參加完訂婚宴後,就陪大密絲特的那個女兒一起去讓東坊伯爵招待,坐那艘號稱世界上最大的遊輪歌達號,說他會搭那艘船回來鹿柴,時間上沒法自由安排!」

  東坊紫馬總算回頭正視了她,並且冷哼一聲:「是嗎?倒還真有興致!妳不會剛巧知道,他們的目的地是哪裡吧?」

  坷堙京睦趕緊回話:「他們從杓麻郡出航,然後坐遊輪一路玩,經過東坊紫焉的特封郡雷斌郡讓他好生招待,最後抵達杜諾郡的坐火車嚐新鮮,之後才會抵達鹿柴鄰近的港口。」

  東坊紫馬:「很好。做得很好,千瓔。做得很好。」

  被誇讚的坷堙京睦心滿意足的靠躺在東坊紫馬的大腿上。

  坐在床邊的東坊紫馬握緊了手上的酒紅色長髮,一邊懊惱著:(東坊紫馬!你看到沒有?完全遵從父親大人的指示,下場就是你和杓枓家那女人遠離聖京的過一輩子,而那個混帳東西則藉著兩家勢力就此叱吒風雲,扶搖直上!)

  想是這麼想,但實際上另外兩位聽從父令的,其實心情也沒能明媚到哪裡去。

  東坊紫焉伯爵和西墎白瑤伯爵讓船長帶領的走在上層的甲板上,介紹著船上的遊樂設施及諸多安全裝置。

  聖明王國大大小小的遊輪公司共數十家,其中以禁族所經營擁有的盛世遊輪最為著名,也最為大家所熟知。

  而這艘歌達遊輪,則是禁族的遊輪公司旗下的超級遊輪,是現今最大的遊輪,耗資5.7億希歐幣建造,船身長290米,排水量11.4萬噸。船上設有近兩千平米的兩個甲板,可同時容納3780位乘客和1100名船員。遊輪上各式娛樂設施齊備設計考究,一千五百間客房、五個餐廳、十三間時尚酒吧、還有四座擁有滑動水晶屋頂的游泳池。那九層樓高的大廳更是裝潢大氣,再再讓人讚嘆不已的氣派。

  只可惜,這艘船上這次坐的不是一般人。

  西墎白瑤伯爵和東坊紫焉伯爵他們各自所住的是船上唯二的頂級外艙套房,可以看到一覽無遺的全面海景,但船長壓根沒能從他們的臉上看到一絲滿意,因此汗如雨下:「接下來要介紹的就是底艙了,如果兩位大人有興趣看那些讓遊輪公司高薪聘請的水系法師操控著啟動裝置。其實,我個人是覺得挺有趣的!只是底艙的濕氣重了點,就怕兩位大人不喜…」

  東坊紫焉伯爵打著呵欠,似乎真的不太感興趣。

  西墎白瑤伯爵用眼角瞄了他一眼,開口表示道:「咱家有點好奇。」

  船長看向東坊紫焉伯爵。

  只見東坊紫焉伯爵露出完美的笑容:「聽說這船上設有大劇院呢?光室內空間就有三層樓高,配有最新的設施,每天上演不同節目。西墎伯爵有興趣去看嗎?」

  西墎白瑤伯爵用鼻子噴氣,態度堅決:「咯!咱家要你陪同,一起去那底艙看。」

  東坊紫焉伯爵瞇眼笑答:「呵呵,既然妳有這麼樣的特殊偏好,本爵就配合一次。請。」

  船長趕緊領頭往下走,西墎白瑤伯爵跟著走下樓梯,東坊紫焉伯爵就這麼面無表情的尾隨其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